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积错成是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积错成是目录  下一页

积错成是 第二章 作者:可儿

  将大小成堆的礼盒交给店里的伙计后,绛红、喜儿总算可以喘口气好好暍口茶了,她们正在富城着名的三香楼里休息,这以茶香、酒香、菜香闻名的三香楼也是钱府的产业。  

  在优雅的包厢里,靠着舒适的软垫,钱钗雅品尝顶尖的碧螺春,甘美的茶香顺喉而下,解了渴也除去逛了大半天街的疲累,但看着还是一副累坏模样的两个婢女,让她感到好笑,“真有这么累吗?”  

  “小姐,您逛起街来像有神力加身一样,怎么都不会累,奴婢们可没这样的好体力,幸好东西可以托楼里的小二送回钱府,否则奴婢们一定拿不回去的。”绛红槌着发酸的手臂回答。  

  钱钗雅嘻笑,“你们真没用,逛街这么好玩的事,怎会累呢!”  

  喜儿苦笑,“小姐,您逛街的功力无人能比,府里所有的夫人、小姐们全都及不上,三位少爷更说那比练功还要累,奴婢怎可能追得上小姐嘛!”  

  “这倒是实话,但是逛街既能看新奇的东西,又可以享受挑选的乐趣,喜欢还能买下,街上又是这般的热闹,怎会累呢?这总比工作来得轻松,近来事情多到烦人,让我只想天天逛街,什么都不管。”钱钗雅语气略微沉下。  

  “小姐,若您真觉得累了,要不要发个告示,限定每天来报名的名额,那就不用如此忙碌了。”绛红提出建议。  

  钱钗雅却白了眼自己的婢女,“傻瓜,你真以为那点小事能难得倒我吗?”  

  喜儿反应过来,“小姐,您指的是镇平王爷的事吗?他现在在边疆巡视,他的婚事不是暂时按下了,何需为他烦忧?”  

  “事情没做完就不能掉以轻心,拖得越久就越会让外人质疑我的能力,易佑天又这么的不合作,我一定要尽快处理好这个婚事才行,否则有可能会损伤我的名声,我绝不准这种事发生。”那个顽固男人真的很难缠。  

  “可是镇平王爷不在京里,即便我们将人选资料送入王爷府,也必须等到王爷回来才能决定,只是王爷肯定又会故意刁难,要令我们知难而退,想让王爷同意乖乖娶妻,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绛红提出看法。  

  “这由镇平王爷来信要求条件一回较一回来得严苛中就能看出了,从外貌、品行、脾气到家世,甚至连人家的亲朋好友都被设下规定,若真要用王爷的条件来寻找,无异是缘木求鱼,小姐,这个亲事真的很难。”喜儿边说边摇头。  

  “你们两人的意思是要我向易佑天低头认输啰?”钱钗雅没好气的看着自己的婢女。  

  “小姐,奴婢没这个意思,只是想劝您别心急,对付王爷这样的人,只能和他比耐心,谁能坚持得久,谁就赢了,别为他心烦。”绛红解释。  

  钱钗雅挑起了眉角,一脸的高傲,“是我在作媒,为何要迁就他呢?该是他来配合我才是。”  

  “小姐,您是为镇平王爷作媒,决定权不是该在王爷手上吗?”绛红不懂。  

  “若是遇上不好的客人,生意便不是这么做,要懂得变通才对。”钱钗雅露出个狡黠的算计神情。  

  看到小姐这模样,两个婢女都被挑起了好奇心,“小姐,您是不是想到什么好法子了?”  

  “你们想知道?”钱钗雅吊她们胃口。  

  “奴婢当然想明白了,小姐,您别卖关子,告诉奴婢嘛。”绛红要求。小姐这个红娘常会不按牌理出牌,凑合众人不看好的佳偶,却往往成为天作之合,这次面对的是权大势大的镇平王爷,不知道小姐想出了什么惊人之举。  

  钱钗雅优雅的喝了口茶,“其实我想过了,要完成这门亲事,必须将它分成两件事来看待。”  

  两个婢女对看一眼,摇头表示不明白。  

  “你们说易佑天的婚事,是谁委托我作媒的?”钱钗雅问。  

  “是王爷的母亲易老夫人。”绛红回答。  

  “那最希望易佑天娶妻成亲的人又是谁?”  

