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想衣 > 青梅竹马不恋爱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青梅竹马不恋爱目录  下一页

青梅竹马不恋爱 第二章 作者:云想衣

  “推挤!一、二、三!”

  晨间,树梢还挂着薄露,橄榄球队一天的练习早已开始。

  戴着红帽子的教练对着十几个穿着简单护具的大男孩们喊着,操场上的空气充斥着汗水的气味和有力的闷吼声。

  分成两边的队伍,在哨声下,整齐地互相对峙撞挤,除了突然间……“碰”地,有个心不在焉的队员被雄壮的练习对手撞飞了一码远。

  “赫晴鹫!你搞什么鬼啊?!”教练大步走到被撞飞的那人身边,劈头就是”阵痛骂。

  “噢……”整个人摔得差点没脊椎侧弯的赫晴鹫,吃痛的五官全扭在一块了。

  “阿晴,没事吧?”其他队员纷纷向前。

  “背有没有怎样?”七手八脚地扶赫晴鹫坐起身。

  “学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撞人的学弟连迭道歉,却不明白自己的力道也没比昨天大呀,怎么昨天还不动如山的学长,今天却弱不禁风地不堪一撞。

  “阿保,你是不是太用力了啊?只是练习而已耶……”几个学长责备地瞪了撞人的学弟一眼,阿晴一直是他们队上的主将,除非是对手刻意使劲,否则哪有那么容易被撞倒啊?

  “我……我没有……”阿保学弟百口莫辩。

  “别骂他,和阿保没干系的,是我自己不好,我没注意他撞过来了。”脱下护帽,赫晴鹫连忙摇手解释。

  教练狠狠地朝赫晴鹫的脑门重捶一记。

  “你搞什么鬼?!甚么叫做〖没注意〗!?晨练还给我鬼混!脑子里在想甚么?眼睛在看哪里啊?连个一年级的学弟都能把你撞出去,亏你还是我的左前锋哪!要我说过多少次,橄榄球是个危险的运动,一分精神都不能少,就连练习也不能掉以轻心,而你,身为学长,却领头当坏榜样!”

  “教练,对不起。”

  表现向来优异的赫晴鹫,第一次挨教练骂,他难过地垂下头。

  ”这句对不起我不需要!你给我滚到场边去反省一下。骥莫,上来替阿晴的位置,下午的比赛你上场,他坐板凳!”教练冷着脸,不多看他一眼。

  “甚么?教练……”其他队员倒抽一口气,只不过是练习而已啊!

  “干嘛?质疑我的决定吗?”教练环顾大家。

  “教练,少了阿晴,我们实力会差很多……”队长斗胆代表众人发言。

  “你以为这家伙现在的样子在场上会有多好的表现吗?这几天练习时心不在焉,满脑子胡思乱想的,像这样的家伙,我能让他上场吗?哼!我的队上不需要会分心的人,任何人都不会是例外!如果不把打球当回事,就不要出现在这里!”

  “可是……”队长还试图挽回,因为教练一向疼爱赫晴鹫啊。

  “少废话!还不快回去练习?怎么,下午的比赛不想比了吗?”教练一吼,所有人只得纷纷回到原来的练习位置上。

  “怎么样?你也不服气吗?”教练双手交叉在胸前,盯着赫晴鹫。

  对赫晴鹫而言,阵前换将对他来说是种屈辱,牙用力一咬!“我没有理由不服气,教练说得很对,是我自己不够用心在球场上。”

  “那就去旁边坐,仔仔细细想清楚,只一个分心,就足以让你付出多大的代价,想想看你烦恼的事值不值得,等你想清楚了、弄明白了,再回来。”

  教练稍稍平息愠火,因为对这孩子有很多期待,所以才会更加严厉地责备他。

  “是,教练!”

