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珍珠泪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珍珠泪目录  下一页

珍珠泪 第二章 作者:郑妍

  仁和宫——四皇子赵珣住的地方。

  “主子,属下打听到了!”黄凯刚从宫外走进来。

  “说吧!”赵珣啜口手边的热茶。

  “是。”黄凯说:“正和宫的下人告诉属下,太子和太子妃成亲两年多来感情似乎并不好,太子经常不在正和宫过夜,也很少见到他们夫妻俩一起用膳,还有人说他们之间的关系比陌生人还像陌生人。”

  “哦,有这种事?”赵珣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这个二皇兄是花名在外没错,可是太子妃长得貌美如花、清灵动人,居然还不能教他安分些,难道

  “太子在外面有女人了是不是?”他问黄凯。

  “这属下倒没有查到任何的蛛丝马迹。”黄凯笑着说:“主子你忘了,太子的心思比任何人都要来得缜密,就算他在宫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以他树敌之多,他也从来没有让任何人有机会抓到他的小辫子,不是吗?”

  “说的也是。”赵珣沉思着,“我二皇兄的个性我自然是清楚的,只是这件事让我不明白。”

  “主子是指太子妃的事吗?”

  赵珣的眼中闪着晶光,“你也看到了,不是吗?三天前她看到我的态度并不寻常不是吗?她的眼神、她的口气,你认为她像是第一次见到我吗?”

  黄凯想了一下,“不,属下认为太子妃看主子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自己的亲人似的。”

  “亲人?不对。”赵珣咧嘴一笑,“不只是亲人吧,难道你不认为她把我看成是太子了?”

  黄凯点点头,直觉也有同感。“属下也觉得事有蹊跷、就算太子妃和太子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太子妃看主子的眼神也太奇怪了,这实在有失她的身分啊!”

  “或许,她是情不自禁呢?”赵珣眯起眼睛。

  黄凯露出会心的一笑,想法和赵珣不谋而合。

  “又或者,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赵珣话出惊人的说。

  “主子,你的意思是……”

  赵珣的表情一变,语气森冷的说:“我的意思是说,这个圈套是他们夫唱妇随的杰作。你想想,我一回来赵珩人就不见了,留下这么一个如花似玉,让人看了我见犹怜的妻子,如果他真的有心要对我使出美人计的话,那太子妃对我的态度就不足为奇了不是吗?”

  “还是主子你想得透彻,属下甘拜下风啊!”黄凯当下对赵珣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两年多在外面闯荡果然是有帮助的,看,四皇子这会儿不是能早他一步想到这一层了吗?

  “不过我倒希望是自己想错了!”赵珣又说。

  “为什么?”

  赵珣笑而不答,因为他不想让黄凯知道他真正的想法。

  事实上他对珍珠并无敌意,就算他已经想到她可能是要陷害自己的人,他对她仍是一点敌意都没有。

  因为她看起来是这么的天真、这么的纯洁,他真的不愿意相信她和赵珩会连成一气来陷害他,更不愿意相信她会对他不利。

  只是,他不得不防备她;他不是不愿意相信她,而是她的身分让他无法完全相信她。

  就在此时,有人进到大殿向他禀报:“四皇子,太子妃来了!”

  赵珣和黄凯互看一眼,脸上都是惊讶的神情。

  “想不到她自己找来了!”黄凯更加相信赵珣的猜测,认定这个太子妃果然是别有用心。

  赵珣脸上漾着轻笑,让黄凯看不出他对这位不速之客的来访作何感想。

  “主子,你要见她吗?”黄凯问。

  “见,当然见啊。”赵珣转身坐下,“去把这位稀客请进来吧!”

  “是。”黄凯立即到外头迎领珍珠入内。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  com

  紧张不安的珍珠小心谨慎的踏着每一步,紧紧的跟在黄凯身后。

  她是真的很紧张,因为现在的她已经没了尊严、忘了自己的身分,也不听兰儿的劝,更不管会招致什么样的后果而不顾一切的跑来了,跑来见自己的小叔一面。

  她真的好不知羞不是吗?才三天的时间,她就压抑不了想见赵珣的冲动而主动找上门来了,也担心赵珣不知道会怎么看待她这个嫂嫂,他会把她看成是没有羞耻心的女人吗?

