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月凌情 > 巴住冷男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巴住冷男人目录  下一页

巴住冷男人 第九章 作者:月凌情

  
        突来的声音,惊吓到她。席艾凌顿地瞠大眼,自沙发上一站而起。  

  惨白脸孔有着极为惊骇的神情,她双唇微微抖颤,漆黑眼瞳幽暗深邃。  

  “走开!我不是!我不是!走开!走开!”她失声尖叫着。

  似又再次遭到恶意突袭,席艾凌再一次狂挥着双手。

  那—再滴落的红血,那一再向她逼近的铁棍,那狰狞、怨恨、愤懑的梦魇……

  “我不是!我不是!”

  席艾凌惊骇地瞠大眼瞳。

  她不要看见那些,她不要。那红红的血,那一再自铁棍滴滑而落的鲜红,几乎要逼疯了她——

  出手用力将眼前障碍推开,砰地一声,席艾凌因急步想脱离此时厄境,顿失方向按倒一旁椅子,而冲撞到梳妆台。

  低头一见台面,艾凌猛拉开一格又一格的抽屉,翻找方才心中一闪而过的影像。那又尖又锐的——

  突然,她惊骇眼瞳一亮。抓起长柄利剪,席艾凌高举过头,倏仰脸庞。  

  瞎了,就看不见了。

  无血色的双唇,忽扬起—抹凄凉。

  咽吞下喉间苦水,睁大眼瞪,席艾凌直视上方急速落下闪着阴森光芒的尖锐。只是——

  漆黑眼瞳顿然睁大。缓缓渗聚于利剪尖端的段红血丝,慢慢凝成一颗鲜红血珠,无声息地滴落。

  怎……怎会这样……怎会这样……骇然直视骤停于上的尖锐红点,艾凌的手微微颤着。

  似挑衅,也似欲将她给逼至绝路,血珠凝聚速度越来越快,它一滴滴地落着。那似有烫人温度的鲜红,—再地滴落在她脸上,滴在她唇上、鼻上、眼上……

  眨了眼,席艾凌咬牙奋力往下—压。她不要看见!

  只是,随着她狠心奋力往下再刺,—声闷哼已自宋尔言齿间迸出。

  他以为艾凌能冷静下来,但是,她没有。她依然一心想刺瞎自己的眼。忍住手中痛意,宋尔言强以左手自她手中抢到利剪的控制。 

  硬拔出已刺进他右手掌的利剪,宋尔言还来不及为自己包扎伤口,即因见她又在抽屉中翻找的举动,而丢开手中利剪,强将她拖往一旁浴室。

  以高大身体制住急欲逃脱的她,宋尔言快速旋开洗手台的水流开关,注满—盆的水。

  “放开我!放开我!我不是!我不是!”

  席艾凌一再地尖叫着。

  宋尔言黑眼一沉,不顾她的挣扎,左手抵住她的后脑,啪地一声,将她用力压下浸于水中。

  突然被水呛到的席艾凌,一再地挣扎着。而原本的尖锐叫声,也渐转为痛苦的抵抗。  

  “咳!咳!咳!放……放开……放开我……咳!咳!”她双手紧抓住洗手台缘,想抬起头。

  满是痛苦的挣扎叫喊,让宋尔言手—松。

  哗地—声,席艾凌猛自水中抬头。她脚步踉跄后退,摇甩—脸的水滴。

  她—手急拍胸口,一手取来一旁架上毛巾,擦拭一脸的水意。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似忘了之前的事,席艾凌愤而怒道。

  凝看似已回复正常的席艾凌一眼,宋尔言拧眉将伤手伸至水柱下冲洗着。

  一见他手掌满是黏湿血液,席艾凌脸色再度惨白。

  “你!”  

  她记起方才的一切。

  柯叔为她送饭,无意谈起过往旧事,挑起她隐藏心底多年的罪恶,当年祸事恍惚了她所有思考能力,教她看见当年自父母身上一再滴滑而落的红血。

  而她不想看见,抓了利剪想——

  “给我回过神!”

