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积错成是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积错成是目录  下一页

积错成是 第九章 作者:可儿

  钱钗雅在回廊上徘徊,一向爱笑的脸难得的拧起了眉,而且是从用晚膳到现在都不曾松开过。  

  易佑天没和她一起用晚膳,这是不曾有过的事,从她成为他的客人起,他再忙都会和她一起用膳,除了今晚,而这事又发生在下午自己莽撞的伤害他后,他不愿意和自己一起用膳的心情她能谅解,但是这却会更加重她的歉意,让她更加不好过。  

  她一向自诩是非分明,做错事就要勇于认错,这也是她一贯的处世原则,所以她不会逃避,也不会消极的等待事情过去,她要道歉,这是她该做的,她就要做到。  

  只是说起来简单,易佑天不像她哥哥姊姊们或爹,娘,以及其余的夫人们那么好说话,自己又犯了这么大的错,要如何道歉这点就已经难倒她了,所以她才会在易佑天房外廊上来回走个不停,希望能想出最有效的致歉方法,不过她走到脚都酸了,脑里还是一片空白。不行,她再不行动,等易佑天睡了就来不及了,若要她将满腹歉意留到明天再说,那会折磨得她今晚也别睡了。  

  算了,道歉还有什么好法子呢,不就是道歉,多想无异,做吧!  

  钱钗雅来到房门前,轻轻的敲了下门,没有回应,她再敲门,还是没有回应,但房里的烛火还亮着,他明明就在屋里啊!她不死心的再敲门,这次加上开口,“易佑天,是我,我有话要对你说,请让我进房好吗?”  

  可是房里的人就是不回答。  

  钱钗雅没有耐心了,“那我直接开门进去了。”说完,小手推开门,走人屋内。  

  入眼的景象让钱钗雅惊愕,满桌的酒瓶不说,易佑天手里还拿着酒壶倒酒,一杯杯的直往自己嘴里灌,像是不要命般的拚命暍,酒燥热了他的身体,所以他脱去了外衣,衣襟也敞开着,连一向梳理整齐的发冠也弄散了,和平时严正英挺的模样截然不同,不过这样的他却充满了邪魅气质,让她看得不舍得转开脸。  

  易佑天冷淡地斜看了她一眼,直接下逐客令,“我没请你来,离开。”  

  钱钗雅回神,赶紧跑到他身边,诚心致歉,“易佑天,我知道自己错了,我是来道歉的。”  

  “不必了,我不需要同情,走。”易佑天不接受,依然倒酒猛灌。  

  钱钗雅本就对他的狂饮看不下去,又发现他手上的伤竟然还没处理,连忙抓住了易佑天受伤的手,“别喝了,你手受伤了为何不擦药?你太不爱护自己了。”她从怀中拿出手巾要为他清理伤口。  

  “住手。”易佑天抽回手,冷然拒绝,“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走,快点走开。”  

  钱钗雅难过的认错,“易佑天,我知道你还在生气,我也为自己的作为感到很对不起,我太自以为是了,不该说出那么过分的话,但我真的不是有意的,若我明白真相,我绝不会说那些话,抱歉,我诚心诚意的向你道歉。”  

  易佑天却还是不理会她,自顾自的一直喝酒。钱钗雅一咬唇,再次抓住了他执杯欲饮的手。  

  “放开。”  

  “不,我不放,你真的下能再喝了,你想怎么罚我都无妨,我就是不能让你继续糟蹋自己,你……”  

  没说完的话被斥断,“够了,你是我什么人?有资格说我吗?不是我的人就别碰我,我不要你假惺惺的关心,马上滚离我的视线范围,别来烦我。”易佑天想甩开她的手,但她抓得老紧。  

  “那就让我做你的人,得到你的原谅。”没经过脑袋的话脱口而出,让易佑天愣了下,钱钗雅自己也被吓住了。  

  “别开无聊的玩笑,我没时间陪你玩,快点走开。”易佑天冷冷撇下唇角。  

  本来想退却的念头,经他这一刺激反而变得坚定起来,钱钗雅睁亮了眸子看着易佑天,“我不是开玩笑,我……我是认真的。”  

  易佑天终于放下手里的酒壶,似笑非笑的凝视着她的眼,“你明白那句话的真正意思吗?”  

  钱钗雅心跳加速,粉颊更是艳红一片,对他的愧疚和心疼他的落寞让她没有退缩的余地,略垂下额点了点头,“我……我明白,我……愿意成为你……你的人。”  

  话才说完,下一刻,钱钗雅就跌入宽厚怀里,易佑天大手抬起她的小脸,目光瞅着她,两人近得鼻尖几乎碰触到了,“你不后悔?”  

