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罗薇 > 坏坏登徒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坏坏登徒子目录  下一页

坏坏登徒子 第二章 作者:罗薇

  “哇!好英俊的男人啊!”

  “是啊!真是一名美男子。”

  “足以媲美伦公子喽!”

  一群浓妆艳抹的青楼女子,一见到昭沙岳上门,立即像蜜蜂发现蜜糖似地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对他评头论足一番,各个赞不绝口频送秋波。

  生平第一次踏进青楼教坊,被这么多热情女子包围着,无福消受的昭沙岳胀红着脸,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喂!喂!喂!你们这几个花痴在做什么啊!”倒是夏妤显得冷静许多。她凶悍地拍开那一只只欲往昭沙岳身上抚摸的小手,蛮横地对她们说:“要找男人不会自个儿靠本事去找,今天这位公子可是我的。”

  歌伶们抚着被夏妤打痛的小手,虽是生气却又拿她没辄,只能眼睁睁地目送她挽着昭沙岳的手臂往大厅里走。

  “奇怪了,秦嬷嬷何时买了这么一个凶丫头进来?”歌伶们不禁满腹疑惑。

  “天晓得她是打哪冒出来的,真凶啊!”这是她们的共同心得。

  “风月楼”的大厅装渍得金碧辉煌,梁柱帘壁都设计得十分精致,屋内一片纸醉金迷,张筵列鼎,公子王孙们无不左拥右抱地沉醉在温柔美人乡中,浑然忘我。

  踏进大厅,夏妤心急如焚地搜寻着杜的踪影,目光快速地扫视整个大厅,终于在二楼的一桌独席中看见杜晏,她正含情脉脉地为恩客斟酒。

  看到这一幕,夏妤不禁大为火光,教她顾不得一切后果地直冲二楼,将可怜的昭沙岳远甩在身后,让他再次陷进青楼女子的热情纠缠中。

  “杜!你这个女贼今天总算落在我手里了吧!”一见到杜,夏妤劈头大骂。“我劝你自个儿束手就擒,要不然别怪我枪下无情。”语毕,她掏出了自己的佩枪,枪口直指杜。

  错愕的杜早已忘却了斟酒之事,只见她脸色苍白地发着冷颤。“你……,你是警察?”她仍无法相信到古代来躲避警方追缉,顺道寻找“白玉雁坠”的她,竟会糊里糊涂地将一名女警一起带至此时此地。

  “没错!我正是来拘捕你的女警。”气愤至极的夏妤几乎丧失理智。

  “伦公子!”杜花容失色地躲至身旁的恩客身后,哀怜地说:“伦公子,救我。”

  “这回恐怕连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了。”夏妤的枪口准确地锁定着她……

  咦?待她仔细一瞧后,心中又是一惊,杜所喊的“伦公子”怎么会是前几天晚上被她丢弃在森林中的大色魔呢?

  “怎么是你?”她讶异不已,真是冤家路窄。

  见着她,伦叙东仍是露着神秘的笑容,仿佛早已料知他俩必会再次相逢,毫无一丝震惊神色,依然泰然自若。“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见着我,你应该心情愉快是不是?”

  “愉快?是啊!我当然愉快。上天真是待我不薄,赐给我这么一个大好机会,先解决你这个恶名‘狼’藉的大色魔,再一并除掉女贼杜,能够替天行道我当然非常愉快。”夏妤微微冷笑,嘲讽似地看着他。

  “哈……”没想到这回伦叙东不以为然地大笑起来。“有意思,真有意思。”对她再度燃起兴致的他悠哉游哉地继续饮酒。能够三番两次挑起他的注意及好奇的女子,天底下大概只有她一人吧!

  躲在他身后的杜已是冷汗直流,她抓着伦叙东的衣袖轻语:“伦公子,那女人可不是在跟咱们开玩笑啊——你瞧瞧她手上握的那把黑管,它可比刀剑还容易取人性命啊。”

  “你放心。”伦叙东挑了挑眉,脸上泛起一阵笑意。“她那么欣赏我,怎舍得杀我呢?”语毕,旋即又饮了一杯酒。

  “你的脸皮是铁制的吗?”夏妤觉得他真够厚颜无耻。“我懒得跟你们罗嗦了,现在——”她冷漠地说。“就送你们一道上西天吧!”

