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分手才说爱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分手才说爱目录  下一页

分手才说爱 第八章 作者:陶乐思

  翌日,摄影棚化妆室。  

  萤幕上的光鲜亮丽全靠后台的准备工作,每一个人都各司其职地忙碌着。  

  “阿薰,有人外找。”  

  忽地,有人拉开嗓门嚷嚷,嘈杂的后台顿时安静了三秒钟,目光一致转向“阿薰”。之前那一个星期连续收到花,已让紫薰打开了知名度,成了化妆室里无人不知的小红人。  

  “哇,又来啦!好幸福唷!"  

  “我看阿薰的好事将近哦!"  

  “呋,像作秀似的!"  

  三秒钟后的反应有热有冷,紫薰对突然接收到的众多目光感到羞窘刁;已。  

  “麻烦你一下,如果是送花的,就说我今天没来,叫对方把花退回去。”  

  她以为昨天说得够决绝,没想到程峙还没死心。  

  “没看到花耶,那人看起来不像是来送花的。”传话的工作人员搔了搔头说道。  

  不是送花,那是谁找她呢?。紫薰满腹疑问。          

  “你去看看吧,剩下的唇蜜我自己上就行了。”紫薰负责化妆的女艺人体贴地说。  

  “嗯,好吧,不好意思哦!"紫薰腼腆一笑,感谢对方的体恤,并将手上的唇蜜交给她。          

  乍然瞧见走道那端的熟悉身影,紫薰彻底傻眼。  

  程峙居然大剌剌地出现在电视台,而且毫不避讳地表明要找她!  

  被轰炸过的脑子一片空白,可处在震惊,户,双脚还是白有意识地朝他移动。  

  发现紫薰,程峙咧出一排洁白的牙齿,仿佛两人间不曾出现过裂痕。  

  “嗨,我来探班。”刻意的,希望能借语调轻快的开场白,驱除可能会产生的尴尬。  

  “你疯了,你怎么可以来这里找我?"紫薰压低嗓音,几乎是反射地抓住他的手臂闪至较隐密的转角处。  

  交往一年半,虽然两人没讨论到公不公开的问题,但同样低调的处事态度让他们很有共识地选择保密,从来都没有人知道她夏紫薰的男朋友就是大名鼎鼎的程大编剧。现在分手了,更不需渲染开来,免得引来太多不必要的关心,不得安宁。  

  “有什么不可以?"程峙对她的反应感到一丝莞尔,仿佛他多见不得人。  

  他之前是惰性太强,除了工作对什么都懒;现在可不同,若是耍些小手段,对追回她有助益,那就算助益再小,他也一定要去尝试。  

  “你不怕被人认出来,被人知道吗?"太奇怪了,紫薰瞠圆了眼瞅看他。一直以为,他就是这种想法,而她也能理解身为名人的顾忌,所以她才会将恋情保密,没想到他今天却自己跑来……  

  “有什么好怕?"太奇怪了,程峙蹙眉睨她。他又不是杀人放火、十恶下赦的坏蛋,就算被人认出来又怎样?  

  他不是应该顾忌、排斥的吗?现在全都不要紧了?她糊涂了,难道之前都是她自己揣测错误?她突然觉得,对程峙,她并不如自已所想像的了解他。          

  “不说那些了,我今天来是要拿这个给你的。”程峙转入正题。  

  紫薰看着他拎高纸袋,拿出其中的一罐……呃,奶粉?!  

  “你拿奶粉给我干么?"口吻警戒,她眼中出现抗拒。  

  “我担心你营养不够,这个时期,不论是你或宝宝,都需要足够的养分才行,更何况你太瘦了,这样不行。”眸光深柔,他满心关切,一改冷做作风,叨叨絮絮地说个不停。“所以我问过药局的营养师、药师,他们说这妈妈奶粉对孕妇和胎儿都好,还有,这个是一人吃两人补的……”  

  瞠目结舌还不是以形容紫薰的精采神情,除此之外,她百感交集。  

  “够了。”打断他转性的长串话语,她目光在装满营养品和奶粉的袋子里停留——还真是琳琅满目啊!  

