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珍珠泪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珍珠泪目录  下一页

珍珠泪 第五章 作者:郑妍

  今生—南宋年间

  在单家美得像仙境的后院里,单家的二千金单彤云正坐在秋千上,荡过来荡过去的。

  还有三个月才满十六岁的她有着一张五官鲜明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微翘的小鼻头,还有大小适中的菱嘴。

  她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尤其是她嘟嘴的时候更是可爱;虽然大家都这么说她,可是她却从来不这么觉得,她觉得自己长得还好而已,反倒觉得真正美丽的人是她的姐姐单紫云才对。

  她唯一的姐姐单紫云已经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紫云的美丽、紫云的高贵,还有她那特有的沉静美,都让单彤云这个做妹妹的打从心底祟拜她。

  她觉得单紫云什么都比自己好,连就单紫云的未婚夫也是让人比起大拇指说声赞的。

  单紫云未来的夫婿名叫西门复,西门复年长单紫云四岁,是个成熟稳重的年轻人。

  西门家和她们单家算是世交,两家在他们祖父母那一代就有了不错的交情,到了他们父母这一代,更是因为生意上的往来,感情变得更好。

  双方的感情好到在西门复十四岁,单紫云才十岁的那年就为他们订下婚约了,而当时的单彤云才八岁而已。

  八岁的她在当时不懂得替单紫云高兴,也不觉得西门复和他们单家的关系有什么改变。

  因为对她来说,西门复就是西门复,就算他和单紫云有了婚约,他还是她心目中那个会说笑话给她听、在她快乐的时候会跟她一起分享喜悦、在她不高兴的时候会哄她开心的大哥哥,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哥哥和姐夫这两者之间才划上等号的,她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变得愈来愈不能向西门复撒娇了,而西门复也变得愈来愈忙,他们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做很多有好玩的事了。

  所以对她而言,她一点都不喜欢长大的感觉,这代表她和西门复的关系愈来愈疏远了。

  小时候他们是两三天就见一次面,现在却变成是十几二十天才见一次面,这样已经让她很不满了,更何况十次中有八次是她主动上门找西门复的;谁教西门复总是那么忙,西门家的生意大部分都归他管理。

  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应该要知足才是,因为单紫云见到西门复的机会比她还少,谁要单紫云文静又害羞,不像她胆子大,可以自己跑去找他。

  既然单紫云都没有怨言了,那么她这个小姨子如果再抱怨下去,就太不应该了不是吗?

  唉,真的好无聊喔,一个人荡秋千有什么意思,如果西门复能在她身后帮她推秋千的话该有多好啊!

  “彤云,我到处找不到你,原来你在这儿啊!”单紫云身着一袭紫色衣裳,手提着一只竹篮,出现在她的面前。

  “姐姐,你找我有事啊?”

  单彤云觉得紫云真的是好美,紫色真的很适合她喔!

  “我要拜托你一件事,你帮我把这些点心送去给西门大哥好吗?”单紫云把竹篮递交到她的手上。

  单彤云一听到这竹篮里头装的是点心,肚子立刻咕噜咕噜的叫了两声。“哇,看起来好好吃哦,我也要吃。”

  “我做了很多,你先帮我送去,回来再吃吧!”

  单彤云嘲着小嘴说:“你为什么不自己送去,这是你亲手做的耶!”

  单紫云害羞的说:“我怎么好意思自己送去嘛,还是你去好了!”

  “哦,你会不好意思,我就不会不好意思啊!”这是什么歪理嘛,单彤云鼓起腮帮子抗议!

  “哎哟,你是小孩子,人家不会在意的啦!”单紫云拉着她的手,细声哀求着:“你不是很喜欢去找西门大哥的吗?我这是给你机会耶,反正你又没什么损失,去啦去啦!”

