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想衣 > 青梅竹马不恋爱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青梅竹马不恋爱目录  下一页

青梅竹马不恋爱 第五章 作者:云想衣

  晚间七点,赫家的餐桌上摆着四菜一汤,正热腾腾地冒着香气;赫爸在客厅抓着报纸却看不下半个字,赫妈在厨房添饭却忘了拿饭匙,这样的心不在焉,只为了一个理由——

  他们阴阳怪气的小儿子。

  “呃……阿晴,你到底在干嘛啊?”忍耐了至少个把钟头以后,赫爸终于还是禁不住问。

  “没干嘛啊,你没看见吗?我在看电视啊。”

  “你在心烦甚么事吗?”赫妈抱着饭锅也跟着发间。

  “有吗?我哪有什么好心烦的啊?我不是好端端地在看电视吗?我很悠闲。”

  “呃……儿子啊,如果你真的很悠闲的话,可不可以告诉老爸,你为什么一直这样来来回回的走动啊?我的头跟着你转得很晕哪!”

  索性丢下报纸,赫爸摘下老花眼镜,揉揉额头。

  “我……我在运动!”

  “那……你的眉毛干嘛打结啊?”赫妈也担心地走出厨房。

  “有吗?”

  为了证明,赫妈连忙递面镜子给儿子。

  照照镜子,“有吗?有皱眉吗?我不感觉有……大概天生如此吧。”

  “甚么?甚么天生?哎唷!天地良心喔,儿子,我可没把你生成现在这副〖忧头结面〗的模样喔!明明是你有心事,少赖到我头上!”一听到儿子怪天生,赫妈哪还容得下这样的侮辱啊?

  她的肚皮可是很争气地生出两个漂亮的儿子喔

  “我也觉得应该是你有烦恼耶,你的脸色很难看喔。”赫爸也跟着小声补充。

  “你们两个少在这里一搭一唱,胡说八道啦!”

  沙哑着低沉嗓音,赫晴鹫瞪着布满血丝的铜钤大眼,脸部肌肉僵硬,却带着发怒的微微颤抖……真的,不比钟馗好看多少。

  如果贴在门上,保证驱魔的效果比门神好上几倍。

  “好、好!不说就不说……我是建议你喔,有甚么不愉快的事情就快点去解决啦!光在这里踢正步喔,烦恼一点也不会解决啦,”

  赫妈边排碗筷边唠叨,却像个讲风凉话的讨厌鬼。

  “妈!”他警告地吼着。

  赫爸连忙出来充当和事老:“好了好了!孩子的妈,你就别惹咱们儿子了。对了啊,怎么只排三副碗筷?米米呢?”

  话才一说完,赫晴鹫的脸色立刻丕变。

  而赫妈却忍不住抱着肚子狂笑起来,“呵呵!孩子的爸,我看你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咧,米米今天不回家吃晚饭,她要和男朋友出去约会啦!”

  “少胡说!甚么男朋友!那是个匪类!还有约甚么会,根本就是心怀不轨!”像突然踩到地雷似,赫晴鹫劈头就是一阵哇啦啦的鬼吼。

  “哇,这么差啊?”赫爸一惊。

  “比我讲的更糟上一千万倍!!”赫晴鹫咬牙切齿地握紧拳头!现在他当真有点后悔,早知道昨天就该把他打到下不了床的。

  那他们两个今天就甭想去约甚么儿会了!

  跟着,赫爸莫名其妙地盯着赫晴鹫一动也不动的身体瞧,“那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我?”赫晴鹫呆呆地指着自己,听不太懂老爸的立息思。

  “你不去阻止吗?”赫爸搔搔脑门。

  “对!阻止!”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赫晴鹫猛一撞桌子,身体便像支火箭似地喷射出去。

  叫赫爸和赫妈忍不住默契极佳地相视一笑。

  “怎么?小俩口闹别扭啊?”

  “你有看过哪对小情侣不吵架的吗?”睨了他一眼,真不解风情啊。

  “呵呵呵呵……真好!真好!年轻真好!”赫爸笑得好慈祥。

  HdeM

  话说赫晴鹫带着一股冲动奔进米米的家。

  “哇!你干嘛?怎么闷头往我家撞?火箭筒啊?”差点撞上正准备出门的米米。

  “你……要出去了?”赫晴鹫上下扫视了米米几眼——短毛衣配上刷白牛仔裤……呼!还算可以接受,但,还是有点太漂亮了。

  “不行吗?”米米退开几步,不愿正眼看他,因为她的心还隐隐作痛。

  “不要去!”他试图阻止。

  “为什么?”她反问他,却也同时注意到,他身上的毛衣下摆没有她的手印,

  于是,她也追问:“这件毛衣是新的哦?”

