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分手才说爱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分手才说爱目录  下一页

分手才说爱 第二章 作者:陶乐思

  夏紫薰再见到程峙,已是两个月以后的事情。  

  虽然相隔有点久,但这不代表她把他抛到脑后,只是因为工作必须配合偶像剧开拍的关系,她天天都得上工,令她忙得不可开交。然而,手里使用的全是向程峙索偿买来的化妆用品,从上妆、补妆、卸妆……她几乎时时刻刻都想起他,想忘也忘不了。  

  因此,随着片子杀青,她终于可以放松一些时,她立刻拨了电话给程峙,费尽唇舌约他出来见面。  

  可别以为她有不良企图哦,她只是因为那五万元还有剩,而以她这种善良直率又诚实的个性,向来是绝不贪图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所以啦,她这么积极地想约他出来,“纯粹”是要把多余的钱还。给他。  

  嗯,就是这样。紫薰一直反覆这么告诉自己。  

  只是……坐在餐厅靠窗座位的她,从玻璃反映出的影像看见自己——经过粉妆细心雕琢的脸蛋、特别去美发沙龙吹整的发型、翻遍衣柜才决定的浪漫丝质小洋装、此刻期待又欣喜的心情——在在显示她的目的不是那么“纯粹”。  

  对街马路蓦然出现那抹始终不曾淡忘的挺拔身影,紫薰眼睛一亮,心坎震荡,连忙顺顺头发、整理衣服,坐得端正。  

  看来,想念令原先的好感拨酵,爱慕之意在心里早生根发芽了。  

  程峙穿越马路而来,在侍者的恭迎下,大步跨进餐厅。他在领台处站定,接受侍者询问的同时,搜寻的目光迅速环视,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了紫薰。  

  这间颇富盛名的个性餐厅生意向来很好,尤其在用餐时间,座位更是供不应求,但是他却不用三秒钟,就能一眼在人群中瞧见她,仿佛她所在的位置光线特别明亮。  

  向侍者示意后,程峙走向紫薰,在她对面落坐。  

  “嗨!好久不见。”  

  望向神采奕奕的程峙,紫薰漾开腼腆的笑容,以口吻轻快的开场白掩饰益发剧烈的心跳。  

  “嗯。”瞥看一眼热络的她,程峙漫应了声,有些不大情愿。他写剧本的期间最忌被人打扰,偏偏又不能关机。之前把电话号码给这女人,无疑是最大的错误,她根本不把他的冷淡和拒绝当作一回事,死赖活赖非得他答应邀约才肯罢休。  

  思绪再三受到干扰而中断,灵感下翼而飞,愠恼又无奈之余,他最后只好答应出来赴约,不然肯定不得安宁。  

  侍者同时送上Menu,紫薰抢先开口:“这个时间你应该还没吃吧?我请你。”  

  程峙淡淡抬眸,不置可否,倒是翻了翻Menu后,点了份套餐,算是没拒绝她的好意。  

  点过餐后,一等侍者离开,紫薰便迫下及待打开话匣子。“这些是我买化妆品的发票和收据,一共花了四万六千七百一十四元,这里是剩下的三千两百八十六元。”她每一笔款项都算得很清楚,有礼地将钱和票据推向他的桌面。  

  程峙视线调向桌面——大小不一的收据、发票已经过整理,由大至小堆叠,并用一个粉红色的夹子夹着;钱也依面额大小堆放,八十六元的硬币堆成小山。这都透露出,她若不是个做事认真的人,就是对这次的见面做过准备。  

  他再把目光移向她,甜美脸庞上妆点的淡淡色彩,正搭配身上粉嫩色系的洋装。她将自己打扮得优雅而迷人,看得出她对和他见面的重视,程峙的心情莫名变好。  

  “原来你说的还剩很多,不过才三千多块厂他淡淡勾唇,斜睐她一眼,并没收下那些钱。  ’  

  “这还不多吗?”那多少才叫多?紫薰诧异地轻嚷。显然,他和她的价值观有不小的出入。  

  “跟你说过多的不用再还我,你就非得把我的工作打断,硬约我出来不可。”  

  虽说心情已好转,他还是不免怪罪。  

  “不还你怎么行,明明就是多的呀!你要我良心不安吗?”她又将钱朝他推得更近。  

  “喔,收下五万元支票时怎就没见你良心不安?”他凉凉揶揄。  

  对他来说,她的做法矛盾。五万元都敢收了,竟计较着还剩三千多元非还不可?  

