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积错成是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积错成是目录  下一页

积错成是 第七章 作者:可儿

  “你又笑话我了。”  

  “没有,我没……唔。”娇笑的小嘴被吻个正着,怎么又来了,这男人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但白玉小手却是习惯性攀上了宽阔肩头,柔顺的接受他的吻。“你……”  

  “你怎么又吻我了?你又想这么说是吗?”细碎的笑语伴着吻犹然依恋的落在滑嫩的粉颊上。  

  “你……讨厌,就爱欺负我。”娇嗔的轻槌下厚实的胸膛。  

  哈……易佑天边笑边将怀里的娇躯搂得更紧,“你再抱怨,我又要吻你啰。”  

  钱钗雅连忙用手捣着他的唇,“不行,你还没说完你和皇上射箭比赛的事,结果如何了?”  

  “你猜啊,猜中我让你亲一下;猜错了,你被我吻一下。”易佑天邪笑地提议。  

  “呵……哪有这样的事,我不同意,你快说,我想知道嘛,快说啦。”钱钗雅撒娇着催促。  

  她的娇态让人无法拒绝,易佑天吻了下柔嫩的手心,将它握在大掌里,和她分享着往事。  

  钱钗雅微笑聆听,他们能如此和谐的相处,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原以为这趟行程会很无聊,和易佑天之间一定也只会针锋相对、吵嘴不休,哪知道自己与他竟然可以聊得这么契合。  

  一定没人想到在易佑天冷峻的面容下却有着风趣的言谈,他开怀大笑的神态更充满了婴孩般的纯真,对她更是温柔关心,他身上所散发出的安全感,更是无人可以比拟,认识他越深,她越加了解自己原先对他的判断是完全错误,人不可貌相,这话用在他身上真是太贴切了,外在的冷酷不代表心也是无情,对他,她要另眼相看了。  

  发觉他的脸贴近时,钱钗雅回神想闪也避不开了,再一次被吻个正着。  

  “你……”  

  “不专心,该罚。”  

  在甜蜜的吻里,她的心再次沉沦,如今唯一让她想不通的是自己与他到底成了何种关系。朋友?那似乎太过于亲密了;但更进一步的说法,他都已经不再表明要自己做妻子了,她还能再说什么?只是为何他的吻越来越密集、也越来越炽热呢?她不懂,也不想懂,更不想停止这不正常的关系。  

  钱钗雅发现,她越来越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了,哎。  

  “叹什么气?”低沉的嗓音在钱钗雅头顶飘动。  

  “我……我想问你一件事。”钱钗雅闭了闭眼后出声。  

  “什么事?”易佑天抬起她的小脸。  

  钱钗雅看着他,不好意思细声地问:“你……你和皇上最后是谁赢了?”  

  “哈……你这小家伙果然心不在焉,罪大恶极,要再罚一次。”易佑天不怀好意要惩罚她。  

  “一罪怎能两罚,没有这种事。”钱钗雅闪躲易佑天的攻击,两人笑闹着。  

  “小红娘,你乖乖的受罚,我保证晚上给你安排好玩的事当回镇。”他提出交换条件。  

  “什么好玩的事?”钱钗雅有兴趣的问。  

  “保密,但是绝对值得,你不会后悔的。”易佑天故意卖关子。  

  “呵,你以为你能保住秘密吗?”钱钗雅笑得像只小狐狸。  

  易佑天失声笑,轻捏她的俏鼻,“哎,我真是将你宠坏了。”  

