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吻檀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吻檀郎目录  下一页

吻檀郎 第四章 作者:沈韦

  在严淼跟她坦承内心的想法后,他们两人的感情更进一步,而梁飞仙也让他知道她之所以成为神偷的原因。

  因为她爹正是二十年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侠盗梁正,生前常常盗取天下所有不义之财救济穷困之人;但她并没有父亲那样伟大的情操,偷的全是她自己喜欢的物品,一来是列入珍藏,二来则是试试身手,不辱父亲戚名,而她也真的做到了,从未失手过。

  许是父亲不愿她好好一个姑娘家却得当梁上君子,才会将她送到师父神机老人那儿,希望她将所学用在正道之上,别误入歧途受人利用。

  这是父亲生前的愿望,她一直谨记在心,是以在蒙面人以性命要胁时,她选择宁死不屈,因为她不愿助纣为虐,更不愿让父亲名声蒙尘。

  愈是了解对方,他们愈是喜欢对方。或许这真是上天的安排,让她成了神机老人的徒弟,也让严老夫人在不知晓她真实身分的情况下,促成了两人的婚事;若她不是神机老人的弟子,或许他们一辈子都碰不上面,更遑论是两心相交。

  在梁飞仙的身分被拆穿后,回严家堡这一路十分不平静,常有人出面挑衅以言词相激,更甚者二话不说直接动手;有时是车轮战,有时是单打独斗,每天总要来上好几场,让他们不堪其扰。

  因此他们干脆骑马赶路,也好较快摆脱这些烦人的人们。

  在他们休息了了会儿,准备继续上路时,耳尖的听见前方传来马蹄声,他们两人相视一眼,猜想着这回又是哪门哪派要来找他们要逍遥剑谱。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是,来人并非抢夺逍遥剑谱的人马,而是严家堡的人。

  大汉快马加鞭来到他们面前。

  “二少爷。”大汉恭谨的向严淼问候,并未看向梁飞仙,彷佛当她不存在一般。

  大汉的刻意忽视让梁飞仙觉得很难受,又觉得他很无礼,毕竟她就站在严淼身旁,没道理会小到让人看不见,他没必要当她不存在,连个笑脸都吝啬给予。

  “有急事?”见大汉风尘仆仆,严淼没细想太多,直觉认定是堡内出了事,以至于大汉这样拚命。

  “是,老夫人特地派属下前来。”大汉气喘吁吁,目不斜视的看着严淼,不时提醒要自己别去看那令老夫人气极败坏的女人。

  “堡内出了什么事?”严淼怕那群人骚扰他们还不够,更是闹上严家堡。

  “请少爷放心,对付那些乌合之众,光凭堡内护卫的武功就绰绰有余了。”严家堡没将那些无名小卒放在眼底。

  严淼疑惑道:“那老夫人派你前来是……”既然没事,为何要那么急于派人来找他?

  “老夫人要属下告诉您,严家堡不欢迎宵小之徒入内,请二少爷单独一人回严家堡。”大汉清了清喉咙,将老夫人交代的话一字字清楚告知。老夫人还特意交代他,这话不必避开梁飞仙,最好让她听得清清楚楚,所以他不敢有所违背。

  “够了。”严淼听出大汉还未将话说完,及时喝止,不许他再当着梁飞仙的面说。

  该死!他怎会那么不小心,没去猜想到母亲要护卫所传的话,肯定不会好听到哪去。

  他该死的忽略了梁飞仙的感受。

  梁飞仙面无表情,双手死白的紧握着缰绳,不让自已受到方才那些话的影响。

  她早就知道严老夫人不会接受她,她怎又傻得听了严淼的话,答应同他回严家堡?

  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究竟她在冀求些什么?以为严老夫人会再用相同和善的脸色对她?以为只要她和严淼心心相属,一切就会变得很不一样?

