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想衣 > 青梅竹马不恋爱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青梅竹马不恋爱目录  下一页

青梅竹马不恋爱 第七章 作者:云想衣

  早晨七点三十九分。

  米米穿着粉红色的长睡衣边睡眼惺忪的揉眼睛,边打呵欠地走出家门,然后持续闭着眼睛往隔壁邻居家走去。

  推开另一扇门。

  “赫妈妈……”她嘴里还不清不楚地呢哝着。

  没像往常一般听见赫妈和蔼的声音,倒是坐在餐桌前的赫晴鹫早脱口而出:“天!都快八点了,你怎么还穿着睡衣啊?你的制服咧?”

  结果,他的声音果然成功地吓走了米米一半的瞌睡虫。

  “你……怎么还……在家?今天不用晨练吗?”

  米米扯着发尾,连讲话都会结巴。她是怎么搞的?又不是第一次见到阿晴,但现在心脏狂跳的速度都快把她弄吐了。

  一定是昨天的告白结果惹的祸……

  偏偏赫晴鹫就像察觉了她的心事似的,还刻意侧着睑,悠闲地托着下巴,直拿漂亮的乌黑瞳眸瞅着她。

  “我今天请假,因为我等我女朋友一起上学。”

  轰!另一半的瞌睡虫刚刚全数死光,只剩下米米红到耳根子的蕃茄脸。

  “你……你别大清早的胡说八道!”米米嘟着嘴走向赫晴鹫,小手二话不说地立刻把阿晴的衣角揣在掌心里揉着。

  “我可没胡说,是你还没睡醒吧?”

  赫晴鹫噙着嘴角的笑意,头一低,在米米细白颈窝处结结实实印了个吻,“啾,早安!”

  “啊!”米米连忙按住热烫烫的脖子,“你……”

  “醒了没?”赫晴鹫没等她话说完,仍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醒……醒了啦!”米米朝着他皱皱鼻子,作贼心虚地偷瞄有没有被别人看到……那个色情的亲亲。

  等她一转头,才发现——“咦?赫妈妈和赫爸爸咧?还有寒哥哥呢?怎么统统不见了?”

  “我爸我妈结伴去爬山;至于我哥,拍戏走人,还有以后……不准你再分心想他!”赫晴鹭脸上闪着一丝危险的表情。

  偏偏米米像只猫,老爱玩火,“如果不咧?”

  “违者惩处!”

  话毕,赫晴鹫倏然捧着米米的脸,不等她反应过来,便在她的唇齿间烙下他重重的气息。

  “还要试试吗?”他的双眸明明已冒火,却加倍好声好气地询问着娇喘连连的米米,害得米米连忙紧抢着自己的唇,猛摇头。

  “乖!”赫晴鹫很满立息这个答案,“那去换衣服准备上学啦!糊涂蛋!”

  “啊,上学……对了!”米米突然想到,朝着赫晴鹫灿然一笑,“我今天要上家政课耶,会作蛋包饭喔!”

  果然得到赫晴举的眼神一亮,因为除了米米,他生命中排行第二的挚爱,就是鸡蛋。

  “想吃吗?”她贼笑得很骄傲。

  他点头如捣蒜。

  “那……你记不记得今天要跟学姐谈甚么?”绕来绕去,总算讲到米米的心事。

  赫晴鹫轻蹙起英挺的眉宇,面色一沉的霎时布满愧疚。

  “我当然记得,我会跟学姐好好谈一谈的,毕竟……要不是因为赌气,这一切的错误本来都可以避免的,是我伤了她。我想她早就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所以,我会告诉她,我跟你在一起的事。”

  “甚么在一起!?”米米陡然提高音量。

  “不是吗?”赫晴鹫心一荡,眉头立即深锁,这个臭丫头该不会到现在还想要反悔吧?

  “当然不是啊!你要告诉她,你是我的!我的!”米米扬高着得立息的小下巴,开开心心地把赫晴鹫的衣角揣在手里。

  “喂,你真的很霸道耶,得了便宜又卖乖,刁蛮小公主!”

