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第一公主 >
繁體中文    第一公主目录  下一页

第一公主 第一章 作者:郑妍

  唐开元十五年

  位于皇宫内苑的长乐宫里,空气中弥漫著淡淡的茉莉花香。

  这是因为长乐宫的主人喜欢那甜美又浓郁的花香,所以在长乐宫里随处可见装有最新鲜茉莉花的花瓶和花盆;厅堂上、寝室里,甚至连走廊的角落都不忘摆上一盆茉莉花。

  此刻,长乐宫的主人雪颜公主正注视著镜中的另一个自己。

  雪颜公主,是当今圣上李隆基的第三个女儿,不管是在宫中或在民间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很少有人不知道正值董蔻年华、年方十七的雪颜公主长得美若天仙,拥有西施再世的容貌;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第一公主”就成了她的代号。当然,这即是指她的美貌是众公主中的第一。

  雪颜公主身边站著她最亲近的两个仆人,一个是十六岁的宫女小玉米,另一个是十八岁的太监小贵子。

  小玉米本来不是叫小玉米的,她名叫小玉,三年前进宫当侍女,就一直服侍雪颜;雪颜本来也喊她小玉,有一天看到她津津有味的啃著玉米,觉得很有趣,自那一天起小玉就成了小玉米了。

  小玉米正帮著雪颜梳理她那头黑亮的长发,一面梳一面用赞叹的语气说:“公主真的是太美丽了!奴婢常常在想,如果奴婢有公主一半的美丽,就算要奴婢减寿十年,奴婢也无怨无悔,死而无憾呀!”

  小玉米这番话没有一点虚假,也不是在奉承,她是完全的发自内心。她的主子真的是太美了,这张比花还要娇美的容颜她看了三年,不但不觉得厌烦,还愈看越美。

  雪颜公主果然是人如其名,比雪还要白的容颜连女人见了都著迷,说是唐朝的第一公主,她觉得自己主子是当之无愧的。

  “是啊、是啊!”小贵子也忍不住开口赞美。“奴才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女人就是咱们公主啦!公主有所不知,奴才的一些朋友,就是宫里的那些太监们,他们都奸羡慕奴才能在公主身边当差,他们都好想跟奴才一样可以亲近你呢!”小贵子虽然是个太监,但是见到像雪颜这样的美人,就忘了自己已经不是男人了。

  雪颜把视线从镜子移到小贵子脸上,美丽绝伦的脸上浮现淡淡的微笑。

  “小贵子。”    

  “奴才在!”小贵子深深迷醉在这美丽的笑容里。

  雪颜笑著摇头。“你呀,嘴巴合紧一点,喏,自己瞧瞧去!”她把镜子拿给小贵子。

  小贵子定晴一看,乖乖,镜子里面的那个人嘴角怎么有透明的、湿湿的东西啊?

  他手忙脚乱的用衣袖擦掉嘴角的口水。雪颜公主最爱干净了,被她看到自己流口水真是丢脸死了!

  “哈哈,居然流口水了,羞不羞啊?”最爱和小贵子斗嘴的小玉米怎么可能错过嘲笑小贵子的机会,她指著小贵子红通通的脸笑个不停。

  “有什么好笑的?”小贵子不服气的嚷道。“谁教咱们公主是第一公主,换作是别的公主,我才不会多看一眼,更别提会流口水了。”

  “哪,我说你这里是不是……”小玉米伸出手指用力地在小贵子胸口戳了戳。“是不是痒痒的?难道说太监也会心头小鹿乱撞,意乱情迷的以为自己又是男人了?”

  小贵子脸红耳赤的瞪著小玉米,小玉米则是笑嘻嘻的对他做了个鬼脸。

  “公主,你看小玉米啦!”小贵子跟雪颜告状了。

  雪颜轮流的看看他们,突然叹了口气。“唉!我说你们可不可以暂时休兵

  雪颜幽幽地叹口气。“就是因为我太美了,所以也没什么朋友,除了你们。”

  这就是美丽的坏处了。雪颜也不是自己要长得这么美的,她的美丽加上她的身分,让她犹如长在最高山岭上的花朵,人人都喜欢看,却没有人敢亲近,这是她十七年的生命中最大的缺憾啊!

