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吻檀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吻檀郎目录  下一页

吻檀郎 第五章 作者:沈韦

  严淼顺着水流拚命追赶前头被冲走的梁飞仙,几经翻腾冲击,每每在他快要抓到她时,偏又被溪水给冲偏,两人再度冲散开来。

  随着时间拖得愈久,两人的距离也愈来愈远,泡在水中的严淼气力慢慢消散,却又遇到一个大激流,他根本无力可抵挡,在失去了她的踪影且无计可施之下,唯有奋力游上岸,多找些人手来帮忙搜寻。

  上了岸后,他筋疲力竭的趴在布满石子与砂子的地上,粗喘着气;可时间紧迫,她在溪水中待得愈久愈是危险,是以他拿出严家堡做为紧急讯号的烟幕弹往空中

  一放,紧急征集人马。

  没一会儿工夫,在附近凡属严家堡的人马统统出现,听候命令遍。

  “三少爷,请问有何吩咐?”一行人站在他面前,恭谨道。

  “马上派出所有人马沿着这条溪水找到二少奶奶。”他简短扼要命令道,同时也向众人宣告,不管梁飞仙的身分为何,她永远都是严家堡的二少奶奶。

  “是。”所有人在他一声令下,立刻出发寻找失踪的梁飞仙。在严淼当着大家的面认定了梁飞仙,他们明白相同的忠诚也得要献给梁飞仙,每个人都会一买力去寻 找她,不论生死。

  一名下属见他狼狈不堪,又受了内伤,连忙递上干净的衣衫。“二少爷,您先 将这一身湿透的衣裳换下,弟兄们会仔细搜寻二少奶奶的下落,请您放宽心。”

  “或许飞仙会被人先行救上岸,要弟兄们也留意附近的村落。”严淼接过干净的衣衫换上,随即盘坐运气,他得让先前的伤势迅速复元,方有气力去寻她。

  “是,小的马上吩咐下去。”男子立刻向身边的人传话,不容半点差错。

  严淼运气调息,将胸腹间的瘀血尽数吐出,这才缓缓的吐了一口气。

  “二少爷,方才您和二少奶奶是出了什么事?”怎会一个受了伤,一个却落了水?究竟是谁下的毒手?;

  “没什么,不过是遇上这整件阴谋的幕后主使者。”一个心狠手辣、相当棘手的人物,对方愈是隐瞒自己的身分,严淼愈是想知道他究竟是谁。

  “什么?”男人吓了一跳,是没想到那幕后主使者会这样厉害,居然能伤得了二少爷。

  “他藏不了多久的。”在两次交手后,严淼可以明显感受到那人愈来愈焦躁,急于得到逍遥剑谱;只要那人愈急躁,对他愈是有利,也可尽喜现那人的真实身分。

  “二少爷,你尽管放心,我会督促大伙儿尽快找到二少奶奶。”现下外头人人急着找二少奶奶,他们得早一步,否则二少奶奶会遭遇到更多危难。

  “嗯。”调养生息后,严淼觉得气力回复不少,但他不敢贪图休息,立刻加入大伙儿的行列,寻找失踪的梁飞仙。

  直到她受伤失踪,严淼这才明白他对她投注的感情,远比自己所能想象的要多上太多,他全然无法想象自己会失去她,就算要上穷碧落下黄泉,他都非要寻到她不可。

  他完全不在乎先前已消耗太多体力,一心一意只想快些找到她。

  随行在侧的男子动了动唇瓣,是想劝严淼先休息一会儿的,但见严淼神色坚定,心知不可能劝得动,唯有按捺下到嘴的话语,随时注意严淼的情况,就怕他会一个撑不住而倒下。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受到激流冲击的梁飞仙,在落水不久后便陷入昏迷,整个人昏昏沉沉的随着溪水载浮载沉。于昏迷的同时,她脑海中不断浮现严渺为了救她跃入水中的画面,一又一遍揪扯着她的心。