  他带着酒味的气息充斥着她的呼吸,让她也感到醺然微醉,他那深若无底洞的眼眸更令她思绪完全停摆,只能讷讷的顺着他的话回答,“不后悔。”  

  易佑天嘴角扬起,二话不说直接抱起钱钗雅来到床边,不太温柔的将她摔到床上,接着快速解去她的腰带,拉开她的衣襟,登时胸口雪白的肌肤就毫无遮掩的露出。  

  钱钗雅吓了一大跳,惊声叫道:“你……”  

  “你后悔了?”易佑天话说得更快,眼里流露出嘲讽。  

  钱钗雅抿了下唇,她明白自己若是后悔对他会是更大的伤害,她怎么忍心呢?她轻轻摇头,心意不变,“我……不会后悔的。”  

  易佑天眸光一沉,“很好,那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决心了。”大手一扬,她的衣衫瞬间离身,支离破碎的飘落地上,没让她有惊讶的时间,他的吻如狂风袭来,身子同时也覆上了纤弱娇躯。  

  钱钗雅惊骇的抽气,却让易佑天的舌乘机滑入柔软的小嘴,掠夺甜蜜,炽猛的吻像烈火,一下子便烧得她手足无措,只能任由他逗弄。  

  钱钗雅再一次的抽气,因为易佑天粗糙的大掌竟然滑入她唯一蔽体的兜衣里,罩住起伏的胸丘,更加戏弄起小丘顶上的粉红花蕊,霎时许多不曾有过的感觉全数冲入脑里,她不自觉的低声吟哦,被欲望牵引,沉沦在易佑天掀起的惊涛骇浪中。  

  她的无知让易佑天爱怜,他的耐性也焚烧殆尽了,他不耐的快速褪去自己身上的衣服,彼此间几近赤裸相对,只剩下钱钗雅身上薄薄的兜衣。  

  “你真的不后悔吗?”在喘息的空档,他丢出了最后的确定。  

  钱钗雅脸上布满被激情挑起的红晕,她眨眨迷蒙眼眸,一颗心全乱了,无法回答。  

  易佑天不满意她的静默,手指轻挑起白玉下巴,“回答我,你后侮吗?”  

  在他的追问下,钱钗雅更慌乱了,“我……”顿了顿,在易佑天如要烧穿人般的炽盛目光下,她不由自主的用舌尖轻舔了下红唇,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不……”  

  “后悔。”迫不及待的为她接下话,易佑天神情喜悦,“你是我的了。”  

  钱钗雅的应允开启了情欲的开端,碍事的兜衣即刻离了身,易佑天再俯下身,这回不是试探,而是真正的爱恋交缠,注定了一生不舍不分。  

  如此霸气的宣言让钱钗雅的心抽紧,还未回应他的话,易佑天的绵密攻势便似雨点般落下,待赤裸裸的两个身子交缠在一起时,他雄壮的身躯更震撼了她,她被吓傻了,好一会儿都无法反应过来,而易佑天却利用这种时候攻城掠地,等钱钗雅意识到他的手竟然抚上那不该给外人碰触的私密地方时,情势的发展已经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了。  

  “哦……”白玉小手飞快抓住宽厚的臂膀,一波波从心底狂涌而上的欢快,让她不住的低声娇吟,大掌游走在滑腻的肌肤上,挑逗她每一寸的敏感地带,更惹得她娇喘连连,最后停在欲望的中心。  

  “啊,你……别……别……不……不要……不要……”纤细手指蓦然收紧,指甲在健壮的肩头留下抓痕,钱钗雅抗拒这种难为情的不适痛楚。  

  易佑天的唇回到粉颊上,轻轻啃着钱钗雅一向爱仰高的下巴,出声逗弄,“嗯……别停,不要停是吗?”  