  捏紧手中的帽子,赫晴鹫挺直了背脊往场边走。

  “美淑!”教练喊着球队经理,“提桶冷水给那家伙冷静冷静脑子,看看他睡醒了没!”在球场上,即使心里偏袒哪个球员,也必须做到绝对公平。

  在伙伴们同情的目光追随下,赫晴鹫颓丧地把身子用力往木凳子上一摔——可恶!心情郁闷得想尖叫,

  “阿晴。”余美淑没有真的拿桶水来泼他,只是温柔地递给他一条冰毛巾。

  “谢谢……”接过毛巾,赫晴鹫往自己脸上一抹。

  “你知道,教练他……”美淑跟着在椅子旁坐下来。

  “我知道,与其说是处罚我,他其实是怕我会在比赛时分心,反而受更大的伤害。”他问声。

  “知道就好,全队他最疼的就是你。”

  缓缓一笑,余美淑侧着脸凝望起闭上双眸的赫晴鹫,卷翘的长睫毛替他遮蔽了些许白昼的阳光,在他年轻的脸庞上斜洒着阴影……突然之间,他向来俊朗的形象染上些许忧愁。

  “阿晴,时间过得好快,你已经二下了,也变成队上的主将了。”

  “对,三年级的学姐你,也该退休了。”

  赫晴鹫没睁开眼睛,只是仰头靠着椅背,弯着唇角,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美淑开玩笑。

  “讨厌!干嘛老提醒我啊?我知道啦,现在三年级都在拼考试,根本很少来练球,就剩下我这个老经理还巴着这个位置不放,害你们没办法招募新的漂亮学妹进来。”

  美淑语气轻松地开着玩笑,眼底却藏着一丝惆怅——他,始终没看出来,对吗?

  她还”直流连在这里的唯一原因。

  “呵呵,知道就好,学弟都在向我抱怨哪,说学姐太美太难追,又没有一年级的学妹进来当经理,害他们少男的心很郁卒喔。”

  “那你呢?”突然开口,她其实很想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她的。

  “啊?甚么?”

  赫晴鹫张开疑惑的瞳眸望向她,余美淑慌乱的心,有些胆怯,转开暗恋的视线,她刻意扯远话题:

  “阿鹫,你还记不记得你一年级刚进球队的事啊?”

  “记得啊,学长和教练们简直把我当笑柄。”赫晴鹫无奈地耸肩。

  余美淑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那也没办法啊,谁叫你……对”个橄榄球队员来说,你太瘦,脸又长得太漂亮……更何况那时候的你,根本对橄榄球一无所知,唯一拿手的就是大嗓门和傻笑,真不知道你到底哪来的冲动,居然想尝试玩这种运动。”

  “别问我原因,我不想回想……”抱着头哀嚎,赫晴鹫哪忘得了他之所以加入橄榄球队的原因啊?

  除了米米,还有谁能逼他做出这种疯狂至极的事情啊?

  要不是那时米米刚好疯狂迷上橄榄球,还说总有一天一定要找个橄榄球员来谈恋爱……他哪会就这么傻傻地信以为真,毫不犹豫地一头栽进这个他完全陌生的运动里啊?

  只是没料到,米米对橄榄球的热情只维持了五天,他却当真对这个游戏执着起来……

  “不过,后来你的表现很出人意料,尤其正式上场的时候,很吸引人!”余美淑微微一笑,会爱上学弟完全超出自己的想像。

  但她总无法忘怀,当年才一年级的赫晴鹫在校际冠军赛的最后一分钟,带着脚伤却毫不畏惧地直闯敌阵,硬是为队上攻下两分,也抢回冠军奖杯,害向来温柔的她,也完全不顾形象地、激动地为他高声欢呼。

  也就这么无法自拔地偷偷喜欢上他。

  “我打球的时候很凶,也很认真!”赫晴鹫傲然一笑,他向来不否认自己对橄榄球付出的热情。

  “所以今天才格外令人好奇,到底是有什么天大的事情,竟然会让你在练球的时候不专心啊。”余美淑终于讲到重点。

  “我……”语气霎时委靡,他还能烦甚么?