  “可是……”单彤云是很想去啦,不过嘛……

  单彤云把竹篮交回到单紫云的手上。“我看我还是不要去好了!”近来她变得很怕看到西门复,就连想他都不太愿意。

  “为什么嘛?”单紫云完全不了解妹妹复杂矛盾的心情,所以还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篮子往单彤云身上塞去,然后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姐姐,你不要跑哇:”单彤云重重地跺脚,“好诈哦,你不回来我就把篮子扔掉哦[”

  她的威胁对单紫云起不了任何作用,因为单紫云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单彤云万般无奈的看着竹篮,自言自语:“算了,看在点心的份上,我还是跑一趟吧!”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单家和西门家的距离还算近,只要走过两条大街、两条小巷,再走一小段路就可以到达了。

  单彤云提着单紫云亲手做的点心走呀走的,忽然问,她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彤云,好久不见啊,你是来找我的吗?”

  这道声音是……单彤云听到这道声音时,眉头本能的就紧蹙了起来;没办法,谁教这是她讨厌之人的声音呢!

  她无奈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果然让她看到西门彻摆出一副很潇洒的模样,毫不畏惧的坐在树干上头。

  她一看到他就觉得很无力。

  很奇怪,明明他和西门复是两兄弟,又长得有七分像,可是她就是没有办法像喜欢西门复一样的喜欢西门彻。

  她喜欢西门复,和西门复在一起的时候她觉得好快乐,可是当她和西门彻在一起时,她只有想逃开的感觉,这么说也许对西门彻不公平,可是她真的不喜欢他,一点也不。

  西门彻一个漂亮的翻身,不偏不倚的落在她面前。

  “咦,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他的手朝竹篮一伸。

  “不许碰!”她在他的手背上用力地打了一下。“这是紫云特地为西门复做的点心,没有你的份,走开啦!”

  “是紫云要做给我大哥的?”西门彻好生羡慕的说:“我大哥真是好福气啊,真羡慕他有紫云这么一个体贴的好妻子。我说彤云,你什么时候也做点心给我吃啊?”

  “你再等一百年吧!”单彤云挥开他的手,“别挡路,我赶着去你家呢!”

  “每次你都只找他不找我!”西门彻说变脸就变脸,一脸怒容的对单彤云说:“我大哥早晚会变成你的姐夫,你巴结他干什么?我长得比他好看多了,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多看我一眼呢?”

  “你会长得比西门复好看?你别笑掉别人的大牙了!”单彤云笑个不停。“嘻嘻——真是笑死人了!你自己从来都不照镜子的吗?就算是瞎子也看得出来西门复比你长得好看,你呀,吹牛当心吹破了牛皮,我劝你还是回家去照镜子,看清楚自己的真面目吧!”

  “彤云,你太残忍了!”西门彻按着胸口,痛苦的说:“我是这么的爱你,你却这样对我,彤云,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冷淡呢?”

  “这还用问吗?因为我讨厌你呀!”

  “哦!”西门彻承受不了这个打击,所以瘫坐在地。

  “老天爷,你为什么待我这样残忍啊,啊!”他痛心的发出一声声的哀号。

  见状,她知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趁西门彻犹在怨天尤人之际,单彤云咻的一声,溜之大吉了!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因为怕西门彻追上她,单彤云卯起劲来跑,总算在西门彻追上她之前让她到了西门家。

  西门家的下人告诉她西门复现在人正在书房里,所以她就自个儿跑到书房找他了。

  她敲了敲门,书房里传出西门复的声音:“是彤云吗?你自己进来吧!”

  真厉害,只听到脚步声就晓得是她了。

  单彤云笑容满面的开了门走进去。

  “西门复,我带了……”

  “对不起,你先坐一下,我得先把这些帐目对好才行。”就快被案上左一堆、右一堆的帐本淹没的西门复,头也不抬的对她说。

  单彤云这下子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看他忙得不可开交的模样,她怎么忍心在这个时候打扰他呢?

  好吧,等一下就等一下吧!

  她乖乖的坐在他对面,耐心的等着他忙完要做的事。

  她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

  哼!

  单彤云的脸色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是用难看两个字就能形容的,半个时辰耶,他居然让她等了半个时辰,真是不要命了!