  赫晴鹫扯着米米的卷发,明明嘴里还在碎碎念,双手却很认命地开始帮她的长发编起辫子。

  “呵呵……”米米摇摇晃晃地坐在赫晴鹫的双腿上,一张小脸还不安分地回过头,叮咛着:

  “所以,等等到学校以后,你一定要记得告诉学姐喔,说我规定你这辈子只可以喜欢我而已喔,不可以忘记喔!只可以爱我一个人而已喔!”

  她大大的水眸里毫不掩藏的深深依恋,教赫晴鹫忍不住宠爱地将她抱怀,飘远的眼神有对另一个女孩的歉疚,可是……他没办法。

  因为,他或许可以承受一辈子良心的谴责,却绝对无法忍受自己任由米米走出他心底。

  所以,赫晴鹫悄悄地轻叹了口气。

  eMM

  托着白色餐盘,米米望着黄橙橙的蛋包饭傻笑。

  还热呼呼的哪!

  米米忍不住幻想着:等会儿阿晴看到这盘完美的蛋包饭,一定会露出惊喜的表情……

  而她,好想好想让阿晴开心!

  好想好想让阿晴称赞她,

  哼哼,她米米,虽然手不巧,不会织甚么毛线衣,但是,她很会弄蛋包饭喔,因为她可是用了很多很多的蛋和很多很多的爱心哪!

  至于毛衣,她会用买的。

  顺便连打毛线棒一起买,然后在手指头上贴很多的ok绷……幻想自己打毛线打得很辛苦,这样阿晴一定会说她很棒!

  如此一来,她这个女朋友应该就很完美了吧?米米自得意满地笑得像只甫偷吃到鱼的猫,甜甜蜜蜜地讨人喜欢。

  于是,她吹吹自己端着餐盘怕烫的双手,加快脚步往操场前进。

  “米米!”却没料到忽然被排球队长给半路拦截。

  “啊,嗨!”米米心情很好地笑咪咪,然后注意到“咦?你的眼睛怎么有那么大的一片瘀青啊?该不会又和别人打架了哦?不可以这样啦!打架不是好事情耶!”

  “天!你该不会是忘了吧?我这个贱狗眼圈,可是拜你那该死的邻居所赐耶!”排球队长翻了个白眼,明明只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哪!

  “啊!对喔,我想起来了,我们两个跑去喝酒,结果好像是回来的时候嘛,你就被……嘿嘿!”米米眨眨眼睛,回想起那个画面。

  当然,她思绪的重点放在后续教她睑红红的事后发展啦!

  “后来呢?那个混蛋有没有欺负你?”排球队长意图忽略他被揍的丢脸事迹,连忙转移话题的追问起米米。

  “混蛋?你叫谁混蛋?”米米偏着头,不甚了解。

  “谁?还有谁?当然是赫晴鹫啊!”排球队长不加思索地回答,“米米,你怎么会问我这种笨问题啊?”

  “你为什么要叫阿晴〖混蛋〗?”

  一听到有人骂阿晴,米米亮晶晶的双眸微微一眯,显然心里相当地不愉快,偏偏却还是有人很不识相——

  “为什么叫他混蛋?这种事哪有什么为什么啊?之前我们去喝酒的时候,不都是这么称呼他的吗?怎么现在……”排球队长抓抓头,不懂米米为什么看起来好像在瞪他似的。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米米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我“现在]告诉你喔,从今天起,我不准你骂他,也不可以叫他混蛋!”

  很霸道地强制规定,她的一张小脸蛋写满了保护的神色,阿晴可是她的宝贝男朋友哪!

  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被路边的阿猫阿狗骂?

  但米米喜怒无常的反应却搞得排球队长茫茫然地张大了嘴,完全不清楚今天的米米到底吃错了什么药。

  “为什么?米米,你是怎么了?为什么不准我骂赫晴鹫?你不是也很讨厌他吗?之前我骂他的时候,你不也跟着骂得很愉快?怎么现在你却生气了?”

  “反正就是不准你骂他就对了,不跟你讲了,我要走了!”

  米米跺跺脚,不打算跟他解释那么多。眼看着蛋包饭都快冷掉了,她哪还有时间陪别人穷耗啊!

  “为什么?”

  可排球队长却还紧跟在后面,锲而不舍,“是不是他威胁你不能骂他?米米,你别怕他!”

