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都是公主惹的祸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都是公主惹的祸目录  下一页

都是公主惹的祸 第二章 作者:郑妍


  龙傲天一进门就看到令他感到莫名其妙的景象。

  这是怎么回事?乍看之下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怎么会有一个年轻女孩在他的书桌上睡觉?而且还睡得打呼呢!

  他仔细看著这张陌生的睡脸。雪白的小脸上可以看到两道秀气的眉毛和小巧的鼻子,以及像苹果般红嫩、让人会想要亲上一口的脸颊。他看著她两排像扇子似的浓密睫毛微微颤动著,他猜她应该有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想来她张开眼睛的模样想必十分美丽。

  一个年轻又美丽的女孩,她究竟是谁?她怎么会出现在清静山庄,又怎么会出现在他的书房?

  虽然她熟睡的模样让人看了赏心悦目,不过不想让她喧宾夺主下去的龙傲天,不得不用咳嗽声惊醒她的美梦。

  正在做她的公主美梦的苡柔被一连串的咳嗽声吓醒了,她一张开眼睛就看到眼前这个正注视著自己的男人。

  她一双美目张得大大的,这个男人……怎么长得这么好看?

  他的五官端正俊秀,眉宇之间更蕴涵一股刚正的气质,不是完全霸气十足的,也不是全然斯文秀气的,他是介于两者之间,或者可以说他有让人难以亲近的气质,可是却也让她有种冲动想要摸摸他看似忧虑的脸庞。

  他一方面让人感到害怕,可是另一方面也让人不得不对他心生怜惜。

  ※  ※  ※

  好奇怪、好矛盾的男人!也许会让女人又爱又恨的男人就是他,这种吧!对了!苡柔心中一惊,她马上想到这个出现在此的男人会不会就是龙傲天啊应该就是他了,这个年纪配上这个长相,而龙家的男人也只有龙傲天了,对啦!他一定就是龙傲天,不会是别人了。

  完了,她怎么这么倒霉,会在此时此刻和他见面?她要怎么解释自己闯入他书房的行为呢?

  苡柔愈想愈心虚,她的头垂得低低的: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龙傲天的视线没有离开苡柔的脸上,果然如他所想的一样,她有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黑宝石一般的眼珠子好黑好亮。这样美丽的眼睛他也曾在另一个女人脸上见过,他更是曾经拥有过它们,可是现在这对眼睛已经属于另一个男人了,他失去了它们,失去了她……一想到那个离他而去的女人,龙傲天马上甩掉脑中的人影,用严肃的面容面对眼前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清静山庄?’

  他的声音虽然好听,不过也很威严哩!苡柔不自觉的害怕起来,心里十分确定这个人就是龙傲天。她怯怯的抬起头来,用理不直、气不壮的声音说:‘回少爷的话,我是新来的丫鬟,我叫柔儿。’

  新来的丫鬟?龙傲天对苡柔的警戒心立刻消除了大半,他再问:‘既然是新来的丫鬟,也应该知道我立下的规矩,难道鲍大娘没有告诉你,任何人都不能进来这里,除非是得到我的允许?’

  苡柔吞吞吐吐的说:‘是的,回少爷的话,鲍大娘她是有告诉我这些事,是我不对,我不该没有得到少爷的允许就擅自进来书房的,我是想……我只是想帮少爷把这里打扫干净,我没有其它的意思,少爷你不要多想哦!’

  龙傲天环顾四周,不以为然的说:‘我这里一直都很干净,每天也都会有人来打扫,你真的是来帮我打扫的?我看你奸像也没有做什么清理的工作不是吗?’他锐利的目光在她身上转了一圈。

  看她娇弱的模样,他实在很难想像她动手打扫的样子,他更难想像她会是自己家的丫鬟。虽然说她的打扮是丫鬟的样子没有错,可是他实在很难相信她是做丫鬟的料。

  不是长得美丽就不应该是丫鬟,他深信环境可以影响一个人外在的容貌和气质,这个柔儿不管是言谈之间还是她本身的气质,都很难让人联想到她会是个丫鬟。如果说她是干金大小姐他一定会相信,甚至说她是个官家干金他也不会有疑问,因为她看起来就像是一朵被呵护长大的美丽牡丹花,而不是在外面淋雨吹风长大的杂草。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说她真是个丫鬟的话,那他只能承认自己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了。

