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珍珠泪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珍珠泪目录  下一页

珍珠泪 第六章 作者:郑妍

  单彤云失眠了。

  她之所以睡不着,是因为她的罪恶感还在作祟。

  怎么办,她好喜欢西门复,今天她竟然有股想要抚摸他的欲望,她不只想要抚摸他,她还想要亲亲他。

  她已经很努力克制自己了,她尽量不去找他,让自己不再想他,但她还是功亏一篑了,她的理智还是输给欲望了。

  她知道自己不可以对不起疼爱她的姐姐,也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紫云对西门复的感情;单紫云暗中喜欢他好多年了,就跟她喜欢他一样。

  对西门复的感情发展成现在这样,真的不是她能控制的,她是一直喜欢他没有错,可是她没想到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她对他的感情不再是单纯的仰慕而已。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变得想要独占他,想要独占他的人,想要独占他的心啊!

  她告诉过自己几百次不可以,因为西门复是紫云的未婚夫、是她未来的姐夫,她不能不顾虑紫云的感受而介入他们,就算她再怎么喜欢他,她也只能躲在暗处成全他们,这才是她这个小姨子该做的事啊!

  今天她只是想抚摸西门复,她的心中就充满了对紫云的愧疚和歉意,那么以后呢?如果她还对他……

  不行,绝对不行!她不能对不起紫云,她不能爱上姐姐爱的人。

  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得到,因为她今天已经失败了一次,她没有信心能压抑住对西门复的感情。

  就在她辗转难眠的时候,有人敲了她的房门。“彤云,你睡了吗?”

  是紫云。

  单彤云马上跳下床,光着脚丫子去开门。

  “紫云,你还没睡啊?”看到单紫云美丽而沉静的面容,单彤云心虚不已。

  “我们聊聊好吗?”单紫云笑着说。

  “好。”

  她们姐妹俩就这样一同坐在床榻上。

  单紫云先开口说:“我忘了问你,你把点心送到西门大哥的手上了吗?”

  “送到了!”单彤云一想到西门复,她的心就怦怦跳。

  “那他有说好吃吗?”单紫云一脸的娇羞。

  “这个我不知道耶,我交给他之后他没有马上吃,不过你放心,我想他一定会觉得很好吃的,因为那是你亲手做的!”

  “是吗?”单紫云羞怯的看她一眼,又问:“那他有没有提到我呢?”

  “嗯,这个……”单彤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老实的说:“没有耶,我和他只聊了几句,大概是时间太短了,所以他才没有提起你吧!”

  “哦!”单紫云失望的垂下头去。

  单彤云不忍心的看着她,“姐姐,既然你这么在意他,下次你就自己去看他不就行了?”

  单紫云摇摇头,“他总是那么忙,我不想打扰他。”

  “你不打扰他就见不到他呀!”单彤云替单紫云抱不平:“这个西门复真的是太不应该了,他只顾着做他的生意,其他的什么都不管了,一个月顶多上我们家一次,有时候连一次都没有,他到底知不知道谁才是他的未婚妻啊?”

  她是喜欢西门复,不过他对待紫云的方式却让她不满到了极点。他明明知道害羞的单紫云不敢去找他,他也不主动点、勤快点来找紫云,她真的替紫云感到不值啊!

  “姐姐,像西门复这种男人不要也罢,他根本就不爱惜你嘛!”单彤云不是因为要拆散紫云和西门复才说这种话,她是站在紫云妹妹的立场,疼惜紫云才会这么说的。

  单紫云用忧郁的目光看着她,“彤云,你还小,不知道男女之间的感情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我一直喜欢他,要我放弃他谈何容易呢?”

  “姐姐。”单彤云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单紫云,因为这是她第一次从单紫云的口中听到单紫云表达出对西门复的感情。

  “你有多喜欢西门复呢,姐姐?”单彤云问了一个她想知道却又害怕知道的问题。

  “这很难用言语形容的。”单紫云粉腮微红,轻柔的说:“我想,我已经认定这辈子非他不嫁了,你说我有多喜欢他呢?”

  单彤云的内心因为单紫云这番话而重重地一震。

  霎时,今天她对西门复的那些遐想让她面有惭色,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对不起姐姐了。

  要是让单紫云知道她也喜欢西门复,那对单紫云来说会是多大的打击啊!