  赫晴鹫翻了个白眼;有时候他真的不懂米米的思考逻辑,他明明在讲一个很重要的话题,她的视线却只专注在他身上的衣服。

  不就……只是件衣服吗?有甚么重要的吗?

  “别管衣服这种小事啦,我告诉你,那家伙是混蛋,你应该离他远一点,不!不是一点,是可以离多远就离多远。”这是个肯定句。

  但偏偏米米似乎无心于赫晴鹫的警告,她只是固执地追问:“毛衣哪来的?我不记得你有这件衣服哪!”

  甚么蓝白配色的毛衣啊?米米不懂,谁会去买这种蠢衣服呢?阿晴喜欢的颜色明明就是红色啊。

  “米米,你可不可以专心在我讲的重点上啊?”赫晴鹫忍不住探手捧住她的小蕃茄脸蛋。

  “衣服!”这就是问题的重点啊!米米白嫩的小手捏成拳,在心里尖叫。

  拗不过米米的坚持,赫晴鹫只得随出息瞟了眼自己的毛衣,随口回答:

  “喔,这是学姐前几天帮我织的啦!现在,可以回到有关〖那家伙是混蛋〗的重点上了吗?”

  学姐亲手织的毛衣?霎时,那刺眼的颜色教米米的心头猛然一缩!

  “混蛋?难道,你以为你自已比他好多少吗?”语气就像她倒退好几步的冰凉身形”样冷淡,她差点就忘了——阿晴有女朋友的事。

  “米米?”他不懂她为什么刻意拉远彼此的距离。

  深吸了口气,米米涩然开口:“现在回想起来,我总算听懂前一阵子你干嘛老是跟我耳提面命有关要和我保持距离的话题,原来……你不让我进你房间、不让我去找你,都是为了你的女朋友。”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奇怪,这番话赫晴鹫不晓得讲过几万遍了,米米却从来就没记住的时候,但怎么偏偏是在这种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时候,她居然甚么都记得了?

  “讲甚么,不就是在讲你的期望吗?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去多事的。我不会再多管你的闲事、不会再去你的房间、不会再为难你的学姐,更不会再去凶她……怎么样?满意了吗?”

  米米愈是瞪着他身上的毛衣,愈是无法控制心里不断加剧的刺痛。可恶的阿晴!明明这么丑的毛衣,他干嘛穿得那么开心啊?

  脱掉!脱掉啊……她想用愤怒的眼神烧毁那件该死的衣服!

  “甚么满意不满意的?我没要你不准去我的房间啊!”赫晴鹫忍不住放大音量,这家伙怎么这么“番”啊?

  “你没有?你没有?”

  米米气红了脸,握紧了拳头,大声嘶吼:“那你没事在窗户上装锁干嘛?如果你没有不准我去你房间,你干嘛用木头板子把整个窗户都封起来?你就是不让我进去!”

  “我……”赫晴鹫英挺的眉宇蹙紧,他该怎么向她解释呢?

  该怎么解释,其实他是怕自己一个冲动会强吻她?但……他甚至连告诉米米他喜欢她的勇气都没有!

  “我甚么都没说,一直笑嘻嘻地假装看不懂你三番两次推开我的暗示,但那并不表示……我是笨蛋!我知道你讨厌我!我知道你嫌弃我!”

  赫晴鹫整个人傻眼地反驳:“我没有!”

  “你有!你就是有!你喜欢的是像你学姐那种温柔的女生,可是我不是!我不会!我就是任性!我就是糊涂!我就是坏心眼……”而且她的手还很笨,根本不会织这种毛衣!

  米米愈讲愈自卑,愈讲愈委屈!好想抓住阿晴的衣角,可是那衣服好讨厌!

  那是余美淑亲手织的毛衣,亲手为阿晴做的衣服……所以她只好拚命忍耐地捏紧自己的拳头。

  赫晴鹫心疼地望着米米皱着小脸,屏住呼吸只是为了不让发红的双眸掉下眼泪;突然,他低头怔怔看着自己洁净的衣角几眼,彷怫想起甚么似的,赫然抬头,

  着急地一把抓住米米的拳头。

  “你干嘛?”

