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淡霞 > 刺客小新娘DreamComeTrue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刺客小新娘DreamComeTrue目录  下一页

刺客小新娘DreamComeTrue 第六章 作者:淡霞

  朱小霞盲目地前行,明知道自己的行为太愚蠢、不够理智,但是她就是拉不下脸承  认自己害怕。  

  恐惧因自己愈走愈远而加深,芒草划伤了她的手臂、脸颊,她想要咒骂出声,却一  个不小心被地上凸出的石块绊倒。  

  她惊喊出声,而回响也大得惊人。  

  忽然,她又感觉到有东西正在接近她。  

  完了!一定又是凶暴的动物。  

  真是天堂有路偏不走,地狱无门硬闯进来。这次就算有什么危险,也是她自找的了  !  

  她变得静寂不动,倾听四周,没有任何叫声,只有微风吹动芒草的声音。  

  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站了起来,准备再往前走时,她陡地被凌空抱了起来。  

  她因恐惧过度,根本没看清楚是什动物攫住了她,只有双手双脚同时并用,拚了命  的挣扎。  

  「放开我,放开我。」  

  「安静一点,是我!你再不安分一点,就会摔下马去。」  

  是薛洛!他没有丢下她不管!  

  老天!这次她再也不敢逞强了,「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好了,没事了,是我,我不该吓你的,对不起!」薛洛原本满腔的怒火被她的泪  水给浇熄了。  

  「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啊!」她还得理不饶人。  

  「我知道,我知道。」他轻若微风地展开自己身上的披风密密裹住她,软言道:「  风很大,我们回去了,好吗?」  

  现在就算他不让她回去,她都要死皮赖脸的赖回去了。  

  这一夜她已受够了惊吓,再也承受不住另一次的惊吓了。  

  ☆☆☆  

  王府的大门外站着一排又一排的士兵,许多的马匹也严阵以待。  

  当薛洛的座骑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脸上原本紧绷的线条才略显放松。  

  这下真的丢脸丢到了太平洋去了。  

  朱小霞把脸紧紧地藏在薛洛的胸前,一方面是因为怕丢脸,一方面是舍不得离开,  她竟眷恋着从他身上传来的男性气息和他身上的体温。  

  「王爷,把朱姑娘交给我吧!」  

  一听到祁雷如此说,朱小霞摆在薛洛颈项的双手不由自主地加重了力道。  

  薛洛似乎也感觉到她的反应,「我来就行了,也忙了一个晚上,吩咐大家好好休息  吧!」  

  「是,王爷。」  

  就在众人的错愕下,薛洛抱着朱小霞走回房间。  

  祁雷并不是个愚钝之人,薛洛对朱小霞特殊的举动,他早看在眼里。  

  他应该为薛洛找到意中人而高兴,但是他却放心不下,只因朱小霞的身份不明。  

  看来,他要更费些心思去查明朱小霞的真正身份才是。  

  ☆☆☆  

  「把这碗参茶喝下去暖暖身子,免得受风寒。」  

  望着薛洛手上那碗褐色的液体,朱小霞皱起眉头。  

  从小到大,她的身体就很健康,甚至连小感冒也很少,她才不相信吹了一点风就会  受风寒。  

  「哈啾!哈啾!」她连打了几个喷嚏。  

  看吧!铁齿的结果。  

  「你是要自己喝,还是要我喂你?」他的口气恐怕是说他要用灌的吧!  

  「我自己来!」她抢过参茶,捏着鼻子咕噜喝个精光,喝完还不忘批评道:「真难  喝,好苦喔!下次记得要帮我放点糖,否则我不喝。」  

  其实,她也只是随口说说,岂知薛洛竟转头吩咐如意,「明天的参茶,记得帮朱姑  娘放点糖。」  

  「是的,我会牢记。」如意鬼灵精地直朝朱小霞眨眼,似乎在告诉她--王爷好疼  你。  

  朱小霞的脸酡红得像只煮熟的虾子,有点老羞成怒地板着脸孔下逐客令。  

  「我已经被你逮回来了,你可以回自己房间,我累了,我想休息。」  

  薛洛定定的看着她,并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脸上的表情高深莫测。  

  朱小霞悄悄的看着他,了解自己的态度有些过份,好歹他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是  不是?  

