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吻檀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吻檀郎目录  下一页

吻檀郎 第一章 作者:沈韦

  梁飞仙在向婆婆请过安后,一个人无聊的在严家堡的后花园里闲绕。花园里开满百紫千红的花朵,全都无法引起她的兴趣,她只是无聊的看着,多少让自己像个有事做的人。

  严家堡很大,在她嫁过来这一个月里,她每天逛、每天绕,天天都有新奇的发现;但严家堡的一切对她而言仍是陌生,除了每日固定请安的婆婆外,其馀人她并不熟,更甭提那未曾谋面的丈夫。

  她嫁入严家堡是由严家老三代老二迎娶,她并不清楚严渺得出外排解哪些武林纠纷,但连自个儿的大喜之日都不克赶回,似乎说明了她这个妻子并不怎么讨人喜欢,才得由严焱代兄出面迎娶与她拜堂。这种感觉很不好受,不过因为她尚未见到严淼,这火气也发不出来,唯有暂时按捺下来了。

  嫁给一个陌生人,还被孤零零的丢在这儿,是她作梦都没想过的;只是这桩婚事是由师父亲自为她订下,容不得她反对,在几番抗议无效之下,她便被嫁入严家堡来。

  其实她也了解师父是为她好,据说她的丈夫是人中之龙,又是武林盟主,众侠女争破头都想嫁给他;是她运气好,一让严老夫人相中,才有机会嫁入严家堡,成为盟主夫人。

  只是孤身一人在严家堡,她真的不知该做什么才好,堡中大小事有婆婆发落,她只要像个无事人般待在堡中,等待丈夫归来即可。

  因为日子无聊,她很快便发现严家老大严磊在严家堡似乎是不存在,只知他住在僻静的角落,不喜人打扰之外,她连他的面都没见过,实在神秘得紧。她很好奇当年他为何放弃竞争武林盟主的宝座,反而让她的相公出面夺得?

  好奇归好奇,她聪明的知道这事儿不能在严家堡公开讨论,因为她那严厉的婆婆可是不许旁人随便嚼舌根的,是以她乖乖的当个温顺的好媳妇,不至于使师父他老人家失了面子。

  她百般无聊的拨弄着花瓣,忍下打呵欠的冲动,不禁怀念起以前那飞檐走壁的日子,迎风踏月多么逍遥自在,可惜现下她已为人妻,凡事都要收敛点。

  幽幽的长叹了口气,水灵灵的大眼渴望着围墙外的花花世界。

  “禀二少奶奶,二少爷已回堡,老夫人请你到大厅。”堡内的丫头特来禀告,笑盈盈望着新嫁娘,心想二少奶奶必定十分欣喜能见到二少爷?

  梁飞仙愣了愣,完全没想到她的丈夫会在此刻回堡。“好,我这就过去。”

  就要见面了!关于他,她听过许多描述,但始终无法具体形象化。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是否真如外传那般英俊潇洒、温文儒雅?

  带着满腹的疑惑,她来到大厅外,正好听到婆婆对丈夫询问江湖纷争处理的情况。好听的男中音不疾不徐、条理分明地回答着,令她在见到他的面之前,就先有了好印象。

  “淼,你处理得很好。”听完他的解说,严老夫人满意颔首。

  梁飞仙立在门外,等他们讨论完毕,这才进厅问候。

  严老夫人眉开眼笑看着媳妇儿。“飞仙,你来得正好,快来见见你的相公。”

  梁飞仙的识大体令她十分满意,这个媳妇果真没挑错。

  她的出现不在严淼意料中,他讶异的旋身看她;若非母亲提起,他都忘了焱帮他娶了个妻子。

  她比他想象中要来得可爱且讨人喜欢,看着她那甜美的脸蛋,他不自觉的拧了拧眉。

  不料他这个拧眉的动作却意外惹恼了梁飞仙。看来严淼似乎对她这个妻子很不满意,她究竟是哪里不好,不好到令他皱起眉头!?

  她自知并不是美若天仙,但至少没有丑若无盐,可他那纠结的眉头,已将她贬为一无是处的女子了。什么温文儒雅,什么英俊潇洒,什么英气逼人,全都是假的!在她眼底他什么都不是!

  她不再带着欣赏的眼光看他,反而尽量挑他的缺点,就算没有,她也会自己制造!他可以贬低她,她照样行!

  “呵,看来我没挑错对象。”严老夫人将他们两人的注视当成是情投意合,满意的笑着。

  错了!梁飞仙于心底暗暗反驳婆婆的话。她不该嫁给严淼的,这个男人摆明了不喜欢她的出现!既然如此,当初严老夫人作主要将她娶进门时,他为何不反对?