  “这不能混为一谈,那是你该负责、我该收下的。什么该、什么不该,我可是分得很清楚呢。用了多少就实报,现在有多余的,就该还你。”她抬起圆润的下巴说,自有一套逻辑。  

  侍者在这时送上第一道菜。程峙蹙起眉头,桌上摆着一堆钱,多难看!于是他对紫薰低声说道:“把钱拿回去。要是你觉得会良心不安,这顿饭待会儿就用这笔钱买单。”态度已是不容置喙。  

  “那好吧。”看出他的坚决,她努努嘴,伸手拿回,没再违逆。  

  他们拿起餐具开动,紫薰的心思却全绕着眼前的他打转。  

  真有他的,她没说话,他也索性不开口,放任气氛降到低温。  

  啧!活到二十三岁了,生平第一次主动想和异性做朋友,偏偏他冷冷淡淡,让她紧张得手心冒汗。她边吃边觑着他,努力想着话题,好跟他多聊聊。  

  聊什么呢?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不好,企图太明显。  

  那问他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好了……还不熟就想做身家调查,还不是同样企图明显!  

  真尴尬!难道就这样在冷到极点的气氛中吃完一顿晚餐,然后挥挥手、说byebye,回到原本的平行线,从此不相干?  

  不!她心里清楚地否决掉这个想法。  

  好吧,她承认,她对这个有些孤傲的男人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好感,所以才会以这种蹩脚的理由硬把人家约出来。既然如此,那她得努力克服女性的矜持、好好把握机会才行。  

  不如……就聊工作吧!这应该是最简单且不会太过唐突的切人点。下午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是在家,刚刚又说她打断他的工作,她猜——  

  “你是SOH0族吗?”她不太确定地问。  

  “嗯,算是。”他抬眸,答得十分简短,像多说一字会浪费口水似的。  

  “是……什么设计师吗?还是……”见他没直接说明,她循着话题再问,以免气氛继续冷下去。  

  “编剧。”又是简明扼要两个字。  

  “编剧?!”她忽地拔高嗓音,瞠圆了一双水亮的眼睛。  

  她夸张的反应让程峙停下了用餐的动作。“小声点,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他低斥。  

  “啊!等等……我想起来了!”对他的制止置若罔闻,她音调依然高昂。“你就是程峙,是那个写红人XXX的程峙!”将支票轧进户头时,她曾看过印监的名字,当时只觉眼熟,并没有细想,现在一听他说,她倒是恍然大悟。  

  程峙扯了扯唇,露出一记敷衍的笑。唉!接下来,一定是一连串好奇探问,例如灵感哪来啊、结局怎样啦……巴啦巴啦的。  

  “真的是你!”他没否认便是证实了她的揣测,顿时,她直视他的眼里进射出崇拜的闪亮光芒,她热切地揪住他结实的手臂。  

  呃……太激动了吧?程峙试着抽回手,谁知她兴奋地紧抓不放。  

  “你知道吗?我是你的戏迷耶!你写的剧本好精彩哦,像现在最红的那部戏我每集都有看哦!你真了不起,这么错综复杂的情节都想得出来,而且每个角色都塑造得让人印象深刻……”她毫不掩饰对他的欣赏和崇拜,由衷地赞美,  

  传言这位当红编剧作风低调神秘,鲜少在公开场合露面,没想到,她竟阴错阳差地认识他。然而,当下当红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她好喜欢看他写的戏剧。  

