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错爱上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错爱上你目录  下一页

错爱上你 第六章 作者:可儿

  哇!钱银雅嘴里发出了轻叹声,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身下的座车,这像是开放式的轿子,两侧却加上了两个大车轮,由马拉车,轿帘是用特殊的织布,让坐在车里的人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情形,但是外人又看不清车里模样,车里人既可以坐得高高在上,又能好好的欣赏四周景致,而且跑起来俐落轻快,坐起来更是舒服。

  “银儿,看来你节很喜欢这座车嘛!”太后带着她同坐在车上,看她一脸的兴奋。

  “喜欢,这座车太让人喜欢了,我回富城后也要做一辆玩玩。”钱银雅连忙点头,中意这种与众不同的座车。

  “这座车是皇上为其太后发明的,因为太后很喜欢出门,但坐轿又会头晕,马车又闷得不舒服,所以皇上便命工匠做出如此特殊的座车供太后专用。”太后笑着解释。

  “想不到当今的皇上这么孝顺,那太后一定很高兴了。”钱银雅顺口回应。

  “太后当然很开心了,而且天下间也只有这么一辆座车,没有第二辆了。”太后嗓音温和的表示。

  “仅有一辆?!那一定很宝贝了,我能坐在上面真是荣幸……呃!”钱银雅蓦然停住话,转头睁大眼看着身旁的唐夫人。仅有一辆?那意思不就……不就……

  她还没完全反应过来时,座车已从京城大街转入进宫大道上,正经过一座有着众多士兵顾守的牌楼,就见全部土兵都跪地恭送座车经过,在这情形下,再迟钝的人也该明白唐夫人真正的身分了。

  “唐夫人,您……您是太后?!您真……真的是太后?”钱银雅愕然。

  太后慈颜而笑,眸子晶亮的看着钱银雅,“哀家想没人敢冒充太后吧!”

  “太后……见……过太后。”钱银雅轻喊,赶忙起身要行礼,被太后制止下来。

  “不用多礼、不用多礼,希望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亲近哀家,千万别为了身分而疏远哀家啊!”太后拉着钱银雅的小手吩咐。

  钱银雅点点头,“遵命,太后对银儿这么好,真教银儿受宠若惊。”

  “这是我俩有缘,银儿,哀家是真的很喜欢你,希望你可以留在宫中长久陪伴哀家。”太后笑着说。

  “谢谢太后的厚爱,银儿只是个普通民间女子,怎敢长留宫中,能进宫玩一趟便很开心了。”钱银雅漾着笑颜回答。

  “只怕情形不只是这么简单了。”太后轻笑低语。

  “咦?太后,您说什么?”她没听清楚。

  “没事,哀家只是想以你的绝俗之姿,一定会让整个皇宫将你轰动起来的。”太后话中有话。

  “太后,您太夸奖了,宫里的佳丽美人那么多,银儿怎么比得上呢!”她到皇宫只为了见世面,可不想沾上什么麻烦,也没想多逗留,玩个两三天就打算离开,然后也该要回富城了。

  太后笑着不再说什么,座车已进入宫里的范围,她便开始向钱银雅介绍宫里的事。

  虽已进宫,但是座车犹然行走了好一段路,才来到太后所住的慈秀宫。

  太后和钱银雅下了车,蝶衣、纹纹两个婢女也跟进宫来,明白唐夫人就是太后后,也吓了好大一跳,让钱银雅呵呵直笑。

  慈秀宫是太后的住所,除了华丽也很注重清雅舒适,包含了前园、后院、亭楼、书房,光逛遍慈秀宫就让钱银雅花了不少时间,待她想探索慈秀宫以外的宫殿时,已经是用完一顿丰盛精致的午膳后了。

  “银儿,出了宫门直走就是御花园,园里景致非常美丽,可以让你好好逛逛,若你怕会迷路,哀家也可让宫女陪着你。”太后说。

  钱银雅摇头,“太后,不用了,照您所说是很好找的地方,我不会迷路的,银儿出门了。”对太后行个礼,带着两个婢女愉悦的出门玩了。

  太后神秘地笑着,她已将人儿带入宫,剩下的就看皇儿怎么夺取美人心了。

  —     —     —

  “好大的花园!”

  “好大哦!”