  听龙傲天说自己没有做清理的工作,心虚的苡柔赶紧扭干抹布东擦西擦的。‘少爷不要生气,柔儿现在就做,一定会做到让少爷满意的。’

  她手忙脚乱,不管什么东西都擦,桌子、椅子、柜子,只要能让他相信她真的是来做丫鬟的,她什么都会擦,要她擦他的鞋子她也会去做的。

  我擦、我擦、我擦擦擦!她很卖力的擦著眼前的东西,完全没有注意到龙傲天对自己投以惊讶的目光,这个丫头到底在干什么?

  从来没看过动作这么粗鲁的丫鬟,擦得干不干净他是不知道,可是看到她手上的抹布在没有充份拧干的情况下擦来擦去乱擦一通,溅得到处都是水,他担心再这么由她胡闹下去,他这问书房恐怕会闹水灾。

  ‘喂,我说你可以停手了吧?’他忍无可忍出声阻止她。

  ‘啊,要我停手?’苡柔不明就里的看著脸色不太好的龙傲天,以为是自己不够卖力才会让他的脸臭臭的,这下她动作更快了。

  ‘少爷你别生气,我会更卖力擦的,你看我的动作多快!不瞒少爷说,在我的家乡我可是出了名会做家事的女孩子,少爷你只要坐著就好了,这里就交给我吧!’

  苡柔的小嘴忙著说话,手也没停过,就这样一心两用之下,她一个不小心把搁在茶几上的一个花瓶给扫到地上去了。‘花瓶!’事出突然,龙傲天根本来不及出手,只好眼睁睁的看著这个他祖父最喜欢的花瓶掉到地上摔个粉碎。

  ‘啊!’苡柔不忍心看自己做的好事,她蒙住双眼发出细细的尖叫声。

  惨了啦!怎么又是花瓶,为什么全天下的花瓶都跟她过不去呢?她就是因为摔破皇兄的花瓶才会到这里来的,现在她又打破了龙傲天的,已经够凄惨落魄的她,这会儿还能用什么来赔人家呢?

  ‘你……’龙傲天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才好。他本应该开口责备她的,可是看她一副受到惊吓的摸样,好像做错事的人反成了他似的。

  ‘少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苡柔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这个花瓶应该不会太贵吧?如果是十两、二十两的话,我还赔得起……一‘是五千两。’

  ‘啊?’苡柔一呆,‘五千两?不会吧?’

  ‘我用得著骗你吗?’龙傲天冷冷的看著呆若木鸡的她。

  ‘啊?’苡柔又是‘啊’的一声。不会吧,这个看起来不怎样的花瓶居然要五千两,她这阵子是走了什么衰运?不但摔破两个花瓶,而且两个都是价值不菲。完了!要五千两,她身边总共的财产也不过五十两,她上哪里去变五千两出来?

  ‘少爷……’不敢看龙傲天现在的表情,苡柔脑中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她想龙傲天应该不会逼她还这五千两,他是有钱人耶!少五千两、多五千两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她相信他大人有大量,不会跟她计较才对。

  ‘柔儿把这里弄得一团乱,真是对不起少爷。柔儿这就下去闭门思过,不打扰少爷读书了!’她快快的把话说完,然后提著水桶、拿著扫把急著从他眼前消失。

  当她经过龙傲天的身边,龙傲天出声了:‘等一下,你要去哪里?’

  真是莫名其妙,他什么话都还没说,她就想一走了之,她到底有没有把他这个主人放在眼里?

  ‘啊?’苡柔听到龙傲天的声音又吓一跳,她这一吓手也跟著发抖,然后她又闯祸了!

  她的手握不住水桶的把,水桶直直的往下掉,然后——一大桶的脏水就这么泼了出来。

  ‘少爷!’

