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错爱上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错爱上你目录  下一页

错爱上你 第二章 作者:可儿

  “太后驾到!”悠长的通报声响起。

  唐皇拿笔的手一晃,奏章上多了道红色尾巴,微蹙起眉。不会吧,现在才刚过晌午,母后就找上门来了,不由得在心中暗叹一声,哎,真是误交损友!

  放下笔,起身离开书桌迎接。

  气度雍容的太后挽着手帕交易老夫人走入御书房。

  唐皇好声问候,“儿臣见过母后。”

  “老身叩见皇上。”易老夫人下跪要行大礼,唐皇连忙阻止。

  “老夫人不用多礼,赐坐。”唐皇扶着太后到椅子上坐下。

  “谢皇上。”易老夫人答谢后便在太后身旁坐下。

  “母后,您怎么来了?有事吗?”唐皇微笑问起。

  “皇上,哀家都带着静娘一起来了,你会不明白是为了什么事吗?”太后反问。

  唐皇作势思索了下,“哦,母后是指儿臣派佑天视察边疆这事吧?有什么问题吗?”

  “皇上,母后不相信你会不晓得煤人正送了批女子来和佑天相亲的事,在这种时刻你却派他去边疆视察,不是摆明了皇上你在帮佑天逃避娶妻的事吗?”太后挑明了说。

  这项罪太重了,压得唐皇赶忙声明,“母后,儿臣绝对没有这样的意思,因为九皇弟妹即将临盆,所以九皇弟要求儿臣另派他人去边疆巡视,佑天曾驻守过边疆,对军情事务熟悉,儿臣自是指派他替代前往边疆,没想到会误了佑天的婚事,让朕真对老夫人感到过意不去,抱歉。”

  易老夫人受宠若惊的急忙起身回应,“皇上,您别这么说,会折煞老身的,家事哪及国事重要,老身不敢有所怨言。”

  太后不太满意的看了眼皇儿,“皇上,难道边疆的事只有佑天懂,派别人去不行吗?你也明白做娘的人多想看儿子成亲,现在有了好机会男主角却不见了,你说这个相亲该怎么办下去呢?”

  问题丢到他身上来了,唐皇反应快的指出,“母后,儿女的终身大事本就该由父母作决定,找媳妇当然也由婆婆来选择就行了,佑天事母至孝,对于老夫人的抉择一定也不会反对,相亲的事还是没受到影响啊!”

  “咦?皇上这话倒说得很有道理,静娘,以佑天万般不愿娶妻的脾气来看,就算他真的留在京城里,一定也会对相亲的千金小姐们诸多挑剔,没一个中意外可能还会将人全给气走了,不会有好结果的,倒不如他不在,由你帮佑天挑选媳妇,这样不但省事,还保证能成事。”太后提出建议。

  易老夫人想了想,也觉得有理,“太后,这的确是好方法,若真照佑天的意思做,可能老身这辈子都别想有媳妇孙儿了,就如太后的意思做,太后,您向来眼光独到,老身大胆请求您能帮忙老身挑媳妇。”

  “静娘,那有什么问题呢,挑媳妇这事哀家很有经验,一定会挑个让你满意的好媳妇。”太后常嫌日子好无聊,现在有了事可以做,自是开心的答应。

  唐皇吃惊地连忙问道︰“母后,您真要插手这事啊?”有母后加一脚,那事情真的闹大了。

  “这是当然罗,静娘提出请求,哀家怎会袖手旁观呢,绝对会大力帮忙的。”太后高兴表示。

  唐皇赶紧找来理由,“母后,后宫的大小事都要由您来发落,您已经很忙了,哪有时间再管这件事!再说您还需要出宫去镇平王府,这更加关系到母后您的安危,不太方便吧!”

  “皇上,哀家早将后宫交给皇后管了,所以哀家怎会忙,是清闲得发慌。就算要出宫又如何,有禁卫军保护,哀家的安危绝对没事。哀家看你不是真担心母后,而是在顾虑佑天吧,因为只要哀家出马,那个小子肯定逃不了,真要乖乖成亲了。”太后一眼就洞悉皇儿的想法。

  被说中心思,唐皇脸上浮起一抹不自然,“呃……既然母后坚持,那儿臣就不再多说了,儿臣也希望此事一切顺利。”

  “这还差不多,皇上,那我们就不再打扰你了。静娘,我们回慈秀宫。”太后拉着易老夫人起身。

  “送母后。”唐皇执礼,看着太后和易老夫人离开,还听到她们边走边说。

  “静娘,我们可要好好商量该怎么做,那些姑娘的资料你可有带入宫里?”

