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淡霞 > 刺客小新娘DreamComeTrue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刺客小新娘DreamComeTrue目录  下一页

刺客小新娘DreamComeTrue 第二章 作者:淡霞

  从薛灿宏的言谈举止中,可以察觉到他是个有内涵又谦恭的男子,和朱小霞印象中  的富家子弟完全不一样,大概是和他的生长环境有关吧!  

  原来他的父亲是个医生,而母亲是个音乐家,这幢屋子算是薛家的祖产。  

  他们一直旅居在国外,一直到最近他才返回台湾。  

  屋子内的每一处都具有特色,然而,最吸引朱小霞的是书房。  

  里面的藏书俨然有如一座小型的图书馆。  

  「小佩说你从事文字工作,你是作家吗?」  

  「其实,我是从事考古工作的,我通常都是写一些有关古物的记载,以及一些历史  上的轶事考证,还称不上是作家。」他十分谦虚的说。  

  「考古学──哇!好深奥的学问,那你是不是喜欢很古老的东西?我听说从事这门  工作的人,思想都很怪耶!那你会不会啊?」朱小佩口无遮拦的问。  

  「还不至于这么严重,我只是喜欢研究一些古代所遗留下的东西或事迹,但我还是  新人类,也许和你们比起来,我是老了一点。」他开着玩笑。  

  「你才不老呢!」朱小佩马上反驳,察觉自己说溜了口,马上岔开话题以掩饰自己  的心虚,「那你研究过哪些东西或事迹?」  

  「我曾到过埃及去研究他们的历史和金字塔的神秘,但是,我现在正着手研究我祖  先的事迹,毕竟中国的文化历史才是最悠久,而且最有研究价值的。」  

  「你的祖先很有名吗?」  

  「小有名气而已,」他十分谦虚的说:「依我们的祖谱查证,我的曾曾曾曾祖父是  东朝的昭南王。」  

  「他有什么丰功伟业?很有名气吗?」朱小佩打破沙锅问到底。  

  「他是个文武兼备,具有统领天下才能的一位好王爷,但是,令我好奇的是他的爱  情故事。」  

  一听到是有关风花雪月的事迹,小佩的兴趣更浓厚了,小女生对爱情总是有无限憧  憬的。  

  「他的爱情故事浪不浪漫?缠不缠绵?哀不哀怨?」  

  「据记载,好象我这位曾曾曾曾祖父娶了一位仙子。」  

  「仙子?!」朱小佩的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两颗苹果了。  

  「好了,小佩,我们该回去了,免得妈担心。」一直没出声的朱小霞终于开口了。  

  她太了解朱小佩好奇的个性,再这么问下去,恐怕问到天亮都还不肯罢休。  

  「姊,再等一下嘛!」她果然是意犹未尽。  

  「小佩,如果你对我祖先的轶事有兴趣,你明天还可以来找我。」薛灿宏十分大方  的说:「也许你可以成为我的助理。」  

  哇!这简直正符合朱小佩的心意。  

  可以天天和帅哥见面,听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她想也不想的一口就答应了。  

  「好,我明天就来!」朱小佩转向姊姊问:「老姊,你来不来?」  

  朱小霞也有点心动,但想到白雪对她的敌意……算了吧!  