  一见她表情不对,宋尔言怒声喝道。

  “我!”

  席艾凌倏地仰头,看向眼前一脸酷寒的他。

  “你是凶手!”

  吐自他口中的几字,冻寒了她的心。

  “我……我不是……”

  她睁大眼,摇着头。

  “你是!”

  肯定的二字,教席艾凌呼吸急促,瞳孔放大。

  “我不是……我不是……我只是……”

  她的否认越来越微弱。

  抬高受伤的手掌,宋尔言冷视她的眼。

  “伤了我,你是凶手。”  

  急转直下的话题,教席艾凌怔住。看着他因水及血混合而不断滴落的血水,她似才又遭到指控而惊惧急眺的心,突地缓缓恢复正常频率。她眨了眨眼。

  “为一件无法挽回的憾事,这样折磨自己,值得吗?”

  “你……”

  “如果你硬要将当年—切罪恶揽到身上,那我们宋家是不是更该死?”  

  “不!我从没——”  

  她急切地想解释。

  “当年你父母是因为我们举家迁回台湾,才会在那天亲自到机场接我们。喔!不,应该说当时的台湾投资环境才是祸首。”像想起什么似的,宋尔言冷笑推翻自己先前的论调。

  “奠定美国事业基础,爸妈又思乡情重,而台湾当然又极具投资价值,所以,爸妈才会决定将事业重心,及家庭全移回台湾,你看这是不是台湾的错?”

  “这……”

  “不用我说,我想你也知道爸妈对当年的意外有多么自责,但是,他们懂得面对一切问题。”

  她知道他说的。抿紧唇,席艾凌垂下头。

  “他们知道唯有好好照顾你,才能让你父母走得安心。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将你捧在手掌心,一直将你视为我们宋家的一份子。”  

  她点头。

  “甚至为了能够永远照顾你,他们也作主让我们结婚,目的不就是希望日后我能为他们照顾你?你到底能不能感受到爸妈他们为你所付出的一切?”  

  席艾凌一怔。缓缓地,她仰起脸庞。

  她想问他:那你呢?你心底的真正意愿呢?你是否真愿意照顾我一生一世?

  如果没有爸妈当年的决定,你会不会向我求婚,会不会愿意让我一辈子跟在你身边?

  她想问,她真的想问,但是——

  “我……我可以感受到爸妈对我的付出。”

  她看着他的眼。

  “很好。”

  他满意的点头。

  “为什么你今天愿意和我说这么多?”

  她依然看着他的眼。

  “我不希望你再为当年那场意外深深自责,那不是你的错。”他对上她异样眸光。“也许你无法一下全然抛开往日梦魇,但是,你要知道没有小孩子,不想整天都黏在父母身边的。”

  他在意她对当时车祸想法,他希望她不要再自责。虽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但是席艾凌已明显感受到尔言对她的在意。

  静看着他的眼,艾凌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轻扬些许。

  或许她无法一下子完全抛掉心中罪恶,但只要有他的关心与在意,她相信自己可以慢慢想通的。

  注意到她眼神的转变,宋尔言隐下唇角一丝笑。只是———

  他忽拧了眉。顿时轻松下来的心情,让他感觉到来自手掌心的痛意。—抬手,他才注意到自己又是满手血。似怨怼,宋尔言瞪她一眼。

  “这……我来。”看见他血流不停,席艾凌忍下心口不适,急拉起他的伤手,再次浸水洗去一掌的血红,即拉着他走出浴室回到房内,要他在床沿坐下。

  走到梳妆台前,席艾凌在方才被她翻得凌乱的抽屉里,翻找着所需要的药品。  

  “你又想做什么!”宋尔言神情警戒,倏地站起。

  艾凌手里提着小药箱,回过头看着已大步走至她身后的尔言。

  “我?”注意到他眼底警讯,再看他受伤的手掌,艾凌想起自己,方才的失控。

  咬了唇,她黑瞳满是自责。

  “对不起,我刚才……我……我想先简单包扎一下,再送你到医院去。”