  笑声再扬起,所有问题都被抛到脑后,现在的快乐才是最实在的。  

  ***

  常盘镇,到边城必经之地,因为地近西域,镇里的风俗习惯、食衣住行都带有域外色彩,十分特别,也很吸引外地人,尤其是从未去过外域的人。  

  漂亮的眸子睁得老大,脸上挂着的兴奋好奇神情从未褪下过,不时就见她红唇微张,然后跑到让她感兴趣的物品面前又摸又问,非要弄明白那是什么。  

  这是钱钗雅走入镇上大街后,最常露出的表情。  

  “这个镇实在太有意思了,若你没带我来逛逛,我一定会恨死你的。”看了眼身旁的易佑天。  

  车队在太阳下山之前便来到了常盘镇打尖休息,这个镇因为游客众多,所以街上的商店都营业到二更天,因此入夜后街上人潮不减,主要大道上灯火通明,更加的热闹。  

  “我知道,所以我不是带你来逛街了。”他就明白以她的爱玩个性,一定会很高兴的。  

  “入宝山岂能空手而回,王爷,你该有准备来好好招待我这个贵客吧!”她已经开始升起购物欲望了。  

  易佑天明白她想做什么,“适可而止。”  

  钱钗雅漾出甜笑,很自然的挽起他的手,“别担心,我明白王爷有多少身价,我会斟酌,不会让你破产的。”不待易佑天回应,她就拉着他一起逛街去了。  

  “这是什么?”钱钗雅好奇的看着缀上亮片珠玉的薄纱,当披风太小,做手巾也不必缝上这么多的饰物吧!  

  “小姐一定没去过西域吧,这是西域女子用的面纱。”摊贩老板连忙解释。  

  原来是面纱。钱钗雅拿起一条黑色薄纱遮在脸上,对着易佑天眨眨眼睛,“好不好看?”  

  黑纱衬得她肌肤雪白净透,没被掩住的凤眼晶亮如夜星,透着俏皮的笑意,薄纱朦胧下依稀可以看到她姣美的唇形,面纱让她的美添了份神秘,更加动人了。  

  易佑天眸里闪过一抹惊艳,笑斥:“顽皮,喜欢就买下吧!”  

  她当然不会客气了,还一口气将摊上的面纱全买了。  

  “你干嘛买这么多?”易佑天讶然。  

  “钱府的女人多嘛,新奇东西正适合当礼物,我还嫌太少呢。”她买东西一向不吝啬。  

  这理由很难反对,易佑天手一挥,让随扈付帐。  

  女人爱买的东西不就是胭脂水粉、首饰珠簪,钱钗雅自是不例外了,但是身为天下首富的千金,她买东西和别人不同之处便是所看中的东西都是最好的,这不需人告知,不用提醒,面对琳琅满目的货品,她总是一下手便挑到最佳的,而且从不问价格,喜欢便买,幸而钱府家财万贯,她自己也非常会赚钱,要不真供不起她如此大手笔的花费。  

  第一次见面,他便对她的挥霍行为不以为然,现在她就在他眼前大肆购物,用的还是他的银子,这回他却只有纵容,没想要纠正制止,易佑天在心里苦笑,不明白这情形是好还是不好,唯一能肯定的是他越来越疼这个小红娘了。  

  钱钗雅买东西一向快、狠、准,绝不迟疑,不到一会儿工夫,随行的王正、杨智两人手上已经是大包小包了,她又在一间卖围巾、帽子的铺前停下,拿起一条鼠灰色的厚围巾观视。  

  “这是男人的围巾,你想买来送给父兄吗?”易佑天看着她。  

  钱钗雅摇摇头,“不是,我有更适合的人要送。杨智。”突然唤着站在一旁的侍卫,对他招手。  

  “钱小姐,有什么事……呃?”杨智话还没说完,钱钗雅手上的围巾就围在他颈子上,让他很吃惊。  

  “很搭配呢!好看,喜欢吗?”钱钗雅微笑地问杨智。  

  杨智既惊又喜,忙不迭的点头,“喜欢、喜欢,谢谢钱小姐。”只是在见到主人的神情不佳,又连忙低下头收回笑。  

  钱钗雅又挑了另一条蓝色围巾,这回是唤王正,一样为他亲自戴上,“嗯,也很不错,你喜不喜欢?”  