  “自然也是易老夫人了。”喜儿说。  

  “那又是谁不想成亲,一直逃避呢?”钱钗雅娇声笑道。  

  “镇平王爷。”绛红、喜儿异口同声。  

  钱钗雅纤细手指轻掠过滑柔的发丝,微笑道:“这不就得了,一切的事实都显现出是易老夫人要儿子成亲,但儿子却从头到尾都不愿意就范,所以即便介绍再好的女子,易佑天还是不会满意,如果真要照他的意思,绝对无法成功,易老夫人如此用心良苦不过是希望儿子娶妻生子,让易家有后,其心可悯,既然委托我的人是易老夫人,那我只要达成易老夫人的托付就好,由易老夫人来选媳妇、定婚期,完成亲事,不必再理会易佑天了。”  

  绛红惊疑,“这样可以吗?王爷不可能会答应的。”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易老夫人的催逼下,我料易佑天也不敢不同意。”钱钗雅很有信心。  

  “但是易老夫人也愿意如此做吗?或许易老夫人会尊重王爷的选择。”喜儿表示。  

  “我亲自出马,你们说易老夫人会听我的,还是易佑天的?”钱钗雅问。  

  绛红笑了,“小姐,您口齿伶俐,谁能说得过您?易老夫人肯定是听您的了。”  

  “这不就成了。”钱钗雅很得意。  

  “小姐真聪明。”绛红、喜儿同声赞美,包厢里充满了愉悦的笑声。  

  但在隔壁的包厢,虽有木墙区隔,可是练武之人耳聪目明,还是一字不漏的听得非常清楚,浓密的剑眉蹙起,大掌紧握住白瓷杯子,怒气还未发,却又听得更过分的话传来。  

  “小姐,如今王爷不在京城,正是谈妥婚事的好时机,小姐,您应该是近期就要出门了吧?”喜儿猜测。  

  钱钗雅笑着点头,“喜儿,你也越来越聪明了。”  

  “小姐,奴婢猜想您会建议易老夫人邀请皇上来主持大婚,有皇上出面,就算王爷想不同意都不行。”绛红不甘示弱地说。  

  钱钗雅扬起笑声,“不错,孺子可教,不枉费跟我这么久。”  

  “只是小姐想向易老夫人推荐哪位千金小姐呢?之前王爷拒绝了那么多闺女,那些都是很适合他的对象,现在似乎没有什么好人选了。”喜儿质疑。  

  “你们猜猜看。”钱钗雅考着婢女。  

  “日前城西富豪李员外带着厚礼请小姐为他的大女儿作媒,难道是李小姐吗?”绛红猜测。  

  钱钗雅摇头。  

  “还是退休的许尚书孙女?小姐,您夸过许小姐知书达理,允诺要为她找个好夫婿,那是许小姐吧?”换成喜儿猜。  

  “易佑天会是个好夫婿吗?”钱钗雅反问。  

  喜儿想了下,迟疑的摇了摇头,“不像是。”  

  钱钗雅轻笑。  

  绛红突然想到,“啊,三夫人不是希望钏小姐能嫁给王爷,难道小姐要推荐的人就是钏小姐?”  

  “笨。”钱钗雅直接就伸手敲了下绛红的头。  

  “好痛。”绛红抱着头哀叫。  

  喜儿取笑,“小姐都说易佑天不能做个好夫君了,怎还会让钏小姐嫁给他呢!”  

  “才说你变聪明了,没想到还是傻丫头一个。”钱钗雅轻斥,她自是不可能推自己的姊姊下苦海了。  

  “那到底是谁嘛?”绛红苦着脸问,喜儿也摇头表示猜不出来。  

  钱钗雅眼儿转了团,唇角浮上笑意,“有人不是很希望当上镇平王妃吗?还露骨地表示愿意付出丰厚的媒人礼,甚至我所能提出的一切代价。”  

  “不会吧?!小姐,您想将花小姐许配给镇平王爷?”绛红吃惊地大叫。  

  “小姐,您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啊?”喜儿同样是满脸的愕然。  

  钱钗雅却呵呵笑得很开心,“花美美可是花知县的掌上明珠,她人生得漂亮,性子又大方,应该和易佑天十分的相配。”  