  “那就快点,我可不想让那柄细长剪给弄得失血而亡。”看她手里的药箱,宋尔言松口气,戏谑一笑。

  他的轻松,直接影响到席艾凌的情绪。她扶起之前撞倒的椅子。

  “快坐下。”

  跪坐在他面前,艾凌小心翼翼的拉起他的手掌。

  看着又已染上红血的大手,席艾凌再次掩下心口的难过,蹲下身于,细心而专注的为宋尔言上药包扎。

  在—阵药瓶相碰,剪刀起落声响之时,宋尔言只注视着她低敛的眉眼。

  没有粉妆修饰,原显苍白的脸颊,已渐回复应有的红润。不自觉地,他抬起左手撩过她额上短发。

  席艾凌—愣。正为他手掌纱布系上活结的动作,顿然停止。

  方才他似也对她做过相同举动,只是当时,她似乎无法感应到这突来的亲呢。

  似留恋那轻盈黑发滑过他手掌感觉,宋尔言一再地拨弄着她的发。

  撩过一次又一次,那柔亮发丝一再触动他掌心感觉,一再挑弄他心口丝丝情意。

  —股异样气氛渐渐弥漫四周。宋尔言转抬起她清丽脸庞,凝望进她的眼。

  “为什么多年来,你一直将自己妆扮的那样明艳?”他沉声问道。

  顿地,席艾凌显得手足无措。

  “这……”她慌张站起。

  “你现在这模样看起来好极了。”这是—句赞美。“虽然不艳,但瞧起来很清丽、很舒服,很好的感觉。”

  “我……”一阵嫣红染上她颊。

  “到底为什么?”他紧盯着她越显红润的脸庞。

  “因为……因为那样看起来比较容易受人注意。”她咬着下唇。

  “受人注意?你这么想引人注意?可-——”他有些诧异。因为就算她不上妆,还是可以夺人视线,还是可以教人目不转睛盯着她看。

  他话没说完,席艾凌就急于解释。她向来不理会他人眼光的,但——

  “不是的,我只是……我只是不想被人忽视,我想……”

  “谁会忽视你?”

  他突然轻笑—声,语意微酸。“每个人都希望你能多看他们一眼呢。”

  “但是我不想看他们,我只是……只是……”艾凌不知道自己若说出实话、会不会教他当成笑话看。她犹豫着。

  她的明显犹豫,引起宋尔言的注意。

  “只是?只是什么?”

  收敛笑容,他盯看着她。

  “我……”

  内心的挣扎教她—阵难堪。她想说,但是她又怕。

  “快说出来。”他诱导着她。“我刚才不也将自己对你的感觉说出来了?你该公平点的,是不是?”

  不知为什么,宋尔言感觉得到那个让她一再扰豫的原因,是他所在乎的。

  看着他黑亮而没有丝毫讥讽嘲意的眼眸,席艾凌的心动摇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在那幽沉眼底找到一丝温柔,但,她想给自己一次机会。

  他说的没错,至少他已让她知道了他对她的在意,也让她知道他较喜欢不上妆的自己。心中有了决定,艾凌深吸一口气,旋过身,背对他。  

  她不想面对他有可能出现的奚落与嘲笑。

  “我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只是想让你多看我—眼。”她身子僵直。“我希望在你众多女人中,自己还能得到你—点点的注意。”

  宋尔言顿地—怔。

  倏地,静寂的空间,有着教人无法轻松呼吸的紧缚感受。只是望向窗外艳阳温暖了蓝天的清朗,她那句句吐自心中的话语,也似盈盈轻袭入室的秋风般,缓缓驱走—室冷寂,也融掉尔言对她尘卦许久的心。

  —丝温柔笑意扬上他眼,站超身,宋尔言稳步走到她面前。

  伸手勾抬起她下领,他要她看进他的眼。

  “做回你自己,就能得到我所有注意力,也能拥有我—辈子,这是——”他辱角勾扬,眸光爱怜。“我给你的保证。”

  “你!”面对他的直接回应,席艾凌又惊又喜。

  他肯这么说,是否表示他对她依然有感觉?是不是和她—样舍不下两人多年感情?是否表示他——也有些爱她?