  错了!不管她和严淼的感情再好,终究是改变不了事实;严家堡容不下她,容不下一名神偷。

  大汉见他神色不对,嗫嚅道:“二少,老夫人还有话交代。”看来他的话惹毛了二少,使得平日待人和善的二少动了气,他不禁有些害怕。

  “飞仙,你在这里等我别走,我待会儿就回来。”严淼轻声*父代,怕她听到更多难听的话,然后才领着大汉到一旁她听不到的地方。

  两人相隔了一段距离,马背上的梁飞仙坐得直挺挺,不点头也不摇头,直视着前方,严淼则专注的留意她,怕她会乘他不备策马离去。

  “老夫人还说了些什么?”

  “老夫人说梁飞仙不仅为严家堡带来许多麻烦,甚至污了严家堡的名声,要您立刻写下休书一封,将梁飞仙给休了,不许她再和严家堡有任何瓜葛,也不许她再踏入严家堡一步。”老夫人被此事气得跳脚,觉得严家堡百年来的好名声尽毁在梁飞仙手上。

  “我明白了,你先回去。”他颔首表示听见,没表达任何自身意见。

  “对了,老夫人还交代小的一定要告诉您,关于武林盟主之名,您一定要保住。”这是老夫人最关心的,她可不想因梁飞仙的缘故,使次子失去武林盟主的头衔。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严淼不在乎武林盟主的头衔留不留得住,他在意的是目前该带梁飞仙上哪儿去。

  严家堡虽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但他不想她受委屈,是以不能再考虑严家堡;

  可带着她,他无法安心将蒙面人揪出来,他怕她再受到伤害,究竟该如何做才最周全?

  “是。”大汉听出他没要人带话,便向严渺告辞退离。

  大汉离去后,严淼策马来到梁飞仙身边,轻道:“你别将娘说的话放在心上。”

  梁飞仙面无表情道:“我不会。”毕竟严老夫人只是表明她的立场,是她欺骗在先,有何好怪罪的?

  欺骗!是了,她都忘了,她先前是隐瞒自己的身分嫁人严家堡,严老夫人在意巴媳妇的家世清白,严淼呢?他就算不在意她的身分,但他是否会介意她的欺骗?是她刻意隐瞒,他才会糊里糊涂的娶了她的。

  她愈想愈不敢猜测他的心思,却又忍不住猜想方才大汉同他说了些什么,使得他表情不豫?

  是在谈她吧?一定是的,她给他、给严家堡带来大麻烦,现下他每天又得应付一堆人的挑战,她都累了,他一定更累。

  想着、想着,她愈想愈难过,愈觉自己对不起他。他大可丢下她不理,更甚者对外声明压根儿不清楚她的底细,与她撇得干干净净;但他没有,一路上保护、照顾着她,没有半句怨言。

  他对她这样好,她却无法回报,她觉得好生内疚,真要让他因她而破坏他与自个儿母亲的感情吗?!

  因为她,他连自己的名声都不顾了,她能让他臭名传千里吗?外人根本不晓得事实的真相,他们只会一味的传颂着听闻到的虚假消息,再这样下去,他会被她害得更惨的。

  她不想害他,真的不想,尤其在对他拥有更深的情感时,她想帮他,而帮助他最好的方法就是离开。

  是的,她要离开他!

  “在想什么?怎么都不说话?”见她沉默许久,他有些担忧。

  “没事,只是骑了这么久的马,觉得有些累。”她淡淡的笑了,佯装疲累。

  见她疲倦,他于心不忍的说:“嗯,那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好。”她轻快笑着应和,不教他瞧出端倪来。

  严淼骑着马领着她,去找最近的城镇,好寻家客栈让她好好休息一番;跟在后头的梁飞仙若有所思地望着他的背影,双眸恋恋不舍。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梁飞仙为了装作没事,一路上拚命的自说自话,就算没有得到严淼任何回应,她仍说得开心。