  “等一下。”杜连忙大喊。“你不能杀我啊!别忘了你还得靠我才能回到原来的时代。”

  仿佛一语惊醒梦中人,夏妤果然怔愣地看着她问道:“回去原来的时代?”喜悦的光彩洋溢在她原本阴郁的眉、眼之间。“杜,你是说我还有机会回去?”

  “没错。不过除了我以外没有其他人可以办到了,如果你还是坚持要杀我的话——”面有惧色的杜直盯着夏妤手中的枪。

  “唉——你怎么不早说嘛!”倏地,夏妤收敛起冷漠的表情,绽出甜美而醉人的笑容。“我又不是个不能商量的人,对不对?”为了显示友善,夏妤将手枪收回腰际。她暗忖:等她们顺利回到原来的世界之后,再将杜绳之以法也不晚啊!

  “你可真现实那!”杜这才如释重负地轻松起来,她拨弄着自己如丝的秀发,斜睨了夏妤一眼。“好啦!这儿没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人了。”

  “我走人?”夏妤大吃一惊,连忙抗议。“如果我离开这儿,岂不是给你开溜的机会吗?”

  “拜托,大刑警啊!我就算向天借胆也不敢溜之大吉,好吗?”啼笑皆非的杜轻靠在伦叙东的怀中说:“只不过,我现在要陪伦公子回房‘休息’,难不成你也要跟?”

  “啊?你们……”夏妤杏眼圆瞪,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两人。

  伦叙东爽朗的笑声响起,他打趣地望着夏妤说:“其实你要一起来,我也不介意——”

  “低级!”夏妤厌恶地瞪了伦叙东一眼,紧接着将矛头指向杜,恼怒地说道:“杜!我不管你等一下要跟这个水准低劣的男人在一起做什么,反正……反正你先让我回到一九九八年的台湾就对了。”

  “这一点恐怕恕难从命,因为……”杜将柔情的目光移向伦叙东说道:“伦公子,对不起我是否可以耽误您一会儿,让我跟她好好谈谈。”

  “这……”伦叙东一脸狐疑地看着她们两人,她们之间似乎有着不为人知的旧恨新仇,以及令人费解的秘密。

  “伦公子——”杜再次哀求他首肯。

  “好吧!”伦叙东点了头,他倒想见识见识她俩会有什么把戏可变。

  “谢谢伦公子。”欣喜之余,杜昱连忙起身将夏妤拉往窗口一角,仿佛有着千百万个神秘谜底欲揭似的,令人更加好奇她们两人的举动。

  伦叙东挑了挑浓眉,眼含笑意地望着夏妤美丽窈窕的情影,心中泛起无限的柔情蜜意。

  “什么?要找到一块‘白玉雁坠’才能回到未来?”听杜叙述完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之后,夏妤心中不禁喜忧参半,喜的是她有机会回到未来,忧的却是不知上哪去找杜所说的“白玉雁坠”?没有它,一切只成空说难以实现。

  “你用不着担心,我已经知道‘白玉雁坠’的下落了。”杜似乎已看穿她的心思。“它在伦叙东身上,那可是他们伦家的传家之宝哩!”

  “你确定?”夏妤实在很难相信杜。

  但杜信誓旦旦地说:“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当我一来到这个时代之后,便四处向人打听‘白玉雁坠’的下落,它肯定是在伦叙东的身上没错。”话说至此,杜不禁顾盼自怜地看着夏妤。“我又听说伦叙东生性风流,时常流连于‘风月楼’中,为了亲近他以盗取白玉,才不得不委身在此地挂牌卖笑啊!”

  “哦?”夏妤心中大喜,不禁嫣然而笑。“太好了!我看那家伙没什么脑筋,一定是头脑简单的纨绔子弟……这样吧!你去把他灌醉,再乘机把玉偷走如何?”

  “没有用的。”杜摇头叹息。“这招我早试过了,偏偏伦叙束酒量惊人,几杯下来我已醉得不省人事,他仍然稳若泰山啊!”

