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积错成是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积错成是目录  下一页

积错成是 第一章 作者:可儿

  荣华县富城,这个以富有闻名的城市,也是天下间最繁华的大城。  

  在中央道上,矗立着一栋以红色琉璃砖砌成的醒目屋宇,它叫红娘馆,其主人就是有“超级红娘”美称的钱钗雅,红娘馆便是以成就人们幸福为职责的地方,所以总能吸引许多人的目光,让馆前永远有川流不息的人潮,尤其在钱钗雅受委托为镇平王爷作媒这件事传开后,红娘馆更是生意兴隆。  

  现在,在红娘馆的侧边,人们都不会注意到的角落,一道暗门缓缓被推开,接着三条纤细身影闪出,门再度无声无息的关上。  

  一身水红衣裳的俏佳人谨慎的左右看了下,确定没人发现她们,甜美的嗓音发出雀跃的欢呼,“哇啊,自由了,逛街去吧!”急忙就想上街。  

  “小姐,别急,您还没戴上纱帽呢。”绛红手拿着纱帽提醒主人。  

  “我讨厌纱帽。”艳红小嘴噘起,美丽的凤眼微上扬,流露出娇俏可人的媚态。  

  另一个婢女喜儿出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教小姐您如今是全城里最抢手的人,除了一大堆爱慕您的少爷公子外,还有许多官夫人和千金小姐都想和您攀上关系,您若被认出身分,肯定麻烦马上跟着来,那街也不必逛了,您就忍一忍吧。”  

  秀眉垮下,钱钗雅无奈的翻个白眼,“别说了,我戴起纱帽就是了。”不太情愿的让丫鬟为她戴上纱帽,幸好入秋后天气转凉许多,否则她肯定戴不住。  

  不过钱钗雅回想起上次在布庄被一大群贵夫人团团围住的情形,她就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恶心的赞美声此起彼落,夸她美、夸她聪明、夸她善良……将她说得像神那么完美,让她差点被众人的口水淹没,若不是三哥及时出现救了她,她真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才能脱得了身呢。  

  “都是易佑天的错。”她娇气的嘟囔。  

  绛红、喜儿闻言都笑了。  

  “小姐,镇平王爷又哪儿惹您生气了?”喜儿笑问。  

  “他整个人都教我生气,连听到他的名字我都有气,麻烦人选妻子会挑三捡四,但他连看都不看就拒绝,还躲起来逃避,故意和我作对,摆明了就是要逼我作不成媒,我能不气吗?”钱钗雅不悦地数落。  

  绛红嘻笑,“王爷的确很不知好歹,可是奴婢看小姐倒不像真的生气,反是将它当成了挑战,玩得很有兴趣呢。”  

  “你又知道什么了?!”钱钗雅睨了眼婢女。  

  “若奴婢连这点都不懂,就枉费跟在小姐身旁这么久了。”绛红机灵地回答。  

  钱钗雅轻哼一声,却慢慢浮上了笑容,“你这丫头,算你聪明。”  

  没错,她怎会真的被个男人打败呢,她只是发发牢骚罢了,虽然易佑天带来了不少麻烦,可是也带给她许多的好处,除了明显可见对于她事业、名声上的助益外,似乎还带来了好运。  

  钱府这些日子以来喜事连连,先是大哥和芙容郡主配成对,二哥又找到了命中注定的妻子,三哥则是当上驸马,银儿替她上京一趟,却因缘际会入宫做了皇上的宠妃,钱府顿时成了皇亲国戚,连一直都不想成亲的大姊,现在也遇上了意中人,所有的喜事都或多或少与他有些关系,可是外人却全将美事归功于她,所以她便成了福星,加上兄姊们都有了对象,就剩下她是单身,她的炙手可热是可以理解的,她已经是全富城,不,该说是全天下最有身价的未婚千金了。  

  只是名声越大,相对的困扰就越多,如今已经害得她连最基本的上街都成了问题,想到这她便高兴不起来,钱钗雅收起笑颜,还是抱怨,“不管怎么说,他不肯乖乖听话就是大错,老是忤逆我的意见,讨厌的男人。”不客气地将全部罪状怪到他身上。  

  在这种情形下,绛红自是不敢和小姐唱反调了,“这点就真是王爷的错了,应该要好好教训一顿才对。”  

  “同意,他不值得同情。”喜儿也跟着附和。  

  钱钗雅满意地点头,“这还差不多,逛街去吧。”放下面纱,主婢三人嘻笑着离开。  

  但她们却没发现另一个被阴影掩盖的角落,有对锐利的目光将她们的所有言行举止都看入眼里,目光的主人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但惊见三道人影一闪而逝,往钱钗雅离开的方向而去。  

  ***

  踏入热闹的街道,钱钗雅整个精神都来了,她喜欢赚钱,更爱花钱玩乐,绝不做被钱奴役的傻瓜,所以逛街是她最爱的休闲活动之一,可看、可玩、更可以拥有,这就是她的生活主张。  

  钱钗雅喜欢搜集古董珍玩,还特地在钱府里建造了间珍玩楼,里面放满了她搜集的珍玩宝贝,如同个藏宝楼,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到古董铺走走,看看商家新进的货品。  

  在古董铺的内室里,钱钗雅对老板介绍的宝贝都不感兴趣,“蔡老板,你们的新货就只有这些吗?”  