  不可以,她绝对不能让单紫云知道,无论如何,她非得要断了对西门复的感情不可。

  她执起单紫云的手紧紧握住,坚定的对她说:“姐姐,我想西门复迟早会明白姐姐对他的感情,你放心好了,没有人可以抢走他的,你和他一定可以成为一对幸福的夫妻。”她这几句话除了说给单紫云听之外,其实也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彤云,谢谢你,你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妹妹。”单紫云感动的对她说。

  是啊,她是单紫云的好妹妹。

  单彤云对单紫云苦涩的一笑,在这一刻,她下定决心要做一个好妹妹,还有,做一个称职的小姨子。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内,单彤云果然如她自己所决定的,她不再主动去找西门复,这次她是真的下定决心要把他给忘了!

  现在的她已经无法只当西门复是哥哥了,她对他的感情早就超越了一般的兄妹之情,所以她还是不要见到他比较好,免得她对他又有感觉。

  只是,就算她没有见到他的人,她的心里面还是惦记着他,几乎每天都想到他。

  她可以不去找他,但是她却无法让自己不去想他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是吗?她可以管得了自己的行为举止,却无法管住自己的心啊!

  于是她就这样痛苦的过了一个月,这三十天对她来说真的是好漫长呀!

  这一个月来西门复也没有来找过她,但他弟弟西门彻却不请自来。

  西门彻上了单家来骚扰她好几次,每一次都让她用扫帚给赶了出去,谁教他每次都净说些肉麻兮兮、不堪入耳的话;说什么爱她入骨,为了她,他可以不惜牺牲性命,没了她,他也不要活了。

  她听了不觉得感动,只有鸡皮疙瘩掉满地,所以为了不再虐待自己的耳朵,她当然是把他扫地出门哆。

  西门彻虽然是令人讨厌,不过还算是有点用处,因为他为她带来了一个讯息。

  这个讯息就是——西门复十天后即将到汴京三个月的时间,他要到汴京谈生意去了。

  三个月,这么说她又有三个月不能见到他了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她不是下定决心要成全西门复和单紫云了吗?她不是已经打算不再见他的面,既然这样,那么三个月和三年对她来说又有什么差别呢?

  可是,她忍了一个月就已经痛苦成这样,要是让她再忍三个月的话,她怀疑自己三个月后还会成人形吗?因为思念是会把人磨成灰的。

  要她继续咬紧牙关忍个三个月,还不如教她死了算了。

  对了,她干脆就和他独处三个月算了,整整霸占他三个月后,她就可以真的对他死心,对他不再存有幻想。

  喂,她觉得这个方法不错,这就叫作先乐后苦是也。

  她是那种一想到什么就要去做的人,所以她决定马上就去告诉西门复,她要跟随他上汴京。

  当然西门复一开始是拒绝她的,他以时间太长、路程太远,而且他不是去玩而是去谈生意的诸多理由拒绝她。

  不过在她死皮赖脸的缠功之下,西门复最后还是妥协了。

  他无奈的说:“好,我可以带你去,不过你得听我的话,否则我就赶你回府知道吗?”

  “知道知道,听你的话就可以了嘛!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我绝对会听你的话,你要我往东我绝对不往西,你要我跳河我绝对不跳海,这样够听话了吧?”

  “你呀!”西门复被单彤云逗得哭笑不得。

  就这样,达成初步协议的两人各骑一匹马上路了。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这晚,他们找不到投宿的地方,只好在荒郊野外度过一夜。

  “西门复,你看这里这么荒凉,又没有人烟,会不会有那个、那个老虎还是狮子出现啊?”单彤云不安的问。

  “有我在,十只老虎来你都不用伯。”西门复把火生起来。“坐过来吧,野外的夜是很寒冷的。”

  单彤云坐到他身边,“我才不怕冷,因为我有你的披风啊!”她高高兴兴的裹着他的披风,觉得这么做让她有一种和他成为一体的感觉,因为这件披风上有他的体温和他的气味啊!

  西门复微笑的看着她,本来还担心她会受不了这种餐风宿露的苦,可是这一路走来她总是显得很快乐的样子,看来他是多虑了。

  “肚子饿了吗?”他准备从袋子里掏出食物来。“你要吃包子吗?”

  “等一下再吃,我现在还不饿。”单彤云看着他的脸,觉得他真的长得好好看哦!

