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积错成是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积错成是目录  下一页

积错成是 第十章 作者:可儿

  激情过后,钱钗雅累得窝在易佑天怀里休息,不过想到可以让一对情侣不分离,再累也值得。  

  “你要如何处理余柏超和公主的事?直接放他们离开吗?还是干脆好人做到底,出面为他们打理婚事?塞族大王一向尊敬你,有你出马肯定没问题的。”钱钗雅佣懒地开口,她当然是希望后面的方法能成了。  

  易佑天抚着她秀发的手停了下,淡淡地回应,“这事该怎么做就如何做,做法不会有所改变。”  

  钱钗雅愕然的抬起脸看着他,“你不是答应我了吗?你说……”  

  易佑天打断她的话,“我没答应你任何事,既定的规矩就不可破,他们注定了无法在一起。”  

  “你出尔反尔,你刚才明明就态度软化了,现在却又反悔,你骗我!”钱钗雅气怒的指控易佑天。  

  “自始至终我都不曾改变初衷,钗儿,不准再胡闹了。”这女人以为他的忍耐力很好吗?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激怒他。  

  “我没胡闹,是你的模样让我以为你会同意,所以我才……骗人,你骗人。”钱钗雅觉得受骗,不甘心的指责。  

  易佑天却听出了她话里的语病,“所以你才怎么样?难道……你……该死的!”愤怒的推开钱钗雅,立刻起身穿衣,以身色诱,天杀的,她怎么做得出这种事!  

  钱钗雅也羞愤得涨红了小脸,跟着起床穿衣,又悲又怒地叫道:“我是动机不良,但我至少有颗善良的心。你呢?是铁面无私?还是根本叫冷血无情呢?”  

  易佑天咬牙撂下话,“你再任性,我真会公事公办,以私藏犯人之罪将你和余柏菁抓起来。”  

  他又威胁自己了,钱钗雅气得泪水又在眼眶里打转,别开头不看他,眼角却瞄到了放在枕边的金色令牌,灵机一动,趁着易佑天没注意,拿起令牌放入怀里。  

  理好衣装,钱钗雅叫住想出门的易佑天,“这是你的房间,你留下,该离开的人是我。”来到门边,钱钗雅转身再问一次,“你的决定还是不变吗?”  

  “何必明知故问。”易佑天冷然以对。  

  “无情无义。”抛下话,钱钗雅决然离开。  

  “可恶!”易佑天手握成拳,用力击在桌子上,桌子应声而碎。为什么她就是要惹他发怒呢?太可恶了。  

  钱钗雅一出易佑天的房间就快步奔向客房,不敢迟疑,有令牌在身,她一定可以救出人的。  

  波娃身分不凡,该是被禁在客房里。果然,她见到王正就站在一问客房外面守着,里面关的人不用多想也知道是谁。  

  “小姐,不可以进去。”王正阻止。  

  钱钗雅从怀里拿出令牌,“这是你家主人的令牌,表示他同意让我进去看人,还不让开?”  

  见到令牌,王正不疑有他,连忙移身让钱钗雅入房。  

  钱钗雅跑入房间,就见到波娃公主俯在桌上不住的哭泣,连忙上前拉起她,“公主,别哭了,快跟我走。”  

  波娃公主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看着钱钗雅,“要去哪里?”  

  钱钗雅拿出手巾为她拭去泪水,“当然是逃离这里了。快点,我还要到牢里救余柏超呢。”  

  “真的?”波娃公主又惊又喜。  

  “跟我来就知道了。”钱钗雅拉着她快速的走出客房,却又被王正拦住。  

  “小姐,你不能带公主走。”  

  钱钗雅再次拿出令牌,“这是王爷的旨意。”  

  王正也不傻,“王爷不可能下如此的指令,这该是小姐你的擅自行动,恕属下不能放人。”  

  知道骗不过他,钱钗雅索性以情要胁,“王正,你侵入红娘馆打昏我的帐,我还没跟你算呢!你通融这一次,那仇就一笔勾消,否则你也该明白王爷有多疼我,和我作对绝对是不智的事。”  

  王正苦着脸,“小姐,属下也是奉命行事,您就别刁难属下了。”  

  “现在却是你在刁难我,咦?我想到了,你还未娶亲嘛,而我可是个超级红娘呢,你相不相信?你若不肯帮我这次,我绝对能让你的后半辈子过得很辛苦。”钱钗雅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王正看得头皮发麻,“小姐,这……”  

  谅他也不敢不从,钱钗雅大胆的推开王正,拉着波娃公主便往牢房方向跑去。  

  王正携不住人,但也不能袖手旁观,只得无奈的跟随着她们。  

  来到牢房,余柏超由杨智和守卫看守,一干守卫在看到钱钗雅手里的令牌就乖乖服从,至于杨智,她用对付王正的手法制服了他,救出了余柏超。  

  “超。”  