  严淼沉默的看了她良久,并未反驳母亲的话。这样的妻子对他是好是坏?不允许自己想得更多,或对她拥有更多感觉,他毅然决然转过头不再看她;此举对梁飞仙无疑更是种侮辱,她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拿飞镖将他射穿。

  “娘,近来江湖上传言逍遥剑谱现世,却被神偷所盗走,弄得江湖上各门派人心惶惶,我得早其它人一步找出逍遥剑谱,否则必定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逍遥剑谱本身无罪,有罪的是其间记载的绝世武功,使得一堆人不顾一切的抢夺杀戮。

  “什么?逍遥剑谱现世,还被神偷盗走?淼,此事固然重要,但你才成亲不久,又和飞仙刚见面,多待个几日再去追查逍遥剑谱的下落亦不迟啊!”严夫人期待的是他这一停留,能让飞仙孕育下一代严家子孙。

  原先还在生严淼气的梁飞仙,被他们方才的对话所吸引,静静听着他们说,但她却不明白逍遥剑谱被偷关神偷何事?

  大伙儿用不着将所有失窃物品全栽赃到神愉身上吧?神愉也是有所选择的,哪看得上逍遥剑谱?那东西既不能把玩也无法观赏,偷了只会惹来麻烦又占位置,神愉可没那么笨!

  她在心底偷偷嘀咕着。

  “不了,娘,我怕拖得愈久,会对武林同道造成更大的伤害与困扰,所以我想早日找到逍遥剑谱。”他摆明了不愿多加停留,即将速远离去。

  “这……”见儿子如此尽心尽力为武林同道谋福祉,虽然是件好事,可是严老夫人偏又想要自私的将他留下,就算只有一时半刻也好啊!夫妻俩总会有些体己话要谈不是吗?

  “娘,相公他有大事要办,咱们就别难为他了。”梁飞仙突地笑吟吟说道。

  严老夫人点点头。“嗯,飞仙说得是,若能阻止一场杀戮也是件好事。淼,你得多加小心,这个神偷不知是啥来历,也没人见过,只怕是来者不善哪!”

  神偷偷过的东西不计其数,总在偷窃过后于墙上留下一柄薄如柳叶的飞刀,作为他出现过的记号,从没人与他真正交过手,也料不准对方的身手如何,凡事还是小心为上。

  “孩儿明白。”适才梁飞仙那清脆似铃铛的声音再度引起他的注意,他没想到她会突然开口为他说话,顿时让他觉得自己很混帐,不仅没真正与她拜堂成亲,甚至连句话都没多说,转头便要离开。她不该被如此对待,她看起来就是个好姑娘,不该受任何委屈的。

  因有愧于她,是以他不再排斥的不看她,并且温柔对她一笑,没想到她却像是没瞧见般别过头去,理都不理他。

  他着实愣住了,甚至有些想笑。原来她并不如想象中的温顺,她也是有脾气的,看来他的态度的确是惹恼了她。

  “飞仙,你回房帮淼打点路上所需的换洗衣物。”严老夫人仔细想了想,决意让儿子明白她为他挑选了多么好的妻子,所以特意要梁飞仙表现出贤妻的模样。

  “是,娘。”她柔顺的听从婆婆的交代,向两人告退离去。

  “淼,飞仙令我非常满意,她会是个好妻子的。”在梁飞仙离开时,严老夫人刻意表明立场,她可不许儿子挑剔她所选的媳妇。

  “孩儿明白。”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在跟母亲告退后,严渺终于踏入新房。严老夫人为了替他娶媳妇儿,还特地命人建了新的楼阁来供他们夫妻居住;这里算是清幽,他看了看四下环境,颇为满意。

  对于梁飞仙,他是感到歉疚的。婚礼没有出席,暗喻了他对这门婚事、这个妻子的不在意;今日见面,他却发现自己无法忽视她,她非但一点都不讨人厌,相反的还挺讨人喜欢的,这完全不在他的预期之中。

  他原本以为母亲为他挑选的妻子会是个豪迈女侠,或有不拘小节的性情,但她不是。他深深相信,若再多和甜美可人的她相处些时日,他定会喜欢她的。

  然而,拥有一段男女之情并非他所想要的,因为他从不曾希望将一生情感寄托在女子身上,就算旁人要说他无情也好,他就是不敢付出。

  只是妻子都进了门,现下他又要再度出远门,不跟她说一声也显得太不尊重她。她所受的委屈已经够多了,他多少该尽点责任,是以,他方会挪出时间来看她。

  有礼的敲了房门进去,便见她认真的为他收拾行囊。

  他连忙走上前去。“我来就行了,你别忙。”

