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淡霞 > 刺客小新娘DreamComeTrue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刺客小新娘DreamComeTrue目录  下一页

刺客小新娘DreamComeTrue 第八章 作者:淡霞

  朱小霞决定先把自己的烦恼拋一边,她要为薛兰儿和祁雷争取他们的幸福。所以,  她决定找薛洛谈判,岂知找遍了王府都没见到薛洛的踪影。终于,她在书房见到了薛洛  贴身的小厮小三仔。  

  「朱姑娘!」小三仔似乎颇意外她会出现在书房。  

  环视书房内厚重的四书五经,令朱小霞对薛洛的印象又改变了许多。  

  原来他真如外人所传言,不但有一身好武功,而且才识渊博;想到自己才疏学浅,  就够自己汗颜了。  

  「小三仔,王爷人呢?」  

  「王爷他……他……」小三仔支支吾吾地,神情有些不自在,引起朱小霞的好奇。  

  「他去哪里了?」  

  「王爷出去了!」小三仔笑得好不自然。  

  「去什么地方?」小三仔愈是闪烁其词,她就愈想打破沙锅问到底。  

  「去──去--王爷交代不可以让朱姑娘知道。」小三仔话一出,才察觉说溜了嘴  ,连忙掌了自己好几个巴掌,「该死,谁教你多嘴的,王爷回来我一定死定了。」  

  「小三仔,快告诉我究竟他上哪儿去了?」  

  「我不能说,王爷知道了一定会怪罪我的。」  

  「我保证他不会怪罪你。」  

  「真的?」小三仔天真的眨着眼睛,「王爷去找白姑娘了……呃,不对,是白姑娘  要王爷去的……也不对,是因为白姑娘病倒了,所以王爷才去看她的。」  

  怒火不断地攀升又攀升,尖锐又刺痛的感觉箍紧了朱小霞,一种被背叛的感觉扯住  她,教她气愤难平。  

  口口声声说要娶她,暗地里又与白雪不断地藕断丝连,他莫非想脚踏两条船?  

  她前辈子是瞎了狗眼不成,才会爱上这个花心大萝卜,还为了他被贬至凡间受尽折  磨,而他却到处风流快活。  

  她绝对不会让他称心如意的。  

  「小三仔!」  

  「朱姑娘……」小三仔暗叫不妙!  

  「你知不知道杏花阁在哪里?」她决定直捣黄龙。  

  「我……不知道!」一听就知道是谎话。  

  不过,朱小霞可以体谅他当下人的苦衷,决定不教他为难。  

  她知道薛兰儿一定会帮她的,因为她们是同一国的。  

  ☆☆☆  

  「什么?你要去杏花阁?」  

  薛兰儿和如意的反应几乎是同样的震惊。  

  「小霞姊姊,千万使不得。」如意第一个反对。  

  「为什么使不得?难不成杏花阁是龙潭虎穴,就算是,我也要去闯一闯。」光想到  薛洛怀中的暖玉温香,朱小霞的心就像打翻了大一桶醋般酸不溜丢的。  

  「杏花阁当然不是龙潭虎穴,但却不是我们女人该去的地方。」薛兰儿解释道,「  小霞姊姊,也许王兄已经打道回府了,你就耐心的等等吧!」  

  等?她才没那个耐性呢!  

  「兰郡主,你若不陪我一块去,我不勉强,路是靠嘴巴问出来的,我就不相信我找  不到杏花阁。」  

  「小霞姊姊,你千万别意气用事。」如意在一旁急得冷汗直冒。  

  「我长这么大还没真正见识过什么是妓女院,我倒要看看这妓女院中究竟有多大的  魅力,可以迷得男人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她吩咐着如意说:「你去帮我找一  套男装来。」  

