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错爱上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错爱上你目录  下一页

错爱上你 第十章 作者:可儿

  空气中飘浮着酒香,淡淡的气味令人闻之感到醺醺然,依然一身白色衣衫站在花园里的钱银雅深吸口气,经过几天的训练,她已经能适应这味道了,不像刚来时,时时都像在酒醉。

  这是钱府在北方最大的酒厂,属于镜哥管辖的产业,距离京城不远,只有半天路程,现在是她的容身之所。

  她明白自己的不告而别一定会引来唐皇的焦心大怒,他更会派人追回她,她不可能顺利回到富城,所以她选择了酒厂为落脚处,这是唐皇不会想到的地方,可以让她避过官兵。

  她不是故意要逃走,只想让他明白自己有多渴望自由生活,强逼她在宫里她永远不会快乐,在抑郁之下的感情也是无法长久的,她爱唐皇,不愿意这份真情被环境所破坏,若他爱她,就一定会想尽办法排除阻碍,使得他们能快快乐乐在一起。

  她原是很有信心的,只是她来到酒厂都半个多月了,京城里却没有任何消息传来,教她不免越来越心慌,难道他们的感情如此的禁不起风浪?

  脚步声走近,一件被风被在钱银雅身上。

  “小姐,这几天起风了,小心别着凉。”纹纹为小姐绑好被风带子。

  “派去京城打听消息的人回来了吗?”钱银雅问道。

  蝶衣点点头,“刚才回来了。”

  “可有探到什么事?”钱银雅语气有丝着急。

  蝶衣摇摇头,“京城里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公告栏上也没有任何的寻人启事,探子问过住在皇宫外围的民众,也没听到有禁卫军出宫找人的事,完全没有任何动静。”

  钱银雅脸上闪过一抹失望,沉默着。

  “小姐,您别和皇上做意气之争了,做皇上的妃子当然要住在后宫受官规管理了,您这不是在为难皇上吗?也和自己的幸福过不去,别再坚持了,我们回京城吧!”纹纹劝慰着小姐。

  “我的原则不会放弃,我不可能自动回京城的。”对这点钱银雅很肯定,真失去这段感情,她还是可以回钱府,过着和以往相同的生活,纵然心受伤了,但是可以用时间来疗伤,总会熬过去的。

  纹纹还想再说话,被蝶衣打断,“随小姐的意思吧,小姐一向聪明机伶,明白自己要什么,我们只要伺候好小姐便行,别再多话惹小姐心烦了。”

  钱银雅给蝶衣一个淡淡笑容,感情是人最珍贵的东西,她不能为外在的事委曲求全,她一定要坚持到底。

  只是她也有些茫然了,不知自己所坚持的真是对的吗?抬头看着秋日透彻的蓝天,只愿这份爱也有如此澄净清明、不受污染的时候。

  —     —     —

  晚膳后,钱银雅正准备沐浴,蝶衣匆匆奔入房里,呈上一封信。

  “小姐,府里有书信来了。”

  钱银雅连忙接过,打开信封抽出信纸观视,两大张的信纸全写满了。

  “小姐,信上写什么啊?”纹纹好奇地问。

  钱银雅看完信,边收回信封里边说︰“信是钗儿寄来的,她说府里大家都很好,我的赌场她也管理得有声有色,要我放心,还有爹娘和其他的夫人们都很惦记我,希望我能早些回富城。”

  “那有提到皇上是否有派人到府里找小姐吗?”纹纹问出重点。

  “这又不是很重要的事,为何要提到呢?沐浴水放好了吗?”钱银雅看着婢女。

  “小姐,水放好了。”蝶衣回答。

  “伺候我沐浴吧!”钱银雅将家书放在桌上,率先走向浴室。

  蝶衣拉住纹纹,小声警告︰“你别老提不应说的问题,让小姐不开心,知道吗?”

  纹纹点了点头低应︰“我知道了。”

  两个婢女虽然说得小声,钱银雅却全听见了,一抹落寞浮上了她的眸子,一切的事也该有结果了!

  沐浴后,她带着一身馨香回到内室在梳妆台前坐下,看着两个婢女为她拭干长发,恍然间,她想到的是他用厚实的大手拿着布巾轻柔的拭着自己的长发,还说︰“不爱朕伺候你吗?”那时的他笑得好温柔、好真诚,让她相信他是真心爱着自己,她唇角带笑沉醉在幻想里。

  那现在呢?钱银雅倏然清醒过来,抿唇闭了闭眼,现实为何要这么残酷?

  婢女拭干了发丝,也梳顺了长发。

  “小姐,要安歇了吗?”