  “我才不怕阿晴咧,他也没有威胁我。”米米没停下脚步,嘴角却扬起甜甜的笑靥,他们两人……很恩爱耶!

  排球队长见米米似乎不想搭理他,心急的只得连忙扣住她的手臂,“等等!米米,你真的不用怕那家伙,我告诉你,我可以帮你狠狠修理他!”

  他的一番强调果然成功地让米米停住脚步,而且米米的眉至少立刻挑高了一吋半。

  这个男人在说什么蠢话啊?居然想修理她的男朋友?他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敢做这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米米开始考虑 该狠狠踹他一脚,以玆警告!

  但排球队长却以为她是不相信他的能耐,于是更加夸张地比手划脚,逞能地按得十指指节劈哩啪啦作响。

  “真的啦!你别误会我打不过他。上次要不是因为我喝得很醉,我才不会那么轻易放过那混蛋的。哼!你一定要相信我,那个肉脚不是我的对手。甚么嘛!那混蛋以为他真的是你的谁啊,居然还在那里等你!哼!他算老几啊?下回我看到他,非得重重还他几拳不可!那个白痴,还自以为是你的保护者咧……”

  排球队长原本是满心想讨好米米,没想到,却教在一旁的米米愈听愈不顺耳,表情愈来愈难看。

  “你给我闭嘴,”终于,气呼呼的米米忍耐超过了极限。

  要不是因为手里的蛋包饭是阿晴的最爱,她还真想连带一把往排球队长的脸上砸去。

  [米米?”这下子,米米语带不善的口吻总算让排球队长稍微立忌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了。

  “我警告你喔,你最好不要欺负阿晴喔,如果你胆敢动他一根寒毛,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米米很认真地目露凶光和森森白牙。

  “咦?为什么?我找他麻烦,你干嘛要生气?”排球队长这才终于领悟,不知从哪一秒钟算起,米米和赫晴鹫早就变成同一国了。

  “为什么不能生气,他是我男朋友啊!你欺负他,就是欺负我,我当然要生气喽!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米米讲得理直气壮,她的男朋友当然归她保管,除了她,谁也不能碰!

  “甚么?你刚刚说什么?他是你的谁?”他用一种近乎尖叫的颤抖声音说话,简直不敢相信他所听到的一切。

  “你是老人家啊?耳朵那么背!我说阿晴是我的男朋友啦!”米米虽然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却不怎么介意多宣布一次。

  事实上,她还有些开心地漾出笑意;只是,排球队长接下来的反应实在很不给面子。

  “不可能!”他仿佛瞬间被人打入十八层地狱底端的悲吼。

  令米米睑色丕变!

  “甚么不可能?怎么不可能?发生这种喜事,你不跟我说声恭喜已经很不礼貌了,居然还跟我说不可能!你……真是”个很不懂事的人耶!”

  “那……那家伙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吗?他们球队的那个……甚么经理的,不是吗?米米,你被他骗了啊!他脚踏两条船!”

  排球队长情急之下顾不得其它,双手使劲地用力握住米米的肩膀。

  他压根儿没想到,才正以为他和米米的感情似乎有点进步,却怎么一夜之间天地变色……可恶!又被那该死的赫晴鹫抢先一步!

  “阿晴才没有骗我,你这个猪头!他和学姐会在一起纯粹是一个误会啦,他今天就会跟她解释清楚的!”

  米米极力澄清,她可不喜欢阿晴被别人东家长西家短的,更不喜欢有人提起学姐……

  “解释甚么?解释他喜欢的人其实是你?”排球队长拉长了睑,表情摆明着不屑。

  “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米米想也不想,理所当然地回答。

  闻言?排球队长扬着眉,“你难道就这么有把握,赫晴鹫〖真正〗喜欢的人,是你而不是学姐?”

  “把握?甚么把不把握的?是阿晴亲口对我说的啊!”米米望著有些莫名其妙的排球队长,不懂他的多疑。

  “他这么说,你就这么相信?米米,你还真是单纯啊。”没想到排球队长却冷笑了起来。

  [什么意思?”米米突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你该不会真的以为他会为了你而抛弃那么温柔又体贴,凡事替人着想的学姐吧,拜托!像你这种会同时周旋在众多仰慕者中的女生,该不会也懂得一往情深,该不会也学人家玩甚么纯情的一对一吧?”