  绛红噗哧大笑,“小姐,您竟然要将花小姐配给王爷,您果真很讨厌镇平王爷。”  

  喜儿想着也忍不住笑出声,“花小姐大胆热情,平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将自己嫁出去,镇平王爷则是冷漠如冰,最恨的事也许就是被逼着成亲了。小姐,您要将这南辕北辙的两人凑成一对,奴婢真不敢想那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钱钗雅耸耸肩,“有何不可?最不被看好的或许能成为最恩爱的夫妻呢,我不是配成了不少这样的佳偶。”  

  “小姐,花小姐爱倒追男人的行径在富城被当成了笑谈,已是人尽皆知,镇平王府会接受这样的王妃吗?”喜儿有些担忧。  

  “花美美不过是勇于追求自己所喜欢的人,或许行为过于莽撞才会变成笑话,至少她不是逆来顺受的女子,易佑天不可能会是善待妻子的好丈夫,需要的就是这种敢为自己争福利的妻子,而且她会越挫越勇,直到取得幸福为止。”钱钗雅慢条斯理地说明。  

  绛红赞同,“这点的确是花小姐的特色,否则富城里的公子少爷就不会一听到她的名字个个都面露惧色,害怕被她缠上。如果真如花小姐所愿,让她当上王妃,她一定会视小姐您为大恩人的。”  

  喜儿却不这么认为,“但奴婢还是不觉得花小姐是好人选,花知县只是个五品官,花小姐虽然漂亮品行却有问题,各方面来看她实在配不上镇平王爷,易老夫人真会喜欢花小姐做媳妇?”  

  “我却觉得易老夫人不会反对,原因是易家一脉单传,但花美美有六个哥哥、两个弟弟,伯叔、舅舅也比别人多,她绝对能为易家添丁添女,生个十个八个也没问题,肯定能让易老夫人享受含饴弄孙之乐,这才是最重要的。”钱钗雅越说越确定这真是最好的主意了。  

  “小姐,您当真不管镇平王爷的意见了呀?”绛红为易佑天出声。  

  钱钗雅的语气很不在乎,“没必要,他只会坏事,一切都由我来安排,而他只要负责娶妻生子,能完成传宗接代的责任就够了。”  

  绛红掩嘴直笑,“小姐,他是镇平王爷呢,您却将他说成像是头种马。”  

  钱钗雅闻言大笑,“呵……好,绛红,你形容得真好。”真希望易佑天能听到,他的表情一定会很有趣。  

  包厢里又是一阵呵呵笑声。  

  啪。瓷杯碎裂在大掌里,引来身旁侍卫的惊叫。  

  “主人。”  

  王正、杨智赶紧上前将主人手里的碎片挑出,拿出刀伤药要上药,大掌却再度握紧,拒绝属下的好意。  

  低沉嗓音冷冷出声,“这伤该要由始作俑者来负责。”  

  “主人,您的意思是……”两个侍卫看向主人。  

  眼里怒芒闪过,冷薄的唇掀起冰寒的笑纹,冷得让人发颤。  

  想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中,那绝对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

  红娘馆二楼的办公厅里,敞开的窗子引入一室的阳光,入秋后天气一天凉过一天,今天的太阳虽大却和煦宜人,钱钗雅纤细的身影靠着窗沐浴在阳光下,边享受温暖边看着手里的资料。  

  阳光照在钱钗雅姣美的脸庞上,让白皙的肌肤如镀上一层光彩,乌丝盘成髻,髻上所插上的正是她昨儿买的珠簪,她一向爱穿红色衣裳,以配合她红娘的身分,亮眼的装扮越加衬出她的艳美脱俗。  

  几绺发丝顽皮的落于颊边,她伸手拂开,顺手再扶了下头上的珠簪,想到它在府里引起的骚动,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娘和几个夫人们都称赞它好看,还没入门的三个嫂子也很中意它,认为它虽贵却很有价值,当然爹和哥哥们同样是美言不断,她自己也越看越满意,能得到这么多的好评,已经是物超所值了。  

  另一个让她开心的就是找到了解决易佑天婚事的法子,原本她只有一个粗略的念头,但在昨天说说笑笑下却有了具体的做法,她真是太聪明了,很快的她就可以将那个大麻烦给踢开,结束这段不怎么开心的红娘经验。  

