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淡霞 > 刺客小新娘DreamComeTrue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刺客小新娘DreamComeTrue目录  淡霞作品集

刺客小新娘DreamComeTrue 第十章 作者:淡霞

  袅袅的热气,带着淡淡的玫瑰香。  

  当朱小霞见到热水上浮着片片鲜红的玫瑰花瓣时,不禁对薛洛的细心笑了。  

  「你可以自己坐进木桶内吗?」他的一只手环着她的小蛮腰。  

  此时,朱小霞全身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热燥,体内也有股不熟悉的骚动。  

  她从未想到过自己竟可以和一个男人如此袒裎相见,尤其是在自己一丝不挂的情况  下,更令她忍不住羞红了双颊。  

  「我想可以。」她现在只希望自己赶紧躲到木桶的热水里,但事与愿违,她发现木  桶高及她的腰,她必须抬高脚才能跨进木桶内,也许在平时,这对她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但此刻,她实在是稍为扯动一下肌肉都觉得难受,但是,她绝不会把自己的情形告诉  薛洛。  

  「你确定没问题?」他的眼神十分关切。  

  她逞强的点点头,费力地想抬高脚,却发现她的腿竟在打颤。  

  「为什么要逞强?」他的口气带有些微的责备,但仍感觉得出心疼多过于责备,他  轻轻地将她抱起来让她坐进木桶中。  

  他的动作很轻,像怕把她捏碎似地,让朱小霞心里又是一阵悸动。  

  热水减轻了原本她酸痛的肌肉,她闭起双目,恣意地享受水的温柔,水就像爱人的  双手般,轻轻按摩及轻触她的身体每一吋肌肤。  

  她脑海里突然浮现起她与薛洛温存时,薛洛的双手也是带给她这种感受……唉!她  又想到哪里去了?  

  她连忙微微掀开眼睑,发现薛洛深邃的眼中正有一簇足以燎原的欲火在跳动着。  

  「你觉得舒服些了吗?」他略带沙哑的嗓音挑逗着朱小霞身上的那股骚动。  

  她慌乱地点点头,不敢迎视他炽热的眼光。  

  「水有点冷了,我抱你起来,免得受了风寒。」  

  她又慌乱地点点头,现在,她的心跳得一点规律也没有。  

  他的手慢慢地探入水中,不经意地触碰到她的胸部,令她连忙屏住呼吸,动也不敢  动一下。  

  他低低的笑了一声,令她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像是故意的,他的手滑动得很慢很慢,所经之处都令朱小霞忍不住悸动一下,她觉  得自己的身子软得像快融化的蜡,心思也开始涣散了。  

  终于,他抱住她的腰,将她抱离木桶,然后用毛巾将她的身子抹干,但他将毛巾擦  过她胸前时,她满脸通红地攫住他的手。  

  「我自己来就行了。」她看到他下颚上的一束肌肉在抽动,没有反对地将毛巾给她  ,然后,取过衣服细心地为她穿上。  

  她由他僵硬且笨拙的动作中,可以得知这大概是他生平第一次如此服侍别人。  

  「你想不想吃点什么东西?我吩咐他们去做。」  

  「我吃不下,」她发现他的衣服也湿了一大片,「你别净顾着我,你还是快去将湿  的衣服换掉,免得到时候受风寒的人是你。」  

  「你这是在关心我?」  

  「不是!」她口是心非。  

  他抓紧她的腰,让两人的身体贴近,「说真心话!」  

  「礼尚往来,如果你关心我,那我也会关心你。」  

  「如果我爱你呢?」  

  「你--」她张大嘴,瞪着他。  

  「我说如果我爱你,你是不是也『礼尚往来』的──爱我?」他的眼中闪烁着狂猛  的热切。  

  「我……这个……怎能混为一谈,这是不同……两码子……」她舔舔唇,舌头沉重  得无法「轮转」。  

  「我不要听这些废话,我要你说出真心话。」他那像钢铁被丝绒包裹住的声音,有  着轻声的威胁。  

  「我……我现在肚子有点饿……我想吃东西……」她还是答非所问。  

  「你现在肚子还不是很饿,一定吃不了多少东西,而我有个好方法可以让你肚子更  饿,吃多一点东西。」  

  有这种方法吗?  