  她夸张却又坦率的模样,认真又热烈的神情,令程峙微愕,同时也攫住了他向来冷淡的目光。  

  以往,听见这类似的话,他总觉得虚伪又客套,奉承谄媚的成分居多。但此刻她说出口,他不但感受不到半点虚情假意,还从那双澄澈的眼晴里看见真诚和崇拜。  

  不讳言的,她令他生出一股骄傲。他薄唇一勾,由衷地笑了。  

  咦?他笑了!她发现他笑起来真好看!单眼皮眼睛眯了起来,弯弯的,冷淡的脸部线条软化,变得平易近人之余,更加俊美了。  

  紫薰张着嘴,一时忘了说话,也愣愣地松了手。  

  笑容的魔力有多大?她这会儿是见识到了。她的心,因这单纯的一抹笑,在他身上沦陷。  

  “原来你也喜欢洒狗血的剧情。”手臂重获自由,他继续用餐,心情很好地自我调侃。  

  “如果剧情需要,洒的时机正好,那洒些狗血又何妨?”她才不认同他贬低自己呢。  

  说得正合他心意,程峙总是冷淡的眸子,也漾起了柔和的笑意。“你呢?你是哪方面的化妆师?”他打开心防,也主动找话聊了,这对紫薰来说,无疑是最大的鼓舞。  

  “说起来,我们也算是同一个圈子哦,我大部分是做艺人的专属化妆师,偶尔会接下剧组工作……”她毫不保留地自我介绍,对于相处情形有了进展而感到开心不已。  

  这顿晚餐的气氛就像倒吃甘蔗、渐人佳境,轻松愉快地度过  

  ……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买单后,程峙和紫薰站在餐厅门口的人行道上话别——  

  “你开车来吗?”唉!废话。紫薰自觉问得很蠢。  

  “嗯,你呢?有开车吗?需不需要我送你?”很奇怪,他并不习惯和人热络,即便是已吃过一顿饭;但是对她,像是一下子就跳进了熟识的阶段。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竟聊到餐厅打烊,还欲罢不能。  

  “嗄?我……有开车来。”啧!真蠢。话一出口,她就想咬断自己的舌头。那么老实干么?假装没开车,他就会护送她回家,他们就能多相处一段时间呀。  

  “喔,那——”很诡异,他此刻竟有不想结束的感觉……  

  “啊!刚刚晚餐还不到两千耶,你今晚还有其他事情吗?不如我们把剩下的一千多块也用掉吧?”无独有偶的,紫薰也不希望就这么结束,于是急急想出借口打断他。  

  “好,去哪?”他回答的速度好快。  

  两人不约而同一笑,似是看穿彼此的想法。紫薰笑得羞赧,芙颊泛起淡淡的红晕,看着她甜美的笑靥,程峙隐约觉得心受了牵引,向来情感内敛的他,眼眸为之一亮。  

  “猫空泡茶如何?”她歪着头想了想,慧点双眼睇看他。  

  “没问题。”他耸耸肩,爽快同意。  

  不晓得是什么因素让他感觉变了,原先心不甘、情不愿地赴约,现在是意犹未尽想绩摊;对她的最初印象是聒噪,现在倒觉得和她聊天好愉快。  

  他想,多半是她说话坦率、表情生动,像是孩子般的单纯笑容,容易让人心情跟着飞扬的原因吧。  

  即使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聆听,但听得津津有味,还觉得她这种活泼的性格和他近乎孤僻的个性会是最好的互补。  

  不知是不是独来独往太久了,难得遇到契合的伴,今晚的心情隐隐有股蠢蠢欲动的放纵。他甚至怀疑,就算她现在提议一路飙到垦丁去,他也会举双手赞成。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那个晚上,即使没有连夜飙到垦丁去,也够疯狂的了。  

  猫空泡茶之后,程峙和紫薰一时兴起跑到基隆庙口,只为了吃一杯小小的泡泡冰;接着,两人又心血来潮地买了一袋子的啤酒和零食转战阳明山,从满天星斗待到日出东方,才随着上班人潮回到各自的窝。  

  经过一夜,他们变得熟络。  

  之后的半个多月,正好都是彼此工作的空档,所以见面的次数十分频繁。当然,主动邀约的那个人一直是紫薰,不过值得欣慰的是,程峙很给面子,并没有让她踢到铁板。  

  然而,天天见面的结果,是自然而然地养成了习惯,习惯看见彼此,习惯听见对方的声音,而当一方开始忙碌时,思念就成了最严重的后遗症。  

  紫薰的彩妆专业能力颇受肯定,在圈内逐渐打响名号,因此接受了唱片公司的邀请,担任某知名偶像歌手的专属化妆师,随着前往澳洲进行为期十天的音乐特辑拍摄工作。  

  一分离,潜伏在彼此心中的异样情愫全数浮现,具体得再也难以忽视。  

  对紫薰而言,更是真切地体认到,对程峙的恋慕,已到达了连自己都料想不到的程度。她渴望见他,渴望自己对他的喜欢能得到相同的回应。  

  好不容易捱过了难熬的十天,一回到台湾,紫薰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向家人报平安,而是打电活联络程峙——  