  看样子,一心想弥补的程峙肯定被那间药局的店员狠敲了一笔。  

  胸臆间淌过一道暖流,紫薰对他这次的用心感到动容。可是,他之前的犹豫不决,和此刻的关心热情,实在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只要想起他先前的退缩,就足以掩盖所有的感动。  

  或许因为怀孕的事不是真的,所以她不禁计较起程峙会如此积极挽回她,都是她托了孩子的福。  

  “你看你对我多不关心,交往这么久,居然连我不喝牛奶的习惯都不晓得。”  

  一抹苦涩的笑跃上嘴角,紫薰语带抱怨。  

  程峙一怔。失策。  

  她看了他一眼,续道:“这两罐牛奶要让我喝完,我看胎儿差不多也被我拉出来了。”以打趣的口吻化解尴尬。  

  “不要紧,不喝牛奶也有其他补充营养的方法,这些营养品有钙质、维生素……”  

  “程峙。”她唤住他,目光定定地锁住他眼瞳。顿时觉得他有知道事实的权利,不能让他一味沉浸在孩子的想像皿。  

  “没有孩子。”她说得确定。  

  程峙又是一怔,有些反应不过来。未几,思绪才重新运作。  

  “你去做了手术?"他沉下嗓音。想起那天在她家公寓门口,她避而不谈的态度,难道那时就已经……不会的,他知道紫薰喜欢小孩,不会舍得去做手术。  

  紫薰在他眼里瞧见失望,也勾惹出她的失望——果然,他是为了孩子才来挽回她的。  

  她摇了摇头。  

  “没去做手术,又说没有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俊朗的眉峰紧皱,他被搞糊涂了。  

  “当初是我错将常想呕吐的毛病当成是怀孕的症状,所以慌乱之余,私下买了验孕剂自己验孕,而结果就是我有了,也才会跑去找你商量……”说到这里,她略带责难地瞥了他一眼。“直到后来,我做了某些决定,去了趟妇产科,才检查出根本没有怀孕,一切都是我自己吓自己。”  

  没有孩子?没有孩子了……程峙震惊错愕,神情恍惚。  

  孩子的事情来得突然、也结束得突然,好不容易,他才消化了有孩子的转变,并让自己试着去欢迎小生命的到来,怎么才一眨眼,又告诉他根本没有孩子!幸好他的心脏够强,才能接受一次次的意外消息。          

  “你确定?"有了出错纪录,他不禁要再确认一逼。  

  “确定。呕吐是慢性肠胃炎及有点溃疡的关系。”她望着他,心里想着,没了孩子,他就更不可能再继续挽回她了吧?  

  “你生病了?为什么生病了还要工作?严重吗?治好了没有?"一个个的急切问号堆叠出他对她的关爱。  

  “都好了。”尽管他的关心在她心湖里注人了暖流,她的回答刻意维持平淡。  

  好吧,她承认她是个胆小鬼,在冰冷孤寂的爱情里待过一回,她便不再敢回头尝试了。现在,程峙的表现是很不同,他关心、热情、积极,但难保不会过期,她要努力让自己对程峙免疫,就算不知努力成效如何,也要以保护自己为目的,不再重蹈覆辙。  

  “没了孩子,你不用担心背上不负责任的罪名,我们之间也没有纠葛了,你大可不用勉强自己改变来配合我、讨好我。”她在这些话的背后听贝自己心碎的声音。  

  听见她接连几次都强调要各走各的路,程峙愠恼极了。  

  而他也是那句老话,有没有孩子是其次,挽回紫薰才是重点。现在没了孩子更好,未来他更有充分的时间去准备迎接、面对孩子的事。          

  “我们之间不是只有孩子……”他沉声欲反驳,走道上却出现许多路人甲乙丙,不由得消了音量。  

  “这里来往的人愈来愈多了,你回去吧,我也要工作了。”一双双投射过来的好奇目光,让紫薰对他敷衍催赶,不过已经来不及走避——  

  “咦?阿薰,你男朋友啊?"路人甲经过,好奇发问。  

  “这不会是送了一星期花的那位追求者吧?"路人乙也发挥中国人爱凑热闹的特性,与路人甲不约而同地打量起程峙来。  

  “你们好,我是……”程峙正想大大方方自我介绍,没想到紫薰立刻插话。          

  “他是推销员啦!"她加大音量掩盖程峙的嗓音。“你们看他拿了一堆东西就知道了。”还怕取信不了他们而指出证据。  

  推销员?他何时成了推销员了?          

