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吻檀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吻檀郎目录  下一页

吻檀郎 第九章 作者:沈韦

  神机老人带着她来到一间荒凉的小破庙,不怀好意的冲着她笑。

  “人就在里头。”

  梁飞仙不敢有所怀疑,直接冲入。今日就算是师父骗了她,她也认了,至少婆婆不在他手中,她可以放心;可老天爷并不站在她这边,她冲进去便见婆婆遭绳索紧紧缚住,嘴巴还被塞了布条。她连忙为婆婆取下口中的布条,急着为她松绑。

  “神机老人,你这个恶贼!”嘴巴甫获自由,严老夫人便毫不客气的痛骂,双眸恶狠狠瞪着神机老人,再看向梁飞仙,怀疑他们师徒两人同伙共谋。

  她的怀疑才刚成立,马上就被打破了。因为神机老人趁梁飞仙不备,点了梁飞仙的穴道,同样拿出一条绳索,如法炮制的将梁飞仙给绑了起来。

  “你以为我引你来,会轻易让你将人给放走?”神机老人嗤笑她过于天真。“师父,念在师徒一场,求您放了我婆婆,她年岁已高受不了折腾的。”为了婆婆的安全,她不得不低声下气求着。

  “谁年岁已高?我的身子骨可硬朗得很,我一个人便可应付得了这个老贼,不用你来。”严老夫人瞪了眼口不择言的梁飞仙。

  “啧!啧!不管你们怎么说,我是不可能会放人的,你们大可死了这条心。”神机老人轻松的坐在一旁嘲笑。

  “你到底想做什么?”严老夫人忍不下这口气,也想知道他的目的何在;她莫名其妙在睡梦中被掳,一醒来便见自己遭人五花大绑,教她如何不气!

  “还会有什么,不就是逍遥剑谱。”他想要逍遥剑谱想得快疯了。

  婆媳俩互看一眼,彼此心知肚明严家堡根本没有所谓的逍遥剑谱,可不论她们怎么说,神机老人定会断言她们在扯谎,压根儿不信她们的话。此刻,她们人又落在神机老人手中,生命安危全掌握在他人之手,若是再说出没有逍遥剑谱的话,恐怕会招来麻烦,是以两人啥都没提。

  “哼!默认了吧?我就知道你们 直在扯谎,怕的不就是旁人会抢?”神机老人沾沾自喜。“亏得我精明,才不至于受骗上当。呵!为了今天,我从前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什么意思?”梁飞仙不懂他的意思。

  严老夫人竖起耳朵专心听。

  神机老人得意反问:“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将你嫁入严家堡?”

  “不……不会的。”梁飞仙不信地低呼。

  不可能的,她会嫁入严家堡不会是师父早就布好的棋局……不会的,不会的。“我早就知道逍遥剑谱落入严家堡,所以我特意找上严老夫人,让她明白我门下有你这么个女徒弟,谎骗她你的家世清白,然后我再告诉你这是你父亲的心愿,让你过得幸福。这一切就是这么简单,你嫁入严家堡,而我也离逍遥剑谱更近些。”为了策划这一局,他可谓是耗尽脑汁。

  “您怎么可以如此?我爹是那样信任您,将我托付给您,而您却算尽一切……”梁飞仙难受痛苦的合上眼,泪珠忍不住潸潸滚落。

  “那又如何?你不也阴错阳差找到了个爱你的男人,这样有何不好?相反的,你还该要感谢我!”神机老人恼于她的不懂感激。

  “我一直是那样尊敬您,视您如父!想不到在我用心对您时,您却不是。”她的心好痛,觉得受到伤害。

  他无情的讥嘲道:“那又如何?没人强逼着你视我为父、尊敬我,这全是你心甘情愿,怨得了人吗?”“我一直以为你是个与世无争,不愿与俗世同流的慈祥长者……”错了,全都错了,他的野心比一般人都要强大,她怎会傻得在这十多年里没看清?“你以为我愿意隐居深山,过着像与世无争的日子吗?我这全都是不得已!若非当年我败在向天仇的逍遥剑法上,我根本不会羞愤的隐居山林。在我得知他死后遗留下逍遥剑谱,我发誓,终有一天我会得到它,我要靠着它独步武林,洗刷向天仇曾加诸在我身上的耻辱!”