  “娃娃。”一对恋人激动得紧紧相拥。  

  “现在不是卿卿我我的时候,你们必须马上离开边城,现在赶快和我一起到马房。”钱钗雅又带头跑出牢房,  

  余柏超和波娃没有迟疑,手牵着手跟着,而王正、杨智对看一眼,叹口气,也追上去。  

  一行人来到马房,用最快速度挑马上马,还是由钱钗雅领路,急急的离开府邸。  

  以易佑天的机警,他一定很快就会发现令牌不见,跟着追来,所以她必须把握时间,赶快让余柏超和波娃离开边城。  

  经过一晚的纷扰,现在已是清晨时间,天色亮起来了。  

  凭着钱钗雅手里的令牌,他们很顺利的来到了城门前。  

  “我有急事必须出门,这是王爷的令牌,快点开城门。”钱钗雅向守城门的卫兵亮出令牌。  

  卫兵却有些犹豫,“可是还没到开城门的时间,依规矩是不能乱开城门的。”  

  “我都说有急事了,这是例外,有令牌在此,你们还迟疑什么?快开城门!”钱钗雅有些焦急地暍令。  

  “可是……”卫兵还是不敢大胆开门。  

  钱钗雅心里着急,转身唤道:“王正、杨智,你们快和卫兵说清楚。”对他们使个严厉的眼色。  

  杨智无法,只得上前,“我是王爷的随扈,奉命保护钱小姐出城,你们快开城门,以免误事受罚。”  

  这么一说,卫兵就不敢再怠慢,赶忙合力拉开门栓,开启城门。  

  就在等待门开时刻,钱钗雅注意着街的那头,隐约感到有骚动传来,该是易佑天追来了,令她更加的不安。  

  无法等到城门全开,钱钗雅就吆喝一声,骑马冲出边城,后面的人紧紧跟上。  

  但才出城没多久,后面尘上飞扬,已经明显能看到追兵了。  

  钱钗雅停下马,对着也随之停下的余柏超交代,“你快带着公主离开,我来阻挡追兵。”  

  “钱小姐,谢谢,你的大恩大德,我们没齿难忘。”余柏超感激不已。  

  “别客气,我很高兴能帮上忙,以后有空可以来富城作客,若遇上困难,也可以来找我,快走吧,迟了就来不及了,快走。”钱钗雅催促。  

  “谢谢你,钱小姐,谢谢。”波娃漾着笑容,却不断拭泪。  

  钱钗雅对他们一笑,“祝你们幸福,快走。”  

  点点头,余柏超和波娃挥动缰绳,策马疾奔离开。  

  钱钗雅转过马头,不避不逃的等待追兵到临,她也明白那又会是一场冲突。  

  易佑天一马当先,迅速来到钱钗雅面前。  

  “人呢?”他大声暍问。  

  “离开了。”钱钗雅昂首回答。  

  易佑天一挥手,“追。”  

  钱钗雅张手阻止。“不行,我不会让你抓到他们的。”  

  “执迷不悟,待抓到人我再一起治你的罪。王正、杨智,抓住她,别让她再胡来。”说完,易佑天绕过她,疾追而去。  

  “易佑天。”钱钗雅大叫,一急猛拉缰绳,马儿受惊前蹄扬起,让王正、杨智无法靠近,她就乘此机会策马追着易佑天。  

  骑术一流的她,很快就追上了易佑天,边控制马边对他喊:“他们都逃出来,你为何还要苦追不舍?放过他们吧!”  

  易佑天冷着脸大喝:“来人,拿下钱钗雅。”  

  钱钗雅闻言又悲又痛,“就当是我求你,你都不肯吗?难道你就真的这么无情,对我也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留情吗?”  

  易佑天根本不看她,加快坐骑的速度,欲拉开和钱钗雅的距离。  

  钱钗雅不放弃想再追上,可是两三个侍卫上前来包围了她,要逼她停下,她左右闪躲还是避不开,气得她大叫:“你们再上前就会逼得我摔马了,你们要闹出人命吗?”  

  故意身子一侧,吓得侍卫们不敢乱动,她轻松窜出重围,同时也发现余柏超和波娃就在不远的前面,眼看就要被追上了,她先赶上易佑天。  

  “停下,易佑天,停下来,停下来……”钱钗雅急着叫喊,也试着伸手要抓他坐骑的缰绳。  

  易佑天策马往旁边一闪,让她的手落空,愤怒地爆喝:“混帐,你到底还到闹到什么时候?我真后悔带你这麻烦到边城,真是该死的!”  