  眼角挂着两行清泪,是感动。

  “咦?这丫头是伤得太重而难受吗?怎地哭了?”一道老迈的声音低喃,枯瘦的手指擒着帕子为她拭泪。

  陷入昏迷的梁飞仙听到这陌生的声音,想睁开眼看,却苦无力气。

  是谁?是谁在说话?又在说谁流泪?她好想问问老婆婆是谁,可是她没有力气……没有力气……

  “唉!又哭了,乖娃儿,别哭了,没事了,你已经安全了。”见她再度双泪垂,老婆婆耐着脾气安慰,不管她听不听得见。“等等药就熬好可以喝了。”老婆婆再次为她拭泪,和蔼地说道。

  老婆婆的话抚平了她内心少许的不安,可脑海中却是不断浮现严淼跃入溪中的画面,不知他平安否?

  “淼……”她轻声喃念他的名,传递思念之情。

  “什么?”老婆婆听得不是很真切,皱着眉细听,想听出个眉目来;许是在唤她的亲人,若有了她亲人的名字,日后也好帮丫头找到亲人。

  “淼……”他要平安,一定要平安无事。

  “缈?什么缈?”老婆婆听了半天还是听不出个所以然来,轻叹口气宣告放弃。

  反正人已经救上来了,且确定她的性命无虞,既然如此,待她清醒后,多得是机会问个明白,好找出她的亲人,也就不用急在一时。

  为她盖好被,老婆婆望着微弱的烛光,内心是同情床上那小姑娘的。可怜哪!

  瞧她年纪轻轻的,不知是否遇上仇家或是得罪了人,就这么在溪里载浮载沈,若非她正好经过瞧见,小姑娘岂不是要魂归西天?

  长长的叹了口气后,她拖着老迈的身躯到厨房去查看药是否熬好了。她老婆子就是见不得小姑娘受苦,只要是小姑娘受苦,她就会心疼得半死,唉!她只希望全天下的女孩儿都能幸福快乐,如此而已。

  梁飞仙不晓得自己昏迷了多久,隐约记得有人一直照顾着她,持续喂她喝药、拭汗;待她睁开双眸时,便见满室光亮,清亮的阳光让她得以打量四周。

  四周的摆设再简朴不过,竹屋、竹椅、竹桌,放眼望去,一切都是竹编制成的家具,感觉上甚是清幽。

  她获救了,但,是谁救了她?勉强撑起犹虚弱的身子,她好奇的想看看救命恩人,感谢对方大恩大德。

  “小姑娘,你醒了。”一道老迈的嗓音响起,引得梁飞仙注意。梁飞仙看着老婆婆。“老婆婆,是您救了我?”老婆婆的嗓音她很是熟悉,在昏迷中就是这道声音在照顾她、安抚她。

  “呵,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老婆婆和蔼地笑着,将熬好的汤药递给她。

  “谢谢您,老婆婆。”梁飞仙不知该如何感谢老人家,报以一笑后接过汤药喝下,汤药苦得令人难以下咽,她强忍住才有办法喝尽。

  “你的伤势颇重,得多多休息。”老婆婆接过空碗嘱咐道。

  “嗯。”现下连一个小小的动作都几乎要耗尽她所有气力,她明白此刻不是逞强的时候,她得好好休息才行。

  疲累的躺了下来,突然忆起跟着跃入溪中的严淼,不知他现况如何?人在何方?

