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珍珠泪 >
繁體中文    珍珠泪目录  下一页

珍珠泪 第一章 作者:郑妍

  前世——北宋年间

  这里是位于汴京城,皇宫中赵珩太子的住所——正和宫。

  在正和宫唯一的一座花园里,有道苗条清瘦的身影出现。

  紫色的衣裳将珍珠的脸庞衬托得更加雪白,绝美的容颜看起来清灵脱俗,就像她给人家的感觉一样,永远是那么沉静平和,好像这世间纷扰的事情都与她无关似的,她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是的,其实对年仅十八岁的珍珠而言,不管她的命运如何捉弄她、摆布她,她的确向来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她的父亲是为大宋立了不少汗马功劳的一名猛将,可惜她从未见过自己父亲的长相,因为他在她尚于襁褓时就战死了,她的母亲也因为承受不了这个打击而在半年内患病逝世。

  就这样,一个连话都还不会说的小孩儿,连自己亲生的爹娘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

  如果不是圣上念在她的父亲对朝庭有功而对她照顾有加,相信身为孤女的她不会有亲戚肯扶养她;如果不是皇上赐给她大笔财富,她相信自己仅有的亲人——舅父舅母不可能会待她如上宾,让她在他们家生活了十五年之久。

  皇上为她做的事还不只这一件,可能是觉得愧对她和她死去的双亲吧,在她十六岁那年,皇上作主为她赐婚;从这点就可以看出皇上对她的好,因为皇上把她许配给大她四岁的太子赵珩,她的身分也从名门之后摇身一变成了太子妃。

  从名门之后变成太子妃,从令人鄙夷的孤女变成受人尊敬的太子妃,有多少人羡慕她的际遇啊,命运的安排真是奇妙。

  在十六岁以前,总是一个人生活的珍珠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成为众人欣羡的对象,她以为自己会孤单的度过此生,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人妻,而且嫁的还是当今的太子。

  她曾经怨恨过自己的命运,怨恨老天爷夺走她的双亲,现在她还能怨恨命运吗?她还能怨恨老天爷吗?不,她已经得到最好的补偿了不是吗?

  她也以为是如此,一直以为孤单寂寞的自己终于找到一个可以让她依靠终生的对象,找到一个可以让她为他哭、为他笑,为他付出全部的对象。

  不曾爱过人也不曾被爱过的她心想,自己终于可以爱人也可以被爱了,也以为幸福就在眼前,等着她去撷取,但是……

  在洞房花烛夜,她终于见到了她渴望见到的人——赵珩。

  果然和她从别人口中听到的一样,他英俊的容貌和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是这么的出色,这么的令人迷恋,不愧是出身皇族之人。

  在他面前,她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她甚至认为如果不是皇上有心帮她的话,无论如何她都不能与赵珩在一起的。

  她可以说在第一次见到他时就把心给了他,因为他是她的爱人、她的相公,她知道自己将完完全全属于这个人,而她也完完全全属于他了。

  可是……她的美梦在与他共度的第一夜尚未结束时就破灭了。

  因为赵珩对她说:“虽然今晚不是适当的时机,不过这些话我必须在此时告诉你。珍珠,我接受父皇的安排娶你为妻,我亦是你名正言顺的相公,只是……只是我们必须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因为我无法与你行房,真正的原因你以后自会明白,这间新房以后就归你所有,我睡在别处。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只要你做个听话的好妻子,我也会做你的好相公,知道吗?”

  从那一晚起,赵珩就真的没有与她同榻而眠过。

  在外人看来,他们无疑像对神仙眷侣,除了他们和他们身边亲近的人,没有人知道他们私底下的关系或许连朋友都谈不上,就像是陌生人。

  这种独守空闺的日子过了两年,珍珠捧着一颗破碎的心熬了过来。

  两年前,一开始她以为是自己的错,她以为赵珩不跟她行房是因为他不喜欢她,他嫌弃她的出身,嫌弃她配不上他。

  她甚至怀疑赵珩外面有别的女人,所以才会视她为敝屣。

  一直到成亲半年后,她终于知道赵珩不与她行房的原因。

  有一夜赵珩难得在正和宫过夜,她因为想念他而在没有告知他的情况下,一个人偷偷的来到他住的院落。

  他的房门外没有侍卫或太监站岗,但却隐约传来暖昧的呻吟声。

  她惊愕的靠近窗户,看到了令她震惊不已的画面。

  她看到床上有两个人正纠缠着,一个是赵珩,另一个居然不是女人;映入她眼帘的是赵珩跟一个男人在床上……

  天啊,原来她的相公对她没有兴趣,是因为他爱的是男人不是女人啊!