  钱钗雅心痛不已,都已到这种地步了,他们之间的裂痕永难修补,既然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她说什么都要帮助余柏超和波娃逃脱成功。  

  “就当是我麻烦你的最后一件事,以后不会再有了。”钱钗雅抓住缰绳猛地又靠近易佑天,她尽全力再次抓去,但不同的,她这次还探出了整个身子使劲要攀住他的缰绳。  

  “滚!”易佑天不耐地大力打落她的手,却没注意到她腾空的身子,钱钗雅抓不到着力点,也无法返回自己的坐骑上,只听到她一声惊叫,待易佑天骇然发现情形不对伸手要救她时,已经来不及了。  

  娇小的身子无助的摔下马,加上马儿又在快速的奔驰中,那力道让她重重的落地后还在地上翻滚了数圈才停下。  

  好痛,身子像被割碎了般,剧痛让她支撑不住,神智逐渐的远离,就在她要闭上眼时,落入她眼里的是易佑天焦急的脸,他也会为自己紧张吗?哈,她想笑,却在合上眼后,两行泪从她眼角滑下。  

  ***

  痛,好痛,这是钻入她脑里唯一的感觉,她想哭叫出声,可是身子像被抽干了力气,她根本无力开口,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更别说她完全感觉不到四肢,难道她的手脚都断了吗?她心急的想观视,可是疼楚夹着黑暗涌上,她又失去意识了。  

  然后,再有痛的感觉侵袭而来时,她又醒了,这回疼痛似乎有减轻,但还是折磨着她,让她想甩开那如影随形的痛苦,可是头一动,却引来更大的痛苦,痛得她又哭了,接着感觉温热的唇贴上她的脸颊,轻柔的吻去她的泪,喃喃的在她耳畔说着话,她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但是萦绕在她周围的气息却令她好安心,她再次沉沉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鼻端传来的异味再次唤醒她,她一睁开眸子就被眼前放大的脸吓一跳,还来不及反应唇就被吻住,苦涩的药汁竟然顺着吻流入她嘴里,她愕然的连忙要反抗,可是手脚完全无法动弹,她只好被迫吞下苦药,待他的唇离开,她才看清易佑天的脸,想也知道,除了他还有谁敢如此放肆的吻她呢?  

  看他还想再饮第二口的药,她挣扎着出声,“我不要喝药。”  

  “钗儿,这药能帮助你复原,你一定要喝下,乖,听话。”易佑天柔声说明。  

  她知道自己强不过他,总是会被他逼着做自己不爱的事,这也是她的悲哀,她闭了下眼,冷淡地表示,“那药我自己喝。”勉力想起身,一用力却疼得她整张小脸都皱了起来。  

  易佑天连忙按住她,“你别动,我扶你起来喝药。”温柔的扶她半坐起身,慢慢的喂她喝下药,再让她躺回床上,她一躺下就脸翻向床里不看他。  

  她冷淡的态度表明了对他的怨怼气愤,却令他好不习惯,她的怒火一向都不会藏在心里,会用说、用行动努力表现出来让他知道,而非像这样的冷漠,相较起来,他还是喜欢活力充沛、爱哭爱闹的小恶魔,而不是现在冷若冰霜的她,若要改变如今的情况,他要赶紧将话说清楚才好。  

  “余柏超和波娃公主呢?”钱钗雅先开口。  

  “他们目前在城里。”易佑天回应。  

  钱钗雅深深的叹口气,唇角漾起苦笑,“原来我还是没帮到他们。”在她几乎付出自己的性命,所得到的竟然还是一场空。  

  她失意的模样教易佑天好心疼,“钗儿,其实……”  

  “不用说了,我不会再想改变你的任何决定,而我也决定了选择放弃当你的红娘,我会写信告诉易老夫人,也会昭告天下我做不来你的婚事,所以请你遵守约定,派人送我回富城。”钱钗雅平静的陈述,一切也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  

  易佑天呆了半晌,有些无法置信,“你要牺牲名声,自认失败?”  

  “我做不到,自然就是失败了,我想尽快回富城,请你这两天就为我安排。”这是伤心地,还是早点离开比较好。  

  易佑天小心轻柔的转回她的脸,让她面对自己,“为了放弃我,你宁可抛去最重视的事业名声,我真伤透你的心了对不对?”  

  钱钗雅眸光清冷无波,“你想太多了,我只是不想浪费精力在不可能的事上。”  

  易佑天看入她眼里,直接问:“可是你爱上我了,离开我你真会比较快乐吗?”  

  钱钗雅瑟缩了下,移开目光,“这是我的事,我自己会解决。”  

  她的故作坚强只令易佑天更加不舍,轻抚着她的粉颊,“这不只是你的事,也关系到我的幸福,我们必须一起解决。”  

  他又想做什么了?钱钗雅想甩开他的手,可惜自己的手脚重得像铅块,她语带怒气地说:“我不管你想怎么做,你要先依约送我回富城,这是你的承诺,还有请将你的手拿开。”  

  见到她生气了,易佑天很高兴,更是逗着她,“宝贝,如果我想毁约呢?”  

