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吻檀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吻檀郎目录  下一页

吻檀郎 第二章 作者:沈韦

  夜里的客栈是不平静的,不少人夜里不睡,暗中留意严淼的举动,就怕逍遥剑谱会在他们贪眠之际出现。一注意严淼许久,可始终没见到那神秘的神偷出现,难不成神偷在取得逍遥剑谱后,便自个儿私下偷练,现下已习得一身绝世武艺?众人愈想愈心惊,如此绝世武功岂能让人捷足先登,他们得想法子夺过来不可,但前提是要先将神偷找出来。

  但要找出神偷并不是件简单容易之事,想那神偷偷遍大江南北,可也没让人逮过,由此可见此人十分滑溜,想找出他来可就得靠武林盟主了!只要人被严淼找出,他们有的是机会暗中下手夺取剑谱。

  外头的暗潮汹涌早在严淼意料之中,他一点都不紧张,迳自在房里悠哉的擦拭泛着青光的长剑。

  忽地房门外传来轻微的敲门声,他停下拭剑的动作,轻声问:“谁?”

  “三少爷,老夫人派属下快马加鞭送来家书一封。”中年汉子立在门外沉声禀告,他的出现引起多方注意,他仔细留意到了。

  严淼轻皱了眉。娘会这么急让人送信来定有要事,他起身开门,好让中年汉子进房。“进来。”

  中年汉子掩上门扉恭谨地递上家书。严淼接过,方打开家书便看见里头的柳叶飞刀,他挑了挑眉,仔细看着信上内容。

  原来梁飞仙正是他所要找的人,这个发现着实令他讶异不已,可从母亲信上的语气不难感觉出老人家的震怒,她千挑万选竟会选错媳妇儿,相信母亲此刻定是悔恨不已。

  看完家书,他收起后问道:“老夫人现在可有比较平静?”

  “回二少爷的话,老夫人仍十分忿怒,且觉得上当受骗,打算找神机老人兴师问罪。”中年汉子语多保留,事实上老夫人是气急败坏,恨不得根本没有过这门亲事。

  “呵,这笔帐没什么好算的。”他轻轻的笑了。他的妻子可是给了他一个大惊喜,江湖人猜都猜不着的神偷竟然是一名女子,且还成为武林盟主夫人,有趣!

  “二少爷,您可要小的带口信或是修书一封回堡?”中年汉子早猜到二少爷没老夫人来得重视家世,因为严家堡上下就老夫人和大少爷较为重视这点,剩下的二少爷和三少爷压根儿从未将所谓的家世放在心上。

  “告诉老夫人,要她先别冲动的去找神机老人,这事我会妥当处理。”将家书放到烛火上点燃,不让此事外泄。

  “是。”

  “对了,大少爷近来情况如何?”思及在堡内隐居的兄长,他关心问道。

  “大少爷还是老样子,前些日子让人在屋前种的竹,又派人给全砍了。”这样的情形已经反复两年,严家堡里的人早就习以为常了。

  “嗯,他还不知道逍遥剑谱一事吧?”这样的情形严淼也不知是好是坏,心情感到无比沉重。

  “是的,没人敢提起,老夫人也明令所有人不得在大少爷面前,提到任何有关逍遥剑谱之事。”

  “很好,你回严家堡去,若再有任何消息,立刻通知我。”大哥早就不管事了,三弟又不知云游到何处,严家堡不能无人,是以他要中年汉子回去镇守,以免有人藉机闹上严家堡。

  “是,小的立刻返回严家堡。”

  中年汉子离开后,严淼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手中的柳叶飞刀。

  梁飞仙是故意留下线索让他们知晓她的身分,看来他这个丈夫令她十分不满意,否则她不会这么做;看着秀气的柳叶飞刀,他低低的笑了。

  早该猜到的不是吗?这样的飞刀实在不适合一个大男人使用,可却都没人想到这层面,完全没猜过神偷可能是个女人,他们都被她高超的偷窃技术所欺骗了。

  想起那天她听闻神偷盗走逍遥剑谱的神情,即可明白她根本没拿,无须再怀疑。既是如此,放话的人定有他的用意,而现下她跟在自己后头,也许幕后的主使者也正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他突然感到害怕,怕其实躲在幕后策划之人早就知道神偷的身分,如今将他们引出,目的是要对梁飞仙不利!暗箭难防,往后他得更加小心才是。

