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想衣 > 青梅竹马不恋爱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青梅竹马不恋爱目录  下一页

青梅竹马不恋爱 第四章 作者:云想衣

  中午,几个橄榄球队的男生一起聚在学生餐厅里吃午餐,大家互相笑闹着,除了赫晴鹫一反常态的沉默。

  他食不知味地咬着嘴里的咖哩饭,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两天刻出息避开他的米米。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最近寒流来袭,怕冷的她,晚上睡觉时,毯子够暖吗?

  不知道他偷偷塞在门缝里的暖暖包,她有没有拿去用?

  昨夜他瞪着窗户,发呆了一整晚,等了一整晚,可是,他想……大概再也不会有人从那里溜进来了吧!叹了口气,心很酸哪……

  “碰地”一声,一瓶可乐突然重重放在赫晴鹫面前。

  抓着可乐罐的主人随即跟着杵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嚣张——“你输了,赫晴鹫,米米选择的人是我!”

  赫晴鹫只抬头瞄了那个爱挑衅的排球队长一眼,便低下头继续吃饭。

  “怎么?输了就变成哑巴了?还是缩头乌龟?哼!赫晴鹫你还真孬哪,像这样竞争都不敢跟我竞争一下,怎么有资格继续当我们高中的第一白马王子呢?”

  排球队长不死心地继续大放厥词——

  “唉呀!该不会你们橄榄球队的怕了我们排球队的,所以连跟我们队长争女朋友的胆子都没了。不过,也好啦!你这么做也算识时务,自己有自知之名,免得到时候自取其辱,那就真的丢脸丢大喽!”跟在排球队长身后帮腔的是整个排球队。

  “嗤!他们排球队的是脑筋有问题还是低能儿啊?”橄榄球队上的四分卫首先看不下去地冷哼了几声,“甚么抢女朋友啊?我们阿晴早就有女朋友了,抢个屁啊!”

  “对啊,根本就搞不清楚状况,还敢整队带到这里来撒野?”右后卫也咬着饮料吸管,慵懒地闲睨着对方人马。

  “撒野?”一个排球队员抢前,却被队长微笑地拦下。

  “早就有女朋友是吗?应该不是因为怕丢脸而赶快去找来掩人耳目吧?”排球队长用一种鄙夷的眼光,上下扫视坐在赫晴鹫身边的余美淑。

  [这种普通女生……是挺配你这种小人物的!!”他笑笑。

  “收回你的话。”吃完最后一口饭,赫晴鹫向来不喜欢当众吵架,但那并不表示他允许有人踩在他头上。

  只要学姐是他的女朋友一天,他就不准人欺侮她。

  “阿晴,算了……”拉拉他的手,余美淑注意到大家都聚精会神盯着即将发生的火爆场面。

  “是啊,怕你这个没用的男朋友受伤,你是该劝劝他,少在我面前惹得我不爽!”排球队长像在挥赶苍蝇似地摆摆手。

  “你说什么?!谁没用…”

  几个橄榄球员同时一跃而起,各个至少一百八的壮硕身材当场遮蔽了日光灯管下的半片天。

  “怎么,想打架吗?”不甘示弱也跟着挺起胸膛的排球队,在橄榄球队体格划一的辉映下更显发育不良。

  “不打架,我们不在公共场合打架的!”四分卫精明地拉住火气渐大的众人,却回眸对排球队长一笑,“不过,这位打排球的大少爷,据说,你应该是开跑车上学的,红色的车,挺显眼的,是吧?小心喔!轮胎……或者煞车。”耸肩。

  “哼,你算老几?竟敢威胁我?你不知道我老爸可是这里的家长会长哪!还有,校长如果打算多盖几栋大楼,还得看我老爸的睑色咧!”

  排球队长根本连瞧都不正眼瞧这个全队最瘦的家伙。

  “威胁?不,我们穷学生哪懂那种东西啊?了不起大概就只是知道,开高速公路如果煞车失灵,就算大难不死,至少也会少条胳膊、断条腿的吧。”

  四分卫嘿嘿两声阴笑,令人毛骨悚然地浑身发了阵冷,排球队长咿啊了半天,说不上句话。

  恼羞成怒的于是又将矛头调回正打算沉默离开的赫晴鹫身上。

  他伸手拦住他。

  “你要走?赫晴鹫!就这么算了?你真的连和我对上的勇气都没有?拜托!你该不是因为怕闹事会被学校禁赛,所以不敢和我杠上吧?不是吧?那么没种!”