  即使事情过了十几年,他犹能感受到当年惨败的羞恨,就那样毫无尊严的败在大魔头向天仇手上,教他如何服气?是以这十几年来,他日日夜夜想的无非是如何取得逍遥剑谱。

  “你败给了向天仇的逍遥剑法,竟然还要学它?哼!你这分明是瞧不起自身的武学。”从头听到尾的严老夫人觉得他十分可笑,不自己去创武学高峰,居然还妄想藉助逍遥剑法,真是可悲!

  “你懂什么?”神机老人怒咆,受不了她冷嘲热讽。

  “我一个妇道人家是不懂什么,但我却知当年向天仇自恃逍遥剑法独步天下为恶,最后不也死在各大掌门之手?他拥有绝世武功又如何?他一个人要如何抵抗得了全武林?最终不就是落得惨死下场。”说穿了,神机老人和向天仇没啥不同。

  “不!我不会和向天仇一样,我比他要有智能,要有慧根,若是我练就逍遥剑法,我会比他更厉害!”他如是深信。

  严老夫人闻言,不由得摇头叹气。在她看来,神机老人比向天仇还不如,想比向天仇还厉害是不可能的,最起码,向天仇可不会卑鄙的抓女人作为筹码要胁。梁飞仙不愿见师父向下沉沦,苦口婆心劝道:“师父,回头是岸。”

  “回什么头?我没有错!你少用那失望老人死都不觉得自己有错,只要他的目的能达成,管他会有多少人牺牲。

  “哼!无可救药。”严老夫人不屑的冷哼了声。

  “你好意思说我?你与我又有何差别?不过是我有勇气去抢夺那逍遥剑谱,而你则是命自己的儿子,为你出头争取武林盟主,说穿了,你和我是半斤八两。”神机老人可不会让她白骂。

  这话狠狠刺进严老夫人心坎里,气得她横眉竖目,拔尖声儿怒问:“你说什么?”

  “我说你和我没两样!一样是野心份子!你在讥笑我的同时也是在讥笑着你自己。”神机老人不客气的重述。

  严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她压根不认为她和神机老人一样。“你胡说八道!”“有无胡说,你我心知肚明。”神机老人冷冷的笑了,也不再理会她,仅是好整以暇的坐在一旁,等待严淼双手奉上逍遥剑谱。

  严老夫人被恼着,气得破口大骂,将神机老人骂得体无完肤。

  “娘,您冷静点儿。”一旁的梁飞仙真怕她会愤怒到岔了气,柔着声要她平心静气。

  “哼!我话说进她的心坎里,你要她如何冷静?”神机老人刻意火上加油。“师父,请您别再说了。”一时改不了口,梁飞仙还是尊称他一声师父。“你不会得逞的,你永远都不会!逍遥剑谱你绝对得不到手。”如下恶咒般,严老夫人阴狠叫道。

  “啪!”神机老人一个箭步冲上,准备甩严老夫人一巴掌;梁飞仙见情况不对,挺身为婆婆挡下这一巴掌。

  凡事只要扯上逍遥剑谱就会令神机老人失控,他尤其受不了听人说他得不到剑谱这一类的话。

  梁飞仙吃痛的挡下这一巴掌,板着脸道:“请您不要对我婆婆动粗。”这样会对女人动粗的师父和记忆中的蒙面人交迭,教她寒心。

  “你叫她最好闭上她的嘴,否则到时我控制不了自己杀了她,休怪我无情。”神机老人粗着声放狠话。

  “你以为我会怕你吗?”她可是堂堂严家堡的主母,岂会惧怕这无耻之徒?哼!可笑。

  “娘,夜深了,我想您一定累了,休息一会儿好吗?”梁飞仙无法叫婆婆闭嘴,仅能含蓄请示。

  严老夫人不理会她的话,硬着脾气道:“我不会屈服的。”

  “很好,你不会屈服,可你的宝贝儿子会!有你们两个在我手中,不怕他不乖乖奉上逍遥剑谱。”神机老人才不管她屈不屈服,他早在带走严老夫人时,便在她房内留下线索,教严淼得知人是他带走,要人就得拿逍遥剑谱来换。

  眼见婆婆不服输的和师父斗着,她唯有护在婆婆身前,以防师父一怒之下动手,这样她也好为婆婆挡下。

  这是漫长的一夜,也是心痛的一夜,她失望,她悲伤,她无助,多希望这一切都是在作梦!待她一觉醒来,便会发现全出自于她的想象,师父仍旧和以往一样对她疼爱有加,没有计谋,没有野心,没有蒙面人,一  切如同往昔。

  不知,她的冀求老天爷能不能听见?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x2x

  待严淼拖着疲累的身躯回到房里,发现梁飞仙不见已为时太晚,而且恶耗不只一个,连娘亲都被神机老人给带走。

  该死!昨夜他就是领着属下去抓神机老人,找了一夜没抓到,没想到神机老人却早他一步将娘和飞仙给带走!

