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罗薇 > 坏坏登徒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坏坏登徒子目录  下一页

坏坏登徒子 第七章 作者:罗薇

  雨过天晴,半空中映现出一道虹霓,鲜明艳丽,色彩夺目。

  伦家的花园中来了四名特别的访客——杜、昭沙岳、密须文、密须武。

  “真对不起,叙东他下午有事出门,所以不能亲自招待各位。”夏妤俨然一副伦家女主人的模样,缓缓道曰。当伦叙东把“白玉雁坠”赠与她、向她求婚之后,伦府上下已将她视为“少夫人”一般伺候了。佳期将近,人逢喜事精神爽,夏妤也不例外,她那红扑扑的脸蛋有如红粉花飞般娇艳,一双大眼睛水雾蒙蒙的,整个人光彩焕发,美丽极了。

  “没关系,夏姑娘。”心中感慨万千却苦难直言的昭沙岳,只有努力地将他满心爱意深埋。“今天来找你除了想知道你在这儿过得好不好之外,也是来向你辞行的。”昭沙岳颇为艰涩地吐露出这些话。

  “辞行?”夏妤颇是震惊。“这么快就要回瓦剌国了?”

  “是,我父王派人传书来报,要我立即回瓦剌。”昭沙岳既知她心中所属的对象是伦叙东,也不便再向她多说什么,只能真心祝福她。“夏姑娘,谢谢你让我在中原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希望你和伦公子可以白头偕老。”心里虽苦,仍是祝她幸福。

  “谢谢你,昭沙岳。”夏妤浅浅一笑。

  “那么我们也该起程了,夏姑娘、杜姑娘,告辞。”昭沙岳向她俩一一辞行。

  “再见。”杜挥挥手。

  “一路顺风。”夏妤目送着他们三人离开。

  望着昭沙岳离去的背影,杜不禁大叹了口气。“哎!我真搞不懂你在想些什么?像昭沙岳这么好的男人你竟然拒之于千里之外,宁愿选择一个花名在外、成天吊儿郎当的伦叙东为夫,你该不会是‘头壳坏去’吧?”这几天和昭沙岳相处下来,杜觉得他是个最佳丈夫人选,只可惜他的一片痴心不能有所结果。

  夏妤摇摇头。“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是合则聚,不合则离。我对昭沙岳向来只有朋友情谊罢了。”她非常清楚自己心爱的人是伦叙东。

  “随你喽!反正我也管不着你们的家务事。”

  “杜,今后的生活你有何打算呢?”

  “唉!我对‘白玉雁坠’的事已完全死心了,反正回到一九九八年后,我还不是个女贼而已,倒不如好好地利用这次重新开始的机会,做一个正正当当又有价值的人。”杜仿佛已痛彻大悟。

  “你‘从良’啦?”夏妤忍俊不禁地笑了。“那么你今后到底有何打算呢?”

  杜自负地笑着回答:“我要进宫当‘贵妃’啊!听说皇宫里的美人缺乏得很,凭我的慧黠及美貌在后宫之中一定红透半边天,搞不好皇上一见到我的美貌,还把皇后娘娘的大座赐给我也不一定呢!”她可自信满满,毫不谦虚。

  “好大的口气啊!”夏妤实在受不了她的自信。“叫你同着三千佳丽共事一夫,你能忍受?”她不禁怀疑杜真有如此之度量吗?

  “你都能忍受和其他女人分享伦叙东的爱了,我又有何不可呢?”

  “我?!我哪有说我可以忍受其他女人……”夏妤不禁一头雾水,完全不清楚杜在说些什么。

  “你不知道吗?”杜狐疑地看着她无辜的神情,她好像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啊?”被杜神秘兮兮地一间,夏妤心中警讯一响,她到底在说什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以前我在‘风月楼’时,里头有个京城名伶冷婵儿,她对伦叙东一往情深的痴心是人尽皆知的事。”杜说。

  “那……那又如何呢?叙东亲口答应过我,他再也不会去那种风月场所寻欢,我相信他。”夏妤抵死不信伦叙东会背着她再去“风月楼”。

  “可是我明明听说伦叙东今天要为冷婵儿赎身啊!如果花了银子替名伶赎了身,不纳为偏房多可惜。”杜又说。

  “赎身?”夏妤心中一痛,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他今天出去办事,是为了替一名妓女赎身?”她无法相信伦叙东会这么做,他都还没有娶她过门就急着娶偏房吗?不!不可能。她深吸了口气,缓和自己的心情,她不能对他有所怀疑,要相信他。

  “事情还非仅仅如此呢!我还听说另一个也看上冷婵儿的富贵孙无忌似乎因此对伦叙东相当不满,搞不好他会趁此机会设下埋伏,大摆一道鸿门宴,好夺取伦叙东性命要回冷蝉儿也不一定。”杜皱了眉头。“唉……看来伦叙东惨啦!”