  “唉——”她忍不住叹一口气,想不到自己到目前为止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的,还说什么要忘了他呢,根本是只要一看到他的脸,就忘记自己是哪根葱、那颗蒜了。

  奇怪,她为什么就是没有他不行呢?她相信天底下长得比他好看,个性比他好的男人一定还有很多,可是为什么她就是想待在他身边呢?

  “唉,可能是我上辈子欠他的吧!”她摇头叹气道。

  “你怎么了?”西门复看她又是叹气,又是说些奇怪的话,觉得很好笑。“你是太累了是不是?你若想睡的话就先睡吧!”

  单彤云摇摇头,“我不是想睡,我是……”她幽幽的看着他,轻声的问他:“西门复,你有过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的经验吗?”

  “没有。”他想都不想就摇头。“如果你指的是那种喜欢她比喜欢自己还要多的人,那我不曾有过这种经验。”

  单彤云眯着眼睛挺不悦的瞪着他,心想:哼,我就知道!你这个守财奴最喜欢的一定是钱、是黄金,可怜的紫云,还有可怜的我,我们姐妹俩为什么会喜欢上这种人呢?

  “你为什么会问我这个问题?难道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脑筋超迟钝的西门复完全没想到单彤云说的人是自己,还以为单彤云喜欢上别人了呢。

  单彤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摇摇头而已。

  她失望的又想:这个笨蛋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知道我对他的心意啊?可是就算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他是紫云的未婚夫,又不是我的未婚夫啊!

  西门复很感兴趣的追问:“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是我认识的人吗?”

  “应该算是吧!”单彤云深情款款地看了西门复一眼,但心中却是充满了无力感。

  西门复觉得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难道是……该不会是小彻吧?你喜欢的人是小彻?”

  “啊?”单彤云瞪大眼睛,然后大笑出声:“我喜欢西门彻?哈哈,笑死人了!我怎么会喜欢那家伙呢?你不要开玩笑了,哈哈,笑得我的肚子都痛了!”她手捧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西门复也瞪大了双眼,虽然知道单彤云讨厌小彻,不过他到今天才知道单彤云讨厌小彻的程度有这么高。

  可怜的西门彻,什么都不知道的他,这会儿还在西门家做着他的春秋大梦呢。

  如果不是西门彻的话,那会是谁呢?西门复认真地想着其他可能的人选。

  是他认识的人、会让单彤云很喜欢的人……他身边有这号人物吗?

  单彤云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小妹妹,据他所知,她从来就没有和他们兄弟以外的人走得比较近,除了小彻还会有谁呢?

  难道……难道会是……他——西门复?

  西门复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面露惊讶状的看着单彤云。

  单彤云也不笑了,若有所思的回看着他。

  西门复不说话,单彤云也不说话,两个人的四只眼睛就这样互相看了好一会儿。

  难道西门复想到了什么?单彤云的心中有了疑问,因为她看到西门复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一般燥热直往她的头上窜去,害她不知所措的转过身。“我累了,我要睡了!”为了避开他的视线,她只好装睡。

  西门复看着单彤云背着他装睡而起伏的背部,看得出神了。

  看来,他注定要有个不成眠的长夜了。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西门复本来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的,所以打算彻夜不睡,谁知道他还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睡了多久,他猛然张开眼睛。

  他是让一道像是流水声的声音给惊醒的,而且在他醒来后便发现单彤云不见了。

  这个时候又有流水声传来,他好奇的往发出声音的地方前去,直想说不定单彤云就在那里。

  才走了十多步的路,他就来到了一条小溪流旁。

  定眼一看,他差点没有叫出声来。

  是单彤云,她正在溪水里洗涤她的身体。

  在柔和的月光下,她洁白的身体一览无遗的呈现在他眼前。

  他应该立刻把视线移开的,但是此时此刻的他却深深地被她美好的胴体吸引了。

  他一直把她看成是小女孩,但现在他眼见为凭,知道单彤云说的对,她真的已经不再是个小女孩了。

  她那美好的酥胸、柳腰的曲线,还有那浑圆的翘臀,以及那双修长的美腿,都在在的吸引了他。

  老天啊,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美丽了,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

  他从来都没有注意到她的蜕变,他对她的看法在这十几年来都没有改变。

  现在他必须改变了,因为她真的已经不再是那个会哭红着双眼,跟在他屁股后面跑的小娃儿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胴体,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眼前这副娇躯是他见过最美的。