  「小霞姊姊,你想……做什么?」  

  「既然女人不适合去,那么,我总可以女扮男装吧!」  

  「嘎?!」如意的嘴张得可以塞下两只鸡腿了。  

  一听到女扮男装,薛兰儿眼中也闪着跃跃一试的光芒。  

  「我陪你一块儿去,我也要开开眼界。」  

  天啊!地啊!如意不只觉得头皮发麻,还一脸大难临头的表情。  

  ☆☆☆  

  朱小霞一脸杀气腾腾,而薛兰儿却一脸兴致盎然样。  

  前者像是要去抓奸的太太,后者就像童心未泯的小孩,而跟在她们身后的如意却惨  绿着一张脸,活像要去上断头台似地。  

  三个人,三种表情,由于女扮男装的原故,令她们看起来像文质彬彬,仪貌出众的  白面书生。  

  一路走来,不少女人猛向她们拋媚眼。  

  来到杏花阁前,那些浓妆艳抹的姑娘们活像一群饥渴的狼群,差点将朱小霞和薛兰  儿生吞活剥。  

  「两位公子,不知可有中意的姑娘?」  

  老鹌一见到她们身上的穿著打扮,便迫不及待的黏了上来,想从她们身上狠狠捞一  笔银子。  

  「我们要找白雪。」朱小霞开门见山的说。  

  「对,找白雪。」薛兰儿向如意使了一个眼色,如意乖乖地拿出一锭金元宝摆在桌  上,看得老鸨的眼珠子差点滚了下来。  

  好阔的手气,老鸨暗暗高兴大鱼上勾了。  

  「很不巧的是,白雪今天身体不适,两位公子,选其它的姑娘好吗?」  

  「我们就只要白雪。」朱小霞的口气显示出毫无商量的余地。  

  「对。」薛兰儿又使了一个眼色,于是,如意又拿了一锭金元宝放在桌上,看得老  鸨只差没捶胸顿足。  

  财神爷上门岂有往外推的道理?但是,昭南王爷薛洛也惹不起,这可真令她两头为  难。  

  两相衡量下,她当然只好对两位财神爷说抱歉了。  

  「白雪今天不见客,两位公子明儿个再来吧!」  

  朱小霞再也捺不住性子了,挥开面前的老鸨直往二楼走,老鸨对她的反应难以理解  。  

  「公子,白雪正在休息,请勿打扰,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放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薛兰儿眼见情形不妙,差点就说溜了自己的身份。  

  「我也许有眼无珠不识两位公子的身份,但是,杏花阁绝不容许别人来撒野。」老  鸨吆喝一声,霎时,从她背后冲出五名彪形大汉。  

  「如果我们要硬闯呢?」朱小霞的怒气早已冲垮了理智。  

  「那我就不客气了!」老鸨也撕破了脸,只见她手指一勾,五名彪形大汉已将她们  三人团团围住。  

  因为朱小佩学过跆拳道,所以,朱小霞也练过一些基本动作,但是,以她一个女子  ,再加上手无缚鸡之力的薛兰儿和如意,她还是寡难以敌众。  

  当五名彪形大汉向她们节节逼近时,只听见头顶上传来一声怒喝。  

  「住手,全部退下!」  

  朱小霞不用抬头也知道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薛洛。  

  ☆☆☆  

  薛洛的双眼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双拳更是握得死紧,要不是这样,他怕自己会控制  不住而掐死眼前这三个女人。  

  一旁的祁雷更胆战心惊的屏息以待,看着薛兰儿吓得发白的小脸,几乎拧痛了他的  心。  

  「是谁让你们三个人去杏花阁的?」  

  「是我带她们两个人去的,你别怪她们,一切都与她们无关。」朱小霞把责任往自  己身上揽。  

  「不,是我自己要跟的,我也有错。」薛兰儿一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表情。  

  如意双膝一跪,惊慌的泪水早已布满脸颊。「王爷,是我的错,你若要惩罚,就罚  我如意一人好了。」  

  「如意,你没错,我没错,兰郡主也没错,是谁规定女人不可以去妓院的?呵!难  不成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男女是平等的,只要男人可以去的地方,女人一样  可以去。」朱小霞一把将跪在地上的如意拉了起来,「这种人我不屑跟他说话,走,我  们回房去。」  

  「你哪儿也不准去!」薛洛的声音是由齿缝中逼出来的。  

  薛兰儿和如意也觉得朱小霞的言行有些过份,两人不断朝她发出制止的眼神,但朱  小霞却放意忽略她们的暗示。  

  「薛洛,也许你是昭南王爷,也许这王府内及外面的人都要听命于你,但是,我不  会听命于你,因为你没那个权利。」  

  她根本是存心挑起薛洛的怒火嘛!  