  严淼则考虑着要带她上哪儿才安全,两人心思各异。

  如同往常一般,没多久又跳出一群人,扬着刀剑大声嚷嚷。

  “严淼,交出你身后的女人!”这些时日,已经没人再恭谨的称他一声盟主,全当他是鼠辈。

  严淼仅是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梁飞仙则是低敛着眉,任由他们叫嚷。

  经过这些时日,他们已懒得再多费唇舌解释,反正解释了也根本没人会相信,说了也是白说,不如省点口水。

  叫嚣没多久,大伙儿干脆动起手来,场面话说够了,直接动手就要快些。

  在他们一股脑攻上时,严淼跃下马背挡在梁飞仙身前,不让旁人有伤着她的机会,而梁飞仙跟着跳下马,帮着他一一反击、护住他的背心。

  在还手时,她也看清这些人的底,明白他们皆不是严淼的对手,而现下如此混乱,正是离开的好时机!是以她边打边退,离他愈来愈远。

  这群人会帮她绊住严渺,此刻她的心情有些悲伤又有些无奈,觑空望了严渺一眼后,她跃上离她最近的一匹马,在众人的惊呼中,策马扬尘离去。

  “拦下她!别让她给跑了。”有人见她离开,心急大喊口忙于应敌的严淼听到这话,焦急回首望,便见她头也不回的离开。此刻他比这些人更心急,更迫切的想拦下她,许是太过于焦虑,使他冷不防挨了好几掌。

  “噗!”他吐了口鲜血。

  “严淼受伤了!”打伤他的人仍不敢相信,居然会伤得了他,这简直是太神奇了。

  听闻他受伤的消息,所有人像是闻到血腥味的鲨鱼围上。今日就算不能自严淼身上夺得逍遥剑谱,但若能打败严淼,也可因此名扬天下,何乐不为?

  刀光剑影,一一困住严淼,让他一时间无法脱身,仅有少部分的人跑去追梁飞仙。他们两人一分开,要对付梁飞仙可是简单多了。

  严淼焦急的发现有些人跑去追梁飞仙,他发怒不再恋战,长剑俊雅飞扬横扫千军。

  众人被剑气扫射到无一不受内伤倒地哀嚎。这严渺素来以斯文有礼行走江湖,原来他也有发狠的时候,是他们将他看得太过于良善无害了,以致今日吃了个大瘪。

  他们痛得爬不起身,只能眼睁睁看着严淼潇洒跃上马背追梁飞仙而去,心底的感受是复杂又矛盾的,既希望先前追梁飞仙的人早就追到她取得逍遥剑谱,却又希望他们无功而返别占得便宜,矛盾啊!

  离开严淼的梁飞仙纵马快速奔驰,不理会身后追赶的人,她只想争取短暂的时间,好拉开和严淼的距离。。

  她不明白为何离他愈远,一颗心愈感难受,那种难受是她未曾尝过的,闷到几乎令她喘不过气来。

  双颊应是吹了风的关系,冰冰凉凉,似有水气般。她想回头,好想回头,不去管是否会因她的存在令他受人唾弃,不管他的母亲是否会不谅解,她好想抛下一切,快乐的和他在一起。

  可她知道不行,任性也该有个程度,他不属于她,他们本就不该凑在一块儿,她不该强求。

  必须忍住!一定要忍住!她在心底如是拚命告诉自己,才不至于回头找严淼。

  策马奔驰了好一会儿工夫,甩开后头追她的人,来到一条溪边,有些口渴的她翻身下马,蹲在溪边想掬起清澈的溪水洗洗脸、喝口水解渴时,望着清澄的溪水,她愣住了。

  青葱十指纳闷的点在照映在水面的容颜上,这是谁?为何在哭泣?看起来好眼熟,好象……好象她……

  她为何要哭?为何会感到难受?为何心中充满又苦又涩的滋味?