  “嗯。”梁飞仙可没半点要和他抢的意思,既然他要亲自动手,就由着他自个儿去打点,她乐得轻松。

  严淼接过手,准备着简单的行囊。

  “相公,你怎能确定逍遥剑谱是被神偷所取走?”关于这点最令她不满,她非得问个分明不可。

  “是无法确定,毕竟这消息来源正确与否还有待商榷;可不管消息正不正确,

  我都得揪出放出风声的人,看他究竟有何居心。”事实上,他怀疑逍遥剑谱根本不曾失窃,毕竟剑谱的前任拥有者向天仇已死,而他唯一的女儿也在两年前死去,所以现在剑谱到底在哪里,除了他们父女俩之外没人知道。

  剑谱或许早已毁去,或许仍安稳的藏在隐密之处,所以他怀疑放出消息之人的居心,可能是想引出剑谱拥有者,也可能是想制造江湖动乱,但不管原因为何,他都不能坐视不理。

  “我猜神偷根本也不知道谁拥有剑谱,又要如何盗取?”她忍不住为被人栽赃、遭人误会的神偷说话。

  “是有这个可能。”没两三下,他已经打包好行囊,随时可以出发。

  她轻挑了挑眉,好奇地问:“既然如此,你是不会追查神偷喽?”

  “人还是要找,我想现下江湖上多得是要找他的人,我得早大家一步。”是不是无辜,总得等找到人问个明白才知道。

  她没好气地说:“他都没偷了,找他干么?”对这个不甚喜欢自己的丈夫,她也用不着摆出好脸色来。

  “不管他有没有拿,他都已经引来杀身之祸,如果他真是无辜的,那我更是不能让他成为阴谋诡计下的牺牲品。”逍遥剑谱中记载的绝世剑法人人觊觎,上一任拥有者向天仇仗着逍遥剑法血洗武林,他不能让这种事再次发生,所以得先想尽办法阻止。

  “你要保护神偷?”她格格的笑了。

  “必要时,我会保护他。”他利落地背起包袱,提起剑就要离开。

  “严淼,我看你并不是很喜欢我,是否你已有了意中人?”这是她唯一猜想得到的可能性,便大胆地提出疑问,要她将问题闷在心底那是不可能的。

  她的问话使他停下远离的步伐,静静的看着她,摇头说道:“没有,我没有意中人。”

  “那你为何对我避之唯恐不及?”她不是笨蛋,不会笨得看不出他飞也似的想逃离,莫非她真有那么可怕?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她想把问题摊开来讲,他也没有再回避的必要。

  “你有什么问题?”她狐疑地将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过一遍。

  这男人……有问题?他的回答增加了她的想象空间。既然他说自己有问题,极有可能是攸关男性自尊方面,那她这样要他将话挑明了讲,是不是太强人所难?

  “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光看她的表情,就可猜出她作了何种联想。“是我不想谈论感情。”说穿了,他没打算将心交出。

  “那你还同意娶妻?”看来他是准备让她当弃妇了?她气忿的瞪着他,什么好脾气、什么温顺,很抱歉,全都是她装出来的,真实的她,一样都不具备。

  “所以我错了。”他淡淡的笑了,丢下话后掉头就走,完全没有半丝留恋。

  此举气得梁飞仙火冒三丈,恨不得将他的头拧下来当球踢!他就这么潇洒,挥挥衣袖离开,那她算什么?

  他说他错了,她也错了!她错在不该让师父的两泡老泪所欺骗,糊里糊涂嫁给他……很好!他要走便走,那她也不要待在这严家堡了,他能走,难道她不行?

  哼!她会让他知道,她梁飞仙绝不是个痴痴等待丈夫偶尔归来的傻女人!现下不是他不要她,而是她梁飞仙不要他严淼,他最好是能弄清楚这一点!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严淼前脚刚离开严家堡,梁飞仙后脚也留下一封信跟着离开;严淼要找出神偷问个明白,她则是要找出嫁祸给神偷之人,看对方究竟有何居心。

  想来就觉得好笑,严淼作梦都想不到,他所要找的神偷人就在严家堡,且刚成为他的妻子。她是刻意隐瞒身分嫁入严家的,因为在师父为她订下这门亲事时,特别交代她千万不能让人发现她的真实身分,原因在于严老夫人特别在意与严家交往之人的家世是否清白,更遑论是嫁入严家的媳妇。