  “松开,你的手……让我看!”

  赫晴鹫着急地大吼,强硬地扳开她软软的小手,跟着,他倒抽口气!“我早该

  猜到不对劲,你没抓我衣服的时候,就会用指甲戳到自己的肉里!!”

  “你别管我!”米米赌气挣扎地想甩开赫晴鹫的手。

  “我不管你?你都流血了!”心疼她掌心里的条条血丝,衬着米米雪白的肤泽,更教赫晴鹫说什么也不肯松手。

  可赫晴鹫愈是呵护她,就愈让米米想到——他也会这样对学姐吗?或者,他会对学姐更好?

  胸口一酸,眼泪滚了满腮,她的心莫名其妙地疼得厉害,只想远远地躲开他,于是米米激动地反抗着他的钳制。

  “我都说了你走开!走开!走开!你给我离得远远的!别管我!你放手!别碰我!别碰我!”

  “你……”赫晴鹫倏然松开手,眼神中满是伤害。

  他没想到米米竟是如此讨厌他。米米向来最怕疼,而现在她却宁可自己疼,也要不顾一切地甩开他。

  “你……就这么讨厌我?这么无法忍受我?”赫晴鹫沙哑了嗓子,摇摇欲坠的身体仿佛再也撑不住。

  “我就是讨厌你!全世界最讨厌你!”

  挂着两条委屈的泪痕,米米用力跺着脚。她最讨厌他了!最讨厌穿着这件该死毛衣的他!

  最讨厌他了!最讨厌交了女朋友的他!

  碎了……米米的话,轻而易举就打碎赫晴鹫累积了十一年的初恋,他清清楚楚听见胸腔里碎裂的声音,膝盖一软,整个人跌坐在地,痛苦的神色只能深深埋藏在双掌之间。

  “所以,我……我要做什么你管不着!我要去哪里,你更是管不着!”可是,米米却还不停伤害他。

  “我是关心你啊,那家伙不是好东西……”

  他不甘的声音从颤抖的指缝间泄露。难道连他的关心,都该让米米不屑地踩在脚底吗?

  “关心?哼,你干嘛关心我?这么热情的话,你不会去关心你女朋友啊?何必理我!”米米胀红着脸颊,大吼大叫着,她就是讨厌赫晴鹫的女朋友啦!

  她就是气那个温柔到令人不爽的余美淑啦!偏偏赫晴鹫这个大笨蛋却怎么也听不懂!

  “这件事和学姐有什么关系?”抬起头来,赫晴鹫不懂米米为什么老是要针对学姐。

  “就是有!”米米用力把头一甩。

  “学姐根本没有得罪过你,你干嘛老是坏心眼的要找她麻烦?”赫晴鹫忍不住皱眉。

  “坏心眼?我壤心眼?对!我就是坏心眼!怎样?又要说你不必容忍我的恶劣是吗?那你走啊!走啊!全天下就你的学姐最好!反正我就是大坏蛋一个!那你走啊!走啊!”

  米米气愤地拚命用脚踢他,他怎么可以这样讲她?

  他怎么可以说她坏心眼?!

  她哪有那么坏?她在他心里真的这么可恶吗?她不要……

  “米米,你讲不讲理?!”被米米踢痛了腰,赫晴鹫忍不住发火地猛然起身,怒视这个不懂分寸的大小姐。

  “我不讲!我就是不讲理!你要这么喜欢讲理,去找你女朋友啊!”米米却也不甘示弱地对着他大眼瞪小眼,顺便又回敬了他两三个飞踹。

  “你干嘛啊?你可真会把人逼疯啊!”耐不住性子,赫晴鹫闪开身子—不愿再当傻子任由她打。

  却“碰”地害米米霎时失去着力点,一屁股摔在地上。

  “啊!”米米痛叫了一声,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赫晴鹫看。

  “看甚么看?谁叫你老爱对我又踢又打的,我又不是沙包,也不是石头,打不疼骂不怕的,我也有脾气的啊!所以你别看我,现在就算你受伤了,也怪不得我!我以后可不会再让着你了!”