  悠悠的长叹了口气,直到此时严淼方发现,他的心中已充满她的身影;他不想谈论儿女私情,可却已控制不了自己,他想,他是喜欢她的。

  脑海中不期然浮现家里那个命人种竹又砍竹的身影,他再度长长叹了口气。他不想变得和大哥一样,真的不想,那太过……悲凉,也太过……哀凄,如果时光可以重返,他不晓得大哥是否会选择相同的路去走。

  情爱可以使人生、使人死,他和梁飞仙之间,势必得仔细思量。

  夜深沉,他的心也益加沉重。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经过一夜好眠,梁飞仙精神抖擞的继续跟踪严淼。这一路上,她发觉跟踪严渺的人不只是她,还有许多心思浮动的江湖中人,看来逍遥剑谱的魅力极大,才会让三教九流、名门正派不约而同全部出笼。

  这群被名利熏心的人,令她不以为然的皱了皱可爱的俏鼻,一路上仍和严淼小心翼翼地保持适当距离,以免被他发现。

  走到人烟罕至之处,她依然保持警戒。平日除了看中喜欢的宝物会出手盗取外,她甚少在江湖上行走,是以时时刻刻以小心谨慎为主。

  江湖险恶!这句告诫出自师父之口,她自是不敢或忘。

  突然间她想到,严淼之所以能成为武林盟主定有他过人之处,会不会她在不知不觉下已泄漏行踪?不行!凡事小心为上,还是和他保持更远一  点的距离会安全点,于是她再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走了这么多天,她也累了,一路上没半点收获,使她开始怀疑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或许她该自个儿去找出那个嫁祸给她的人会比较快。

  念头方转,背后忽觉一道强劲的掌风来袭,她心下一惊,狼狈的闪躲开来。

  在她问开之际,对方仍毫不留情的以阴狠的双掌攻向她;由于来人蒙面,她根本无从看清对方的模样,除了依靠高超的轻功不断闪躲外,她别无他法。

  看来对方的武功远在她之上,假如她和对方硬碰硬,死的人就是她了,可她实在想不出对方何以要袭击她,她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在硬接下一掌后,她顿觉五脏六腑几乎都要翻搅过来,忍着痛问:“你是谁?”

  要她的命,总得让她知道是谁吧?

  “哼!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来人低低笑着。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她心一惊,暗想对方不会真的知道她就是神偷吧?但他也有可能只是在套她的话,她千万不能乱了阵脚上了对方的当,是以她一概不认,故意装糊涂。

  “梁飞仙,你除了是武林盟主夫人外也是有名的雅贼,你骗得过江湖上所有人,却骗不过我。”既然她不认帐,他干脆指名道姓,教她不得不承认。

  听着他所说的话,她当下心凉了半截。原来对方不是在套她的话,压根儿从头到尾都知道她是谁,他究竟是谁?又有何用意?

  对方趁着她心惊之际,又重重打了她一掌,痛得她往后倒下,嘴角流淌着一丝鲜血。

  她抚着伤处问:“你究竟是谁?”

  “我说过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你替我办一件事。”来人不再袭击她,好整以暇的等她乖乖就范。

  “哼!凭什么要我听你的?”

  “假如想活命,你就乖乖听我的,否则我马上让你命丧九泉之下。”人人都贪生怕死,他不怕梁飞仙不听从他的威胁。

  “你要我替你办啥事?”她很好奇,看来这人注意她许久,特意选在这个荒凉之处逼迫她。

  “我要你为我找出逍遥剑谱。”他看中的是她的能力,她窃盗功夫一流,寻物的功夫也是一绝,放眼江湖,唯有她有办法帮他找出逍遥剑谱来。

  “原来就是你对外放话说逍遥剑谱是我所盗取?”很快的,她便想清了一切,此人正是幕后操控之人,会嫁祸给她,目的就是为了取得逍遥剑谱。

  “不错,唯有如此,方能成功的将你引出严家堡。”严家堡固若金汤,他没办法潜入威胁,所以才会想出这个将她引出来的法子,好在她落单时下手。

  “呵,看来你是打错如意算盘了。”她不怕死的格格笑了。

  “什么意思?”男子一怒,横眉竖目瞪着她。

  “意思很简单,就是我没办法替你找出逍遥剑谱来。”平时她偷的是骨董名画,对于刀剑拳脚之类的可没半点兴趣;况且逍遥剑谱失踪已久,不是说要找就找得出来,她哪来这种通天本事?