  王正黝黑脸上浮起红潮,生硬的点了下头,“属下很喜欢,钱小姐,谢谢。”但也一样一接触到主人不善的眼神,立刻退到一边不敢再多说。  

  “没想到你对我的属下这么照顾。”易佑天淡淡一笑,但眼里却没一丝笑意。  

  “他们帮了我不少忙,这是我的谢意,也不只他们呢,还要再买十六条围巾才够。”钱钗雅低头挑围巾。  

  这话让易佑天的脸色和缓了些,“拿我的银子做顺水人情,你真聪明。”他的属下全打点到了。  

  “你不是早知道了吗?”钱钗雅对他做个鬼脸,惹得易佑天哈哈笑起,但看到她还要继续逛,他有些头疼了。  

  “王正、杨智快拿不动东西了。”  

  哪想到钱钗雅却回道:“我们的手还是空的啊,我从不曾这么久没逛街,还不是因为你,没逛过瘾我才不回去,走吧。”拖着易佑天走向另一家商店。  

  易佑天低吟一声。该死,他现在开始后悔自己提出的烂主意了。  

  不久后,连易佑天手上都提了一堆东西,只有钱钗雅还是一身轻松。  

  “耶,有古董店呢,太好了。”像发现宝藏般,她快步的走入店里。  

  “钗儿。”易佑天想叫住她,但还是没用。天杀的,古董?这个小恶魔最好别买得太过火,要他扛个什么花瓶、石狮或古董家具回去,他一定会揍人的。他皱着眉,只得跟着走进店里。  

  钱钗雅环顾店里一圈后,看中了高挂在墙上的一对珩璜。  

  “小姐真是好眼光,那对珩璜是无价之宝,不但是罕见的白翡翠,玉质好,雕工更是细致,不过它们是本店的店宝,不打算出售。”五十来岁的老板介绍一番后表示。  

  “老板,能让我看看吗?”钱钗雅漾着娇笑要求。  

  老板哪拒绝得了,马上拿下珩璜送到钱钗雅面前。  

  那是两个半圆形环状的玉佩,上半圆称珩,下半圆则叫璜,珩璜合在一起就成了个圆,钱钗雅拿起珩,放在嘴前轻轻吹气,那玉竟然发出了清亮的声音,而璜遇风则发出低沉的声响,珩璜同时发音就成了高低和谐的好乐音。  

  老板拍着手,大声赞美,“原来小姐不只眼光好,更是内行人,明白珩璜可以发声,小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见识,教人佩服。”  

  钱钗雅笑了,“老板好说了,我搜集了十来对的珩璜,不过发出的声音却没这对来得好听,这果然是宝贝,我很喜欢,还请老板割爱。”  

  “小姐,很抱歉,这个宝贝我真的舍不得卖出,对不起。”老板拒绝了。  

  钱钗雅还是笑容满面,一点都不失望,因为她将事情推给了易佑天,“老板,我身旁的这位公子身分不凡,就由他来和你谈谈了。”  

  竟然把这种事丢给他,易佑天责难的看了眼钱钗雅,她却是笑得狡猞,果然是只小狐狸,但他又不爱她的笑脸蒙尘,也只有帮她抢人家的宝贝了。  

  在易佑天和老板交涉时,钱钗雅只顾着玩手里的珩璜,没半丝的担心,因为她知道他一定会为自己买到她想要的宝贝。  

  果然,钱钗雅是开开心心的走出店门,手里抱着的檀木盒里便是装着她新得到的宝贝,而店老板就显得有些垂头丧气,不过手里的大笔银子多少是个安慰了。  

  “我们回客栈吧!”钱钗雅甜甜地笑着。  

  “你愿意回去了?”易佑天挑眉,有些意外。  

  “我已买到了喜欢的宝贝,而且夜深了,店家也要打烊了,也没得逛了呀。”  

  易佑天这才注意到街上行人变少,原来这才是主因啊!“你今天逛街逛得很开心吧?”  

  钱钗雅扬了扬手里的木盒,笑弯了眉,“当然啰,我也不会忘记要谢谢你送我这么多礼物,谢谢。”花他银子的感觉还不错呢!  

