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阳亚臻 > 婴儿炸弹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婴儿炸弹目录  下一页

婴儿炸弹 第十章 作者:阳亚臻

  珊雅发现自己取的英文名字挺名副其实的,只因此刻她仿佛正在漫游仙境,只不过不  见兔先生及红心皇后──反倒是这一处雾气浓厚的地方,令她联想起伦敦,但感受不到  一丝浪漫,反而有一丝孤寂的感觉。  

  突地,她觉得眼前有一道刺眼的闪光,亮了又消失,令她感到害怕,忍不住抖了起  来。  

  橙明,你在哪里?她无声地啜泣著。  

  ※※※  

  “小海,她没事吧?”橙明在海兰身后晃来晃去。  

  “放心,你们那宝贝目前还在死赖著不肯出来。”海兰略皱下眉看著橙明后,才懒  洋洋地说道。  

  “既然如此,那她为什么还不醒?”他细声问道。  

  海兰看了珊雅一眼,明白她此刻的状况,也不多提什么,只是淡淡的回答。“快了  ,不过睡眠是比什么都好的治疗。”  

  “小海,小雅她真的没事吗?她有撞到额头耶。”心疼珊雅额上的淤青,橙明抖音  道。  

  “我说没事她就没事,育幼院长大的孩子不会那么脆弱的。”她斜睨他一眼,“她  有事丢了孩子,你不更开心?反正你……”  

  “停,我知道我很自私、混帐,但我从没想过要用什么方法让宝宝消失。”橙明虽  很生气他人的误解,但因自己的确很不好,也无法怪罪他人。  

  “是吗?视而不见、逃避、漠视,不也一样?”海兰很不客气地指责,对橙明她可  感冒得很。  

  她认为天下最恶劣的男人,并非感情的骗子,而是自私、不顾孕妇感受的准爸爸。  

  “我……”橙明本想开口辩白,但一思及除了珊雅外,他不想多作解释,就倔著不  言。  

  “小海。”不忍好友被人围剿,酆凝出声叫唤。  

  海前撇撇嘴,就在这时,床上的人呻吟出声。  

  “小雅,你有听见我在叫你吗?”橙明大喜地抓著珊雅冰冷的手,频频呼唤著。  

  “橙明……”是橙明,太好了。珊雅喜极而泣,一扫先前的无助,努力从浓雾之中  挣扎清醒。  

  一见她的泪,橙明可紧张了,又开始拉著海兰唠叨,“你不是说没事吗?为什么她  哭了?”  

  海兰烦得差点没一脚踹开他。  

  众人也开始出声询问著检查中的海兰。  

  “闭嘴。”怒吼兼怒视,才换得一室宁静。海兰拔下听诊器后道:“没事,她可能  一时还分不清梦境跟现实。”赶在众人出声前,她又道:“她好得可以当孕妇范例样本  了。”她捺住性子说道。  

  果真在她话落,睡美人也清醒了。  

  珊雅清醒的第一件事是确认宝宝安在否。  

  “放心,你们那宝贝‘勇’得很,此刻正在你肚子漫游著。”海兰在橙明再三示意  下,又补上一句,“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你还是好好的休息几天。”虽然她觉得没有  必要。  

  休息对这阵子工作过度的珊雅而言,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但丫丫她……”她可  不想领教丫丫的炮轰。  

  “我帮你说去。”发言人竟是出乎意料外的友谅。  

  “你……”珊雅眨眨眼。据她知道,友谅跟丫丫两人可是标准的冤家,一见面就吵  翻天,活像斗鱼似的。  

  友谅明白珊雅的讶异。也不知为什么,这几天没见到那胖丫头,他竟好想念那和她  抬杠的日子。  

  珊雅目前也没心思多想,反正有人爱当炮灰,她何乐不为呢?“对了,我大哥及夜  人、袖旋呢?”  