  他的表情好像在嘲笑她。

  而那不怀好意的讥讽眼神令米米的胸口突然难受了起来。

  [你为什么这么说?阿晴喜欢的人当然是我,他都亲口告诉我了,难道我还会搞错吗?”她固执地重复着赫晴鹫对她说过的承诺。

  但排球队长却笑得好可恶,仿佛他早已看穿那只是场骗局,“拜托!既然他都可以推说他和学姐的感情是一场误会,谁知道他会不会也〖误会〗你和他之间的感情。”

  “他不可能误会的!我和他之间的感情……是和别人不一样的!”米米用力摇摇头,她相信赫晴鹫不会骗她的!

  “你们的感情和别人不一样?呵呵,米米,你可真是浪漫啊,但,如果我是你,我可不会那么相信一个男人。”

  他神秘兮兮地睨着显然被挑拨得有些动摇的米米。

  [为什么?”她的声音在抖,明明不想相信排球队长的话,却无法克制那些字句不断飘进她的脑袋瓜子里。

  她真的知道她和阿晴之间的感情与众不同,却仍无法说服自己阿晴绝对不会变心,因为倘若真心爱上一个男人,嫉妒和怀疑也就随之而来,像藤蔓般紧紧纠缠得人——疯狂!

  于是,情人的眼中,才会容不下一粒砂……

  更遑论,伊甸园里那条蛇的邪恶离间。

  “你还真不懂男人!让我告诉你吧,男人啊,是不会爱上自己青梅竹马的女人的。用膝盖想也知道嘛,面对一个从小看到大的对象,谁还会感兴趣啊?一点神秘感也没有,更何况你所有出糢的一面早就被青梅竹马给看光光了,怎么还会有兴致谈情说爱啊?”

  “可是他说……”

  她虚弱地企图辩驳,却被更强而有力的声音给打碎:

  “让我告诉你一个事实。你们之间的感情根本就不是真的,只是一种小孩子的任性,一种不想丢掉破烂玩具的心情,但这并不是爱情。总有一天,赫晴鹫就会要新的东西而不要你这个旧玩具了,玩腻了嘛!”

  “你说谎!!”米米很生气地吼叫。

  “是不是说谎,你应该比我还清楚。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新厌旧的,还有,全天下的男人尽管花心,但最后会选择的绝对不是任性跋扈的女人,而是温柔可爱的小女人,所以,喜欢你,通常只是因为你漂亮,玩玩可以,但如果说到要认真的话,你猜,赫晴鹫会选你还是细心的学姐?”

  “我不相信!”米米端着盘子的手在发抖,却无法否认他讲的每一句话。的确,与学姐的细心体贴相较之下,她真的输很多……

  脑海里,禁不住回想起阿晴先前好几次骂她任性的情景。她什么也无法确定了!无法确定排球队长讲的话是真是假,更无法确定阿晴是否真的喜欢她……

  “米米,你没有胜算的!”他得意洋洋地宣告了结果。

  她的脸色骤然雪白,脚步踉跄的只想快点逃离这里。但无论她怎么跑,排球队长的嘲笑却总是如影随形,一声又一声的不断耻笑着她的愚蠢……

  她自信的眼神如今空洞地失去光采,脑子里想的尽是些乱七八糟的影像……她幻想着阿晴决定要和学姐在一起,两个人亲密的相互依偎……

  然后抛下她一个人,注定孤独的被留在阴影里……不不!她不要这样!

  她必须立刻找到阿晴,她必须要重新确定——

  他喜欢的人究竟是谁?

  HdeM

  “大概,就是这样…:.”