  是的,她是没有羞耻心,就因为见到一个和自己相公长得很像的男人,她的心就慌了、乱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满脑子想的只有他一个人,这个酷似她相公的人。

  她并不是要背叛赵珩,她只是想多看看赵珣几眼,想从他眼中看到赵珩永远不能给她的温柔,还想看到他的笑容,听到他与赵珩相似的声音。

  她真的没有别的企图,真的只是想看看他、听他说话、看他对她笑,真的好想再次见到他的笑容。

  “二皇嫂,欢迎你来。”

  进了大厅,如她所希望的,她看到了赵珣的笑容,那抹温暖她心窝的笑容。

  “对不起,我没有打扰到你吧?”她局促不安的望着他。

  “二皇嫂说笑了,怎么会呢?”赵珣说完使用眼神对黄凯示意,要黄凯马上和其他的宫女、太监退出大厅。

  偌大的店堂里,现在就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二皇嫂,请坐。”赵珣一面请珍珠坐下,一面亲手为她倒了杯茶。“二皇嫂,请喝茶。”

  “谢谢。”珍珠手握着那留有他余温的杯子,心头好像也跟着暖和了起来。

  “二皇嫂今日特地来找我,是有要事吗?”赵珣问。

  “也不是什么事,我是想说你才刚回来,说不定有什么事情是用得上我的地方,所以我就不请自来了。”

  珍珠说得挺心虚的。

  “原来是这样啊!”赵珣微笑的看着她那张红通通的双颊,心想:你到底是在玩什么把戏?特地到我这儿来对我挤眉弄眼、含情脉脉的,你是在试探我还是在考验我呢?

  这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看她眼神含醉,嘴角带笑,这分明就是在诱惑他嘛!

  还有,今天的她特地打扮过了,她画了眉、点了烟脂;淡施脂粉的她比上次他见到她时还要美丽、还要艳光四射,女为悦己者容,她这不是在取悦他、讨好他吗?

  赵珣的笑脸下有着说不出的失望,直觉自己看错她了,真正的她并不如她的外表那样的纯真。

  第一次见面时,她的失常或许令人感到突兀,但是却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真的长得像她的夫婿,她会对他另眼相看也是情有可原的。

  可是这一次她主动来找他,而且还是不改上次看他的眼神和对他的态度。如果她不是真的如他所想是要对他施展美人计的话,那她就是个水性杨花,捺不住寂寞的女人。

  既然她把他看成是赵珩的替身,那他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她都已经不顾自己是太子妃的身分,他何不成全她的心愿呢?

  赵珣的脸上带着一抹邪笑,走到珍珠面前站定。

  珍珠的水眸瞪大,瞧见他这副笑容顿时让她心生不安。“赵珣……”

  “珍珠。”他故意唤着她的名字。

  珍珠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你叫我?”

  “你的名字不就叫作珍珠吗?”赵珣的眼神好温柔,举起手在她脸上轻碰了一下。

  珍珠被他这个举动给吓到了,慌张的向后退去。

  “怎么了?你不是希望我这么做?”赵珣柔声的询问她。

  “不。”珍珠摇头,觉得他真的把她吓着了。

  她来找他真的只是想看看他,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你在怕什么呢?”赵珣眼中闪过一丝戏谑的意味,认为她戏演得真好。

  他抓住她柔弱无力的小手,然后用力一拉。

  她啊的一声倒进他的怀中,不停挣扎的身体也牢牢地被他圈住。

  “赵珣,你不要这样,快放开我。”她的眼眶流出了泪,湿润的黑眸更是无助的看着他。

  “不要,不会吧?”赵珣笑看着她,“你不是希望我这样对你吗?”

