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都是公主惹的祸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都是公主惹的祸目录  下一页

都是公主惹的祸 第四章 作者:郑妍


  苡柔没命的向前跑,眼泪不停的流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直到有人拉住她,她才停下来。

  ‘公主,不!柔儿,你怎么哭了?’王灏看到苡柔一边跑、一边哭,连忙拦住她想问个清楚。

  苡柔泪眼汪汪的瞅著王灏,哽咽的说:‘我做错了吗?王灏,我是真心为他好才会对他说那些话的,又不是故意惹他生气,呜……他太过分了……’

  ‘啊?’王灏有听没有懂,他一头雾水的摇著苡柔,担心的问:‘柔儿,你说的那个他是谁?是谁把你弄哭了?’

  苡柔一边哭、一边气愤的道:‘还会有谁?就是那个该下地狱去的龙傲天。’

  ‘是龙傲天?’王濒语气紧张的问:‘他对你怎么样了?他是欺负了你还是知道你真实的身份?他……’

  ‘没有,他没有发现我的身份,他是……反正他就是该死,他说的话让我生气嘛!’苡柔眨眨泪眼,咬著下唇看著王濒。

  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王灏看了好心疼,恨不得拥她入怀。

  ‘柔儿,他对你说了什么?’王滪柔声的问。

  苡柔揉著湿润的眼睛,王灏温柔的声音让她更觉得自己委屈。‘不要再提他了,算我多管闲事吧!以后我绝对不再管他的事,他爱死还是爱活都随他,我不管他了!’她愈揉眼睛,眼泪就掉愈多,最后她忍不住又哭出声来。

  ‘柔儿!’王灏情不自禁抱住她。

  苡柔感激的看著他,她现在是最脆弱的时候,最需要有人安慰她了。

  在这个时候王灏的肩膀对她而言是这么的温暖可靠,她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尽情的哭泣著。

  王灏发抖的手环住苡柔颤抖的肩膀,两个人就这么抱在一起。

  就是这么凑巧,因为不放心苡柔的龙傲天此时追上来,正好看到这一景。

  龙傲天原本担心的表情骤然涌上寒气,他冷眼看著在他面前相拥的两人。

  他老早就觉得苡柔和王濒之间的关系并非只是邻居那么单纯,果然没错!看他们抱在一起的样子很难让人想像他们只是朋友而已。

  看来已经有人安慰她了,他还多事干什么呢?

  龙傲天旋即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  ※  ※

  苡柔被龙傲天伤害的心不是一两天就能痊愈的。

  老实说,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伤心什么,她不认为自己会这么在意龙傲天对她恶劣的态度和对她说的那些话,可是事实就是摆在眼前,龙傲天的确是伤害了她,让她掉了好多的眼泪。

  原本当天晚上她就想打道回皇宫的,她再也不能忍受这种委屈自己的生活,她要恢复公主的身份,要过原本属于她的生活。

  不过她这个念头过一夜就消失了。不知道是因为没有达成皇兄交给她的任务,还是她还在生龙傲天的气不甘心就此离开,反正她现在又不想走了;她想留在清静山庄,想待在龙傲天身边,就算找不到他叛国的证据也没有关系。她现在满脑子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一定要找机会替自己出一口气才行,她要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可以让他随随便便就伤害的人;如果这口气不出的话,那她是不会甘心离开这里的。

  她用平常心继续伺候龙傲天,做他的丫鬟,而龙傲天也用平常心待她,两人之间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他们两人没事,可是有一个人却不能假装没事的样子,这个人就是被苡柔抢工作的红杏。

  红杏本来还抱著看好戏的心态等著看苡柔被龙傲天赶出清静山庄,她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想不到她居然失算了!

  过了一个月,苡柔非但没有被龙傲天赶出清静山庄,而且还继续霸著她的位置不放。她怎么可能容忍苡柔呢?自己干辛万苦才坐稳的位置怎么可以这么简单就拱手让人?不行,她不能便宜苡柔,她一定要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抢回来才行。

  她已经暗中观察苡柔一段时间了,除了苡柔和惠香、王灏走得比较近以外,她倒是没有发现苡柔其它的秘密;直到最近,她在无意问看到苡柔露出足以让她被赶出清静山庄的破绽。

  苡柔居然会武功!这是她亲眼看到的。她看到苡柔爬到树上……哦,不对!应该是说飞到树上才对,她看到苡柔飞到树上去采柿子,而且还在树干间跳过来、跳过去的。

  一般人是用爬的,不是用飞的吧!可是苡柔真的是用飞的,她比猴子遗要灵敏的跳上跳下,如果她不是会轻功的话,怎么可以这么做呢?

