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分手才说爱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分手才说爱目录  下一页

分手才说爱 第3章(2) 作者:陶乐思

  车子下了高速公路,又往郊区开去,开始爬着婉蜒的山路,她实在忍不住了,非问个清楚不可。  

  “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山上。”他专注开车,更寡言。  

  紫薰翻了个白眼。“右边是山壁、左边是山崖,眼睛所看到的全是植物,我当然知道是山上啊,难不成是海边啊?你有答跟没答一样嘛,人家我是问……”叽哩呱啦地碎碎念。  

  “育幼院。”他淡淡地堵住她。  

  “育幼院?!”她像鹦鹉似的重复,瞠眼看他的目光像是看见史前巨鳄。  

  哦……原来那些东西是要送给孤儿们用的。她恍然大悟。  

  “嘿,真看不出来你那么有爱心耶!”她眉眼弯弯,笑嘻嘻地推了他一把,褒中带贬。  

  他冷瞟了她一眼。“怎么?我在你心里评价这么差啊?”口气也冷飕飕的。  

  “呵呵,不是啦,是你平时真的冷冰冰的咩,对很多事都漠不关心,所以很难想像你会这么做嘛!”她赶紧解释,挨近他露出讨好的笑。  

  “我对你有冷冰冰吗?那好,等我们一回家,我就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热情!”程峙顺势空出一手扫住她的脖子,将她拉了过来,在香嫩的脸颊上啵了一记响吻。  

  “喂,山路耶,你好好开车啦!”紫薰挣脱箍制,紧张瞠骂。他的意有所指,令她的脸红透。  

  达到逗弄她的目的,促狭的笑意在他唇畔泛了开来。  

  瞧见他的笑,她不由得赏他一记卫生眼。  

  和程峙相处久了,才知道他也有闷骚的一面,只是想看到这一面,机率就像对中统一发票的头奖一样低。可见,他今天心情很不错  

  山问的空气冷冽清新,鸟叫虫鸣传进未关窗的车内,融洽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抵达了育幼院。  

  院童们发现有人造访,兴高采烈地欢迎他们,看来对程峙是十分熟稔,而他的态度也显得相当自在,就像……回到家一样。  

  紫薰陪着程峙和院长以及工作人员简单地打过招呼后,便被程峙指派任务——  

  发送礼物给院童们,他则悠哉地和院长在不远处的凉亭下聊天。  

  平易近人的紫薰没花多少时间就博得了孩子们的好感,个个都缠着她玩闹撒娇,忙得她晕头转向,却从未卸下脸上的笑意。  

  时间过得很快,夕阳西下,绚丽的红霞染满大地,少了温暖阳光照耀,山里的气温很快地降低。  

  “回去吧,这里晚上天气很冷。”院长与程峙的话家常告一段落,明白他打从离开育幼院后,回来探望却从不久留的习惯。  

  “嗯,有机会我再回来看您。”程峙扶着院长起身,走出凉亭外。  

  “很开朗的女孩子。”望着不远处与孩童嘻闹的紫薰,院长扬起笑容赞道。  

  “嗯。”程峙轻应了声,却没多谈。  

  “如果合得来,你可得好好把握峨!”院长噙着一抹慈蔼的笑容,望向一旁足足高过她两个头的程峙。  

  若说他性格沉稳,倒不如说他太过压抑。自小被父母离弃,环境的现实令程峙的想法比一般孩子早熟独立,久而久之,他变成习惯隐藏情绪,对谁都是那么冷冷淡淡的。  

  好难得,向来都是一个人回育幼院探视的他,这次突然带了个人来,而且还是个女孩子,这其中的意义已不言而喻。  

  程峙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看着紫薰活力四射地又蹦又跳,完全就像个大孩子,他的笑容里添了分宠溺。  

  “人哪,总是需要有个伴的,否则无论你在事业上多努力,成就再耀眼,要是在感情路上找不到归途,当夜阑人静时,只会感到深深的孤独和落寞。”院长意味深长地说。程峙却没搭腔,仅敛起了笑容,让人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唉!闷葫芦,还是直截了当地提醒他比较快。院长摇头哧笑。  

  “院长老喽,看着你们一个个成家立业是我最大的满足,就你,都三十岁了还没消没息,要是有人适应得了你冷漠沈闷的性格啊,你可是千万不能错过。”拍拍他的臂膀,一手带大他的院长自然是最了解他个性中的缺点。  