  “有,老身让婢女收着,等会儿就呈给太后您看看。”

  唐皇揉揉额头。佑天,对不起,不是朕不帮你,而是情势比人强,你又选择逃避,后果自是要你自己来负责了。

  不过肯定有场好戏可以看,想到这,唐皇露出了狡狯的笑容,出声吩咐,“摆驾丽正宫!”

  处理国事的情绪被打断了,那就找他的宠妃放轻松。

  颀长的身影在护卫拥护下走向了后宫。

  —     —     —

  在镇平王府所派出的侍卫护送下,钱银雅一行人平安的到达了京城,车队浩荡的驶进王府,不过走在最前面的那辆马车却没跟入,在见到所有人车都进入了王府后,接到讯息的马夫一扬鞭,马车回到大街,最后驶入城中最热闹的客栈──云来阁。

  在最上等的厢房里,钱银雅优闲的喝着婢女所泡的碧螺春,将人都送入王府后她的责任就减去了一半,另一半只待将那些女子再送回富城便行了。

  “小姐,您为何不去古萃轩而要来云来阁呢?”纹纹不解的询问。古萃轩是钱府的产业。

  “每回出门都住在自家开的客栈酒楼里,受到殷勤的伺候,被捧得高高在上,实在没什么意思,换投宿别处客栈试试,感觉不是新鲜多了。”钱银雅粉颊上的小酒窝闪了闪。

  “是这样没错,但是可让李威、张武他们紧张极了,现在还在外面巡视环境,深怕小姐不小心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若在古萃轩里,他们就不用如此辛苦了。”蝶衣指出。

  钱银雅有恃无恐,“他们可是大哥亲手调教的护卫,武功好人又机警,我信任他们的能力。”

  “小姐,我们今晚就要去雷家赌场了吗?J纹纹问。

  “当然,我是迫不及待要去见识了。”

  钱银雅笑着掏出雪袖里那颗黑精石所铸成的骰子,沉甸甸的骰子在她手里却轻盈得像根羽毛,随着她灵巧的抛上抛下,而且每回落在她手掌上时,所显现的竟都是六点的那一面,六六大顺嘛,不只这颗骰子,天下间所有的骰子都会听她的话翻转到她所想要的点数,所以晚上雷家赌场是什么样的局面,她已经能猜得出来了。

  她已探听出,京城里有三大赌王,三人把持着京城全部的赌场,分别是雷家赌场的雷龙,薛大赌坊的薛虎,冯氏赌楼的冯平,称为赌界三巨首。

  既然有这么大的名号,她当然也要一一拜访,所以雷家赌场只是开端,她心里还有另一份野心在,她可不喜欢弱者称雄,如果三个赌王都败在她手里,或许她的赌场也该进驻到京城里来了。

  雷家赌场,白天就已经很热闹,在入夜后更是灯火通明,不论贩夫走卒还是有钱大爷都可以来这赌一把,试试手气也作作发财梦,毕竟没有人会嫌钱多,因为社会风气的富足开放,所以在赌场里也能见到不少的妇女,她们执起骰子下起注来的狠劲不输给男人,也是另一种的巾帼不让须眉。

  只是会来赌场的总是以三教九流的人居多,一般待字闺中的少女是极少会出现在这种场合,更不要说是个千金小姐了,所以钱银雅的出现立刻就在赌场里引起骚动。

  骚动的原因之一是,她不但带了两个年轻清丽的婢女在身旁,身后还跟着两位高头大马、气势稳健的护卫,这样的排场肯定她有不平凡的身分,教人好奇她到底是谁。原因之二便是她脸上戴了层面纱,遮去了她的真面目,但是她窈窕的身躯令人遐思,一身脱俗出尘的气质更教人着迷,经过时所夹带的清雅香气魅惑了赌场里的老老少少,让人好想揭去她的面纱,一窥她是如何的国色天香。

  所以赌场里都静了下来,众人眸光全都目不转睛的跟随着她。

  钱银雅明白自己的出现会是注目的焦点,在这里她就不喜欢被人一脸色相的盯着看,所以戴上了面纱掩住脸,赌场熟悉的气氛让她面纱后的唇角往上扬起,她就是喜欢这股带着投机和希望的感觉,可以引发人心最深处的野性。