  蝶衣、纹纹睁大了眼睛,连钱银雅也带着惊讶眸光看着这几乎见不到尽头的花园,这就是有天下第一园的御花园吗?果然很壮丽。

  即便现在是秋天了,但是御花园里还是能看到一簇簇艳丽不知名的花朵在盛开,让人感觉不到秋日里应有的萧瑟情景,花园中除了造形优雅的凉亭外,也有一些可供观星、赏月或吹风的楼宇,还有潺潺流水沿着水道绕流在御花园里,提供不少曲折通幽的美丽景观,每个转折角落都有景,真是美得教人赞叹。

  “这御花园真的很美丽,不过也唯有像皇宫这么大的地方才需要如此大的花园,这么大的花园只有一个好处,玩躲猫猫很方便。”钱银雅起了孩子心性,小时她最喜欢的游戏就是在府里的大花园里和哥哥、姊妹们玩躲猫猫,她可是个中好手呢!

  这话让两个婢女笑了出来,纹纹说︰“小姐,您该不会现在想玩躲猫猫吧?”

  “有何不可,这里是一片的花海,花与花之间有许多小径,很适合玩躲猫猫,那就我藏起来,你们两人来找我,若找不到我,就罚你们两人今晚不准吃饭,嘻!”说完,钱银雅立刻退入菊花园里,又迅速从小径穿出来到一片粉色花朵后。

  蝶衣着恼的大叫︰“小姐,您怎么可以说躲就躲起来,您要给奴婢准备的时间啊!”

  “小姐,小姐!”纹纹也忙叫着人。

  钱银雅从粉色花丛里站起身看着婢女,“我在这,你们已经准备够了吧,快来找我!”话才说完,她再次蹲下身,又往另一个方向跑开了。

  她在园里东转西拐,不时悄悄抬头看婢女找到哪,发现她们离自己所在的地方还远得很,她捂 

  着嘴慢慢的退出花海,打算到一旁的凉亭里休息,看她们何时才能找到她。  钱银雅边注意着两个婢女边缓缓往后退,嘻嘻,她轻笑,转身才想走开时,却撞入一个宽厚的怀里。

  “哇!”她的惊呼声被掩在一只大掌里。

  “小心,你一出声就会被找到哦!”有些耳熟的低沉男声在她耳旁响起,同时她的柳腰也被一只强壮的手臂揽住。

  钱银雅连忙抬头望去,入眼的俊逸面孔让她错愕,“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这里等你啊!”唐皇盯着她回答,她比想像中来得更美、更动人了,好柔软的身子,教他舍不得放开,将她搂得更紧了。

  “我是允了你当我的手下,但我需要你时自会去找你,你怎么可以跑来这里等我?!这儿是皇宫重地啊,你会被当成刺客拿下的,你赶快离开。”钱银雅焦急的赶忙要他走。

  “你在关心我吗?”唐皇露出了笑容。

  “你是我的人,我当然关心了,所以你快点走,我不想看你被抓起来,别磨赠了,快走!”这男人怎么对危险没有一丝的警觉呢,太迟钝了。

  唐皇轻声笑了,“哈哈哈……第一次听到有人将朕当成是她的人,但其实应该说你是朕的人才对,你关心朕,朕很开心。”

  钱银雅倒抽口气,“你……你竟然还假扮皇上,你疯了,这是要杀头的事啊,我不和你胡扯了,我现在就送你离开。”她干脆带他走。

  唐皇急忙抱紧冲动的人儿,哭笑不得,“小家伙,你好好看看朕,你如此的不相信朕,难道朕真那么不像一国之君吗?”

  钱银雅看着他,从头上的王冠到一身的绸缎锦衣,还有脸上气定神间的神情,她的心跳开始加快,舔舔粉红菱唇,低哑开口,“你……你真的是皇上?当今的……天子?”

  她舔唇举动让唐皇的心像被蜜蜂螫了下,又麻又心痒,更加贴近她轻语,“否则又如何能将唐皇令送给你呢,天下间也只有朕拥有那块令牌了。”

  钱银雅连做几个深呼吸才平缓心情,结巴地问︰“那我是……是不是该向你……呃……行……行大礼呢?”