  难道生意比她还要重要吗?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啊!为什么人长大后就都变得不一样了,他变得冷漠、变得实际、变得沉默寡言。

  他变了好多,她和他之间的距离真的是愈来愈远了,而且她也愈来愈不了解他。

  可是,她对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喜欢,不对,应该说是愈来愈喜欢。

  愈不能和他在一起,她对他的思念就愈深,这让她感到害怕。

  她以为自己可以永远把他当成大哥哥看待,但是现在她发现情况好像不是这样了……

  看着他专心工作的模样,她烦躁的想:可恶,我为什么会喜欢这种冷漠无趣的人呢?姐姐也是,为什么要喜欢他呢?还为他下厨做点心,真是不值得啊!

  她愈想愈气,一古脑儿的就把竹篮子往西门复的头上丢过去。

  西门复不愧是练家子,根本没有抬头,只伸出一只手就把竹篮子从半空中拦截了下来。

  “你想要暗杀我吗?”他抬眼微笑的看着她。

  “对,你怎么没有死啊!”单彤云嘲着小嘴,小脸因为生气而涨得通红。

  “真是个孩子!”看她如此可爱的模样,西门复摇摇头笑道。

  “我才不是小孩子,我快要十六岁了!”她忍不住大声的抗议。

  “就算你二十岁了,我还是当你是小孩子,因为你就是这么的可爱。”他走到她面前,捏捏她肉肉的小脸。

  她拿开他放在她脸上的手,赌气似的说:“我说过我不是小孩了!”听到他还拿自己当小孩子看,她就满肚子的气。

  就算她跟他差了六岁,她还是希望能与他站在同等的位置上,就像紫云能与他平起平坐一样。再说,紫云也只大她两岁,他可以把紫云当成一个女人看待,为什么对她就不行呢?难道因为紫云比她美吗?她想应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吧,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怎么啦,生气啦?”西门复看到她眼睛突然泛红,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直觉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你不喜欢我说你还是孩子是吗?”他柔声的问。

  “嗯。”他温柔的语气让她止住想哭的冲动,抬起头来,她噘着小嘴咕哝:“有谁听到别人说自己像小孩子会高兴的?再说我真的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这么说分明就是瞧不起我嘛!”

  “天地良心,我怎么可能瞧不起你呢?”西门复赶紧解释误会。

  “真的吗?”她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

  “当然是真的!”他摸摸她的头,笑着说:“你从小就爱黏在我身边,而且是这么的可爱,我怎么会瞧你不起呢?我疼你都来不及了!”

  单彤云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小声的说:“如果我不是紫云的妹妹,那你还会疼我吗?”她想到如果他和紫云没有婚约关系,那她和他之间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是比现在还好,或是比现在更坏呢?

  “我疼你跟你是紫云的妹妹有关系吗?”西门复用不解的目光看着她。

  “当然有,也可以说是没有啦!”单彤云说出口的话之所以会矛盾,那是因为她的心情也是矛盾得很,所以她不知道自己想问他什么,更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看来这小妮子气还没消呢[

  西门复不想看到郁郁寡欢的她,想让她开心点,于是就说:“不要生气了,大哥给你赔罪吧!你说,你想要什么?大哥买来送你!”

  单彤云眼睛为之一亮,看来他特意讨好她的话奏效了。

  “真的?我说什么你都答应吗?”单彤云期待的看着他。

  “是的。”西门复看到她的笑容也跟着开心起来。

  “说吧,你想要什么?”

  单彤云认真的想了想。“我想要……你先把眼睛闭起来可以吗?”

  “要我闭眼睛?”西门复纳闷的看着她。“就只是闭眼睛而已?”

  “对,快把眼睛闭起来吧!”

  “好吧!”西门复虽然搞不懂她想做什么,不过他还是把眼睛闭上了。

  单彤云认真的看着合上双眼的他。

  她有多久没有这样子将他看得仔细了?好像好久、好久了!

  一方面是他们这一两年见面的次数减少了,另一方面是因为她长大懂事了,她不能像以前那样爱看他多久就看多久,她也有女孩子的矜持啊。

  在她专注的细察下,她发现二十二岁的他真的是个成熟的男人了耶!