  闻其言的众人均交换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那个希腊……呃,你大哥跟夜人他们目前有事不能来。”橙明眼神饱含怨恨,口  气却很平和。  

  “很重要吗?”因没瞧见众人怒火的眼神,珊雅又问道。  

  “当然。”橙明沉声道。  

  众人也纷纷点头附和著。  

  此刻,夜人及袁术迪正把那被一时怒火冲昏神智的曾惠虹,移送法办。  

  当橙明接住跌下楼的珊雅同时,酆凝早已一箭步地捉住那位行凶的恰查某、疯女人  。一时间,众人均一副要把她碎尸万段的模样,就连袁术迪也不例外。  

  不过,夜人却持不同的看法,“何必为这种人弄脏我们的手呢?”瞄了一眼不知死  活的曾惠虹,他冷笑道。“目前,只要把她刚刚的行为,一五一十地告知外头那票‘八  卦派门人’,相信不用我们动手……”他言下之意,已十分明白了,“至于她,该送她  去看看看守所的装潢了。”  

  听闻他们的话后,曾惠虹那不可一世的表情瞬间消失,立即脸色刷白,她在行动前  没想过珊雅有那么多靠山。  

  在面对媒体时,她还再三的喊冤,说是珊雅自个滚下去的,跟站在身后的她,没有  任何关系。  

  但媒体记者们,对她本就忍耐已久,如今有把柄在众人手上,大家岂会放手不写。  

  因一时的错,却付出一辈子的代价,似乎太可悲了。  

  ※※※  

  珊雅心知众人有事瞒她,但知道大家是为她好,也不点破,故意装作毫不知情的样  子,突然地眼光一移,“糖儿,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口吻中满是讶异。  

  宓糖儿有那么一点虚弱地说:“你总算发现我啦。”  

  “你不是……不是……怎么……”珊雅盯著她看。  

  “拜托,你为了我受伤,我不来看看你,行吗?”宓糖儿的声有一点过分高亢,“  不过,你既然没事,那我也……天呀。”该死,只要心情一放松,那刻骨铭心的疼痛,  又一阵一阵地向她席卷过来,看来娃儿等不及出来了。  

  “终于……”海兰按按她的脉搏,又检查了她一下,“酆凝,抱起你老婆往产房出  发,快。”海兰催促著突然呆住的酆凝。  

  “你是说糖儿她……”紧张外加兴奋,令酆凝愣住了。  

  “对,你还不快一点,你老婆就要在此生了。”男人还真没用,幸好上天让女人生  孩子,否则人类只怕早八百年就绝种了。海兰摇头地见抱起宓糖儿火速冲出去的酆凝,  “家橙明,小心照顾珊雅。”吩咐完毕后,她也快步的走出病房。  

  不一会,大家全都离开了,病房内只剩下橙明及珊雅两人。  

  他抓她住她的手,“小雅,你愿意在我巡回表演后嫁给我吗?”橙明赫然发现自己  是屏息在聆听她的答案。  

  要不是一个手臂正吊著点滴,珊雅铁定会跳起来,“你是说真的?我并不……”  

  他捂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口,“停,看著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真的不愿意结婚吗?  ”橙明严肃地说,“不愿给宝宝一个完整的家庭?”他威胁、利诱参半著。  

  “我……当然想。”她小声地低头承认。当了一辈子的私生女,她当然不希望让她  的下一代也受人另眼看待。“但你是认真的吗?不是一时冲动?我可以接受你的不婚主  义,但我却无法忍受你婚后的后悔及不愿。”珊雅说出心底的恐惧,感情有时需要完全  坦白。  

  “老实说,对婚姻我不但是新手,还是一个自尊心强的新手。”橙明自嘲,“不是  有人说婚姻是靠两人共同经营的吗?你愿意跟我经营吗?”他问得小心翼翼。  

  “但,橙明,我们不是一直认为那张纸不重要吗?我们不一定要结婚,也能过家的  生活呀。”低著头,珊雅抚摸著小腹。  

  基本上,橙明对“婚姻”两字还是有那么一点恐惧,虽说他此时已能接受小宝贝了  。“但你大哥他……”  

  珊雅闪过一丝苦涩,“橙明,我对你的要求只有承认宝宝的存在,对于结不结婚我  倒不是很在意。”一思及不少友人都赶在孩子入学前才办入籍,有无那道手续似乎不是  那么重要。一想到此,她心情好了起来。  