  都怪他太大意,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不敢轻举妄动,怕会冤枉了好人,更重要的是,他怕会伤了飞仙的心,他不愿见她伤心落泪的模样,那会教他比死更为难受。

  现下人已经被抓了,在他尚未拿逍遥剑谱去换人前,他相信神机老人不会伤害娘与飞仙。但更重要的难题是,他去哪儿取得逍遥剑谱?

  他感到头疼不已,关于此事,他也不敢隐瞒,纵然严家堡现下由他当家,可发生如此重大的事件,他也得知会大哥一声。

  于是他来到竹林小屋,跟大哥老老实实全盘托出,没有丝毫隐瞒。

  听完严森的述说,严磊冷冷的笑了。

  “既然对方要逍遥剑谱,我就给他逍遥剑谱。”

  “可是我们并没有逍遥剑谱!”严渺一时间不清楚大哥要怎么做。

  “谁说的?”严磊笑着随意拿出一  本本子,以笔在上头提了“逍遥剑谱”四字,等待墨迹干涸。

  “给他假的?”是了,他怎么会没想到这个法子?他真是情急攻心,什么都乱了。

  “世间之人只听闻过逍遥剑谱,但逍遥剑谱长什么模样,却仅有少数人知道,我给他一本假的,不过是顺应对方的心出息。”这全是神机老人逼迫出来的,怪不得人。

  “嗯。”有了假的逍遥剑谱得以蒙混过神机老人,好让己方对于救人更有把握,当下令严淼安心不少。

  “走吧。”严磊收起墨迹已干的逍遥剑谱入怀。

  “好。”有了大哥的陪同,他们更是稳操胜算。

  兄弟俩照着神机老人留在娘亲房中的书信吩咐,没有多带人,仅有兄弟两人出发,可他们两人对付神机老人已经绰绰有余。

  双方人马来到约定的小破庙,神机老人带着胜利的笑容睨看他们兄弟俩。哈!.他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十几年,他的心不停狂颤,想象着取得逍遥剑谱的情景,那将是多美好的画面啊—!

  “你们可来了。”

  “你要的东西我们已经带来了,你可以将人给放了。”严淼率先发言,见被五花大绑的母亲和妻子似没受到太多折磨,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先把东西给我,否则休想我会放人。”没看到东西之前,他绝不放人。被绑住的梁飞仙见丈夫出面救她,双眸盈满感动,但在听闻到他带着逍遥剑谱前来,当下满脑疑惑。

  不是说逍遥剑谱不在严家堡吗?他又是从哪儿拿到逍遥剑谱的?!

  “逍遥剑谱在这。”严磊自怀中缓缓取出神机老人梦寐以求的剑谱来,高扬在手,让神机老人得以清清楚楚瞧见“逍遥剑谱”那四个大字。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们先前一直都在说谎!逍遥剑谱分明在你手中,严磊!”神机老人得意大笑,半眯着眼确定那上头是逍遥剑谱四个大字无误。“所以说你果然神机妙算。”严磊应和他的话。

  神机老人想了想,又觉得不妥。“等等,你会这么容易拿出剑谱来给我,其中不会有诈吧?”逍遥剑谱乃绝世武功,严磊岂会轻易将剑谱交给他?

  严磊挑了挑眉问:“我娘和弟妹在你手中,你说,我敢使诈吗?”

  神机老人想了想,觉得他没说错,他手中握有重要人质,谅他们严家两兄弟胆子再大,也不敢要花样。

  一旁的严淼则伺机而动,趁着神机老人将注意力全放在大哥与剑谱上头,静心等待。

  “你先把剑谱丢过来,我再放人。”他丑话说在前头。“我再劝你一句,最好别跟我耍花招,不然我要你娘和梁飞仙的命!”