  明亮眸子快迅的在场内转了圈,看出楼下场地玩的都是骰子,比大小、猜点数都有,喧哗声还从楼上传来,她在楼下众人追寻的眼神下信步上了楼,也相同的在楼上成了注目的焦点。

  楼上的赌具就有些改变,有猜点数的转轮盘,还有由黑白棋所变化而来的赌棋,甚至还有斗蛐蛐,真是包罗万象,把能赌的招数都想到了。

  “小姐,这赌场好杂,竟连蛐蛐都有,根本没有赌场该有的样子嘛!”蝶衣皱眉说起,她不喜欢这样的赌场。

  “纹纹,你说呢?”钱银雅问另一个婢女。

  纹纹也摇头,“奴婢也不习惯这样的赌场,虽然各式玩法都有,不过真的太杂乱了。”

  “那我们就到楼下真正的赌场吧!”钱银雅对楼上的场子没兴趣,带着人又下楼。

  才刚走下阶梯,就听到角落传来哀号声。

  “啊,又……又输了,这已经是第十把了,豹哥,你今晚的手气这么好,真把我给害死了。”

  钱银雅噙着笑,找到了目标,向角落那桌走去。

  “哈,老伍,是你一时运气不好而已,再来一盘,说不定这次就能赢回来了呢!”庄家黑豹好声诱惑着客人。

  “可是我没钱了,赊帐可不可以?”被称为老伍的人忙问。

  黑豹的语气马上转为疏冷,“老伍,你好不容易才将上回欠的钱还清,雷爷指明你不能赊贷,很抱歉,只等你有了钱再来光临了。”

  老伍只能垂头丧气的走向门口,差点就要撞上缓步而来的钱银雅,李威快一步隔开了他,没让他冒犯到小姐。

  钱银雅在桌边坐下,黑豹的胖脸上满是惊讶,没想到全场注目的焦点会来到自己面前,但随即就亮出笑容好声说︰“小姐是想玩骰子吗?可以、可以,不知小姐之前可有玩过,要不要在下告诉小姐怎么玩呢?”

  呵,这说法让蝶衣和纹纹大笑起来,纹纹边笑边说︰“庄家,我家小姐虽然不常玩,不过规矩都知道,你尽管开始吧!”不常玩的原因是找不到对手。

  黑豹没将婢女的话听入耳,一个女人又能懂得多少赌,看她是外来客,雷爷一向爱美人,说不定藉花献佛能让自己得到好处呢,嘿嘿!

  “哦,那在下就开始了,不知小姐要下多少银子?”

  钱银雅看了眼蝶衣,蝶衣马上从怀里拿出一千两银票放在桌上,“一千两。”

  黑豹吓了一跳,一千两不是小数目,但她既然出得了手,他这个庄家也不怕她,拿出相等的银票放在桌上,“此局比点数小,小姐先。”他把骰子移到钱银雅面前。

  钱银雅伸出纤白玉手,纹纹便从怀里拿出一个软丝织成的手套套在小姐右手上,接着就看到戴上手套的小手一把拿过桌上的骰子,随意的往上一抛,然后骰子准确的落在碗里发出叮当声响,怪异的事情发生了,碗里的三个骰子变成了两点,因为三个骰子都露出了一点那面,但是其中两个骰子竟然相叠成了一点。

  “两点。”钱银雅看着庄家,淡淡说。

  黑豹愣了一会儿。“哪……哪有两点的事?”

  “不然这叫几点呢?庄家。”纹纹问。

  这……黑豹摸摸头说不出来,看着神情不变的钱银雅,心里有了怀疑。难道这女人很懂赌吗?

  “庄家,换你了,你若掷不出比我家小姐小的点数就算输了哦!”蝶衣将碗推回庄家面前。

  要掷两点都已经不太可能了,还要比两点小,那岂不是痴人说梦话,他输了就要赔上一千两,那怎行,遂强硬的不肯承认,“不行,世上没有这样的赌局,不算,重来!”