  脏水全往龙傲天的下半身泼去,他的下摆立刻淋得又湿又脏。

  ‘这……’龙傲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无法相信自己居然会被这个小女孩玩弄了两次。

  第一次他是分了神没有接到花瓶,第二次他在这么近的距离居然没有及时闪开她的脏水攻势,他不敢相信这个一错再错的人居然是他自己!一个习武十几年的人居然会有这么拙劣的表现,他今天是吃错药了不成?

  苡柔知道自己又闯祸了,一心想要补救的她拿起抹布就往他的下半身擦去。

  ‘少爷,对不起,我帮你擦干……’

  咦,怎么愈擦愈脏的样子?苡柔看看抹布,脸色一变。

  完了,她怎么忘记这条抹布不是干净的,当然会愈擦愈脏了。

  ‘柔儿!’龙傲天的俊脸盛满了怒气。

  苡柔害怕的看著他,她知道自己这下真的完蛋了!

  □□□

  ‘好累哦!’苡柔一碰到床铺就躺平了,她哀声叹气的叫道。

  那个可恶的龙傲天,居然说她没有做丫鬟的样子,把她交给鲍大娘要鲍大娘训练她。那个鲍大娘一定是嫉妒她年轻貌美,拚命的要她做东做西,还让她跑来跑去,一刻也不能休息,害她现在两条腿重得像石头一样,人也累得像条狗似的。

  ‘公主,这样舒服点了吗?’惠香揉著苡柔的双腿说。

  ‘嗯,再多捏一会儿会更舒服。二苡柔感激的对惠香说:‘现在也只有你对我好了,惠香,还好我有带你来,否则我的下场一定会更凄惨的。

  ‘这是奴婢应该做的。’惠香一边帮苡柔揉腿,一边说:‘不只有奴婢关心公主,下午公主在厨房切菜的时候,王灏有来看公主呢!看样子他也是关心公主的。’

  ‘他当然要关心我啊!你别忘了,他是皇上派来照顾我的人,我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也脱不了干系。’

  ‘公主,对不起,因为鲍大娘都在公主身边,所以奴婢没有办法帮公主做些什么。’惠香愧疚的说。

  ‘这又不是你的错,你别放在心上。’一想到此苡柔就恨,她气呼呼的说:‘都是龙傲天啦!干嘛把我交给那个女人,说什么我还要多多训练,说是为了我好,要让我做一个称职的丫鬟,我看才不是这样呢!他一定是因为花瓶摔碎还有我弄湿他衣服的事怀恨在心,故意要惩罚我的。我本来还以为他人长得好看,心地应该也会不错才对,没想到他是个这么小气的人。我看皇兄一定是看走眼了,像他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想要跟皇上争权夺位呢?这么小气的男人哪来这么大的野心?我看他只有长得好看这个优点而已,事实上他只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惠香,我们这次是白来了,我看我们明天就回宫,怎么样?’

  ‘不行啊,公主!皇上不是说我们最少要待三个月吗?如果明天就回去的话,皇上一定会很生气的。’惠香提醒道。

  苡柔咬著下唇,看看惠香。‘我才不管呢!我现在才知道做人家的丫鬟有多辛苦,今天一天我就受够了,如果明天还要接受鲍大娘的训练,我宁可现在就死掉算了!’

  ‘公主,你不要说气话啊!’惠香努力的安抚著,‘也许公主明天可以去找龙傲天谈谈,要他不要让你做这么辛苦的工作,说不定龙傲天会听公主的话呢!’

  苡柔自嘲的一笑。‘这怎么可能?你忘了我还欠他五千两呢!现在是我要听他的话,不是他听我的话,我有什么资格为自己争取轻松的工作,你不要开玩笑了啦!’

  ‘奴婢才不是开玩笑呢!’惠香笑著说:‘公主,你想想看,这里的丫鬟有哪一个长得比你美丽?没有对不对?公主是清静山庄长得最美丽的女人了,不是有一句古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吗?只要公主用你那美丽的眼睛看著龙傲天,我相信他很难抗拒公主的,说不定他就会忘了五千两的事了。’

  ‘这能行得通吗?’苡柔半信半疑的看著惠香。她知道自己的美貌是会迷倒不少男人,这个不用惠香说她也知道,可是对方是龙傲天,他可不是一般普通的男人,他是她见过最阴沉、最奇怪的男人,她能顺利的让他屈服在她的美貌之下吗?