  可怜她为他掉了多少的泪,痛过多少次的心,自责过自己千百次,可是原因竟然是出在她身上,而是出在她的性别上面。

  这会儿她终于可以不用做那个夜夜等着相公回来的女人,因为她永远等不到他的,他爱的不是女人,是男人啊!

  她对赵珩死心了,可是她仍然爱着他,她仍然渴望有一天他能开口对她说爱她。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的希望也愈来愈渺茫,愈来愈不可能实现。

  不,应该说是本来就不可能有实现的一天,是她太傻,傻得爱上一个永远不可能爱她的人。

  十八岁的她依然独守空闺,依然独自处于正和宫的冷清中。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太子妃,你怎么还在这儿啊?快跟我到大厅去等四皇子吧!”这时出现在珍珠身后的是宫女兰儿。

  兰儿小她一岁,珍珠嫁到宫里就由兰儿服侍她至今,两个人的感情就像姐妹一般。

  四皇子?经兰儿这一说珍珠才想起来,对了,今天是四皇子赵珣回宫的日子,赵珩两天前告诉过她,要她替他好好待这位同父异母的兄弟。

  赵珩把此事推给她,自己却下江南游乐;他这一走没有两三个月是不会回来的,她对这样的事情已经习惯,不过为什么赵珩特别叮嘱要她“好好”照顾小他两岁的赵珣呢?

  她听说的消息是他和赵珣从小就不和,也可以说这对兄弟的感情从来就没有好过,所以他才会跑出宫躲到外面去。那他为何还要把她拖下水呢?

  她真的不明白,她是赵珩的妻,理应站在赵珩这一边才是,她不理会赵珣才是赵珩所希望的不是吗?

  唉,她不明白他,从来都没有明白过他。

  “太子妃,我听说四皇子长得也很俊美,不输给太子哦。”兰儿一副兴奋狂喜的模样。

  “哦?”珍珠感兴趣的问已经飘飘欲仙的兰儿:“你这个包打听还听到些什么,说出来听听吧!”

  “是。”兰儿说:“奴婢听说四皇子小太子两岁,而且上一直都很喜欢四皇子,更有传言说,如果四皇子和太子一样是皇后生的话,那皇上肯定会立四皇子做太子。

  珍珠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人家要传太子跟他不和,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看样子赵珣的存在的确对赵珩造成威胁,要不然大家也不会广传他们两个不和之说了。

  “奴婢还听说了一些不利于太子的传言哦!”兰儿看看四周,确定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轻声的说:“有人说就是因为皇上太喜欢四皇子了,所以太子很担心自己的地位将不保,才会找各种机会来陷害四皇子,只不过四皇子运气很好,躲过太子的迫害。还有人说,太子他……”

  “兰儿,别说了!”珍珠厉声的打断兰儿的话。“这些话你可不要到处乱说,万一要真出了事你的小命就不保了,知道吗?”

  珍珠这是为兰儿好,宫里是非多,人心叵测,她怕兰儿这般口无遮拦,要是为她自己惹祸上身就糟了。

  珍珠的严辞厉声把兰儿吓着了,于是兰儿连忙说:“是、是,奴婢知道了,奴婢不敢再乱说,不敢再说了。”

  她没想到珍珠还是护着赵珩的,听不得别人说赵珩的不是。她对这样的珍珠有着道不尽的同情,像赵珩这样的相公她还护着他,她觉得珍珠真的是太伟大了。

  “太子妃,你对太子真好,他对你这么的……你还护着他,太子真的是人在福中不知福啊!”兰儿直为珍珠抱不平。

  “唉!”珍珠无奈的一笑,“这种事能怪谁呢,只能怪我自己今生与他无缘。”

  “这样对太子妃太公平了!”兰儿大声的说:“太子妃是这么的善良,处处替他人着想,可是太子他……为什么老天爷就只昔顾太子一个人。对太子妃却是这么的残忍呢?”

  “这都是命吧!”珍珠抬起湿润的双眼看向天空、正从乌云钻出的太阳光让她不禁眯起眼睛。

  不管乌云再多再厚,太阳总有露脸的时候,可是对她来说,她心中满布的乌云却永远没有散去的一天。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www.lyt99.com

  离宫两年多的赵珣终于在这一天回到宫里了。

  当年的他为了避开宫里太多的是是非非,避开这些不应该属于他的烦恼,所以他毅然决然的离开皇宫,离开汴京城。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走就是两年多的时间,当年那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已经不在了,回来的是一个成熟而足以应付一切的男子,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在外成为游子的那段时间内他学到的东西不少,也终于明白逃避不是办法,所以他选择回来面对一切;回来面对那个万般宠溺他的皇上亲爹,还有面对那个背地里处心积虑要扯他后腿的太子哥哥。

  如果不是赵珩,两年多前他也许不会这么坚定的要离开皇宫吧!