  虽然他的五官和过去的他比起来并没有什么改变,可是他现在给她的感觉却和以前截然不同,现在的他好有男人味;以前看着他时,她除了喜欢之外,不会有其他感觉,但是现在……

  现在她的心跳得好快,她想用手碰触他的脸、摸摸他的浓眉,还有他漂亮的眼睛。

  “丫头,我可以张开眼睛了吗?”西门复突然出声让她吓了一跳,但这一吓也让她赶紧从自己所编织的美梦中清醒过来。

  天啊,我在做什么啊?他是我的姐夫耶,我怎么可以对他……对他想入非非呢?

  “你可以睁开眼睛了!”她用急促的语气说。

  西门复张开眼睛,马上就看到一张红通通的苹果脸。

  “你的脸怎么红了?”他笑看着她,“说,你趁着我闭起眼睛时想了什么,还是做了什么?”

  “我……没有啊!”单彤云摸摸自己发烫的脸颊,好想立刻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明明就有。”他轻抚她的脸,但这个不经意的举动却让她的脸更发热了。

  “你还没有说要我送你什么东西呢!”他提醒她。

  “送我什么……”单彤云害羞的看着他,突然有股冲动想对他说:把你自己送给我吧!

  啊,不行哪!她用手捂着脸,咒骂自己怎么可以有这么龌龊的想法呢?她真该死啊!

  “怎么了?蒙着脸做什么?”西门复看她的脸一下子红,一下子又被蒙住,简直让她搞迷糊了。

  “你不要管我啦!”她从指缝间偷看着他,匆忙的说:“这篮子里的点心是紫云为你做的,你尝尝看吧!”

  她不敢再看他,像逃命似的冲出书房。

  “彤云!”西门复满脸的困惑,根本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单彤云走后没多久,又有一个人进了西门复的书房。

  “大哥,彤云呢?”西门彻一进来就问起单彤云在哪里。

  “她走了!”西门复一面吃着单彤云送来的点心,一面对西门彻说:“你要不要也吃一个,还挺好吃的!”

  “免了免了,这是你未来的妻子特地为你做的,你一个人慢慢品尝吧!”平日吊儿郎当的西门彻,用难得严肃的表情看向西门复。“大哥,我可是先把丑话说在前头,你是知道我对彤云的感情,你可不能对她下手哦,你若敢动她一根头发,我就……”

  “你给我等一下!”西门复用指责的目光,看着年幼自己两岁的弟弟。“是谁告诉你,我要对彤云下手的?”

  “你没有这个念头最好,我这不是胡思乱想,而是未雨绸缪。”西门彻振振有辞的说:“大哥,你也老大不小了,有些事情不需要我这个做弟弟的提醒你吧?你未婚、彤云未嫁,你们孤男寡女的最好不要常常私处一室,换句话说就是你们不要太过于亲密,要不然可是会被人说闲话的;你们最好保持距离,这样我也才能放心啊!”

  西门复点点头,“阁下的意思是,为了让你放心,我和彤云最好是一年才见一次面哆?”

  西门彻笑开了嘴,“这样当然是最好哆,大哥,我以为你很顽固的,想不到你一点就通!”

  “是吗?”西门复对西门彻笑笑,“我拒绝!”

  “大哥——”西门彻大叫。

  “叫什么?你给我住口?”西门复拿出兄长的架式,毫不客气的教训不知道什么叫敬老尊贤的西门彻:“你大哥的想法什么时候归你管了?你不要太过分了!要不要相信是你的事,我做事自有我的道理,彤云在我眼中永远只是个小妹妹,我不像你这么龌龊,整天想着要对人家怎么样。我跟她之间纯粹只是兄妹之情,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我不觉得我和她的关系需要做什么改变,这样你听清楚了吗?”

  西门彻张着一张嘴,说不出一个字,看来他是真的被西门复的气势给震慑到了。

  “你听清楚了吗?”西门复很不悦的又再问一次。

  “我……但是……”西门彻理不直、气不壮的说:“彤云长得漂亮,性情又讨喜,你叫我不要担心你会把她抢走,这怎么可能,而且彤云她本来就比较喜欢你,我会担心也是正常的啊!”