  “Hello,我回来啦!”轻快的嗓音完全表露出她愉悦的心情。  

  “嗯。”听见是她,尽管回应冷淡,程峙淡漠的脸庞,露出了浅浅的笑。  

  “少了我打扰,你的剧本是不是有很大的进展啁?”她自我揶揄地笑问。  

  “那是当然的,进度突飞猛进。”他也毫不客气地顺应她的话。  

  事实上,她不在的这些天,他居然觉得无聊至极,只好埋头写剧本。  

  在不认识她之前,程峙鲜少与人打交道,口子照样这么过,从来不觉得无趣。  

  可她的出现,使得他如轨道般一成不变的生活热闹了起来;虽然他偶尔会嫌她话多,但她一不在,寂寞的感觉就显得特别清晰,竟然令他不适应。  

  她可以说是第一个能让他这样记在心头的女人,神奇的是,每每想到她,嘴角还会莫名其妙地扬起……这些感受对他来说,都是前所未有的改变。  

  “是吗?”语调轻扬,听见他工作认真,她也觉得高兴。“不知我有没有荣幸当你的第一个读者啊?”她想着赶紧见面呢。  

  “要收钱。”他开玩笑。  、  

  “呋!说到钱太现实了,用纪念品交换吧!我可是挑了个‘大’礼物要给你唷!…‘大”字还经过刻意强调。她可是人在澳洲,心在他身上,不论看到什么,都会想到他。  

  “这么好?”知道她将他惦着,他唇边笑意加深。  

  “我又不是某人,像没血没目屎的Taco。。”她亏他性格冷漠。  

  “谢谢你的赞美。Byebye,再联络。”不甘被损,他作势要挂断。  

  “欺……你别挂啊!”她急喊,听见他逸出笑声,才知被唬了。“哼!小气鬼,开开玩笑也不行。”她瞠骂。  

  “好了,你到底是要继续抬杠,还是要碰面?”他止住笑间道,以免没完没了。  

  “当然是见面再继续抬杠喽!”她两样都要。“那你等我回家整理一不行李,大概要两个小时哦!”他们十天不见了,她起码要回家洗个香喷喷的澡,把自己整理得干干净净,才能去见他啊。  

  “两个小时太久,我不喜欢等人,你最好快点,否则逾时不候。”他践得很。  

  明知她容易紧张,还故意先撂狠话吓唬她再收线。  

  厚!这男人愈来愈霸道了!  

  紫薰对着结束通话的手机瞪眼,未几,红润的唇畔却勾起了一抹甜蜜的笑弧。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事实证明,警告绝对有用。  

  程峙家的电铃,在时钟上的分针绕过一圈后,就叮叮咚咚地响起,一记意料之中的笑容同时在他的嘴角泛开。  

  而他不知道的是,根本用不着他催促,紫薰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哪能容许自己摸太久,回到家是行李一抛,花十五分钟洗了个战斗澡,就驱车直奔他家了。  

  他起身应门,棕色庞然大物出乎意料地堵在门口,他愕然一愣。  

  “吓一跳吧?你看我多大方,给你这么“大”的礼物。”紫薰从大玩偶后方探出头来,眉弯眼笑。  

  这个大礼物,因为高达一百三十公分,让她有理由可坚持亲自送到他家,得以踏进程峙的私人天地。这对她而言不但是一大进展,还具有非凡的意义——据说他这个新购半年多的住所,还不曾有其他客人造访过,身为第一,她不禁暗自窃喜着。  

  “原来你说的礼物,就是这只看起来很欠扁的袋鼠玩偶。”害他小小地期待了下。程峙讪讪地说,将门打得更开,用挑眉睨视的傲态迎接“他们”进屋。  

  “很欠扁哦?!”听他这么精准的形容,紫薰眼睛一亮。“我也这么觉得耶!你看它,很少有玩偶能做得这么传神哦,拽拽的、很臭屁、用眼角看人,一副很欠扁的样子……难怪我一见到它就觉得很亲切,因为这简直就是你的翻版嘛:J听以我才会大老远不辞辛苦地搬回台湾来给你,够有心了吧I呵呵……”  

  她掐住袋鼠玩偶的脖子,拿到程峙脸旁对照,发挥无限想像力,迳自形容得口沫横飞,一时忽略了被批评的那个人,脸色愈来愈阴郁,眼色愈来愈危险。  

  还呵呵!?程峙使出一阳指,狠狠戳向紫薰额头。从她头颅霍然向后仰的动作,就可看出那力道有多不怜香惜玉。  

  “噢!”笑容戛止,转为痛呼,乐极生悲的她揉抚着额头,用控诉的眼神觑他。  

  程峙砰地关上门,然后模仿那只袋鼠的神情瞪她一眼。“你信不信,我可以像得更彻底?”  

  “嗄?”  