  杜说得口沫横飞,夏妤的一颗心却是七上八下,瞧杜叙述得连名带姓,指证历历,好似确有其事,然而她又自觉不该对伦叙东的爱有所质疑,毕竟这些时日以来他对她的真心付出,并不像是在做戏啊?何况……何况他俩即将成亲,更应该互相信任才是。

  “夏妤,看你的样子是当我在唬你喽?”杜不甘被误会,她明明没有胡说八道啊!“我告诉你,我敢对天发誓,方才所言句句属实。如果你再不信我,倒不如和我上一趟‘风月楼’,一探究竟。”

  “我不会去的,我相信叙东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来。”夏妤笃定地说完这些话,旋即转身踅回屋内了。

  她不相信伦叙东会背着她去替冷婵儿赎身;她不信伦叙东会纳偏房,她不信!不信。

  花非花,

  雾非雾;

  夜半来,

  天明去。

  来如春梦不多时,

  去似朝云无觅处。

  在婉转哀愁的歌词中,冷婵儿含情脉脉地为伦叙东弹奏筝琴,穿着绫罗锦缎的冷婵儿媚态十足,身上散发一股香味,双眼秋波好似会里一般令人着迷,不愧是京城第一名妓啊!

  伦叙东若有心事地坐在桌前饮酒,并无心思聆听她宛如黄莺出谷般的歌声。

  昨日婵儿的丫鬟紫嫣来找他,乞求他念在蝉儿曾是他的一名红颜知己的分上,前来“风月楼”替婵儿赎身,好教她得以从良,与自己心爱之人过平凡的日子,不必再沦落风月场所低贱度日。

  婵儿对他一向情深义重,他也视她为好友,今日她有意从良,他自然义不容辞地答应帮忙她,只是……只是他已答应过夏妤,今后不再涉足此地,如今却破戒,心中自是颇为内疚不安。

  哎!他怎知会突然有状况呢?他爱夏妤的心是永远不变的,但破了此戒甚是对不起她啊!即使面对舞妓歌伶的频示温柔,他又怎能自在愉悦呢?

  此刻伦叙东身后左侧方的一张圆木桌前,也坐着两个宾客,“她俩”并非他人,而是女扮男装的夏妤与杜。经过数次内心挣扎,夏妤依然是来了。

  当她看见娇艳似花的冷婵儿,一往情深地为伦叙东弹琴唱曲,心中不禁一股酸意,伦叙东果真欺骗了她,他说过再也不来“风月楼”中寻欢,只要有她一个人陪伴他在身侧便已足够,而今却人赃俱获地被她见个正着,证明了他依然是个花花公子,依然改不掉四处寻花问柳的恶习,昔日的一切承诺恍若凋零的花朵,不堪再次拾取,而她的心亦如刀割般剧痛不已。

  伦叙东对待冷婵儿的态度亦是百般柔情,笑意盈盈,仿佛与冷婵儿共处是一件愉快之事,至于冷婵儿更是殷勤备至,对他似水温柔直抵心坎,尤其是冷婵儿那对秋波频传的水眸,将她对伦叙东的情爱与仰慕,流露得淋漓尽致,一览无遗。这一幕男欢女爱的光景看在夏妤眼里,不禁心中一片酸楚,伦叙东的心中究竟还有没有她的存在?她跟冷婵儿比较起来到底是谁比较重要?为什么伦叙东要如此欺骗她的感情呢?