  赫晴鹫和余美淑并肩坐在背光的操场看台上。

  余美淑无声无息的泪珠像美梦落空的失望,沉重地跌落在水泥地上,碎裂。

  “学姐,我真的很抱歉,如果可以,我真的愿意和你一起试试看,只是……我想,你应该也看得出来,我的眼里只有米米,尽管她不够好,我却怎么也无法放开她……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对她的感情,所以如果我们两个继续在一起,我只会伤你伤得更深……”

  赫晴鹫凝睇着余美淑,千言万语只能化作风中的沉默。

  “如果我说,我宁愿选择继续被你伤害呢?”余美淑哽咽地仰头看他,她还不想放弃啊。

  赫晴鹫却摇摇头。

  “就算你可以忍受,我也不能这么做。从头到尾做错事的人是我不是你,所以你不该得到这样的对待,不该得到这样残缺的爱情。学姐,你值得更好的男人,值得一个真正爱你,而你也同样爱他的男人。”

  “可是,我爱的男人是你!”余美淑低喊着,伸手想抓赫晴鹫。

  “可是,我却无法爱你……”赫晴鹫若有似无地轻抽回自己的手,而相信我,虽然暂时你也许可以容忍这样的我,但是,单向的爱情永远不会成功的。当一份感情看不见未来,你只会痛苦却不会幸福。”

  “其实,我早知道的!我早就知道你和米米不只是朋友,也早就猜到我们的感情无法持久,只是……我想赌赌看,赌赌也许有一天你会看见始终留在你身边的我……”余美淑望着自己的掌心发呆。

  “爱情从来就不能计画,学姐……我真的只能对你说抱歉。”

  余美淑用双手捣住自己的耳朵,企图做最后一丝挣扎,“不要对我说抱歉,那会让我以为我们之间从头到尾都是错误的。”

  轻轻的,赫晴鹫拉下余美淑的双手,也承受着她的颤抖。

  “我们的确错了。我们都在各自编造的谎言里企图生存,我试着以为可以不爱米米,你也假装看不见我爱的是别人……但到了最后,活在自我欺骗的世界里,并不会发现爱情,只会增加更多的谎言,悲惨的遮掩各自痛苦的心灵。”

  目睹余美淑此刻的苍白,让赫晴鹫的内心更加深深懊悔。

  当初他真的不该因为赌气而做出承诺,而今,他的错误,却让无辜的学姐遭受如此大的痛苦。

  原来,优柔寡断比无情更伤人。

  “但是……我曾经快乐的,当你答应和我在一起的瞬间,我真的好快乐!”余美淑反握着赫晴鹫,笑中带泪的回想起那狂喜的一秒钟,也真的只有那一秒钟。

  于是,黯然……

  “学姐……”

  他无言以对,直到她自己松开他的手。

  “所以,阿晴,不要对我说抱歉,至少暂时可以让我假装以为……我们曾经有过爱恋,至少在那一瞬间里!然后,对于你的离开,我可以比较不那么痛苦,也许渐渐的,有一天,我甚至可以学着忘记你。”

  用指尖抹去脸上的眼泪,余美淑的双眼看向远方的天空…!

  啊!

  夕阳绚烂,但终究到了结束的时分,看来,天……就快黑了。

  赫晴鹫再多看余美淑归于宁静的脸庞一眼,毅然决然地起身。是到了他该离开的时候了。

  但当他背过身子,余美淑留恋的眼神却又不可自拔地悄悄回到他身上,她还来不及思考,便冲口说出:

  “可以……最后,给我一个拥抱吗?”

  赫晴鹫蓦然回首,余美淑乍然跃起,冲入他的双臂之间,深深将她的唇印在他跳动的胸口。

  匡啷,不远处,米米的蛋包饭跌落在地上,粉碎;她的双手冰凉地捣住自己的唇,心碎。

  天边最后的一丝余晖,照耀着相拥的两抹剪影,诧异着。

  “米米,你听我说——”赫晴鹫狼狈地推开学姐,试图解释这场甚至连他都还搞不清楚的错误。

  “不要!”如果可以,米米想狠狠地甩阿晴一个耳光,但,她却只听见自己的声音不受控制地从嘴里冒出冰凉麻痹的字词。

  “我都忘了,我只是个第三者。很抱歉打扰你们了,如果不太麻烦的话,请继续。”