  “这才是朕想要的礼数。”语落,唐皇不客气的攫住他朝思暮想的芳唇,一尝她的甜美滋味。

  钱银雅是反射性的闭起眼睛,感受到他唇舌的侵略后,她才意识到自己被吻了,这是她活了十九年来第一次被男人亲吻,太过震撼的结果就是一向机伶的脑袋瞬间变笨了,无法做出合理的回应,就让自己呆愣愣的任他汲取芬芳,夺走她的初吻。

  她果真好甜,比他所想的还要动人心魂,唐皇的吻更深了,急切的想抚平心里的渴望,而她笨拙的反应也让唐皇又恰又惜。

  许久之后,他好不容易克制激情,不想吓到他的宝贝,亲亲她的粉颊呢喃︰“银儿,朕好想你,好想你!”抱紧她,只想将她揉入自己的身体内,那她便会明白他心里有多思念她了。

  那隐含着欲望的低沉嗓音总算惊醒了钱银雅,恢复理智的她又羞又怒,大力挣扎想脱出唐皇的怀抱,也气愤的控诉,“你……你怎么可以这……这样做,就算你贵为皇上,没经过我的允许,也不准你侵犯我,你……太过份、太过份了……放开,放开我!”

  “我不会放手,这也不是侵犯,受到朕的青睐叫宠幸,是你的幸运。”唐皇笑着回答。

  钱银雅小脸涨红,“谁……谁要你的宠幸啊,我不希罕,也不要这份幸运!”

  “可惜从你收下朕的唐皇令后,就注定要做朕的人了,因为朕从不将唐皇令送给外人。”唐皇说明。

  哪有这样的事!钱银雅驳斥,“大不了我将唐皇令还给你啊,我不要了!”小手探向怀里想拿出令牌。

  “令牌还给朕,还是不能改变结果,只是让你更加的吃亏,因为唐皇令出无人敢不从,除了有号令群臣的能力外,更是个免死金牌,想一想,金牌在你手里似乎不妥,好吧,你将唐皇令还给朕。”唐皇反过来向她讨回令牌。

  在这情形下,钱银雅当然不会傻得交还唐皇令了,“我现在又不想将令牌还给你了,不过别忘了你赌局输给我的事,还答应要做我的属下,所以我才是你的主人,君无戏言,你不能反悔的。”她得意洋洋的提醒他。

  “哈哈……小家伙,和你打赌的人是冯平,不是朕,所以答应做你的属下的也是冯平,要提到国君的威信,朕却记得不久前的夜晚,朕亲耳亲到有人批判朕这个皇帝小子不过是承袭先人余荫,只是个放纵享乐的庸材罢了,还说皇帝小子连个小小的京城都管不好,要期待他能治国、平天下,简直就是笑话了,那朕是不是该将这个人抓起来好好教训一番呢?”手臂抽紧,唐皇脸色一整,摆出了天子的威严看着怀中女子。

  钱银雅瞪大了眼睛,她记性很好,自是记得自己说过的话,错愕地嚷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些话?你偷听我说话?”

  “朕那时又不认识你,怎会去偷听你说话呢?是上天惩罚你大放厥词时却被朕听个正着,小家伙,你说这笔帐又要如何算呢?朕记得造谣生事,尤其是造天子之谣是可以判很重的罪的。”唐皇故意吓唬她。

  钱银雅也不傻,眼珠儿一转就拿出怀里的唐皇令当护身符,“这时我就可以试试这令牌是不是真那么有用了,我有唐皇令在手,你不可以罚我的。”

  唐皇忍俊不住大声笑了出来,“银儿,你真是聪明得紧,不过唐皇令虽是免死金牌,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朕还是要罚你用你的一生来赔偿朕。”话里的企图心非常的明显。

  “只为了几句话就要限制人的一生,这简单是苛刻的律法嘛,太不合理了,我抗议!”钱银雅不服地反对。

  大掌抚着柔细面颊,唐皇笑得自得,“抗议无效,在朕听到你忤逆的话后,命运就已经将你与朕拴在一起了,你勾起朕的心又狡猾的溜走,让朕如此辛苦的找寻你,现在你终于来到朕的怀里,就没有任何事能阻止朕要你了。”

  在他迫人的气势下,钱银雅却可以感觉到他言语里深重的情感,令她心惊。不会吧,他们不过才见过一次面,怎么他就这样的认定要自己,她根本就没有嫁人的打算,尤其是嫁入皇宫,她才不想要呢!