  他早就看准了赫晴鹫为了球队绝对不会和他动手,所以排球队长更是尽其所能地在嘴巴上逞能。

  赫晴鹫英挺的眉宇一挑!这家伙,真不懂得看人脸色是吗?难道他看不出来,这几天他的心情非常、非常的“糟”吗?

  “阿晴……”学姐低劝着,那排球队长摆明了是来找碴的啊!

  赫晴鹫僵硬了半天的脸,最后化作个帅气的笑容,“你们放心,我是听不懂狗吠的。”

  “你说什么?你敢骂我是狗?!”排球队长胀红了脸,横眉竖眼。

  倒是赫晴鹫愉快地朝着他漾出”笑,“你知不知道甚么叫做不打自招啊?就是你现在这副模样。”

  “你……”排球队长气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台词都说完了吗?我可以走了吧?拜拜!”赫晴鹫轻蔑的神情似乎完全不把他放在眼底。

  当两人擦身而过时,排球队长负气地咬着牙,对着赫晴鹫的耳边轻声放话:

  “你以为你就这么赢了吗?哼,我告诉你,不管你现在嘴巴上说得多不在乎、多厉害,总之,过了明天,米米就是我的了,我们要出去约会,你猜我们两个人火热的夜晚会有多呛?你猜,她尝起来的滋味如何?要我告诉你吗?”

  赫晴鹫方才挂在脸上的笑脸顿时铁青,他猛然煞住脚步,回头瞪视着那个该死的男人,“你刚刚说什么?”

  “怎么?心疼了?”终于占回上风的排球队长轻浮的脸上泛着低级的奸笑。

  “怎么了阿晴?他跟你说了什么?你别理他,他故意惹你的。”见赫晴鹫的神色全变了,四分卫暗自喊糟地连忙卡在两人中间。

  可赫晴鹫全听不见,他赤红的双眼里只有那个该死的浑球……瞧他一睑该死的色胚模样!

  “收回你的话,我不准你这么对她!”他厉声警告,他赫晴鹫绝不允许有人动米米一根寒毛的,关于这点,那个浑蛋最好弄清楚!

  “是吗?难得你这位青梅竹马这么关心她,可惜,你是拿你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我的米米根本就不理你。不过,看在你这么好心提醒我,又对我这么好的份上,你放心,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她的。你也知道,我对女人一向挺拿手的!”

  排球队长还兀自帅帅地拨弄自己的刘海,却没听见赫晴鹫十个指节劈哩啪啦作响的前奏。

  接着,在他还未从自我陶醉中日过神来之前,赫晴鹫早已拨开四分卫,失控地一拳“砰”的打歪了排球队长的右脸。

  “你混蛋!”他怒吼着。

  “你竟敢动手打我?”恐惧的抽气声。

  “你打我们队长?!”排球队的人一惊,连忙张牙舞爪地加入战局。

  “谁敢动阿晴!”哪容得了自己人被欺负!橄榄球队队员也跟着揍人。

  双方人马扭打成一团,整个餐厅围满了看好戏的群众和吆喝呐喊的声响,还有慌乱的余美淑。

  “噢!不……阿晴,还有大家……你们都别打了啦!”

  她试着拦阻,却无法阻止赫晴鹫仿佛发了狂般的拳脚像龙卷风似地扫在排球队长身上。更无法抵挡这场愈形扩张的混战。

  “怎么办呢?!”正当余美淑束手无策之际,却望见几个女孩经过门口,好奇地停下脚步往里头瞧。

  “咦?!好像有人在打架耶!”

  “那又怎样?不关我们的事吧?”对着合起的双手呵口热气,米米才没心思管别人的闲事哪!

  她只是一心气闷着自己的固执。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她明明就看见摆在门口的暖暖包,早知道那一定是阿晴准备的,所以她偏偏不用……可是,今天的天气真的好冷喔……冻得她鼻子都红了。手也好冰喔!

  “咦?那个不是橄榄球队的经理余美淑吗?该不会是橄榄球队的人跟别人打架吧?”眼尖的同学一下子就发现最近很红的余美淑。

  米米心头”震,连忙抬头——

  “怎么?米米,要不要过去看”下?”包打听同学留意着米米的反应。

  她却嘴硬地刻意甩开头,“哼,橄榄球队打架关我甚么事啊?更何况我又不喜欢那个经理,我才不要过去凑甚么热闹咧!”

  说归说,眼角还是忍不住朝那里瞟……不知道阿晴有没有在里面?