  她发现他眼中闪烁着诡谲的光芒,她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不要……」她推推他的胸膛,「我不饿了,我一点也不饿了。」  

  他却拦腰将她抱至床上,轻解下罗帷。  

  这摆明了是在威胁她作选择。  

  「我……」  

  「怎样?」  

  「我……」  

  「嗯?」  

  「你先闭起眼睛我才说。」  

  「不可以骗我!」  

  她点点头,一脸的不诚实。  

  但他还是真的闭起眼睛。  

  她却黄牛地转身想逃跑,不料早被他料中似地,更快一步攫住她的腰,在她发出惊  呼时,他迅速地攫住她的唇瓣。  

  这绝不是一个惩罚的吻,这个吻代表无限的拥有,并挑起两人体肉的激情。  

  这一刻不需要任何的言语,一切都尽在不言中……☆☆☆  

  洞房昨夜春风起迷忆美人湘江水枕上方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在昏暗的光线中,  朱小霞用手肘支起身子静静地凝视熟睡中的薛洛。  

  她的眼光扫过他坚硬平坦的小腹和结实的胸膛,心中涌起无限柔情。  

  前世的情缘将她从二十世纪带回古代,让他们能再续前缘,这样的牵系将使他们不  再分离。  

  她要留下来,再也不和他分开了。下定决心之后,她的唇慢慢泛起微笑,心中随之  温暖。  

  伸出一指轻轻地描画他鼻上坚挺的曲线,当她轻拂过他柔滑浓密的眉毛时,感觉到  似蝶翼般的轻轻颤动,她心中升起了一阵奇妙的感受。  

  她又大胆了一些,手指轻移至他线条坚毅的唇,忍不住轻轻说出:「我爱你。」  

  她或许不知道自己是何时陷入情网的,但是她已肯定自己对他的感情。  

  蓦然,薛洛睁开眼睛,脸上尽是促狭的笑意。  

  原来他是装睡!  

  啊!天娜!那刚刚她说的话他不就听见了?  

  「你刚才对我说了什么?」  

  「没有啊!」她装傻。  

  「我明明听见了你说--」  

  她伸手摀住他的嘴,「你真怀,就是不放弃找机会嘲笑我。」  

  他吻着她的手心,真情流露地笑着。「再说一遍,我要你看着我的眼睛说那三个字  。」  

  「不说,我不说!」她闭起眼睛跟他唱反调。  

  「真的不说?」他的眼中充满温柔。  

  她索性连嘴巴都闭了起来。  

  「我会有办法的……」他的唇除羽毛慢慢地往下滑,滑过她的胸部,小腹,还不断  地往下移动。  

  「好,好,我说。」她终于投降。  

  「快说!」他眼中的光芒熠熠耀人。  

  「我爱你。」她娇羞的偎进他的胸膛,感受着他温暖的体温,聆听他心脏跳动的悦  耳音符。  

  他们就这样彼此相拥,一直到天露鱼肚白,门外传来小三仔敲门的声音。  

  「我可能要出远门一趟。」他支起一肘,凝望着她。  

  「你要去哪里?多久才回来?」不会是要去打仗吧?  

  他见她神色紧张,于是笑着亲吻她的鼻尖。  

  「你忘了我答应要处理兰儿的婚事吗?我想亲自去御史府一趟,如果事情没有太大  的问题,最迟五天内我便会回来。」  

  「五天……」她有种难分难舍的感觉。  

  「怎么?你会想我吗?」  

  「答应我,尽快回来!」她突然有种莫名的不安,彷佛此次分离,他们将不再见面  ……呃!这一定是她自己在胡思乱想。  

  「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尽快回来;但我也要你答应我,我不在的时候,你要乖乖的  留在王府,不准再到处乱跑,我会叫祁雷留下来,寸步不离的保护你。」他眼中的神情  颇为怪异。  

  「没有这个必要吧?」警觉在她眼中骚动,她紧张兮兮地笑,「你是不是被这次的  意外给吓坏了?」  

  「这不是意外。」他停下来,深吸了一口气,下颚上的一束肌肉抽搐着。「我怕是  有人要害你。」  

  「哦?不会吧!我又没得罪人--」她猛抽一口气,倏地省悟其原因,开始难以置  信的摇头。  

  「我也希望是自己猜错,但是在救回你和兰儿时,有人发现车夫被人杀死,显然这  一切都是有人暗中唆使的。」  

  「是谁要害我?」晕眩与恶心蓦地袭来,「如果我没及时跳下马车,也许我──」  

  「可能会被害死。」狂怒令薛洛的五官绷紧,双眼寒冷如冰。  

  恐惧升上朱小霞喉间,惊险的回忆折磨着她,令她脸色苍白如纸。  

  「你不用害怕,祁雷会保护你的。」他吻着她皱紧的眉心,「没人伤害得了你,我  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你放心。」  

  即使薛洛的话有安定的作用,但是她心中仍有止不住的恐惧逐渐在扩散。  

  她不明白是谁想害她,真的不明白!  