  钱银雅举手制住婢女发难,点头,“可以,重来就重来,这次就由庄家先掷。”

  黑豹咬唇看看她,“好。”他就不信自己会输给一个黄毛丫头!大手抓起骰子两手合掌,在掌里摇晃了下大力甩入碗里。

  “一、一、二,四点。小姐,换您。”纹纹将骰子放到钱银雅手里。

  “小姐,扔出三个一点就行了。”蝶衣笑说。

  黑豹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钱银雅将手中骰子轻松的往上一抛,当当当三声后,碗里的骰子静止时正是如蝶衣所说,三个一点。

  “庄家输了。”纹纹不客气的将一千两银票收过来。

  “你还敢再比吗?”钱银雅看着黑豹。

  见到她眼里的笑意,黑豹怒得涨红脸,“没有庄家不敢的事,小姐要押多少银子,”

  “就桌上的钱吧!”钱银雅不在意地挥了下手。

  两千两!黑豹吞了口唾沫,不能被看不起,心一横也拿出两千两银票一推,“庄家跟,这回比大,小姐请。”他就不相信她赌运会那么好。

  钱银雅拿起骰子,不变的招式一抛一接下,骰子溜滴滴的在碗里转了圈落定,周围立刻响起惊讶和赞叹声。

  “六、六、六,三骰全开大,好厉害啊!”

  “实在太棒了!”

  全赌场的人都被吸引前来观看,大家都没想到这个似仙人般的小姐竟然赌技这么好,实在太教人讶异了。

  “豹哥,换你了。”

  “庄家,面对美人你可别太狠心啊!”

  “谁输了就要损失两千两银子,天啊,这可不是笔小数目呢!”

  七嘴八舌的声音让黑豹额际冒汗,手心里的骰子也像烙铁般烫手,他现在才明白自己是遇上行家了,这女人绝不是简单人物。

  “庄家,快啊,你还在等什么,快掷骰子啊,快!”观看的人见庄家迟疑,不耐的催促。

  “好啦,别催,催什么催啊!”黑豹不悦的看看一群讨厌的观众,被人这样盯着真不是件愉怏的事,看看手里的骰子,不出手也不行了,但又非赢不可,那只能如此做了。

  黑豹的脸色转好,两手摸摸衣袖、扯扯袖回,再微笑开口,“好了,我要扔了。”

  骰子离手,在碗里跳了两跳静止。

  “喝,庄家也是六、六、六,按规矩平手就算庄家赢,这两千两银子庄家收起来了。”开心的伸手要取银票,却有人比他速度更快大手压在银票上。

  黑豹收起笑脸,瞪着那女子身后的护卫,不高兴地叫道︰“愿赌服输,怎么,想反悔吗?”

  “本姑娘最恨诈赌。”钱银雅看着黑豹冷冷出声。

  “诈赌”两个字立刻就惹来全场的惊呼声,因为雷家赌场挂出的保证就是不诈赌、不作弊,违反规定的人是要被处以断掌严刑的。

  黑豹冷静的看着钱银雅,“雷家赌场向来以干净清白著名,没人会诈赌,小姐可别信口开河。”

  钱银雅拿起其中一个骰子淡笑,“这些骰子的确做得真,不过它的重量骗不了人。”

  一滴冷汗自黑豹额上流下,但他仍是强做镇静地干笑,“哈,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小姐说这骰子是假的,假骰子内心是含铅的,小姐可以切开骰子,看清楚是否有含铅。”

  “对啊!”

  “没错!”

  “验假骰子是这样的验法。”

  “小姐不信就切开骰子检查啊!”

  周围人都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让黑豹暗自松了口气。

  钱银雅懒得说,将骰子丢给婢女纹纹,由她去解释。

  纹纹拿着骰子说明,“做假的骰子不一定要用铅,现在可以用白铁沙混入骰子中,就算骰子切开了也看不出端倪,然而一般的骰子每一面都应该是相同的重量,但是作弊用的骰子却在某一面的重量会特别重,好让骰子在掷出时,特重的那面翻底,而露出点数最大的那一面,要证明很简单。”

  纹纹将骰子随意掷桌上,果然见骰子滚啊滚的就露出了六点那面。

  “若有人不相信我的话,也可以出来试扔骰子。”

  纹纹要再拿回骰子时,黑豹却先将骰子抓回手里。

  “小姐口口声声说这是诈赌的骰子,如果检查过不是呢?小姐又要如何赔偿我?”黑豹边把玩骰子边问钱银雅。

  “你说如何呢?”钱银雅眨了眨没被掩住的眸子,模样俏皮的看着黑豹。

  黑豹心多跳了数拍,舔舔唇干哑回答,“那我当然要小姐“单独”向我道歉了。”嘿,再加上另外的企图。

  钱银雅轻笑,“可惜你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黑豹的手腕刚有举动,张武就出手,没让人看到他做了什么,只听到黑豹大嗓门的哀叫出声,“哇,我的手……我的手会断了,啊,好痛啊!”