  而严老夫人之所以会挑中她,全在于她师父是江湖上德高望重、人人尊敬的神机老人,是以她才有办法进得了严家大门,否则以她神偷之名,别说是踏入严家堡的大门,恐怕是连边都沾不着就被扫地出门了。

  而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逐渐摸清了婆婆的性情,更加明白师父的顾虑是对的。

  在几次的交谈中,婆婆总不忘提起身为严家人该尽的责任,以及严家人行事有多光明磊落,处处显出骄傲与霸气。

  如果她要长久留在严家,安分当严家的次媳,自是晓得该如何做,只是严渺的态度太教人生气,而她也不是非得留在严家不可,反正她也没喜欢上严渺,两人也不是真正的夫妻,可以再给彼此选择的机会,所以她选择离开,还他一个自由。

  说到底,这个武林盟主夫人可是一点都不好当呀,丈夫长年不在身边,上头又有个霸气的婆婆,还有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大伯,和喜好往外跑的小叔,严家堡真的不适合她。

  她困在里头也困得够久了,其实以婆婆的能耐,应是可以找到更适合严家堡的儿媳妇,这个头衔她是敬谢不敏。

  在出走的留书内,她刻意留下一柄她惯用的柳叶飞刀,相信婆婆见了之后,就会明白她的真实身分,不会要她再当严家的媳妇儿的。她非常确定,这椿婚约就这么结束,未尝不是件好事。

  至于师父那边,她的的确确曾依照他老人家的意思嫁入严家,至于被休一事,就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了。

  为了行走江湖方便,梁飞仙特意女扮男装成为俊俏的小公子,免去一切不必要的麻烦。

  一路上她偷偷的跟在严淼身后,不让他发现。她相信严渺在找神偷的同时,也会揪出幕后策划之人,跟着他,她可以省去不少麻烦,何乐而不为?

  跟了他一路,她发现他实在是斯文有礼,可感觉上就是和其它人保持一段距离,不与人交心,莫怪那天他会坦白跟她说他无意牵扯上感情。她不禁怀疑他是否曾受过伤害,否则以他的种种条件,实在不像是个会说出这种话的人。

  “哼!怪人一个。”说穿了,她还是将他归为怪人一类。她一边不满的嘀咕,一边喝着淡而无味的茶,随即皱了皱眉;这茶可真是难喝。

  她与他住进同一家客栈,两人各据南北桌用膳,她坐的位置正好可以让她尽情的观察他。他这个武林盟主做得应当不错,因为打从他一进客栈,就有很多人上前和他攀谈;她听着他们细数他的丰功伟业,不自觉的又皱了皱眉。

  这些人难道都感觉不出来他只是在应付大伙儿吗?

  “虚伪!”她刻薄的撂下评语。

  她对他的印象坏到不能再坏,他每做一件事、每说一句话、每一个动作,她都能想出批评的话来。她承认她是很小心眼,但那又如何?她就是讨厌他!待这件事处理完毕后,她希望今后都不用再见到他,省得自己又一肚子火。

  梁飞仙不悦的撇了撇嘴,再喝口其淡无比的茶。

  打从离开家门,严淼就发现她在跟踪自己,当然,他没有傻得不清楚她是他的新婚妻子。原先他猜想她跟踪他的用意,是否怀疑他说谎,想看他在外头做些什么事,但连日下来,他发现是他错估了她的用意;她的轻功不错,若非他一路谨慎,可能不会发现她,是以他也推翻先前的猜想,但仍旧不明白,究竟她是为了何种原因要跟踪他?

  愈是注意,愈是发觉她可爱有趣得紧,常常背地里偷骂他,殊不知那些话全让听力灵敏的他一字不漏地听进。原来在她心底,他是那般讨人厌哪!

  他低低的笑了。

  看来这一路有她的陪伴将不会感到寂寞。

  低敛着眉啜了口茶,顺道观察四周的情况,发现气氛似乎有些太热络紧张,想来是大家都听闻到逍遥剑谱重现江湖的消息,急着想找机会夺取剑谱。

  这不是个好现象,太多野心份子出现,意味着可能会产生多场杀戮,他不爱杀人不爱见血,能和平解决问题就和平解决,只是看这情形,恐怕他的剑想要不见血是很难了。

  轻轻的长叹口气,又看了眼坐在角落的梁飞仙;她的功夫如何他尚不清楚,只希望当他与人对决时,不会牵扯到无辜的她。

  他不希望她受伤,真的不希望。

  呵,明明不想对她存有情感,他却已慢慢的关心起她来了,该来的始终躲不过,也许,他该以平常心去面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