  「我明天有事。」  

  「那后天也可以啊!」  

  「该回家了!」她不由分说的拖着朱小佩就走。  

  ☆☆☆  

  「姊,你好扫兴喔!」  

  一回到家,朱小佩马上抱怨不断。  

  「想想,古代的王爷和仙子的爱情故事有多浪漫啊!你难道不心动?」  

  「我对杜撰的事没兴趣!」朱小霞才不相信世上有仙子的存在。  

  「人家可是有记载的,是真实故事。」  

  「你去查查字典,什么叫『轶事』。」  

  「轶事也可能是真正发生过的事啊!」  

  「这个问题我们不研究,麻烦你收收心,明天你不是还有段考吗?怎么你一点也不  紧张?」  

  「大考大玩,小考小玩,反正能混到毕业就行了。」  

  「你还真不是普通的混!」不只是长相不一样,就连读书的天份也有差别。  

  从小到大,朱小霞的功课都名列前茅,而朱小佩就老是吊车尾。  

  朱小佩的智商绝不亚于朱小霞,然而,大概是因为当初是早产儿的关系,朱正华夫  妇就一直溺宠她,才导致她凡事都比较掉以轻心,而且十分乐天。  

  她是绝对相信天塌下来也压不到她的人。  

  「姊,你说──」  

  「小佩,拜托你让我耳根子静一静好吗?你今晚的口水可以媲美长江黄河了,你不  渴不累吗?」她戏谑地说。  

  「呃,经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是有点渴有点累,我要去洗个澡,然后上床睡觉。」  

  朱小佩伸了一个懒腰,活像个小懒猫。  

  「上床睡觉?现在?」她记得小佩是个标准的夜猫子,「你忘了明天你还有考试─  ─」  

  「安啦!」她倒是处变不惊的拍拍胸脯,「明天有人罩我,不会有问题。」  

  「小佩,你──」  

  「我去洗澡了,早睡早起精神好,是不是?」她一溜烟就不见人影了。  

  朱小霞也只有望妹兴叹的份了。  

  就算说破了嘴,朱小佩依然是我行我素,她真不知道这样的个性对小佩是福或是祸  。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朱小佩把薛家当成了第二个家,只要一有空就往薛家跑。  

  朱小霞原以为父母会有微词,但令她跌破眼镜的是父母不但不反对,反而举双手赞  成。  

  原来朱小佩竟也开始对考古学感兴趣,自从当了薛灿宏的助理后,原本不爱念书的  她,居然也开始对书本有兴趣。  

  对朱小佩如此大的转变,令朱小霞十分意外。  

  难道真印证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  

  「小霞,待会你把这些西米露拿过去薛家。」叶水媚从冰箱取出冰凉可口的甜品吩  咐道。  

  「妈,让小佩送去不就好了?」她把洗好的碗一一放入烘碗机内,这礼拜轮到她洗  碗。  

  「小佩已经去薛家了,这丫头现在只要吃过晚饭,还会留在家里吗?」叶水媚道出  心中的计划说:「你把西米露送过去,顺便看看小佩是不是真的和薛少爷在研究学问。  」  

  「原来您是要我当密探?我还以为您一点也不担心小佩被薛灿宏给拐跑呢!」  

  「要是薛少爷真心喜欢小佩,那真是小佩前世烧了好香,有这么杰出的女婿,我和  你爸半夜作梦也会笑;只怕是小佩单方面的爱恋,到时候小佩若受到伤害就不妙了,所  以,你去观察一下他们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您为什么不直接问小佩?」  

  「我问过了,小佩什么也不肯说,只是叫我别瞎操心。唉!为人父母的,怎么能不  操心?从小到大,你就比较懂事成熟,不像小佩永远是一副长不大的模样,你就帮妈这  个忙吧!也让我可以防范未然。」  

  「好吧!可是,我怕我会看走眼。」  

  对母亲如此语重心长的一席话,朱小霞深受感动。  

  ☆☆☆  

  朱小霞端着西露来到朱家,开门依旧魏嫂。  

  「朱大小姐,好久不见了。」  

  「魏嫂,直呼我小霞吧!您叫我大小姐,我挺不习惯的。」  

  「小霞,你是来找小佩小姐的吗?」魏嫂领着她进屋。  

  「是,我妈还要我送些甜品过来让你们尝尝,」她把西米露交给魏嫂,望了一眼空  旷的客厅问道:「小佩和你家少爷呢?」  

  「在楼上的书房,我带你上去。」  

  「不用了,我知道地方,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她决定给他们来一个突击检查。  

  魏嫂没有反对,所以,她便放心地步上楼。  

  书房的门并未关上,薛灿宏正在书桌前振笔疾书,而朱小佩则在一旁的贵妃椅安静  地看著书。  

  果然是转了性,要是以前,打死朱小霞她也不会相信一向活泼好动的朱小佩会如此  安分地看书。  

  朱小霞轻轻地在门板上敲了两下,薛灿宏和朱小佩同时抬起头望向她。  

  「姊!你怎么来了?」朱小佩拋下手中的书快步地拉着她走进书房。  

  「妈叫我送甜品过来,我打扰你们用功了吗?」她不安地向四周看了看,怪怪,为  什么不见那只对她不友善的猫──白雪?  