  蔡老板恭敬地回应,“是啊,钗小姐,您都看不上眼吗?”  

  钱钗雅懒懒的摇了下头,“这些东西都不够特别,字画呢?”  

  “近来并没有好的字画现世,要让您失望了。”蔡老板说道。  

  “真没意思,有新品进来时再通知我,蔡老板,你该懂得我的规矩吧?”钱钗雅看着蔡老板。  

  “在下明白,新货到要请钗小姐先过目挑选,再摆出贩卖。”蔡老板连忙表示。钗小姐是不看别人挑过的物品,这是她一向的规矩。  

  钱钗雅闻言微笑,“你明白便好。”起身走出内室,当她窈窕身影出现在厅里时,虽然面纱遮去了她的脸庞,但是玲珑有致的身材和自然散发出的娇媚贵气,连身旁两个婢女都仪貌不俗,立刻就引起了店内客人们的注意力。  

  可惜就算刻意掩盖了脸蛋,仍被对钱钗雅非常注意的一位富少眼尖认出,把握机会的快步上前想要认识佳人。  

  “钗雅小姐?您是钗雅小姐吧,在下是……”  

  蔡老板赶紧上前拦住,“林少爷,你认错人了。”  

  男子连忙驳斥,“我没认错,那两个丫鬟明明就是钗雅小姐身边的贴身婢女,我不会看错,别拦着我,钗雅小姐,在下是诚心想与你认识,请你给在下一个机会,钗雅小姐……钗雅小姐……”  

  林少爷的话掀起一阵骚动,反应快的公子少爷已经行动了。  

  “小姐,你真是钱府的么小姐吗?我是……”争着要向这位每个男人都想娶到的美人儿自我介绍。  

  “烦。”钱钗雅小手不耐的一挥,带着婢女快速冲出古董铺,而想追上的人全在蔡老板的示意下,被店里的伙计给拦住了。蔡老板宁愿说谎,也不敢得罪钱府的小姐。  

  钱钗雅转入小巷里,穿过巷弄来到另一条大街。  

  “小姐,人没追来,不用走这么急了。”喜儿回头看清情形后,喘着气告诉主人。  

  钱钗雅停下脚步,掀开面纱缓着呼吸,很不满地说:“怎么戴面纱还是会被认出来?照这样下去,以后连你们都要遮住脸才行。”  

  “奴婢一向跟着小姐,一定是那个公子太爱慕小姐了,才会将婢女的相貌都记住,由此可见,小姐您现在有多受欢迎。”绛红嘴甜地表示。  

  “烦死了,我对那些凡夫俗子没兴趣。”钱钗雅皱眉。  

  “小姐,以您这么受瞩目来看,除非不上街,否则最好带着随从在身边,以策安全。”喜儿建议。  

  “三哥就是这么说,我才不依呢,逛街还要一群人跟在身后,那多不自在,一点乐趣都没有。”钱钗雅立刻反对。  

  “小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教大家如此为您着迷。”绛红笑说。  

  “这里面多得是居心叵测的人,骗不过我的眼睛的,男人啊,真没几个是好的。”  

  钱钗雅傲然的下评论。  

  “只有钱府里的男人例外。”喜儿机灵的接话。  

  “聪明。”钱钗雅露齿一笑,休息过了,想再逛街。  

  绛红赶紧提醒,“小姐,面纱。”指指她掀起的薄纱。  

  钱钗雅跺脚低斥,再不情愿还是放下面纱,才走入大街。  

  在钱钗雅离去后,三道黑影来到刚才她站的地方,她的所做所为仍然逃不过那对鹰隼般的眸子,依然若即若离的紧随在钱钗雅身后。  

  逛过了胭脂水粉的摊位,钱钗雅又到女红店转了圈,买了两件新衣,接着经过鞋店,她看上了几双绣花鞋,还大方的让两个婢女也沾了光,待走出鞋店时,绛红、喜儿手上已捧满物品了。  

  钱钗雅再走入一间著名的宝石饰品店,机灵的女老板刘大娘认出了人,急忙上前迎接贵客。  

  “钗小姐,欢迎光临。”  