  红杏好不容易抓到苡柔的把柄,她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她当天晚上就把这件事说给龙傲天听,没想到龙傲天不甚在意。

  他用淡淡的口气说:‘就算她会轻功,那又怎么样呢?’

  红杏连忙说:‘少爷,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她会轻功就表示她会武功,她对少爷隐瞒自己会武功的事,不是很奇怪吗?她不让少爷知道她会武功,谁知道她在打汁么王意呢?说不定她……’

  ‘够了,红杏!’龙傲天不耐烦的打断她。‘柔儿会轻功并不表示她会武功,就算她会武功也不能代表什么,如果你因为这样就断定她会对我不利的话,那你未免也想太多了!’

  红杏没想到主子会帮苡柔说话,她不服气的说:‘少爷,我是担心你啊!防人之心不可无,现在柔儿是最接近少爷的下人,少爷信任她并没有错,可是少爷也不能不提防她呀,万一……’

  ‘不会有万一的!’龙傲天再次打断红杏的话。他沉声的说:‘如果真如你所说的,对我也不会造成影响。就算柔儿会武功又怎么样,你真的以为她伤得了我吗?我不想再谈论这件事了。红杏,你也该适可而止,要不然我会以为你是在嫉妒苡柔,才会说她的不是。’

  ‘我知道了,少爷。’红杏不敢再说,她知道自己再说下去的话,只会让主子对她的印象更不好。

  看来她得想个法子让主子知道把苡柔留在他的身边是件多么危险的事,她必须让主子亲眼看到苡柔会武功的一面才行。

  ※  ※  ※

  红杏很快就想到一个可以揭穿苡柔阴谋的奸方法了。

  她打算先去找龙傲天,约他出来见面,然后她在龙傲天出现之前把苡柔找出来,再用各种方法逼苡柔对她动武,这样稍后出现的龙傲天就会看到苡柔残暴的一面,如此她就可以顺利的把苡柔赶走了。

  ‘少爷,半个时辰后你可以到花园来吗?’

  龙傲天听到红杏这个要求当然会有疑问。‘为什么要我半个时辰后去花园?你有话现在就可以说。’

  ‘现在不方便说,少爷,你就依红杏这一次好吗?半个时辰后咱们花园见。’红杏不给龙傲天说话的机会,她很快把话说完就溜掉了。

  ‘这丫头神秘兮兮的,搞什么鬼啊?’龙傲天摇摇头。

  ※  ※  ※

  ‘红杏,你把我找来这里有事吗?’

  苡柔感到奇怪,红杏对她一直是不理不睬的,怎么今天会突然找她到花园来还说有重要的事要告诉她,今天的红杏有点反常哦!

  ‘哼!你就不用在我面前装了,人前人后一副好人的样子,你想骗谁啊?你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吗?’红杏成功的把苡柔带到花园后就立刻变脸。她现在就要用话激苡柔对她动手,只要忍耐一下龙傲天就会出现,到那时苡柔就完了!

  ‘你在说什么?’苡柔疑惑的看著突然对自己发飙的红杏,她对她做了什么吗?没有啊!她和红杏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红杏连话都不跟她说了,她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得罪她呢?

  ‘我在说什么?好,我就让你明白我在说什么。’红杏豁出去了,她要跟苡柔摊牌。‘你说,你刻意接近少爷到底是为什么?做丫鬟你有哪一点胜过我?真是不要脸!竟然霸著人家的工作不放;我警告你,你最好乖乖的给我收拾行李走人,要不然我就让少爷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告诉我,我自己不知道耶!’苡柔才不会让红杏唬住,她相信红杏只是空口说白话,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什么。

  ‘不会吧,我都说得这么白了,你还跟我装蒜!好,我就明白的告诉你,我知道你会武功。怎样?你没想到我会知道你的这一面吧!哈哈——’红杏得意洋洋的说道。

  说苡柔不吃惊是骗人的,她的确没想到红杏知道自己会武功的事,看来她以后真的要小心点,不能再让别人抓到她的小辫子了。

  ‘好,就算我会武功,可那又怎样呢?’苡柔故意用不在乎的样子面对她。

  ‘又怎样?我告诉你,你的问题可大了!’红杏不客气的对苡柔说道。‘一个丫鬟会武功又不敢让人家知道,一定是你自己心里有鬼!怎么,让我说中了吧!你给我老实说,你待在少爷身边是不是要对他不利?’