  程峙挑高眉峰看向紫薰,只见那心虚的人儿逃避地调开视线,  

  就算称他是朋友也好,可她竟然说他是推销员!很好,真是好极了!程峙危险地眯起眼。  

  “啧I原来是推销员啊,楼下警卫室是怎么搞的,居然放个推销员进来!"那一大袋东西太有说服力,路人甲毫不怀疑紫薰的说词。  

  “欺,这里是不能推销的哦,你最好快点走。”路人乙不友善的目光上下下下打量着程峙。  

  淡淡地回看了他们一眼,再睨向紫薰,程峙满肚子闷气,看得她愧疚地低下了头。  

  就在极度尴尬的这一刻,走道上出现了程峙可以扳回一城的契机。  

  “文导演。”眼尖瞥见相识的文骞惠,程峙扬声叫唤。  

  众人朝他注视的方向望去,望见老大级的人物闻声看了过来,且向来严肃的神色因发现了“推销员”而亮了起来,霎时,紫薰心里升起下妙的预感,路人甲乙也纳闷不已。  

  “没办法,你这么狠心要让我被赶出去,我只好自力救济。”程峙在紫薰耳边低语,吹拂的热气惹得她一阵哆嗦。  

  她猛抬头看,不期然地瞧见一抹饶富深意的光芒在他眼底掠过。他想做什么?  

  “啊!程峙?我没看错吧?是什么风把你这个大编剧给吹来了?"文骞惠快步而来,程峙的意外来访令她在惊讶之余,还有着更多的欣喜。  

  大、编、剧?!程峙?!  

  如雷贯耳的名号令路人甲乙跟珠子差点掉出来,下巴险些脱落,紫薰的谎言更是不攻自破。  

  “我是来参观你们拍戏的,顺便先找找朋友。”程峙和文骞惠握了握手说道,提及朋友时,还以下巴朝紫薰努了努。  

  “嘿,阿薰你怎么这样啦,程编剧明明是你的朋友,还跟我们说是推销员,很不够意思耶。”路人乙率先发难,也顺便撇清是被误导,不然得罪了电视台鼎鼎有名的红人,他们这种可有可无的小小员工可是会吃不完兜着走的。  

  “对啦,不好意思哦,刚对你有失礼的地方请你要见谅哦!"路人甲也赶紧赔不是。  

  紫薰脸上青白交错。糗毙了,她咬着唇,偷瞪他一眼。  

  没错过紫薰精彩的表情,程峙得意了起来。整他,呵,那就别怪他喽!          

  “不会,阿薰还得大家替我多多照顾呢!”他扬起亲切的笑容说,话语里的宠爱不言而喻了。  

  哦!听起来,关系匪浅哩!路人甲乙露出八卦的笑容,而紫薰,则不敢置信地瞠目看他。  

  他他他……竟然公开了?早不公开、晚不公开,竟然在她提出分手之后才公开?!什么意思嘛!  

  “文导演,我们去棚里看看吧!"程峙转向文骞惠说道,临走前又回头。          

  “薰,晚点我接你去吃晚餐哦!"还嫌不够亲昵似的揉了揉她的头,才含笑离去。        

  对他反常的态度,紫薰只能傻呼呼地愣在原地,直到身旁的路人甲乙丢出一连串的探问。  

  “阿薰,你跟程大编剧是男女朋友哦?"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啊?怎么都没听你说。”  

  “送花的人是不是他呀?好浪漫哦!”  

  “对了,这次X剧的结局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听说他很孤傲,可是今天看起来对你好好耶!"  

  “……”  

  应接不暇的问题让紫薰不知如何回应,除了于笑还是干笑。  

  他可好了,抛出充满想像空间的话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丢她一个在这儿面对八卦探问,哼,可恶!  

  瞪向那身影清失的方向,紫薰咬牙暗咒。  

  他一定是故意的,猪头!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我没空。”  

  刚走出电视台大门就被程峙堵住,紫薰以为他那时只是为了让她困窘而随口说说的,没想到他是真的要来接她吃晚餐。还在负气的她二话不说就拒绝他的邀请,迳自往前走。  

  “没空也得吃饭啊!"程峙紧跟在后。  

  “是要吃饭,但不是跟你吃。”她早就跟芮涵约好了,就算没有约,她也不打算跟他去吃饭。  

  气死她了!路人甲乙根本是广播电台,没三分钟功夫,全化妆室里的人都知道了她和程峙的关系,害她整个下午被一堆堆的探问轰得头昏脑胀;而原本对程峙的怨慰,也已经提升到愤怒的境界,因为他是始作俑者,引燃混乱之后,便闪到一边凉快,真卑鄙!  