  「好啦!你别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了,你救了我一命,我很感激,谢谢你。」  

  「我想听的不是这句话。」  

  「那你想听哪句话?」她傻呼呼的问。  

  「我要你发誓永远不再逃离王府、逃离我。」  

  「这……」她咬咬唇,要是真的发誓,那她不就得乖乖地受他摆布?  

  但若不听从他的话──天哪!他那张脸简直可以媲美那只可怕的豹,说不定他会掐  死她。  

  识时务为俊杰,再说,有了今晚的经验,她明了一件事,其实,昭南王府比起外头  安全太多了。  

  「你要我发誓可以,但我有一个要求。」她可是从不肯吃亏的。  

  「什么要求?」他实在很佩服她的勇气,今天若换成了别人,恐怕她早遭到了处罚  了,哪容得她在此与他讨价还价。  

  「我要有绝对的行动自由,我不要受任何牵制或监视。」  

  「可以!」  

  「好,那我发誓。」她做了一个童子军的手势说:「我,朱小霞在此对上天发誓,  绝不逃离王府和薛洛,如果我食言,我就--」  

  「够了!」他的手指点住她的唇,轻柔地为她盖好被子,「你累了,好好休息吧!  」  

  薛洛充满磁性的声音里满含着柔情的关怀,朱小霞的心神更被他那双燃烧的眼眸给  震慑住了。  

  就连如意是何时离去的她都没发现,眼底始终只有薛洛一人。  

  「你……可以等我睡着了才离开吗?」她浑然不觉自己的手早已抢先一步紧紧地拉  着他的手不放。  

  他没有拒绝,只是用手轻轻将她沉重的眼皮抚下,她终于不敌浓浓的倦意而坠入睡  梦中。  

  ☆☆☆  

  这是什么地方?一片的空旷,且从四面八方不断地飘来浓雾。  

  朱小霞茫然地在雾中行走,突然,她见到一幢很眼熟的房屋,那是她的家。  

  她加快脚步,迫不及待的推门而入,却听见屋内传来啜泣声。  

  她走近一看,原来是她的母亲正掩着脸流着眼泪,口中不断地喊着她的名字。而她  的妹妹也陪在一旁不断地安慰着她母亲,只有她的父亲满面忧愁地伫立在落地窗前抽着  烟。  

  她蹲在母亲面前,安慰着母亲说:「妈,我在这儿呀!您别哭了。」  

  她母亲似乎没有听见她的声音,甚至对她视若无睹。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母亲看不见她的人,听不到她说话?  

  她不放弃地转向朱小佩说:「小佩,我是姊姊,你快回答我。」  

  朱小佩仍没反应,只是不断地安慰着母亲。  

  朱小霞的心凉了半截。  

  她跑到父亲面前,慌乱地叫着父亲:「爸,是我,我是小霞,你看得见我吗?」  

  她的期望也破灭了,朱正华仍没有反应。  

  朱小霞踉跄了一步,对着他们大声嘶吼着:「我是小霞,为什么你们看不到我?」  

  她记起曾在一部外国电影中看过一幕剧情,就是剧中的女主角出了车祸而骤逝,然  而,她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死掉,而后发生的景象就与她此刻一模一样。  

  天哪!难道她死了吗?  

  不!她没死,她只不过是误闯了时空隧道,回到了东朝;啊!她想到了,也许薛灿  宏可以看见她。正当她准备去找薛灿宏时,薛灿宏已出现在她面前。  

  「薛灿宏,是我呀!你看见我了吗?求求你告诉我爸妈,我活着,我没死。」她哀  求地说。  

  然而,薛灿宏只是邪邪地对她一笑,突然,面目变得狰狞,然后阴森地看了她一眼  ,背转过身离去。  

  「薛灿宏,你别离开我,求求你别走--」她拚命地追他,但雾愈来愈浓,瞬间,  她的家不见了,爸爸、妈妈,还有小佩也不见了--「别走,薛灿宏,别离开我!」昏  睡着的朱小霞不断地发出梦呓。  

  薛洛一直陪在她身边,因为她紧紧拉住他的手即使是睡着了也没放松过,所以,为  了怕吵醒她,薛洛只好坐在一旁打盹。  

  然而,他因她不断发出的梦呓而清醒过来。  

  尤其是在听到她喊薛灿宏三个字时,他就再也了无睡意了。  

  谁是薛灿宏?  