  赵珣到现在仍想不透,为什么这位年长他两岁的二哥眼中就是容他不下?父皇要疼爱谁是父皇的事,那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他也无意抢夺太子的宝座,可是赵珩却……

  当然,这些加诸在他身上的因都是赵珩背着父皇做的,他隐忍至今是因为他不想让父皇增加困扰,更不想让有心人士以为他和赵珩反目成仇是因为他觊觎太子的宝座,所以他能做的只有暂时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远走他乡。

  现在他回来了,看来势必又要掀起无谓的风波了。

  他一大早就回宫来了,而且一直都陪在父皇的身边,直到父皇提醒他应该要去见一见赵珩。

  基于礼节,就算心有不愿,他还是不得不前往正和宫。

  陪在他身边的是对他忠心耿耿的随从黄凯,在宫外的这两年多,他谁也没带,就只带了黄凯。

  “主子,等会儿见到了太子你可不要给太子脸色瞧啊!”黄凯很怕赵珣一见到讨厌的人,会隐藏不住厌恶的心情而给人家脸色看,加上赵珣才刚回来,要是又和太子扛上了可就不好。

  赵珣淡淡的说:“你放心,我还没有忘记他是我哥哥。”他会尽量不让脸上的表情泄露出自己的心事,况且他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对了,听说太子成亲了,不知道太子妃长得什么模样啊?”黄凯对那位未曾谋面的太子妃很感兴趣。

  “等会儿不就知道了。”赵珣语气平淡,看来他对自己的嫂嫂没多大的兴趣。

  到了正和宫,赵珣他们才知道原来赵珩已经出宫去了。

  赵珣心想:这么巧,该不会是在躲我吧?连父皇也不知道他出宫,赵珩这小子到底想做什么?

  “太子不在,不过太子妃人在花园里,四皇子要不要见我们太子妃呢?”太监问着赵珣。

  “好吧!”赵珣点点头,认为赵珩不在就算了,见他的妻子也是一样的。

  “那我去请太子妃。”太监转身就要前去。

  “不用,我自己去找她。”赵珣嫌这样一来一往太浪费时间了,所以他立即朝花园的方向走去。

  他的脚程极快,进了花园之后很快地就让他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听到有脚步声朝自己而来,珍珠和兰儿都转过身去。

  她们看到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走来,而且当珍珠看到走在前面的男子时,她整个人为之一惊。

  她没有看错吧,这个人怎么会如此的像赵珩啊?

  她专注的盯着他看,看得忘我又出神。

  看仔细了,她这才分辨出此人和赵珩的相异处。

  他不仅和赵珩的身高体型相似、肤色相似,就连脸部的轮廓也十分相像;严格来说,两个人最大的不同之处也只有眼睛和嘴巴而已。

  他的嘴唇比赵珩来得小也来得薄,如果说赵珩的丰唇是性感的,那他的薄唇则显得秀气许多,不过这也让他看起来比赵珩多了些亲和力,少了赵珩那种压迫感。

  还有,赵珩的眼型比较狭长,看起来比较深邃、比较有神秘感,而他的眼睛较大较黑,若一直看看他的眼睛,似乎会有种快被他吸进他黑亮眼眸里的感觉。

  她想她是真的被他吸引,因为她已经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也因为他是这么的像赵珩,她对赵珩的思念便不自觉的转到他身上了。

  就在珍珠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赵珣看时,赵珣也像是被她吸引而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她真的有十八岁吗?她看起来生嫩得很,秀丽的五官中含带着稚气,若说她只有十六岁他也相信。

  没想到这位太子妃是如此的年轻,而且长得那么美,真不愧是皇上看中的人;先不论她的身世背景如何,单凭这张脸就足够与他那位眼高气傲的太子二哥匹配了。

  只是,他怎么觉得她水漾的双眸中有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忧愁?她的眼睛是忧郁的,她的五官也是忧郁的,她织弱的身体看起来更是忧郁,不知道她说起话来会不会和她的人一样,带有一丝丝的忧郁?

  “太子妃。”看到珍珠看着对方已经浑然忘我了,兰儿不得不代表主子开口问眼前的陌生人:“你们是谁,怎么可以擅闯正和宫呢?”

  “我是赵珣。”赵珣的眼睛还是看着珍珠。“我想你应该就是我的二皇嫂,当今的太子妃。”

  他是赵珣?珍珠听到他的名字时才完全回神过来。“原来是你,四皇子。”

  “二皇嫂太多礼了,叫我的名字就行了!”赵珣欣赏的看着她错楞的模样,觉得她这会儿看起来很天真,好像年纪更小了。

  “赵珣……赵珣。”珍珠轻唤他的名字,不自觉的脸红了。“你长得跟太子很像,真的是很像。”他们两兄弟不但长得像,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很像。

  “哦,大家都这么说。”赵珣殉挑了挑眉,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不过,他的二皇嫂好像并不这么想,瞧她的小脸都红了不是吗?她好像很高兴有一个长得和自己夫婿很像的小叔吧!