  “老婆婆,请问您救起我时,有没有看见另一个斯文的年轻男子?”她着急问道,期盼他无事。

  “那倒是没有,我只瞧见你一人。怎么,你还有朋友跟你一道儿落水?”老婆婆想了想,十分确定当时只见得她一人,并无再瞧见其它人。

  “嗯,他也落了水,我怕他会有危险……”她的语气有些落寞,好生担心他;

  明知他的武功要比她高强许多,她仍是忍不住感到忧心。

  老婆婆柔着声安慰。“吉人自有天相,你就别想太多了。”

  “但愿如此。”

  “你好好在此休息。”老婆婆笑了笑,要她安心留下。

  “谢谢。”千言万语不知从何感激起,仅能以二字表示。

  “对了,姑娘,你大可在此休息,但我有一事必须事先说明。”让她住下是有但书的。

  “婆婆请说。”见老婆婆说得这样慎重,梁飞仙不敢视为玩笑,专心倾听。

  “我家小姐她身子不好,都在内室静养,她怕吵,不喜欢见到陌生人……”老婆婆言下之意是希望她能待在这里,别乱阔而去吵到小姐。

  梁飞仙了解的笑了。“我明白了,婆婆,我不会打扰到小姐的清幽。”她不过是客,当然不好去打扰到人家平静的生活。

  原来婆婆服侍的小姐身子不好,难怪会住在这清幽之处杜绝人烟。

  “谢谢你,小姑娘。”老婆婆见她颇识大体,满意的笑着。

  “婆婆您言重了。”梁飞仙感到汗颜,她是那个获救的人,居然还反过来被感谢,教她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那你好好休息,我也不打扰你了。”老婆婆朝她微微颔首,往内室走去。

  梁飞仙疲累的轻合上眼,隐约听见内室传来声音。老婆婆口中的小姐轻轻咳着,又听老婆婆似是很慌张的服侍着;那位小姐身体好似真的很不好,老婆婆才会这般紧张,又哄又劝的要那位小姐服药。

  轻轻的翻了个身,胡思乱想的想着老婆婆日中的那位小姐,怕吵又不爱见陌生人,成日只与老婆婆相对,难道那位小姐不寂寞吗?不会想再找其它人说说话吗?

  啧!瞧她想到哪儿去了,人家要怎么过日子全与她不相干,她怎地为一名完全不知其貌的女子担心起来?或许人家过得很开心呢!

  梁飞仙强迫自己别再去管别人家的事,闭上眼快快休息,等身体好些,她便可以……可以什么?

  见严淼?还是离他更远?

  唉!见与不见,令她矛盾不已,可不可以让她想出个法子,既可见他又不会让他发现?她真的、真的不想再为他增添麻烦,他要烦心的事够多了,其中绝大多数又是全因她而起口

  唉!唉!她该不会是他命中的扫把星吧?为什么她不能是他命中的福星呢?唉!唉!唉!

  一连长叹了几口气,心底阴郁不已。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派出大批人马连续找了好几天,始终没有梁飞仙的踪迹,严渺由最初的希望转为失望、忿怒,完全不像平日斯文有礼的严渺,反倒像只被踩着痛脚的狂狮,镇日暴躁不已,所有人见到他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没人想被已完全失去理智的他抓来痛骂一顿。

  可是有的人却不得不面对暴跳如雷的严淼,每日的搜索结果,他都得向严淼报告一次,然后挨一顿排头。

  “启禀二少爷。”男人硬着头皮来见严淼,明知会有排头吃,仍是不得不来,令他好生哀怨。

  “找到人了?”这是晃进严淼脑际的头一  个念头,他由主位跳起。

  “不、不是……至今尚未有二少奶奶的消息。”男子低垂着头回话。

  二少奶奶不知是被溪水冲到哪去,他们连找好几天,附近的村庄也都寻过了,就是不见二少奶奶的踪影,害得他不免怀疑二少奶奶已经……呸!呸!这个念头绝不能让二少爷知道,否则定会派人缝上他的嘴。

  “这是怎么回事?派了上百人出去找那么多天,却连点蛛丝马迹都找不着?你是怎么带人的!”他气得双眼迸射出熊熊怒火。

  明知这火发不得,明知大伙儿都已尽心尽力在寻人,他却无法按捺下内心的焦急,一心一意只想快点寻到她,确定她平安无事,方能令他放下心中大石。

  “是!属下办事不力。”男人不敢推卸责任,找不到人是事实。

  “再多派些人去找,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人给我找出来,明白吗?”一股火无处可发,严淼以最严厉的声音吼道。