  敢故意刁难她,她就让那男人明白自己的厉害。钱钗雅漾出个甜甜的笑容,注意力再回到手上的资料,缓步走向书桌。  

  突然,身后传来轻微的声响,让钱钗雅疑惑的回头。  

  “你们……”疑问还没问出口,高大身影迅速来到她身边,轻轻挥手,钱钗雅就被点中了睡穴闭上眼倒下,手上的纸张也散落一地。  

  杨智抱起了人,王正捡起纸张放在书桌上,接着从怀里拿出个烫金请柬摆上。  

  “完成了。”王正淡淡出声。  

  “交差吧。”杨智低应,抱着人却身手俐落的再从窗子跃出,两人依着来时路离开。  

  从头至尾没有惊动到任何人,当红娘馆的人发现主人失踪时,已经是一段时间以后了。  

  ***

  富城城外的东边有片浓密的树林,里面动物种类繁多,每到夏季都有许多人会入林打猎,所以树林里有多座狩猎小屋,不过鲜少有人知道在树林深处还有座行宫,因为许久没人使用,所以没人管理,就任由它埋在荒烟蔓草中,但是如今这座行宫有了新的面貌。  

  在二楼的露台上,站着一个高大颀长的男人,他相貌堂堂,面容冷峻有如石刻,只是由他脸上坚毅的线条,以及时时抿紧的唇角明白,他绝不会是个好相处的人。  

  易佑天望着一片深深浅浅的绿铺地延展开来,住在树林里,放眼望去不是绿便是天空的蓝,虽然有些单调,却能令人心情平静,可惜树林外的世界却有人处心积虑要惹他生气,想到钱钗雅放肆的言词,易佑天不禁握紧双手,有了想将人撕成碎片的冲动。  

  他明白娘一直希望有个媳妇,也了解娘想抱孙子,可是有些事是无法强求的,他真的没有娶妻的心思,才会一次又一次破坏娘处心积虑安排的相亲,也特意使手段吓得媒婆不敢上门来找他麻烦,不过他没想到娘这回竟会找上红娘馆来为他作媒,更没想到那个号称超级红娘的女子是个乳臭未干尚未嫁人的小丫头,越加没料到她不但将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乱,还逼得他必须逃离京城,到边疆避难。  

  这已经够令他气闷了,本想在边疆清静三个月,好好喘口气,但是又不甘心自己被个小女子耍得团团转,逃避也不是他的个性,问题不解决就永远都会在,他只好压下不爱和女人打交道的脾气,特地来到富城,想好好处理掉此事。  

  为了慎重起见,他还派人先行调查钱钗雅的一切,期望能知己知彼、一劳永逸。  

  就在昨天,他怀着准备好的心情,正欲和她谈个明白,却被传入耳里的那句“都是易佑天的错”而绊住了脚步,然后接着发生的一切完全出乎他所能想像。  

  谁能料到,超级红娘会是个超级败家女,上千两的珠簪她也能脸色不改的买下,不过她花的不是他的钱,他没兴趣理会,但是她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背后污蔑他,甚至要为他找个花痴妻子,孰可忍孰不可忍,在这种情形下他怎可能再忍下去,更是不能姑息那个可恶女子,让她为所欲为,该讨回的公道他绝不会放弃。  

  已经很久没人敢这样惹怒他了,钱钗雅真的很有胆子!易佑天唇角扬起,露出个冷冷的笑容。但愿她在面对自己时,也能一样有骨气。  

  ***

  羽扇般的睫毛轻颤了下缓缓睁开,乌黑的眸子疑惑的看着陌生的环境。  

  这是哪里?眼儿转了转,从帐顶到身上盖着的锦被,钱钗雅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目光正要往外探索时,突然响起的低沉嗓音吓了她一跳。  

  “你醒了。”  

  钱钗雅警觉的急忙坐起身,循着声音看去,就见到一个高大的男人背着自己倚窗而站,房里除了自己就只有他,说话的人该是他了。  

  “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疑问一古脑冲口而出。  

  那男人没回答,只是转过身,让钱钗雅看见他的面貌。  

  咦?这男人怎么如此的面熟?钱钗雅看着他愣了下,好似在哪儿看过,却一时间想不起来。  

  易佑天看出了她的疑问,冷淡地提醒,“钱小姐,这段时间你都在为我劳心劳力,怎么我出现在你面前,你却不认得了?”  