  “灌酒不成?!那……那你可以用偷的啊!你不是‘女神偷’吗?”夏妤努力替杜出主意。

  杜却是无限感慨。“你不晓得他的武功非凡,平日像个放荡不羁的浪子,其实他是只精明的笑面虎!”

  “这么说来用抢的也不成了,是不是?”夏妤的心情跌入谷底。

  “不,还有个可行之计。”但杜再次点燃她的斗志。

  “什么办法?”她果然是全神贯注。

  “下药!”杜诡谲一笑。“我向一名江湖郎中买了一包‘强力迷药’,也摆设了酒宴,就等君入瓮。”

  “那太好了,你还不快点去!”夏妤催促着她。

  “这……我一看见你来了,突然有些头疼不舒服,所以说——”杜轻揉着太阳穴,不怀好意地看着夏妤。“所以说今天这事就交由你来办吧!”

  “这怎么可以?我……我才不要单独和那个色魔在一起。”夏妤惊呼。

  “别这样嘛!伦叙东长得那么帅,又是京城三大富绅之一,能和他独处可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啊!”杜“利诱”完毕改以“威胁”口吻。“况且拿到了‘白玉雁坠’我还必须念咒施术,不但伤耗元气又有致命的危险,你可别只想等着吃白吃的午餐。”

  “你——”夏妤尚要争辩。

  但杜丝毫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只见杜轻摇头。“我的头真疼啊!唉!我非得回房歇息不可。”说着,杜便在婢女的搀扶下回房了。

  徒留下夏妤一个人收拾烂摊子,她暗忖:此地不宜久留,我还是先溜为妙。旋即转身欲走,蓦地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却环住她的纤腰,眨眼间夏妤已落进一个男人的结实胸膛之中。一股男性特殊的阳刚气息朝她直扑而来。

  惊诧的她抬头一望,原来这名搂着她的男人是——伦叙东。但见她樱唇微张,状欲大叫,却因大过震惊而喊不出声,唯有杏眼圆瞪地看着他。

  伦叙东眼眸带笑勾视着她。“既然杜不舒服,那么今天就由你来陪我吧!”

  “你、说、什、么?”她如同听见惊世骇俗的奇闻一般大叫。“你这个色魔少碰我!”

  “嘘!”伦叙东将食指抵在她的唇上,笑着说:“不用担心,我保证待会儿你会爱我爱得不得了。”

  “作梦!”夏妤伸出右手欲掴他一巴掌,但身手敏捷的伦叙东早已扣住她的手腕,教她动弹不得。

  “咱们走吧!”伦叙东强揽着她,往楼上的客房迈步前去。

  任凭夏妤再如何挣扎叫喊,依然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往虎口里送。

  “公子!您别走啊!公子。”

  “公子!”

  在“风月楼”众多歌伶的死缠烂打之下,昭沙岳步态跟蹲地夺门而出,狼狈不堪地离开“风月楼”,根本顾不得身后千呼万唤要他留步的热情歌伶们。

  在他的观念中,若非遇见自己心爱的女子,岂能有肌肤之亲呢?昔日传闻中原之人讲究礼法道义,今日亲临“风月楼”却令他对中原人士的情感观念产生许多质疑,尤其回想到那群强拉着他饮酒、强行搂抱他的青楼女子,直教他冷汗涌冒。

  此刻夏妤仍身陷“风月楼”之中,为了救她脱离险境,他急忙加快脚步,打算返回客栈与密须文、密须武两人会合,再赴“风月楼”救回夏妤!

  心急如焚的他,一心一意地牵挂着夏妤,但愿她能平安无事。

  砰地一声,房门被伦叙东紧紧地关上,而夏妤则像只受惊吓的小猫,花容失色地退至角落。

  “你用不着那么怕我啊!我保证绝对不会伤害你。”见她饱受惊惶,伦叙东不免感伤自问:难道他令她无法信赖吗?他多么期盼敲开她似寒冰般坚固的心扉,彻底地感受他满腔的热情。

  然而夏妤并未向前半寸,仅是退缩在一角不动,一双水灵的眼眸凝视着他,她完全无法臆测他的内心究竟在想些什么?他将她带进房间里究竟有何企图呢?