  若非前些日子他找她找到体力透支病了一场,无法再支撑下去,他也不会留在严家堡的别庄内休养,绝对会亲自去寻她。

  不成!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得再亲自出马找寻不可。

  随想随做,严级顾不得病体初愈,起身就要往外行。

  此举立刻吓坏了男人,他忙出声阻止。“二少爷,请留步。”二少爷才刚休养,再这么出去寻人,恐怕会再次倒下;这回若再倒下,可能会病得更严重,他可承担不起二少爷有任何损伤,非得将人拦下不可。

  严淼皱拧着眉看他。“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是老夫人派人传话来给二少爷您。”这时抬出老夫人不知管不管用?男人汗涔涔的猜想着。

  “说。”

  “老夫人要您立刻回严家堡。”说这话时,男人的头垂得更低了。

  “严家堡出事了?”

  “没。”

  “那我就没理由立刻赶回。”他直接拒绝,在没找到梁飞仙之前,他哪儿都不去。

  “老夫人明令您不得再寻二少奶奶。”唉!这话压在他心底,好怕说出口,却又不得不把老夫人的话给带到。老夫人派来的人话说得可明了,但那人为何不直接自己面对二少爷,偏要他带话来承受二少爷的火气,他好无辜哪!

  严淼危险的挑高剑眉。“因此你们并没有尽心寻找二少奶奶?”

  “不!二少爷您误会了,属下一切听从您的命令,不敢有丝毫违背。”这违抗二少爷的帽子一扣下来,可是沉重得教他背负不起。

  “很好。”见他并无欺瞒之意,严淼这才满意颔首。

  “三少爷,现下江湖上反对您的声浪四起,您要不要出面将此事压下?”这也是老夫人最关心的事。

  “不必,由着他们去,反正我这武林盟主也当腻了,他们爱当就由着他们去吧!”他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现下任何事都比不上梁飞仙来得重要。

  “是,那老夫人那……”看来二少爷是很典型的只爱美人不爱江山,老夫人打的如意算盘恐怕是打错了。

  “派人告诉她,待我找到飞仙,会带着她一道儿回严家堡,要她老人家无须担心。”经过黑衣人的再次偷袭,他发现还是得带梁飞仙回严家堡才是最为安全,他不愿再次尝到这样椎心刺骨的感受。,

  “是,属下这就派人回禀老夫人。”幸好他不是要去传话之人,否则怎么有办法经受得住老夫人的怒火?受二少爷的怒火已经够了,他不想被双面夹攻,落得里外不是人。

  “嗯,快去快回。”他已无法在乎母亲怎么想,今生他是要定了梁飞仙,没人能令他改变主意。

  “是。”男人庆幸得以喘口气,连忙退下。这样的场面他可是没办法一天遭遇多次,再多个几次他肯定短命,唉!

  在他退开后,另一名手下匆匆忙忙跑来,令男人忍不住拧着眉低咆。“什么事跑得这样慌慌张张!”刚才挨过二少爷一顿排头,令他忍不住想向下头的人发火。

  “找到了!找到二少奶奶了。”来人兴奋地禀告。

  “什么?你确定?”男人吓了一跳,万万都没想到会是好消息,他不敢确信的瞪着毛躁的手下。

  “是的,有位樵夫说前些日子看见一位老婆婆,带了一名昏迷的女子上虎头山,我想那女子应是二少奶奶无误。”寻访了这么多天,总算有小小收获。

  “太好了,太好了!”男人开心的双手不断摩搓,转身准备向严淼报告此一好消息。

  里头的严淼不待男人进去禀告,直接飞身而出。他在里头一听见有梁飞仙的消息,便等不及属下去查询是否属实,他想见她,看她是否安然无恙。

  “二少爷。”男人及查获消息的人向严淼问安。

  “有人熟识虎头山的地形吗?”严淼没心思去理会,一心一意想知道更多。

  “回二少爷,那里我熟。”好不容易可以在二少爷面前立功,教他怎能不好好表现。

  严淼嘉许颔首。“很好,立刻带路。”