  橙明闻言,心情就不怎么Happy了。  

  本来小雅如此说时,他应该感到很轻松,但不知为何竟感到很生气。  

  两名各有所思的男女,并无发现门外站了一群人。  

  “这个珊雅为何那么替他著想?身为女人有哪个不希望披上白纱?”朱必芽激动地  怒斥著。  

  “你也是吗?”友谅不是滋味地睨著她问道。  

  气极的朱必芽没细思的回答,“没错,要是此刻有人跟我求婚,我一定马上答应。  ”语毕,她为这句话后悔了半死。  

  “真的?”友谅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那么如你所愿,朱必芽小姐,请你嫁给我。  ”语毕,他立即吻上她吃惊张大的唇,久久不忍放开。  

  “拜托,主角不是你们两个人。”袖旋翻了一下白眼。难不成西洋人都是这么直接  ?  

  两另外三人士鑫、夜人、袁术迪均沉著一张脸。  

  “你认为这样的结局好吗?”夜人眼中含怒,低声问道。  

  “太便宜他了,虽说妹妹无法登上族谱,但也是雪莱家人,岂可跟人没名没分的生  活一辈子?”袁术迪是家庭观念很强的人,他认为相恋的最终目的就是步上红毯。  

  士鑫食指跟拇指“啪”了一下,“袁术迪,我有一计不知你同不同意?可整整那混  小子,也能令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开玩笑,军师可不是被叫假的,不整整那不知好  歹的混球,他就不姓凡。  

  袁术迪本来不肯,但在夜人一针见血的点破下,他不得不同意。妹妹离开了橙明,  就算嫁给世上最有钱、最有势的人,也不会快乐的。  

  “说来听听吧。”见识到父母那无爱平淡如水的婚姻,袁术迪不愿妹妹也走上相同  的路子。  

  于是三人就开始窃窃私语著。  

  而分神过来聆听他们谈话的袖旋,只听见绑架、认亲、公开征婚、婚宴……只闻那  片段言语就足以使袖旋暗惊在心中了,她又看看在病房内不知大祸临头的两人,不禁有  些担心,是否会弄巧成拙呢?  

  ※※※  

  一星期之后今天是出院的日子。珊雅自觉这些天她可真的彻底补足了精神,整个人  活力十足。  

  “嗨,咱们的准妈妈精神不错喔。”袁术迪手拿著一束满天星进来。“可以准备出  院了吗?”把花给她的同时,他笑问。  

  “咦,大哥,你怎么有空?”听袖旋说,大哥这阵子正积极跟国内大型旅行社商谈  豪华轮船的事宜。  

  “开玩笑,天大的事,也比不上我的妹妹重要。”袁术迪一副“世上只有妹妹好”  的傻样。  

  珊雅笑得好开心,礼貌十足地道:“谢谢你,大哥。”  

  “走,别客套了。”他扶著她的腰,一同步出病房。  

  办好出院手续,那辆林宝坚尼行驶在人来车往的大马路上,珊雅趁在等红灯时,开  口问道:“对了,上次橙明说你跟夜人他们去办事,都办好了吗?”  

  “嗯,都办好了。”袁术迪嘴角上扬,冷酷地道。  

  他一直到最近才明白自己的眼光有多差。  

  在最近那堆杂志、报纸、周刊纷纷大力登载曾惠虹未成名前的消息,没想到玉女歌  星的背后尽是不入流的小太妹行径,打架、滋事、偷窃……她在警局的前科,足足有一  本字典那么厚,更别提她镜头前后双面人的个性。  

  谁无年少轻狂之时,肯悔改就行了,但她在小歌手时就常使各种手段,陷害同期的  歌手们,她们在见报后,纷纷出面指责,令人不禁摇头唾弃。  

  他一直认为自己的母亲,冷淡不重视亲子关系,就连夫妻之间相处也如外人,因此  他一直希望找到一名热情洋溢的女人来当伴侣,怎知才动心就……意识到珊雅那目不转  睛的目光,他干笑了笑,“对了,珊雅,你手边的通告,友谅全帮你处理好,你最近是  不是可以……”袁术迪吞吐地斟酌用词。  