  是她的意中人吗?  

  原来她就是为了这个叫薛灿宏的男子才不肯嫁给他,甚至逃离他。  

  突然,朱小霞弹坐了起来,一脸的茫然。  

  「怎么了?」他的声音温柔得几乎自己都认不出来了,天老爷,其实嫉妒像一把火  ,几乎要灼烫了他的心。  

  但一见到她盈盈的泪眸,他却无法对她生气。  

  「我梦见薛灿宏,他不理我……所有的人都不理我……」显然她并未从睡梦中清醒  过来,所以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你会不理我吗?你会吗?」  

  「不会!」他粗鲁地道,痛恨自己硬不下心肠。  

  「谢谢你──」她突然投入他的怀中,声音逸去,又坠入了梦中。  

  薛洛从未如此郁卒过。  

  他应该狠狠地摇醒她,让她知道自己投错怀送错抱。  

  但他仍是温柔地抱着她,不断地为自己想保护她的欲望找理由--她吓坏了!  

  ☆☆☆  

  一阵阵刺鼻的特殊香味飘进了朱小霞的鼻子里,她掀动了一下睫毛,耳中听到一声  兴奋的叫声。  

  「醒了,小霞姊姊终于醒了!」  

  她揉揉眼睛,对上了薛兰儿关怀的眼眸。  

  「兰郡主。」  

  只见薛兰儿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菩萨保佑,菩萨保佑,感谢上天终于让小  霞姊姊清醒过来了。」  

  「我睡了很久吗?」她只觉得头好沉重。  

  「你睡了将近两天,快把我三兄给急死了!」薛兰儿笑着回答道:「还好我王兄请  来白姑娘为你作法镇惊,你才不至于继续昏睡。」  

  她看到了窗前点了蜡烛、插满了香的桌子。  

  原来睡梦中闻到的刺鼻香味就是那些香所引起的。  

  「白雪来为我作过法?」不知为何,她只要想起白雪她就觉得不安。  

  「嗯,刚才才作过,现在三兄正请她在偏厅喝茶。」  

  喝茶?恐怕是情话绵绵吧!  

  「参茶来了!」如意小心翼翼地端来一盅还冒着热气的参茶。  

  「小霞姊姊,你快趁热喝吧!」薛兰儿接过参茶,细心地为她吹去热气。  

  「小霞姊姊,我已经加了糖喔!」如意挪揄地笑着。  

  薛兰儿因不了解其中原故,略带责备地看向如意,「那是珍贵的千年人参,你怎么  可以胡乱加东西?」  

  「这是王爷吩咐的。」如意无辜地扁扁嘴。  

  「王兄?他干嘛要吩咐你在参茶中加糖?」  

  「因为小霞姊姊怕苦,所以──」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呀!」薛兰儿一脸「我懂了」的表情,然后忍不住「噗哧  」  

  一声笑了出来。  

  朱小霞脸红得像颗苹果般瞪着她们。  

  「看不出王兄还真是有心人,如意,你说我说的对吗?」薛兰儿用着暧昧的语气问  如意。  

  「对,兰郡主真是英明!」如意忙不迭地附和着。  

  被糗的朱小霞,此刻脸红得像只煮熟的虾子。  

  「小霞姊姊,你快喝了这参汤吧!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千年人参熬的,不但滋补养颜  ,还可以补气养神,再加上我王兄的情意,包你入喉甘甜。」  

  「好了,你们两人就别再取笑我了行不行?小心我不教你们玩好玩的游戏。」这一  招果然见效。  

  「哎哟!好姊姊别生妹妹的气嘛!顶多以后我会做个听话的小姑,好好的听从你昭  南王妃的吩咐。」  

  这下可羞死人了!  