  而薛洛也不负她所望的生起气来,只见他握成拳的右手高高举起,满屋子的人全屏  住呼吸,大家还以为他要打朱小霞,却没想到他的拳头却狠狠地朝椅把一捶,「砰」一  声巨响,椅把断为两半。  

  薛洛的双眼如鹰般锐利扫向张口结舌的众人,然后一步步逼近一脸无惧的朱小霞。  

  「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权利』。」  

  当朱小霞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堪虑而想逃开时,薛洛已一把将她如米袋般扛在自己肩  上,住她如何捶打、尖叫,都徒劳无功。  

  「王兄……」薛兰儿想跟过去,却因薛洛严厉的眼光而吓得乖乖停住脚步。  

  ☆☆☆  

  朱小霞这一刻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害怕。  

  薛洛的怒气包围着她,在狂乱的惊恐中,她反抗他。  

  她奋不顾身的用脚踹他,他则干脆紧紧抓住她的脚,令她完全动弹不得。  

  用手捶打,无异于在替他捶肩似地起不了任何作用,她只好狠狠地朝他背部咬了一  口。  

  可恨的是,隔着他身上的衣物,她根本咬不痛他。  

  他把她扛进一间房间,将她拋在精致的床上,而他的双手则分别钉在她的两侧,令  她动弹不得。  

  朱小霞在他身下挣扎,推着他不为所动的胸膛。  

  「欺负一个女人,你不是英雄好汉。」她叫道,试图打他耳光。  

  他阴沉地抓住她的手腕,唇角残酷的微扬,「在你心中,我向来就不是英雄好汉,  不是吗?」  

  朱小霞努力地想找出骂人的字眼,无奈脑中却一片空白,当他的双眸和她锁在一起  时,令她的心跳有如小鹿乱撞。  

  「为什么你一定要反抗我?」他沙哑地说。  

  「没有什么理由,我只想做自己的主人,我不要听命于任何人,尤其是你!」她死  瞪着他。  

  「屈服,只要你向我屈服,求我原谅你,我可以饶你一命──」  

  朱小霞无法挖出他的眼珠子,于是,她鄙视地啐他一口。  

  「我什么都怕,就是不怕死!」  

  薛洛的脸再逼近了她一些,他的眼神像剑,如同要将她碎尸万段。  

  朱小霞屏住气息,恐惧像洪水一般淹没了她。  

  「求饶!」  

  「对你求饶?那我宁可求死!」她嗤声道。  

  突然,他将她的手高举过头,他眼中没有一丝温柔,只有蓄势待发的暴力。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既然落在你手上,就任你宰割吧!」话一出口,她便后悔的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这可是你自愿的!」他的唇几乎是粗暴地压向她,她试图转开头,但他的手指埋  入她发中,使她静止。  

  当他将舌滑入她口中时,她的脑中轰然作响。  

  她竟失去反抗他的力量,只觉得体内升起一种莫名的火焰燃烧着她四肢百骸,体内  泛滥似地感觉在她腹内翻搅,似乎要将她卷入另一个世界。  

  她不明白他在她身上下了什么咒语,只觉得全身炽热,所有的情感在此刻爆发开来  ,一场激情的风暴攫住了她,她只任由自己沉迷在这股甜蜜却带点痛苦的漩涡中。  

  令人目眩神迷的魔法降临在她身上,这是她从未体验过的震撼,带给她这股震撼的  是却是薛洛。  

  ☆☆☆  

  薛兰儿着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刻也无法使自己定下心来。  

  她只能和祁雷在远处眺望着薛洛房间内的任何变化,但距离太远了,她根本一无所  知。  

  「郡主,你放心吧!王爷应该不会严责朱姑娘的。」祁雷说这话时,自己却一点也  没把握。  

  刚才薛洛的怒气是有目共睹的。  

  其实,薛兰儿除了为朱小霞担心之外,她更佩服的是朱小霞的勇气。  

  马车中,朱小霞说的话顿时浮现在她脑海中。  

  她深吸了一口气,定定地注视着祁雷,「你喜不喜欢我?」  

  祁雷因过于震惊而愣住了。  

  他一度以为自己的耳朵有了毛病,听错话了。  

  「你究竟有没有喜欢过我?」现在薛兰儿相当肯定一件事,那就是勇气是会传染的  !  