  「白雪不在这儿,你不用紧张。」薛灿宏居然一眼就看穿她的想法。  

  「姊,你快过来,我让你看一张画。」朱小佩迫不及待地拉她到薛灿宏的书桌旁,  指着上面一张泛黄的画像说:「他就是薛大哥的曾曾曾曾祖父,你看他是不是好帅好有  个性?」  

  又来了!这小妮子只要一提起帅哥,就一副口水流满地的表情。  

  「昭南王叫薛洛,连名字都这么有个性,当时他的风流倜傥不知迷倒多少王公贵族  之女,只可惜他不为所动,独独钟情他所爱的女人,像这么专情,又痴心的男人简直是  情圣,」朱小佩带着一脸的梦幻说:「要是我以后也可以遇见这样的男子,真是死而无  憾。」  

  「你慢慢等吧!不过,我还是劝你早睡早起身体好,少作一点梦。」她嘲笑着妹妹  。  

  「你别笑我,说不定哪天我真的会遇见我的梦中情人呢!」朱小佩嘟囔着。  

  「小佩现在把我的曾曾曾曾祖父当成了偶像。」薛灿宏取笑朱小佩说。  

  「我还以为小佩的偶像是你呢!」朱小霞语带双关。  

  「姊,你少乱说,我是把薛大哥当成大哥哥看,他太老了,不适合我,不如让薛大  哥追你,如何?」朱小佩竟想当小红娘乱点鸳鸯谱。  

  「小佩,别胡扯!」她瞄了一旁但笑不语的薛灿宏一眼,令她脸颊上不禁泛起红潮  。  

  他怎么好象也赞成小佩的话?难道他真的想追她?  

  不可否认的,薛灿宏是个相当出色,而且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只是,对他,朱小霞总觉得少了一些感觉。  

  感觉是很奇妙的东西,可以让自己马上分辨出对方适不适合自己。  

  朱小佩把他当成哥哥看,她也只能把他视为朋友──普通朋友。  

  「原来这就是你的曾曾曾曾祖父。」她试着将尴尬的气氛冲淡些,于是,拿起桌上  的画像仔细端详。  

  纸张也许因年代久远而泛黄,但画像栩栩如生,画中男子乍看像个斯文的书生,天  庭饱满,剑眉之下有双黝黑深邃的眼眸;但仔细一瞧,那眼光却有如鹰一般犀利。  

  朱小霞像着了魔似地与画中男子的眼光交缠,瞬间像有一股强烈的电流流窜至她的  四肢百骸。  

  多奇妙的感觉!  

  原本犀利的眼眸竟对她泛起柔情,在他的注视下,彷佛有一张情网紧紧罩住了朱小  霞。  

  「喵!喵!」  

  白雪像变魔术似地出现,当朱小霞还来不及回过神时,白雪便冲跳过来,那锐利的  爪子划过她的脸颊。  

  而她手中的画像就在她惊愕中被撕成了两半。  

  「OH,MYGOD!」朱小佩大叫一声。  

  「白雪!」薛灿宏急着想逮住肇事的白雪,但白雪又像变魔术般立刻不见踪影。  

  朱小霞无法得知脸上的抓伤有多严重,但相信也不会太轻,因为有股热流正滑下她  的下巴而滴在撕毁的画像上。  

  「姊,你的脸流血了。」朱小佩慌张地嚷着。  

  「白雪太过份了!」薛灿宏气急败坏的冲下楼去拿急救箱。  

  事情发生一次,也许可以说是意外。  

  但是重复第二次,可就不是意外了。  

  朱小霞很明显的确定,白雪对她有敌意。  

  「姊,痛不痛?」  

  她没感觉到脸颊上传来的痛楚,却为画像因她而毁坏而感到没来由的心痛。  

  「画像破了……」她拾起裂成两半的画像,竟然控制不住地落下泪来。  

  「姊,你别哭啊!是不是很痛?」朱小佩误以为她是因为伤口的疼痛而哭泣。  

  「小霞,对不起,对不起!」薛灿宏不断地道歉,然后小心翼翼地为她的伤口消毒  上药。  

  「等一下我一定好好地教训白雪一顿不可,我一直以为它是只相当温驯的猫,没想  到它竟然会攻击人,真是太危险了。」  

  「你养白雪多久了?」朱小霞突然觉得好奇的问。  

  「大概还不到一个月。就是那天我搬回来住时,才在大门口发现它,以为它可能是  别人走失的猫咪,我见它可怜才收留了它。」  

  「这么说,白雪这个名字是你为它取的啰?」朱小佩问。  

  「是,我见它一身雪白,才为它取名白雪。」  

  「它八成不是走失的猫,一定是因为它具有攻击性,所以才被恶意拋弃的。」朱小  佩肯定的说。  

  「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我可要考虑一下是否要继续收养白雪了。」薛灿宏很认真  的说。  

  「可是,真的好奇怪,为什么我来你家这么多天,它从不攻击我,而我姊才来了两  次,它就连续攻击她两次,难不成它和我姊有仇?」朱小佩说中她的想法。  

  只是,可能吗?  