  是吧?应该是吧?在冷淡了多年时间,他还愿意这样关心她,愿意拉她—把,将她自童年梦魇中救起,那他对她应该还是有感情的。

  倏地,清亮黑瞳闪出一道耀眼光芒。原来,她的世界也可以如同窗外蓝天——

  清朗无云。

JJWXC  JJWXC  JJWXC

  注意到柯叔—直往席家探头的怪异行为,坐在宋家大庭院里聊天的宋氏夫妇,在对看了—跟之后,即起身走向他。

  “发生了什么事吗?”宋母问。

  “这——”

  柯叔的眼睛还是直往席家飘去。

  “小柯?”

  宋父难得正色。

  考虑了一会,柯叔这才一五二十地,将情形说给宋氏夫妇听。

  惊讶于柯叔所说的一切,宋氏夫妇懊悔当年未曾多加注意艾凌的心理变化。

  一直以为他们已经将艾凌照顾、保护的很好,但和柯叔相较起来,他们却忽略了当年小女娃最敏感也容易受伤害的心灵。

  就在一行人想到席家关心尔言与艾凌目前情况时,远远地,就见到他们一前一后走往车库。

  才走到车库前,三人就听见他们两人的相互坚持。

  “送我去。”

  他拿出身上车钥匙交给她。

  “不要。”

  看一眼跑车,席艾凌紧咬下唇,坚持摇头。

  僵持的两人,在车库前动也不动。

  “你要我自己开车到医院?”他故意将伤手置于车顶上。

  “这……”注意到才刚为他包扎好的纱布又渗出一丝血红,席艾凌有些心急。“可以请柯叔送你去医院的,不是吗?” “那就不用说了。”宋尔言冷下脸,转身想回大厅。

  “不行,你一定要去医院。”她急伸手扯住他。

  “去医院做什么?”宋尔言看她一眼。“反正你包扎的还不错,没去医院。我的手应该还不至于废掉才对。”

  “请你不要让我再有罪恶感,好吗?”她哀求道。

  他感觉得到她心底的挣扎,也知道要她一下子改变习性真的很困难,但若再让她继续拖下去,他担心即使非她本意,她仍会不由自主的排拒他。

  “那就送我去医院,好吗?”反握住她的手,他凝看她犹疑不定的黑瞳。 

  “艾凌,不要这样嘛。”

  宋母忍不住出声帮着自己的儿子。

  虽然不知道尔言手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但她多少也猜出必与艾陵有关系。既然如此——宋母眼睛忽然一亮。

  顿地,她眼眶泛红,泫然欲泣。

  “我可怜的儿子,怎伤成这样呀?—定很痛吧?”—把抓起儿子的伤手,宋母眼眶泪光闪闪。

  “妈!。突然被抓痛伤口,宋尔言低吼一声。

  “哎哟!痛得都叫妈了……我可怜的儿子……”如作戏般,宋母抓住儿子的手,反身就往艾凌身上趴去,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艾凌呀!我儿子好可怜呐,受了伤,都没人理他……”

  “妈!不痛也让你给抓到痛了。”宋尔言一脸难看的想扳开宋母的手。

  “林伶,快放开手,你看尔言他——”宋青风有些哭笑不得。  

  “你不帮我?”