  眸子倏地睁大,她想起来了,讶然叫道:“你……你是易佑天!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边疆吗?”  

  反应还不错。“我有事找你。”  

  “找我?王爷的说法实在过于客气了,这种行为说是强掳还差不多。”钱钗雅也想起了昏倒前的事,不悦地指出。  

  敢对他说出这种话,这女子的确很有胆量。“我是下请柬‘请’钱小姐来作客,比起小姐在我背后的批评,我的做法真是很客气。”  

  “王爷此话何意?”钱钗雅不懂他在说什么。  

  “结婚是我自己的事,你以为我会答应让家母来决定新娘人选吗?而且我也不会娶个名声不好的女人为妻,况且一个知县之女又如何匹配得起我呢?”易佑天冷然表示。  

  钱钗雅神情一凛。易佑天怎会这么说?难道他在跟踪她,所以偷听到她和婢女们的谈话?没想一个王爷会做这种无耻的事,可恶!  

  心思一转,钱钗雅却漾出了美丽的笑颜,“王爷,你是新郎,新娘当然是要由你来遴选了。原来王爷不喜欢知县之女,那我会记住这个条件的。现在王爷肯亲自前来是最好不过,红娘馆里有许多千金闺秀的资料,王爷可以好好挑选,找到最合适的王妃。”  

  易佑天定定的看着钱钗雅,轻声笑道:“你果然冰雪聪明,反应灵敏,难怪家母会找你来为我作媒了。”  

  坐在床上和人谈事情,气势就是输人,钱钗雅轻巧的下床,小手顺了顺衣衫,姿态优雅的对易佑天微微躬身为礼,“王爷谬赞了,还没请问王爷这是哪里,看来似乎不像在富城里。”从窗子望出去,都是一片的树影,看天色是午后时分了,她昏迷有段时间。  

  “这是富城外的树林。”易佑天回答。  

  钱钗雅心里松了口气,只要没离开富城太远,对她都是好消息。  

  “王爷,你说有事找我,不知道是什么事?”她客气地问。  

  易佑天打量着钱钗雅,芙蓉般的美丽娇容,一身脱俗却带着骄矜桀骛的气质,所以她才会如此的不畏惧自己,有趣,兴味的扬了扬剑眉。  

  钱钗雅抬起小脸不避不闪地迎视他的目光,也打量着易佑天。这男人生得比画里人俊逸多了,难怪她一时无法认出,只是他虽然生得俊,但是一身冷冽的寒气足以拒人于千里之外,看他的作风就明白他不是易与之辈,现在亲眼见到了人,更加了解要这男人喜欢上个女人,难如登天,麻烦是他如今就在自己眼前,他到底想做什么?  

  “王爷,你还没说出你找我有何贵干呢。”易佑天久没说话,钱钗雅再提一次。  

  易佑天在椅子上坐下,“我们之间只有一个问题,找你自是为了那件事,我要你停止为我作媒,并且告知家母你已经尽力,可惜无能为力。”  

  “王爷要我说谎?”钱钗雅质疑。  

  这话却让易佑天哈哈大笑起来,“说谎?你当真以为自己能逼我就范吗?”  

  “不是吗?否则王爷何必千里迢迢从边疆赶来富城呢?”钱钗雅也不甘示弱地笑着回应。  

  易佑天收起笑,微皱眉,“别逞口舌之快,我如何吩咐,你就如何做。”  

  “那要令王爷失望了,这件事是易老夫人所委托,自然要易老夫人才能取消,这是红娘馆的规矩,恕小女子难以从命。”钱钗雅带着笑容拒绝。  

  “对我来说,任何事都可以改变,规矩也是,只要能办妥此事,条件任你开。”为了自由,他可是大手笔。  

  不过这招却对钱钗雅没用,她掩嘴轻笑,“呵……以钱府的财势,大概还没有什么是我得不到的,若真要我提条件,我只希望王爷能早日娶到美娇娘,撮合姻缘就是功德无量,这是我的要求。”  