  她无声的问着自己,沉浸在悲伤之中,使得她没去留意隐藏于暗处的危机。

  “你的命倒是挺大的,如何?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不要帮我拿逍遥剑谱?”蒙面黑衣人出现在她身后,目露凶光盯着她看。

  直到黑衣人出声,她才发现他的存在,猛然转身,戒慎的瞪着他。“是你!”

  “正是我。”黑衣人像是惋惜她本事平平似的直摇头叹气。“啧!啧!你也太不谨慎了,我在你身后出现这么久你才发现。”

  他暗暗跟在她和严淼身后多时,等的就是这一刻。对于逍遥剑谱他还是舍不得放弃,所以才会想靠她夺取,但她若不肯听从,他也是不会让她好过的。

  “你又想做什么?”对于蒙面人她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你明白的,没有逍遥剑谱,我就要你的命。”这话说得极为轻慢温柔,彷佛不是血腥之事。

  “我说过逍遥剑谱不在严家堡内,我不明白你为何如此肯定,但严淼也说了,堡内并没有逍遥剑谱。”她相信严淼不会说谎骗她。

  “他说谎!除了严家堡,逍遥剑谱不会出现在其它地方!一定是严家堡取走,只要你肯找,不怕找不到。”他的信念十分坚定。

  “没有就是没有,就算我花上一辈子的时间去找也找不着。”这人实在是有理说不清。

  “梁飞仙你不要跟我打哈哈,小心我要你的命!”他不喜欢听她说找不到逍遥剑谱之类的话。

  “总之,你的忙我是帮不上了,你还是另请高人吧。”她不能帮他取得逍遥剑谱就要她的命?这人翻脸之快真教她开足眼界。

  他阴骇的瞪着她。“你真这么想死?”

  她摇摇头。“没有,我一点都不想死,是你不想让我活。”她可是很热爱自己的性命,小手在地上摸抚着,想着该如何逃出生天。

  “如果你肯替我取得逍遥剑谱,我不会让你死的。”蒙面人犹不死心的要胁着。

  “呵,呵。”她干干笑了两声。

  这人虽然蒙面,但也可瞧出是个野心勃勃之人,假如真让他得到逍遥剑谱,江湖上恐怕又要掀起腥风血雨;她虽不是大好人,可也不想助纣为虐,父亲死前的训示她可不敢遗忘,她就算是死也不能辱没父亲的名声。

  “我再给你时间考虑、考虑。”蒙面人耐着性子和她周旋,若非他无法独自闯入严家堡,他才不会靠她。

  “呵!呵!”怎办?她得想法子脱身才行。

  “想想你这些日子过得也够辛苦了,成天被人追杀喊打,这样的日子,难不成你想过一辈子?”是他故意将消息散布出去,为的就是让她吃不好睡不着,成日疲于奔命。

  也不想想是谁造成的?梁飞仙在心底暗暗嘀咕,可也没胆说出。

  “只要你肯替我办事,我就为你除去那些人,让你从此高枕无忧,如何?”

  “就算我肯答应帮你,我也回不了严家堡,因为逍遥剑谱这事闹得这么大,老夫人已不许我进入严家堡一步了。”是了,差点忘了严老夫人的存在,她连忙端出最大的阻碍,不是她不肯帮,全是她爱莫能助。

  “严淼喜欢你,只要你一句话,他就会带你回严家堡,没人阻止得了。”他这么多天的观察可不是白费时间,他们分明是郎有情妹有意,只要她肯,没有办不到的事。

  “我想你是误会了。”糟!这人并不好说服……她低垂眼眉,手心悄然抓起一把溪沙。

  “误会?”蒙面人嗤之以鼻,后话尚未说出,迎面便见她朝他撒出一大把溪沙,沙子撒进眼底,痛得他闭上眼哀嚎。

  梁飞仙则趁此机会,跃上马背,急着逃开。

  “该死的臭丫头!”蒙面人大怒,勉强睁开发痛的双眸,见她要逃跑,大掌伸去,将她用力从马背上拖下。

  “啊!”她被重重揪曳下地,全身发疼。

  “你想死是不是?好!我成全你!”蒙面人发狠,痛打她一掌。

  “啊!”她尖叫一声,鲜血自发白的唇瓣吐出。

  “不服从我,你唯有死路一条,而你居然还有胆暗算我?你说,我该怎么取你的小命?”蒙面人发火想好好折磨她。

  梁飞仙有些害怕的看着他,看来她今日是在劫难逃了。她挫败的合上眼,悄声的同严淼告别。

  呵!如果严淼知道她在离开后,命丧于蒙面人之手,他会有怎样的表情?伤心?难过?