  「谁是昭南王妃?谁?」她放意东张西望。  

  「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你!」薛兰儿把指头指向她。  

  「小的给王妃请安。」如意居然也跟着起哄。  

  「饭可以随便吃,话可不能乱说,你们别再闹了,行不行?」她着急起来。  

  「我们才没乱说,这可是王兄亲口对太君说的,我亲耳听见的,不信你待会见了王  兄可以问他。」  

  「我现在就要去问他!」她毫不考虑地就跳下床,直奔偏厅。  

  ☆☆☆  

  朱小霞整个人像被点了穴似地定在偏厅的门外。  

  白雪柳眉轻蹙,凤眼含愁地靠在薛洛胸前。  

  「王爷,白雪不求名分,只求可以陪在你身旁伺候你,请王爷成全白雪这小小的愿  望。」白雪哀怨的声音,麻人酥骨,只怕铁石心肠也会融化。  

  「白雪--」薛洛没发现站在门外的朱小霞,只见英挺的脸上掠过一抹不自在。  

  白雪彷佛没察觉到朱小霞的存在,眼眶半含凝珠,楚楚动人的模样就连女人也不禁  为之心动。  

  「王爷,白雪对你的情意,天可明鉴,虽然我是一名烟花女子,但我洁身自爱,王  爷一定也明白,我不是个随便的女子,请王爷怜惜我这一片痴心,让白雪长伴左右。」  

  「白雪,你难道忘了我曾说过的话?」  

  「白雪没忘,王爷──」  

  「嗯哼!」朱小霞实在忍不下去了。「好一幕君须怜卿卿爱君的感人场面。」  

  「小霞,你醒了?」薛洛像见到了救兵似地松了一口气。  

  然而,那举止却被朱小霞误认为是心虚。  

  原以为白雪会因她的出现而有所收敛,但出乎意料的,白雪竟然转向她哀求道:「  朱姑娘,请你成全白雪,白雪愿意当妾,伺候你和王爷。」  

  「白姑娘,你求错人了,你要当妻或当妾都不干我的事。」  

  话是这么说,但心里却暗忖道:如果薛洛敢收白雪为妾,她铁定会让他吃不完兜着  走。  

  朱小霞没见过薛洛这么难看的脸色,他大声招来了祈雷,吩咐道:「你帮我送白姑  娘回去。」  

  白雪眼中的哀怨化成一道恨意,她深深地看了朱小霞一眼才转身离去。  

  现在,朱小霞终于明白白雪为什么会不喜欢她,原来是为了薛洛。  

  「如果我收了白雪为妾,你会怎样?」薛洛突如其来的问。  

  想试探我?我才不会上当呢!  

  她仍保持冷淡的口吻,「很好呀!恭喜你了!」  

  「哦?」他挑挑眉,「你真的这么想?」  

  才怪!但她仍硬着嘴巴,佯装不在乎。  

  「当然,你是王爷,你爱娶多少妾就娶多少妾,我管不着的。」  

  「你管不着,嗯?」一层严厉之色浮上他的眼底。  

  「我只是个外人--」她的话因他的逼近而卡在喉头。  

  「你是外人,嗯?」他几乎已贴近了她。  

  「喂,你想做什么?」她心中的警重大响,来不及有所响应,薛洛已一把将她拉进  怀里,一个低头就准确地堵住了她吃惊的小嘴儿。  

  他炽热柔软的唇贴在她唇上,极尽需索地在她的芳唇间吮吻着。  

  朱小霞只觉得自己像飘在半空中似地荡呀荡,头一阵晕眩,当下浑身发软,薛洛却  趁机挽抱住她的细腰,拉她紧紧地贴靠在他身上,另一只手则扶在她细致的颈后,更加  深了这一吻。  

  这是朱小霞从未有过的感觉,他的唇带着热情和甜蜜向她进攻,成功地夺取了她仅  剩的意识。  

  当薛洛撤离了他的唇时,朱小霞的心跳急促不已,甚至还有些依依不舍。  

  「如果你胆敢再说一次自己是外人、我就再吻你一次。」  

  「我本来就是!」「外人」二字尚未出口,他已霸道地再度吻住她。  

  该死,她应该生气,甚至推开他,然而,她非但什么也没做,只觉得全身似乎有一  股电流通过,触及她的心,使她的心狂跳再狂跳……更该死的是,她竟期望他就这么吻  着她,不要停。  

  这时,只听见「砰!」一声,令他们倏地分开来。  

  「我们什么也没看到,真的。」  

  薛兰儿和如意像做了坏事被逮个正着的孩童,拔腿就跑,远处还不时传来她们的笑  声……☆☆☆  

  她的……初吻──居然这么泡汤了!  

