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积错成是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积错成是目录  下一页

积错成是 第五章 作者:可儿

  晚膳时间,在钱府的膳厅里,虽然钱府三位千金都不在,但是除了大家长钱首富和六位夫人外,三个少爷和三位还未过门的未婚妻也一起用膳,所以气氛如往常一样很热闹,不过还是有人显得心不在焉。  

  “四妹?四妹……”大夫人迭声唤着。  

  四夫人回过神来,连忙看向大夫人,“呃,大姊,什么事?”  

  “四妹,看你一脸心事重重,碗筷几乎都没动过,你是不是又在担心钗儿了?”大夫人关心问起。  

  四夫人叹口气,“我从来不曾超过两天没见到钗儿,教我怎么不担心她呢?”  

  “钗儿是被镇平王爷邀请去作客,凭易佑天的名声,钗儿不会有事的,你不用如此挂念。”一家之主钱首富出声安慰。  

  “易佑天虽然严肃又不苟言笑,也无趣了些,但却是个光明磊落的男子汉,以前皇兄常说若这世上还有柳下惠这种人存在,那一定是指易佑天了,所以他绝不会欺负钗儿的。”钱钰风未过门的妻子唐琉璃接下话,身为公主,她以前常在宫里见到易佑天,对他有些了解。  

  钱铠风也笑道:“钗儿是何许人也,谁又能欺负得了她这个鬼灵精呢?”  

  “话虽是如此说,但是我们只从请柬里得知钗儿是被王爷请去作客,既是邀请,为何不光明正大,而要弄得这么神秘?而且现在都过了三、四天,即便作客也该回来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见到钗儿?情况越想就越感到怪异,我真无法放心。”四夫人越说眉头就蹙得越紧。  

  坐在身旁的大夫人看着自己的儿子,“铠儿,你不是有派人去调查镇平王爷的落脚处,可有消息?”  

  “富城里外的所有客栈酒楼都已经查过,但并没有找到人,不过我判断易佑天应该不会住离富城太远的地方,现在探子们正在清查官府的行馆住所和一些出租的宅院,我会尽快查出他们的下落。”钱铠风表示。  

  “四娘,铠风已经派出所有的探子去查探,我们很快就会知道钗儿在哪,而且钗儿身分不凡,一定没人敢伤害她,您毋需如此忧心,不会有事的。”钱铠风的未婚妻殷芙容柔声抚慰四夫人。  

  钱镜风的准妻子,现在已怀了身孕的金晶晶疑惑,“王爷送上请柬请钗儿去作客,不管用意为何是一定会善待钗儿,他们不住在客栈,那就需要不少的佣仆伺候,加上王爷本身也会有随扈跟着,这是一群人,不管住哪目标都不小,应该很好找才是啊,除非有哪些地方是我们忽略了,才会打听不到他们的住所。镜风,王爷外出都会住在什么样的地方啊?”  

  “一样是客栈酒楼,要不就再多上皇族人会住的驿馆、行宫之类的,易佑天若住在这么显明的地方,便很容易找了,但……”钱镜风突破静默,思索了下。“我记得城外树林里不是也有座行宫?”  

  “但那不是荒废已久,能住人吗?”钱钰风问。  

  “我明天就让人去看看。”钱铠风应道,不放过任何的线索。  

  “谢谢,钗儿给大家添麻烦了。”四夫人向众人致意。  

  “四姊,你别和大家客气,钗儿是我们钱府的宝贝,她不在所有人都觉得不习惯,也希望她能早些回府,钗儿成就了那么多好姻缘,会有福报,我肯定她绝对是平安无事的。”五夫人笑道。  

  四夫人点点头,家人的安慰让她心情好了许多,一家人继续用膳。  

  但钱府的人却不知道,钱钗雅为了想回家,正无所不用其极的大闹行宫。  

  ***

  易佑天走在回廊上,廊外树丛隐约传来的细小骚动他了然于心,却没改变他的步伐,仍是闲适的往前走。  

  阳光洒在廊上,在回廊的中心处有道细小的折射光亮一闪而逝,他警觉的扬眉,本是轻松的脚步却做了个跨跃的大动作,仔细一看,在他的脚下竟有条几乎难以察觉到的丝线,丝线横互在路上,其用意已经很明显了。  

  这回的陷阱有这么简单吗?易佑天才这么想,他双脚一落地,就听到嘻笑声传出,“上当了。”  

  美丽的俏脸从树丛后冒出,白玉手上抓着一条粗绳子,只见她正欲用力一拉,易佑天轻笑,很明白这绳子的彼端定是另一个陷阱,衣袖一挥,数片叶子被气流引动疾射而去,瞬间割断了绳子。  

  钱钗雅踉跄后退两步,却笑得更高兴,“还是上当了。”话方停,回廊顶上事先放置的四、五个水桶同时倒下,水像瀑布般倾泄而下。  

  易佑天快如闪电,在水线间伶俐移动,水落得快,他速度更快,还是让他全身而退,不过陷阱可不只这些,水桶的移动是个起端,一切才刚开始呢!  