  她不想让他伤心、难过的,真的不想,但事与愿违,如果她真要命丧于此,就别让他知道,让他当她隐居在某个世外桃源,这样对彼此都好;至少她死了之后,于黄泉之下不会有所牵挂,而他在阳世也不会后悔没能救她、保护她。

  “我不会让你好过的,就算你跪地求饶也不行。”蒙面人阴邪的低笑着,那笑声令人打从骨子里发毛。

  “哼!想要我求你?作梦!”她可也是有骨气的,面对死亡,更是视死如归,假如蒙面人以为这样可以吓得了她,那他就太天真了。

  “好!那我就成全你!”蒙面人双掌凝聚十成功力,对准她的天灵盖,意欲送 魂归西天。

  “住手!”破空而至的剑气及时阻止了蒙面人。

  蒙面人反掌回击。“严淼,又是你!”

  该死!严渺三番两次出面破坏他的好事,若不早日解决掉严渺,往后恐怕会有更多麻烦,而且他若能杀了严渺,日后严家堡将会更好对付,于他也更有益处。

  蒙面人决定痛下杀手,与严淼对峙。

  梁飞仙睁开眼,万万都没想到严淼会找到她,并且在紧要关头又救了她。她担忧的看着两人对招,怕他会受到伤害。

  她轻轻的咳了咳,又咳出血来。蒙面人刚下了重手,让她受了重伤痛苦不堪,连咳嗽都耗尽力气。

  严淼眼角瞄见她似是受了重伤,心底是又急又怒,对蒙面人也就毫不客气;既然对方胆敢伤了她,他也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的剑招愈来愈凌厉,丝毫不露半点破绽。蒙面人无法在武艺上赢得严渺,节节败退,原本他是要严渺的命,现下却很可能会命丧严渺之手,是以他愈打愈焦急,双掌出招也渐显紊乱。

  “让我看看你是谁。”严淼想知道对方的身分,张手欲抓下对方蒙面的布巾。

  蒙面人及时闪躲过,可也吓出一身冷汗,担心自己会被严淼认出他的身分。不行!再这么打下去,他肯定会败在严渺手中,可得尽快想想法子。

  他眼角瞥见坐在溪边受了重伤的梁飞仙,嘴角邪气”扬。呵!他倒忘了一旁有个这么好的护身符哪!他飞身至梁飞仙身边。

  “你想做什么?”严淼见他来到梁飞仙身边,吓得不敢再逼近。

  “严淼,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选择。”蒙面人哈哈怪笑,揪起毫无反抗能力的梁飞仙就往湍急的溪水中掷去。

  梁飞仙来不及惊呼,也来不及求救,甚至连自救的能力都普,就觉得自己整个人腾空而起,一眨眼就落入溪水中,被溪水给冲走。

  “飞仙!”严淼没机会同蒙面人算这笔帐,便纵身往溪里一跳,一心只想救起她。

  “哈!哈!”蒙面人得意大笑。严淼的弱点太好掌控,也正因为如此,才会让他有机会占得上风。

  嗤!他吐了口鲜血。方才和严渺对招时受了内伤,短期之内是无法再和人一较高下了,看来还是先找个地方好好养伤,等伤愈之后,再来想该怎么取得逍遥剑谱。

  蒙面人负伤离去,身后湍急的溪水流动着,带走了重伤的梁飞仙与心急如焚的严淼。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