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分手才说爱 >
繁體中文    分手才说爱目录  下一页

分手才说爱 第一章 作者:陶乐思

  初夏  

  知名五星级饭店的宴会厅里,正在举行一场某八点档连续剧的庆功宴。  

  由于该剧收视率勇夺全台第一,还创下了前所未有的纪录,因此老板不但乐得发放奖金,还大手笔地办了这场派对慰劳大家。  

  包括阵容庞大的演员在内,所有相关人员以及受到邀请的媒体也都齐聚一堂,场面热闹非凡,  

  此剧题材大胆、情节劲爆,没有许多电视剧歹戏拖棚的恶习,洒狗血也洒得淋漓尽致,观众看得大呼过瘾之余,也让向来是幕后藏镜人的编剧受到瞩目。  

  推不掉盛情邀约,不习惯在公开场合露面的程峙只好答应出席。  

  这档戏写下电视史上的收视率纪录,不仅让他彻底地扬眉吐气,身价也水涨船高,随着收视率扶摇直上,以优渥条件找他洽谈合作的制作人更是一窝蜂地出现。  

  声势高涨的好处足不言而喻,只不过……他还必须学着去适应被大家包围、吹捧的红人身分。  

  这对不擅与人交际的他来说,感觉跟活受罪没两样。  

  程峙听完大老板的赞扬称许,好不容易才拥有片刻的清闲。  

  走至摆满美食佳肴的长桌前,端起一杯香槟,极具个性的单眼皮俊眸迅速环顾场内一周,看着一张张恍若戴着面具的笑脸,听着恭维、客套的声浪,程峙忽然觉得自己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  

  找个较无人的角落打发时间,待一会儿就走吧,反正人已来过,意思就到了。  

  有了!目光锁定一隅,长腿迈出——  

  “程大编剧!”一个嗲到会牵丝的呼唤拉住他的步伐,顿时让他鸡皮疙瘩满身爬。  

  还没转身,一名外型姣好的时髦女子就先出现在他面前。她是剧中的女配角天丽,本已过气,却因此戏而咸鱼翻身,重新受到观众的肯定。  

  程峙身形高瘦,穿着银灰色的高级休闲西装,半长不短的发型彰显出他不羁的个性。他有一双迷人的单眼皮眼睛、高挺的鼻梁、厚薄适中的性感嘴唇,虽不是完美的帅哥典型,却自有一股独特的味道;再加上他本身散发的沉敛气质烘托,使得他即使身处星光熠熠的场合也丝毫不逊色。  ·  

  “你好,我是天丽,你……应该有看过我吧?”她挂上娇美笑靥,眨眨眼朝他放电。无奈程峙像是没感应到她的电力,于是她赶紧接着说:“戏里的XX啊!就是那个嘴巴很坏,然后——”  

  “我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她的说明,霍然终止在程峙淡淡的回应中。  

  “呃……”可能冷气太强了,她突然觉得有点冷。“我是想问问程大编剧目前手上是不是有写什么新剧?”  

  佣懒如猫的目光,在她丢出问题之后,就这么牢牢地锁住她的眼睛,仿佛说着“关你什么事”,顿时令她感到个分窘迫。  

  天丽连忙解释:“你以前的戏我都看过哦,对于你编写的戏剧我都非常欣赏……”顺便用力吹捧。  

  “谢谢你的欣赏。我手上是有新剧本在进行,但不方便透露,请问还有什么事吗?”程峙有礼而生疏地扬了一抹笑。  

  哇咧……这帅哥编剧定是北极来的喔!天丽脸上的笑容险些瓦解。  

  “是这样的啦,不知程大编剧的新剧本里,是不是有哪些角色适合我扮演?我的戏路很广的,从十八岁到六十岁都行……”好啦,就挑明了说,她开始老王卖瓜。  

  “我只负责写好剧本,其他的事,不在我的权限里。”他坦白说。  

  为了争取更多演出机会,她不怕软钉于。“我知道,可是要是你愿意帮忙开个口提名一下,导演、制作人一定会采纳你的提议的。”有编剧界的当红炸子鸡金口支持,比什么都有用。  

  “你的演技纯熟,我想不需我提议,他们应该都会想到你的。”四两拨千斤,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在她哑口无言的表情中,程峙一个颔首,越过她朝方才相中的角落步去。  

  不料,耳边又传来另一声叫唤——  

  “程大编剧!”这回声音没牵丝,但来者似乎感冒了——严重鼻塞。  

  程峙一顿,瞧见左前方另一女配角n扭腰摆臀地接近。  

  “对不起,我还有事。”他迅速婉拒。  

  僻静角落就在前方一百公尺,继续迈步。  

  “程大编剧!”发嗲、鼻音也不及这一个的恶心——  

  程峙脸色很难看,单眼皮眼睛此刻变为死鱼眼,瞪着从前方角落、踩着直线步伐而来的男配角。  

  妈的!声音分叉也就算了,一个大男人居然学女人做作发嗲,嗯得他体内不知死了多少细胞,真想一拳呼过去!  