  夏妤的理智早已崩溃,如今她更不知该怨恨伦叙东的负心抑或是自己多情,她只觉得心中妒火烧得猛烈,一寸一寸地吞噬着她的心,教她难受极了,而眼前尚未察觉到她这一双火焰般目光的伦叙东及冷婵儿,依然是谈笑风生、自在自若。

  “夏公子,您……您是怎么啦?”反倒是为夏妤斟酒的伶妓小霜,着实被夏妤歇斯底里的怒气所惊骇不已。

  “没……没事。”夏妤握紧手中的酒杯,咬牙切齿地冷讽道。“我觉得前面那桌的男女真是‘登对’啊!不知那位正在弹琴歌唱的美人叫什么名字?”

  “您所指的大概是婵儿吧!她是咱们‘风月楼’中的第一名妓呢?很受公子哥儿们的欢迎。”小霜笑问:“怎么,夏公子该不会也对婵儿一见倾心了吧?!”

  “我——”夏妤该如何回答呢?她讨厌冷婵儿不是吗?

  “他的确是对婵儿心动了。”一旁的杜连忙说道。“小霜,你可否去请婵儿来这桌陪夏公子和我喝上几杯呢?”

  “这……”小霜似乎面有难色,吞吞吐吐地说:“这恐怕是不行了,婵儿姊姊今日过后便是自由之身,现在她也只肯服伺为她赎身的伦公子一人而已。”

  赎身?!夏妤心头一愕,看来杜所言千真万确,伦叙东果背着她……“小霜,你说,冷婵儿的服伺包括……包括在床上吗?”她的情绪甚为激动,此刻的她早被醋意冲昏了头。

  “夏公子,您究竟是怎么啦?”就连陪伴杜饮酒作乐的娼妓月红也对夏妤失控的情势颇感不解。“难道您认为月红和小霜招待不周吗?”

  “少跟我废话!我只想知道他们两个究竟有没有肌肤之亲?”夏妤又见冷婵儿温柔地为伦叙东斟酒,仿佛在他身旁情话绵绵,她心中那把妒火顿时燃烧至极点,口气凶得吓人。

  “夏公子——”月红被她吼得心慌。

  “你快点回答我啊!那对奸夫淫妇到底有没有什么暧昧不明?”方才不知冷婵儿在伦叙东耳边说了些什么,伦叙东竟爽朗地笑了起来,老天,他怎么可以对冷婵儿笑呢?

  “婵儿是不卖身的,而且伦公子也没那个意思。”小霜战战兢兢地回答了夏妤的问题。“夏公子,这下子您满意了吧?”

  “哼!”夏妤冷吭一声,好,就算冷婵儿和伦叙东尚未有更亲密的关系,但是看他们甜蜜的模样,也是迟早的事了。她再瞄了一眼他们,只见冷婵儿拿着丝绢为伦叙东拭去嘴角的酒渣,体贴得令人不禁发火,她已气得浑身颤抖,几乎要起身翻桌砸店了。

  “冷静点。”杜按住夏妤的右手背,一脸严肃地说:“用不着你亲自动手解决那个负心汉,自然有人会免费替你收拾他,你静观其变就是。”

  “谁会这么做呢?”夏妤不解。

  杜将目光瞟向右方的另一桌人,神秘地笑了。“孙无忌。他也来这儿看好戏了。”

  “孙无忌?”夏妤好奇望去,只见右方坐了个体胖略带呆滞目光的公子哥儿,一个人来这儿饮酒,身旁作陪的美人却不下十个,一看便知是个荒淫无度的纨绔子弟。他一面饮酒,一面偷瞄伦叙东那一桌的动静,似乎不怀好意,别有一番企图。

  夏妤心中一惊,突然想起杜告诉过她,孙无忌已在“风月楼”中设下鸿门之宴,欲取伦叙东的性命。看样子孙无忌似乎胸有成竹,万事皆俱,只待时机成熟。

  看着毫不知情的伦叙东仍和冷婵儿聊得开怀,夏妤心里甚是矛盾挣扎,不知是该知会他避开此劫,还是该任凭孙无忌好好地替她教训伦叙东。既怕他受伤却又不甘心他背叛了她;既想给他一点苦头尝尝却又心疼他受伤,真是让人苦恼啊!