  ☆☆☆  

  人别后,月圆时,信迟迟。  

  心心念念,说尽无凭,只是相思。  

  薛洛才离开两天半,朱小霞就已经开始犯相思病了。  

  尽管祁雷寸步不离的守候着她,但心中的恐惧非但无减反而增加,这使得她没来由  的感到烦躁。  

  「小霞姊姊,你觉得很闷吗?不如我陪你上玉华寺上个香。」  

  由于她没敢把有人要害她的事告诉薛兰儿,所以,薛兰儿才会提议她外出走走。  

  「不用了,我不想出去,还是留在家里好了。」她既然答应了薛洛,她就不该让他  担心。  

  「不如这样吧!」如意提议道:「兰郡主绣得一手好刺绣,小霞姊姊,你不妨请兰  郡主教你刺绣如何?」  

  「是啊!也许你还可以学做个锦囊,等王兄回来之后,你可以送给她。」  

  「我行吗?」她对女红一点天份也没有。  

  「行的,一定行的,我马上去准备材料。」如意迅速地取来针线和锦织布。  

  「那我就教你绣一对鸳鸯吧!」薛兰儿的巧手和巧思令朱小霞汗颜。  

  她学了半天,绣得歪七扭八,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她手上的锦囊。  

  「我看算了!」她愈绣愈没信心。  

  「行的,你绣得很好,再试试嘛!」  

  于是,在薛兰儿的鼓励下,她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绣着锦囊,一个不小心,针刺进了  她的手指。  

  鲜红的血迅速染红了锦囊,一阵晕眩感朝朱小霞袭来。  

  她不只觉得头晕恶心,竟然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小霞姊姊,你怎么了?」如意和薛兰儿被她惨白的脸色给吓了一大跳。  

  「我……我觉得人……不舒……」那个「服」字尚未出口,她眼前已发黑,晕了过  去。  

  ☆☆☆  

  朱小霞突如其来的昏厥,吓坏王府上上下下每一个人,薛兰儿更急得有如热锅上的  蚂蚁。  

  眼见大夫一个来一个去,个个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凝重,她的心就一直不断地往  下沉。  

  「大夫……」  

  「唉!」又是同样的表情,同样的叹息声。  

  「大夫,你别净叹息啊!小霞姊姊的病情到底是怎么了?你快说话呀!」薛兰儿不  安的咽咽口水。  

  「兰郡主,这位姑娘的脉象大乱,根本无法把出脉律,我只能说她极可能得了怪病  。」大夫对着躺在床上动也不动的朱小霞长叹一声才离开。  

  「怪……病……」薛兰儿心一凉,「这怪病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小霞姊姊没理  由得怪病啊!天哪!王兄为什么不快点回来?」  

  「兰郡主,你别心慌,一定有大夫可以治好小霞姊姊的病。」如意心知肚明这机率  微乎其微,因为被认为医术高明的大夫几乎都被请来过了,但却个个束手无策。  

  「也许,我可以上玉华寺去询问永清师太──」  

  「不行!」祁雷语气相当坚决,只要想起上次马车翻覆的事件,他就不得不捏把冷  汗。  

  「为什么不行?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小霞姊姊就这么病着,现在王兄不在,如果她  有个三长两短,我看你要如何同主兄交代。」薛兰儿一语道破所有人最怕发生的事。  

  「啊!对了,也许我们可以请白姑娘来为小霞姊姊作法驱魔。」如意心生一计,「  大夫们说小霞姊姊得的是怪病,说不定是受到妖魔鬼怪缠身,白姑娘法力高强,也许她  有办法让小霞姊姊好起来。」  

  「对,这倒是个好办法,如意,你快去杏花阁请白姑娘来。」薛兰儿握住朱小霞如  冰的小手,神色凝重的说:「小霞姊姊,你千万得好起来,千万别出事,否则王兄会很  伤心的,你要为王兄好好的活下去啊!」  

  ☆☆☆  

  黑暗……朱小霞似乎一直沉坠在无边无尽的黑暗中,她的意识若隐若现,若有若无  ,但胸口却有一股灼烧难耐的疼不断侵袭着她的意识,一会儿像置身火窑,但一会儿又  像是被千年寒冰给包围,颈子上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一直捏着她不放。  

  她快要不能呼吸了……天哪!有谁可以救救她,让那股力量消失?  