  “别阻挡我,我要去洗手间。”程峙下假思索地转向九十度角,放弃角落,改变目标——宴会厅门口。  

  受不了,他决定落跑。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过五关,斩六将,程峙总算穿越重重阻碍,从饭店地不停车场驱车离开。  

  按下车窗,呼出胸口的莫名窒闷,顿时觉得重新呼吸到自由的空气。  

  他厌恶束缚。  

  一直以来,从事的都是与写作相关的工作。一来是兴趣,二来是天分,再者,时间自由,可以自己分配……呃,好吧,从前些日子起,没法再那么轻松随兴了,因为戏红了、人红了,相对地就忙。  

  然而,纵使不喜欢约束的感觉,他对自己的人生也该有所规划。毕竟已经三十二岁了,多少有些危机意识,童年孤苦、中年辛苦,他不能一生苦到底,上了年纪还一事无成,以致老年贫苦。  

  其实,有野心、有事业心的感觉也满不赖的。  

  米色LKXUS休旅车拐进一条巷弄,道路两侧停满了车。在台北开车需要一些技术,两边照后镜跟其他车的间隔都很接近,稍微恍神就会有闪失。  

  不过程峙对这里十分熟悉,因为他经常光顾附近的一间咖啡厅。那间咖啡厅不仅咖啡煮得好,餐点也做得美味。适才在庆功宴里,他连杯香槟都没法好好喝完,这会儿肚子已大声发出抗议了。  

  前方不远处有辆车正要离开,程峙眼明手快,迅速卡位。  

  运气不错,他心情大好。  

  车子停好,拔下钥匙,打开车门,动作一气呵成——  

  “砰!”车门弹了回来,幸奸他的脚还没跨出,否则就得和铁拐李结拜当兄弟了!  

  “啊!”伴随着碰撞声扬起的痛呼来自于一名女性。“铿铿锵锵”……接着又是一阵物品落地声。  

  夏紫薰和突然打开的车门撞个正着,还倒弹得跌坐在地,手里提着的化妆箱也飞了出去,里头的化妆用品像天女散花似的掉了满地。  

  “好痛……”一张甜美的小脸顿时皱得跟肉包子没两样,不知该抚哪里才好。  

  个子不高的她撞上休旅车的车门,从额头到膝盖,无一幸免,全身都痛!  

  呜……她的鼻子、胸部、小屁屁,一定都扁了啦!哪个凸肚短命的家伙……  

  “你还好吧?”程峙下车关切。  

  闻声抬头,一道阴影当头罩下,背光的角度使得紫薰一时看不清他的脸孔。  ,  

  “不好!”揉抚着疼痛的胸口别开脸,紫薰没好气地应。  

  这一转移视线,吃饭家伙“横尸遍野”的景况映人她眼帘,霎时像被雷打到。  

  “天哪……”她抖着手捂唇,瞪大了眼,一颗心跌人冰窖。  

  “抱歉,我……”虽然双方都有疏失,但身为男性,理该表现风度。然而,她却像受到了莫大的刺激,对他的歉语置若罔闻。  

  “我的宝贝……”心痛啊!紫薰爬向“粉身碎骨”的化妆用品一一拾起,欲哭无泪。  

  见状,程峙也帮着她捡起其他分散各处的“残骸”。这才知道令她激动得忘了自身疼痛的“宝贝”,全是各式各样的化妆品和用具。  

  她八成从事与化妆相关的工作,他猜。  

  蓦地有道强光射来,警示的喇叭冲着他们猛响,程峙和紫薰动作一致地分别朝道路两侧弹开。  

  第一辆机车呼啸而过。“啊……”  

  第二辆紧跟在后。“呃啊……”  

  第三辆毫不留情地把“残骸”辗徘更加稀巴烂。“呃啊啊啊啊……”  

  眼睁睁看着宝贝们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紫薰仿佛感同身受地跟着连连哀嚎。  .  

  这下子,连“甭甭仔用”的可能性都荡然无存了,她听见自己的心在滴血啊!  

  颓丧的她欲振乏力地呆立着,只觉乌鸦成群从头顶嘎嘎地飞过。  

  蓦地,她眼睛一亮,瞧见十点钟方向好像还有一个看似完好的“生还者”!  