  “你当真不怕死?”男子发狠,双掌运集内力,待她再说出不称心如意的话,便将她一掌击毙。

  她很无奈的看着他,双手一摊。“怕,我当然怕,只是我爱莫能助,那剑谱我是找不着的。”

  “不可能的,我怀疑那剑谱就在严家堡内,你既是严家次媳,一定会有法子找出来的。”他说得十分笃定。

  “哈!你错了,严家堡不可能会有逍遥剑谱,如果有的话,严渺为何要离开严家堡像只无头苍蝇到处寻找?”她笑他太异想天开,严家堡与逍遥剑谱根本完全扯不上关系。

  “一定有!只是你不晓得而已。我再问你一句,要不要替我日严家堡偷出逍遥剑谱?”阴狠的双掌慢慢接近。

  梁飞仙笑着摇头。这个狂人肯定不知,在她离开时已留下宣示身分的柳叶飞刀,严老夫人是绝不可能让她进门的;看来,今日她真要可怜、悲惨的死在这荒山野岭了,唉!

  “很好,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今日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既然她不肯服从,唯有死路一条,没有二话好说。

  面对死亡,梁飞仙自知不是英雄人物,无法豪迈大笑,她害怕的闭上眼,不去看对方嗜血的眼眸。

  她就要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去了。才活了十八年,都还没活够,感觉还有许多事等着她去做,现在却什么都做不成了,遗憾充斥在胸臆之间,好似有许多话没说出口。

  有些人她还想再见一面,师父……以及她那个没良心的丈夫,唉!都死到临头了,为何要想起他来?

  她开始沮丧,因为严淼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她跟在他后头,而且还跟着、跟着就魂飞西天了。

  唉!唉!唉!接连着三声长叹,感叹生命不再长久,再也没有机会看这花花世界,她那些宝物、骨董全都要成废物了。

  就在男子的大掌要击向她的天灵盖之际,一道剑气直逼而来,逼得蒙面男子不得不放弃杀害梁飞仙的念头,旋身面对来势汹汹的剑气。

  两大高手双双过招,剑气掌气双击于半空中迸射出火花。梁飞仙由于未承受到意料中的疼痛,悄悄睁开眼,双眸随着两人的对招慢慢瞪大。

  是严淼!他先前不是走在她前头,怎么会突然出现来救她?是她在作梦吗?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两人高来低去,一双大眼连眨都不敢眨一下,深怕会看错。

  在严淼发现她刻意拉开两人的距离时,就十分注意身后的动静了,在发觉她久久没跟上,即心生不祥,连忙甩开其它人掉头察看。这一看令他心惊胆战,完全无法想象若他没回头,是否她就要命丧黄泉。

  没多加细想,他拔长剑刺向欲置她于死地的蒙面人,双方过招之际,他发现对方的武艺和他相当,所以他小心应付,不敢有所大意。

  假如他没猜错,这人很可能就是放出假消息之人,因此他的攻势益加凌厉,想以最短的时间将人擒拿下,好问出原由。

  梁飞仙捂着受到内伤的痛处,目不转睛看着两大高手过招,意外发现,原来严渺使剑竟是这般好看。

  蒙面人没料到严淼会出现,在他的计划中可没打算和严淼正面冲突,再双双互过一百多招,他急着想脱身。反正来日方长,不怕没机会逮着梁飞仙,于是他手一挥当空撒下毒粉。

  “闭气。”严淼以衣袖挡住毒粉。

  “啊?”梁飞仙没想到会有这突来的变化,愣了愣,压根儿来不及听从他的吩咐,呆呆的吸了口气,头一昏,整个人便软倒在地,不省人事。

  蒙面人则是趁这个空档跃身离去。

  “该死!”严淼见她没来得及避开毒粉低咒了声,利落的以剑气挥洒开毒粉,随即将她扶起,探向她的鼻息。

  幸好还有呼吸,但不知她吸入多少毒粉,还是得先找个安静之地,为她解毒才行。抱起她,严淼马上施展高超轻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以免节外生枝。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弥漫的热气蒸腾,水波荡漾的操盆里坐着仅穿中衣的梁飞仙,水中浸满各式的草药,都是严淼特地找来为她化毒的。