  钱钗雅怒火腾腾的瞪着他,“你不会这么做的。”  

  “我会的,为了留住你这个宝贝,我不择手段。”易佑天笑着表示,但神情却是异常的认真。  

  “你……”怎么会有这么无赖的人!钱钗雅气红了眼,干脆闭上眸子不想见他得意的笑容,那只会映照出自己的狼狈。为何自己就是逃不开他呢?她觉得好可悲,泪在不知不觉中滑落。  

  见到她流泪,易佑天有些慌乱了,连忙为她拭泪,“钗儿,别哭,那些话的意思不是你所想的那般,不要哭了,你伤得不轻,虽然身上的都是皮肉伤,幸运的没伤到筋骨,可是额上的伤口却深可见骨,大夫吩咐过不能做剧烈动作,也不可以太激动,否则会影响到你的复原,你别哭,不要哭了……”赶紧安抚她的情绪。  

  钱钗雅睁开眼睛,哭着斥责,“我不要你管,我甚至不想再看到冷血的你,我都已经受伤了,你为何还不放过我让我离开?我要回富城,我不要见到你,这一生一世我都不要再见到你了。”  

  她竟然说出这么狠绝的话,让易佑天既痛又愧疚,是自己做得过分了,急忙要解释,“钗儿,别这么说,事情不是如你所想的那般,你听我说……”  

  “我不要听,我什么都不想听,你走开,走啦……”钱钗雅不让他说,也学着他的手法,下逐客令。  

  “钗儿,这事很重要,关系到你一直想救的那对情侣……”  

  “我说了我不要听,走开,走开啊,走!”人都被抓起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钗儿……”  

  “住口,走……唔。”  

  易佑天蓦然吻住了撒泼的小嘴,这小女人好学不学,竟学到他闹脾气那招,真难应付,他以后再也不敢乱使性子,不过得以偷到一个吻,也是不错了。  

  但才这么想,唇角一痛让他皱眉放开钱钗雅,“你又咬我了?”舌尖轻舔了下被咬的地方。  

  “你活该,你再乱来,我会咬得更用力。”钱钗雅凶恶地表示。  

  易佑天剑眉竖起,有气又无奈,“小恶魔,你相不相信等会儿你就会为这举动向我道歉?”  

  “不可能。”钱钗雅说得很肯定。  

  “若我告诉你,府里已经开始在准备婚事,是余柏超和波娃公主的婚事,你相信吗?”易佑天说道。  

  钱钗雅闻言,大吃一惊,“你骗人!”  

  “好,那就当我骗人,我马上召回杨智,要他不必去塞族下拜帖,约谈提亲的事了。”易佑天作势要放弃。  

  “不要、不要,我相信……相信,但你不是坚决反对的吗?为什么会同意呢?”钱钗雅又惊又喜。  

  “你用这么激烈的手段胁迫我,我能不同意吗?我宁可允诺你千百样事,也不准你拿生命来开玩笑。答应我,你以后不会再做这种该死的傻事了,答应我?”俯身看着她,易佑天神情严肃得吓人,他绝对不要再体会可能失去挚爱的那种痛苦感觉了。  

  头不能乱动,钱钗雅就眨眨眼示意,“我答应,我以后绝不会再乱来了。佑天,对不起,也谢谢你包容了我的任性,谢谢。”她心里明白要守法则的他违反礼教帮自己真是为难他了,没想到他还是帮忙了,让她好感动。  

  亲亲挺俏的小鼻头,易佑天笑了,“没办法,既然要娶个小红娘为妻,只好接受她随时随地要作媒的习惯了。”  

  “你……要娶我?”钱钗雅睁亮眸子,心霎时像是飞到了云端,晕陶陶的冒着狂喜。  

  易佑天斜睨着她,“你又推不出一个让我喜欢的好人选,为了挽救你的红娘名声,我也只好娶你凑数了。”  

  虽然他一副不正经样,但从他眼里,她看到了浓浓的爱意,钱钗雅喜极而泣,“佑天,我爱你,我好高兴,好高兴……”  

  “嘘,好宝贝,高兴就别哭了,你一掉泪我就心疼,我的爱。”易佑天吮去了她的泪。  

  只是最后那句爱语又让钱钗雅的泪更加流不止,令易佑天焦急的连忙安抚、拭泪,手忙脚乱狼狈不已,也多亏他这模样逗笑了钱钗雅,总算止住了她的泪。  

  易佑天轻叹一声,“看来你的外号还要再加一个,爱哭鬼。”  

  “佑天……”娇俏的抗议声被封在唇里。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谁又能想到寻觅了半天,镇平王爷最佳的王妃人选就是作媒的小红娘呢!  

  果然是姻缘天注定,半点不由人。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