  林怜怒眼一瞪,又想起那个忘恩负义的儿子。

  宋母猛地回身,将自己的脸直接逼向儿子。  

  “什么叫‘不痛也让你给抓到痛’?我这是在帮你,你不知道吗!死儿子,这么多年来,要不是我帮着你疼艾凌,你以为艾凌她现在还会乖乖待在我们宋家吗?痛?”宋母突然使劲一握。

  “妈!不要!”看到她的动作,席艾凌白了脸。

  宋尔言痛得发出一声闷哼。

  “这点痛算什么!?你之前欺负人家的,人家心里都不痛啊!?”狠下心,宋母愤道这些年来的怨气。“还养情妇!?你好大的胆子!”

  没料到妻子会挑这时候爆出心底不满,宋青风有些爱莫能助的看着儿子。林伶总是这样,不说不做就算了,一旦让她想说想做,那就连他也拦不了。

  宋母的话,教宋尔言突然傻住。  

  “还任由那个汪翩翩四处放话,伤害艾凌!?你这个丈夫是怎么当的,居然和那只狐狸精联手欺负艾凌!死儿子!”宋母直骂道。  

  多年来,宋母—直教艾凌给压下的怨气,似乎在今天一次爆发。

  “有胆你再给我养情妇看看,到时,若我不把她们一个个整死,我这个妈就让你当!”宋母气得口不择言。

  “好了好了,别气了,别气了。”宋青风—见妻子发飙,急于安抚。“看他们现在这模样,不挺好的吗?”

  “妈,我们没事了,请你不要生气。”席艾凌也及时出声,并轻手扳开宋母仍紧抓住宋尔言的手。

  看他一眼,席艾凌抿了唇。

  “之前是我不对,是我起了头,是我不该刻意和尔言保持距离,我……”她再次将所有过错扛下。

  虽然没有再多的解释,但,他们一家人都己知道她话中含义。她认为尔言的外遇问题,是她造成的。

  宋尔言记起不久之前,她也曾对他说过类似的话。一抹犹豫闪过他的眼。

  “这不能怪尔言,如果不是我的问题,他怎可能会在外面……在外面……”即使认为错的是自己,席艾凌依然难以接受那样的事实,而无法启齿。

  再听到她将所有错误揽上身,宋尔言终于决定不再沉默——

  “其实情妇的事,只是个幌子,并不是真的。”

  他话一出,当场震住其他人。

  “啊!”宋母瞪大眼。“什么!?”那她之前气了好些年的事,不就白搭了?

  宋母才想开口质问儿子,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时,宋父已一手将她拉回身边,制止她开口。

  “这里没我们的事了。”宋父以眼示意,要她同他一块离开。

  宋父转头看向因关心艾凌,而—直待在旁边的柯叔,“你也去忙吧,这儿就留给他们年轻人。”

  顿时,空旷的庭院,只闻风声轻轻掠过树梢的沙沙声响。

  “有这么难以想像吗?难道你否认这些年来,我们一样有正常夫妻该有的生活?”看着席艾凌显得意外的惊讶表情,宋尔言脸色有些尴尬。

  “这——”她粉颊泛红。

  “你想想,如果我真和那些女人有进一步的关系,那我有必要每隔几天就拉下脸,半夜上你的床吗?我大可在外面左拥右抱的,不是吗?”

  “你!”细想他多年来的行为,席艾凌因得知事实而内心惊喜。

  原来,他没有背叛他们的婚姻。只是——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不明白他用意为何。

  “就你刚才揽下的错误。”他看进她的眼。“你是不该和我保持距离。”

  “这——”不用他再多说些什么了,至此,艾凌已明白他多年来行径重点。“你故意和她们牵扯—起,故意让我不好受……”

  “算我小心眼吧,你如何对我,我就会如何对你。”宋尔言抬手耙过有些微乱的发。“知道你找上她们,让我感觉到我们还是夫妻。” 

  他的解说教席艾凌心底一阵悔恨。若不是她当时的转变,他与她根本不会有前些年的痛苦,尔言一直是珍惜着与她的婚姻的。  

  为自己白白浪费与他结婚三年时间,而致使自己日日难过、心情低落,艾凌觉得自己当初好傻,也好笨……

  “那,你不是真的讨厌我,对不对?”仰起泛有红晕的清丽脸孔,艾凌急切的想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意。“你是在乎我的,是不是?”