  然后,她转身拔足狂奔。

  “等等!米米……你误会了!你真的误会了!你别走啊!你……等等我!”赫晴鹫想追上去,却又挂心留在原地的余美淑。

  “你不快点追上去吗?她会跑不见的。”余美淑提醒着赫晴鹫,却垂着眼帘不愿正面凝视他的再度离去。

  赫晴鹫紧握着双拳,焦急地凝望米米跑远的身影好一阵子,然后带着毫不犹疑的坚毅目光回过头来,直视着余美淑。

  “如果米米不见了,我会花上一辈子的时间追她回来。但现在,至少我得先解决我们之间的事情。”

  忽然间,余美淑低低地笑了。“总有一天,你会被你的骑士精神给害死的。”

  “什么意思?”赫晴鹫不懂。

  “结束了,我们之间……早在刚刚我听见米米的脚步声、还执意扑入你怀里的那一瞬间就结束了。”余美淑抬头看他,深深地舒了口气。

  “你是故意的?”赫晴鹫的眼睛猛然瞪大。

  余美淑双手交握在胸前,“我并不像你想像中的那么无辜。赫晴鹫,你太小看失恋的女人了,我也懂得报仇的。”

  显然赫晴鹫从来没想过这一点,因为他呆住了。

  “那么现在,你还有什么理由犹豫吗?”余美淑背过身子不看他,“还不快追?她可是你最深爱的女孩哪!”

  终于,一直愁眉苦睑的赫晴鹫扬起笑脸,“学姐,谢谢你!如果我的生命里从来没有米米的出现,也许……也许我会真的会爱上你。”

  “……”余美淑没有回应,只是用力合紧双瞳,直到再也听不见赫晴鹫跑远的脚步声,才开始颤抖地泌出眼泪。

  “甚么谢谢!我可是在欺负你们哪,谢甚么!傻瓜!赫晴鹫,像你这么笨的男人,我才不要咧!告诉你,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一个更好的男人,一个爱我……就像你爱米米那么深的男人!我一定会的……”

  eMde

  各自结辩最后五分钟……

  后来呢?

  我想这是故事说到这里,大家最迫切想知道的一点吧?

  如果可以,我也想知道事情究竟会怎么发展。

  关于我个人,只能奉劝全世界的人一句话,就是大话千万、千万不能说得太早,因为老天爷总是会迫不及待的给你一个意外的、致命的一击。

  和学姐说完话的那一天,我虽然有即时追上去,却仍赶不上米米的计程车。

  我心想,那就算了。

  反正,我们两家是邻居,米米就算想跑,也不可能跑得太远。当时,我真的以为我太清楚米米爱吃、爱睡觉,还有习惯依赖我的衣角的个性。

  因为,就算她可以忍住不吃我妈煮的饭,就算她可以忍住没地方睡觉的可怜,她也绝对不可能放弃我的衣角。

  我想,或许是当初我也有点睹气吧。

  气……气米米那么容易就误会我了,气米米老是不了解我的心。

  气她可以执着敢爱敢恨那么多年,但当爱情真的来临时,却因为一点小挫折就如此轻易决定放弃我和她之间的感情。

  于是,我带着一点点报复的心情回到球场练球,甚至还和朋友去唱KTV,直到午夜一点钟才回家。

  而当我发现隔壁没点灯的时候,竟迟钝的只觉得有点奇怪。

  等我踏进家门,才发现从不点菸的父亲意外地燃起手边的一支菸,沉默。

  我妈则是哭红了眼睛在等我。

  [怎么了?”

  我记得当初我还可以微笑地问话。

  “米米走了。”我妈泣不成声地说。

  我心想,这家伙一定又心情不好,到哪里溜达去了,所以也没大紧张,反正她能去的地方,我都清楚。

  “我去找她回来。”我耸耸肩。

  “找不到了!她永远不会回来了!”妈哭喊得像世界末日。

  怎么可能?我在心里偷笑着妈妈的夸张。米米怎么能不回来?

  她第二心爱的小熊玩偶还在我的床铺上,她学校的功课还没念完,她最心爱的我,还在这里呢。

  她能去哪里?

  “记得米米的妈妈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寄一张机票给她吗?”

  “我知道啊,可是米米从来没去拿过机票,不是吗?”

  “她今天去拿机票了……”

  甚么?!

  我不敢相信的冲上二楼,打开房间的门……她的小熊还在啊!