  不过,阿晴又不是个爱打架的人,所以应该没有吧!

  “走了啦!”推着同学要离开。

  “等等!”余美淑在无计可施的危急情况下,只能向着她们跑过来。米米!”不等她靠近,米米转头就走,她可不想假惺惺地给讨厌的人好脸色看!

  “米米!”余美淑却快一步地抓住她的手。

  “你干嘛抓我?我和你又不熟!放开啦!”米米皱着眉抽回自己的手,跟着退开好几步。

  “对不起,米米,我知道前几天我惹得你和阿晴不开心,你不喜欢我也没有关系,但是拜托你赶快去劝劝他们,我使不上力,但是我想阿晴”定会听你的话的!”

  余美淑真诚地看着米米,又着急地往餐厅里瞧。

  “阿晴……和人家打架?”米米努力想装出若无其事,音量却难以控制地提高了几个分贝。

  “嗯!”见米米还是有些在意,余美淑连忙用力点头。

  “哼!”瞪着余美淑的忧心仲仲,米米就不由自主地赌气——“他不是你的“男朋友〗吗?你自己去想办法啊!关我甚么事?他啊,打死算了!”

  “米米,你太过分了啦!!”同学们纷纷拉拉她的手。

  “本来就是!她男朋友的事,干嘛要我帮忙啊?”虽然心头也有些后悔自己该死的冲动,但自尊心不允许米米低头,所以她只好趾高气扬地转头离开,背地里却咬着唇希望她留她下来。

  “米米!你不想知道阿晴和谁打架吗?”为了自己的爱情,余美淑本来不想讲的,但是……比起自己,她更在乎阿晴!

  米米回过头,狐疑地看她。

  “你是不是要和排球队长约会?他跑来向阿晴挑衅,所以他才……”余美淑神色黯然。

  为了我?米米的双眸霎时晶亮,二话不说地疾步走入餐厅。

  而余美淑也总算能松口气。

  “伯伯,麻烦给我一桶冰块好不好?”走向看热闹的饮料部老板,米米装出她向来最拿手的讨人喜爱笑靥。

  “好啊!你想要多少都行啊!不过,米米,你的那个阿晴好像和人家在打架耶!你知道吗?”

  就连饮料部的伯伯都对这对高中部的青梅竹马很清楚哪!

  “我知道啊,所以现在要去劝架啊!”漾着甜美的笑容,她神秘兮兮地提着冰块走向那团混乱。

  然后,爬上张附近的桌子,“轰”地把整桶冰块倒在他们身上。

  “妈的,谁啊?很冷耶!”

  “喔!哪来的冰雹啊?噢!冷……”

  瞬间,大家缩着脖子自动分开,双眼火红地寻找那个该死的丢冰块者。

  “喔,米米……你干嘛啊?”

  “米米,原来是你,”

  “拜托!米米……我早该猜到是你,还有谁敢对我们做这种事情啊?”

  双方人马见到米米灿烂又无辜的笑颜,明明方才还满肚子火气的,这下子全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谁叫你们都几岁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打架,很丢脸耶!”

  “都……都是阿晴!”

  “呃……都是队长啦!”

  两边队员在米米的责备下,纷纷不好意思地胀红了睑,慌忙推卸责任地指控着那两个还继续扭打的罪魁祸首。

  “哼!”米米一皱眉,跳下桌子,站到那两个都扯破衣服的家伙旁边。“你们两个,别打了啦!”

  “除非他收回他刚刚讲过的混蛋话!”赫晴鹫嘴边挂着瘀青低吼。

  “作梦!”排球队长抹掉鼻血。

  “你讨打!”又抡起拳头。

  “谁怕谁?!”架他一个拐子。

  “噢!”米米不假思考地迅速钻到两人中间。

  “啊……米米!别……别过去啊!危险!”队员们来不及拦住她。

  “会被打到啊!啊……”女生们闭上眼睛不敢看即将鼻青脸肿的米米,拳头不长眼睛啊!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赫晴鹫反射动作地收回拳头,双臂大张地把米米整个人密密藏进自己臂弯里。

  碰!排球队长煞车不及的手肘还是重重地撞了过来,落在赫晴鹫护卫的背脊上。

  “噢……”赫晴鹫吃痛地板压着声音。

  “你没事吧?”米米睁大眼睛望着赫晴鹫。

  “你这个傻瓜,别人打架的时候,你跑过来碍手碍脚做什么?!赫晴鹫气愤地对着怀里这个不只死活的臭丫头大吼。

  他又凶她?米米呆了两秒。

  “你那么凶干嘛?”她可是为了他才来的耶。

  “你吓到我了!”赫晴鹫更火大地提高音量。她到底知不知道她刚刚的举动有多危险啊?