  “好戏开锣了!”杜突然拉起夏妤往墙角的地方退避。

  下一秒钟,一群黑衣持剑的杀手突然分别由窗口、楼梯间一一出现,人数约莫十来人左右,各个蒙面持剑来势汹汹,仿佛在一旁已埋伏许久,一待孙无忌下了暗号,众杀手有如猛虎出笼般纷纷以伦叙东为目标,目露凶光地刺杀而去。

  “救命啊!救人——”顿时整座“风月楼”混乱不已,娼妓们受吓的惊叫声更是响彻四周。

  被杜拉至墙角一处避难的夏妤,惊吓的目光始终不曾由伦叙东身上离开,她对他的担忧早已远超乎恨意,此时此刻的她感觉自己的心几乎快怦然跳出了。

  她暗自捏把冷汗,为他祈祷,千千万万别让他受半点伤啊!

  “伦公子,救命啊!”冷婵儿在乱中被孙无忌所掳,她在孙无忌的怀抱中挣扎,并向伦叙东求援。“伦公子,救我。”

  “你这个贱人给我闭嘴!”被她吵得心烦,孙无忌的脾气自然火爆不已。“那臭小子现在是自身难保了,我看他要怎么救你这个贱人。”孙无忌一阵冷笑,今日他非得让伦叙东跪在他面前求饶,谁教伦叙东敢跟他作对。

  “伦公子并非泛泛之辈,你敢如此待他,待会儿你就知道惨了。”冷婵儿十分相信伦叙东能够化险为夷,她鄙夷地看着孙无忌的小人嘴脸。

  “我叫你闭嘴你是没听见吗?”孙无忌瞪视着她,他早对这个背叛他的冷婵儿感到厌倦不已,今日来找伦叙东麻烦,只是为了让他知道他孙无忌可不是好惹的,至于是否能获得冷婵儿的青睐,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哼!”冷婵儿不屑地撇开脸,她只想看伦叙东好好地教训这群市井无赖。孙无忌仗着自己有钱有势,老是目中无人的欺凌人,太可恶、太可恨了。

  另一对观战者此刻也发出议论之声。

  “哇噻,一个打十个。”杜清点人头完毕,不禁发表心得。“我看伦叙东这次不死也剩半条命了。”

  “那可不一定,你看——”夏妤心中不禁为伦叙东摇旗呐喊,只见伦叙东面不改色地端坐在椅子上接招,脸不红,气也不喘,一副悠然自得貌。

  不见他施展任何特殊武功,却见众杀手们已频频挂彩,令人为之退怯,教他们有如惊弓之鸟,只敢小心翼翼地绕着伦叙东虚晃招式,却无人敢再轻举妄动。

  “这算哪门子的‘教训’啊,孙无忌的手下还真是一群蠢蛋哩!”杜似乎认为这场打斗不像她想象中的精彩,因此百般挑剔。“唉——倒不如我也来凑一脚吧!顺便替你好好地教训那负心汉。”杜一笑,由衣袖中取出五枚锐利飞刀,眼中闪过一道锐光说道:“这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十步穿心追魂刀’,凡中刀者约莫十步脚程的时间便会命丧九泉。”

  “你该不会是想对付叙东吧?”夏妤听得冷汗直冒。

  “那当然,这种采花贼、负心汉,不给他点颜色瞧瞧怎么成?”杜可是十

  分替好友抱不平。

  “不!不可以——”夏妤怎忍心看见自己心爱的男人死于“十步穿心追魂刀”下,她连忙拦阻杜。

  但杜已抢先一步射出五枚飞刀,夏妤阻止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五枚致命毒刀齐飞而出,她的心也随之紧张起来。

  飞刀的确无误地朝伦叙东匝且之处飞去,身手敏捷的伦叙东一见飞刀迎面而来,不慌不忙地以左脚踢起一把椅子,椅面反击飞刀之柄,刹那间飞刀竟有如见风转舵一般分别刺向五名包围伦叙东的壮汉。

  中刀的壮汉们在数秒之后口吐白沫地气绝倒地,而一下子少了五个烦人的敌手,伦叙东面带笑容地转身对飞刀的主人杜说道:“谢啦!小兄弟。”仓促之中,伦叙东并未认出杜和夏妤,道过谢后,随即又开始应付仅剩的三名杀手。

  “可恶!真是便宜他了。”杜恼怒不已,她……她怎么会失手呢?还笨到反帮伦叙东的忙,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谢天谢地。”夏妤见伦叙东并未中刀,庆幸不已。

  “不行,我要再试一次。”不死心的杜又掏出了五枚飞刀,试图再突击伦叙东。

  “住手!住手!”夏妤见状连忙阻止,她拉着杜的双臂说:“别伤他啊!求求你。”

  杜怔愕地看着夏妤。“你……你难道不恨他欺骗了你?你愿意原谅他?”