  「告诉我,不要欺骗我。」薛兰儿含泪凝视着他。  

  祁雷脑子一片空白。  

  「郡主……」  

  「我们是从小一块儿最大的,我相信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对不对?」她哽咽道:  「只要你是喜欢我的,你就带我走,我们走得远远的,找一个没人找得到我们的地方住  下来,我愿意和你白首偕老。」  

  「郡主,你千万别再胡言乱语了。」他连呼吸也变得紊乱了。  

  「我可是发自内心的,我没有胡言乱语,」她捉住他的手往自己的胸口一放,「你  听,我的心跳声可以作证。」  

  祁雷像遭了电极,迅速地甩开了她的手,恭敬地退后了两、三步,似乎防着她会再  有不当行为发生。  

  「郡主,你别这样,若让别人瞧见了,我担当不起。」  

  「你可以的,只要我们两人两情相悦,我们就要为我们的幸福奋斗。」以前,这么  肉麻兮兮的话,打死她她也不敢说出口,但现在──朱小霞曾说的话彷佛给了她一剂强  心针,使她再也无所畏惧了。  

  「郡主……」祁雷不知所措的看着她。  

  心碎肠断的热泪涌出薛兰儿的眼眶,她情不自禁的脱口嘶叫:「你到底在怕什么?  

  我都可以不顾自己的身份地位,拋开一切道德礼教对你坦白一切,难道你没有勇气  接受吗?」  

  他当然有勇气接受,只是,名誉对一个女人太重要了,如果他接受了她,那么她一  辈子都会被烙上不贞的印子,他爱她,所以不愿见她受到任何伤害。  

  「只要你告诉我你不喜欢我,我就不会再纠缠着你!」  

  为了她一辈子的幸福,他只有狠下心来对她说:「我已经有意中人了。」  

  如青天霹雳,如千割万剐,薛兰儿只能木然的望着他,泪水完全不听使唤的滴落,  双唇更是颤抖得无法自己。  

  「你有了意中人?」她觉得全身力量像被抽光,而心也被掏空。  

  「是的,」祁雷牙一咬,僵硬的点头道,「也许过些时候我会请王爷为我上门求亲  。」  

  薛兰儿纤弱的身子摇晃了一下,随时有崩溃的可能!  

  「她……是谁?」  

  「她是杏花阁的姑娘。」  

  原来她竟比不上一个妓女?  

  兰儿笑了,笑得凄恻而心酸。  

  「我错看你了!你太教我伤心了!」她心痛的掩着脸急奔而去。  

  祁雷的嘴唇微微蠕动,薛兰儿心碎神伤的模样落在他的眼中,心头的悸痛岂是外人  可以明白的。  

  他的心──也碎成千片万片啊!  

  ☆☆☆  

  当理智逐渐清醒时,一股强烈的羞愧感朝朱小霞袭来。  

  天!她到底怎么了?居然让这种事发生?  

  赤裸的身体,床上那片红色耀目的血渍,令她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  

  幸亏薛洛已经离去,要不然,她真不知道自己要如何面对他。  

  「叩!叩!」  

  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如意慌张地叫道:「小霞姊姊,小霞姊姊。」  

  她这个样子要如何见人?  