  更别提当他差点打到她的时候,他的心跳几乎停止!

  要不是他即时抱住她,他真不敢想像米米会因为他和别人愚蠢的冲突而受到任何伤害,幸亏,幸亏……他抱住她了!

  可,米米却不懂他的心疼,她只是好讨厌阿晴责备她,好气自己好心被雷亲……劝架还挨骂,

  咬着唇,用力推开他,“你最近怎么老是凶我?我到底是为了谁来劝架啊?你不谢我也就算了,还骂我?”

  “我又没叫你来劝架,真是多事!我本来就是要揍他的!”赫晴鹫对于打了那个混蛋排球队长一点也不觉得后悔。

  米米瞪着双眸。甚么?他嫌她多事?阿晴这家伙到底是哪根神经没转紧啊?

  “你才奇怪咧,好端端的没事揍他干嘛?人家哪里惹到你了吗?!”

  “就是惹到我了!”赫晴鹫乌亮的黑眸还闪着戾气。

  “那你说啊,他哪里惹到你?”她忍不住质问他。

  赫晴鹫直勾勾的双眸凝视着她。还会有甚么蠢理由,

  若不是为了她,向来好脾气的他怎么会动手打人?但为什么她却总是不了解?为什么她总是不懂他?

  “你说话啊!干嘛像个哑巴?一定是做错事了,所以才找不到借口!”被他看得心慌意乱,米米不安地又把他推远一点。

  做错?他?赫晴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为了她打人,她却帮着别人指责他?

  “米米,你搞错了,是他先……”四分卫看不过去的想替赫晴鹫辩解。

  “别说了!”赫晴鹫倔着性子,甩头,撇开视线。

  “可是你明明是因为她……”左后卫也跟着不平。

  “谁说我是为了她?我是为了学姐,跟米米无关!”他负气低吼。

  赫晴鹫冷漠的答案让米米呼吸一窒!瞬间眼眶不受控制地泛红,像只快掉下眼泪的小白兔,但她却紧握着孤单的拳头,屏着呼吸拚命忍耐!

  她望着余美淑,再转头望赫晴鹫……恍惚间眼底似乎浮现红楼梦里贾宝玉和薛宝钗相配的双双俪影,霎时她觉得自己像个大白痴一样,阿晴为了学姐和人家打架,而她……搅甚么局啊?

  她甚么都不是啊!

  难怪阿晴嫌她多事……没错!她是多余。而现在,她这个多事的第三者似乎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因为——

  阿晴交女朋友了,他要离开她了,从此以后,她是多余的了……这是第一次米米终于了解,阿晴不会永远属于她的事实。

  可是,怎么她会觉得心好像痛痛的、酸酸的、苦苦的……摇摇欲坠的身体好像快晕倒了,但她却还是得强自镇定地转开头,佯装漠然地挺直发冷的脊梁,小心翼翼地一步步走离餐厅。

  因为……她突然意识到,如果摔倒,已经不会有人来扶她了!

  她的蹒跚步履牵引着赫晴鹫的视线,紧紧纠缠着她,心急如焚地担忧着她红通通的小白兔眼睛……揪得他心乱如麻,不顾一切想追过去,却被双伤痕累累的手臂给拦下。

  “你想干嘛?”排球队长诡笑地睨着摆明为情所伤的他。

  “滚开,不用你管!”赫晴鹫不费吹灰之力就推倒了这个打架的肉脚。

  “哼!赫晴鹫,你这个人还真是记忆力很差耶,你还记得你刚刚讲过的话吗?你的女朋友在这里!至于米米,就算有人该追着她、过去照顾她,那个人也该是我,绝对不会是你!]

  排球队长的一番冷言冷语终于惊醒赫晴鹫,他慌忙地回头寻找一直未获他留意的余美淑,内疚地发现她异常苍白的脸色。

  [学姐……]他甚至连道歉的话都说不出口。

  余美淑只是淡淡地垂下眼皮。

  [哈哈!你继续在这里陪你的女朋友吧!至于我呢,你知道,女人母爱的天性对于受重伤的男人一项缺乏免疫力。放心,我一定会在秘密身上寻求安慰的!]

  排球队张讽刺地拍拍赫晴鹫的肩膀,一拐一拐地加紧脚步追着米米愈走愈远的背影离去。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