  “现在说这些还太早,您就不用为我操心了。”程峙回以一记安抚的笑容,搭住院长的肩膀,施力搂了搂。“您保重,我回去了。”在院长关怀的目光中,大步迈向紫薰。  

  “走了,跟他们说再见吧。”程峙一把揪住正在玩老鹰捉小鸡的紫薰。  

  “要走了啊?”那口吻,像是意犹未尽。“好吧。Byebye喽,姐姐要回家了!”紫薰跟孩子们道别,又向不远处的院长挥挥手示意,赶紧跟随程峙上车。  

  几个熟练俐落的转弯,不一会儿,他们的车子已行驶在来时的婉蜒山路上了。  

  “噢,好久没有这么激烈的运动了!”紫薰的叹息在车厢里响起。  

  程峙睇看她一眼,抽了张面纸递给她。天气那么凉,她却满头大汗,两边脸颊都红通通的,可见是玩疯了。  

  “那些孩子好可爱哦!”她又叹,心情还在亢奋之中尚未平复。“你不觉得吗?”  

  “还好。”他淡淡应了声。  

  听出他的冷淡,紫薰奇怪地觑了他一眼。“你不喜欢小孩子,那干么特地来育幼院?”她噘起嘴,兴奋的声音当场降了十六度。  

  程峙忽地陷入沉默,呼啸而过的风声变得特别明显。就在紫薰又要追问之际,他却突然开口了。  

  “那是我成长的地方。”他的语调没有起伏,她却听得讶然瞠  

  目。  

  “嗄?”交往好一段时间了,这是他第一次提及身世,太突然了,所以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我出生在一个破碎的家庭,不务正业的爸爸酗酒成性,醉了就打人,逼死了我妈妈。后来我爸酒后驾车,发生意外过世。亲戚们本来就对我们家避之唯恐不及,所以当时也没有人对我伸出援手……那年我才八岁,无依无靠的,社工人员只好把我送进了育幼院。”程峙续道。  

  紫薰震惊极了,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过去。难怪,他的个性会如此冷僻内敛,这全是受了坎坷环境的影响。他算好的了,有些孩子,可能会因此而产生叛逆、偏激的想法,日后误人歧途,而他今日还能功成名就,更让人佩服其中的努力。  

  不过,纵使他叙述的口吻再怎样的云淡风轻,但她明白,孤苦的童年必定会在心中留下深刻的遗憾。  

  “程峙……”看着他操控着方向盘的刚毅侧脸,她不知该如何表达,讷讷地斟酌着用词。  

  “所以我从小就得帮着照顾一些比我年纪小的弟弟妹妹,当你被烦怕了、吵怕了,我想也就不会觉得多喜欢小孩了。”他淡淡地牵了牵嘴角。“坦白说,我之所以一有谋生能力就赶紧离开育幼院,主要是想脱离整群孩子一起生活的环境,原因无非就是讨厌小孩。”  

  没错,他一点都不喜欢小孩、讨厌嘈杂的环境,否则也不会高中毕业就半工半读,靠着工资和奖学金读大学,从此脱离育幼院,一年才回去探望院长一次。  

  虽然他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却从没忘记要回馈,偶尔寄一些钱或东西给育幼院,希望凭着自己的一点贡献,能让他们在没有亲情的状况下,不至于连物质也太过缺乏。但这纯粹只是一种对孤苦无依的感同身受,并不代表他喜欢小孩子。  

  她明白了……一股热气冲上紫薰的眼眶。想到他困苦的经历,她就觉得好心疼哦!而且,他今天的释放更象征着已完全接纳她走进他的世界!  

  见她听完后没应声,程峙瞥了她—‘眼。  

  “干么用那种眼神看我?”只见她睁着水汪汪的眸子,直直地凝视着他。程峙蹙起眉,没好气地道。  

  “话先说在前头哦,我最讨厌别人同情!”他严正警告。不爱提及往事,就是讨厌看见别人异样或同情的眼光。会告诉她,甚至这次回育幼院也带着她同行,则是因为他在心里已将她当成了最亲的人,不想瞒着她这些事。  

  “我不是同情,是心疼啊!”侧身将螓首轻轻枕靠向他的肩膀,紫薰的母性完全被激发。“想到你曾经吃过那么多苦,我眼睛就发酸。”  

  “阿峙,以后,你就把我当成你的家人,一辈子的家人,好不好?”她用着撒娇乞求的口吻化解他对自尊的坚持。  

  她的话是否意味着什么?承诺?婚姻?不,关于婚姻,他一点都还不想去思考这个难题。  

  目前为止,他都很满意于两人维持的男女朋友关系,各自还有各自的空间,不至于束缚得让人觉得无法喘息。  

  但是,一辈子的家人……好动听的一句话,这无疑是孤单的他,内心深处最梦寐以求的渴望呀。  

  程峙抿起唇,没说话了。不晓得为什么,向来讨厌别人同情的他,听着她软绵绵的嗓音,像是有一股温暖的气流将他围绕,心湖像是被投进一颗大石子,掀起一阵波涛。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