  同时也听到骰子掉到桌上的声响,定眼一定,不止三颗,竟然从黑豹手里掉出了六颗骰子来,他想掩盖却已经来不及了。

  “作弊,真是作弊!”

  “太过份了,原来雷家赌场也会诈赌,什么清白、什么干净,骗人、骗人!”

  “说不定我一直输也是因为庄家作弊,这是欺骗,骗人、骗人!”

  那些输了钱的人都激愤的喊着欺骗,让赌场里的所有庄家、仆人都紧张了,赶忙唤来赌场的主人雷龙。

  雷龙被属下请出来,他是个三十多岁的大汉,一脸的阴沉内敛,一看便知道不是好应付的人,听完手下的描述,他来到黑豹面前寒声问道︰“黑豹,你是不是真诈赌?”

  黑豹整个人抖得像秋风里的残叶,腿一软便跪下讨饶,“雷……爷,小的该死,小的不是故……故意的,小的该死、该死……求您饶命,饶了小的,雷爷求您……小的求……求您!”叩头兼哀求。

  “黑豹,你该很清楚赌场的规矩,你犯了这么严重的错,罪无可恕。来人,拖下去砍了他的手!”雷龙面无表情地下令。

  黑豹吓坏了,拚命哭喊求饶,“不要啊,雷爷,小的再也不敢了,您别砍我的手,求求您,雷爷,求您、求求您啊,不要、不要,救命啊,不要,救命,谁大发慈悲救救我,救命啊!”死命挣扎不想被拖走。

  “慢着!”钱银雅开口。

  “小姐,很遗憾本赌场竟会有如此的败类,但这仅是他一个人的行为,在下可以保证雷家赌场绝对清白公平,在下也愿意用双倍银子来赔偿小姐,以代表雷家赌场的歉意。”雷龙有礼的向钱银雅道歉。

  “本小姐虽然厌恶诈赌,更不喜欢见血,你何不与我赌一场,我赢了就饶了他,但若你赢了,那我便付出双倍的银子。”钱银雅提出。

  蝶衣立刻再从怀里拿出两千两的银票,合著桌上的银票,就成了四千两银票。

  雷龙锐利的眼神轻扫过钱银雅,脸上升起淡漠浅笑,“如果这是小姐的要求,在下愿意奉陪。”

  哇,这话让整个赌场都鼓动了起来,雷龙是京城里的三大赌王之一,这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这么一个小姑娘竟然要挑战赌王,怎不教人惊讶,全部人都放下手边事,围到角落来了。

  “如何比试请小姐说明。”雷龙看着钱银雅。

  “我们就比谁的点数小,既然赌局是我提出,那就由你先。”钱银雅说完话,纹纹已经将骰子移到雷龙面前。

  雷龙已经听属下转述过眼前女子有将骰子相叠的能力,不敢轻敌,他将碗托在手上,只见碗飞快的旋转,听到碗里骰子叮叮当当的声响,然后碗从他手里平飞而出,安稳落在桌上,同时骰子也停下。

  哇!群众发出了惊叹,瞪大眼看着三颗骰子相叠在一起。

  “一点。”雷龙一脸的闲适。

  “呵,刚才我家小姐将骰子相叠,贵赌场的庄家还强说不算呢,没想到雷爷也来这一招,不过小姐绝对会大度量的承认就是了。”蝶衣取笑,打去了雷龙脸上的优闲。

  钱银雅拿过骰子,神情从容的将骰子往上抛,骰子落回碗里不断的旋转,等了一会儿才停下,结果一时间整个赌场都静默下来,接着才爆出欢呼。

  雷龙睁大眼看着碗里三颗用边角竖起如菱形的骰子,也有半晌说不出话来,竟然有人能让骰子站起来,太不可思议了。

  钱银雅笑道︰“这样的情形该算是没有点吧!”

  雷龙呆愣了一会儿才回神,哈哈笑道︰“小姐真是好赌技,在下佩服,这盘赌局是小姐嬴了。”他吩咐放了黑豹。

  “你果然守信。”钱银雅愉悦的点头,伸出右手,让婢女褪去了手套,再起身带着属下便要离开。

  “小姐不再玩了吗?”雷龙连忙询问。

  “欺负弱小不是我的作风。”娇脆的丢下回答,钱银雅步履轻快的走出赌场。

  雷龙脸色阴沉的回到内室,立刻就唤来保镖低声吩咐,保镖马上由后门离开。

  雷龙冷鸷一笑,没人可以惹了雷家赌场后还能全身而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