  她的心急他看在眼底。尔言含笑不语,转手轻抚过她的发。

  “刚才在房里,你对我的关心,不只是单纯的关心,还有一些些爱意和疼惜,是不是?你快告诉我,不要再让我猜了。”她眼底有着恳求。

  “当然,若非在乎,若非珍惜,若非喜欢,若非爱,我何必让自己过这样的日子?何必还紧守着你不放?十六年的时间,可一点也不短。”他笑点她的鼻。

  “真的,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袭心而来的感动,教席艾凌情绪激动的扑进他怀里。

  “但是——”他的一声但是,霎时冷却艾凌扬于唇际的笑。

  “但……但是什么?”她急仰脸庞,黑瞳里有着惊慌。

  “但是如果你坚持永远都不和我同车,永远都踏不出这一步,那我们的关系,就很可能还是只在原地打转。而我——”他静看她的眼。“不要这样的关系。”

  “我……可是……”艾凌心慌。

  他知道艾凌心慌,知道她心情不好受,也知道她很可能无法再受刺激,但今天不说,明天不说,他是不是又要让她继续沉浸在自己当年莫名的罪恶感之中?

  他侧过手,以指背轻触她粉嫩脸颊——

  “我知道当年父母双亡对你来说,是很大的打击,但你为何不想想,对相爱的他们来说,能同年同月同日死,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他的话教席艾凌全身一震。  

  “倘若当初,他们两人其中一人存活了下来,那人又该如何承受那种突然失去挚爱的痛苦?”  

  一句句强击人心的话,教席艾凌有些难以消化。十数年来,她从没听人提过这样的心情想法。

  对相爱的两人来说,同日死,也是—种幸福?

  “如果能有所选择,我——”他唇角轻然扬起。“宁愿与你同年同月同日死。”

  “尔言!”他的话带给她极大震撼。

  “说我自私也罢,专制也行,甚至霸道独裁也可以,我——”他转手抬起地下颔,凝进她的眼。“真的不想放你离开我身边,我想有你这样一直陪着。”

  “我的天!”一声呜咽冲出她的口。

  强睁大教水雾给遮住视线的黑色瞳眸,席艾凌伸手捂住冲出一声声呜咽的口。

  她不知道这三年来,她到底是怎样伤害自己的感情,又如何折磨自己和尔言?  

  听他低语倾诉的一切,席艾凌更不知道这三年来,她到底错失了尔言什么样的浓郁感情?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曾有的三年孤寂生活,全是她自己—手造成的,真的怪不了,也怨不了任何人。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再也不——”清亮眼瞳满是盈盈泪光。

  “说了这样多,不是要你开口道歉。”宋尔言笑摇了头。“只是想告诉你——”

  他伸手环住艾凌因激动而微微颤动的身子,只手轻拍着她的背,安抚她情绪。含泪凝看他的黑亮眼眸,艾凌好似见到自己世界的湛蓝天空。

  对她勾扬一笑,宋尔言仰望顶上一片清朗。这样的清朗晴空,若下起了雨,真的太可惜了。

  微微搂紧怀中人,转看她微仰的清丽脸庞,宋尔言唇角噙笑俯下身,在阵阵袭来的清悠凉风中,将心底话轻声传人她的心。

  霎时,大睁的眼,不再惊慌失措,白皙的脸庞,也似教天上艳阳给染上—抹绚丽彩妆。她清亮双瞳飞闪出—道道光芒,美丽红唇不住轻扬而上。

  那声声入耳、人心的是——

  美丽情话。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