  “大哥,有话直说。”珊雅实在见不得一个大男人如此扭捏的怪模样,不得不出声  打断。  

  “嗯,是这样的啦,你也知道爸很希望见你一面,你愿意跟他见上一面吗?”袁术  迪问得小心翼翼。  

  珊雅一愣。其实这并不是大哥第一次提出,但不知为什么,她就是鼓不起勇气去见  上爹地一面。  

  “大哥,是不是爹地的病又重了?”她思及袁术迪再次提起此事,莫非……“不,  他自从上次接过你电话后,人好了不少。”他跟医师不禁都讶异这种奇迹。不过有一点  令他感到很意外的是,照顾父亲这阵子的生活起居的竟是母亲。  

  “那你……”她摇摇头,“大哥,再给我一些时间好吗?”珊雅内心挣扎了半天,  还是选择了“拖”字诀。  

  他叹口气,“珊雅,子欲养而亲不在,我相信你比我更了解它的意思吧?”袁术迪  点到为止。“对了,晚上我有一个酒会,漂亮的Irig小姐,愿意当我的女伴吗?”  他表现出一副花大少的调调。  

  “你这位金龟婿,还怕找不到女伴吗?再说……”她瞄了瞄已凸出的腹部。再怎么  得天独厚,已七个多月的身孕,还是隐约可见。“能看吗?”珊雅笑著说道。  

  “你忍心放我被那票豺狼虎豹给……”袁术迪不解。人家不都说东方女孩子很含蓄  ,怎么会……“得了便宜还卖乖。”珊雅大笑著,“如果你不介意带我去会影响你的形  象的话,我答应就是了。”已在盘算应如何妆点才不会太臃肿的珊雅,并没发现袁术迪  那计策得逞的笑容。  

  ※※※  

  名模Irig原是贵族之后,其兄扬言要帮他找到好归宿,在台中港的Irig号  上的首航舞会,将在今晚举行,根据可靠消息,国内不少青年才俊,纷纷收到邀请函…  …“啪!”一声,电视上主持人的声音立即中止。  

  “喂、喂,电视是我家的,小力点行吗?”一手奶瓶、一手Baby,一副超级奶爸模  样的酆凝哇哇叫。  

  橙明只是狠狠地看著他,“这事你也参了一脚吧?”他那口吻有如溶浆般火热。  

  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我们是好朋友,我怎么可能会害你呢?”酆凝心想他一定  要拿媒人钱,这个角色真不是人干的。“嗯,你才刚下飞机,一定累了,就回去好好休  息一下。”见到橙明的白眼,他又说:“你嘛拜托,人家小雅跟她大哥在一起也没错,  她只是你孩子的妈,又不是老婆,你凭什么臭著一张脸?”  

  “你是不是很想打一架?”橙明悻悻然地说。他本来天天都跟小雅来个电话热线,  但自从她出院后,他就找不到人,心中一直很不安,硬是把演唱会取消好几场,赶在今  早回国,一路上还不停猜测她出了什么事。  

  谁知,在机上看到小雅陪著袁术迪出席酒会的报导时,他就一把火在烧,等到他回  家确定小雅真的失踪好几天后,才知道那名希腊佬是有意刁难,而刚刚那段报导只不过  更证实他的猜测罢了。  

  打架?这可不在他计画内。“有本事去找你那位大舅子要人去,别把气出在无辜的  我身上。”  

  无辜?哼,他要没参上一脚,自己就改姓酆。橙明心想著,不过思及他的话还挺有  道理的,橙明就拿起外套走人。  

  “呼,总算把这位‘东风’送走了,嗯,看来我需要通知袁术迪那边准备应战了。  ”一想到连台好戏,酆凝心情忍不住兴奋起来。“喂,他过去了……好,今晚见。”话  筒一挂,他望著已吃饱喝足的女儿,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橙明你会明白,再多的自由,也比不上爱人及儿女在旁的感觉。他暗忖。  