  “二皇嫂,这位是我的贴身护卫,他叫黄凯。”他为珍珠介绍他身后的黄凯。

  “黄凯叩见太子妃。”黄凯对珍珠弯腰行礼。

  “免礼。”珍珠微笑的指着兰儿对两人说:“她叫兰儿。兰儿,还不快拜见四皇子。”

  “是。”兰儿正要行礼,赵珣挥手笑道:“免了免了,都是自己人。二皇嫂,我刚回宫,一时之间还不习惯这些繁文缛节,这会儿你就饶了我吧!”

  珍珠楞楞的看着他的笑容,根本忘了说话。

  她的记忆里不曾有过赵珩的笑容,也许赵珩笑起来的样子就像赵珣现在的模样吧?

  “太子妃,四皇子在跟你说话呢。”

  这时兰儿看到珍珠又失神了,她急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

  “哦。”珍珠对赵珣尴尬的一笑,“瞧我心不在焉的,赵珣,我们进屋里去吧,你都来这么久了,我这个做主人的连一杯茶水都没有送上。”

  “二皇嫂,没关系。”赵珣温柔的笑着,“都说是自己人了,二皇嫂何必这么客气?倒是我已经叨扰二皇嫂这么久了,那我这就先告辞了。黄凯,咱们走吧!”

  “是。”

  见到赵珣准备要走,珍珠顿时心一慌,脱口而出:“赵珣。”

  又来了!兰儿真的快晕倒了,她在珍珠身后拉了拉她的衣服,不过珍珠好像完全没有发觉,只顾着将注意力全放在赵珣的身上。

  “二皇嫂,还有事吗?”赵珣回过身来看着珍珠。

  “我……”珍珠心慌的看着他,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其实她并不是要对他说什么,她只是想多看他一会儿而已。

  “我知道了!”赵珣突然点了点头,笑看着珍珠,柔声的说:“二皇嫂是要告诉我你的名字是吧?是我大意,和二皇嫂说了这么多话连二皇嫂的名字都不知道,还是二皇嫂细心注意到了。”

  “是……是啊!”珍珠羞怯的低着头,那副娇羞的模样真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二皇嫂你的芳名是……”赵珣对此人是愈来愈感兴趣了。

  “我叫珍珠。”珍珠细声的说。

  “珍珠?”

  珍珠抬起头来,盈盈秋水透着不安。“很俗气的名字,是吗?”

  “不。”赵珣的嘴角泛起足以温暖她心窝的微笑。

  “是很美的名字,我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你。”

  “哦?”珍珠期待的看着他,“很适合我?”

  “是的。”他深深地看她一眼,“能拥有像珍珠般美丽的女人,二皇兄真是好福气啊!”赵珣说完话就离开了。

  “太子妃,别看了,人已经走远了!”兰儿叹了好大一口气。

  “你叹什么气?”珍珠帐然若失的看着地上。

  说来奇怪,赵珣一走,珍珠的心好像也跟着他走了似的。

  “奴婢能不叹气吗,太子妃?”兰儿哀声叹气的说:“奴婢知道四皇子长得像太子,可是太子妃也不能真的把他当太子看啊!刚才太子妃这样一直盯着四皇子看,四皇子会怎么想呢?他身边的黄凯又会怎么想呢?”

  “我……”珍珠垂下眼帘,知道兰儿说的话教她无从反驳。

  兰儿见她这模样,于心不忍的叹一口气,“太子妃,以后面对四皇子你可要小心你的言行举止啊,别忘了自己的身分,要不然奴婢怕太子妃会招来不必要的闲言闲语啊!”

  珍珠点点头,对兰儿感激的笑了笑。“谢谢你兰儿,我知道了,以后我会多加小心的。”

  兰儿说的对,她是不能忘了自己的身分;赵珩是赵珩,赵珣是赵珣,她不应该把他们两人看成是同一个人,而且她也不能忘了自己在这两个人面前的身分是完全不一样的。

  刚才她真的是太失态了,还好有兰儿在她身边提醒她,否则……

  “太子妃,起风了,我们进屋去吧!”兰儿说。

  “嗯。”

  跟在缓慢行走的珍珠身边,又看着她那寂寞的侧脸,兰儿心中不禁对她充满着同情。

  唉,可怜的太子妃,你这独守空闺的日子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呢?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