  ‘说不定可行,公主,你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惠香看来比苡柔还有信心,她用鼓励的语气对苡柔说道。

  ‘嗯!不试的话就不会知道,试一下也不会少块肉。’苡柔想想惠香说的也有道理,与其往后的日子都要被鲍大娘奴役做苦工,她干脆豁出去,抱著必死的决心试上一试,要是失败的话她也没有损失,反正现在已经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  ※  ※

  隔日一大早,苡柔就直奔龙傲天的住所。

  ‘少爷还在睡,你晚点再来吧!’照顾龙傲天多年的丫鬟红杏听了苡柔的来意后不客气的对她这么说。

  ‘那我在这里等少爷睡醒,总可以了吧?’苡柔抱著非见到龙傲天不可的决心说道。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叫你走你听不懂啊?’红杏因为赶不走苡柔生气了。‘新来的丫鬟果然一点规矩也不懂,这么早就跑到这里来吵自己的主人,你根本不该来这里的,快走,要不然我要赶你走罗!’

  ‘哼,你如果赶得走我,你就赶啊!:苡柔才不怕红杏的恶形恶状,大家都是丫鬟,这个红杏凭什么教训她?她以为自己伺候龙傲天就高人一等吗?别的丫鬟可能吃她这一套,但是自己偏不,要是她能在红杏面前表露自己真实的身份的话,她一定会好好骂这个目中无人的红杏一顿的。

  ‘你这个死不要脸的……’

  ‘红杏,你在吵什么?’

  打断红杏骂人的不是别人,就是龙傲天,他高大的身影正踏出屋外。

  ‘少爷早。’红杏换上一张笑脸,走到龙傲天身边。‘真是抱歉,把你给吵醒了!是这样的,这个新来的丫鬟一大早就跑来说要跟少爷见面,我怕吵醒少爷,就叫她等会儿再来,谁知道她不但不走,还在这里大吵大闹的……’

  ‘是你啊!’龙傲天没等红杏说完,就开口对苡柔说道:‘你特地来找我有事吗?’

  咦,少爷怎么没有骂她?红杏不解的看看龙傲天、再看看苡柔,她本来以为少爷会帮她把苡柔臭骂一顿的,可是他却……‘少爷早。’苡柔见龙傲天肯跟自己说话很高兴,刚才被红杏弄坏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来。‘我想跟少爷说一件事,不知道少爷现在方不方便?’

  龙傲天点点头。‘你说吧!’

  他看起来不像在生气,可是脸上没有什么笑容的他还是让人看了有点害怕。

  ‘是。’苡柔小心说道:‘是这样的,昨天我不是摔破少爷的花瓶吗?少爷说那花瓶值五千两银子……’

  ‘原来是那件事啊!’龙傲天点点头,‘你不说我倒忘了呢!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你是想赔偿我五千两是吗?可是你不是说你赔不起吗?’

  ‘对,我是赔不起……’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反正你还年轻,就在我这里做个三十年还是五十年,用工钱来赔偿我吧!’

  苡柔挤出来的笑容顿时一僵。

  什么!要她在这里待三、五十年,有没有搞错啊?要她做他的下人这么久,她可是大明朝的公主耶!这小子是存心想找死不成?

  苡柔满肚子的怨气,她真的好想开口臭骂龙傲天一顿,但她又想到现在不是替自己出气的时候,在达到目的之前,她一定要忍耐才行,要出气也得等到自己恢复公主身份之后,如果她现在沉不住气的话,那她这些日子所受的苦都白费了!要忍耐,她非忍耐不可!

  她再度努力挤出笑容面对冷酷无情的主人。‘少爷,这也是我所想的,我想留在这里直到完全还清那五千两,只是我可不可以有个小小的要求啊?’

  龙傲天面无表情的看著她,‘什么要求,说吧!’