  而这股力量却在白雪的阴笑里逐渐地加强。  

  她手上被鲜血染红的布偶颈上缠着一条细线,只见她双手不断用力的扯着线的两端  ,有时紧、有时松。  

  「朱小霞,你现在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是你该得到的报应啊!」她又开始对着  布偶念起咒语,这种极毒的咒语只要念上七七四十九遍,就可以令一个人魂飞魄散,而  现在,她已念了三十七遍,只差十二遍,朱小霞便将坠入永生永世难以超生的黑暗地狱  里。  

  「白姑娘!白姑娘!」杏花阁的小婢阿玉在房外焦急的敲着门。  

  「什么事?」她冷漠的响应一声。  

  「昭南王府的如意要见你。」  

  终于想到要来求她了是不是?  

  「快请如意进来!」她将布偶放置在神袋内,脸上原本阴森的神情瞬间换上灿烂的  笑容,变换之迅速足以令人惊叹。  

  「白姑娘,求求你。」如意双膝一跪,还不断地朝白雪猛磕响头。  

  「如意,有什么话请起来再说。」白雪不动声色的扶起她。  

  「小霞姊姊出事了,她得了一种怪病--」  

  「她不是挺能干的吗?她的病应该可以自己医治得了才对呀!你来求我不就多此一  举,况且,她可能还会不高兴呢!」白雪嗤笑一声。  

  「不!白姑娘,现在只有你可以救得了小霞姊姊,求求你。」如意当然明白白雪的  心结是何原因。  

  「好吧!如意,看在你如此苦苦哀求的份上,我就答应你去看看朱小霞,不过,我  可没有十足的把握一定救得了她。」  

  救她!哼!她恨不得朱小霞快点死掉呢!  

  不过,她会答应完全是因为如果她可以当着朱小霞本人念咒!那么效果会更为迅速  。  

  也许不出明天清晨,朱小霞就可以一命归西了。  

  朱小霞,你想跟我斗还早呢!她眼中阴森窒人的光芒令人不寒而栗。  

  只是如意一心记挂着朱小霞,并没有发现……☆☆☆  

  「朱姑娘是被妖魔缠身,此妖魔魔力高强,我必须全神贯注与他斗法,你们在一旁  恐会引我分心,另一则是我怕此妖魔会伤及无辜的人,所以,当我作法时,请你们全部  避开,不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可以探看,知道吗?」白雪煞有其事的吩咐,只为了能  够轻易取得朱小霞的性命。  

  「可是,王爷吩咐过要我寸步不离的保护朱姑娘……」  

  「祁统领言下之意,是认为我会对朱小霞不利?那么,我看我还是回杏花阁去吧!  

  免得引人起疑心。」  

  「不,白姑娘,祁雷绝不是对你有疑心,你千万别生气,」薛兰儿用眼神责备地看  了祁雷一眼说道:「还不快向白姑娘致歉,快啊!」  

  「白姑娘,我刚才的话是无心的,只是……」祁雷仍不敢掉以轻心,毕竟朱小霞这  怪病来得太突然了。  

  「祁统领,不如这样,趁白姑娘为小霞姊姊作法除魔时,你快马加鞭去找王爷回来  ,我相信小霞姊姊醒来时,最想见到的人一定王爷。」如意出了主意。  

  「不行,王爷吩咐过我不能擅自离开朱姑娘。」他的口气没得商量。  

  「为什么你如此冥顽不灵?」薛兰儿忍不住生起气来,「王府的戒备森严,有谁敢  进来伤害小霞姊姊?再说,你快去通知王兄,有他在也可让我们安心一点。现在,我以  兰郡主的身份命令你速速前去,不得抗旨。」  

  「百密总有一疏,兰郡主请你不要意气用事。」  

  「你说我意气用事?难道你认为我会害小霞姊姊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  

  「有,你就是这个意思,你讨厌我,对不对?」她气红了眼睛。  

  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眼见他们两人剑拔弩张,如意不得不出声缓和一下他们逐渐火爆的气氛。  

  「祁统领,你就别再惹兰郡主生气了,你快去通知王爷,王爷绝对不会怪你的。」  

  见到薛兰儿哀怨又气愤的模样,祁雷终于让步了。  

  「好吧!我去。」  

  听到这句话,最高兴的人应该是白雪了。  

  祁雷不在王府,那么她就可以更加为所欲为了。  

  朱小霞,这下你死定了,再也没人救得了你了!  

  ☆☆☆  

  她快死了!快死了!  