  在这种时候他竟然还要欺负自己,钱钗雅又羞又气,在喘息中挤出斥责,“你……可恶。”  

  易佑天咬着小巧的耳垂,邪气长笑,“哈,宝贝,你要为这句话付出代价了。”  

  花儿已为他开,他当然要摘下永远据为已有了,封住还想抗议的小嘴,让他的小女子变成了小女人。  

  “啊……”痛楚的哭叫从相贴的唇边逸出,听起来只像小猫般的轻叫声,易佑天没停下。  

  没有经过疼痛,又哪能登上接下来的欢快天堂呢!他会让她明白,世上最美的感觉。  

  ***

  钱钗雅将脸埋在易佑天的颈窝里,双手牢牢的揽住他,依恋他令自己安心的气味,也为了不好意思面对他,想到刚才两人间的翻云覆雨,哎,真丢死人了,细瘦的手臂更加抱紧他。  

  突然,易佑天伸手将她的手臂拉下,放在自己胸膛上,再拉上被子密实的包住她,“别着凉了。”  

  他的柔情令她心动,其实他最后一次询问自己会不会后悔时,那时被情欲吓坏的她想说的是“我不知道”,他却误解了,所以现在她要告诉他,“我不后悔。”细声轻喃,这是她的心情。  

  “我也是,不后悔惹上你这个小恶魔。”更加拥紧怀里的美人儿,易佑天宠溺的话里有着全然的欣喜满足。  

  钱钗雅抬起小脸对他不满的皱皱小鼻头,“我有这么坏吗?还叫我小恶魔。”  

  易佑天轻笑,“你是迷惑人心的小魔鬼,让端正严肃的镇平王爷为你失控,你还不是小恶魔吗?”  

  他的解释令钱钗雅呵呵笑了,“那是你这王爷心术不正,使尽手段强行软禁我这善良女子,罪有应得。”小手指点点他挺直的鼻梁。  

  易佑天张嘴作势要咬顽皮的食指,逗得钱钗雅开怀笑着急忙收回手,她灿烂炫目的笑颜令易佑天沉醉,“天,你真的好美。”大掌抚着嫣红脸颊,俯下脸将绝美的笑靥吻入心里。  

  在身心交融后,这吻更加的甜美动人,让两人恋恋不舍的在好久后才分开。  

  钱钗雅细嫩的手掌也贴上了冷峻的脸庞,疼惜地轻语,“若黄泉下有知,她一定会后悔对你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所以她没能有善终,连死都带着恨,即便沉入地狱也无法解脱,佑天,原谅她吧,了结这份孽缘,让她可以投胎重新做人,也将你自己从伤痛里解放出来,让过去烟消云散,不要再想起了。”  

  易佑天眉头微皱,怎么又提起这事了。  

  小手移到眉间,温柔的抚平皱痕,“忘了她吧,你现在不是有我吗?你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而且加倍,你又有什么损失呢!”  

  易佑天豁然开朗,重重的亲了下她洁白的额角,“小女人,你果真是我的宝贝。”一番话扫去了心里深埋多年的阴霾,过去已过去,他要把握的是现在的幸福。  

  “呵,我的别称还真多,小红娘,小女人,小恶魔,现在还多了宝贝,但我想听到更加能打动我心的称号呢。”钱钗雅巧笑地要求,他会明白她要什么的。  

  易佑天邪魅一笑,“有些事用说的不准,用做的不是更能证明我的心吗?”欲望又在蠢蠢欲动了。  

  钱钗雅自然也了解他说的是什么,娇笑的想闪躲,“呵,哪有这种事,我不……唔。”  

  他的好意她怎么能拒绝呢!他会让她明白他有多“爱”她。  

  这种事是永不嫌多的。  

  ***

  她感到身子轻轻的摇晃,然后所依偎的热源消失,这令她马上张开眼睛清醒过来。  

  “吵醒你了呀,对不起。”易佑天温柔的笑容映入眼里,他轻轻为她盖好被子,抚着她柔细的发丝。  

  凤眼转了转,“这是我的房间嘛!”  

  “很快就要天亮了,我先送你回房。”这是为她的名声着想,他不愿引来绯言伤害她。  

  易佑天的用心她怎会不知道,钱钗雅机灵一笑,“我觉得好冷,你上来陪陪我好不好?”  

  竟然在引诱他,她果然是个小恶魔。“你不怕让婢女发现,引来骚动吗?”  