  “再等一会儿,你们可以下去了。”钱银雅吩咐。

  “奴婢告退了。”蝶衣、纹纹走出房间。

  钱银雅手指卷着自己的发丝,看着镜里的自己,要一个月了,但他仍没有任何的动作,没派人打听她,也没找她,看来真是她将自己想得太重要了,以为自己的不见会令他着急不安,慌慌张张的出宫找寻自己,也会醒悟她是那么热爱自由,会想办法克服一切得回她的心,可惜所有的情形都是自己的幻想,事实全然相反,他不但无动于衷、毫无动静,甚至是对她不闻不问,原来爱情是在面对面时才会有的,当分离时就立刻消失,不留踪影。

  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眼泪却从眼眶里落下,她好想放声大哭,却不能哭,因为路是她自己选的,苦果便要自己尝,怨不得人。

  钱银雅用手背轻拭去泪水,这时却突然听到一种像鸟的奇异叫声,而这声音还有些似曾相识,她立刻跳起奔到吉边,她记得窗外不远有个水塘,然后,她看到有光芒在水上飘浮。

  难道是……不,不可能的……她惊愕住了,接着用最快的速度奔出房间,冲向水塘。

  越走近水塘,她的心跳就越快,但看得也越清楚。没错,水塘上放着一盏盏的水晶莲花灯,如同天上落下的星星一样,她的眼泪又开始氾滥了,在泪眼中出现了个高大的身影。

  “朕以为你会很高兴见到朕,不应该流眼泪。”在低沉的话语里,他走近哭成了泪人儿的钱银雅,伸手大力将她搂入怀中。

  “皇上!”钱银雅抱紧唐皇结实的腰肢,脸埋入熟悉的怀里呜咽。

  唐皇抱起她,沿着她来的方向走回她的房间,来到床边坐下,看到怀里人儿哭花了的小脸,轻叹口气,用衣袖为她拭泪,“你是怕会受到朕的惩罚,所以用哭先求饶吗?”

  钱银雅没回答还是只有哭,再见到他,她才明白自己有多想他,想到心好痛,想到愿意放弃一切的自由、原则,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好,她真的好爱他!

  看她哭个不停,唐皇所有的气怒都没了,只剩下满腔的心疼,拥紧她安抚道︰“别哭了,银儿乖,不要哭,你哭到朕的心都揪起来了,不要哭了,听话,别哭,别哭了!”低头吻吻她的粉颊。

  钱银雅控制住泪水,用水亮大眸子望着唐皇,哽咽问起,“你怎……怎么来了?”

  “你该问朕怎会找来这里的。你太小看宫里的探子了,不管你躲在哪里,都逃不出朕的手掌心。”唐皇回答。

  “那你……你是早就知道我在这里了?”

  “你离开京城的第三天,朕便知道你的下落了,没来抓你是想试试你对朕的感情有多少,可会受不了相思自己回京找朕,结果你却无情得很,一点都不想朕,若不是刚才见你哭得伤心,朕页会以为你是个没心肝的坏家伙呢!”唐皇显出是很想揍人的语气。

  “那你为何又来找我了?”钱银雅睁大的眼睛泛起一丝希冀。

  “因为朕没你那么无情,因为朕受够了相思之苦,因为朕不能再忍受你不在身边,有许多的因为,但最主要的因为是朕爱你,还有朕最爱说的话,你是朕的人,你这一生永远都是朕的人,你竟敢逃离朕,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都该死,朕要教训你,狠狠、狠狠的教训你一顿。”唐皇满脸的不怀好意,俯下脸用力的吻住了钱银雅,不客气的抓着她上床,有些粗暴的扯开她的衣裳,用唇用手尝着思念已久的甜美滋味。

  唐皇将所有的不满都化成行动,肆无忌惮的在娇美的躯体里找寻慰藉,燃起吓人的激情,但隐隐中还是保留着一丝温柔,让身下人儿也能一起沉醉在情欲中。

  许久之后,唐皇才放过人,钱银雅已经累得睡着了,看着她的睡容,他终于露出了这么多天以来的第一个笑脸。

  他不会再失去她的,不会再让她离开自己了,绝对不会!

  —     —     —

  身下一直传来轻轻摇晃的感觉,钱银雅低吟出声,将身子更加埋入熟悉宽厚的怀抱,继续安眠。

  不过那种晃动的感觉一直没停,终是引来了她的好奇心,打了个呵欠,她伸伸懒腰睁开眼,这一觉睡得好舒服,就像躺在唐皇的怀里。

  接着钱银雅发现自己真的偎在一个熟稔的怀中,马上也忆起了昨夜的事,急忙抬头望去,正对上一张温和的俊脸。

  “醒了!”大掌摩挲着细柔的粉颊。

  真是他在身边,钱银雅心里一片激荡,也日他一个灿然笑容,“早安!”探高脸吻吻他的下巴。

  唐皇的浓眉微扬起,“小家伙,你变了!”变得温柔了。

  钱银雅微微一笑,再注意到自己果然是在马车里,惊讶问道︰“我们要去哪?”