  哎呀!他真该死……明明心里万分焦急着米米是否摔疼了,却控制不了赌气的话不停地从嘴里冒出来。

  好奇怪,她应该是摔了屁股,但为什么却疼了胸口,呼吸道霎时塞满了眼泪,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等了半晌,米米却只是傻楞楞地不发一语,赫晴鹫于是乱了心跳地悄悄靠近了米米几步,“怎么不说话啊?真……那么痛啊?”

  “痛?真的很痛……”米米一脸空白地低喃。

  “真的假的啊?你只是轻轻跌了一下哪,摔了骨头了吗?”赫晴鹫担心得忘了方才的争执,扶着米米的臂膀要拉她起来。

  她却像被毒蝎螫了似地悚然大吼;“你别碰我!”因为,她的心好痛,赫晴鹫一靠近就痛得更厉害……

  “米米!你别任性了,让我看你哪里痛啊!”

  “讨厌我任性,就离我远点!”她忍着痛、压着泪,迅速爬起身来,一溜烟问进更衣室里。

  赫晴鹫被米米奇异的反应给吓到了,连忙用力捶着门。“米米,你出来!你躲在里面做什么?”

  可他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米米,出来……”面对着更衣室里的异常安静,赫晴鹫的情绪更加恐慌。

  就在赫晴鹫疯狂地打算破门而入的一秒前,米米冷着张高傲的脸庞,自己开了门。

  “你想把我的门撞坏吗?我换衣服总是需要点时间。”

  “你……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穿成这样?”

  赫晴鹫张着嘴,瞪着米米身上黑色的紧身小可爱和黑色的超迷你皮裙,那……那块布几乎遮不住米米娇翘的美臀啊!

  还有那匀称修长的双腿,和光洁可人的脚趾头儿……

  “你搞甚么啊?”赫晴鹫霎时陷入虚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晕头转向。

  “不劳你操心,我不会冷到自己的,我会穿外套!”无视赫晴鹫惊讶的神情,米米抓着件白外套转头就往外走。

  “等等!”赫晴鹫眨回两颗快掉出来的眼珠子,慌忙拦住米米毅然决然的脚步。

  “干嘛?”

  “你……该不会是要穿这样出门吧?”赫晴鹫很不苟同地凝了脸色。

  “你算是我的谁?管得着吗?”她抬头挺胸,挑衅地仰视他。

  赫晴鹫揉着眉心,痛苦地猛拍额!“噢!天啊,米米,别再重复这些无聊的话题了!”

  “无聊?”米米的心又紧紧一揪,“是啊,我这个可有可无的青梅竹马,对你来说的确是太无聊了!”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苦着脸。

  “我为什么要知道?你这些多余的关心留着跟你女朋友说就行了!”米米紧捉着白外套的指节泛白,骄傲地不愿在赫晴鹫面前示弱。

  “米米!我们……我们能不能别再吵架了?”赫晴鹫叹了口气,先投降的软下语气。总是这样的,除非他低头,否则事情向来只会愈搞愈糟。

  而他们认识太久了,久到他不会看不出米米只是在赌气,久到他连让她多生气一秒钟都……不舍。

  但这回,就算是赫晴鹫低头,也不可能有转圜了。

  如果是往常,他们两个大概已经和好了……米米忍不住回想起过去,却惹得她更加泫然欲泣,因为,再也不会像过去一样了!

  因为,赫晴鹫心里不再只疼她一个、不再只容纳她一个,他受够了她的任性、他讨厌她了……而这个想法令米米几乎窒息,所以她只能选择无理取闹的大吼:“走开!走开!”

  禁不起一再被米米推开的赫晴鹫也跟着恼羞成怒,“你也该任性够了吧?我都已经跟你低声下气了,还不能和好吗?”

  真的够了吗?

  米米瞬也不瞬地凝视着赫晴鹫身上那件蓝白毛衣,真的有用吗?

  如果现在和好的话,下次当她对着学姐大吼大叫的时候,阿晴会不生她的气吗?会吗?一定不会……那……和好又有什么意义?

  慢慢地撇开视线,米米幽幽地开日:“我要出门了。”

  “甚么?你说什么?我讲了这么久,你还听不懂吗?我说,我不准!我不准你这样出门!”赫晴鹫全身的火气直冲脑门,再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紧紧揪住米米的手腕。

  “你这家伙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啊?固执得跟头牛一样,讲也讲不通!算了,我也不多浪费唇舌跟你讲道理了,反正,你今天穿这样,休想出门!”