  冷,她好冷。  

  令人麻木的寒冷沿着脊背,透过她的血脉传送冰冷的感觉至全身。  

  但她胸口灼烧的疼痛感却像魔鬼般紧紧攫住她不放,她试着和这个可恶的恶鬼作战  ,但是她愈是挣扎,疼痛就愈压迫她的神经,整个胸口活像有一把火燃了起来。  

  朱小霞已分不清是冷还是热,她不断地呻吟、打颤。  

  这就是白雪想要见到的反应。  

  她每念一次咒语,就更加深了朱小霞体内冷热的交迫,一旦让她气血攻心,那么她  就死了。  

  而遵从白雪的指示躲在房间外的薛兰儿和如意一颗心也忐忑不安,神经跟着紧绷到  了极点。  

  「如意,你看白姑娘可不可以治好小霞姊姊的怪病?」其实,薛兰儿此刻满后悔叫  祁雷去找薛洛。  

  身边少了祁雷,她的心更慌乱了。  

  「郡主,你别急,你要有信心,白姑娘法力高强,一定可以斗胜缠住小霞姊姊的妖  魔。」如意安抚着她的不安。  

  「我也想有信心的呀──」她的信心在每次听到朱小霞痛苦的呻吟声时就立刻瓦解  。  

  「小霞姊姊一定很难受,为什么她这么善良的人,还会遭此折磨?老天太残忍了!  」  

  如意替朱小霞打抱不平。  

  「如意!」薛兰儿竟猛然记起永清师太的话。  

  既然朱小霞的前世曾是天庭上的仙子,也许上天会派贵人来救她。  

  「兰郡主,你怎么了?」一阵呼唤声将薛兰儿的意识拉了回来。  

  「如意,我们一起来求天上神保佑小霞姊姊早日恢复吧!」她拉着如意跪地膜拜,  双手合十,诚心诚意的开始朝天空为朱小霞祈求上天的保佑。终曲在黑暗中飘浮的朱小  霞,彷佛见到了微微的曙光。  

  冷的感觉不再鞭打她,胸口灼热的疼痛也逐渐在减轻。  

  原本模糊的意识也缓缓苏醒,即使曙光是那么的微弱,但却有如大海中的灯塔,给  了她指引。  

  她开始在黑暗中摸索,只要有一线生机,她都不会放弃的。  

  正念着毒咒的白雪似乎也感应到她微妙的反应,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她念的毒咒似乎正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破解。  

  朱小霞彷佛被灌入了感觉,隐隐约约,她听见有人正在对她念着她听不懂的话语。  

  她虽然听不懂,但是藉由声音的频率,令她感到相当的不舒服。  

  她好想对这个声音喊停,但是她根本没有办法叫出声,只能任由这声音像魔音穿脑  般的折磨着她。  

  那一丝微妙的曙光正逐渐扩大,她只觉得有股力量不断地牵引着她走出黑暗。  

  突然,那讨厌的声音变小了,代之而起的是一阵悦耳的声音,似远似近,令她有如  沐春风般的舒服感。  

  她知道是这股莫名的力量救了她,曙光也击溃了黑暗,突然,她见到一道七彩的光  芒--朱小霞醒了。  

  她幽幽的睁开眼睛,脑子里仍是一片空白,只能茫然然地瞪着头顶上的轻纱薄帐。  

  「呕!」一声,似人呕吐的声音令她恢复了思绪。  

  只见白雪口中喷出血丝,那模样令人惊心动魄。  

  「白雪?!」她发觉自己的手脚全被绳子给绑住了。  

  「朱──小──霞!」白雪抹去唇角的鲜血,眼光发出可以致人于死地的熊熊怒火  。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会吐血?」惧意攫住朱小霞,在眼中紧缩成冰冷的  球。  

  「我会吐血都要拜你所赐,我没料到你的命可以这么大,我太低估你了,不过,我  今天一定要取走你的性命,你乖乖等死吧!」  

  因为恐惧,使朱小霞的太阳穴不住跳动。  

  白雪像发了疯似地,双手紧紧掐住她的颈子。  

  又是这种可怕的感觉,朱小霞不断地挣扎,然而,她只是徒费力气而已。  

  「朱小霞,你放弃挣扎吧!不会有人来救你的。」白雪不断加重掐在朱小霞颈子上  双手的力量。  

  朱小霞设法让自己在震惊中理出思绪,她绝不能就这么死在白雪的手上。  

  人在绝望中产生的求生存力量是令人无法想象得到的。  

  朱小霞奋力弯起膝盖,往白雪下膝用力一顶,并趁着白雪松手之际,连忙滚下床。  

  就在她想开口求救时,白雪拿出一团不知名的东西塞到她嘴里。  

  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有谁可以来救她?为什么此时全不见薛兰儿、祁雷、如意?他们为什么弃她不顾?  

