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吻檀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吻檀郎目录  下一页

吻檀郎 第七章 作者:沈韦

  隐居在深山的神机老人,听闻到关于徒弟梁飞仙的事,特地下山来到严家堡。他的出现正合严老夫人的意,原先她就想派人去将神机老人请下山,问问他这是怎么回事?最好呢,顺道要神机老人将梁飞仙带走,省得碍她的眼。“严老夫人,别来无恙。”神机老人漾着和蔼的笑容问候。

  “哼!神机老人你来得正好,有些事我得‘请教’您。”严老夫人自觉受骗上当,口气自然差得很。“严老夫人请说。”神机老人依旧”派轻松,听候指教。

  “当初你怎能故意隐瞒梁飞仙的身分?骗了我,让她进我严家堡大门?你应当明白,我选媳妇最注重的是对方的门风、家世、品性,你这么做,我不得不猜想你是故意的。”她话说得重,厉声指责。

  每次一想到这事,她就气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飞仙她是个好徒弟,我深知她的性情良好,况且她也没犯下大错,这样的媳妇有何不好?”神机老人甚至觉得这门亲事不差,飞仙和严淼分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佳偶。

  “什么叫没犯下大错?  她使得严家堡连日来遭受骚扰,这样还不叫大错?”光是辱了严家堡的威名,她便觉得足以将梁飞仙判死刑。

  “严老夫人,你何须将此事看得如此严重?或许这对严家堡是个考验啊!”神机老人试图安抚严老夫人激昂的情绪。

  “够了,梁飞仙是你的徒弟,所以你处处为她说话是不?我告诉你,我可不买你的帐,此事你非得给我一个交代不可。”严老夫人用力的拍击小花几。神机老人困惑的望着她。“但就我所知,飞仙和严二少爷两人是情投意合,如果要我这么拆散他们,岂不是太残忍了?”她为何不在意儿子幸福与否?“什么情投意合n?淼儿他不过是一时昏了头,过些时日他就会明白梁飞仙根本就不适合他。”直到现在,她仍一心一意说服自己儿子会回头,抛下梁飞仙。神机老人低叹口气。“严老夫人,儿孙自有儿孙的想法,不是你能强求的。”但愿她能想开些,别做无谓的挣扎。

  “我的儿子我自个儿了解得很,用不着你多费唇舌。””言下之意是嫌神机老人多事。

  “你还在为这些时日江湖上沸沸扬扬的传言恼火吗?夫人。”神机老人转个方向猜想。

  “这是当然,那些名门正派还有鸡飞狗盗之徒,全都无耻上门要逍遥剑谱,扰得我严家堡不得安宁。”若非在意严家堡的名声,她早就一声令下,要手下将这些人全部除去,省得烦心。

  “怪只怪这逍遥剑谱名气过于响亮,才会引起其它人觊觎。”神机老人长叹口气,为这些日子的风风雨雨感到惋惜。

  “觊觎又如何?”严老夫人挑了挑眉,摆明了不把那群乌合之众放在眼底。“严家堡还是得小心防范啊!”神机老人语重心长提醒道。

  严老夫人冷冷一哼,颇为不悦。“没有人能犯上我严家堡!神机老人,你这话未免太小觑我严家堡的实力?”

  “不敢,严家堡威震天下,老夫怎敢小看严家堡。”神机老人连忙打躬作揖向严老夫人赔不是。

  此举让严老夫人面容较为和缓。“神机老人,你今日来我严家堡意欲为何?”最好是来带梁飞仙这祸水离开,她最为开心。

  “我是听闻飞仙徒儿接二连三遭人袭击,现下受了伤在堡内静养,想来看看她的伤势。”言下之意,他并没有带走徒儿的打算。

  当下严老夫人又拉下脸来。“哼!她很好。”

  “听到她没事,老夫这就放下心中大石。”他甚感安慰的笑了。

  “我不管你怎么想、怎么看待此事,这桩婚事我不承认!由于你们师徒两人恶意欺瞒,所以视同无效,把人给我带回山上去吧!”她霸气的下达命令,只要神机老人肯带梁飞仙走,就不信梁飞仙有那个胆子违抗师命。

  “严老夫人,你何不让事情顺其自然去发展?!”神机老人被她打败了,没想到她心心念念的还是拆散这段好姻缘。

  “我为何要?”严老夫人挑了挑眉反问。

  “唉!”神机老人见说服不了固执的严老夫人,忍不住摇头叹气,这事儿可真是棘手啊!