  “你有约了?"他微怔。  

  “是啊!我才不要像以前,除了工作就是等你,等等等等等……日子全以你为中心。”情不自禁地,她边快步走着,边脱口抱怨。  

  “我已经开始调整自己的步调了,以后不会再让你成天等着我,阿薰,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尾随在一迳疾走的她身后,程峙认真表明,时时刻刻不忘求得她的谅解。  

  “开始调整不代表调整成功,等你脱离工作狂行列再说吧。”此话一出,程峙希望无限,但下一秒紫薰便惊觉到自己竟在无意间对他透露出两人间可转圜的余地,不禁绷起俏脸,自我懊恼。  

  “打从你最后一次从我家离开那天起,我就已经当不成工作狂了。”没有她在身旁守候着,他心神不宁,根本不能投入工作,失去了当工作狂的资格。红唇紧抿,不理他,不动摇。她停车的地方就快到了,上了车,她就能将这些扰人意志的魔咒给隔绝在外。  

  “我另外有约会,你不要跟着我啦厂她微愠地瞥了他一眼,却不晓得自己是气他死缠烂打,还是气自己竟有点心软。  

  约会!这字眼令程峙感到晴天霹雳一声响。  

  该不会……第三者才是紫薰坚决分手的原因?  

  希望重现而转好的心情,这会儿又因这项揣测变得乌云密布。  

  “男的、女的?"他的声音和脸色都转为阴郁。  

  紫薰停下脚步,回头睐他。她现在要跟谁约会是她的自由,已经没有他过问的余地了。  

  “男的。”她大可不必理会他的问题,但是莫名的,她就是想刺激、刺激他,让他紧张、让他生气、让他……她怎么搞的?精神分裂吗?执意分手还渴望他能在意她!语落,她像要掩饰什么似的,又赶紧迈开步伐。  

  这会儿换程峙停下脚步了。  

  男的!她要跟别的男人去约会?她提出分手才不到一个月,就有别的对象了!  

  看着她头也不回的背影,他知道此刻的自己没有立场禁止她赴约,而握紧的拳头正昭示着他是用最大的意志力在抑制上前拉住她的冲动。  

  未几,他恢复平心静气,唇畔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不要紧,他不能不让她去,那就跟着她去啊!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半个小时后,紫薰匆匆抵达和芮涵相约的美式餐厅——  

  “对不起,我迟到了,这个时间到处都塞车,你一定等很久了!"还未落坐,紫薰便急着向好友赔不是。  

  “没关系啦!"芮涵豪气地摆摆手,表示不介意。“我刚已经先点东西了,免得等上菜等半天,你看看还有什么我没点到的。”将点菜单递给她。  

  “不用看啦,反正我们爱吃的东西差不多。”多年交交情了,默契十足。“咦?你剪头发了,这样看起来好像男生哦!"发现好友削短了一头秀发,紫薰新奇地横过桌面伸手抚触。  

  “好看吗?我今天才知道我头发一剪短,要女扮男装没问题。”芮涵挑了挑眉。“为了配合新发型,我今晚还刻意穿了中性的宽松衬衫和牛仔裤,而且啊,刚刚服务人员还不知演称我先生还是小姐,好好笑哦!"  

  瞧她说得兴高采烈,紫戴也感染了好心情,脸上漾着甜甜的笑。“仔细看还是看得出来啦,你皮肤那么光滑,跟男人就是不一样啊!”  

  “前提是得‘仔细看’啊,信不信,现在在别人眼中,我们是情侣约会。”芮涵笑嘻嘻,对此引以为乐。  

  没错,在“别人”眼中,的确就是一男一女在约会——  

  透过落地窗,程峙清楚瞧见紫薰和—名“男人”举止亲呢、相谈甚欢的甜蜜模样。  

  拜塞车所赐,他没跟丢紫薰,一路尾随她来到这间餐厅。然而,他虽对她将和男人约会的事已有心理准备,但是亲眼看见他们的互动如此熟稔愉快,突然间,整个人像是被推进一个大醋缸,又酸又呛,难以呼吸。        不过才刚抵达,就迫不及待地表现亲热了?哼,阿薰眼光真差,居然挑一个小白脸似的娘娘腔当对象!嫉护啃蚀他的心、焚红他的眼。          

  程峙进入餐厅,侍者制式询问,他答道:“一个人,我要坐那个位置。”遥指紫薰所在位置的隔壁空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