  ‘谢谢少爷。’苡柔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不过她想露出微笑的自己应该是很迷人的才对,这样应该可以让龙傲天中她的美人计吧!‘柔儿愿意为少爷做任何事情,只希望少爷不要再把柔儿交给鲍大娘。鲍大娘太严格了,她的要求过高,让人即使有心也无力做到啊!如果可以的话,少爷是不是可以让柔儿做些别的工作呢?’

  ‘别的工作是吗?那你告诉我,你想做些什么呢?’龙傲天首度对苡柔露出笑容。他觉得很有趣,活到二十二岁,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府里的丫鬟自己想要指派工作的。

  他第一次看到她就觉得她是个特别的丫鬟,果然没错,她的确特别!她到底是什么来历呢?他很感兴趣。

  他居然笑了?苡柔愣愣的看著龙傲天看似开朗的笑容,一时之间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他笑起来很好看呢!如果他可以常笑的话,她想他一定会比现在还要迷人很多的。

  ‘咦,你不说吗?’龙傲天见她不说话,又问了她一次。

  ‘是。’苡柔回过神来,赶紧说:‘只要不是由鲍大娘负责调教柔儿,柔儿什么工作都愿意做。’

  ‘那好,你就负责伺候我吧!’

  什么?同一个时间,苡柔和红杏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少爷居然要苡柔伺候他,这……‘少爷,这……’红杏不敢相信的叫出声。苡柔要伺候他,那她呢?喝西北风去吗?

  ‘红杏,你就先休息一个月吧!’龙傲天对红杏说。

  ‘少爷,红杏不需要休息。’她怎么能休息呢?她才不要让位给苡柔呢!

  龙傲天表情柔和的开口:‘你照顾我这么久,一直以来辛苦你了,刚好趁这个机会你就放一个月假,看你要去哪里部行,要留在山庄也可以,你就暂时做个自由身,嗯?’

  ‘是……’红杏不敢违抗龙傲天的命令。

  龙傲天再看向还处在惊吓状态下的苡柔,‘明天你就来伺候我,有什么不懂的趁今天问红杏,明天让我看看你的工作能力,知道吗?’

  ‘知道了!’苡柔茫然的点点头。

  ※  ※  ※

  ‘惠香,我惨了,我哪来的本事伺候别人啊?而且还是一个男人,我明天一定就会被龙傲天赶出去的。都是你啦!如果我不跟他说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你看我该怎么办嘛!’苡柔一回到自己房间就呼天抢地的。

  她怎么这么可怜啊?为什么倒霉的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在她身上?一个鲍大娘就够她受的,现在居然演变成她要去伺候龙傲天;虽然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可是她不要真的入虎穴,她只想安安分分的做她的公主啊!

  ‘公主,你先别急,其实这样也不错啊!如果公王能在龙傲天的身边,那不就可以就近监视他了吗?这对公主来说,反而是有利的情况呢!’惠香心里是真的这么觉得。

  苡柔歪著头想了想,‘嗯,你说得好像也对!如果我能接近他当然是最好的,这样一来的话他做任何事就难逃我的法眼了。咦?不对不对!问题不在这儿,现在我面临的问题是我要怎么伺候他啊?’

  ‘这……’惠香被苡柔这么一问傻眼了,对哦!在想著要如何接近龙傲天之前,要先想想公主这个金枝玉叶要怎么把丫鬟的工作做好才是。

  ‘公主,依目前的情况看来,我们已经是骑虎难下、没有退路了,也只能硬著头皮上啦!’

  ‘上?你要我怎么上嘛!’苡柔哭丧著一张脸说。

  ‘今晚我就帮公主恶补几招吧!公主,你能做就做,不能做也要努力的做,要是龙傲天还不满意的话,你就说自己也是第一次当人家的丫鬟,做得不好也是理所当然的,我想这样应该就能混过去了。’

  ‘是吗?’苡柔美丽的脸上尽是哀愁。‘如果混不过去怎么办?我对自己一点信心也没有啊!’

  惠香同情的看著苡柔,‘就算没信心也要做,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是啊,能走一步是一步。’苡柔的叹气声停不下来,她想也只有这样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