  “我的耐性有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易佑天加重语气。  

  “王爷,你这么做是舍本逐末,只要易老夫人开口叫停,我一定遵命,所以王爷应该去要求易老夫人,而不是我。”她肯定易老夫人那关会更难过。  

  这女人在故意装傻,易佑天压抑着脾气说明,“钱小姐,以你的慧黠,应该了解家母和我之间的问题,家母是不可能取消的,但你可以不接,天下未婚的男女何其多,你这红娘不怕没生意做,又何必强人所难,而且我也不是你能勉强得来的人,钱小姐既是聪明人,就该做正确的选择。”  

  “王爷,虽然天下未婚男女何其多,不过能出人头地、叫得出名字的人却不多,又能像王爷这般扬名四海的就更少了,红娘馆为王爷作媒这事已经传遍天下,许多人都在睁大眼看结果,亲事成功与否对红娘馆很重要,我怎可能拿自己的商誉开玩笑!所以王爷你的请求才是强人所难,要我如何答应呢!”就算可以,她也不从,这男人越刁难,她就越不要驯服。  

  钱钗雅的狡辩让易佑天动了气,“这是我的私事,不是做生意。我再说一次,钱钗雅,我要你自动取消,在我可以做得到的范围里,代价任你开,这是我最大的善意了,你若再执迷不悟,小心吃亏的会是你自己。”最后的通牒。  

  钱钗雅才不会被他的怒气吓到,反而劝慰易佑天,“王爷,执迷不悟的人是你,易老夫人为你的婚事奔波,为的不是你的幸福吗?王爷又是独子,延续香火是你最重要的责任,你怎能自私的置身事外?!前王妃的不幸只是意外,你若为此而不愿再娶妻,那真是因噎废食了。”  

  易佑天身形一闪,瞬间来到钱钗雅面前,脸色阴霾,“谁告诉你这些事的?你还知道什么?”  

  钱钗雅被他激动的模样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是易老夫人说的,她说你的夫人因为小产而死,你为此而不愿再娶。”  

  易佑天眉头蹙紧,冷然撂下话,“以后不准再在我面前提到她。”  

  他会如此冲动,想必前王妃在他心里仍占有很重要的分量,莫怪他的心难为别的女人开启,所以易老夫人才要用强迫的手段逼他成亲。明白了缘由,她就更加不能让易老夫人失望,最重要的是她从不接受失败。  

  “王爷,往事已矣,重要的是未来,为了易老夫人,也为了传宗接代,王爷,你还是必须要再婚,我可以为王爷找个温柔又独立的夫人,既能做好妻子本分,也可以为王爷打理家务,让王爷无后顾之忧。”钱钗雅提议。  

  “你就是不懂得放弃吗?我再声明一次,我不要妻子,不管你提出再好的人选,我都不会接受,你最好快点认清事实,否则你绝不可能踏出这里一步。”易佑天威胁。  

  钱钗雅脸上却毫无惧色,一派的轻松,“这就是王爷的待客之道吗?我若没回府,王爷又要如何向钱府交代呢?”  

  易佑天冷笑,“哈,你以为我会惧怕钱府吗?”她太小看自己了。  

  “王爷权势倾天,当然不怕任何人了,不过我也不是一般的平民女子,事情闹大了对王爷绝对没好处,倘若再传入易老夫人耳里,以易老夫人的明理,我想需要向易老夫人好好解释的人一定不会是我了,到时肯定会很麻烦的。”钱钗雅甜甜说着,想吓她,只可能先吓到他自己。  

  她有恃无恐的神情让易佑天目光一寒,神情阴霾,“钱钗雅,你该明白我不是善心人士,我会受封为镇平王爷,是因为我杀敌有功,面对敌人我向来是不留情的,就算是女人也一样,你想见见我的手段吗?”说着,他在她面前缓缓地握起拳头。  

  钱钗雅还是稳稳站着,抬起娇美小脸望着易佑天,眨了眨水亮凤眼,神情天真可爱,“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不会是个胡乱动手的人,更不会对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出手。”顿了顿,她双手抱胸,换上一脸的冷肃,“易佑天,你若真敢动我一根寒毛,我保证绝对会要你娶花美美为妻,相信我。”狠话她也会说,更会做到。  

  易佑天睁大眼,睁里有一抹不敢置信。这女子竟然敢威胁他,好样的,让他不得不好好的多看她几眼,好个胆大妄为的女子,好个不知死活的女子,好个教他吃惊的女子,更好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  

  心莫名的抽动了下,同时一个想法在脑子里成了形,他想到好办法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