  这对严淼而言不是件简单的工作,搜集药草并不难,难的是为她褪下外衣,他得不时命自己切莫心猿意马。尽管她是他的妻子,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能轻薄她。

  是以,他的眼没敢往她身上瞧,并在将她放入澡盆后,就立刻保持距离,退至屏风外,不敢有丝毫妄念。

  当她昏迷祛毒时,他则是静心运气,等她苏醒过来。

  痛!热!这是第一个浮现梁飞仙心头的感受,她觉得自己整个人昏沉沉的,浑身使不上劲,然后她无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迷茫的看着四周。她怎么了?

  再晃进脑海中的画面是她被一名蒙面人所伤,接着严淼出现救了她……然后呢?痛苦的搜寻记忆,却是断断续续,她难受的呻吟。

  她不会是要死了吧?怎么会这样痛苦?

  严淼听见她的呻吟,停下运气的动作,轻问:“你醒了。”

  “谁?”她整个脑子仍乱糟糟,一时间分辨不出他的声音来。

  “我是严淼。”

  “严淼……”是了,是严淼救了她,她没忘记这一点,若非他及时出现,她早就命丧黄泉。只是……受他恩惠,让她心底有些不好过,此刻的她非常痛恨自己的武功不济,如果她的武艺再高强些,就不用他来救了,唉!

  现下欠了他一个人情,往后该怎么还?她既想还他恩情又想和他保持距离,真是两难哪!

  低敛着眉,她好生丧气,突地,眼底所见又教她一惊,她……她仅着中衣泡在澡盆里?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觉得如何?”严淼想知道她体内的毒是否已清除干净。

  “我、我……你……你……”太过惊骇以至于她口齿不清。

  她就这么泡在澡盆里,而严渺与她仅有一个屏风之隔,不免使她猜想这全是出自他之手,他……他褪去了她的外衣,将她放进澡盆里?

  天!先前她明明是做男子打扮,而现在这副模样,严淼不是个瞎子,自然知道她是女儿身,她的身分岂不是让他知晓了?

  该死!她低低咒了声,顿觉自己运气背到不行。

  “怎了?是否体内还有余毒未清?”听她说话结结巴巴,他不由得怀疑她体内还有余毒在作怪,才会令她口齿不清。

  他焦急的顾不得男女有别,跨大步来到她身前。

  “啊!你……你……”梁飞仙惊叫,连忙遮住胸前,以免被他看光。

  “你身体还不舒服?”严淼没细想,直接拉起她的右手腕为她把脉。脉象正常,她体内的毒应是已全部清除了,但她怎么无法把话说个完全,是中毒的后遗症吗?

  他皱着眉想着所有的可能性。

  “你别抓着我!我……你……你怎么,我、我……”用力抽回手。哎!一面对他,她的头脑更加不清楚,连要说什么都不知道。

  严渺看着她奇怪的动作,再见她双颊如遭烈火烧焚般红艳可人,登时明白她会变得如此奇怪的原因;不是余毒作祟,不是她身体不舒服,全是因为眼下这令人脸红的情况。

  见她脸红,他竟也不由自主地红了脸。刚刚急着关心她的情况,所以他是大胆的将她给看过一遍,再移转眼神避开已来不及;他可以详尽描述坐在澡盆里的她如同出水芙蓉般娇美诱人,美丽得教他想紧紧抱住她,吻上那鲜红欲滴的朱唇。

  天!瞧他想到哪去了,简直像个登徒子般下流!

  在狠狠痛斥过自己,他退了开来,清了清喉咙道:“干净的衣裳在一旁,你可以换上。”

  “嗯。”他那脸红的模样被她瞧见了,所有尴尬顿时消失,她只觉好笑。

  原来他也会害臊啊!呵!她也挺有魅力的嘛!能让堂堂的武林盟主手足无措,痛快!