  向来能缠绕他心头的只有一个原因,也只有那一个身影。

  “说啊!”余美淑太在意他,所以不会看不出他这阵子的不开心。

  没说话,赫晴鹫只是摇摇头,十指插入短发里,心神就这么飙出脑袋……那天,米米窝在他床上睡了一夜……

  “为什么不说话?阿晴,你知道吗?为什么我会继续留在球队里的原因?我的心里有个秘密啊……”

  余美淑叹了口气,有些事情她想趁毕业之前说出来。

  恍神的赫晴鹫压根儿没听见余美淑的话,一迳想着自那晚以后发生的事……米米还是成天开开心心地往他家钻。

  完全没把他说的“距离”放在心上。

  可是,他已经厌倦了总是假装没事,愈来愈无法忽视的情感压在胸口,他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所以,他决定锁上窗户,代表着他的坚定。

  “你不问我那秘密是什么吗?阿晴,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吗?每次当大伙一起集训的时候,无论是同学还是学弟们总会兴致勃勃地追问我到底心里有没有人,而你,总是坐离我好远、好远……”

  余美淑不明就里地望着赫晴鹫的沉默。

  而他眉头一紧,为的是……想着米米居然连锁带钥匙,将他房里整组锁窗户的东西都撬掉,而且隔天晚上,她又笑嘻嘻地爬着梯子蹦蹦跳跳进他的房间。

  “为什么皱眉?是因为你在乎吗?如果是这样,我会很开心的……”余美淑专注于赫晴鹫脸上的每”线条变化。

  他却脸色乍青,因为他气得干脆把卧室的窗户用木板钉死,以为这样应该足以让米米明白:有些事情是会改变的。

  他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他想逼米米想清楚两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但那丫头却”不做二不休,趁他不在家的时候,把他整扇窗户拆掉……现在她要到他房间更简单了,因为连那两扇玻璃都没了,只剩下一个大洞!

  “我不会为难你的,阿晴,我只是想知道……”余美淑鼓起勇气把手放入赫晴鹫朝上的掌心。

  还沉溺在自我思索当中的赫晴鹫,想到更生气的是:当他告诉爸妈这件事时,他们立见然只温和地要他多让米米一点!但……他为什么要?

  他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忍受她的任性?

  即便那是毫无理由的任性。

  他只是需要一个答案,一个支持他无怨无悔付出那么多年来感情的答案!愈想愈气的他,手握成拳,却未察觉自已紧握的是余美淑的手。

  余美淑仿佛受到极大鼓舞的清丽双眸一亮!

  “告诉我,阿晴,在你心里,我除了是球队的经理学姐以外,还占有什么样的地位吗?我特别吗?对你来说……”这番话余美淑琢磨了两年,犹豫着到底该不该说出口,但今天她想豁出去一切,

  地位?

  特别?

  这几个强烈字眼隐约窜进赫晴鹫脑袋里,他忍不住同意地点点头,没错!

  他的确想知道:在米米心里,他究竟只是个稀松平常的邻居小孩,还是个对她来说具有某种“特殊意义”的男人?

  他点头了吗?他点头了啊!余美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的一切!兴奋让她脸颊泛起朵朵红云,怦怦心跳鼓动着满足的节拍。

  “阿晴……你知道吗?我也是!我也是……在我心里也只有你!”她摇着他的手,像只甫尝恋情甜蜜的爱情鸟。

  [甚……甚么?”

  被学姐一晃,总算回过神来的赫晴鹫讶异着余美淑异常的激动,更不解两人为何会紧紧交握双手。

  这不是只有在球队打胜仗、彼此道贺的时候,才会发生的事情吗?球队……开始比赛了吗?

  “你还不懂吗?阿晴,我说我也喜欢你啊!我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你,只是……我从来不知道你对我也有着同样的心情,因为你知道……你并不曾多看我一眼,所以我只好一直藏着这个秘密,其实,我已经偷偷喜欢你很久了!”

  余美淑的脸,因为告白,燃烧着炽热的光辉,像晚霞般醉人。

  “啊?”这会儿,赫晴鹫可当真被吓呆了!

  怎么他才失神了几秒—事情就变成这副德性了啊?赫晴鹫眨眨眼,又眨眨眼,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听见学姐向他告白……怎么会这样?