  「你的死期到了,朱小霞!」白雪两眼如火灼烧地望着她。  

  薛洛救我!薛洛救我!  

  这是她在绝望中唯一想要喊的名字,她知道也许他们这一世又得注定分离,无法相  守了。  

  恐惧令朱小霞五脏俱缩,胆汁蓦地涌上喉头。  

  她实在不明白白雪为什么对她存有如此大的恨意。  

  难道只因为薛洛──蓦然,她想起永清师太曾说过的话,莫非,白雪便是蜘蛛精转  世?  

  她确定白雪一定是蜘蛛精转世,否则,她不会从二十世纪带她回到这个年代,白雪  是为了要拆散她与薛洛而来的。  

  她不能让白雪阻碍了她和薛洛的宿命姻缘,她不能死,绝不能死。  

  于是,她再度奋力和白雪做最后的抵抗。  

  忽然,桌上的烛火突然倒了下来,朱小霞看见火焰迅速蔓延整个桌巾。  

  她心一惊,连忙滚向一旁,想从白雪的控制中逃开,不料反将桌子踢倒。  

  瞬间,火焰同时沾上了她和白雪的衣服。  

  彷佛受到催眠,她动也不动地看着赤红色的火焰在自己身上跳跃。  

  当烟冉冉升起时,她才惊觉到灸人的热度,于是她高声尖叫翻滚,想要藉以熄灭身  上的火焰。  

  白雪身上也如同火球般燃着,她的脸在痛苦中扭曲,但是却不放弃对朱小霞的侵略  。  

  眼见她将再度扑向朱小霞的当头,朱小霞连忙迅速朝角落滚去,而白雪整个人便扑  空倒在床上。  

  因床上的被褥全属易燃物,仅仅一秒钟,白雪便陷入了火窟内,阵阵的浓烟缓缓上  升,散在空中,掩去了她的脸。  

  「救我,朱小霞,救我!」她的声音凄厉,似受伤的动物在深深哀叹。  

  朱小霞的手脚被绑住,根本无法对白雪伸出援手。  

  泪水滑下她的脸颊,模糊了视线,她无奈地啜泣叫道:「白姑娘,快冲出来,快!  」  

  即使白雪听得见她说的话,她也无法遵从,因为火愈烧愈旺,连一旁的木制家具也  全部燃烧起来,浓烟一直冒出,熏得朱小霞双眼刺痛。  

  在蒙蒙的烟圈中,火焰好象在怒瞪着她。  

  白雪发出另一声凄厉、痛苦的尖叫声,新的恐惧令朱小霞几乎喘不过气来,四周充  斥的又焦又苦的气味几乎令她窒息,胃中翻搅。  

  她想爬向房门,却赫然发现四周已被火焰团团围住,她只能茫然地瞪着火舌不断伸  向她,等待火焰无情地肆虐。  

  ☆☆☆  

  「着火了,救火呀!」  

  王府内已混乱成一片,熊熊火光在黑夜中格外令人怵目惊心。  

  薛洛和祁雷几乎同时跃下马,当他们见到着火的房间时,恐惧如鬼魅般紧紧攫住他  们。  

  「王兄,你快想办法救小霞姊姊,她和白雪在房间里……」未等薛兰儿说完,薛洛  已经冲入火窟中,祁雷也随后冲了进去。  

  「小霞?小霞?」  

  是幻觉吗?否则,她为什么听到薛洛喊她的声音?  

  「小霞?」熟悉的声音再度传入她的耳朵里。  

  不是幻觉,真的是薛洛在呼唤她!  

  他赶回来救她了,是吗?  