  她只是不喜欢小动物,不至于会跟一只猫结下仇恨吧?  

  但是,从第一眼看到白雪,她就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白雪眼中的恨意,再加上两次攻  击……也许是她和白雪八字不合吧!  

  「你曾曾曾曾祖父的画像被我撕毁了,对不起!」  

  「无所谓。」薛灿宏并不放在心上,「害你受伤了,我才真的过意不去呢!」  

  「薛大哥,你完蛋了!」朱小佩突如其来的冒出一句。  

  「怎么啦?小佩?」他不明白。  

  「要是我姊漂亮的脸蛋毁了容,留下疤痕,你就要对她负责,看来,你跑不了啰!  」  

  「小佩,少疯言疯语的!」朱小霞真恨不得手上有胶带可以将她的大嘴巴贴住。  

  「我又没说错……」她终于在朱小霞严厉的眼光下噤声。  

  「我要回家了,你要跟我一起走,还是要留下来?」  

  朱小佩不笨,当然选择第二项,要是选择了第一项,只怕要为刚才的口不择言而付  出代价。  

  「我要留下。」  

  「那我先走了!」她对朱小佩发出一个「少给我胡说八道」的警告。  

  「我送你。」  

  「不用了!」她看了已毁坏的画像,突然萌生起一个念头,「既然画像被我不小心  给撕坏了,不如让我带回家去将它黏好再还给你,可以吗?」  

  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突然想这么做。  

  原以为薛灿宏会拒绝,出乎意料,他竟点头答应。  

  ☆☆☆  

  朱小霞带着画像离开薛家,才步出大门,突然刮起一阵强风,在她还来不及反应时  ,强风竟然将她手中的画像给吹走。  

  今天是怎么回事?好象诸事不顺。  

  她连忙追了过去,终于在小公园内发现了画像。  

  这个小公园平时就人烟稀少,现在更显得有些荒凉。  

  在平时,朱小霞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但今晚小公园内的气氛显得十分诡异,再加  上刚才那阵莫名的强风,致使整个小公园内有股阴森的感觉。  

  原本就老旧的公园路灯,在此时竟也凑热闹地一亮一灭的闪着。  

  「喵、喵。」  

  咦……朱小霞怀疑的眼光向四处搜寻着,她听到了什么?  

  「喵!」  

  是猫叫声!  

  若在平时,她会不以为意,毕竟公园内一定会有流浪的猫狗,但今晚──她想起白  雪。  

  会是白雪吗?  

  以前,她会好奇地寻找答案,但现在──在遭到两次攻击后,她失去了对「猫」的  好奇心。  

  她弯下腰想捡起掉在地上的画像──「喵!」  

  随着叫声,白雪已出现在她眼前。  

  黑暗中的白雪有如一头敏锐的豹,正犀利地看着猎物,尤其是它眼中透出的光芒像  一把锐利的刀,像随时会致人于死地般……不,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白雪只是一只猫,没有她所想象和感觉的那样可怕。  

  但仅仅一秒钟的时间,她立刻后悔了。  

  白雪逼近了她,那种气势不该是一只猫所散发出来的,她像人--「喵!」  

  它张牙舞爪的样子,令朱小霞打了个寒颤。  

  它又想攻击她了,是吗?  

  她屏住呼吸,大脑内警钟大响。  

  突然,白雪向她扑了过来,由于来不及防备,朱小霞被扑倒在地上。  

  白雪锐利的爪子像人的手般紧紧地掐住她的脖子,力道愈来愈重。  

  朱小霞奋力地挣扎,她不相信她的力量会斗不过一只猫,除非它不是猫。  

  然而,她高估自己的力量了。  

  她无法战胜白雪,在黑暗吞没她前,她听到的是教人寒彻心肺的尖笑声……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