  他心里想的,一直只有米米一个人啊!

  “阿晴,你怎么了?怎么表情那么难看?”余美淑握了握赫晴鹫的手。而他却下立忌识地猛然抽回自己的手。

  “阿晴?”余美淑的心头一凉!不懂他的反反覆覆。

  “学姐,我……”面对突如其来的感情,赫晴鹫真的不知该如何反应。

  他想摇头、想拒绝,但他狠不下心……因为他在余美淑眼中看见与自己相似的乞怜。

  那种已无法自拔的情感深陷……

  那种深怕被拒绝的辗转反侧……他们两个人,多像啊!

  将心比心,如果米米拒绝了他,赫晴鹫可以想见自己一定会崩溃,而学姐也应该会这样吧……

  他,不是个无心的人,所以踌躇……

  此时,隔着木头椅子,操场铁丝网外围走过一群吱吱喳喳的女学生,赫晴鹫耳尖地听见了一个熟悉的笑声。

  “喂!米米,你下个星期六真的要和那个排球队长去约会啊?听说他很花心耶……”女孩抱着音乐课本追问。

  “你们不觉得他很帅吗?尤其是在杀球的时候……”米米笑咪咪地回答,“而且只是一起出去吃个饭而已,又没怎样!”

  “你啊,真爱玩!”轻推了米米一把。

  “人生嘛,不尽情享受很可惜耶!”米米一脸理所当然。

  “喂!你敢这样跟别人出去约会,那你的阿晴呢?没关系吗?”米米是横扫全校的漂亮女孩,但赫晴鹫备受拥戴的声势向来不输她。

  尤其他们两人青梅竹马谜样般的情感,更是全校瞩n口的焦点。

  “阿晴?关阿晴什么事?”米米美丽的脸庞漾着不解。

  “这么说,你们真的不是一对哦?”开始有人窃喜。

  “一对?当然不是啊,阿晴只是我的邻居而已啦,你们到底要我说上几百万遍啊?”米米有点厌烦……他们干嘛老提起阿晴啊?

  这几天,她就是已经有点生气阿晴老避着她,还故意把窗户给贴起来……搞得她心浮气躁的才想和别人出去散散心,现在……他们还提!

  唉!都是阿晴害的啦,害她心情一直好不起来!

  “真的只是邻居?那如果有一天阿晴和别的女生出去约会,或者交了别的女朋友,你也不会生气?”朋友们还试探着她。

  好烦喔,阿晴干嘛去约会啊……米米的胸口突然觉得很闷,她极度不悦地忍不住大吼起来:

  “你们不要一直问我阿晴的事情啦!他是他,我是我,他做什么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啦!别问我任何关于他的事情啦,我不知道啦!”

  她踩着气呼呼的步伐抢先离去,讨厌别人总是一副对阿晴很垂涎的样子!

  看了就满肚子火!

  “喂!米米!米米!等等我们啦!没关系就没关系嘛!那你下次可不可以帮我约赫晴鹫啊?既然你们没任何关系,应该不介意吧?”

  “等等!我也要……”

  几个女孩笑得花校乱颤,连忙追着米米的背影跑开。

  余美淑静静地等她们离开,才转头看向赫晴鹫,却吓得心头一颤,出声低叫:“阿晴……你干甚么?放手啊!你的手都流血了!”

  赫晴鹫的手紧紧地揪着铁丝网,力道之猛地抓断了好几根,硬生生刺进他的掌心,滴出斑斑血迹,而他却浑若未察的咬着牙关,脸色铁青。

  “放开,阿晴!”

  余美淑心急如焚地想把赫晴鹫布满青筋的手拉离老旧的铁丝网,顾不得自己白嫩的手也被刮伤不少细痕。

  赫晴鹫赤红着双目,努力地想假装没听见米米方才对同学说的那一番话,但她怎么可以那么说!?

  她怎么可以说他们之间……毫无关系!

  是吗?

  是毫无关系吗?