  第一次与他相见,她的确曾为他心荡神摇过,她也不否认自己无法逃避他灼热的注视,然而只要一想起他是个风流的登徒子,她便强迫自己收敛起对他的所有好感,不愿成为他的风流史之一。

  “你来为我斟酒,好吗?”伦叙东径自端坐在桌前,试图邀她一起共饮美酒。“来,到这里坐。”他指了指自己身旁的座椅。

  “我既非青楼女子也不是供你颐指气使的丫鬟,我为什么要陪你喝酒、替你斟酒,你——你等下辈子吧!”夏妤睨娣着他,想用强硬的态度让自己不至于又沉溺在他充满男性魅力的温柔之中。

  “哈……”伦叙东无奈地苦笑着,自个儿斟满了酒,一饮而尽,酒虽甘甜,他的心头却颇感酸苦,鲜少有女子能够抗拒得了他的柔情,而她倔强的脾气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否决了他,教他不禁感触良多,特别是她对他而言,跟其他逢场作戏的女子并不相同,他从未如此费尽心思想去了解一个女人啊!偏偏她教他吃尽了闭门羹。

  见他一口饮尽杯中酒,夏妤不禁想起杜方才所言:酒菜里已下了迷药!

  看他面不改色地又喝下第二杯,她不明白他怎会气色未改,精神依然奕奕,毫无昏迷前兆呢?

  莫非……莫非她上了杜那女贼的当,杜的用意是要将她困于此处,而乘机潜逃?天啊!若事实当真如此,她该如何是好呢?总不能等伦叙东喝醉了再溜吧?万一……万一他酒醉之后兽性大发,她岂不是更惨呢?

  不,不行,她得想个办法溜走才是。

  此刻,神情自若的他正举杯欲饮第三杯,夏妤倏地奔上前去,夺走他手上的酒杯,急忙地将杯中之酒倾倒在地。“别再喝了!”这酒里已被杜掺了迷药,再喝下去你会一命呜呼啊!”她的口吻充满对他的耽忧。

  伦叙东不禁感到心头一阵温暖,笑颜随之加深。“没想到你这么心疼我。”得寸进尺的他竟大胆地拥她入怀,轻抚着她的长发,说道:“我真感动、真高兴。”

  “是吗?”她嫣然一笑,灿如盛夏的花朵般炫人,水灵的双眸含情脉脉地与他四目交接,一时之间四周空气陷入一片情爱交织的胶着状态,令伦叙东不觉心中一阵恍惚,体内既骚动且火热。

  他轻托起她迷人的脸蛋,不由自主地俯下头来欲亲吻她微颤的双唇。倏地,他的颈子感到一阵冰凉,定神一看,只见夏妤不知何时已以一把匕首抵在他的颈前。

  “你……”他一脸错愕,完全意料不到她会有此举动,教他冷不胜防。

  而夏妤则是露出冷冷的一抹笑容。“我怎么能让你饮毒酒而死呢?那岂不是大便宜你了!”其实她并不打算伤害他,仅是希望吓唬吓唬他,教他知难而退罢了!而她也好乘机走人啊!

  “真是最毒妇人心。”被她持刀威胁,伦叙东像是被水熄灭的火焰,心情既低落也灰心,他是那么努力地讨好她、在意她,没想到她依然对他满怀敌意。“哎!你这个傻瓜,难道你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愿意跟随我一生一世吗?”但他只希望能有像她这样特别的女子伴他一生,只可惜她并不领情。

  “你常出入这种花衔柳巷,这里哪个女人不是见钱眼开啊!人家是看上你的银两,又不是你的人。”她将他贬得一文不值。事实上她一点儿也不喜欢看见其他女子对他投怀送抱的模样,或许正因为她嫉妒吧!她更讨厌他总是不拒绝女人的风流态度,简直是个花心大少嘛!

  此刻伦叙东扬起一抹神秘的笑容。“她们想要我的“银两”,那你呢?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我一定给你。”她是唯一值得他费尽心思去讨好的女子,为了她,他甘心这么付出。

  听完他的话,她的心中一喜。“真的吗?”