  “我偏要这样出门!”

  “把这个该死的衣服给我换下来!”他在她耳边大吼。

  “我不要!”米米的头摇得像波浪鼓。

  “不换,那你今天就给我乖乖待在家里!”他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这愚蠢的女人难道不知道她这样出门有多该死的引诱人吗?有多么挑逗人吗?

  “脚长在我身上,你拦不住我的!”偏偏,米米却飞蛾扑火似地拚命向赫晴鹫愤怒的极限挑战。

  “我不可能拦不住你!不信,你可以试试看啊!”赫晴鹫抓人的手劲加深了力道,像在惩罚着米米的不听话。

  “你放开我!放开我!”米米使尽全身气力地企图挣脱他。

  “你别再动来动去了,真会受伤的!”赫晴鹫敛着剑眉。

  “我偏不!偏不!”

  米米像只受伤了的小狗,双拳乱挥地盲目打人、咬人,只为了保护自己,不再受伤。

  “噢!好痛,你……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你……你才是大混蛋咧!”

  “你给我住手,”

  吃了米米不少拳脚,炽火高张的赫晴鹫终于蒙蔽了自己原本温柔的双眸,他受够了米米的一再逃离、一再问避,受够了心爱女人的冷言冷语,原有的理性节节败退,炙热的心焰瞬间燃成大火狂烧原野,他赤红的双目里看不见米米的身影,只剩“征服”两字。

  他紧紧抱住米米,两人双双摔在床上,他迫近地压制住米米的挣扎不休,紧紧地抵着她波澜起伏的雪白胸口……

  “你……你干嘛?”她喘息的樱唇、赤红的脸颊,教赫晴鹫疯狂地欺上她的唇瓣。

  像泄恨、像恶意的欺凌,赫晴鹫狠狠地掠夺米米的呼吸,毫不怜惜地折磨着她细嫩的软唇,侵入她的齿舌之间纠缠,夺走她最后呼救的声音,深深地将积压的所有情感一古脑儿全埋入她的生涩,蹂躏着她的每一吋挣扎,鼓荡的心跳响在耳边,呐喊着他的苦恋,强逼着她接受、强要着她懂,直到……

  “不……”米米痛苦的泪水满颊,沾湿了赫晴鹫的眼,他这才嘎然辄止地呆住

  天!总算恢复理智的赫晴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做了什么!

  他僵直了背脊,痛心地望着米米染上血迹的红唇、凌乱的金发和……她极度害怕的双瞳。

  她怕他!

  因为他的确是个该死的混蛋!

  “米……”赫晴鹫想为她擦干泪痕,却发现她的颤抖……于是,右手悬在空中半晌,却始终没有落下的勇气。

  “天啊!我到底在做了什么?对不起!米米!我……我……对不起!对不起!”赫晴鹫痛苦地扯着自己的发,无地自容地不敢面对米米的眼光。

  只能狼狈地落荒而逃……

  仰倒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米米,缓缓地抬起冰凉的手,紧紧环住自己的身体,却逃不开方才赫晴鹫一次又一次深深烙进她呼吸的气息,她好怕……

  好怕方才阿晴的失控,像个陌生人一般地令人畏惧,但他生气的唇却又像极了她极度熟稔的阿晴……那种既疏离又熟悉的慌乱情感让她的心跳完全失控、混乱了呼吸,但却突然有件事……清楚了,

  终于明白,她这阵子为什么老是不开心。

  终于明白,她为什么那么讨厌余美淑。

  都是因为——阿晴!

  因为她从好早、好早以前,就已经喜欢上阿晴了!

  轻轻颤抖地碰着阿晴碰过的唇,米米有些手足无措,却悄悄地有些喜欢——亲吻;但随即心又猛然一疼,因为脑海中乍然浮现赫晴鹫离去前连迭的道歉和愧疚的神色……

  啊,米米这才想到,阿晴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而他喜欢的那个人,不是她,而是他们球队的经理,余美淑啊!

  亮丽的瞳眸星光渐黯……原来,刚才那个吻,不是喜欢,是错误,所以他才会拚命道歉,所以他才会逃走。

  眼眶安静地湿了,原来哭……竟然这么痛……

  原来恋爱,不一定都很开心……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