  一股释然生起,她呛咳着抵抗浓烟。  

  「我在这儿!」  

  一只强壮的手臂圈住她,拉她靠向一个宽阔的胸膛。  

  「是你,真的是你。」她不断的眨眼,当目光凝聚在他深邃的眼眸上时,不能控制  的兴奋使她流下泪来。  

  「是我,别怕,我在你身边。」他把她抱了起来,转头对祁雷说:「退出去吧!火  太大了。」  

  「不,救白雪,救白雪……」浓烟梗住了她,使她因呼吸困难而昏厥过去。  

  她最后的一丝意识是,她听到火焰的嘶嘶声,以及如解脱般的哀叫声……☆☆☆  

  「小霞……小霞,你醒醒……」  

  朱小霞感觉自己正被摇晃着,她分辨出唤她名字的人正是薛洛。  

  「薛……」也许是喉咙过干,她的声音并不清楚,只听见薛洛吩咐着下人倒水来。  

  突地,她的嘴唇传来一阵沁心的清凉,入喉之后,才知道那是水。  

  「小霞姊姊,你快点醒过来,你千万别死啊!都怪我,要不是我擅作主张请白雪来  ,你也不会遭此不测。」  

  她听见薛兰儿伤心地哭泣着。  

  白雪?!当这个名字掠过朱小霞心头时,她的脑海再次浮现火场内惊心动魄的景象  ,以及白雪的哀叫声。  

  倏地,她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皱着双眉的薛洛。  

  「你醒了,你终于醒了?」薛洛眉峰一舒,脸上原本紧绷的肌肉也放松了些。  

  「白雪……白雪怎样了?」她紧紧瞅着薛洛。  

  薛兰儿回答了她,「白雪被火烧死了!她死有余辜,谁教她要害你,害人倒害了自  己。」  

  「白雪死了……」她突然分不出自己心中交错复杂的情绪是什么?有点悲伤,有点  自责……还有点松了口气的感觉。  

  「小霞,你没事吧?」想起自己若迟了一步,就会失去她,薛洛苍白的脸上布满了  恐惧。  

  「谢谢你救了我!」这是肺腑之言,如果不是薛洛不顾自己生命的危险救出她,她  恐怕也落得和白雪一样的下场了。  

  死!想到她可能永远不能再见到他,她竟忍不住浑身颤抖。  

  「别怕,我就在你身边。」薛洛紧紧地拥抱住她,「小霞,你知道我差点就失去了  你。」  

  「我知道,请抱紧我,紧紧的抱住我。」朱小霞用一只手臂用力的圈住他的脖子,  她只想感受他的气息,告诉自己,他就在她的身边,她不用再害怕了。  

  不知何时,房间内已剩下他们两人。  

  薛洛颤抖的手缠在她发中,托住她的头,声音低沉、温柔:「你把我给吓坏了,你  知道如果我真的失去你,我会有多么伤心。」  

  回视着他深情的眼眸,泪水灼痛朱小霞的双眼。  

  「我何尝不害怕,你要是迟来一步,我可能--」  

  「别说了!」他用手指拭去她颊上的泪水。  

  「不,我要说,我一定要告诉你,当时我在绝望中时,我一直叫着你的名字,我告  诉自己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我不要再和你分离了。」  

  一抹微笑在薛洛唇边漾起,既苦又甜蜜。  

  「我听到你的呼唤声了,所以,我和祁雷几乎没有休息地快马赶回来。」  

  「你听到了?」莫非他们有心灵感应?  

  「我起初也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但它是那么的真实,所以,我知道是你在呼唤着我  。」深深的爱意在他眼中现出光芒来。「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不管你相不相信,你  是我今生今世,也是来生来世,生生世世最想厮守的人。」  

  「我相信,因为我也是爱你的,不然,我就不必吃了这么多的苦。」她慢慢地对他  道出永清师太告诉她的前世姻缘。  

  「原来你早已知道我们是前世注定的恋人!那为什么我说要与你成亲时,你却抵死  不从?」薛洛低头审视着她。  

  「谁教你那么霸道又不懂温柔,哪有求婚是用逼的,你根本没尊重过我。」她小嘴  一撇,大眼一瞪,似乎全是薛洛不对了。  

  薛洛看着她忿忿不平的小脸,霍地朗笑出声:「我霸道?不够温柔?好,那么你告  诉我,你期望我怎么做?」  

  「我说了你就会照做吗?」她眼睛一亮,期待、兴奋地提高音阶。  

  「说说看!」他轻托起她粉嫩的颊,眼中尽是莞尔之意。  

  「至少要挑一个有月色,充满罗曼蒂克的夜晚,然后带着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跪地  向我求婚。」  

  「你叫我向你下跪?」他挑高双眉。  

  她从鼻子冷哼一声,给了他一个「瞧,我就知道你办不到吧」的表情。  

  「有没有折衷的方法?」  

  她仍冷哼一声,撇过头去,一个「随便你」的表情。  

  薛洛像接到了天大的难题地皱起眉心。  

  男儿膝下有黄金,叫他向她下跪--太不可思议了!  