  奔进她家,一切都没变啊!

  她衣柜里的衣服还是一样凌乱。

  她的床铺上还摆着前几天才买的电影杂志,我想,是我妈搞错了。

  米米不会离开台湾,更不会离开我的。

  “她今天在机场哭着打电话给我,说她要去找爸爸妈妈了……”

  我摇摇头,这怎么可能!

  转身跑出家门,整整在外头东奔西找?两天,直到我不眠不休倒下的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真的必须承认,我失去米米了。

  我的情绪从强烈愤怒米米的不告而别,到不断地思念她回家。

  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我却从来得不到她的消息。

  上了大学之后,我每个学期拚命打工存钱,每逢放假就出国去找她。

  因为不知道她在地球的哪个地方,所以我只能漫无目标地在众多的城市里流浪,仔细地记住每一张脸庞,希望在穿梭的人群里找到熟悉的她。

  但,米米……就好像突然消失在空气中的天使。

  要不是因为我在小熊身上仍嗅得到属于她的气味儿,我几乎以为她的存在只是一场曾经美丽的梦境。

  现在,我已别无所望,只期盼她在这片天空下,一切都好。

  然后,等待或许有一天,她这阵风,愿意停留在我这颗永不离开的大树里。

  所以,我不敢走太远,怕她会找不到我。

  每次出国,我也总会仔细地留下我的联络地址和、万式,希望她会来造访我家。

  至今为止,我已经揉掉了上百个住址电话,但我还没放弃。

  每当打开门时,我都会偷偷希望门后有个她。

  就算没有也没关系,我会安慰自己:也许是因为米米现在太忙了,所以抽不出空来,但当她累的时候,当她想起我的时候……

  我就在这里,绝对不走。

  我周遭的朋友常笑我傻,劝我别再继续等下去了,他们说,除非女人看得到你的辛苦,否则任何折磨都没有任何意义。

  可,问题是,我却从不觉得这样漫长的等待是惩罚。

  因为,深爱着米米,让一切都变得值得。

  所以,米米,无论你在什么地方,请你记得——

  我爱你。



  不知道有没有人曾经懂得被背叛的心碎滋味?

  我曾经以为,我永远不必懂得这种受伤的感觉,因为我身边总是有阿睛保护着。

  却不知道,唯一能给我这份最致命礼物的人,也是阿晴。

  至今,每当午夜梦回想起当时看见的情景,我还是会悚然惊醒,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哭上一整夜。

  有好多年间,我甚至连回忆的勇气都没有。因为,我会无法呼吸。

  想起那叫我心跳停止的一秒钟,世界仿佛瞬间暂停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努力地眨了又眨……多么希望能发现这只是一场愚蠢到不行的傻梦,可是,心痛的感觉太真实,心碎的力量大震撼,我甚至伪装不出一丝潇洒,脸部肌肉愕然的僵硬着……

  不懂,明明才刚说过爱我的阿晴,怎么会抱着别的女孩在怀里?

  那个原本属于我的温暖,为什么现在丢我一个人在地狱?

  明明触手可及的他,却再也不理我了……

  我好冷啊!冷得四肢都在打颤,冷得连移动的能力都没有了,为什么阿晴却不来抓住我的手?

  因为这是一种惩罚吗?

  惩罚我让他等我等得太久……

  惩罚我大愚蠢,蠢到看不见他的爱;

  可是……可是……我发现我爱他啦!

  大晚了吗?

  阿晴……的眼睛,再也不会看见我了吗?

  阿晴的心里,给别人盖了房子了吗?

  还是,我太任性了,所以阿晴不爱?

  还是,我大坏心眼了,所以阿晴决定要把我丢掉?

  可是……可是……阿晴明明说过他不介意的啊!

  他说过,他不在乎我的坏,他不在乎我的不懂事……难道,爱了不就是爱了吗?

  怎么可以爱了又不爱呢?

  还是,男人都爱骗人?

  明明真心诚意地说了爱你,但转头又会喜欢上别人;因为意外、因为偶然,男人总是可以为他们的出轨找上千百种理由。

  听起来像他们不得不如此,

  听起来像他们不是故意花心,。

  而是情势所逼。

  所以呢?