  “我不想受到打扰。”钱钗雅出声。  

  “是,我明白怎么做,请钗小姐宽心。”刘大娘立刻指挥伙计在门上挂个休息的牌于,掩上大门,只接待钱钗雅这位娇客。  

  钱钗雅愉悦的脱下纱帽,轻松的挑选饰品。  

  刘大娘亲自奉上参茶,“钗小姐,昨儿进了批新货,我正命人整理着,打算明儿送到钱府让夫人们看看,想不到小姐今天就来了。”  

  伙计将珍宝饰物送到钱钗雅面前。  

  那全是用最上等玉石做成的饰品,有玉钗、耳环、项链,还有翠透圆润的玉佩,每样都可谓是价值连城的精品,钱钗雅看得满意,一口气挑选了六件。  

  “刘大娘,将这些饰品送去钱府。”  

  “钗小姐,您又是要送给六位夫人的吧?您真是有孝心。”刘大娘赞许。  

  “可是却没有我喜欢的,刘大娘,你的眼光要改进了。”钱钗雅闲适地指出。  

  “钗小姐,我怎敢和你相提并论?!不过昨天有人放了样东西在我这儿寄卖,那是件很特别的东西,只是卖主所开出的价格实在很高,我至今都还不曾拿出来亮相,全富城里也许只有钗小姐有资格拥有了,不知道小姐有没有兴趣?”刘大娘提说。  

  刘大娘会在她面前说这种话,表示那东西一定很特别了,引起钱钗雅的好奇心,“拿出来看看吧!”  

  “好的,请小姐稍候。”刘大娘不敢怠慢,赶忙入内取物。  

  再出来时,刘大娘手里捧着个黑色的绒布盒,将它小心的放在钱钗雅面前,轻轻打开盒盖,躺在盒里的是支银光灿烂的珠簪。  

  钱钗雅眼儿一亮,拿起珠簪细细看着,清透的琉璃玉簪身,上面镶满了一颗颗恍若天上星星般的灿然宝石,有如一条银河,簪尾再缀以珠玉垂下,一样也镶上了宝石,像是挂在簪上的晶亮泪珠,整支珠簪光芒闪烁,美丽夺目。  

  “哇,好漂亮的簪子。”绛红惊叹,喜儿也看得目不转睛。  

  钱钗雅惊艳,“这小东西真美。”  

  刘大娘说明,“钗小姐,此簪子上所镶的宝石叫金刚钻,它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坚硬更胜石头,是一种很少见的宝石,做这支簪子的工匠花了近十年时间才完成它,他将这簪子视为无价之宝,更为簪子订了个天价,希望能为它找到最适合的买主。”  

  钱钗雅轻抚着手上别致的珠簪,“多少银子?”  

  “五千两。”刘大娘说出个惊人的数目。  

  “五千两!”绛红和喜儿都被刘大娘说出的数字吓了一大跳。  

  “刘大娘,你有没有说错?刚才小姐买了那么多的玉饰,全是高级精品,总加起来也不到一千两银子,这样一支珠簪竟然要价五千两银子,未免太离谱了。”喜儿错愕。  

  “刘大娘,我家小姐精明得很,你别乱开价想骗我家小姐。”绛红加上一句。  

  刘大娘急忙摇手解释,“两位好姑娘,你们千万别这么说,我即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欺瞒钗小姐,这价钱真是那个工匠开的,我看到他对这珠簪的重视珍惜,也敬佩他所花费的心血,所以我连佣金都没加,完全是站在义务帮忙的份上帮他找买主。钗小姐,你是店里的常客,应该明白我的作风,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刘大娘的紧张令钱钗雅好笑,“刘大娘,绛红和喜儿只是开玩笑,和你说着玩,你别当真。”她明白刘大娘不会也没那个胆量敢欺骗自己。  

  柜枱上放了面铜镜,钱钗雅伸手抽去头上的玉钗,再将珠簪轻轻插入云鬓,审视着镜里的自己,银色光芒衬得发丝更加乌黑闪亮,和她眸里那抹光彩相互辉映。  

  刘大娘点头称赞,“漂亮,真漂亮,这珠簪简直像是特地为钗小姐打造的,实在太美丽了。”  

  “小姐戴什么首饰都好看,这支珠簪自然也不例外了。”喜儿骄傲地说。  

  “好看、好看。”绛红应声。  

  钱钗雅笑斥,“马屁精。将玉钗一起送回钱府,老样子,到红娘馆收帐。”她从不亏待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  

  刘大娘笑开了脸,“钗小姐,你一定不会后悔作这个决定的,我也代那工匠谢谢小姐,我想他一定会很高兴珠簪跟到最好的主人了。”  

  “不用客气,也帮我转告那位工匠,我欣赏他的手艺,若他还有别的好作品,可以拿来让我瞧瞧。”钱钗雅表示。  

  “我会将小姐的话带到的。”刘大娘回答。  

  钱钗雅让婢女为她再戴上纱帽,走出宝石饰品店,继续逛街。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