  “公主,你忘了一个人啦。”小贵子提醒她。“公主还有雷公子,雷公子很关心公主的不是吗?”

  雷钧?雪颜晶莹剔透的双颊因为小贵子的话而染上红晕,她的呼吸急促,心跳加快,身体好像也热了起来。

  她不假思索的对两人说:“好几天没看到雷钧了。小贵子,你去准备马车;小玉米,帮我换衣服,咱们立刻出宫!”

  ¥  %  www.XITING.ORG  %  www.XITING.ORG  %  ¥

  小贵子和小玉米知道这位从小娇生惯养、被宠坏的公主一向是说风是风、说雨是雨的个性。公主一声令下,他们很快的就准备妥当,三个人乘著一辆马车离开皇宫。

  不带任何侍卫出门是雪颜的习惯,她认为自己只是出宫溜达溜达,又不是到什么地方,而且很快就回来了,所以她通常只带小玉米和小贵子出宫。

  皇上虽然疼爱她,但是皇上每天有那么多事要做,根本就不知道她私下出宫的事,所以她也就肆无忌惮的带著小玉米他们出宫去了。

  话说回来,在认识雷钧以前,雪颜是不会这么做的,她是认识雷钧之后才这么胆大妄为的。

  她和雷钧是在一年前的一场筵席上认识的。雷钧是官家子弟,他的父亲是中书侍郎,在朝廷中有一定的地位和威望,称得上是个重要人物。

  而雷钧的优秀亦不逊于他的父亲。他去年考上秀才,是个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的读书人;长得更是斯文俊秀,个性温和谦逊,实在是个让人无从挑剔的男人。也只有他,才会让从来不曾看上别的男人的雪颜对他一见倾心。

  想著等一下就可以见到自己喜欢的人,坐在马车里的雪颜静静的笑著。

  “公主,你是想到雷公子了吧?”小玉米想让雪颜心情更好,才逗她开心。

  “才没有呢!”雪颜瞪了小玉米一眼,脸上的笑意更深。

  “奴才想雷公子一定也很想见到公主吧!”小贵子也说。

  “这还用说吗?有哪一次雷公子不是满脸笑容迎接公主的?雷公子每次见到公主都乐得跟什么似的,我看他恨不得每天都能见到公主。”小玉米笑嘻嘻的说。

  雪颜羞怯的说:“我也很高兴见到他呀!只是……”她顿了一下,美丽的脸上浮现愁云。“如果没有‘她’,我会更开心见到雷钧。”

  小贵子和小玉米面面相觑,两人心里有数,知道雪颜说的“她”指的是谁。

  她有名有姓,她姓古,名秋心,比雪颜大一岁,十八岁的她听说是雷钧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朋友。

  在小贵子和小玉米的眼中,古秋心比起雪颜是很逊色的,因为她无论长相还是身材都远远不及他们的雪颜公主。她唯一能和雪颜比的只有个性,她的脾气极好,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在他们看来,古秋心就是以她的温柔吸引雷钧的,否则以雪颜的美丽,雷钧怎么可能会不为所动呢?

  雪颜无法不在意古秋心。虽然她在各方面都胜过古秋心,可是古秋心认识雷钧的时间比她长了好几倍,她总觉得自己无法介入他们之间。她希望雷钧的眼睛只看著她,但是相识一年了,雷钧的眼中仍然只有古秋心,没有她,从来都没有。

  看到雪颜凝重的表情,小玉米柔声的安慰她:“公主,你又在胡思乱想了,你可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

  “是啊、是啊!”小贵子和小玉米站在同一阵线。“现在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我们都对公主很有信心,公主一定不会输的。”如果他是雷钧,他一定选公主。

  “你们说到哪儿去了?”雪颜哭笑不得的看著他们。“谁说我输了,我才没有呢……哇!”        