  接着是泥球从两旁的树丛里飞出,击向易佑天,这当然也难不倒他,他左闪右避,轻易躲过泥球,再来是树枝阵,如雨下般朝易佑天射去,然后数张大网子从四面八方而来要抓他,他抽出怀中匕首,剑锋锐利如风,网子顿时被割成了碎屑飘散。  

  钱钗雅没因陷阱一一被破而不悦,反是拍着手大叫:“哇,好武功,好招式,表演得真好,好像在跳舞呢,好看、好看……”  

  这女人就是千方百计要激怒他,做得还真是彻底,易佑天半气半又觉得好笑,眼光飞快溜了圈,发现钱钗雅手里还握着条绳子,而廊顶上还有个木盆,一个主意在他心头成形,下一刻他就飞身离开回廊,在钱钗雅有反应前抱起她再回到廊上。  

  “你不知道夫妻就该同甘共苦吗?”有难自是要同当了,就陪他一起试试她做的“好事”。  

  结果木盆翻倒,先是浓郁香气传出,接着细白粉末似雪般洒下,落在两人身上。  

  钱钗雅回神后是咯咯直笑,乐不可支。  

  该死,中计了!易佑天皱起浓眉,拍了下衣上的粉末,引得越加浓烈的香味冲入鼻端,让他忍不住掩鼻打了个喷嚏,火气直往上升,“这是什么鬼东西?”  

  钱钗雅边笑边说明,“珍香堂最有名的香粉,香味持久,可保三天不散,这香粉绝对能衬得王爷更有男人味道的,呵……”还努力的拍着他衣服上的香粉,让香气四散,味道更加依附在易佑天身上。  

  这火上加油的举动让易佑天忍无可忍,脸色难看的抓住她为恶的小手,“你……”  

  钱钗雅的反应却是马上低头就要在他手臂上咬下,受过教训的易佑天立刻放手,气结地叫道:“你是属狗的吗?这么爱咬人。”  

  “我只咬欺负我的人,若不想再自讨苦吃,就让我离开啊!”钱钗雅露出贝齿笑说。  

  易佑天反而笑了,点点她的小鼻头,“想都别想。”  

  钱钗雅收起笑容,“既然你这么顽固,就别怪我不留情了。”非要闹到他天翻地覆为止。  

  “哈,一只耀武扬威的小狐狸有什么可怕呢?若没有人帮忙,你什么花样也变不出的。”他太了解有许多人在暗中支援她,他只是不吭声而已。  

  钱钗雅警告易佑天,“这表示别人都比你明白道理,一切都是我主谋的,你不得找那些人出气,否则你就是昏庸愚昧、是非不分,会让我更看不起你的。还有,我这只小狐狸好像将一只大野狼耍得团团转嘛。”不忘嘲笑他。  

  “哦,你真这么以为吗?”易佑天手臂使力,让钱钗雅更贴紧自己,目光不善的盯着她,想自己是不是该要出手了,她这几天似乎是越闹越过分了。  

  从她撂下话要令他吃睡不宁起,她果然就从个千金小姐摇身一变成为个奸邪小恶魔,极尽捣乱胡闹之能事,先在饭菜里动手脚,黄连入菜,饭里加盐巴,用辣椒煮汤,真就让他吃不好,不能安心用膳;再来是把糖藏在他床上,引来一床蚂蚁,合了她不准他睡好觉的话;他闲暇会找属下下棋,所以行李里都有准备一付棋子,也教她丢入池里喂鱼;但她到目前为止最严重的恶行是把他爱驹背上的鬃毛和尾巴上的毛全剃光,那令人发噱的怪模样,使得他想放声大笑,却也心疼不已,气得想将那个小恶魔吊起来好好打一顿。林林总总的恶行,真让他开了眼界。  

  钱钗雅黑珍珠似的眼珠子转了下,粉嫩红唇轻启,“你刚才是不是想到书房看看杨智买回来的书啊?”  