  女人注定不该大计较吗?

  我不知道。当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总是无法思考得太清楚、看得大透彻,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早已在承诺的那一瞬间起,爱阿晴爱得太疯狂……

  爱到我可以不顾一切地为他的行为找上千万个理由,

  爱到我可以试着假装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可是,摔坏在地上的蛋包饭却真的碎了。

  就算,用尽我所有的理由,也无法止住我的眼泪狂奔。

  所以,我跳上计程车,想到一个可以原谅阿晴的地方,但我却找不到……

  每一个有阿睛足迹的片段,就有他和学姐相拥的美丽画面,伴随着我的眼泪像夜空星星,数不完,也流不尽。

  但尽管我知道,自己终究不够成熟,

  尽管我知道,自己不能够忍受这样的背叛,

  但这仍不足以逼迫霸道的我黯然离去的最主要原因。

  我的出走,只有一个原因,也只为一个原因。

  因为……比起学姐,我真的不够完美。

  而令我深深恐惧的是,阿睛总有一天会发现这一点,然后他会懊悔,当初为什么会选择什么都不会的我…….

  而我,绝对无法忍受这一点。

  我无法承受阿晴有可能会不爱我!

  于是,我决定回到生我的西方,从此把柬方视为禁区。

  我可以走遍世界,却再也不愿用中文说话,因为那会让我想起那个几乎伴我走过前半人生的东方男人,我的阿睛。

  然后,我摇摇欲坠的心,就会一次又一次地碎裂……

  不过,现在我总算能够明白,小时候不厌其烦地总是听我倾诉所有心爱偶像时,阿晴的无奈……

  要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爱上别人,真的很痛苦。

  而阿睛却依旧能屹立不摇地支持那么久……我常常想,那需要一份多大的爱,才足够忍耐这一切?

  那么,相对于我今天的自作自受,我也应该释怀的离开,毕竟,我欠阿睛的,大多太多!

  而正像排球队长所说的,天下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白雪公主,不该是一个任性又坏脾气的女孩,而该是个温柔婉约、懂得体贴的女人。

  而我,连为自己疗伤的本事都没有,更遑论替别人着想了。

  和我在一起的阿晴,大概只会更倒楣,却不会幸福。

  所以,如果我米米的一生里只能为别人牺牲一次,那么就让我牺牲自己的爱情,成全阿晴的快乐吧。

  我静静地离开了……这是我唯一能为阿晴做的一件好事。

  而,每当我因为思念他到无可抑遏、痛哭失声的时候,我总会祈祷他最好过得比任何人都幸福。

  总会希望,学姐会好好照顾阿晴。

  否则,我绝不放过她!

  青涩的岁月走了好几年,我终于当上伸展台上的模特儿了。关于这点,并不意外。

  因为这个职业并不需要任何开怀的笑容,而面无表情的娃娃,正是失去阿睛之后的我,唯一的脸孔。

  我像个假人,守在我已经崩塌的城堡里吃喝拉撒,伪装自己是个真正的人类。

  原本以为,日子就会永远这样下去,直到……

  昨天,当我抱着法国面包走过西班牙乡间的杂货店门口,赫然在小小的电视机里看见阿晴的身影。

  刹那间……

  心跳悸动,

  泪流满面,

  我才惊觉自己真的还活着。

  于是,我瞬也不瞬地盯着昼面里的阿晴,多么渴望自己可以一宣这么幸福的凝望着他,直到永远。

  可惜画面只是片刻,须臾之后,那该死的新闻播报员又重新占领了整个电视画面,害我气得想当场寄炸弹邮包谋杀他这个该死的爱情杀手,所幸这股杀人的冲动没让我漏听接下来关于阿晴的消息——

  “世界杯友谊赛,台湾籍年轻选手赫晴鹫甫入职业队,表现不凡,备受各界瞩目。据说他可以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作表演赛,却不愿意加入各国职业队,因为他说他在台湾等一个人回家。”

  我怔仲地望着他,

  本能反应地记下了开赛地点。

  虽然知道自己不该再与他见面,但至少,可以偷偷看着他吧。

  而光是如此,就足以唤回我多年不见的笑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