  “我明白。”严磊低敛着眼,将手中的逍遥剑谱丢出。

  剑谱高飞于半空中,神机老人的眼眸因剑谱而散发出喜悦的光芒。此刻,他的心底、眼底再也容不下其它事物,他纵身一跃抢下剑谱,直到双手抚触到剑谱的那一刹那,他仍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

  他真的得到剑谱了!他要扬名天下指日可待。

  就在他取剑谱时,严淼和严磊两兄弟分开行动,一个救母亲,一个救妻子,迅速为她们松了绑。

  “你没事吧?”严淼关心的问着怀中的梁飞仙。

  她看来有些憔悴,昨夜肯定不好过,尤其是在看清了她师父的真面目后,瞧她双眸还红肿着,昨夜肯定哭了一夜。

  “嗯。”她哑着声颔首。师父那喜悦的模样教她看了刺目不已,一本剑谱让师父丧心病狂,值得吗?

  她的唇动了动,想再劝劝师父,但昨夜劝了他老人家一夜,没有一句是他听得进的,现下他取得逍遥剑谱,要他再听劝恐怕比登天还难,但她仍不死心的想再试上一试。

  “师父……”

  “飞仙。”严签了解她的心情,本是要阻止,转念一想却又随即住嘴;如果这是她想做的,他会尽全力支持。

  “哈!哈!哈!逍遥剑谱终于属于我的了!哈!哈!哈!待我练就此剑法,天下定会唯我独尊。”神机老人像捧宝贝似的捧着逍遥剑谱,爱不释手。

  “疯了!”严老夫人冷冷批评。

  “师父,你还是放弃学得其中剑法好吗?”这样充满野心的师父不是她所想要的,她仍不住向上苍乞求,他能变回原来的模样。

  “哼!没有人能阻止我。”神机老人冷冷一瞪,迫不及待翻开第一页。

  看着里头的内容,他脸色发绿,双手迅速连翻好几页,愈翻他的火气愈大,最后将整本书册用力甩丢在地上。

  “那是什么?严磊,你这是在耍我是吗?”他气得脸色发白。

  该死!他怎么会这样轻易受骗上当?可恶!早知道就让严老夫人和梁飞仙服下毒药,让他们付出代价。

  “那是佛经。”严磊态度一派轻松的解释道。

  “什么?你给我佛经?我要的是逍遥剑谱,你拿出逍遥剑谱来!”神机老人气得直跳脚。

  见师父这样怒不可遏,她只觉悲哀,难受的将头埋进丈夫怀中。

  “我早跟你说过没有逍遥剑谱,是你不信。”严磊同情他的不肯听信实话。“不可能!就我所知,逍遥剑谱的的确确在你手中,是你不肯交出来罢了。”神机老人非常确定自个儿的消息没有错误。

  “你说的没错,逍遥剑谱的确曾经为我所拥有,但早就被我用一把火给烧了。”严磊说得再轻松不过,好似他烧的是寻常的书本,而非天下人冀求的绝世武功。神机老人脸色发白,不敢相信双耳所听见的话。“不可能?你说谎,没有人会舍得烧掉它,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严磊为了让他死心,才会编派出这样的谎言来,他不会再次上当的。

  “我是烧了它。”

  “那你一定是学会所有的剑法才烧了它的,把它默写出来给我!给我!”说到最后,神机老人话是用喊的。

  “没有,我什么都没学。”

  神机老人死也不相信他的话,狂吼道:“你说谎!你说谎!!”他快被严磊的话给逼疯了。

  逍遥剑谱!他的逍遥剑谱!为何他精心策划了这么久,仍会是场空?这不是他要的结果,他不要!他不要!。

  “淼,这里交给你处理,我带娘回堡内休息。”严磊淡淡交代,懒得同神机老人再扯下去,迳自扶着母亲离开。

  严老夫人由着长子扶着离开,眼眸中闪烁着淡淡的欣喜与悲伤。

  “不准走!没把逍遥剑谱交出来,我不许你走。”神机老人动手想拦人,却被严淼拦阻下来。

  “你别一错再错。”严藏不忍妻子再伤心,好声相劝。

  “你懂什么?我没有错,我要学得更高的武学,何错之有?”他只是醉心于武学,哪来的错?他抓狂的出拳。

  “你错了,且犯了大错!你为了取得逍遥剑谱,伤害了旁人而不出口觉,且自己也为了一本早就不存在的剑谱,毁了一世受人敬重的好名声,值得吗?”严淼难得发火,双掌格开神机老人的拳头。