  ※※※  

  此刻的珊雅正大发脾气。  

  “大哥他为什么要如此自作主张?我并不需要他的强出头呀。”她明白大哥是为她  好,但她就是无法忍受任人摆布的情形,她气得很想揍人。  

  “你这孩子,都快当母亲了,还是这么爱发脾气,”郑米佳坐在一旁,不苟同地摇  摇头。  

  “院长妈妈,我……”珊雅忍不住又搂著她撒起娇来。  

  摸摸她的头,郑米佳慈佯地说道:“珊雅,你大哥是疼你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大费  周章的去计画这一切。”  

  “我懂,可是院长妈妈,我承认我也想嫁给橙明,但我希望他是发自内心,而不是  被人威胁才……”珊雅不希望那幸福的背后是一道阴霾。  

  郑米佳笑咪咪地说:“很多事都需要催化剂,我知道你自己也有能力令顽石点头,  但看在众人期待早日喝你们喜酒的份上,你顺从一下吧。”郑米佳看著她的肚子又说:  “你也不希望孩子跟你吃同样的苦吧?”郑米佳是很传统的女性,一直不逼珊雅,就是  知道她吃软不吃硬。孩子都快落地了,两个大人还在那磨蹭,害自己不得不出面。  

  闻言,珊雅有如泄气的皮球,不敢吭声。  

  橙明,自求多福吧。此时她也只能替他祈祷著。  

  ※※※  

  入夜Irig号的甲板上在各式的小灯泡串联下,远望整艘船有如星河般灿烂。  

  而原先就十分华丽宽畅的甲板上,在刻意的妆点下,形成一个大型的宴会听,中央  那精致多样的各国餐点,令人不禁垂涎三尺,更别提那国际级的乐团了。  

  只不过华丽的布置、精致美食并没吸引住众人的注意,在舞会还没开始之前,众人  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讨论著。  

  “喂,那不是曹氏的小开吗?怎么也有兴趣来参加这个舞会?据说他跟一名脱星正  打得火热。”甲客人讶异道。  

  “别提了,曹氏最近财运困难,八成是被家中大老逼来参加的。”乙客人一副消息  灵通人士的样子。  

  “那……那不是袁术迪吗?他也来了?”  

  “废话,谁不知袁术迪这位希腊贵族除了有财有势外,还是溺爱妹妹的人,只要娶  到他妹妹,不等于套上一颗摇钱树,我猜今天到这的每个男人都是抱著相同看法。”  

  甲客人左右张望一下,压住嗓音道:“我听说,袁术迪是想替他那位身怀六甲的妹  妹,找个‘准老爸’。”他那语气充满了轻视及嘲弄。  

  “我也听说了,那又如何?反正只要有钱,谁管那荡妇要找多少情夫。”乙客人一  副理所当然的口气。  

  “说得也是,我们肯穿破鞋,她就该感恩了。”甲客人道。  

  “没错,到时她玩她的、我们玩我们的,各不相干,哈哈……”乙客人笑得很无赖  。  

  一名在旁边听了很久的客人,那拳头几乎快飞了过去,但那衣领却硬生生地被人往  后拉到角落处。  

  “拜托,别忘了,我们是偷混进来了,别闹事。”酆凝气急败坏地说道。  

  “但是他们竟然侮辱小雅。”橙明火气正旺。  

  “怪得了谁,社会的评价,本就对女性较严苛。”酆凝耸耸肩道,“不过,我相信  这些人中,会有不少慧眼识英雄者,毕竟小雅人漂亮,有才气,甚至还有个雄厚的靠山  。”  

  “她是我的。”橙明很生气酆凝的明知故犯。“小雅不会看上这些纨裤子弟的。”  他说得信心满满。  

  “是吗?”一个意外的声音插入。  

  “是你们,夜人、士鑫。”酆凝愉快地打著招呼。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橙明质问道。  

  夜人道:“邀请函是小雅亲手写的。”他言下之意,就是人选全都是经过珊雅自行  挑选过的。  

  橙明这下深受打击,而士鑫火上加油地又说道:“对了,这张是你的邀请函,看在  你是孩子的父亲份上,雪莱伯爵答应给你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橙明握紧拳头不语,也没接过那张烫金的邀请函。  