  该死的是,夺走她的初吻的人居然是个「古早人」。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这天底下还有没有公理存在?  

  不过坦白说,薛洛的吻功还真不是盖的,恐怕连二十世纪的男人都得甘拜下风。  

  显然薛洛一定常常练习,而对像应该就是──白雪。  

  妒火像球般在胸口滚动着,灼伤她的心。  

  朱小霞卷起袖子用力地擦着仍有余温的唇,但似乎还嫌不够似地干脆拿起桌上的茶  壶,粗鲁地直往口中倒,然后再狠狠地来回漱口。  

  「小霞姊姊,你在做什么?」端着洗脸水进房的如意似乎被她粗鲁的举动给吓了一  大跳。  

  「消毒、杀菌。」她接过如意递上的毛巾,泄恨似地用力的擦着自己的唇。  

  「小霞姊姊,你为什看起来一点也不开心?」如意詑异地注视着她。  

  「我有什么好开心的?」她忿忿地将毛巾放在桌上。  

  「王爷吻了你,你应该很开心的,因为表示王爷爱你呀!」如意一脸羡慕。  

  「爱我才有鬼!」朱小霞嘀咕道,「他若不惹我心烦,我就谢天谢地了。」  

  如意以为她是害羞,掩着唇地笑了起来。  

  「恐怕不能如你愿了,因为太君特地要我带你去见她,当然,王爷也会陪你一块去  。」如意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还是快点为你梳妆打扮,免得让太君等太久了,她  会不高兴的。」  

  「太君为什么要见我?」  

  朱小霞从每个人提到太君战战兢兢的态度,以及如意口中得知太君反对薛洛娶白雪  一事,她已可揣测出太君在王爷府中的地位举足轻重。  

  「当然是为了你和王爷的婚事啊!」如意边回答边忙着张罗要更换的衣物。  

  「我不会去见她的。」  

  开哪门子的玩笑,除非她是昏了头,否则她怎么可以任由他们摆布。  

  薛洛以为他自己是谁呀?他想娶她?门儿都没有。  

  如意停下忙碌的双手,一脸惶恐的瞪着朱小霞。  

  「小霞姊姊……你是在同我开玩笑吗?」  

  「我现在是再正经不过了,我从未答应要嫁给薛洛,这件事从头到尾全是他一厢情  愿,我才不蹚这浑水呢!」她就不相信薛洛有办法逼她嫁他。  

  「小霞姊姊,你这是不对的。」如意不赞同的表示,「你若不嫁给王爷,那你要嫁  谁?而且,我相信王爷一定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负责?他要对我负什么责?」这下她更是一头雾水了。  

  「因为王爷他……吻了你。」如意腼腆地回答。  

  「就因为他吻了我,他就要对我负责?」朱小霞一个滑天下之大稽的表情,「OH,  MYGOD!如果照你的标准,那二十世纪不天下大乱才怪!在二十世纪,只要你情我愿,  不要说一个吻,就算上床都是极为普通的事。」  

  「可是你别忘了,这儿是东朝,你说的完全不容于礼教,我还是希望你三思而后行  。」如意好心的劝着她。  

  「如意,我明白你的好意,但是,总有一天我会回到我的世界,我不能和薛洛结婚  的。」她明白当有朝一日她回到二十世纪时,她可能会怀念这里的一切──包括薛洛的  吻。  

  「你说的话我不能完全了解,但是我希望你别为难我了,如果你不去见太君,太君  一旦怪罪于我,我会承担不起的,小霞姊姊,你就好心的帮帮我吧?」如意向她施展苦  肉计。  

  「太君很凶吗?」  

  「你去见了不就明白了。」如意搪塞的挤出一个笑容。  

  其实,全王府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太君是天底下最慈祥可亲的人,如意之所以会说  谎,完全是为了朱小霞未来的幸福着想。  

  朱小霞沉思了下,点头答应道:「好吧!我就不让你为难,去见太君一面也好,或  许她会极力反对这桩婚事。」  

  如果太君因白雪的身份而反对薛洛迎娶她,那么,太君也绝不会答应薛洛娶一个来  路不明的女子才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