  “你这就是多虑了,彤云怎么会对我这个大哥哥有兴趣呢?你别忘了,我们相差六岁之多。”西门复从来不觉得单彤云对他有其他的感情,毕竟她才快满十六岁而已,她喜欢他是因为他是个可以信赖的大哥哥,对她来说,他一直是扮演兄长的角色不是吗?

  西门彻心想:相差六岁也可以谈感情啊,像我和彤云也差了四岁,我还不是爱上她了。不过这些话他只敢在心中想,要他说出来他可没有勇气,因为西门复肯定会赏他一记铁拳的。

  “算了,你对她没有意思就好了!”这时西门彻脑筋一转,想到一个不损人又可利己的好办法了。“大哥,我看你还是赶快把紫云娶进门吧,这样我安心,你也不用承受被我怀疑的困扰,这不是两全其美的方法吗?”

  他兴奋的说。

  “我现在并不打算成家。”

  西门彻马上被西门复泼了一桶冷水。

  西门彻不解的说:“为什么?你都二十二了,紫云也十八了,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早就该嫁了,她要是再不嫁的话,是会被说闲话的。”

  “只是说闲话而已,又不会少块肉。”西门复淡淡的回道。

  这是什么话?西门彻歪着头看西门复,心想这个怪人的脑袋瓜里到底装的是什么?是浆还是泥巴?

  “大哥,你该不会对紫云有意见吧?”西门彻不安的问。

  “我对她有意见?你是吃饱撑着,还是脑筋有问题啊?”西门复往西门彻的脑门上用力地一戳,“紫云人长得美丽,个性又温和,我怎么会对她有意见?她没有对我有意见就很不错了!”

  西门彻揉揉自己的头,不服气的说:“既然对人家没意见,为什么不赶快娶她进门呢?”

  “那是因为……”西门复说不下去了,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当年这个婚约是由双方的家长所订下的,那年他才十四岁,没想过要拒绝这婚事,也没有立场拒绝,毕竟从古至今有哪一个人的婚姻不是由父母决定的?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不是吗?

  照理说,已经二十又二的他对自己的终身大事应该颇感兴趣才对,可是他却没有,一点儿都没有。

  他这么谈然处之可能是他十八岁的时候,他父亲就把家中的产业都交给他管理的缘故;西门家产业的领域分布得很广,有木材、有布料、有酒、有米,还有一些有的没有的。

  这几年他跟在父亲的身边学习,还要到其他的市镇去查访,所以时间几乎都花在这上头,根本就没有想过和单紫云的婚约这回事。

  对单紫云、单彤云这两姐妹,他和单彤云反倒是走得还比较近,可能是因为单紫云较害羞、较胆小的缘故,所以他对她的认识有限。

  当然,他也拿单紫云当妹妹看待,但他倒是从来没想过单紫云成为自己妻子的真实性。

  “大哥,因为什么?你怎么不说了!”西门彻催促陷入沉思的西门复说完话。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西门复经西门彻这么一提醒,这才警觉到问题大了。

  老实说,他喜欢单彤云胜过单紫云,可是单紫云是他未来的妻子,这该如何是好呢?

  他看看西门彻,这才了解他为什么会担心他这个做大哥的会抢走单彤云了,因为他表现出来的态度,就是喜欢单彤云胜过单紫云啊!

  虽然说可以等成亲后再培养彼此之间的感情,但是对他来说,要他娶宛如妹妹的单紫云做妻子,是困难了一点;不,应该说是很困难,因为他对单紫云并没有让他觉得非她不娶的感情啊!

  唉,早知如此,当年不要接受这桩婚约该有多好,那他现在也不用烦恼了!

  “大哥,你倒是说话啊!”看到西门复连一句话都不说,西门彻整颗心就悬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的。

  西门彻好害怕他会说出:我发现我比较喜欢单彤云;真要如此的话,那西门彻可就一点胜算都没有了。

  “唉——”西门复一连叹了好几口气,“我看紫云的事以后再说吧!”看来他真的要好好想想他和单紫云的事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