  “你不接就算了。”士鑫不太在意地说,“我就跟小雅说过,多此一举,她还不信  。”语毕,那张邀请函也已准备回收了。  

  橙明恶狠狠地怒扫他们三人一眼,抢过邀请函后,人已怒火三千丈地远离他们三人  。  

  “看来他真的火大了。”酆凝那口气很乐似的,“对了,刚才谢谢两位的友情赞助  。”他对著步到他们身旁的两人道。  

  刚刚那两位八卦男,全一改轻浮的模样,正经地答道:“别说了,我们这票人都很  喜欢Irig,看到她幸福是我们大家的愿望。”  

  夜人道:“不管如何,先谢再说,待会还要请大家帮忙。”他态度真诚,口吻已较  平常温和多了。  

  或许,受到爱情的滋润及为人父了,夜人给人的形象并没有以往的强悍、可怕。  

  虽说如此,那两位八卦男依旧小生怕怕。  

  见他们几乎快落荒而逃的样子,酆凝不禁有趣地调侃道:“妹……婿呀。”对占这  点便宜,他可是很乐的,“功力依旧喔。”没理夜人的凶光,他笑咪咪地调侃著。  

  ※※※  

  这样做对小雅是最好的,她想要一个可以疼她的老公,而他,他想趁事业快到山头  时,再下一番功夫,婚姻、为人父并不适合他。橙明内心深处想著。  

  就在他拚命地说服自己放弃时,一阵热烈的掌声吸引住他的注意,抬头一望。夭呀  !此刻他的心仿佛被一把刀正狠狠地割下般,痛,却无法说出口,只能眼睁睁地看著小  雅被一名油头粉面的小子逗著露齿而笑。  

  见到被围绕在其中的小雅,一想到从今而后,她的笑不再为了自己,她娇媚地躺在  别的男人的床上时,橙明觉得那把刀正在切割著他的心。  

  突然,一阵婴儿的啼哭令他一怔,他看见夜人那位小妻子正哄著不知为什么而哭的  小娃儿,似乎有些手足无措,这时那位活像维京战士的夜人及时出现。  

  “嗨,爱撒娇的小杰琛,不哭、不哭。”伸出手,夜人把扑向他的小娃儿单手固定  靠肩,轻声细语地哄著啼哭的小娃儿,并到袖旋的耳畔说些什么。  

  只见她一扫狼狈,轻捶一下他的腰际,嘴角含笑,脸颊红云浮出。  

  夜人豪爽地大笑著,就这样一手抱著幼儿,一手搂著娇妻往膳食区走去。其间就见  他不时跟著袖旋私语,而他们那小宝贝仿佛也感染到父母的欢乐,兴奋地手舞足蹈。  

  那和乐融融的情景,令橙明一时间感触颇深。  

  “你也办得到,何必羡慕别人呢?”酆凝毫无预警地出现在他背后,见到他自虚的  挣扎,不禁摇头。  

  “我……”他本想口是心非说些什么,但见珊雅不知被何人逗笑时,他握拳握得好  紧。  

  “何必呢?有花堪折只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酆凝摇摇头,又继续说:“好,  我承认婚姻生活并非天天都是星期天,有时我也很受不了糖儿为了一些小事生气,甚至  小孩子生病时的无止境哭泣,如果你问我会怀念单身生活吗?”不等橙明说什么,他就  直接回答。“会。”  

  “可是你……”橙明不解。那他为何又要鼓励自己去娶小雅?当然啦,自己不介意  跟她生活一辈子。  

  “笨,我是说怀念,并不是说后悔。”酆凝不悦地对他皱眉,“完美?开什么玩笑  ,天下哪有什么事是完美的?我只知我爱糖儿,糖儿也一样爱我,而很多事只要双方各  退一步,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最重要的是,我不认为没有糖儿的日子,我会过得很快乐  。”鄞凝顿了一下,“充其量,只能算是行尸走肉的人。”  

  他若有所思地看著橙明,“我相信你很明白,但好友我不懂你为何不肯向前跨一步  ?”  