  伦叙东含笑点头。

  “那么……那么我要‘白玉雁坠’,你能把它送给我吗?”见他答应得干脆,她也不拖泥带水,直接向他表明自己想要的东西正是他的传家之宝——白玉雁坠。

  反倒是他显得错愕不已。“你要‘白玉雁坠’?”

  “没错!怎么?难不成你方才是信口开河,如今想出尔反尔了不成?”她就猜到他不可能如此轻易地把玉坠送给她。

  听完她的话,伦叙东竟莞尔地笑了。“哎!叠你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女大盗,先是盗走我的马,现在连我的人你都要了。”

  “谁……谁要你的人了?”她气愤地说道。

  “难道你不晓得‘白玉雁坠’对我伦家的意义非凡吗?”他的目光既神秘且充满男性魅力。

  “我管它具有什么意义,反正我要定它了!”她的口气坚决。

  “其实把‘白玉雁坠’给你,我并不反对,只是——”他定定地凝视她绝美的容颜,不禁蹙眉说道:“我连你的芳名都尚未知晓,如此草率成亲是否不妥呢?”

  “成亲?”她不解为何会扯上成亲二字,但她心中却有着不祥的预感。

  “是啊!拿了‘白玉雁坠’后,你就成了伦家的媳妇,知道吗?”他的表情严肃,一派正经地说。

  “我不知道啊!”她倒是一脸无辜,不知所措,怪不得杜硬将这项任务推给她,原来这块“白玉雁坠”对伦家的意义非凡。

  “你不知道也没关系。”伦叙东柔着嗓音说道:“倒不如咱们好好把握光阴,待你、我温存过后,‘白玉雁坠’便是你的了。”

  “你——”夏妤胀红了脸,他把她当成什么人了?竟然想拿一块玉坠打她主意,太欺负人了吧!一想到这儿她不禁怒从中来。

  “你找死!”她气愤地挥着手中的匕首,欲朝他刺去,然而身手敏捷的伦叙东却毫不费力地闪躲开来。

  “你杀了我,可是人财两失哦!”他提醒她。

  “谁在乎!我不稀罕。”她握紧匕首,以更迅速的速度向他挥刀攻击,要不是他闪得快,恐怕早已被她划花了一张俊脸。

  “你玩真的?”他严肃起来。

  “废话!”旋即又补上一刀,眼看他被逼至床边已无路可退,她趁着他来不及逃脱之际,使尽全力地再挥一刀。

  哇!这一刀刺得既猛又深,但刺中的却是床上的枕头。他早已在她挥刀之时,用力地推开她的手,一个重心不稳,她整个人跌到他的身上,而他仿佛也乐见其成地顺势往床上一倒,锐利的匕首恰巧插在枕头上……

  与他心跳交叠的夏妤不禁陀红着脸,呼吸一阵急促,她终于恍然大悟,落得如此尴尬地步;才是他真正目的,难怪他方才迟迟不肯还手,仅是一味地往床边退。

  “没想到你这么急着和我同榻共眠?”他挑挑眉,笑着说。

  “你无耻!”羞愤的她欲拔起插在枕头上的匕首,再次袭击他。但伦叙东岂是省油之灯,见状旋即一个翻身,将她扣在身下,以肘支身凝视她徘红动人的容颜。

  “难道你不能对我温柔些吗?”他极尽柔和地问,并将方才险些杀伤他的匕首掷至床下。

  “不能!”想她身为人民保姆,岂有向他低头之理?她机警地以手肘用力撞开他,再狠狠地踹他一脚。

  “又来了!”像是失去耐性般地,他显得不悦。“我的耐心有限,别考验我。”一面说着他一面再接近她。

  见着他一步一步地逼近,夏妤发着冷颤,惊恐地看着他。“你……你不要过来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呢?”伦敛东扯下床前罗帐,不待她挣扎反抗已狠狠地反扣住她的双手,将她的手捆绑在她身后。

  “混帐,你快放了我!”她努力挣扎却是徒劳无功,他的力量远胜于她啊,

  “你再大呼小叫下去,是不是要我连同你的嘴一块封起来呢?”他捧起她的脸蛋,似真非真地说。

  夏妤瞪视着他,乖乖地闭上嘴。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呢?”伦叙东温柔地询问。

  “哼!”她不领情地别开脸蛋,丝毫不愿理会他。

  面对她的冷漠,伦叙东并未放弃,反而由衣袋中取出一件物品,呈现在她面前。“你看,这就是你想要的‘白玉雁坠’!”