  “不是的。”她挣扎得更厉害,直喊着:“求求你快放开我,万一要是让人看到……”

  “你都自己送上门来了,还怕被人看到?”赵珣擒住她乱动的下颚,低下头覆上她的唇。

  “呜——”珍珠的身子掠过一阵阵的战栗,惊惶不安的承受着他的吻。

  天啊,他在吻她,他居然吻了这张从来没有吻过男人的樱唇。

  感觉到她连心都在颤抖,赵珣虽然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霸着她的唇不放。

  如果她真的是在演戏的话,那他不得不说她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好到他真的想要相信她。

  她的反应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生涩胆怯,而那样好像这是她的初吻似的,但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不是吗?所以他只能说她的演技真的太好了,好到足以以假乱真的地步。

  算了,是真的也好,是作戏也好,总之现在他不想离开她的唇,因为她的唇是这么的柔软、这么的甜美。

  他的手扶着她的头,用他的舌仔细缠绕着她美好的唇型。

  听着她发出的嘤咛声,他心神为之一荡,继续往她的唇内进攻。

  他抑住她想逃的舌,与之深深纠缠。

  他用力地吸吮着她,强迫她享受两个人融和在一起的感觉。

  随着她挣扎的力量愈来愈弱,他感觉到她整个人已经瘫软在他的身上。

  他放开了她,抱着她虚软的身躯,心满意足的看着她那张比平日还要娇艳的小嘴困难的喘着气。

  她的眸光迷离、粉颊红艳,此刻的她真是娇媚极了。

  “二皇嫂,看你这个样子,好像这是你的初吻似的,这应该不可能吧?”他笑着问她。

  珍珠看着他,眼底很快地蒙上一层泪光。

  赵珣看出了她的愤怒,但他仍是冷静以对,并不想收回自己说过的话。

  这是她自找的不是吗?是她要他羞辱她的,她能怪他吗?

  珍珠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而且举起手用力地往他脸上挥去。

  他接住这只愤怒的手,“二皇嫂,你在生气吗,你是气我吻得不够久,还是气我只是吻你而已?如果你还想要的话,我可以……”

  “住口!”珍珠甩开他的手,绝美的脸上已是满布泪水。“如果你是存心要羞辱我,那么你已经达到目的了;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放心,我不会再自取其辱了!”;

  她用悲愤的双眸看了他一眼后,就哭着从他身边跑开。

  赵珣看着她的背影,纵使脸上没任何的表情,但是内心却为了她的泪水而激荡不已。

  只因她的泪是这样的逼真,这样的让人心碎……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珍珠在仁和宫内丢尽了脸,所以决定出仁和宫后不再继续让别人看笑话。

  于是她擦干脸上的泪,尽最大的努力不让心中的悲伤呈现在脸上,而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仁和宫。

  好不容易回到了正和宫,回到这个她最熟悉也最能让她安心的地方,顿时让她隐忍多时的泪水再度泛滥决堤。

  “太子妃,你怎么哭了,还有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啊?”受到惊吓的兰儿频频追问着珍珠。

  “我……我没事。”珍珠用手抹去脸上的泪,企图掩饰一切,可是泪水却愈来愈止不住。

  “你怎么还说没事?”这教兰儿怎么相信?她从来没有看过哭得这么伤心的太子妃。“太子妃,难道你是在仁和宫被四皇子欺负了是不是?”

  珍珠拼命的摇头,边哭边说:“他没有欺负我,是我自己活该,我本来就不该去找他的,是我自己不知羞而自取其辱,怨不得别人。”

  “太子妃。”兰儿看太子妃这么伤心也跟着伤心,于是握住她的手说:“太子妃你不要这么说自己,这并不是太子妃的错啊,太子妃只是情不自禁而已。”

  珍珠停止哭泣,无奈的苦笑,“我还有资格情不自禁吗?兰儿,我没有资格了啊,我到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把他看成是另一个人呢?我想我真的是疯了!”

  “太子妃你没有疯,你只是太爱太子了!”兰儿低声的说。

  珍珠又是苦笑,“连我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感情,你怎么会知道呢?现在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爱的人是谁,是那个对女人没兴趣的太子,还是深深打动我心的赵珣?我分不清楚了呀,兰儿。”

  兰儿一阵错愕,“不会吧,太子妃?”她惊叫:“难道太子妃……已经爱上了四皇子?”