  橙明只是盯著舞池中婆娑起舞的人们不语。  

  “再犹豫,她有可能会成为别人的,你知道的。”酆凝下著最后一剂猛药。  

  橙明一怔,这话就仿佛一只大铁锤般,狠狠地敲打在他的脑袋瓜子。  

  不……她不会的。他几乎快窒息了。  

  失去了她,比小孩、婚姻更可怕。  

  ※※※  

  “你想干什么?”袁术迪横阻往前进的橙明,口气中充满了火药味,一副想打架的  调调。  

  “我想,如果小雅同意的话,我打算争取配偶栏的位置。”不知是否心情开朗了,  面对袁术迪,他竟没昔日的威胁感,口吻正经中却带著幽默,没有以前的漫不经心。  

  袁术迪似乎被他幽默的口吻及话中的意思吓到,但立即稳下来,语带调侃,“怎么  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也不用委屈啦。你瞧今日的情景,小雅也并不是非嫁你不可  。”不气气他,自己那口气怎么吞得下去?  

  “小雅爱的人是我。”橙明有些得意道,“你认为用金钱买来的丈夫会真心疼她一  辈子吗?”他正色道。  

  “哼!”袁术迪悻悻然地刚过头。  

  见他已退让出路,橙明欣喜向前,但走了没几步又回过头,“谢谢你,大舅子。”  他语中有些腼腆。  

  “快滚吧。”袁术迪没好气地低咒著,尤其见到橙明一路吹著口哨往珊雅坐的地方  去时,他是不痛快到极点。  

  “会适应的。”友谅拍拍他的肩,明白他此刻的心情。“走,我请你吃北京烤鸭。  ”友谅拉著他往膳食区去。  

  妹妹,为兄的只能帮到这。袁术迪内心无限落寞。  

  他一直想要一个弟弟或妹妹,好不容易才拥有一位乖巧贴心的妹妹,谁知才拥有不  到数月就要拱手让人,教他怎么不惆怅呢?  

  ※※※  

  今天一整夜,被众星拱月的珊雅累惨了,在郑米佳的帮忙下,终于可以坐下来休息  了。  

  “呼,天呀,他们今天是怎么回事?”不解众位好友的举动,珊雅困惑地抱怨著。  

  “珊雅,你大概也饿了,我去拿些东西给你吃好吗?”见到橙明的示意,郑米佳打  算闪人。  

  “不用了,院长妈妈,我自己来。”开什么玩笑,哪有让长辈服侍的道理?珊雅已  准备起身。  

  “你不怕他们又来邀舞吗?”见珊雅又坐下来,郑米佳抿嘴而笑。“你哟,好好休  息会。”语毕,她就离开了。  

  郑米佳走后,珊雅真的有些累了,闭目养神著。  

  突地,她感到有人接近,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鼻。  

  橙明!她脑袋瓜子立刻浮出橙明的身影,但又立即摇头失笑。这阵子好想、好想他  哟。珊雅微叹口气。  

  “嗨,希望你这声叹息是为了我。”橙明给她一个充满魅力的笑容,“小黑炭,你  愿意嫁给我,当家太太吗?”  

  梦想实现了。珊雅一双大眼睁得好大、好大,“这是真的还是梦?”她小小声地问  道。  

  他的唇轻触著她的口,仿佛要证明他不是虚幻的,那热力足以烧到整艘船的吻,就  这样贴印在她的檀口上。  

  “你说呢?”他邪气地眨眨眼。难不成她不爱他了?橙明表面平静,内心却紧张得  不得了。  

  “为什么?”珊雅细声地问道,“你真的确定吗?”  

  “只因为我发现夜里拥著你入眠,比抱著一床棉被要温暖多了。”橙明说得一本正  经。  

  珊雅眨了眨眼,噗哧地笑出来。  

  橙明儿她笑,自己也跟著大笑,笑停后,他摸摸她的粉颊。“一直认为婚姻不好,  却又自私的想拥有你。但今夜我才了解那道我认为无用的手续,却是杜绝别人垂涎你的  保护网。”他说得酸味十足。  

  “你……在吃醋吗?”珊雅不敢相信地说道,想笑又怕令他恼羞成怒,憋得好难过  。  

  “对。”他顿了一下,“你还没回答我,要不要当……”  