  夏妤望着他手中质润精美的白玉雁坠,心中不免唏嘘,为了重返未来她必须得到它,然而她怎能拿自己一生幸福去交换呢?她不喜欢这种交易似的感情,更迷惘于伦叙东的用心,倘若他只是逢场作戏,为何他会甘心用玉坠来换取她的感情?婚姻的东缚真的合适他拈花惹草的个性吗?她真被他弄糊涂了。

  “如果你愿意好好地伺候我,它立刻就是你的。”伦叙东看得出她对“白玉雁坠”的兴趣浓厚,于是提出交换条件。“你考虑得如何呢?”

  “这……”她略显犹豫不决,倏地脑中灵机一动,她竟点头同意他的条件。“我答应你,不过你得先解开我的手。”

  “倘若我替你松绑,你会不会又不听话了?”伦叙东一脸狐疑地盯视她,颇不信任她的承诺。

  “天地良心,我绝不会食言。”为了搏取他的信任,她不得不展开灿烂的笑颜,柔声说道:“刚才只是跟你闹着玩的,其实我对你一见倾心。”

  “真是动人的倾诉。”他浅然一笑后,随即敛起笑颜颇为迷惑地看着床下那把匕首。“我记得你方才出手,刀刀欲置我于死地啊!”

  “这是因为我早知你身手敏捷,一定能闪躲得过嘛!”她楚楚可怜地说道。“如果当真刺伤你,我一定会心疼的。”

  “是吗?”他的心竟然开始动摇。

  “那当然。”她点头加捣蒜,模样甚是无辜。

  “那——好吧!”伦叙东终于松弛戒心,替她松绑。

  重获自由的夏妤立刻寻找“白玉雁坠”的踪影,却无所获,连忙问道:“伦叙东,玉呢?玉在哪?”

  瞧她骤变的口气与表情,伦叙东突然觉得自己不该心软……他摇头道:“你尚未实现承诺啊!”

  “我——”开玩笑,她怎可能把自己的一生清白断送在他手中呢?方才之所以答应,只是为了能让他为她松绑罢了。

  “有道是‘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似乎浪费太多时间喽!”伦叙东拉起她的小手,逐一亲吻过每一根手指头,眼睛一秒钟也舍不得离开似地望着她,心中对她的渴望迅速蔓延开来,成为熊熊燃烧的火焰,一再地往上窜升。

  夏妤颊热如火,心跳枰然加速,虽然她试过冷却自己对他的感觉,然而他的温柔、他的吻、他的触碰却强烈地震撼她平静无波的心扉,激昂起一阵阵汹涌波涛,教她情潮难止……

  或许是理智终于战胜情感,在她发现自己竟沈溺于他所下的情网之中,不禁恐惧得再次冰冻自己的心,不许半丝热情回应着他。

  “不!”倏地,她打断了他的亲吻,迅速将纤手收回。“你滚开,不要碰我。”说着,旋即转身欲跳下床。

  但他岂有让她再次逃脱之理?手肘一转,轻松扼住她的手腕说道:“今天不许你走。”

  “你……你再不放开我,我可要喊救命了!”

  “悉听尊便。”伦叙东莞尔一笑。“这里可是‘风月楼’,你在房里大喊‘救命’,外人听见了恐怕会有所误会哦!”

  “误会你的大头!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心术不正吗?”她斥责着他。

  “悉听尊便。”伦叙东倒是一副等着看她出糗的模样。

  她偏偏不信邪,拉开嗓门便放声大喊。“救命!来人救命啊!”

  豆大的汗珠由她额上滴落,她期盼奇迹降临,真能有个英雄前来救她……

  “救命啊!”她放声再次大喊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