  易佑天脸色微变,“你将那些书怎么样了?”  

  钱钗雅眨了眨眸子,“应该还好啦,不过可能会有些不完整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现在书在哪里?”她不会蛮横到连书也不放过吧?  

  “你去看看就明白了,书应该还在后花园。”钱钗雅表示。  

  易佑天二话不说,抓着钱钗雅就快步走向后花园。  

  “易佑天,你走慢点,别走得那么快啊,慢一点,我追不上你……慢……慢点……”  

  钱钗雅跑步跟着他,但还是追得很吃力,气喘吁吁。  

  易佑天蓦地停下脚步,她煞不住撞上他结实的背脊,摸着额头叫疼,“哎呀,你怎么不说一声就停下,撞得人好疼呢。”  

  “住手。”易佑天喝住正在撕书的素琴和宝珠,再将钱钗雅拉到身前,指着眼前的情形,冷声质问,“这是怎么回事?”  

  后花园有个小水塘,现在正飘着一艘艘纸船,这些纸船就是拿撕下的书页折成的。  

  “你不觉得水塘空空的很不好看吗?所以我就让素琴、宝珠折纸船装饰,为水塘添加生气,折纸船需要纸,当然从书撕下最方便了,水波荡漾、船儿点点,是不是很好看啊?”钱钗雅笑得好甜。  

  “那你知不知道这些书几近绝版,非常难找,也非常的珍贵呢?”易佑天脸色已经转为铁青了。  

  钱钗雅一脸的无辜神情,“是吗?我不知道耶,不过这些书恰巧钱府的书楼里也有,我可以大方送给你,但得先让我回钱府取书。”  

  易佑天哑然失笑,“老天,为了达到目的,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钱钗雅回他个娇美的灿笑,“因为我不懂得放弃是什么啊!”  

  易佑天哈哈笑,“可惜我也不懂。”飞快的偷得了个吻,转身便要离开。  

  钱钗雅闪避不及,心里气闷,对着他的背影叫道:“你不想要书了吗?”  

  易佑天回头,抛出个邪魅笑容,“待你嫁给了我,我要得到那些书又有什么难呢!”  

  钱钗雅立刻涨红脸斥暍,“你想都别想,我、绝、对、不、会、嫁、给、你。”  

  易佑天却笑得俊朗自信,再转过身踩着沉稳脚步离去。  

  钱钗雅气得跺脚。易佑天,你既然还死不肯悔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家人们总爱说她是个小狐狸,哥哥们又爱叫她鬼灵精,她就让他见识一下她的本领,那可不是浪得虚名。  

  使坏,那有什么难呢!  

  本是平静的边疆,情势却起了变化,气氛转趋紧张。  

  一队黑衣骑士从边城离开,往南直奔而去。  

  ***

  嘻嘻哈哈的笑闹声从厨房传出。  

  “宝珠,你脸上沾到面粉了,我帮你擦掉……哎呀,越擦越糟糕。”钱钗雅看着婢女的半边面粉脸直笑。  

  “哇,小姐,您将我弄成大花脸了。”宝珠连忙拿出手巾拭着。  

  素琴看着宝珠狼狈的样子,笑个不停。  

  “你笑什么?你也没好到哪里啊!”钱钗雅取笑素琴。  

  “不会啊,我脸上应该没沾到面粉的。”素琴用干净的手背抹着脸。  

  钱钗雅却将满是面粉的双手贴上素琴的脸,“这样不就沾上了。”  

  素琴脸上登时多了鲜明的十只手指痕迹,这个怪模样让在厨房里的仆侍们都大笑起来,只有身为主厨的丁二很焦急。  

  “小姐,您别玩了,若主人知道小的让您又拿厨房里的食材来玩,小的一定会受罚的。”  

  “我没玩,我是在帮忙做馒头啊,难道你嫌我做不好,要赶我出厨房啊?”钱钗雅微嘟起小嘴。  

  丁二赶紧摇头,“没……没有,小的哪敢有如此不敬的念头,只是小姐为千金之躯,小的怎好让小姐做这种下人的工作呢?!”  

  “我不觉得这事不好,我很喜欢做呢,丁二,你觉得我这个小白兔捏得好不好?”  