  ‘哼,少爷不会相信你说的话的!’苡柔斜睨红杏一眼,笑著说:‘你没有证据对吧?你以为少爷会相信你的片面之词吗?少爷又不是笨蛋,只有笨蛋才会相信笨蛋说的话。’

  ‘你、你的意思是我是笨蛋罗?’红杏本来想激苡柔生气的,没想到先生气的人是她自己。

  苡柔柔媚的一笑,‘我可没说,不过如果你一定要承认的话,我不会有意见;的。’

  ‘可恶!’红杏受不了了,她不假思索的朝苡柔一头撞去。

  不但如此,她还伸出两只手想掐她。

  可恶,我掐死你!红杏恨不得掐死苡柔,这样才能消她心头之恨。

  哼,敢跟我斗?苡柔很轻松的就闪过红杏想要抓她的手,当红杏再次冲向她时,她脚一伸便踢中她的小腿。

  ‘哎哟!’红杏吃痛的抬起被踢的右脚跳了两下,重心一个不稳,整个人就这样跌到地上了。

  红杏没想到在打到苡柔之前,自己反而先摔倒在地上,她的脸和她的手都好痛啊!

  ‘你还好吧?’苡柔笑归笑,还是很有慈悲心的把红杏扶起来。

  ‘不要碰我!’红杏狠狠地瞪著脸上带著笑容的苡柔,她心想龙傲天应该快到了吧!希望他能赶上看见苡柔‘虐待’她。

  ‘你敢害我摔倒,我不饶你!’红杏恶狠狠的说。

  ‘你还来呀?’苡柔摇了摇头,她觉得红杏可能有点疯了,难道她不知道她这样做是以卵击石吗?

  红杏猛地一个巴掌朝苡柔的脸上打去。

  苡柔看她卯足力气挥出这一掌,恨不得置她于死地似的,这让她对红杏剩下不多的同情顿时消失无踪。好,那她也要出手了!

  她制住红杏的手,在她脸上用力捏了一把。

  ‘你……’

  ‘你再不乖的话,我下次会捏得更大力一点,你信不信我会把你捏成大花脸?’苡柔冷冷的说。

  ‘呜——’红杏眼角的余光瞄到龙傲天的身影,马上放声大哭起来。

  ‘你哭什么啊?’苡柔这时也看到了龙傲天,她很快明白红杏为什么会无故带自己到这里来了。

  原来这是个陷阱,红杏打的如意算盘是要让龙傲天看到她对她动手,这样龙傲天就会相信她的话了。

  龙傲天奇怪的看著她们,他当然不明白红杏为什么会嚎啕大哭。

  ‘少爷,我……’

  红杏正要奔向龙傲天,不过她慢了一步,苡柔抢先挡在她和龙傲天中间。

  ‘红杏,你不要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哭嘛!’苡柔抱住红杏,并用力拍打她的背。

  ‘咳咳……’红杏咳个不停,她被苡柔打得说不出话来。

  ‘柔儿,红杏她怎么了?’龙傲天问苡柔。

  ‘她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少爷你看,她摔得脸都肿了!’苡柔指著红杏被自己过的脸颊对龙傲天说。

  龙傲天看了点点头。‘嗯!是有点红肿。’

  呜……红杏用怨的泪眼看著龙傲天,她咳得什么都说不出来啊!

  ‘少爷,红杏咳个不停,一定是刚才摔倒的时候岔了气,她得休息一下才行,还有她的脸也得上点药,我这就带红杏去上药。红杏,我们走吧!’苡柔扶著红杏,飞也似的离开龙傲天。

  ‘这丫头……’龙傲天看著苡柔跑得飞快的背影,脸上不禁浮现微笑。

  他是不清楚苡柔和红杏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不用想也知道红杏会变成这样,跟苡柔脱不了干系。