  敢这样算计他的女子也只有她这个小恶魔了,易佑天摇头笑了,一行人返回客栈。  

  易佑天送钱钗雅回到房间。  

  “我今晚过得很愉快,谢谢。”钱钗雅礼数周到的道谢。  

  “你以为一句谢谢就够了吗?”擒住了还没来得及逃开的人儿,在她呵呵笑声里吻住小嘴,讨取应得的谢礼。  

  她怎么抗拒得了熟悉的吻,钱钗雅低咛一声,身子软软的偎入宽厚胸膛,轻浅的回应这个热烈的吻。  

  但在易佑天想将她抱得更紧时,却感觉到有个硬物挡在胸口,他松开钱钗雅低头看去,原来是她手上的木盒,他伸手要拿开,钱钗雅灵巧的先闪出了他的怀抱。  

  “你已经得到了应得的,不能再得寸进尺哦。”她用他之前的话还给他。  

  易佑天长笑,好个鬼灵精!“那你就好好休息吧,晚安。”说完,转身便要离去。  

  突然钱钗雅唤住了他,然后从木盒里拿出璜走上前递给他,“送给你,这才是今晚真正的谢礼。”  

  易佑天接过璜,脸上满是笑容,“这玉佩是一对的,你舍得将其中之一送给我?”  

  “那是用你的银子买的,送你一个也不为过,而且你看清楚,我送你的是璜玉,珩玉上璜玉下,表示我这个贵客是高高在上的,记住啰,晚安。”美丽的容颜浮上慧黠得意的笑,话说完就将门关上,她今晚一定会有个快乐的好梦。  

  易佑天看着手里的玉佩好气又好笑,她还真会借花献佛呢,他不在意玉的上下,重要的是它们是一对,这个小红娘恐怕是身陷情感的漩涡而不自知了。  

  璜玉在风中发出低沉鸣声,让他的脚步更加轻快。果然他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  

  ***

  从天朝最西的疆土放眼望去,四周是一片荒凉景色,低平的砾上丘陵,一望无际的黄沙尘土,不见绿荫树林,也看不到人家,只有一座城池孤零零的立在天地中,那就是边城了。  

  易佑天领着车队进入了边城,边城守将余景德在接到前哨兵的通报后,特地在府邸外迎接。  

  “属下见过王爷。”余景德单膝跪地行礼。  

  易佑天下了马,“余将军不必多礼,请起吧!”  

  “谢王爷。”余景德站起,看到易佑天亲自接一个女子下马,她脸上戴着西域女子的面纱,却穿着中原女子的衣服,应该是不相配的装扮但在她身上却显得十分合宜,她是谁?竟然能和王爷同行?  

  看到余景德疑问的目光,易佑天开口介绍,“余将军,这位是天下首富钱府的六千金钱钗雅,她是小王的友人,这回与小王一起来边城。钗儿,这是边城守将余景德将军。”  

  钱府的大名众人皆知,如今还贵为皇亲国戚,余景德有些惊讶,不敢怠慢,拱手为礼,“见过钱小姐。”  

  “我可以除去面纱了吧,好闷呢!”  

  钱钗雅飞快的拿下面纱,呼,舒服多了,再对余景德笑着点点头,“余将军,你好。”看他的年纪约莫五旬,岁月和风沙在他脸上刻下了深刻的痕迹,给人的感觉就是严肃拘谨。  

  面纱拿下后的艳绝丽色震慑了许多人,竟也让自律严谨的余景德有些看傻了,一时间转不开眼。  

  “咦?大家干嘛一直盯着我看,我脸上是不是沾到了什么啊?”钱钗雅暗笑在心,却不忘捉弄人。  

  余景德困窘的连忙低下头。  

  这情形也令易佑天不悦,不过那个顽皮女子一样该打屁股了,伸手轻敲了下不乖的小脑袋,“钗儿,别胡闹了。”  

  钱钗雅掩着嘴直笑。  

  “入府吧!”易佑天很自然的拉起钱钗雅的小手,一起走入府邸。  

  来到大厅,等在里面的年轻女子立刻上前来行礼,“见过王爷。”  

  “不用多礼。”易佑天轻轻挥手。  

  钱钗雅打量了下眼前的妙龄女子,明眸皓齿,清秀可人,一身高雅的气质点出她是个闺秀千金,再看了看余景德,她就明白这女子的身分了。  

  “余将军,这是令嫒吧,生得真漂亮。”  