  钱钗雅手捧着用面团捏出的兔子微笑问道。  

  面对如此娇美可人的笑颜,谁能狠得下心让她不开心呢?丁二陪着笑脸称证,“小姐做得很好,好可爱的兔子。”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明明知道帮助了她就是违背主人,但他还是没法子拒绝。不只是他,整个行宫里的人,除了主人外,其余的卫士仆人都同样为钱小姐着迷,也都无法对她的任何要求说不,因此钱小姐这些时间四处捣乱做陷阱戏弄主人,这些都不是她一个人能完成,大家就轮流被叫去帮忙,所以都成了帮凶,若主人真要责怪下来,众人都要受罚的,不过全部人也都和他一样毫无怨言,都愿意尽全力帮忙钱小姐,因为真没人能拒绝她的请求。  

  “现在有了兔子,也有猪和狗,我要将十二生肖都做齐来,而且不只这些,我还想做鹿、熊、豹子……许许多多的动物,让大家晚上吃动物大餐。你们别都站着看,一起来帮忙嘛,不过这样面团一定不够,丁二,你再揉些面团来。”钱钗雅娇声吩咐。  

  该在厨房里做事的除了丁二这主厨外,再外加两个帮手就够了,但是现在厨房里却多挤入了五、六个人,都为了钱钗雅,他们尊崇她的亲切可爱,奉她的话为圣旨,她一声命令,众人自是听话的立刻动手,而丁二听到钱钗雅的交代,虽然苦着一张脸,还是甘之如饴的乖乖遵命。  

  以钱钗雅现在的处境,做任何事当然都是有目的,会到厨房做馒头,就是听说易佑天最讨厌吃的东西就是馒头了,所以她决定晚膳的菜色全以馒头为主,肉末馒头、青菜馒头、泡膜汤,连饭都由捏成指头大小的馒头代替成的馒头饭,来个馒头全餐,而且她还不打算吃一餐,连明天都一样以馒头为主餐,为防止易佑天命令厨子做别的菜,她另一个任务便是打算毁掉厨房里其他的菜,让他没得选择。  

  看二厨捧着蒸笼进来,钱钗雅眼珠儿转了圈,上前要帮忙,却作势手一滑,将蒸笼摔向灶炉,将灶炉旁放着调味料的瓶瓶罐罐都打翻一地。  

  “哎呀,对不起,我真是笨手笨脚,很抱歉。”钱钗雅皱起秀眉,一脸的歉意。  

  丁二心都凉了,但还是安慰钱钗雅,“无妨,小姐不用自责。”  

  “那我帮忙清理吧。”钱钗雅拿起扫把要善后。  

  丁二吓得连忙阻止,“小姐,不必……”话未说完,就听到砰一声,油罐被撞倒,油洒了满地,肇事者自然也是钱钗雅了。  

  “完了,又被我打翻了,怎么办?”钱钗雅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无辜地问。  

  丁二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旁人见状想上前援助,但是洒了油的地实在太滑了,两人没走稳跌倒,撞翻了放在小几上的面粉,这不只是面粉洒了,还连带摔在放蔬菜的篮上,让所有的菜都沾上了面粉。  

  这已经很糟糕了,忽然听到有人叫:“小心,橱柜在摇晃。”  

  吓得剩下的人连忙要去扶橱柜,但在混乱中却有人伸脚故意绊人跌倒,哇,一声惊叫,倒下的人扑在前面人身上,前面人没站好再抓住再前面的人,本要去稳定橱柜的三人,成了人球一起撞去,橱柜哪承受得起,应声倒地,哐啷剧响,柜子里的锅盘碗匙无一幸免,碎碎平安。  

  面对这惨状,钱钗雅乐在心里,却装出震惊样,“哇,怎么会这样?大家还好吧,有没有人受伤?”要上前观视情况,自己却也不小心踩到油渍,身子跟舱的往前倒。  

  “啊。”  

  “小心。”  

  众人大喊,几个靠近钱钗雅的人都赶着要扶她,丁二的速度最快,他抓住了钱钗雅的手臂,而她也顺势抓住他的衣襟稳定下来。  

  “丁二,我好像将你的厨房弄得一团糟了。”钱钗雅吐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  

  “看起来的确是这样子。”丁二点头,但一样没有责怪钱钗雅的意思。  

  两人看看四周,再对看一眼,忍俊不住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易佑天大步往厨房而来,用完午膳后就没见到钱钗雅的人影,听到回报她在厨房,他便马上赶去,她不可能乖乖听话不捣蛋,这次不知道她又要破坏什么了。  