  飞仙轻轻扬唇笑了笑,心中有些得意,动作轻柔的出了澡盆,拿起干净的衣裳;由于她的身体还是有些疲累,被击中的伤处仍隐隐作痛,因此在笑过后她是拧着眉穿好衣裳,恢复男子打扮,走出屏风来到他面前。

  不知他是否认出她,毕竟他们没相处多久……但是如果他连她的脸都给忘记,她肯定会非常生气!

  不知为何,她忽然生起闷气,嘟着嘴坐在他面前,圆圆的大眼,有一搭没一搭的偷瞪着他。

  “怎么,还是很不舒服吗?我知道你受了内伤,所以刚刚一到客栈之后,就已经吩咐厨房为你熬药,服了药再休息几日便会痊愈,你大可放心。”将她的瞪视与不悦全当作是因为身体的不适。

  “哦。”这个人好象不怎么聪明,连她是在瞪他都不晓得!唉~~她幽幽的长叹口气,跟这样的人生气,好象有点蠢。

  登时,两人无言,大眼瞪小眼默默相对,气氛有点凝重。

  “你……怎么会救我?”这是梁飞仙最想知道的,他究竟有无认出她来?还是只是正好撞见,顺手救了她一把?

  “你一直跟在我后头,突然间失去踪影,所以我回头找,正好看见那蒙面人要杀你。”他简单说明。

  “你都知道?”她扬高声音。

  本以为她的跟踪非常完美,虽有预料会被他发现,可万万都没想到会在一开始就被识破,为此,她气恼不已。

  “嗯,出了严家堡你就跟在我身后了。”

  “那你……”换言之,他知道她是他的新嫁娘,并没有认不出她来,令她窃喜在心头。差点忘了,她在离家时留书一封,不知他是否知晓信中内容?

  “我知道你是谁,但是那个蒙面人为何会伤你?这点我比较好奇。”间接的承认知道她是神偷,只是他担心那个蒙面人也知晓她的身分,想从她身上夺取那根本就不在她身上的逍遥剑谱。

  “他会伤我全是因为这场闹剧是他所策划的,他的目的在于引出我,为他窃取逍遥剑谱。”算她倒霉,被奇怪的人选上。

  “看来他是个野心份子,逍遥剑谱绝不能落在他手上!可你又不知逍遥剑谱的下落,除非他知道,不然怎会要你帮忙盗取?”假若那人当真知道逍遥剑谱的下落,为何不亲自窃取,非得要大费周章引她出来?

  “他说逍遥剑谱就在严家堡。”反正面对他,她也没啥不敢说的,蒙面人说什么她便坦白转述。

  “不可能!逍遥剑谱根本就不在堡内,他怎么会有这项错误的讯息?”严淼严正否认。

  “我也是这样跟他说,但他语气非常肯定,所以才会要我回严家堡为他盗取逍遥剑谱。”为了一本剑谱,差点让她赔上宝贵的性命,实在不值。

  听了她的话,严淼整张脸都拉沉下来,认真思考着。

  梁飞仙偷望着他沉重的脸色,看起来非常忧郁,令她见了忍不住想帮助他,为他抚去一切忧愁。

  等等!梁飞仙,你是傻了不成?你要怎么帮他?又为何要帮他?他根本就不喜欢你,如果你站出来拍胸脯说要帮他,说不定他还会觉得麻烦呢!

  “看来那人是认定严家堡拥有逍遥剑谱。”他怕有此认定的不只那蒙面人,那么严家堡往后将不再平静。。

  “他是这样说的没错。”梁飞仙用力颔首,只是不管她怎么想,也想不出为何那人会如此认定,所以她好奇的问:“你知道他为何会这样认定吗?”

  “……大概猜得出来。”严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模糊的回答她的问题,但那态度摆明了他不想深谈。

  梁飞仙也不想自讨没趣的追根究柢,她乖乖的闭上嘴,由他自个儿烦恼去。

  怪人一个!问得像个葫芦,让她顿觉嫁他是个错!她果真不该和他或严家堡扯上一丁点关系,他们全都太奇怪了,且她也才进严家堡月余就差点赔上性命,幸好她聪明,及时离开,否则可能会死得更惨!

  她暗暗为严淼与严家堡下了注解——生人勿近!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