  “笨蛋。”珊雅生气地大叫,见他一怔,又笑道:“你还不了解我的心意吗?”她  正色地说道:“不错,我很喜欢小孩子,但那是你跟我两人的结晶,我才想拥有,否则  ,你认为我会冒这个险吗?”她言下之意,是答应了。  

  “你……的意思,是答应了?”橙明原以为需要费很多唇舌,但她如此爽快地答应  今他大大出乎意料之外。  

  “没错,如果你回神后,就给我一个吻,然后……”  

  她的话被欣喜若狂的橙明给堵住了,他们并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正在盯著他们的一  举一动,直到那如雷的掌声响起时,这才了解他们免费演了一出戏供人观赏。  

  “我们决定结婚了。”橙明大声宣布所有权。  

  一时间恭喜声、祝福声此起彼落,这时袁术迪也大声宣布婚礼开始。  

  那声令下,所有人都动了起来,而橙明也被一群男人簇拥到一个舱房内,换上一件  香槟色调的西服。  

  等到他又站在甲板上的讲台前,乐团奏著「结婚进行曲”时,就见身著白色露背低  胸礼服的珊雅,正被一身铁灰西服的袁术迪牵著朝他走来。  

  见到她离自己愈来愈近,橙明的心有如战鼓般响个不停。  

  看著她,他心想,能跟她共度一生,及拥有那快到来的孩子,一切似乎完美了。尾  声狂欢的婚宴结束后,两名刚成为夫妻的新人,总算有了私下独处的机会。  

  在那豪华的大浴缸中,两名新婚夫妻正浸泡在充满芳香的热水中,享受著彼此的亲  吻、爱抚。  

  “我总觉得我好像中计了。”吞下一块猪肉冻后,橙明咕哝地抱怨道。  

  “你后悔吗?”珊雅双眼含笑道,不承认也不否认。  

  “不。”他摇著头,“真奇怪,我一直以为我们从前那种关系是最适合的。”橙明  双手抚在她的小腹上,“但现在竟感觉再也没比这更适合我们的……咦,这……”  

  她也笑著道:“是宝宝在动了,他也很高兴呢!”  

  “嗯。”橙明好感动,双眼合著水分点头。  

  这时,珊雅突然无关联地想到,“喂,橙明,你记不记得那一次,你要去美国录音  ,也是在浴室中,我们……”想起那次的狂野,她不免有些害羞。  

  “当然记得,你为什么提……难不成,你想重温旧梦?”最后一句他是咬著她的耳  朵,邪气道。  

  她拐了他一肘,“不是,我是想或许宝实是那次孕育的。”见他挑眉无声地问,她  浪漫地回答。“那次比较特别嘛。”  

  “特别!哈,小炸弹一个怎么会不特别?”  

  “小炸弹?”她眨眨眼重复著那句特别形容词。  

  “不是吗?想想自从知道他存在后所发生的事。”橙明拉著她,快速地擦干她及自  己。  

  珊雅细思,分居、找到亲人、两人质疑感情及关系、挣扎……一直到最近的分离及  结婚。  

  “但他炸掉原有的一切,却令我们找到真正的自我,不是吗?”珊雅窝在他的怀中  ,柔声道。  

  “嗯。”橙明无语,却紧紧地拥著她。  

  ※※※  

  三个月后,家奇迹在橙明的演唱会安可曲才毕,就迫不及待地准备出来见人,吓得  他妆未卸、衣未换就匆匆跳下台,送珊雅到医院。  

  而他有礼极了,一等母亲躺在诊疗椅上后,就立即乖乖地坠地了。  

  至于他那位对婴儿很感冒的老爸──橙明,在儿子出生后,竟来个一百八十度大回  转,成为一名标准的“孝子”,对孩子的全力关注,竟惹得珊雅抱怨连连。  

  或许为人母了,她也软化了先前的态度,在孩子满月后没多久,就一家三口前往希  腊去拜访雪莱伯爵,准备一偿心愿及完成母亲的遗言。  

  *想知道郁夜人和红袖旋的浪漫恋曲吗?请看新月浪漫情怀362《我的屠龙骑士》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