  “我是厌恶他欺骗我,也怪他不该再踏进‘风月楼’,只是我即使再生气、再懊恼也不希望他受一点伤啊!杜请你住手吧!”夏妤说出自己心中的矛盾。

  “唉!”杜叹了口气,无奈地收下刀子。“看来伦叙东让你彻底改变了,以前的你怎会如此行事不干脆呢?我记得一开始见面时,你的脾气跟我差不多哩!我不知道你跟着那种负心汉过日子究竟会不会幸福?你自个儿趁着今日的时间好好想想,倘若你想通了,愿意离开他,那么今晚我会在城门口等你,咱们一块离开北京。”

  “这……”夏妤思忖着杜的提议。

  “我不强迫你,你自个儿好好想想,现在——”杜睨了伦叙东一眼。“我先走了。”语毕,杜随即从容离去,独留怅然的夏妤一人。

  此时伦叙东已轻松解决其余三名杀手,而胆小如鼠的孙无忌一见大势已去,赶紧放了冷婵儿,率着自己的残兵败将落跑,不过早已吓得浑身颤抖的孙无忌在临走前仍撂下这么一句马后炮:“伦叙东,你给我孙某人记住,我一定会再来找你。”

  “随时候教。”伦叙东浅笑着,丝毫不把孙无忌的话当成一回事。

  “哼!”自认倒霉的孙无忌也只有悻悻然地离开。

  待孙无忌离开后,冷婵儿有如梨花带泪般投入伦叙东的怀中,哽咽地说道:“伦公子,我好担心你啊!万一你……哎!那婵儿也活不下去了。”

  “我怎可能败在那种虚张声势的小人手中呢?”伦叙东安慰着她。“对了!我还要谢谢一位出手仗义相救的小兄弟呢!”说着,伦叙束径自往夏妤所立之处走了过去。

  而夏妤一见伦叙东朝自己走来,连忙低下头,不知该用什么样的心情面对他,明明犯错的人是他,但她却比他还紧张……

  “小兄弟。”伦叙东终于在她的面前停下脚步,他笑着说:“方才真是多谢你出手相救了。”话完,他将右手往她的肩上一拍。“谢谢!”

  “不要碰我!”夏妤再也无法忍气吞声地强抑悲伤了,伦叙东所带给她的痛苦已击溃了她的理智,她仰起美丽清秀却饱受委屈的脸蛋,泪光依稀地看着他。

  “你——”伦叙东一见“他”竟是夏妤,不禁错愕不已,恍若晴天霹雳似地愣在原地,他不明白她为何会在此出现?但他知道自己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夏妤一定不能原谅他背着她来到“风月楼”。

  “我不要再和你说话了!”夏妤果然不给予他任何解释机会,掉头就走。

  “夏妤——”伦叙东欲上前追去。

  但冷婵儿却拉住了他。“伦公子,发生了什么事吗?”

  “唉!”伦叙东表情阴郁,立刻拉开冷婵儿的手,什么也不说地走了。

  望着伦叙东离去的冷漠背影,冷蝉儿不禁掩面啜泣起来……难道无论她如何努力,也挽不回他的心吗?为什么上天如此对待她呢?

  时近午夜,大地一片寂静,夏妤默默地推开窗户,浓厚的湿气笼罩四周,看来快下雨了……

  今夜既无月儿也无星光,一片黑暗仿佛正适合出走。想起下午自“风月楼”回来后,伦叙东一直苦苦哀求她听他解释,她心烦地不愿给他机会,只是将自己关进房中静思,想着杜告诉她的话。

  若是跟着风流成性的伦叙东生活,她真的会有幸福可言吗?还是终日活在提心吊胆的日子中呢?哪天他要是厌倦了她,谁敢保证他不会再另觅新欢呢?一想到这儿,她的心便寒了起来。