  这时马车突然停住,完全没有防备的三人在车厢内摔得东倒西歪。    

  “公主,你没事吧?”先爬起来的是小贵子,他赶紧扶起跌倒的雪颜。

  “好痛喔!”雪颜的脚撞痛了,梳得美美的头发此刻也成了一头乱发,看起来好不狼狈。

  “我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小玉米,你照顾公主!”小贵子说完便掀开布帘出去了。

  “公主,你撞到哪儿了?”也是披头散发的小玉米爬到雪颜身边,

  “我还好。小玉米,你怎么样了?”

  “奴婢死不了。”小玉米揉著雪颜的小腿。“会痛吗?公主。”

  “先别管了。”雪颜摸摸披在肩上的头发。“我现在一定很难看,小玉米,快把梳子找出来帮我梳头。”对雪颜来说,仪容是最重要的。

  小玉米应了声,而小贵子的头突然从外面探了进来,用高亢的声音叫道:“公主,不好了!我们的马车撞到一个小孩子了。”

  什么?撞到人了?雪颜的脑中顿时一片空白,六神无主。

  ¥  %  www.XITING.ORG  %  www.XITING.ORG  %  ¥

  今天无疑是雷霆这辈子最倒楣的一天。

  离开京城四年多的他奸不容易倦鸟知返的回到家园,谁知道长安城的城门还没看到,他就成了落汤鸡。

  所有的巧合都让他一次碰上。短短一个时辰之内,他为了救人,一连跳入河中三次。

  第一次救的是个十来岁的小女孩,第二次救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最后一次救的是个年约三十岁的中年男子。这三个人都是因为溺水让他给看见了,于是三个都让他救了起来。

  直到救了那个中年人,他才知道今天原来是这里一年一度的游泳比赛。据说能在水中待得最久的人,可以得到一头大猪公;为了得到这个丰盛的奖品,所以不管男女老幼,也不管自己会不会泅水,大家都不要命的把自己往河里丢。  

  算他倒楣吧,刚好在此时路过此地,救了这三个人。这下倒好,大猪公没他的份,他反倒成了湿涤涤的落汤鸡,走个两步路地上就是一大滩的水。

  还有更倒楣的事。因为他全心全意的救人,在混乱中,他背在身上的包袱不知丢到哪儿去。

  应该是被人捡去了吧!他不心疼包袱里面的银两,反正就快到家了,那些银子送人也没关系;麻烦的是里面的衣服不见了,现在他连一件干净的衣服都没有,难道说他要用这副狼狈的样子回去吗?

  不过也没办法了不是吗?穿著湿衣服总比光著身体好吧!就这样进长安城吧!

  这个年头做好事未必有好报。今天的太阳始终躲在云后,没露过脸,他走了快一个时辰,身上的衣服还是拧得出水来。

  进入长安城,他又走了半个时辰,看来他的霉运还没结束,他又救了一个人,不过这次不是在水中,而是在一辆疾驶的马车前。

  他看到一辆由四匹马拉著的华丽马车骋驰在大街上,速度极快,街上的人皆仓皇的走避;一个小男孩可能是脚短来不及躲避,在场的人都发出惊叫声看著小男孩即将被马车辗过。

  雷霆没有多想便飞身上前,在马车撞到小男孩之前把他抱起来往旁边跃去。

  奸漂亮的一个翻身,在场的人在一阵惊吓过后都鼓掌叫好。

  马车总算停了下来。

  雷霆看了跳下马车的小贵子一眼,没理睬他,他蹲下身问小男孩:“小子,你没事吧?”

  小男孩从头到尾脸色都是惨白的,他看看雷霆,慢慢的摇一下头,然后像逃命似的一溜烟的跑走了。

  马车上又下来两个女孩,雷霆瞥了一眼穿著华丽、脸蛋更是绝艳的雪颜,他并没有如一般男人被她的美貌所迷惑,反而转身就走。

  雪颜下了马车之后就东张西望的找小贵子说的小孩子,找不到小孩子的她困惑的问:“哪里有小孩子?你在做白日梦啊?”  