  钱钗雅笑得更甜了,“我相信你的武功,一定能先行一步,不会被发现的。”  

  易佑天扬声大笑,真不知该说她聪明还是斥她在使坏,拿他来当暖炉。  

  “我真的好冷呢。”钱钗雅故意拉下被子,露出姣美的香肩。  

  “别胡闹,会受寒的。”易佑天赶紧脱鞋上床,将她抱入怀中。  

  奸计得逞让钱钗雅呵呵笑,钻入温暖的胸膛,寻个舒服的姿势,还不忘取笑他,“小心你会宠坏我的。”  

  “小坏蛋,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不会宠坏任何人的。”易佑天好笑又好气地轻斥。  

  钱钗雅漾着狐狸般的媚笑,“你会的,我保证。我要睡了,别吵我。”鬼灵精的连忙拿睡觉来堵易佑天的嘴。  

  易佑天有些哭笑不得,但看着她甜甜的睡容,扬起的却是宠溺的笑容,心里也有些认命,也许真如她所说,自己真会宠坏她。  

  待钱钗雅再睁开眼,易佑天已不在身边,透过纱帐看到婢女轻手轻脚在准备洗脸水,等着伺候她起床。  

  钱钗雅起身,哪知一动全身酸痛不已,“哎呀。”她不适的轻喊出声。  

  婢女闻声连忙上前观视。  

  “小姐,怎么了?”  

  钱钗雅酡红着脸摇头,“没事。”原来做那种事会有后遗症的,她羞赧的明白了。  

  在梳洗完毕后,她还特地花了心思打扮自己,要让他惊艳。  

  果然,她一踏入膳厅易佑天的眼睛便离不开自己,待两人独处时,他以吓人的热吻向她道早安,席间的浓情蜜意自不在话下。  

  不只是陪她用早膳,易佑天还丢下了工作,陪钱钗雅逛街认识边城,虽然这城远不如富城繁华,但是有心爱人相随,令钱钗雅笑逐颜开,高兴的程度远远胜过之前的逛街经验。  

  到了夜晚,自又是有另一番的欢乐滋味,在钱钗雅累极沉沉睡去前,她希望天天都能过着如此快乐的生活。  

  只是钱钗雅的欢喜看在某个人眼里却是焦急,害怕她会忘了曾经答应过的事。  

  “钗儿。”正从书房走出来的钱钗雅被唤住。  

  “菁儿,是你啊。”钱钗雅微笑地看着余柏菁。  

  不过余柏菁却笑不出来,“钗儿,借一步说话。”她拉着钱钗雅来到花园角落。  

  “什么事?菁儿。”钱钗雅问。  

  “钗儿,你不会忘了答应我哥哥和公主的事吧?你说要想法子帮他们逃出去的,你还记得吧?”余柏菁提醒她。  

  钱钗雅微愣了下。该死,她真的忘了。看到余柏菁忧虑的神情,连忙笑着安抚,“呃,我没忘,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会忘记呢!”心里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生活在幸福里,却忘了还有对男女正在受苦。  

  余柏菁松了口气,“那就好,钗儿,你可想到法子了?”  

  面对她期待的目光,钱钗雅飞快转动思绪,她早就想到一个计画了,不过却要背叛易佑天对自己的信任,令她很为难。  

  “怎么?还想不到吗?那就惨了,昨晚爹在用膳时提起,说王爷怀疑哥哥会不会就藏在府里,正要侍卫开始清查府邸,要找出是否有什么密室、通道,那哥和公主迟早会被找到的,怎么办?”余柏菁急得快哭了。  

  钱钗雅轻咬着唇,她既然用红娘身分给了允诺,无论如何她都必须要做到,“别急,我有个法子,一定可以让他们安全离开的。”  

  “真的?!什么办法?”余柏菁欣喜。  

  “今晚三更,我们一起去密室,到时我再说明。”也只有对不起易佑天了。  

  “好,王爷向这儿走来了,我先离开。”余柏菁看到易佑天,赶紧退下。  

  “菁儿怎么一见到我,就形色匆匆的走开啊?”易佑天随口问起。  

  钱钗雅露出笑容,“没啊,可能她还有事吧!”  

  “你们在这嘀咕什么?菁儿一向乖巧,你可别将她带坏了。”易佑天开玩笑。  

  钱钗雅脸色却闪了下,笑得有些勉强,“你别老抓我的痛脚,你不是还有公事要批,怎么出来了?”  

  “因为我想你啊!”易佑天吻吻她的脸颊。  

  “佑天。”钱钗雅低唤声着,踮起脚尖主动吻上他的唇。对不起,当是她的歉意。  

  这晚,在缠绵过后,钱钗雅一反常态好声要求他回房。  

  “咦?你不怕一个人睡会冷吗?”  