  余景德自谦地说:“钱小姐真是好眼力,她的确是下官的女儿柏菁,蒲柳之姿怎敢称美。菁儿,这位是天下首富钱府的钱钗雅小姐,她是王爷的朋友,你可要好好招待钱小姐。”  

  “钱小姐。”余柏菁有礼地打招呼。  

  “余小姐,很高兴认识你。”钱钗雅大方回应。  

  “钗儿,我还有事要办,菁儿对府里很熟悉,就由她带你四处走走吧!你若感到累了,也可以回房休息。”易佑天交代。  

  公事重要,钱钗雅也没反对,便和余柏菁一同离开大厅。  

  边城是军事重地,没有太多奢华的东西,所以整个府邸也只是力求舒适简洁,不用多久时间,余柏菁便带着钱钗雅逛了回来。  

  “钱小姐,比起钱府,你一定觉得这府邸非常小吧!”余柏菁微笑地说。  

  “环境不同无法相比,余小姐,失踪的将领余柏超应该是你的哥哥吧?”钱钗雅问起。  

  余柏菁轻点头,“他就是我哥哥,半个多月前他带兵出城操练时失踪了,众人很努力的找寻,可是却一直没找到他。”  

  “另一个失踪的人是塞族的公主,他们失踪的时间非常相近,之后便传出有人在边城看到你哥哥和塞族公主,塞族为此下通牒要我方交出公主,否则塞族士兵便要入城寻找,所以才会惊动到王爷来处理这件事。”这是她向易佑天问出的情形。  

  余柏菁低嗯一声,“事情就如同钱小姐所知道的这般。”  

  “塞族是个怎么样的民族啊?”钱钗雅感到好奇。  

  “塞族是西域的最大族群,他们养牛羊放牧,逐水草而居,不管男女都身强体健善骑马,男人更是从小就被教导武术,拥有好武艺,是个很强悍的民族,不过塞族和天朝一向都是和平相处,塞族大王波杰是个明理仁慈之人,这回若不是因为妹妹波娃失踪,他不会对边城提出这么严厉的要求。”余柏菁轻声说着,言语间带着谅解。  

  钱钗雅疑惑的看着余柏菁,“余小姐,听你的语气,你应该和那位塞族的首领波杰熟识,那不也认得失踪的公主了?”  

  “在入秋后,靠近边城的祈山水草最肥美,塞族人固定这个时间会来祈山放牧,波杰偶尔也会来巡视子民,因此和我爹曾有所接触,我见过他和公主几次面。”余柏菁回答。  

  钱钗雅依着判断,“照这么说,你哥哥也和塞族的公主认识了?”  

  “一样是有见过数面。”余柏菁应道。  

  钱钗雅想了下,直接问道:“余小姐,你哥哥该不会和塞族的公主相恋吧?”  

  余柏菁神情很不自然,赶忙转开话题,“没……没这种事,钱小姐,你还没看过客房呢,我带你去看看,你一路奔波一定也累了,就顺道到客房休息吧。”  

  钱钗雅若有所思的看了眼余柏菁,漾出浅笑,“好啊,你也别喊我钱小姐,叫我钗儿吧。”  

  “钗儿,那你也和我家人一样唤我菁儿好了。”余柏菁笑着回以善意。  

  两个女子建立了友情,说说笑笑地向客房走去。  

  ***

  “呼,好舒服。”钱钗雅泡在大大的浴池里,不但洗净了一身的尘上,也消去满身的疲惫。对她而言,比睡觉休息更有用。  

  亲眼看到边城的景象,比自己原先想象的模样好,不过和富城的繁华真是天差地远,这里人民的生活是辛苦多了,但还好看到他们脸上大都是带着笑容,对他们而言,安定绝对比繁华来德更重要。  