  “你还欠我一个道歉,还有这事儿你要负责给我摆平。”严老夫人提醒着,顺道将拆散严淼夫妻两人之事一父给神机老人去处理。

  “关于先前的欺瞒,我感到很抱歉;只是要我拆散一段好姻缘,我实在是做不到,还望严老夫人海涵。”徒弟明明是找了个好夫婿,他怎忍心去破坏徒儿的幸福。严老夫人瞪着他。“这么说你是不肯了?”

  “请夫人见谅。”他双手抱揖,无法遵从她的命令。

  好啊!现下一个个都没人听她说的话,每个人都要反抗她,都认为渺儿和梁飞仙是一对,这是怎么回事?全都瞧她不顺眼是不?

  一把火无处可烧,她忿怒的想拆了每个人的骨头,其中当然不包括她的宝贝儿子。

  “严老夫人,在下已许久没见到小徒,能否见她一面?”神机老人有礼请示。“来人!带神机老人去二少爷那儿。”严老夫人没有拒绝,可也不想再提到梁飞仙,直接要属下带人到淼儿那里,反正这些日子他们两人一直在一块儿,不怕神机老人会扑了个空。

  “是。”一直在外头候命的仆佣马上进来,带着神机老人离开大厅。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穿过庭园楼阁、假山造景,他们很快的来到严淼和梁飞仙的新房。

  “神机老人,您这边等一下,小的进去通报一声。”

  “好。”

  仆佣进门向二少爷及二少奶奶通报后,便见严淼扶着梁飞仙欢喜出来迎接。“师父,您怎么来了?”许久未见到师父,再次见面,梁飞仙方知对师父有多想念。

  “我听说你受了伤,所以来看看你;现下看你气色不错,严二少爷又对你照顾有加,为师也就放心了。”他笑着看两人亲密的模样,再次认定这桩婚事没谈错。“师父,您直接叫我的名字吧!您是飞仙的师父,不用跟我这个晚辈客气。”严淼很欢迎他的到来,他的出现可以使飞仙的心情好些,不再阴郁。

  “好!好!哈哈!”神机老人朗声快意的笑了。

  扶着梁飞仙的身子突地一顿。

  “怎了?”梁飞仙疑问的看着严淼。

  “没事,我只是开心你师父的出现可以让你的伤恢复得更快。”严淼以不变的笑容面对妻子,安抚道。

  “师父,您里面请。”梁飞仙将师父请入小花厅内。

  “嗯。”神机老人持胡进入小花厅,仆人马上奉上茶与点心侍候。

  “师父,您这一路辛苦了,先用些茶水和点心,我派人去打点客房,您一定要住上些时日。”严淼有礼招待,试图让神机老人有宾至如归的感受。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飞仙,为师果真没看错人,严淼的确是个好夫婿。”神机老人称赞着严淼,让梁飞仙羞红了脸。

  “他对我很好。”

  “我和飞仙多亏了师父,不然我们今生恐怕是无缘见面,更别说是结为连理,所以我们真得感谢师父。”严淼感性的向神机老人道谢。

  “看飞仙这般幸福,我这个做师父的自然开心,甭说感谢。”他又呵呵笑了两声,喝着上好龙井润喉。

  见师父这样开心,飞仙跟着绽放笑颜,与严淼相视一眼,眼底深情表露无遗。神机老人搁下茶水,关心问:“对了,我听说有人找你麻烦,那人可抓到了?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历吗?”

  梁飞仙头痛的摇头。“至今我仍不知对方的真实身分,只知他欲置我于死地。”“那严淼你这头可有查到蛛丝马迹?”

  “没有,对方彷佛消失了般不再出现,教我无从查起。不过现下飞仙回到严家堡,我相信在严家堡的庇护下,她不会再有事。”轻抚着她柔细的发丝,尽显怜爱之情。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想只要有你在,旁人是动不了飞仙一根寒毛。”神机老人嘉许的直颔首。

  “有他在,我什么都不怕。”她也深深相信着他。

  “呵!呵!你们的感情这样好,我想要不了多久,严老夫人就不会再那样固执己见。”

  “希望如此。”她衷心如是期望着。

  “会的。”严淼给予她更强大的信心,凝望着她,深情的眼眸中只容得下她一人。

  一旁的神机老人看得笑到合不拢嘴。

  他还有什么好担忧的呢?就算眼前有再大的困难,严淼和飞仙也会携手解决,不会教他失望的。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神机老人的来访着实令梁飞仙心情愉悦不已,忍不住隔日就去找神机老人闲话家常,好多多增进师徒之间的情感。

  两人先是聊了些体己话,便天南地北聊起武林佚事,说说笑笑好不快意。“你的伤势约莫再休息个几日自可痊愈。”聊着聊着又聊到她的伤势上头。“是的,严淼他对我很好。”自受了伤让他找着后,该熬的药他吩咐下人不得马虎,上好的补品也定时送进房里供她饮用,再加上他在一旁盯着,她压根儿偷懒不得,这伤不好才怪。