  严格说来,她还是太年轻了,某些部位和成熟女人的胴体比起来还是有段差距。

  可是这副还带有少女青涩的身躯却教他看直了眼、看傻了眼,无法再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了。

  粼粼的水光在她光滑的肌肤上反射着,沐浴在银色月光下的她美得教人目眩神迷,几乎让人忘了自己是谁,或身在何处了。

  慢慢的,他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变得浓浊,身体开始发热,而且这股热潮还蔓延到他的下体。

  就在这个时候,单彤云不知道为了什么突然笑出声来,清脆的笑声打断了他对她的遐想。

  他猛然清醒过来,不敢再看下去,而且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原来的地方。

  他捂着发烫的脸,心中的自责和懊悔达到了最高点。

  老天,他刚才在做什么啊?他在偷看自己未来的小姨子洗澡,他居然做出了这种卑鄙下流的事。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单彤云呢?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看她看得入迷,不只是入迷而已,他甚至还对她想入非非。

  就算她的胴体很美,他也不能这样肆无忌惮的“观赏”了这么久,单彤云不是别人,是他的小妹妹呀!

  他愈想愈觉得对不起单彤云,很气这样的自己,于是用力地赏了自己一个耳光。

  西门复,醒过来吧!单彤云不是你可以为所欲为的对象,你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不是吗?

  他忽然觉得鼻腔内有东西流了下来,用手一摸、一看——

  唉,不会吧?!

  是鼻血,他居然流鼻血了!

  他懊恼又羞愧的倒在地上。

  完了完了,他居然对单彤云……怎么办,这下子他还能把她当妹妹看待吗?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二十天后  汴京

  “汴京城好繁华,人也好多哦,真不愧是我们南宋的京城。”单彤云对眼前热闹的景象很感兴趣。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在这里住上个几天,好好的逛一逛。

  “西门复,你谈完生意后,可以带我去汴京城内好玩的地方看看吗?”她转过头,对着走在她身后的西门复说。

  西门复像是没有听到她说的话,眼睛不知道在看哪里。

  她生气了,“西门复,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啊?”

  奇怪,最近他老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和她说话时眼睛也都不看着她,好像很不想理会她似的。

  “听到了。”西门复终于用正眼看她了,不过才看了一眼,他马上又把头转到别的地方。

  “西——门——复——”单彤云受不了了。

  她抓住他,对他大声的喊道:“我是哪里得罪你了嘛,为什么你总是不理我?如果你真的这么不喜欢我待在你的身边,那我们现在就分道扬镳算了!”

  “我对你说过我不喜欢你待在我的身边吗?”西门复错愕的看着她。

  “你是没说,是我自己这么觉得的。”单彤云睁大了眼,好像快要哭了。

  “对不起,是我让你误会了!”西门复语带歉意的对她说:“我知道是我不好,其实我……”

  他摇摇头,算了,他还是不要说的好。

  “唉,你的话为什么不说完呢?”单彤云感到不解的问。

  “没什么。”西门复还是摇摇头,无法对她坦白。

  他的确说不出口,他能说现在他看她的目光变了吗?

  他能说现在只要靠她近一些,他就会有异样的感觉吗?

  他能说他虽然已经二十二岁了,却还像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郎一样,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就脸红心跳、不知所措吗?

  他不能说啊!他承认自己是着了魔,对单彤云开始感兴趣了,所以这样的他怎么可以太亲近她呢?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他危险,单彤云更是危险。

  他愈来愈害怕控制不了自己,也怕自己会太喜欢她。

  问题就在这儿!

  他是一直都很喜欢她,可是以前都是喜欢妹妹的感觉,现在不一样了,他是真的把她当成女人在喜欢的。

  “唉,如果我们都不要长大,那该有多好!”他有感而发的说。

  “你也这么想?”单彤云惊讶的看着他,“我也常常这么想呢,如果我们都不要长大,如果你和紫云没有婚约,那该有多好啊!”她不知不觉的说出真心话。

  “唉?”她的话让他有了思忖的空间。

  “啊!”她叫了一声。

  他们两个人顿时像是有所领悟似的面对面、眼对眼,惹得单彤云不好意思的走到西门复的前面,不与他并肩而行了。

  “糟了,我怎么把真心话说出来了!”走在前面的单彤云又气又恼。

  “这丫头究竟想告诉我什么?”走在后面的西门复烦恼不少于单彤云。

  他想是不是自己真的是太迟钝了,说不定单彤云看他的目光早就变质了,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