  看苡柔把红杏要得团团转,他觉得这样的苡柔很可爱。

  可爱?是的,她是可爱的,他已经很久没有对任何女人有这种感觉,苡柔是除了周宓以外,另一个让他有这种感觉的女人。

  想到周宓,他脸上的笑容很快的消失了。

  但是,当他脑中出现一双和周宓相似的眼睛时,他的嘴角就放松了,脸上也浮现淡淡的笑容。

  这对和周宓极为相似的眼睛的主人就是苡柔。

  虽然极为相似,可是这两对眼睛带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同。

  一对是痛苦的,另一对则是愉悦的。

  他现在不想想起周宓的眼睛,他想注视苡柔的眼睛。

  ※  ※  ※

  红杏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呕过。

  她不但平白无故让苡柔踢一脚、捏一把,还被她的铁沙掌打得喘不过气来,害她错失在龙傲天面前揭发她的绝佳机会。不但如此,那个女人居然还威胁她,如果她再对龙傲天说她的不是,她就要毁她的容,她说她说到做到,不信的话可以试试看。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女人!红杏虽然不相信苡柔有这个胆敢毁她的容,但是她却也不敢轻易冒险,谁知道苡柔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她已经见识过她的厉害了,不是吗?

  难道她就注定被苡柔吃得死死的?红杏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吞下这口气。好,苡柔既然对她来硬的,那她遗客气什么呢?只要不要让苡柔知道是她搞的鬼就好了。她可以交给别人去做,不用亲自动手;这一招是苡柔软她的,没有证据的话一切都免谈,她只要买通外人帮她做事不就好了?为了让龙傲天看到苡柔的真面目,她愿意冒险一试。

  只要能把苡柔赶出清静山庄,她什么都愿意做,即使是违背良心的事。

  ※  ※  ※

  清静山庄向来与世无争、不问世事,不管人间的纷扰,过著他们自己平静的生活,几十年来都是这样。

  可是在这一天,清静山庄的平静生活让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刺客给破坏了。

  这些脸上蒙著黑布,身上穿著黑衣的刺客在大白天大刺刺的闯进清静山庄,庄里顿时兵刀声大作,杀气腾腾。

  此时的龙傲天和苡柔正待在大厅,当他们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时,眼前已然出现两名刺客拿著长剑朝他们冲过来。

  ‘柔儿,快离开这里!’龙傲天身边没有兵器,他赤手空拳和这两名刺客打将起来。

  苡柔并没有听龙傲天的话离开,担心龙傲天安危的她呆站在原处。

  和刺客过招后的龙傲天觉得不对劲,让他感到疑惑的不是这两名刺客的武功高强,而是他发现这些刺客并不是冲著他来的,他们一直往苡柔的方向看,显然他们要找的人不是他,是苡柔。

  ‘柔儿,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快走啊!’龙傲天快急死了,他一时之间摆脱不了这两名刺客。

  ‘少爷,小心你的右边!’苡柔还是不肯走,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她的注意力全在龙傲天身上。

  她的心就像要从嘴里跳出来似的,看到龙傲天在两把剑舞出的剑光中穿过来,越过去的,她真的奸担心他会受伤。

  这个时候她无暇去想为什么会担心龙傲天多过自己,她只知道自己不愿意看到他受伤,她不能允许这种情形发生,‘柔儿,小心!’龙傲天大叫一声,他来不及阻止一名刺客越过他朝苡柔的方向奔去。

  苡柔瞪大眼睛看著刺客举剑朝自己而来,她呆了也慌了,不知道自己是否要用轻功逃走。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她却想到如果她真的让龙傲天知道她会武功,也许她就不能再待在他身边,这让她犹豫著要不要在他面前施展她的功夫。

  ‘柔儿!’龙傲天一把将两眼发直的苡柔抓过来,就只差那么一点点,刺客的剑就要从苡柔身上划过了。

  ‘抓刺客!’

  这时从外面冲进来很多的护卫,大家都去追那两名逃走的刺客。

  ‘柔儿,你没事吧?’王灏奔到苡柔身边,他的脸上写满了关切之意。

  他看她脸色虽然苍白,不过似乎没有受到什么伤,他安心不少。

  苡柔完全没有意识到王灏在自己身边,她发亮的眸子只看著龙傲天。

  龙傲天也看向她,他生气的说:‘你刚才很危险你知不知道?人家要伤你,你却在发呆,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苡柔被他责骂但丝毫不觉得难过,她用很温柔的目光看著他。

  这丫头又再搞什么鬼了?龙傲天不明就里的看她一眼,然后叹口气从她身边走开。

  ‘柔儿……’王灏看看苡柔、再看看龙傲天,他脸上浮现复杂的神情。

  ※  ※  ※

  龙傲天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已经是半个时辰以后的事了?