  她喜出望外。能救一个,就少赔一个,她不假思索地冲出——  

  “叭——”  

  “小心!看车!”程峙反应奇快,身手敏捷地冲向她,冲力将她朝原方向推回。  

  紫薰惊魂未定,却又看见可能是唯一的“生还者”惨死机车轮下。  

  “你站在这里不要乱动,我来帮你捡就好。”程峙将她安置在红砖道上,叮咛过后,当机立断地拿起盖子已不知飞到哪儿的化妆箱,自个儿回到路中,加快速度“收尸”。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呜呜……安息吧!”  

  紫薰抱起陪着她南征北讨多年的心爱化妆箱,神情悲恸得像是痛失好友。那可是她打从学生时代就用到现在的耶,居然因为这场意外而和她从此“天人永隔”。  

  “小姐……”程峙轻声叫唤,试图安慰,可惜她连以眼角看他都没有,迳自唱哭调。  

  “呜呜……可怜哦!英年早逝……”  

  搁下已解体的化妆箱,她改捧起一盒今年春夏最流行的四色眼影——现在已碎成细末,混在一块。她上星期买的,才用不到几次竟然就此阵亡了。  

  看到鬼喔!连英年早逝都用上了,难不成当这些东西有生命  

  啊!程峙睨着她,感到眼角抽搐。  

  “小姐。”程峙这次的叫唤多了些按捺,可惜她照样充耳不闻。  

  ”的确,在紫薰眼中,这里每一件东西都是她精心挑选的宝贝,  

  缺一不可,要说它们有生命,她也不反对。  

  “你……唔,放心,我不会因为你残废了就遗弃你,黏一黏就好  

  放到她心疼地拿起一支貂毛刷。虽然柄断了,好有放到快发霉的胶带在这种时候就可发派上用场了紫薰垮着一张小脸,忙碌地筛选出勉强还能用的化妆品,嘴里  

  ……难辞其咎的程峙陪着她蹲在红砖道上,听着她恍似“超渡亡  

  魂”的自言自语,神态如人无人之境,额际不禁滑下一滴冷汗。  

  这女人衣面看起来跟平常人没两样,相貌挺清秀的,可是从她说的话,发及对他视若无睹的反应看来,精神似乎不大正常。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他最后一次以蚊蚋般的声音试探。这回完全是想蒙混  

  最后再觑她一眼,确定她还是不甩他,抬腿程峙唰地起身,向后转,抬腿迈步——  

  “好胆麦罩!”  

  就在这一瞬,气势磅礴的喝止声霍然扬起。糟糕!走得不够快,“她”捉狂了!程峙的右脚就这么停格在悬空的状态——还没来得及转身面对她,肩膀就被一记铁沙掌一推,程峙失去你害我的吃饭家伙全摔烂了,还想拍拍屁股走人?”紫薰气呼呼地摆出备战姿态——两腿叉开,双手插腰,  

  坦白说,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竟敢这么直接地拦阻对方,口气还如此铿锵有力!  .  

  “小姐,我陪你蹲在路边已经超过三分钟了,是你一直不搭理我,我才决定不要自讨没趣的。”程峙旋踵和她面对面,似笑非笑地为自己辩解。  

  刚刚顾着哀悼,没有正眼瞧他,这会儿当他的模样清楚地映人眼帘,她的心恍遭电击。  

  帅哥!  ·  

  单眼皮帅哥!  

  身边的亲友都晓得,她夏紫薰打从懂得欣赏异性的年龄开始,就特别独钟单眼皮男生,所以许志安、周杰伦等等单眼皮男星都是她的偶像。  

  而眼前这位,更是单眼皮男人的极品。他的眼睛没有因单眼皮而像永远没睡饱似的惺忪,反倒明亮有神,注视的目光充满一种令人心慌意乱、手足无措的特殊魅力。  

  咻!邱比特的箭,射向那少女情窦初开的心坎上。紫薰当场给他煞到!  

  唉!她又在发愣了。懒得再瞎耗,程峙切人重点。“小姐,这场意外,我们双方都有疏忽,你的东西因为这样摔坏了,我深感遗憾,但我还有事,必须先走一步。”吃饭皇帝大,他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没闲情跟她再瞎耗。  

  回神,眨眼,她不敢置信耳朵所听见。  

  就这样?深、感、遗、憾?!还真有诚意!  

  啪!邱比特的箭当场被现实的紫薰给折断。  

  “你不能走,你要负责!”两只小手揪住他的手臂,力道坚定。  

  关系到钱,就非同小可,硬着头皮也得豁出去了。  

  那些东西若要重新买过,少说也要四、五万。她为了出国进修拼命case钱,现在凭空多出这一大笔开销,教她怎么甘心。  

  而且,事出突然,情况紧急,她明天上午就有case,某偶像剧的演员要定装,身为化妆师的她所有“家愀”都得带齐啊!  