  “但是你却要提高警觉的不能放松,我不想你这么辛苦无法睡好觉,我不能太自私,你回房睡吧!”钱钗雅柔柔解释。  

  “竟然会为我着想,实在太不像你这小恶魔的作风了。”易佑天疑惑的看着她。  

  钱钗雅嘟起了小嘴,“说这是什么话,好像我多坏似的,我难得想乖一次你都不从,以后我就天天捣蛋到让你头痛好了。”  



  “哈……竟敢恐吓本王爷,好大的胆子。”易佑天要了个香吻当赔偿,然后顺了她的意起床穿衣。  

  临行之际,易佑天再回身亲亲樱唇,“乖乖的,不管为了什么都不准乱来,否则我会打你屁股的。”玩笑般的丢下交代,他离开了房间。  



  钱钗雅心惊了下。他为何这么说?他知道什么吗?不可能,否则他早抓人了,自己不必过度疑神疑鬼。  

  随即赶忙起床穿上衣裳快步走出房间,注意了下四周,确定没问题后,就赶忙往后花园而去。  

  MAY  MAY  MAY  

  钱钗雅一走入密室,里头的三人便飞快迎上来。  

  “钗儿,你怎么这么晚?我还以为你不来了。”余柏菁担心不已。  

  “我有些事耽搁了。”钱钗雅不太自在的回应,那种理由是绝不能说出口的。  

  “钱小姐,菁儿说你想到办法帮助我们脱险,什么法子?”余柏超着急地想知道最重要的事。  

  钱钗雅看看余柏超和波娃,缓缓道出,“我带你们离开。”  

  “钱小姐要带我们离开?但我们一出现就会被抓,钱小姐能在满城的侍卫搜寻下保护我们平安离去吗?”波娃提出疑问,另两人也是满脸的惊讶。  

  “当然,你们不可能大大方方的离开,而是你们要化妆成为我的婢女,随我出城。”钱钗雅回答。  

  “但守城门的士兵检查很严格,很容易就会被看破伪装的。”余柏超指出。  

  “那是针对一般的平民,我是王爷的贵客,士兵不敢对我无礼的。我就向王爷要求让菁儿陪我到城外走走看风景,我骑马,菁儿就坐马车,车里带两个婢女同行是很正常的,守城门的士兵那关我会应付,不会让人人马车检查,只要出了边城,你们就安全了。”钱钗雅说明。  

  “钗儿,我们若出门,王爷一定会派待卫保护,那些人要怎么应付?”余柏菁想到。  

  “王爷会派他的手下随行保护,这些人和我都很熟,我有把握能让他们放余将领和公主一马,不会有问题的。”这点她也考虑到了。  

  余柏超和波娃对看一眼,“若一切真如钱小姐所说的,我们应该是能逃出去,柏超在此先诚挚的感谢小姐的救命之恩,请受我们一拜。”说着,两人就要跪下道谢。  

  钱钗雅急忙拉住他们,“别客气,待逃出边城后再谢我吧!”  

  “钱小姐如此相助,我想我们一定能平安脱险的。”余柏超有信心的笑说。  

  “话别说得太早了。”冷然的低沉嗓音插入,接着脚步声传来,王正、杨智出现在密室里,最后步入的竟是易佑天。  

  “王爷。”余柏超兄妹和波娃发出了惊骇叫声,而钱钗雅则是脸色煞白,抿紧唇看着易佑天。  

  易佑天神情冷寒迎视她的眸光,“你真让我失望。”  

  他果然有所察觉了,钱钗雅上前一步护住身后的人,“佑天,他们只是一对苦命鸳鸯,你放过他们吧!”  

  易佑天却下令,“拿下人。”  

  王正、杨智连忙走上前抓人,余柏超明白若反抗也是做困兽之斗而已,颓然的放弃了抗拒。  

  “超。”波娃无助的哭了起来。  

  钱钗雅不忍心,奔到易佑天身旁拉住他的手求情,“佑天,不要这么无情,你放了他们好不好?我求你放了他们。”  

  易佑天脸上的寒霜没化去,冷漠地出声,“我最大的留情是不会说出你和菁儿的事,你们两人好自为之。”一甩手,他不回头的离开,王正和杨智也押着余柏超和波娃随后而行。  

  “钗儿,怎么办啊?呜……”余柏菁失声哭了起来。  

  钱钗雅呆了下,接着抓起裙摆也快速的跑出密室。事情不能这样结束,她要向易佑天说明清楚,为了那对苦命恋人,也为了她自己的幸福。  

  钱钗雅直接冲到易佑天房前,没有敲门她就迳自进入,来到内室,见他背着自己正脱下衣裳准备就寝。  

  “佑天。”  

  “出去。”  