  “可是刚刚明明就有啊!”小贵子也东张西望的,突然,他看到雷霆那不容忽视的高大背影。“就是你,站住!”他迈开小短腿努力的跑、用力的跑,才把雷霆给挡下。

  “小兄弟,找我有事?”雷霆面无表情的看著小贵子。

  “就是你!”小贵子紧抓著雷霆,一面回头对走过来的雪颜叫道:“公……小姐,刚才那个小男孩就是被这个人给抱在手上的。”

  雪颜在小玉米的搀扶下莲步轻移的来到雷霆面前。“是你救了小男孩?”

  雷霆真的无法不多看雪颜几眼,她真的很美,如此晶莹雪白的肤色他还是头一次见到;精致柔美的五官更是他生平见过最亮眼、最吸引人的,还有她窈窕匀称的身材,他只能用“叹为观止”四个字来形容。

  可是她不只有外貌吸引人,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但他可以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她是不平凡的,他可以马上这样断定;此女绝不是一般人家的闺女,她非富即贵啊!

  “你是在关心那个孩子吗?”雷霆轻笑一下,用极嘲讽的语气说:“你不觉得自己的关心是多余的?如果不是我,你已经成了杀人凶手了你知不知道?”

  “大胆!”小贵子和小玉米同时斥喝。这个男人怎么这样跟公主说话?他不要命了是不是?

  “你们俩闭嘴!”雪颜对小贵子和小玉米斥责了声,生气时更是漂亮的脸气冲冲的看著雷霆。“你救了那孩子是有功没错,可这并不表示你可以对我无礼!”

  “你有错在先还怪我无礼?”雷霆感到啼笑皆非。“要不是你的马车在街上奔驰,这一切根本就不会发生。难道说有钱有势的人就不用反省自己的过错?”

  “我……”雪颜气得全身发抖。她不是不知道自己错了,可是这个人用这种指责的语气跟她说话也未免太过分了吧!从小到大,连父皇和母后都不曾这么跟她说话,他是什么人,居然敢这样指责她?

  哼!她肯跟他说话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了,瞧他这又湿又脏的样子,平时她一定不会看他一眼的。真是不知好歹,气死她了!    

  这人竟敢当众羞辱公主!?

  小贵子忍不住叫了出来:“你太可恶了!快跟我家公……我家小姐道歉!”他差点又说溜嘴叫雪颜公主了。

  雷霆瞪大了眼,看著眼前这些怪人。没错,他们是怪人,怪人的想法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懒得理你们。”雷霆转身就走。

  “站住!”雪颜气得不顾自己的身分追上前去。要是让他走了,那她算什么?难道说她活该要受他的屈辱?

  盛怒之下的雪颜不但追上了他,还忘了自己尊贵的身分抓住他的衣袖。

  “啊!”手心湿黏的感觉让她仓促的收手。天啊,湿答答的,她居然碰了这个脏男人!雪颜快要晕倒了。

  这个女人是怎么了?雷霆不得不用新奇的眼光注视著她。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女人,自己跑来碰他却现出一脸“我受不了”的表情?她有没有弄清楚到底是谁碰谁啊?

  真的是好脏啊!雪颜受不了了。她向后退了好几步,对扶著她的小贵子和小玉米急促的说:“快扶我回车上去,我要赶快把手洗干净!”她觉得手心弄脏的地方渐渐蔓延开来了。

  “是!”小贵子和小玉米急忙扶著雪颜往回走。

  见状,雷霆虽然没有说话,不过他大概猜得出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的嘴角现出一抹神秘的微笑,接著,他快跑到他们的身边,抓住走在中间的雪颜。

  雪颜还来不及反应,那个她避之唯恐不及的男人竟扬著一张笑脸对著她笑;然后,她的身体突然失去重心,被拉进他的怀中!