  “袋鼠腿力举世闻名,我可以一脚把你踹到嵌进墙壁去。”他戏谵地眯起眼威吓。  

  “呃……”紫薰放开袋鼠,咚咚咚地跳到一边去,立即跟他保持距离,以策安全。“嘿嘿嘿……大家都是斯文人,怎么可以有这么野蛮的念头咧?”她皮皮地绕过他,朝沙发步去。  

  只是屁股还没碰上那柔软的羊皮座垫,整个人就被一记强劲的力道拉了起来。  

  “坐什么,走了!”程峙不由分说地扯着她走。  

  “喂喂喂……我才刚来耶,你做主人的还没带我参观、参观,就恼羞成怒要把我撵出去哦!”紫薰哇哇叫,好半晌才愕然发现自己的小手被他包覆在大掌里,倏然住口。  

  他他他……牵了她的手?!他们牵手了?!  ,  

  随着他走进电梯,紫薰因那熨着她掌心的暖热而一阵悸动。她垂眸盯着两人交握的手,红云悄悄在双颊浮现。  

  电梯里,只听得见空调运转的声音,紫薰难得的安静,细细感受空气间流动的甜蜜氛围,而她的心正喜悦地敲出爱情的节奏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程峙带着紫薰来到离住家最近的超级市场,而不是真的”鸡仔肠、鸟仔肚”,因为一个小小的玩笑就恼羞成怒要撵紫薰走。  

  坦白说,他不得不承认,她对他的确观察人微,所以才形容得这么贴切,就连自己也愈想愈觉得跟那只袋鼠有兄弟脸。  

  睨向身旁个头娇小的她,程峙露出一抹几不可察的宠溺笑容。  

  他缺乏热情因子的性格,一遇上她,竟就像曝晒在骄阳下的冰块,一点一滴地融化,生命仿佛丰富活跃起来。  

  因为孤傲,他知心的朋友不多,也不习惯分享。唯独对她,不论好消息。坏消息,他都想在第一时间告诉她,然后听她直率的反应,或欢呼、或哀叹,或赞美、或斥骂,都能教他的心情获得抒发。  

  “哇!你对我真好,为了欢迎我回国,连鲍鱼都肯‘残残’买下去哦!”  

  生鲜超市里,紫薰的喳呼声仍不绝于耳。撇开首次牵手的喜悦不提,听他说要在家里吹冷气、吃火锅,她的心情就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天知道,她最最爱吃的就是火锅了。  

  “你别往脸上贴金了,我要庆祝的是其他事情。”程峙毫不留情地吐槽。  .  

  被泼冷水也不以为忤,是紫薰与程峙这个急冻人的相处之道。“什么好康的事情啊?”她歪头凑身在手推车和他之间,笑眯眯又贼溜溜地探听秘密。  

  他瞥了她一眼,发现自己对她真的没辙,她的开朗活泼教人很难板得起脸。  

  “我签下新合约了。”他淡淡地宣布,继续往蔬果区迈进。  

  “嗄?真的吗?谈拢了吗?就是你属意的那家电视台吗?’’紫薰慢一拍地跟了上来,揪着他的衣袖迭声发问,见他点头,不禁抓着他又蹦又跳。“啊,太好了!  

  真是恭喜你耶!”  

  受了她的影响,程峙不由得也漾开了笑容。  

  她满脸欣喜,一双大眼睛闪闪发亮,十指交握地欢呼着,没有一丝矫情伪饰的造作。他知道,她是完全发自内心为他高兴,而她如此的表现看在他的眼中,热了他冰冷的心。  

  注视她的深黝眼眸逸出柔光,程峙出其不意地伸臂一揽,勾住她的颈子,大掌揉乱了她的发丝,就如同她扰乱了他心湖。  

  而被箍制住的紫薰,教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彻底震住了,直到他松开她,推着手推车往前走,她仍怔怔地杵在原地。  

  出国一趟回来,情况好像变得更明朗了!看来,分离的连锁效应不只发生在她身上,连程峙也有所影响。  

  否则,今天他怎会连连对她做出亲昵的举动?!  

  凝视前方那挺拔的背影,抚着方才被他揉乱的头发,紫薰情不自禁地露出傻笑。好幸一顺啊……  

  “还不快跟上,发什么呆?”程峙回头催促,打断她的幸福情境,态度依旧跟温柔扯不上边。  

  “呵呵,来了。”紫薰即刻回神,快步跟上。  

  人哪,有了爱情的薰陶,整个世界就仿佛变得不同了。  

  不但超市里弥漫的榴挞气味闻起来都会觉得芬芳,就连平凡无奇的白色花椰菜,看起来也比盛放的玫瑰还要娇艳美丽。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