  “是。”

  “那樵夫可知救走二少奶奶的老婆婆是怎样的人?”她能获救,他自是高兴,但不免担心救走她的人会心怀鬼胎。

  “听樵夫说,那位老婆婆不爱与人攀谈,就住在山里竹林中的竹屋里,其它详细情况樵夫也不是很清楚。”年轻男子说着打听到的所有消息。

  “嗯,你做得很好。”严淼不吝惜给予称赞。

  “呵,这是属下应该做的。”年轻男子受到称赞,傻气的搔搔头笑了。

  较年长的男子则为以防万一,调动人员与他们一同前往虎头山;如果对方是不安好心,双方真要动起手来,他们也不吃亏。。

  很快的,严家堡的人马便浩浩荡荡往虎头山出发,由于严淼热切的想在最快的时间内见到梁飞仙,一行人皆是纵马飞奔,驰向虎头山。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柔和的光芒照射在幽静的竹林小屋内,休息过几日的梁飞仙,觉得身子不再像初时那样沉重难受。这些时日,老婆婆待她很好,每天都替她熬药,因此她才有办

  法坐起身偶尔下床走动,若非老婆婆救了她,这回她可能真的得命丧黄泉了。

  在这小屋待了许多天,除了老婆婆外,她一直无缘见到老婆婆口中的小姐。她猜想,那位小姐真的是病得满重的,镇日听她咳,咳得像是要将心肺给掏出般,连

  她这个听见的人都感到难受,更何况是当事者。

  在这段无事可做的休养期间,她不禁会去想着那位小姐是怎样的性情,是因为玉体微恙才会讨厌与人接触吗?

  但更多时候,她想的是严淼,想着两人的种种,想着他们的未来……他们还会有未来可言吗?他们能在一起吗?这回她落水,不也正好顺应先一刖的想法,可以避开他,不再与他见面,不再牵连他。

  可是啊可是,纵然脑海中有许多为他好的想法,真正要实行时却没有说的那样简单。

  唉!她愈想愈感到害怕,强迫自己不去想,偏又会想得更多,令她更加苦恼!

  这一团乱,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哪—.

  “梁姑娘,该喝药了。”老婆婆再度端药出现,笑着要她喝不。

  “谢谢婆婆。”梁飞仙甩开满头烦恼,接过汤药喝下。

  “咦?”突地,老婆婆变了脸。

  梁飞仙不解问道:“怎了?”

  老婆婆脸色下沉。“有一大批人马正往这儿来。”

  “什么?”梁飞仙心猛然一惊,担心会是那群要找逍遥剑谱的人找上门来。

  不成!她不能连累救了她的老婆婆。

  “为数众多,不妙。”老婆婆表情十分凝重,思索着该如何脱困。

  “婆婆,我想他们是因我而来,我出去面对,你们不会有事的。”梁飞仙决意挺身而出。

  老婆婆怀疑的看着她。“你?”眼下她伤势未愈,而且以她的观察,她也不像是什么武林高手,一个小姑娘又该如何抵挡众人?