  冷淡的逐客令让钱钗雅心痛,她扑上去直接抱住了易佑天的腰,脸偎着他宽厚的背脊,哽咽地说:“不要,我不要离开你,对不起,我知道自己错了,可是我真的不忍心拆散一对有情人,我是红娘,职责就是让天下有情人能成眷属啊!佑天,我对你很抱歉,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我的气,不要生气。”  

  “我已经告诫过你不要乱来,你不应该再违背我的交代,尤其还想利用我的信任来欺骗我,你真令我痛心。”易佑天的语气沉痛。  

  “对不起,我错了,我明白自己这么做很不应该,所以帮助他们逃走的计画若成功了,我也打算要亲自向你认错,欺骗你我并不好受,可是你要我视若无睹我又办不到,我也在矛盾中挣扎,最后才迫不得已作了如此的决定。在这世上,我最不愿意的就是伤害你,佑天,原谅我,我真的对不起,对不起……”钱钗雅边哭边喃喃的道歉。  

  听到她抽噎不止的哭声,易佑天心再硬也无法不软化,转身面对她,为她拭去泪,无奈的叹口气,“我就原谅你这次,但绝对没有下一回了。”  

  钱钗雅破涕为笑,“谢谢、谢谢,佑天,我就知道你最好了,那余柏超和波娃公主呢?你也放了他们好不好?”  

  易佑天脸色又拉下,“钗儿,别太过分,这是绝不可能的事。”  

  钱钗雅眼眶又红了,“你知道波娃公主若被送回塞族,她就要被迫嫁给她不爱的男人,而余柏超也要娶个他不爱的女人,这样一来就造成了两对怨偶,让四个人都不开心,你忍心吗?”  

  易佑天反驳,“这段感情根本不该发生,他们才应该认命去爱属于他们的配偶,只要用了心,怨偶也能变成佳偶,基于两国的和平,就算他们要勉强自己也必须做到。”  

  “爱一个人哪能说变就变,爱是绝对无法迁就的,你这说法好残忍。”钱钗雅斥责。  

  “钗儿,别再说了,事情就是如此,没有转圜余地。”易佑天神情冷肃。  

  “不公平,这太不公平了,就像我不该爱你的,但我却爱上你了,难道我就可以轻易将对你的爱抽去,马上爱上别人吗?我做不到,你又能做到吗?若真能立刻转变,那就不是真爱了。”钱钗雅大胆的表明心迹,也拿此来当反证。  

  易佑天愣了愣,然后脸上有止不住的狂喜,“钗儿,你爱我?”  

  这问话却教钱钗雅生气,不满的捶着易佑天的胸口,“易佑天,我当然爱你了,要不你当我是那么随便的女人吗?”  

  易佑天拥紧怀里的俏佳人,笑着道歉,“对不起,宝贝,我说错话了,对不起,我的宝贝,我的钗儿。”低下头,激动的吻住甜美的人儿,传递他的欣喜若狂。  

  感受到他的心情,钱钗雅热烈应和这个吻,两颗心有了共同的节拍。  

  吻毕,她眸子晶亮的望着易佑天,“你现在明白爱情有多甜美了吧?所以你会帮忙余柏超和波娃公主对不对?”  

  易佑天脸色难看的低咒,“该死的,你怎么又扯到那边去了?钗儿,我可以清楚的再告诉你一次,我不会帮他们忙的,为免夜长梦多,我明天就派人将波娃公主送回塞族,结束这件事。”万分肯定的强调。  

  钱钗雅眼泪又落下,哭着控诉,“你好狠心,心好狠。”  

  “你怎么又哭了?”易佑天看着她的泪直皱眉。  

  “是你惹我哭的。”钱钗雅哭泣道。  

  “天杀的,该是你来惹我才是,别哭、别哭了……”  

  只是似乎越劝她哭得越伤心,教易佑天头疼。  

  “天啊,钗儿,你不要哭了,你哭得我心都乱了,别哭了……”  

  “那你……你就答……答应我嘛!”钱钗雅哽咽地要求。  

  易佑天很无奈,“你这不是在为难我吗?让我再想想吧,别哭了,拜托你,别哭了……”  

  感到他似乎有些退让了,钱钗雅暗喜在心,索性送上吻,要他更加无法抗拒自己。  

  她这泪眼婆娑的可怜模样足以撩拨起任何人的怜爱,易佑天怎能例外。  

  “小恶魔。”低叹一声,抱起怀里的宝贝上床,用最原始的方法解决两人间的歧见。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