  珍珠摇了摇头,“我并不清楚,但我知道自己对他、对他……”她看了兰儿一眼,幽幽地叹着气。

  “太子妃。”

  “兰儿,我该怎么办啊?”她含泪低语:“我是不是一个放荡的女人?为什么我会这么对他,我的心里为什么会有他呢?我才见过他两次面而已,而且为什么他那样伤害我,而我却还是、还是忘不了他呢?”

  “太子妃。”兰儿流下泪来,“这不是太子妃的错,如果不是太子冷落了太子妃,太子妃怎么会对四皇子有感觉呢?”她真的不认为是太子妃的错。

  珍珠用手绢掉脸上的泪,平静得看不出刚才她是这么的悲伤。

  “算了!”珍珠说:“反正事情已经结束了,不管怎样,我还是做我的太子妃,我还是他的二皇嫂,我跟他的关系就只能如此!”

  “太子妃,你的意思是要忘了四皇子?”

  “要不然还能怎样?”珍珠笑得悲戚,“今天我得到的教训已经够了,这本来就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我已经走错了一步,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可是……”兰儿担心的问:“太子妃,你真的能忘了四皇子吗?”她看得出来太子妃是真的喜欢四皇子,说不定比喜欢太子还要来得深呢。

  珍珠没有回答兰儿的问题,只抬起她湿润的双眼往窗外看去。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赵珣回宫已经一个月了。

  一个月过去了,赵珩还没有回宫,而赵珩的妻子自从那天被他强吻之后,也没有再出现于他的面前了。

  看样子珍珠已经对他死心了,不再对他“兴致盎然”。

  这样也好,虽然他用的方法对她来说是太残忍了些,不过如果她一直纠缠着他,那还不如像现在这样快刀斩乱麻,让她彻底死心来得好。

  只是事情却非他所能掌控的,她是不再出现于他的面前,可是他发现自己居然常常想起她。

  她那幽幽的气息无时无刻侵入他的脑中,不论是在白天或黑夜,甚至是在他的梦中。

  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梦见她的次数不下五次,而且梦境都一样,都是她在哭泣的模样。

  这些梦境很真实,真实到他怀疑现实生活中的她是不是真的为他哭泣?

  他虽然不相信她会为了他哭泣,可是他也没有理由相信她不会为他哭泣。

  毕竟他伤了她,不管她的动机为何,他是真的羞辱了她。

  他强吻她、用言语伤害她,这份罪恶感到现在还真的藏在他心中。

  他想,或许就是愧对她的罪恶感吧,所以才会让他经常想起她、梦见她。

  也只能这么想不是吗?要不然他还会对她有别的感情吗?这是不可能的,她可是太子妃,是他的二皇嫂,他不能对她产生其他的感情。

  这一天,他和几位皇弟皇妹,还有一些朋友一同在御花园赏花喝茶。

  说真的,在皇上所有的儿女中,除了太子赵珩特立独行之外,其他的人感情都很好,根本不会有谁算计谁的情况发生。

  算他倒楣吧,赵珩就是跟他不对盘,以前赵珩对他做过的那些事不谈也罢,可是现在赵珩居然把自己的妻子当成跟他对战的工具;他对赵珩是不满,可是对珍珠却是同情大过不满。

  不过同情是一回事,他是不可能会让她有机会帮她的夫婿来对付他的。

  过了半个时辰,有人开口对赵珣提出邀约:“四皇子,如果你愿意的话,能否陪我四处走走?”

  “四皇兄,人家盈慈都开口了,你还坐在这儿干什么啊?”五皇子推了推他的肩膀,态度暖昧的说。

  “是啊,四皇兄,你这一走就是三年,人家盈慈可是思念你思念得紧呢!”六公主笑嘻嘻的说。

  其他人也跟着起哄:“是啊,你们小俩口快去吧,我们不会打扰你们的。”

  “去吧去吧,好好的谈、慢慢的谈,谈到天黑也没有关系。”

  “你们……”李盈慈俏脸一红,不好意思再待在这里,只好羞赧地跑开了。

  “四皇兄,快追去啊?”五皇子笑道。

  “你们这些人!”赵珣没好气的瞪着他们,“人家是女孩子,你们说话也留点口德好不好?看你们把她吓跑了。”

  “我们怎么会没有口德,我们说的都是实话啊!”最小的九公主理直气壮的说:“大家都是一块儿长大的,盈慈对你的情意连愚者都看得出来,只有你这头大笨牛自始至终都当自己是局外人,笨哟!”