  她丢了东西,他帮她找;她不想吃药,他帮她吞;她考试考坏了,他和她交换考卷,她赚走路累,他背着她爬坡;她睡不着,他讲故事陪她;她冬天怕冷,他把臂弯借给她……

  原来,这样的他们,竟是毫无关系?

  赫晴鹫被伤得眼冒金星,一阵晕眩几乎让他掉下眼泪。

  “米米……”余美淑迟疑地开口,但不确定究竟是她的声音唤回了赫晴鹫的眼神,还是“米米”这个名字。

  “阿晴,你很在乎我们刚刚偷听到她讲的话?”

  余美淑勉强镇定,心头却是波涛汹涌得难以平息。赫晴鹫的表情太诚实,教她刹那间就清楚明了他心里藏着的人是谁。

  她是知道米米的,那个甫入校就引起全校轰动的法国女孩。

  那个女孩……很漂亮,和赫晴鹫之间的感情似乎也很好……

  其实,打从一开始,余美淑就曾认为米米和赫晴鸶是”对,因为赫晴鹫的比赛,米米几乎每场必到,而且她疯狂加油的声音总比谁都喊得用力。

  但令人费解的是,米米身边总围绕着好多男生,而她似乎也毫不在乎地在赫晴鹫面前与那些人同进同出。所以,余美淑才会转而安慰自己:他们应该只是从小到大的朋友而已。

  但此刻—看着赫晴鹫拚命压抑着冲动,她就什么也不再肯定了。

  倏地心寒,赫晴鹫的嘴角扬起抹嘲讽自己的讥诮。

  “在乎?我为什么要在乎?我又凭什么要在乎?你没听到她说的话吗?她说他和我毫无瓜葛啊!那我为什么要在乎?或者,我还有权利在乎甚么吗?”

  望着他像个傻瓜似地拚命掩饰自己的遍体麟伤,余美淑是如此不舍,“阿晴,你不需要在我面前隐藏甚么的……”

  “我何必?我已经蠢得太彻底了!我还有什么好隐藏?能藏得住甚么?我是喜欢米米,但一个人的心,还能怎么样被伤害?我被拒绝得还嫌不够彻底吗?”脸上扭曲的表情五味杂陈,赫晴鹫甚至连伪装若无其事都办不到。

  这次,他终于被伤透了心,再也无力继续支持下去了,终究……他还想保留住最后一点尊严,不愿再当米米掌心里的小丑了。

  “阿晴……”

  余美淑握住他发冷的双手,而赫晴鹫这才发现她手上的细细血丝。

  “学姐,你的手受伤了……”他盯着余美淑,又望着她的手……天!多傻的学姐,她一心只记得为他的伤口擦药、包扎,她自己的呢?

  她怎么能任由自己受伤却视而不见,狂恋的眼底只有他!

  “那是小事,没关系。”余美淑藏回自己的手,不想让赫晴鹫内疚。

  “学姐……”赫晴鹫叹了口气,紧闭的双眸再次张开的时候,像重新下定了决心,“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刚刚你说过你喜欢我……”

  “阿晴,你不必管我的。”余美淑胀红了脸,急忙摇头。

  赫晴鹫勉强一笑,眼神惆怅地飘远,[我不是米米,没有办法像她那样,可以无心又狠心;无心的看不出我对她的感情,狠心的拒绝我”次比一次更深,我不像她,至少我懂得回头。”

  “阿晴,我听不懂你话里的意思。”她颤抖的声音有太多不肯定。

  “学姐,如果你不介出息我曾经那么笨的喜欢过米米,如果你不觉得后悔,还想跟我交往的话,那么……就请多指教吧。”

  他的承诺,让余美淑从不敢相信到狂喜。

  她笑得如此灿烂,而他却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一点一滴的死去……酸楚溢满了整个呼吸,他却只能假装微笑……

  “阿晴,谢谢你!”余美淑双目中含着感动的眼泪。

  赫晴鹫却无法直视她,甚至说不出话来,愧疚的只好在心头发誓:总有一天……他一定会忘了米米的。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