  钱钗雅在浴池里泡的太久了,让伺候的婢女不放心的进来。  

  “小姐,沐浴水有些冷了,还要再热水吗?”婢女试试水温后问。  

  “不用,我要起来了。”洗过头了,钱钗雅起身让婢女伺候穿衣打扮。  

  才妆点好,就听到男仆来通报:用膳了。  

  时间算得真准,钱钗雅来到膳堂,易佑天见到她就让婢仆退下,在两人独处时,迫不及待的将她搂入怀里,汲取她沐浴后的馨香。  

  “你好香。”呢喃飘下,吻也密密的落在她脸上、皓颈上。  

  “当然,我洗完澡了。看你一定还没洗吧,那你不准抱我。”钱钗雅笑着推拒。  

  “不可能,我要定你了。”重重的吻在红唇上,表明自己的决心。  

  吻毕,钱钗雅有些轻喘的娇嗔,“我肚子饿了,你却还缠着我不让我用膳,你这个主人做得真失败。”  

  “才不呢,这可是开胃菜。”易佑天邪笑地回答。  

  钱钗雅又气又羞,睨了他一眼,“就爱胡说,不理你,我要用膳了。”推开不正经的男人,坐下欲用膳,只是看到桌上的菜色,不知该如何下箸。  

  “这是边城,生活不似内地富庶,你要忍耐些,不过厨子的手艺绝对没话说,吃吃看。”易佑天夹了块白切肉到钱钗雅碗里。  

  在钱府,下人吃的都比这好,但这是边城,还能要求什么呢?钱钗雅只得夹起白切肉吃了口,随即睁大眼点头,“味道还真不错呢。”开心的用膳。  

  易佑天扬起笑容,这小红娘就是有救人疼惜的优点,纵然出身富贵之家,却有颗包容的心,刁蛮也能适可而止,让人无法不喜欢她。  

  用膳间,钱钗雅问起,“余柏超和波娃公主失踪案你要怎么办?”  

  “我已派人搜寻了,只要真是在城里,一定能很快找到人的,只怕……”易佑天顿了下,钱钗雅代他接下去。  

  “只怕有人帮忙将他们藏匿起来,你想他们会不会有可能……”  

  “不可能。”易佑天打断她的话。  

  “别乱插嘴,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钱钗雅不高兴的瞪他一眼。  

  易佑天了解地回答,“你是个红娘,还能想到哪里去,他们不可能在一起的。”  

  “为什么?”  

  “因为余柏超有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波娃公主也订了婚配,过不久便要成亲了,所以我说不可能。”易佑天解释。  

  “或许就是这样的原因,他们才要相约私奔啊。”  

  钱钗雅这话却让易佑天笑了起来,“钗儿,别胡思乱想,若真如你所想的,你知道会引起多么大的风波吗?这种事也无法被礼教所接受,柏超是个负责的人,他不会这么做的。”  

  “这很难说,感情是会冲昏人的理智,否则你说这两人怎会那么刚好同时失踪!如果是那就好玩了,可以看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戏呢。”钱钗雅一脸期待。  

  “这不是好玩的事,弄不好可能会引来两国争战,无论如何,这种事都不允许发生。”易佑天皱眉,语气严肃起来。  

  “你这不是……”钱钗雅还想再发表意见,又被易佑天给截断。  

  “钗儿,这件事你别管,也不是你能管的,它牵连到战争,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不能拿来开玩笑。我再说一次,你绝不可以插手,明白吗?”易佑天神情严肃认真的告诉钱钗雅。  

  他的脸色还真可怕,钱钗雅顺从地点点头,“我明白,你快收起那吓人的模样,别让我吃不下饭。”  

  易佑天登时有点哭笑不得,他摆出脸色可以让一群彪形大汉噤若寒蝉,这女子还能说出那种话,真让他的自尊受到重大打击,但这就是他的小红娘,无人能代替的。  

  不谈公事后,气氛就变得轻松了,两人边聊天边用膳,宾主尽欢。  

  不过钱钗雅心里头还是有事,不弄清楚她不会放弃,易佑天只要她别管,没说她不可以明白真相,她要了解事情是不是真如她所预料,她的怀疑准不准确,说不定还能为易佑天找到人呢!  

  嗯,就这么办。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