  她笑得十分甜蜜,俨然是沉浸在幸福里的小女人模样。

  “看你这般幸福,为师的也就放心了。”神机老人捋胡轻笑。

  梁飞仙但笑不语,内心是感谢师父为她找到这样好的夫婿。

  “近来你的麻烦多,我想严淼定会为你排除开来,无须为师出马。”话题扯上她最大的麻烦。

  “是呵,只是我觉得自己好无辜,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那个神秘的蒙面人怎会为了一己之私而将我拖下水?唉!”幽幽的长叹口气,她仍觉倒霉不已。“呵,我相信你是无辜的,只是外头全是些无知之徒,旁人说什么他们便信,可悲啊!”神机老人为旁人的无知忍不住摇头。

  “嗯,他们不信我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认定逍遥剑谱就在严家堡内,误会是愈来愈大了。”连日来还是有不少人上门叫嚣,不过都被打发掉了,可这事不早点处理不行,拖得愈久意味着麻烦愈多。

  神机老人挑了挑眉。“哦?!真有此事?”

  “嗯,他们真傻,如果严家堡存有逍遥剑谱,怎不见有人学习?他们全都没想到这点。”那样绝世武艺少有人会白白放过。

  “严淼没学?”

  “当然呀!师父,难不成您也以为逍遥剑谱就在严家堡?”她诧异的看着师父,没想到师父会这样认为。

  “没,我只是好奇一问,呵!呵!”神机老人想了想,的确不曾见过严淼使出逍遥剑法,应是没学才是。

  “我倒觉得那逍遥剑谱是不祥之物,人人都想得到,只会造成血腥杀戮,大家平平和和的相处不是很好吗?”她讨厌杀戮。

  “没错。”神机老人同意地颔首。

  “唉!希望能快些抓到那个神秘的蒙面人,好使整场闹剧快些结束。”说来说去,都该怪那个野心作祟的蒙面人。

  “嗯,对了,昨晚在正厅用膳,怎不见你大伯出席?”就他所知,严磊也住在严家堡,没道理大伙儿聚在一块儿用膳,他却没列席。。

  “他大概不喜欢和大伙儿同桌共食吧!”她不是很了解的耸耸肩。

  神机老人皱了皱眉。“听你言下之意,好象和你大伯不是很熟。”想她嫁入严家堡好些时日,怎会和大伯不熟识?

  “我没见过他。”梁飞仙丢下震撼性的一句话。

  “什么?”神机老人直呼不可思议。

  “打从我嫁进严家堡后,就从不曾见过大伯,他自个儿住在堡内最为僻静的角落,足不出户的,更不许旁人随意打扰,所以我没见过他。”大伙儿不知是尊重还是畏惧,没人敢忽视严磊的命令,就连她的婆婆都不敢轻易踏入大伯的竹林小居。“怎么会这样?”

  “许是大伯的性情不喜热闹吧?”她替未曾蒙面的大伯说话,不想让师父留下不好的印象。

  “从前的严磊不是这样的性情。”严磊是严家堡最像严老夫人的人,喜爱掌控权势,怎么会说变就变?

  “时间是会改变一个人的。”她不好告诉师父有关大伯的情事,那太私人了。在严家堡的这段日子,她充分的了解到,没人敢轻易提起那段往事,每个人都像没事般过活着,也就明白那段往事在严家堡是最为禁忌的话题。

  神机老人摇摇头。“可他改变得太彻底了,难道你们没人知道他平日都在做些什么?”

  “不清楚,没去探寻过。”梁飞仙给了他这样的答案。

  “飞仙,你该多多关心身边的人。”神机老人提醒她身为人媳该注意的事。“是,师父,徒儿明白。”明知大伯极可能不会接受她突如其来的关心,可是又怕师父过于担心,她唯有表面上答应师父。

  接着神机老人乘机又跟她说了一些做人媳妇儿的道理,希望她在严家堡能得人宠,不受排挤。

  梁飞仙专注听着,不时颔首表示遵从。

  “飞仙,你是个好姑娘,相信假以时日,你的婆婆会接受你的。”他再次安慰她,要她别气馁。

  “希望如此。”婆婆每回见到她都没给好脸色看,她已经习惯了,是以仅是淡淡的笑笑。

  “对了,严淼呢?今日怎么不见他的人影?”