  “是的,他们全是群不知死心为何物的家伙。”梁飞仙下了床,打算独自一人面对。

  “是不是真冲着你来还有待商榷。”老婆婆话中有话,意味深长道。

  梁飞仙一心一意振作精神面对外人,没留意到老婆婆说的话。

  “找到了,就是这里。”外头的人大声嚷嚷,让屋内的人心微微一头。

  梁飞仙忙镇定下心神,不论外头她得面对的是怎样的难关,她相信她都会有办法去解决。

  “二少爷,这间小屋应该就是樵夫所说的竹屋了。”外头聚集了大批人马,他们将小竹屋团团围住。

  严淼端坐于马背,看着这幢小屋。住在这儿彷佛与世隔绝,这样的人救了飞仙,应该不致抱持其它不好的想法才是;他是如此猜想,但也不敢太笃定。

  “在下严淼,听闻前辈救了拙荆一命,特来道谢。”严淼下马立在小屋前朗声道。

  “啊!是严淼。”她轻呼,没想到是他找到了她,他是如何找到她的?心底淌过一道暖潮。

  “严淼?严家堡的二少爷?你是严家堡的二少奶奶?”老婆婆听了严淼所说的话,一张脸反而拉得更长,声音更加严厉,不复先前的慈蔼。

  “是的,严淼是我相公。”梁飞仙柔着声承认。“老婆婆,我相公他没恶意,我想他是来找我的,不是来寻麻烦的。”怕老婆婆不知道严淼的为人,她特别解释道。。

  “哼!严家堡上下没个好东西,不用你说,我老婆子自有眼睛会看!早知道你是严淼的妻子,我就不会救你了。”老婆婆好生后悔救错了人。

  梁飞仙被老婆婆的话说得一愣一愣的,她完全没料到老婆婆的转变会如此之大。听老婆婆这么说,似乎和严家堡有啥深仇大恨,尽管她不被严老夫人所承认,也没打算和严渺当一对真正的夫妻,但她觉得有必要为严渺澄清。

  “我想您定是误会了。”她谨慎措辞道。

  “你不用再解释,严家堡里头住着怎样的人,我老婆子清楚得很。”老婆婆没给好脸色的打断她。

  “婆婆,叫她走。”里头忽地传出一道清冷嗓音。

  “是,小姐。”老婆婆听见,知晓小姐在里头定是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冷着脸道。“你走吧,我们这里不欢迎严家堡的人。”

  话一说完,老婆婆就转身离去,不理会一脸愕然的梁飞仙。

  “可是……”她完全被老婆婆的态度给弄糊涂了,老婆婆不会是和严家堡有过节吧?

  在外头迟迟不见梁飞仙出现的严淼急了,怕她出了意外,不再守礼,迳自推门进入。

  “飞仙?”

  “严淼……”听见他那深情的呼唤,梁飞仙旋身看他。

  严淼一个箭步冲上,将她紧紧拥在怀中,激动道:“你真的没事!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嗯,我很好,我真的很好。”他的激动感染了她,教她直想掉泪。不知为何,她悄悄的伸出双臂,拥住他。

  “救你的婆婆呢?我要好好感谢她。”屋内只见她一人,严淼想当面好好谢谢她的救命恩人。

  “她……”梁飞仙不知从何说起,老婆婆明显的敌意,摆明了不想看见他们。

  “你们走吧,不用感谢我这老婆子,快快离开,我不想再见到你们任何一人。

  ”老婆婆无情驱赶的话由内室传出。

  “这是怎么回事?”严淼傻眼。

  “咱们先走吧,婆婆她们不喜欢被人打扰。”她细着声道,知晓他们停留得愈久,老婆婆愈是生气。

  “嗯,前辈,在下非常感激您救了飞仙,日后若有需要严家堡效力的地方,请尽管吩咐。”严淼猜想那老婆婆的性情定是古怪,亦不再强求见上对方一面。

  只听闻里头传来不屑的冷哼声,再无其它。于是严淼便带着梁飞仙离开,还老婆婆一个清静,不再打扰。

  “婆婆,谢谢您。”梁飞仙真心诚意向她感谢,然后才随着严淼离开。不管老婆婆有多厌恶严家堡的人,老婆婆救了她是事实,她衷心感谢。

  离开了小竹屋,严淼见她体力犹未复元。将她搂上马背,让马儿缓缓步下虎头山,力持平稳,不使她感到难受。

  倚靠着他,梁飞仙轻合上眼,想着,如果时光能永远都停留在此刻,不知该有多好。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