  忍着急欲夺眶的泪水,她不停地告诉自己,不能再想他,不要再想他,她不愿再为他当一个温驯的女子,她应该离开伦叙东重新开始生活。她宁可选择甜美的回忆,也不愿到最后徒剩余恨。

  想到这里,她的脚步不禁往门口方向挪动,连地板的冷冰都几乎感觉不到,只要一想到离别的不舍,她仿佛连自己是谁都已忘去。

  终于她轻轻地开启房门,深怕惊动伦府中任何一人。

  “夏妤。”蓦地,有个再熟悉也不过的声音喊了她的名字。

  远方响起闷雷声。

  伦叙东从阴暗处走到和她相距一臂之遥的地方,她瞪大眼睛错愕地看着他,因为他的脸仍藏在暗处,所以她没有办法看清楚他的眼睛;虽然两人之间尚有一臂之遥的距离,但他那高大的身影散发出一股任何人无力抗拒的气势,足够令她心跳几乎叫停,喘不过气来。

  倏地闪电打了下来,映射出他炯炯的眼神,也让她看清他眼中有着一贯的柔情之外,尚有欲念和激情,她不禁斥吼。“你来这做什么?我不想看见你,走开!走开!”

  “我本来是想等咱们成亲之后再采取行动的。”伦叙东并无离开之意,他的声音低沉得格外迷人。

  “成亲?”这句话令她霎时僵在原地动弹不得,悲痛的神色在她的双眸中迅速扩大,仿佛像一把利刃划过她的心扉一般。“对我来说,我已不奢望和你成亲,我没有办法忍受和别的女人共事一夫,请你另寻一个比我有肚量的对象吧!”

  “嘘,”他的眼中突然充满火热的渴望。“我早说过,除了你之外,我再也不会娶其他女子,难道你还是不相信我吗?”

  “你休想叫我再相信你这个虚伪的骗子!”她吼了一句,随即伸开双臂欲推开他,好为自己开出一条路来。

  但他怎会容许她这么做,他展开双臂将她紧锁在怀中,夏妤死命挣扎想要逃开,但他却像抱个布娃娃似地把她抱起。她气急败坏地奋力踢着两腿,但面对强而有力的他,所有的挣扎只是徒劳无功。

  “就算是我在求你吧!放开我,放开我好吗?”

  伦叙东既不理会她的挣扎,也不理睬她的哀求,因为想消弭她离去的念头,只有采行他现在所想的办法。

  直到停止吼叫为止,她才发现自己从方才开始便一直叫个不休。此刻窗外闪电再度划过天际,她惊骇得发现他竟然已撕开她的衣裳,湿寒的夜风随即拂上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她伸手想护,却哪里护得住呢!

  雷声越来越急,也越来越密,天空开始落起雨来,滴滴答答的雨声无休止似地落着。

  伦叙东抱着挣扎不休的她来到床榻之上上且即地为自己宽衣解带。他很遗憾今晚在好好爱她之前,得先强行占有她,以攻破她最后一道心防。

  看见他雄伟的身躯,她的第一个感觉是害怕;觉得自己好似猎人手中的猎物,所有的挣扎都不管用。只想逃跑的她,被强壮的他一压在身下,无法动弹。只见他把她的双手扣在脑后,以自己结实的胸膛摩挲她胸前的蓓蕾。

  “不可以——”本来已到喉头的叫声,却因他的双唇复盖下来,而将她未说完的话一并给盖住。

  她的意识开始模糊,眼前除了他火热的亲吻之外,她什么也不知道,原本因挣扎而不停挥动的双手,此刻早已温柔地围绕在他的颈后。

  她的呼吸转为既细且碎,越来越为仓促,他沙哑的呼唤在她耳畔一遍又一遍地清楚响起,左手慢慢地滑至她最隐密的地方,带给她连想都没想过的……兴奋及惊悸。

  随着温热的快感撞击,他俩一起迷失在激情的漩涡之中。

  命运之神既安排他俩的相遇,伦叙东便不许这样一段令他刻骨铭心的爱情变成他一生的遗憾,他紧紧地搂着她,与她结合一体,无论如何都不肯放开她。

  滚烫的两行热泪自她的双颊滚落,她的眼中除了激情过后的感动外,亦有一丝无言的哀愁。

  窗外豪雨夹着风势,横扫而下,仿佛也能轻易地将人们的心击碎。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