  “呃……这应该是很重大的事,我想我们要好好沟通,前面不是有座凉亭吗?我们过去坐下来谈谈。”先设法摆脱人,再请求太后帮忙处理这事吧。

  “你若觉得累,我们就去休息。”唐皇不反对。

  钱银雅点点头,顺利闪出唐皇的怀抱,率先走向凉亭,在靠近凉亭时回头看身后的唐皇,突然指着他身后,“啊,太后,您也来了啊,”

  果然唐皇被引得回头往后看,钱银雅就乘机奔入花间小径躲藏,只要能甩开他回到慈秀宫,有太后帮她就没问题了。

  听到细碎奔跑的脚步声,唐皇便明白自己上当了,没有生气,只为她的顽皮无奈地摇摇头,不过也很有兴味的扬起唇角。

  “想玩躲猫猫吗?朕奉陪,等朕找到你之后,你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了。”

  男子的嗓音随着秋风传入躲在花丛后的钱银雅耳里,她暗地里做个鬼脸。那也要等你能找到我啊!在众兄姊妹里,她玩躲猫猫的工夫可是一流的,只要她不出面,她就不信他能找到自己。

  略略的抬起头,却看到唐皇竟然直直往出自己这儿走来,钱银雅吓了一跳,急急转移地方,数不清自己转了几次弯后,最后跑到一株树后面躲起来,再伸头探看,这次总算没看到唐皇在附近了,她才松了口气。

  仔细看清现在所在的位置,一整列排列整齐的树被修剪成一样高度,像两面平行的墙往前方延伸而去,她才发现这是树林所建成的迷宫,原来御花园里也有迷宫,那更好了,毫不考虑的深入迷宫,有这个防线,肯定唐皇就更找不到自己了。

  “喂,我在迷宫里,来找我啊,呵!”还挑舋的放声叫喊,让他听到却找不到自己,气死他最好。

  钱银雅在迷宫里转转逛逛,算算时间差不多,该回慈秀宫了,开始找路离开。

  只是所认定能离开的路在转了转后竟然都是死路,让她不禁秀眉蹙起,也发现这座迷宫大得吓人,似乎永远都走不完,慢慢的她闲适的心情没了,渐渐紧张了起来。

  不会吧,难道她迷失在迷宫里了?迷宫里的树墙比她的身高来得高多了,她怎么跳跃也无法看到树墙的走向,她想爬上树墙找路,但是才要行动手就被刺伤了,看清楚后才知道这树墙里含着刺枝,无法攀爬,她只能在迷宫里乱跑乱闯,折腾好一会儿,还是没找到出路,她已经累得气喘了,咬咬唇明白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不得已,她只好放声大喊。

  “喂,我在迷宫里,谁来帮帮我?有没有人听到?我迷路了,出不了迷宫,救命啊,谁来救命?!”

  钱银雅听到自己的声音散了出去但又成了回音飘回来,她不知道外面人到底听不听得到,等了一会儿却没听到任何的回音,她更加惊慌了,顾不得输赢,她再大叫︰“皇……皇上,救我,我在迷宫里迷路了,你来救我,快点来救救我啊,皇上、皇上……”

  连续叫了许多遍,边叫边努力找路离开,可惜一直没有好消息传来,她还是被囚禁在迷宫里。

  看着望不尽的绿色树墙,钱银雅后悔自己莽撞的闯入,这下子可好,本要躲猫猫给人追,自己却躲迷路了,怎么办?若白天脱不了身,天黑了待在这里一定更可怕,她不要,想到她就心生恐惧了,发出的嗓音已经带着哭声。

  “救命,谁来救我,救命啊,皇上,你快来救我啊,只要你能救我出去,我什么条件都肯答应,救命、救命啊!”

  边喊救命边无助的乱走,就在她又被死路所阻转向另一条路时,却看到路底有个人影站在那儿,钱银雅高兴极了,急急的向那人跑去。

  “救命啊,我迷路了,请你带我离开好不好?”边跑边叫的来到那人身前,看他低着头一手擦腰,一手平举伸直,但对她的叫唤就是充耳不闻。

  钱银雅耐心的再说一次,不过那个人还是没动静,她大胆的推了推他,“请问……”才开口,就看到那人竟然直挺挺的往前倒下,她急忙避开,然后他摔到地上,一个球似的东西滚到了她脚边,竟然……竟然是那人的头!

  钱银雅的脸色霎时褪成青白一片,踉跄的往后直退,好一会才找到声音,惊声尖叫起来,“啊……”

  被吓破胆的她无心看路,边叫边没方向的乱闯,直至撞上了东西,她反弹摔倒在地。

  立刻她感到那东西也蹲下抓住了她,她吓得又打又捶的拚命挣扎,“啊,放开我,不要抓我,放开我,放开我!”

  但她的手却被制住,她整个人也被强制的抱入一个厚实怀里,“银儿,是朕,别怕,是朕啊,别怕,不要怕,朕在你身边,不怕、不怕!”