  没有人知道这些刺客是什么人,守在门口的护卫说他们看到四名刺客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往里面冲,门口当时只有两名护卫,他们阻挡不了,才会让其中两名进到庄内来。

  现在这四名刺客都逃得不见人影,龙傲天怀疑他们根本不是来伤人的,他们似乎是为了一个目的而来,现在目的达成了,他们也不恋战的一哄而散。

  他想这些人要找的绝不是他,这可奇怪了,如果不是为他而来,这些人为的又是什么?难道这些人的目的是一样的,他们全是为苡柔而来?

  其中有一名刺客不是对苡柔出手吗?如果他们真的要伤害苡柔,那他们应该全是苡柔的仇人,可能吗?

  还是有其它的可能……龙傲天想了许久,终于让他找到一点端倪了。

  他叫人把红杏叫来,如他所想的,应该是作贼心虚的红杏,脸上的表情是他从未见过的不安。

  ‘少爷,你找我有事吗?’红杏只看龙傲天一眼,就把头垂下去。

  ‘那些人是你叫来的吧?’龙傲天劈头就问。

  ‘啊?’红杏吓得全身一颤,连话都不会说了。‘少……少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龙傲天目光炯炯的看著她,‘那些刺客全是为了柔儿来的吧?他们不伤我、不伤其它的人,却只对柔儿一个人下手。柔儿来到山庄不过才一个多月,所以我很肯定要对柔儿不利的一定是山庄的人,这很简单就能想得到。你一直怀疑柔儿会武功,所以你要柔儿为了自保不得不用武功保护自己,你想让我看到柔儿会武功的一面,所以才用钱买通这些杀手来我这里闹事,我说得没有错吧?’

  红杏全身都在颤抖,龙傲天居然说得一字不差,她精心布置的骗局一下子就让龙傲天看穿。完了,她知道他不会原谅自己的!

  龙傲天冷笑的道:‘你花多少银两买通这些人?我看不少,足够花光你在清静山庄这几年赚的工钱吧?’

  红杏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她脚软的跪在龙傲天的脚边。

  ‘少爷,我知道自己错了,请你原谅我吧!’

  龙傲天冷冷的看著红杏,没有说话。

  ‘少爷,我真的没有要伤柔儿的意思,我只是叫他们做个样子逼柔儿自保;我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太过分了些,但我全是为了少爷你呀!’

  ‘为了我?这种话你说得出口?’龙傲天怒火中烧的看著她。‘你在我的家、在我的面前明目张胆的要伤害柔儿,你说这么做是为了我,为了我什么?我看你是为了你自己吧!你不甘心柔儿顶替你的工作,是不是?’

  红杏急急的说:‘不是的,我真的是为了少爷啊!少爷有所不知,柔儿她真的很狡猾,明明会武功还在少爷面前装作自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她会这样做一定是想对少爷不利啊!’

  ‘够了,住口!’龙傲天冷声的对红杏说:‘柔儿的事我自会处理,不用你操心,现在对我来说柔儿一点也不危险,危险的人是你,我不能留你在身边了!’

  ‘少爷?’红杏整个人都呆掉了。

  ‘你走吧!明天一早就下山,我会叫帐房给你一笔钱,你就拿这笔钱开个店,做点小生意吧!’龙傲天没有办法再收留红杏,要是红杏再留在此,今天的事一定还会再发生,说不定下次她就会要苡柔的命了。

  ‘不,少爷,你不能为了那个女人赶我走啊!’红杏趴在地上痛哭著。‘少爷,我求求你,让我继续伺候你;你一定要相信我,柔儿不是好人,你不能要她不要我啊……’

  龙傲天狠下心来不去看红杏哭泣的脸,他迈步从她身边走开。

  他必须对红杏狠心,他相信红杏不会伤害他,可是她一定会再伤害苡柔的。

  他现在才明白苡柔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他不能允许她受到任何伤害,苡柔对他而言很重要。

  然而对苡柔的这种感情却让他感到不安。

  他曾经用全部的生命去爱一个女人,但是他得到了什么?他得到的是背叛,他得到的是永无止境的后悔和伤心。

  他不认为自己还能再承受被女人背叛的感觉,他也不认为自己还能爱人,可是他错了,他逃避不了自己的心:他的心告诉他,他对苡柔已经不是主仆之间的关心,他在乎她的程度已经超过自己的想像。

  他可以再爱人吗?他真的可以吗?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