  雷霆用力的抱住雪颜,就用他湿涤涤的身体。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他就放开她错愕僵硬的身子。

  雷霆不是存心要占雪颜便宜,他是想既然她这么爱干净的话,他就请她把自己弄得更干净吧!他的手指轻碰一下她失去血色的小嘴,笑著说:“不好意思,这下你恐怕全身上下都得洗干净了。”

  雷霆不顾还处在惊愕中的三人,把话说完后就跑走了,身手相当的俐落。

  小贵子和小玉米虽然从头看到尾,不过实在是事出突然;当两人回过神时,那个轻薄公主的男人早已跑远了。

  两人互看对方一眼,忐忑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雪颜更是难以开口,这是她这辈子所受过最严重的屈辱,她整个人都乱了。

  现在她勉强可以想到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她会永远记得这个混蛋的!

  ¥  %  www.XITING.ORG  %  www.XITING.ORG  %  ¥

  经过一番折腾之后,雪颜终于到了原本的目的地——雷钧的家。

  在街上发生的那件小意外,哦不,是大意外!让她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她本来想打道回宫的,可是她真的很想见雷钧一面,只奸在车上换了件干净的衣服,把被强抱住的那种肮脏又屈辱的感觉暂时忘掉,用她最美的一面去见心上人。

  看到雷钧之后,或许可以抚慰她受伤的心。

  可惜天不从人愿,雷钧正好不在家,出来迎接她的是她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秋心拜见公主。”古秋心屈膝行礼。

  “免了,又不是在皇宫。起来吧!”见不到雷钧让雪颜很失望,心情更糟的她脸色自然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古秋心脸上挂著温和的微笑。“公主,你是不是不喜欢看到我在这儿?”

  “啊?”古秋心这样的直接让雪颜意外极了。没错,她是不喜欢古秋心,因为她是她的情敌啊!如果没有古秋心,雷钧和她一定会比现在更顺利。

  可是她又不是真那么讨厌古秋心。古秋心总是那么温柔和善,在她身旁,仿佛可以感染到她身上的温和宁静;所以她无法厌恶她,即使她是她的情敌,她也做不到去讨厌一个这么好的人。

  这就是雪颜对古秋心的感觉。不是喜欢,也不是讨厌,她跟她做不了朋友,也成不了敌人,就是这么矛盾。

  “我没有啊!”回避古秋心的视线,雪颜不自然的说道。

  古秋心微笑著。“我知道公主对我的感觉。没关系,公主可以不喜欢我,不过说真的,我很喜欢公主,总觉得有公主出现的地方,就会充满了生气与活力,雷钧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呢!”

  “雷钧他……”听到雷钧的名字,雪颜的精神就来了。“雷钧他还对你说过些什么?是说我的好话还是坏话啊?”

  “哪来的坏话啊?在雷钧眼中,公主全身上下净是优点,没有缺点可言的。”

  雪颜听得心花怒放,忙问:“哦,怎么说?”

  古秋心温柔的笑著。“雷钧以为以公主乃千金之躯,却不嫌弃和我们来往,公主的平易近人让人不由得敬佩公主,我们都觉得很荣幸呢!”

  雪颜听了脸上没了笑容。她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说她平易近人,这有什么了不得的;如果不是她喜欢雷钧,她才不会这么平易近人呢!

  听不到自己想听的,还听到古秋心不时的说我们、我们的,雪颜听了极刺耳,奸像古秋心是在跟她示威似的。

  “除了这个,雷钧还说了我什么吗?”她不死心的再问。

  “有啊!雷钧说公主美得像仙子,他说公主是他见过最美的女人了!”

  可是他对这个最美的女人的注意还不及你这个容貌平庸的女人啊!雪颜在心中悲哀的叹口气,有气无力的往外走。

  “公主,你上哪儿去啊?”古秋心奇怪雪颜说走就走。

  “我到花园走走。”雪颜不想再跟古秋心说话,要不然她会更悲哀自己的美貌。她真的宁可自己长得丑一些,这样或许雷钧就会更喜欢她了。

  唉!难道美丽也是一种错误吗?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