  “还用多问吗?当然是回京城了。”唐皇回答。

  “哦!”轻应一声。是啊,何用多问,一定是回转皇宫了。

  “怎么?不愿意吗?”唐皇抬起她的小脸。

  钱银雅抿抿唇,无语的摇摇头。她还能说不吗?

  “那你愿意住在宫里罗?不会再有麻烦的意见了吧?”唐皇问得更加深入。

  钱银雅眸子半合,轻叹口气,“我愿意!”只是语气里仍掩不住黯然失落。

  唐皇怎会看不出来,眼里净是宠溺笑意,却装出正经的语气宣布,“这样很好,朕也已经决定了,朕就封你为昊妃,与朕一同住在昊龙宫,朕再另赐一栋楼宇和一座别庄给你,楼宇是位于京城最热闹的中央道上,可以让你开赌场用,别庄则位于楼宇之后,是个足以比美宫廷的舒适庄园,做为你的居住处所,朕还另派有侍卫、宫女服侍你,也赐给你可以自由出门上街的权利,不过你有半个月的时间必须回昊龙宫陪朕,而朕需要你之时,你也一定要留在朕身旁,不准因为赌场而冷落了朕,你明白吗?还有……”

  钱银雅爆出又哭又笑的叫声,攀上唐皇的肩头,对着他的唇、他的脸就是一阵狂烈的亲吻,“明白、明白,我明白,皇上,谢谢你,我爱你,皇上,我好爱你,谢谢。”再多的言语感谢也表达不出她心里的激动,他还是顺她的意了,还是为了她而例外行事,也证明了他有多爱自己,令她欣喜若狂。

  唐皇制住像蚱蜢般动个不停的宝贝,对她的反应好笑又好气,“原来你将赌看得这么重要,朕不过让你能小玩一下,你就开心成这样,但朕话先说在前头,朕可不准你抛头露脸的直接上桌当庄家,你只是幕后的老板,能和你赌的对象只有朕,其余男人一律没资格,赌场也只是朕给你的游戏,朕才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切。”

  钱银雅用力点头,“我答应你,我一向也只是管事不露面的。皇上,你对我太好了,我爱你,好爱、好爱你!”贴紧他的脸,她感动得眼儿红了。

  唐皇温柔地拥着怀里挚爱,“银儿,朕也爱你,所以知道你偷偷离开京城后,朕除了生气外也很心疼,朕不愿对你的爱成为你身上的负荷,所以朕没有立刻去找你,而是在寻找能让你快乐又能留在朕身边的法子,最后朕划出了京城和皇宫间最近的联络捷径,在捷径那端为你建立了楼房、别庄,即使你不在朕身边,也不会离朕太远,朕想你时可以很快拥抱到你,虽然这算是委屈朕了,但只要你开心,朕也没意见。”

  泪珠滚落,钱银雅喜极而泣,语气哽咽,“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皇上,离开你的这段时间我的生活是一片空洞,我好想你,好想和你在一起,只是一直没传来你找我的消息,我以为你生气不要我了,所以我也不敢再去找你,打算回富城远远离开京城,以后再也不会踏入京城那块伤心地了。”

  “小家伙,朕纵使拥有后宫无数佳丽,但那些全是各地献上的美女,从没一个女子是朕亲自追来的,你是唯一例外,和你相恋后朕才尝到了爱情的喜怒哀乐,即便贵为天子也无法逃避那教人心痛的苦涩滋味,银儿,你对朕的重要性绝对超过你所想像的,为了得到你,朕自是要全力以赴,铲除一切困扰,让你能和朕开心在一起。”唐皇看着她,眸里似一汪泓潭倒映着她的身影,也埋藏着无尽的爱意。

  钱银雅已经说不出话了,只能环紧她深爱的男人,小脸埋在他颈边,喃喃的诉说着她的爱意,她会爱他一生一世,来生来世,永生不变!

  她细碎的吻也从他颈边开始蔓延,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更是调皮的解开他的衣带,溜入衣下骚动他的胸膛。

  唐皇邪气的低声轻笑,“小家伙,你在表达谢意吗?”

  钱银雅却媚眼一挑,妩媚回答︰“不,臣妾在勾引皇上。”

  如此的自称让唐皇呆了下,接着升起的是满心狂喜,他大手一转,将钱银雅置于身下,换成他主动攻击。

  “不行,是我先引起的呢,应该由我作主。”在反对声里,身为皇上的男人反被压在下面。

  “你行吗?”唐皇邪笑地看着爱玩的宝贝。

  “我可是个很好的学生呢,最大的本事便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语落,檀口封住了薄唇,将以往他对自己所做的事加倍奉还。

  反正到京城还有大半天的时间,够她温习以往所学到的技术了。

  马车踏踏的声响掩去了车里戏谑笑语,今天的天空异常的蔚蓝清澈,有如这段清明纯净的感情,不再有任何的瑕疵。

  通过考验的感情,除了纯美外,一定也更加能长长久久!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