  两人打得虎虎生风,谁也不让谁。

  “值得,只要我能取得逍遥剑谱,一切都值得。”神机老人失去理智地大吼。“够了,师父,别再执迷不悟。”在旁边的梁飞仙忍不住流着泪叫道,企图感化师父。

  “给我逍遥剑谱!!”神机老人仰天长啸。

  梁飞仙失望的低垂着头,整个人恍如斗败的公鸡。

  严淼明白,就算跟神机老人说得再多,对方都听不进去,因此也就不再多言,只求以后能断绝神机老人的骚扰,使妻子不再受到伤害。

  神机老人抱持的想法则不同,他一心一意认为只要打败严淼,便能取得逍遥剑谱!既然他的身分已被拆穿,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是以,他以豁出性命的姿态和严渺打斗。

  梁飞仙看的是胆战心惊。一个是她最深爱的丈夫,一个则是照顾她、养育她的师父,她不希望师父嬴,却也不愿见师父受伤。

  不论先前师父怎么待她,她对师父仍是有情有义,依然视他为师,两人都是她的至亲,她不希望有人伤亡,但她完全不知该怎么办,仅能心焦的看着他们打斗。神机老人招招欲置严苏于死地,但严淼却没有要对方性命的意思,处处让步,每每都差点伤于神机老人的掌下。神机老人见久久奈他莫可奈何,眼角瞥见一旁观战的梁飞仙,心念一动,大掌直接擒抓住梁飞仙,用力一击,企图想取她的命,完全不念旧情。

  严淼见他转移目标,急着上前护卫;可他的动作终究是慢了一步,只来得及为她挡下五成功力,夫妻俩双双中掌,倒卧在地。

  “啊!”梁飞仙的内力不如严淼深厚,她痛叫一声,口吐鲜血,浑身无力地趴在地上。

  “飞仙,飞仙,你怎样?”严渺焦急的将她扶起,不料这一扶,竟痛得她五脏六腑几乎要翻腾而出,令她揪紧双眉。

  “痛。”她眼角挂着泪珠,身体上的痛楚远不及心底的痛。

  她没想到师父今日会再次对她下重手,这一击彻底打碎她的心,她终于明白,有些人是永远都劝不听的。

  “哼!有了你们两个,不怕严磊不肯交出逍遥剑谱。”说来说去,他依然无法忘情于逍遥剑谱。

  这回他打算拿他们夫妻俩做人质,而且这回他学聪明了,记得要把他们夫妻俩打废打残,好教严磊明白他的决心,不敢再拿出假的逍遥剑谱欺骗他。

  就在他要动手之际,严淼双掌倾出全力迎向他;这回他不再手下留情,不再让他有机会伤着飞仙。

  浑厚的内力袭来,神机老人竟无招架之力,整个人往后飞跌而出。

  在身体重重落在地上时,他瞪大双眼,犹不敢相信自己会输给严渺,况且严渺还受了重伤,怎么还会有气力反击?

  他输了吗?他真的输了吗?他整个人昏沉沈的,完全不明《口事情是如何发生的。严淼抱起卧在地上的梁飞仙,走近神机老人,让她再见师父最后一面。

  神机老人不敢置信的低喃。“我怎么会输……”

  “你输在于你全然失去人性,没有爱。”是对妻子的爱让他全力反击,方能抱伤打倒神机老人,不再使他为恶。

  “怎么会?”爱?什么是爱?什么是人性?他有爱啊!他也有人性啊!他爱他自己胜过所有人,这也错了吗?

  “师父,这是我最后一次唤您。”她好失望,真的好失望。

  “你走吧!我不会杀你,但为了避免你再出现伤害飞仙,我不得不废了你的武功。”严淼出手废了神机老人的武功,让他无法再度为恶。

  “不!不!”神机老人痛叫,趴在地上痛苦呻吟。

  他不能失去武功!失去了武功,他就什么也不是了……

  “保重。”梁飞仙难受得落泪,轻喃。

  严淼抱着她离开,不让她待在此承受痛苦。

  “我要逍遥剑谱啊……为什么不给我……为什么?”失去了武功,神机老人念念不忘的犹是不再存在的逍遥剑谱。慢慢远走的两人,听见了神机老人的呼喊,两人相视,除了失望还是失望。梁飞仙双臂紧紧攀住严淼的肩头。“幸好我有你!”此刻有他在身边,有他无声的安慰,让她好过多了,她不敢去想,若要她单独面对,她是否撑得下去。“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相信我。”轻轻的在她的额际印下一吻,柔情满溢。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