  “九皇妹说的是。”最一派正经的七皇子也开口了:“四皇兄,你离开的这段时间不知道害盈慈掉了多少泪,你说走就走,也不管人家会有多伤心,你呀!”

  “别再说了,我去找她就是了。”七皇弟说起教来可是一天一夜也说不完的,赵珣心想还是先走为妙,否则一个七皇弟他就应付不来,又怎么应付其他人呢。

  他很快地追上李盈慈,“盈慈,你不是要我陪你走走吗,怎么走得这么快?”

  李盈慈的小脸红通通,低声的说:“我看还是不要好了,否则让人看见,又要笑话我们了。”

  “你是说五皇弟他们吗?”赵珣笑着说:“别理会他们,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最爱胡说八道,他们只是跟你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吧?”

  李盈慈静静的看着赵珣,红唇动了动,像是有话要说。

  “你有话要跟我说?”赵珣问。

  “没有。”她不好意思的摇摇头、

  赵珣看她不说话也没有再追问下去,两个人只是安静的往前走而己。

  这个时候,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有道忧郁的目光正看着并肩而走的他们。

  这道忧郁眼神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至今还忘不了赵珣淘的珍珠。

  看到赵珣和李盈慈走在一起,这对珍珠来说是很大的打击。

  她知道李盈慈的父亲是吏部尚书,而她这位尚书之女人长得美丽端庄不说,听说学识修养各方面都有过人之处,和赵珣更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玩伴,感情深厚自然是不在话下;而这对金童玉女一直被大家视为一对恋人,小时候是如此,长大后更是如此。

  他们是好相衬的一对,不是吗:看着这样的两人珍珠的心就像让人狠狠地踩过似的。

  没想到,她对他还是有感觉;没想到,她还是忘不了他。

  是她自己一厢情愿就算了,没想到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竟然会这么的难受,这种感觉比赵珩冷淡对她还要教她难受啊!

  老天,她居然在嫉妒李盈慈,嫉妒她能做到自己无法做到的事,她也想和李盈慈一样站在赵珣的身边,可是她做不到。

  就在她脸色发白,几乎要喘不过气来时,赵珣看到了她,虽然只是看了一眼,就让赵珣感受到胸口一窒。

  再次见到珍珠让他心中百味杂陈,一时之间分不清楚这种感觉是喜还是怒。

  “咦,那不是太子妃吗?”李盈慈也看到了珍珠,便小声的对赵珣说:“太子妃的脸色很难看啊,是否身子不舒服,我们要不要上前去看看她呢?”

  赵珣目光锐利的看着珍珠,发现李盈慈说的没错,珍珠的脸色不但苍白,而且摇摇晃晃的身体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一样。

  他毫不犹豫,笔直的走到珍珠面前。“二皇嫂,这么巧,你也在这儿。”

  珍珠点点头,赵珣看似在关心她的表情让她的内心激动不已。

  我没有看错吧,他在担心我?这是真的吗,不是我在作梦吧?

  她好高兴,可是她也觉得好累。

  “太子妃,你还好吧?”李盈慈关心地问。

  “我很好。”珍珠只能说出这三个字,因为她突然失去了力气。

  一股晕眩感重重地袭向她,她再也站不住了。

  “二皇嫂!”及时接住珍珠瘫软身子的是赵珣,当他抱住她的那一刹那,他心里想的是:她好轻啊!

  珍珠勉强睁开眼睛,映入她眼帘的是赵珣那副焦急的神色。

  他果真在担心她!她微笑的闭上眼睛,瘫在他温暖的怀中。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