  “堡内有些事必须由他亲自处理,所以他无法过来向师父您请安,还望师父见谅。”在他们离家这段期间,堡内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事等着录去处理,这些日子他常常忙得天昏地暗,几乎快要没时间休息,教她看了好生心疼。

  “嗯,严家堡内的事现下由他处理,你要多多体谅他的辛劳。”神机老人慈爱的轻拍着她的手背。

  “飞仙明白。”他对她够好的了,她哪还会抗议他没再拨出更多时间来陪她。

  “很好,为师的总算没白教你一场。”她的识大体让神机老人很是满意。两人又聊了好一会儿,直到仆佣来请她回房服药,她这才向师父告退,也让师父好好的休息。

  回到房里,梁飞仙不意外的看见严淼边批示公文边等她。

  “你不用这么辛苦,我不会偷懒不吃药的。”他太劳累了,多希望他能好好的休息”会儿,养养精神也好。

  “不辛苦,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见她回房,严淼笑着放下手中的笔,扶她坐下。

  “我的身子好多了,你无须担心。”天天这么扶她,她几乎要以为自己已经七老八十了。

  “在没见到你完全康复前,我是无法安心的。”温柔的将药端至她的唇畔,喂她喝下。

  梁飞仙温顺的就着他的手服药,享受这片刻的温情。

  待她将汤药悉数服尽,严淼以拇指轻拭残留在她唇畔的汤汁,暖昧的当着她的面饮下,教她蓦地羞红了脸。

  幸好现下没仆佣在场,否则她定当场羞得想挖个地洞钻下去。

  严淼这人外表看来斯文正经,没想到调情的功力会如此深厚,若非她现下有伤在身,他们早就是一对名正言顺的夫妻了。

  “你这样子若是教旁人撞见,肯定会吓得说不出话来。”她忍不住娇嗲。“给大伙儿一个惊奇有何不可?”他无所谓的挑了挑眉,不是很在意被人撞见。“你啊!”她努了努嘴。

  “瞧你这么开心,刚才和你师父聊天”定聊得很痛快。”他话锋一转,来到无法全心陪伴的神机老人身上。

  “嗯,师父他老人家很关心我在严家堡的情况,问了我很多,也跟我聊了很多。”对她而言,师父就像另一个父亲般尽心照顾着她,让她十分感动。

  他关心地问:“哦?你们都聊了些什么?”

  “没什么,不过是闲话家常,然后又提到发生在我身上的倒霉事喽!”近来除此之外,好象没啥好跟人聊的了。

  “是逍遥剑谱的事?”

  “嗯,最倒霉的就这桩了,我可不希望还有别桩。我猜师父他原先也以为逍遥剑谱在严家堡内,不过我同他说了,咱们堡内没逍遥剑谱,那种害人的东西还是尽早消失得好。”她噘了噘唇打趣道。

  “没错,除此之外,你们还聊了什么?”他笑着同意她的话。

  她想了想,又道:“嗯……师父他老人家问起大伯,而且他很关心大伯呢!说昨儿个用膳没见到大伯,还要我多多关心大伯。”

  “大哥的脾气就是这样,你没跟你师父说吗?”

  “有,我说了,可师父说大伯的个性不应该是如此。呵!想来师父比我还要了解大伯。”她格格笑着,重述当时的谈话内容给丈夫听。

  严淼低敛着眉,轻道:“飞仙,改天你要见你师父,记得跟我说。”

  “为什么?”她好奇问道。

  “因为我也想多陪陪你师父,总不好将他一人丢在客房里,这样不是一个称职的主人。”、“好,其实师父他也有问起你呢,还要我多多体谅你,别埋怨你过于忙碌。”这样有师父、夫婿可以聊天的感觉真好,多希望他们两人能永远陪伴在她身边。“看来我得好好谢谢你师父。”他笑着将她抱至膝上安坐。

  她好不骄傲道:“当然。”她的师父可是全天底下最好的师父了。

  “飞仙……”低头亲吻了下她的发顶。

  “嗯?”倚靠着他,让她觉得好幸福、好幸福,总觉得由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我希望你能永远保持这样愉悦的心情,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改变。”他低喃道。

  “你在说什么呀?我当然会每天都这样快乐……”他的话令她心神不宁,她抬首看他。“咦?你怎么会突然这么说?是出了什么事吗?又有人上门找严家堡的麻烦了?”“没事,是你多心了。那地”人我会全部解决,不会让他们影响到你的心情。”大掌轻轻的将她的头按压下,好让她舒服的枕在他的肩头。“呵,我相信你有那个能耐。”对于他,她可是给予全部的信任。

  倾靠在严淼肩上的梁飞仙,看不见他若有所思的愁容,迳自开心的握着他的大掌玩着,享受着他好不容易偷来的空闲。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