  还未到厨房,就听到巨大的声响传来,易佑天低咒一声,立刻加快脚步冲入厨房,入眼的景象却让他怒火中烧。  

  桌翻椅倒,地上又是油又是面粉,青菜也摔得到处都是,他那些训练精良的部下就夹杂在这团混乱间,不管是倒下、坐在地上或是侥幸还能好好站着的,全都一副狼狈模样,连橱柜也倒了,碗盘碎得到处都是,厨房看起来就像刚经过打战般,说有多惨就有多惨。不过这些不是令易佑天生气的主要原因,就在一片狼藉中,他见到一对男女互拥着嘻声大笑,模样亲密,神情也很开心,有如一对情人。  

  “你们在做什么?”寒如冰霜的嗓音爆出,接着钱钗雅就被大力的拖入另一个厚实的怀中。  

  光听到熟悉的声音钱钗雅便明白是谁了,也只有他有那么大的胆子将她当所有物般抱过来、搂过去。  

  “见过主人。”厨房里的所有人都慌乱的急忙起身站好,恭敬行礼。  

  钱钗雅抬头看着易佑天,轻松的回答,“不就是你所看到的,我不小心打翻东西了。”  

  “这厨房几乎是全毁了,只是因为‘不小心’吗?”他太了解她的能耐了。  

  “就是不小心嘛,放心,我会清理干净的,和大家一起,丁二,是不是啊?”对丁二亮出最美的笑容,刚才她在易佑天脸上发现了嫉妒,越自大的男人占有欲便越强,当然妒意也越强,偏偏嫉妒这种东西又最伤人心,也最好挑弄,她怎能放过呢!  

  丁二受宠若惊,点头如捣蒜“是、是、是……”  

  钱钗雅笑得更开心了,转头面对易佑天,“丁二就是这么温柔的人,对我最好了,他……”  

  “住口!”易佑天大声喝断钱钗雅的话,下一个举动便是将她抛到肩上扛起,怒气冲冲的转身,大步离开,留下一堆错愕的属下。  

  “哇啊。”钱钗雅被易佑天突来的举动吓得惊叫,然后她就发现自己像个货物般倒挂在易佑天的肩膀上,头在下的难受感觉让她捶着厚实背脊气嚷:“放我下来,你……  

  你在做什么,快放我下来……易佑天,你听到没?放我下来,我要下来,快……快让我下来,放开我,快点放了我,放我下来……”  

  只是易佑天对于肩上的抗议声是充耳不闻,脚步也没停下,冷着脸回到房间。  

  “哎呀!”钱钗雅被甩下,这次换坐在易佑天的腿上,她奋力的挣扎,气愤的怒吼:“易佑天,你到底想干什么?放开我,快放开我呀……”  

  “谁准你和丁二搂搂抱抱的?”易佑天冷声问。  

  钱钗雅不怒反笑,斜睇着他,“谁又能不准?这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  

  “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就有资格管,以后不准你再和别的男人有任何的亲密行为。”易佑天严厉下令。  

  “我才不是你的未婚妻,易佑天,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至少丁二就不会这么自大无礼了,他比你好得多了。”钱钗雅就是要刺激他。  

  易佑天脸色越发的沉下,咬牙冷哼,“别故意惹我生气,要不你会后悔莫及的。”  

  这是威胁吗?钱钗雅无畏的漾着笑,“我只是实话实说,其实你应该向丁二学学,那就不会到现在都还娶不到妻子了。”气死他最好。  

  这个小红娘真当把他这老虎当病猫吗?“道歉。”易佑天平静的开口,面无表情中却让人感觉到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钱钗雅仍是一派的轻松,驳斥:“为什么要道歉?该要……啊……”  

  易佑天猛地将她翻过身,变成趴在他腿上,她惊愕的挣动欲起身,没想到一个巴掌却结结实实的落在她的俏臀上,吓得她尖叫。  

  “哇啊,你……你怎……怎么可以打人,坏蛋,放开……”  

  “道歉。”冷然的嗓音重复。  

  “我才不……啊。”再一声尖叫,第二个巴掌再落下。  

  “道歉。”一样无情的嗓音。  

  臀上传来的疼楚和被打屁股的羞辱立刻就让钱钗雅承受不住的哭了起来,抽噎的屈服,“对……对不起。”  