  “负责什么?人死不能复生不是吗?”程峙侧过头,出其下意地以她之前自言自语的论调回答她。  

  嗄?虾蜜?紫薰愣住。  

  看着她反应不过来的呆呆表情,程峙有股想笑的冲动。  

  近看才发现,她的睫毛很长,微张的嘴唇闪着果冻般的光泽,皮肤好得晶莹剔透,他敢说,摔坏的那些化妆品,不是在她脸上作画用的。  

  紫薰意识到他在取笑她,讪讪地闭上嘴巴。  

  “你、你不要跟我装傻了,那么一大堆化妆用品,你知道我得花多少钱才能买齐吗?没了它们,我的饭碗就不保了,而且明天就得用上耶!  

  “这全都要怪你,你车里黑抹抹的,我根本不知道正有人要开门出来;再说,你开门前也得先看看周围有没有人车经过啊,撞得我不知有没有得内伤,我不跟你要精神和医疗赔偿,但你至少拿点绅士该有的责任心出来好不好?这些化妆用品……”  

  她噼哩啪啦的抱怨像老太婆的裹脚布,又臭又长,听得程峙是“鬓边吓吓叫”,最后终于受不了,伸手分别扣住她的后脑、捣住她的嘴巴。  

  “要多少?”他冷冷睥睨,以三个字堵住她的魔音穿脑。  

  紫薰杏眸圆瞠。他的气息随着他的靠近入侵她的呼吸,被他指掌所碰触到的脸部肌肤像触电似的,又热又麻,她紧抿唇瓣,就怕一个蠕动就吻上他的掌心。  

  怦怦怦怦……她心跳在瞬间直冲两百,速度快得她怀疑起自己是不是有先天性的心脏疾病。  

  捣唇的化学作用不只发生在紫薰身上,连程峙也升起了奇异的感受。  

  她的发丝像云絮、她的皮肤像豆腐,她的滋味一定甜美、她的身体一定柔软……该死!他居然对一个陌生女人产生了遐想。,  

  “多少?说。”程峙收回手,以没好气的催促来掩饰手中触感所引起的怪异悸动。  

  被他沉声一催,紫薰反射地举起三根纤长的指头,想想不妥,缩回了一根。  

  “是三万还是两万?”看她三心二意,他不禁再确认。  

  “两万就好啦!你不要以为我是那种狮子大开口的人,既然你说双方都有疏失,那我自己承担一半,你负责一半,而且再优惠你,帮你无条件舍去尾数,跟你拿两万就好。你要是不相信,我买了以后可以拿发票……”不希望被他认定是乘机敲竹杠,紫薰一派宽宏大量的模样,连珠炮似的解释着。  

  计较是因为钱难赚?!心软是因为她有良知,所以她选了个折衷的方式。  

  程峙睨着她,没想到三万还是两万这种简单的选择题,她也能当作申论题来答!由此可知她真的很“厚话”。  

  不过“厚话”还好,至少她还有理智,没有开出无理的要求,胡闹一通。  

  “等我一下。”截断她落落长的话,他越过她走向自己的车,重新坐进驾驶座里。  

  紫薰小跑步地跟了上来,站在车外监视,深怕他发动引擎,方向盘一打就放她鸽子。  

  只见程峙从身上的皮夹里拿出了一张对折再对折的纸,然后在车子里翻出了一枝笔,开始在纸上写字。  

  下一会儿,他摇下车窗,拾手招她过来,二话不说就把支票交到她手里。  

  五万?!紫薰看了金额后,小嘴张成了o形。  

  “为了不让你有话说,为了证明我是个负责任的人,我愿意负担你那些化妆品的全部损失。”  

  要是换作以前还没有窜红的时候,他铁定跟她杠到底。但今非昔此,这区区五万对现在的他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差别只在于“奇檬子”的问题。  

  这么大方?看来,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可是……有可能不需要这么多。”太多钱反倒令紫薰不安,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嘛。  

  “多的就算了,你不是说还有精神和医疗赔偿没算吗?”程峙又拿她的话讽她。  

  “那这样好了,你留个电话给我,多的我到时还你。”她巴住车窗,表情十分诚恳,相较于刚刚斤斤计较的模样,此刻看来像个老实的乖宝宝。  

  “不必了。”  

  “不行、不行,我这人很有原则的,该是我拿的我不会客气,但是……”  

  为免她再发挥魔音穿脑的功力,程峙最后不得不留下电话给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