  这声音,还有紧紧搂住自己的力量,渐渐抚平了她的惊惶,抬头睁大眼看着唐皇,顿了顿,终于她“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紧紧抱住他,“皇上,皇上,呜……你去哪里了?你怎么没来救我?怎么没来救我?我好害怕你知道吗?我好怕,呜……”

  “朕很抱歉,朕知道你在迷宫里时,就赶着来找你了,但还是晚了一步让你受惊,对不起,不怕、不要怕,没事了,没事了!”抱着微微颤抖的身子,唐皇脸贴着她泪湿的面颊安抚着。

  “才不是没事,我差点就被吓死了,都是你害的,你讨厌,你可恶,你最坏了!”钱银雅娇气的将心里的恐惧怨怼都发泄在唐皇身上,根本就忘了他可是一国之尊。

  唐皇头一低吻住埋怨的小嘴,堵住她的话,也想让她静下心来。

  温柔的吻的确有抚慰的效果,当唐皇放开她时,钱银雅摸摸自己的唇,微嘟起小嘴,“你又偷吻我!”

  唐皇再啄啄她的红唇,“不,朕是正大光明的吻。”

  钱银雅想生气但没力了,而且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抓着唐皇的衣襟大叫︰“出人命了,刚才在前面我看到一个人想请他带我出迷宫,但我一碰他,他就倒下来了,而且还是身……身首分离,好可怕!”想到那模样,她不禁身子一颤,更加偎入唐皇怀中。

  唐皇搂紧她,眼里闪过一抹笑意,“不可能御花园里出了人命而没人知晓,走,你带朕去看看。”他要扶她起身。

  钱银雅连忙摇头,“不要,我被吓得力气全无,怎么走得动,想去看,除非你抱我去。”

  她的要求让唐皇扬起眉角,一般女子的拒绝一定是为了害怕,而她却是因为累了,果真是非同一般的人儿,但他乐得照办。

  “没问题,朕抱你去。”轻松抱起娇弱人儿起身往前走,她好轻又好香,是他抱过最动人的娇躯。“要再回去看尸体,你怕不怕?”

  钱银雅顺顺有些杂乱的发丝,“我不是没胆的人,只不过很容易受惊,现在冷静下来想一想─那人头掉下来时我并没看到血,应该只是个假人罢了!”

  唐皇心里更惊讶了,“你真是很特别的人。”

  “所以你才会这么喜欢我呀!”钱银雅抬头看着唐皇,情绪一平静,狡黠机伶的性子也恢复了。

  唐皇哈哈大笑,“没错,朕喜欢你,朕对喜欢的东西是一定要得到手的。”

  “霸道!”钱银雅抱怨了声,可是却忍不住开心了起来,她以为越有权势、自尊越强的男人是越不会说喜欢这类的好听话,没想到他却承认得那么干脆,这才是他们第二次见面呢,可以明白自己多有魅力了,呵……

  “到了,是那个人吗?”唐皇停下脚,看着地上的“尸体”表示。

  钱银雅转脸看着倒地的人,点点头,“就是他。”

  唐皇抬脚踢了下人头,头转动了下,换成脸朝上,那布扎的脸马上就指出了真相。

  “哈,我没猜错,果然是假人,但这迷宫里好端端的放个假人做什么?故意吓人吗?”钱银雅问唐皇。

  唐皇笑答︰“银儿,你看清楚那假人手掌上所写的字,就明白它的用处了。”他踢了下假人身体,让它也翻回身,摊开的手掌上写了两个字。

  “出路!原来这假人是要指出离开的路,不过乍然看到一定会被吓到的,把假人收起来,也将迷宫的树墙修矮些,这样迷宫既能好玩又不会迷路,也不会吓人了。”钱银雅顺口的提出建议。

  唐皇立刻就应允了,“好,就如你所言,朕让人改。”

  钱银雅反被吓了一跳,“你真要依我的话改?”

  “当然,只要你开心,朕愿意宠你。”唐皇露出俊尔的笑容,宠溺的亲了下她的额头。

  钱银雅脸又红了,很自然的偎着唐皇,受他疼爱的感觉和家人所给的怜爱竟是那般的不同,多了羞怯、脸红心跳和欢喜,是种好奇妙的感受,但是很令人喜欢,她喜欢被他疼爱。

  相依偎的走出迷宫,回慈秀宫的路上他们没有再交谈,但是情愫已经在他们之间生长茁壮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