  “以后不准你再和别的男人太亲近,更不准你让他们碰到你一丝一毫,明白吗?”易佑天提出要求。  

  钱钗雅羞愤地顶嘴,“你也是男人啊……哇。”再被打了下。  

  “明白吗?”易佑天冷酷的再问一次,就是要听到满意的回答为止。  

  “明白,明白。”钱钗雅大叫,哭得更大声了。  

  “那我是你的未婚夫吗?”易佑天乘势胁迫。  

  哪有这样逼婚的,太过分了,混帐,恶魔,简直不是人。  

  “嗯,还不说吗?”易佑天冷哼,继续的要胁。  

  钱钗雅又羞又恨,豁出去了,“不说,我就是不说,你打啊,打死我算了,打啊……打死我好了,打啊……”小手握拳猛捶打着易佑天的腿哭喊。  

  易佑天叹口气,温柔的扶起钱钗雅,将她置于怀中,“我怎么舍得呢,小钗儿。”  

  钱钗雅小脸涨得通红,一双拳头改为攻击易佑天的胸怀,“我恨你,你竟敢打我,我恨你,我恨你……恨死你了,我……呜……我恨你……呜……”边哭边怒骂。  

  易佑天没有反抗,由着她发泄,直到她没力气了,也哭累了,偎着他哽咽低泣,大掌略微抬起满是泪痕的小脸,如那晚在树上般,轻柔的用唇吻去了她的泪,也吻上思念已久的小嘴。  

  钱钗雅不满的想抗拒,易佑天往后一躺,两人都倒在床上,将她置于身下,十指交握,让她的一双小手无暇捣乱,好好品尝她的甜美。  

  钱钗雅也没力再和易佑天对抗,虚软的由着他夺掠,或许是为了补偿刚才的粗暴,他的吻非常的轻柔,似能融化人的春风,一点一滴的化去了她的抗拒意念,不能自主的沉沦在他的温柔里,久久无法回神。  

  当她再清醒睁开眼时,易佑天已经放开了她,手肘撑着身躯侧睡在身旁,用一双深沉的黑眸直盯着她。  

  钱钗雅忆起刚才被打屁股的惨样,没有预警的便出手推倒易佑天,整个人跨坐在他身上,抓着他的衣襟恶狠狠的撂下交代,“易佑天,我警告你,你再敢动手打我屁股,我发誓会将你大卸八块、凌迟至死,就算要我付出一切代价我也一定做到,你听清楚没?”  

  竟敢对他放狠话,他真是找到不同凡响的好妻子了,“哈……你真舍得吗?我的小红娘。”还伸出手指轻点她的俏鼻。  

  钱钗雅抓下轻佻的大手,很生气他的不在乎,逐将他的手拉到自己嘴前,“易佑天,我是认真的,需要我狠狠咬你一口来证明吗?”做出要咬人的举动。  

  “不,这么甜的小嘴该用来亲吻而不是咬人。”易佑天反是拉下娇小的身子,让她的唇正巧落在他唇上,再次纠缠。  

  钱钗雅愤怒的挣脱不成,气得又想咬人。  

  易佑天察觉到她的意图,在唇齿相交间吐出呢喃,“你若咬我,我会再打你屁股的。”  

  这话成功的令钱钗雅瑟缩了下,他愉快的完成了这个吻。  

  “只会恐吓弱女子,无耻。”钱钗雅气闷的斥责。  

  “这也要那个弱女子当真啊。”易佑天扬笑。  

  “你……卑鄙,我再也不理你了。”钱钗雅气煞的翻身背对着易佑天,真想将这个可恶男人千刀万剐。  

  易佑天当然不会将这种娇嗔的话当真,由后拥住她,亲亲她的白玉耳朵,“你在厨房做了那么轰轰烈烈的事后,就留在房间休息吧,不准你再去厨房,今天也不准你再捣蛋,胡闹生事,乖一点,要不……嘿嘿。”发出不算善良的笑声,探头亲了下她的粉颊,还轻拍了下她的臀部,才起身离开。  

  钱钗雅听到关门声后才捶着被子出气。该死的易佑天,就只会来威胁恐吓这一套,这分明是欺负她打不过他嘛,还打她的屁股!伸手摸摸还有些疼的臀部,她更加生气了,从小到大从没人打过她,哪想到十八岁了才被人压着打屁股,这个耻辱她一辈子也不会忘的,可恨,太可恨了。  

  钱钗雅脸埋在被里,忿忿咒骂,“易佑天,你这个可恶、没品的登徒子,没人性、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应该杀千刀的混帐……”边骂边打着呵欠,“卑劣的下流胚,爱欺压弱小的恶徒……”  

  最后她是在一串骂人话语里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留在脑海里最后的想法是,易佑天,她一定也要重重的打他屁股,回报被打之仇。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