  慌乱地拾起散落的衣物,但愈心急,手脚就愈不灵活。  

  「小霞姊姊,你醒了没有?大事不好了!」  

  「如意,出了什么事?」她再也顾不了自己衣衫不整,赶忙拉开门,只见如意一脸  的焦急和慌乱。  

  「是兰郡主她--」  

  「她怎么了?」  

  「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如意一边为她穿戴衣服,一边说:「兰郡主起初在房间  内哭得好伤心,后来不哭了,她便把自己锁在房间内,任谁叫也不肯回答,大家深怕她  会出事。」  

  「这是多久以前的事?」  

  「两个多时辰前吧!」  

  「那你为什么不早一点来叫我?」她难以理解。  

  「因为王爷交代不准任何人吵你……」如意瞄到凌乱的床褥和那一片血渍,露出一  个心知肚明的神情。  

  这个时候,朱小霞也顾不得要害羞了,她一心只挂念着薛兰儿的情形。  

  「薛洛知道兰郡主的异样了吗?」  

  「御史大人来访,王爷正忙着招待他,所以──」  

  「行了,行了!先去看看兰郡主要紧。」她率光便跑了出去。  

  一到薛兰儿闺房外,只见平时服侍她的侍女们个个正不安地守候着,一见到朱小霞  ,每个人都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兰郡主请开门,我是小霞。」朱小霞轻敲着门,房内却一点响应也没有。  

  朱小霞深怕她会出意外,连忙转身吩咐如意道:「我们大伙儿合力将门撞开。」  

  侍女们七手八脚的合力帮着朱小霞把门给撞开,当她们见到薛兰儿如石雕像般坐在  床沿时,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才放了下来。  

  「你们全退下,如意留下就行了。」朱小霞走近薛兰儿,却被她狼狈的模样给吓坏  了。  

  又红又肿的眼睛似核桃,脸上仍犹见交错未干的泪痕,眼神是既空洞又无神。  

  「兰郡主!」朱小霞轻轻的叫着她,她非但没有响应,就连眼睛也没眨一下。  

  她的模样令人害怕,彷佛灵魂出了窍,只空留身躯。  

  「兰郡主,你说话呀!有什么事说出来,别放在心中,否则会生病的。」朱小霞用  力地摇晃着她,但仍没有任何响应。  

  一旁的如意也着急地直抹汗水。  

  「小霞姊姊,要不要去请大夫过来瞧瞧?或者我去请白姑娘来为郡主作法收惊──  」  

  「谁来都没有用,她恐怕是受了太大的刺激。」她已猜出薛兰儿的异状一定和祁雷  有关,在叫也叫没反应,摇晃她也徒劳而功之下,朱小霞只好使出撒手键。  

  她扬起手,霹哩啪啦毫不怜香惜玉的就甩了薛兰儿好几巴掌,一旁的如意被她的举  动给吓得张口结舌。  

  只听见「哇」的一声,薛兰儿终于有了反应,痛哭出声。  

  「他不要我……他竟要一个妓女也不肯要我……他好狠的心……」  

  从薛兰儿断断续续的话中,证实了朱小霞的猜测。  

  「他」指的应该就是祁雷。  

  薛兰儿像得了失心疯似地抱住朱小霞的手臂,泪流满腮的问:「你告诉我,我是不  是不好,我是不是意人嫌?不然,为什么他会不喜欢我,为什么?」  

  薛兰儿突然羡慕起朱小霞,她与薛洛的姻缘在冥冥之中已注定好了,而自己的爱情  却是如此的坎坷与悲戚。  

  这苦楚又有谁能知晓呢?  

  她的泪眼透着哀怨,全映进朱小霞的心坎。  

  「你对祈雷表白了,而他拒绝你了,是不是?」朱小霞关心的注视她。  

  「他告诉我说他已经有意中人了,而且还是杏花阁的姑娘。」薛兰儿的心底像打翻  了调味瓶似地,酸甜苦辣全混在一起。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她明白这只是祁雷用来欺骗薛兰儿的借口。  

  以他那种刚毅木讷的个性,怎么可能会去喜欢杏花阁的姑娘,又不是薛洛那个该死  的风流种!  

  「你放心好了,这件事交由我处理,你先别伤心,别激动,冷静下来。」她朝如意  使了一个眼色,「如意,你留下来陪兰郡主,我去去就来。」  

  「小霞姊姊,你要上哪里去?」如意骇然地看着她。  

  「去找祁雷算帐!」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