  ☆☆☆  

  虽然薛洛并没有照着朱小霞的要求去做,但是婚礼仍决定在十六日举行。  

  而且,在太君的作主下,薛兰儿也将在此日出阁。  

  她终能如愿以偿的与祁雷厮守终生,这除了要感谢朱小霞之外,她最应该感谢的是  薛洛。  

  因为如果没有薛洛的妙计,御史大人也不会如此爽快的答应退了这门亲事。  

  原来薛洛到御史府去时,竟告诉御史大人说薛兰儿得了一种怪病,群医束手无策,  命已危在旦夕,所以希望御史大人尽快前来迎娶薛兰儿。  

  没想到对方一口回绝,并表明要退了这门亲事,以至于薛洛不费吹灰之力便顺利地  解决了这桩亲事。  

  朱小霞看着一副沉浸在爱情喜悦中的祁雷,她是十分羡慕又嫉妒。  

  当初一直被认为是呆头鹅的祁雷,彷佛一下子开了窍,居然每天写一首情诗给薛兰  儿。  

  要不是古代眼镜这玩意儿还没发明,恐怕眼镜行要大发利市了。  

  由此可见,朱小霞说有多郁卒就有多郁卒。  

  更教她气不过的是,薛洛好象放意要冷落她似地,居然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让她  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现在她倒怀念起他霸道的模样,至少那是他对她关心的一种表现,不是吗?  

  今天就是成亲之日了,但朱小霞仍是郁郁寡欢,甚至还在想要不要玩个逃婚记,表  示一下她心中不满的抗议。  

  但是,她又能逃到哪里去?  

  她相信,就算她逃到天涯海角,薛洛也会找到她的,所以,想想还是作罢,不过,  她可不会轻易饶过薛洛对她的冷落。  

  等洞房花烛夜时,她就要把房门一锁,罚他在房门外过夜,让他也尝尝被冷落的滋  味。  

  对!就这么决定!  

  如意的巧手,加上凤冠霞被,朱小霞简直无法相信铜镜中那个美丽的人儿竟是自己  。  

  「王妃,待会儿你这红色头巾不可擅自掀开喔,一定要让王爷为你掀开才行!」如  意千叮咛,万交代的。  

  「我知道了!」她不明白古代的礼节为什么这么多?  

  上帝!要她一直被这红丝绸布蒙去视线,然后呆等薛洛来掀,那简直是一大酷刑。  

  幸亏一生只嫁一次。  

  于是,她在喜娘的搀扶下和薛洛拜堂完婚。  

  又是拜天地,又是拜高堂,又是夫妻对拜的,几乎令朱小霞拜得糊里胡涂;红丝绸  布直直盖着她的脸,眼前只有一堆红圈光晕,她只能凭声音与喜娘的带领来辨别方向。  

  好不容易一声送入洞房响起,她终于大大松了口气。  

  于是,她随着喜娘走入新房,当然,薛洛也一直轻轻搀住她的手腕,陪在她身边。  

  当新房门一开,一阵花香扑鼻而来,差点让朱小霞以为是自己的嗅觉出了问题。  

  于是,她作了个深呼吸──嗯!果然是花香味。  

  太奇妙了,莫非他们也流行在室内喷芳香剂?  

  「喀!」一声,她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  

  薛洛八成出去喝酒了,今天来了不少达官贵人,他这新郎倌铁定是难逃被灌醉的命  运。  

  所以,她一定要履行她的计划──把他关在新房外。  

  「喜娘,你下去吧!」她以为喜娘还在房间内。  

  没有回答,看来,喜娘早已出去了。  

  于是,她忘了如意的交代,自己伸手将头巾给掀了开来,却差点被她眼睛看见的景  象给吓呆了。  

  房间内摆了许多玫瑰花,天哪!原来她嗅觉没出问题,这──「全部九百九十九朵  玫瑰,你可满意?」薛洛低沉的嗓音近在她的耳畔。  

  她猛然回过神,瞪圆了大眼睛,「你怎么还在这里?」  

  「你忘了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我不在这里,难不成你希望我去别的房间?」  

  他轻扬眉毛,面露促狭之意。  

  「我还以为你根本已经忘了我的存在呢!」她的娇颜倏地染上一抹嫣红。  

  「你说我『敢』忘吗?」他微笑地推开窗户,「今夜月色明又圆,应该够符合你的  要求吧?」  

  「马马虎虎。」她盯着他,等地下一个动作。  

  「你就是不肯放过我!」他的语气毫不掩饰宠溺,一个跨步便拦腰将她抱起。  

  「喂!你忘了要跪地求婚的──」  

  「我不会忘的,不过,我喜欢在比较隐密的地方求婚,我相信你一定会很满意的…  …」他在她耳畔低喃,浊重的呼吸搔弄着她的颈项。  

  朱小霞听明白他更深一层的含意,双颊倏地染上两抹红霞,不胜娇羞地靠在他的胸  膛。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满意?」  

  「因为我就是知道!」他朗声一笑,将她抱上床放下纱帐。  

  此刻,连月光都害羞地躲进云层……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