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月凌情 > 巴住冷男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巴住冷男人目录  下一页

巴住冷男人 第七章 作者:月凌情

 
        不知是今天日子特别好,还是阳光特别灿烂,位于宋氏大楼第三十六层、视野极为辽阔的宽大会议室,今天开会气氛显得异常热络。

  今天是宋氏集团本季会议的最终场。

  身着名牌西服的各高层主管们,往日兵戎相见,互斗心机,惯扯后腿的行事作为,似乎在这一天全改了过来,而显得过分融洽且客套。

  —待会议正式开始,所有主管皆一反常态自动陆续起身,为坐于主位上的男人,报告自己所控单位在这三个月里所获得的利润,与能拿上台面受人褒奖,引以为傲的绩效。

  只是,台面上说得是骄傲而得意,台面下却人人自危,目光闪烁。就连平时谈笑生风、—脸轻松状的白平司也神色紧绷。

  在场的除了位于前方的男人与另一名女人外,其他人莫不期望时间快快过去,会议快快结束。

  不管平时每个人对利益分享满不满意,如何斤斤计较,今天,他们共同的心愿,就只希望上司能有个好心情,让他们平安顺利度过今天。  

  只要安然度过今天,在下次季会议到来之前,他们至少还有三个月的好日子能过。

  只是时间一秒—秒的过,气氛也一点一点的变——

  喀、喀、喀——那形态慵懒,斜靠椅背舒展四肢的宋尔言,似有意似无意—再敲于椅把上的声声轻响,教在场所有身居要职的菁英们神经紧绷。

  再五分钟就解脱了。其他人是这样想的,白平司也是这么想的。

  只是,除去能解决众人困境的提案外,能说的他都说了,能讲的他也讲了,能扯的,他也全拿来垫底度时间。

  但抬头看看那挂于墙上的大钟,分针却似动也不动的停留在十—数字上,教他真想爬上桌,好好的帮它检查一番。

  他就不懂,他们干嘛不把心底的建议提出来,非得这样一副紧张样,害他也整个人不对劲。但要他帮他们开口,哼哼,想得美。  

  看着众人不断向他投注而来的求救目光,白平司哼地—声,转头不理。

  前阵子他被恶扣三万块钱的事,心情到现在还是很不爽,没拖个人陪他郁卒,他怎可能甘心。—想到这事,白平司恶瞪向前方主位上的男人。

  短短几分钟时间,他们度秒如年,似坐针毯,椎刺不安。

  —再避开与宋尔言黑沉眸光的对视,在场主管皆期望他们的上司能暂忘了那件事。那件——

  原本攸关集团年终盈余近亿,如今却惨跌谷底,收支反差教人心寒的名门休闲度假村推广企划案。

  看准未来的休闲度假方式,宋氏集团早于几年前,即暗中开发的专案。只是,市场的现实,却考验着原被看好的企划专案。

  商品没问题,市场没问题,主导单位没问题,就连协助单位也没有问题,甚至可说只要是由他们宋氏所推出的宅第建设,没有不赚钱,不成功的。  

  那为什么当初被强势看好的度假商品,在正式推出上市一周之后,却得不到当初所预期的漂壳成绩?  

  究竟是哪出了问题?没人知道,但身为宋氏一份子,他们都明白,那个此时倚靠皮椅,状似一派轻松闲适的男人,绝不可能接受这样意外的结果。  

  任谁都清楚他向来只愿与胜利站同边,而身为宋氏集团菁英分子之一,他们更是明白他那绝无可能改变的原则——

  不做就算了,没看到也算了,但现在既然做了,也看了,那不论事情难易度如何,说什么他们也得对他交出—张漂亮成绩单。但是现在——

  随着墙上大钟分针向数字十二缓慢趋近,原显热络的会议气氛,渐转为少数几人在撑场面,直到最后,连那少数人也任由死寂,充满这明亮宽敞的会议空间。

  该来的总是要来。所以,就算瞥见分针终于移向数字十二的当口,也没人敢有丝毫动作。室内温度直降而卞,他们僵坐椅上,等侯上司的最后审判。 

  无人出声说话的会议室,似陷入万年冰窖中般,寒冷而冻人。  

  时间—分一秒的过去,冷汗一丝一丝的沁出他们额际。到底还要等多久,他们才能自这低温会议中解冻脱身,没人知道。

  突地,沉稳而略带沙哑的噪音,划破这一室的寂静——

  “名门的案子,为什么?”似笑非笑的黑眼,隐隐透露出宋尔言深沉心机。

  见前方众人倏地正襟危坐的模样,尔言忽地擞扬唇角。

  他们以为他不知道他们心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以为他会忘记这重要的事?

  坐正身子,他倾身向前,双肘拄于桌上,十指交握于胸前。

  褪去原有的轻松闲适,宋尔言面无表情地照看向平时皆互相较劲,方才却热络互助接龙报告,此时却异常沉默的众主管。

  他是不怎么在乎,宋氏集团名下企业能为他再赚到多少钱,但对于有可能损毁宋氏集团数十年来所建立的名声,他却是异常在乎。

  而什么样的情形,有可能毁损宋氏集团的名声?那就是——赔钱。

  会赔钱,就表示社会大众无法接受他们所推出的商品,而无法接受他们所推出的商品,就代表他们对宋氏集团信誉的不信任。

  所以现在、此刻,他非常非常在乎名门度假村的销售成绩。精心推出的企划专案,没理由叫好不叫座。面无表情的酷严脸庞,有着冻人的冰寒冷意。

  冷眼环视偌大会议室一周,宋尔言最后坐挺身子,伸手自桌上烟盒里,拿出香烟点燃。

  深吸一口烟,他缓缓吐出一圈圈白色烟雾。依然沉静的会议室,就只闻他—人深吸轻吐白烟的微微声响。

  像是早已预料到无人敢回应他的问题,也似他耐性已到极限,在连续吐出口中白烟之后,宋尔言顿地冷笑出声。

  “怎么?我宋氏集团的高级主管个个变成哑巴了?”讽嘲的唇角微微上扬。

  话声一落,室内起了一阵微微骚动。那似隐含愤怒的低冷语气,教众人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自白平司身上,移转至坐于宋尔言身边的席艾凌。

  轻拾下领,她媚眼微扬。在那日渐温柔的眸光流转之间,他们真想瞧瞧未上妆的她,是否依然亮丽迷人。

  但他们知道,那只是—个梦想而已,因为身为总裁特别助理,也是总裁夫人的她,向来都以最为完美的一面,出现在众人眼前。

  即使是总裁本人,他们也怀疑,他是否曾见过自己妻子不上妆时的模样。

  因为他们前阵子才听说,曾有人私下以开玩笑语气询问总裁,席特助卸了妆是什么模样时,得到的回答竟是冰冷的二字——忘了。  

  而这项传闻一直到现在,还偶尔会让人拿来研究一番。因为,他们十分好奇总裁那句“忘了”二字有何含义。

  微抿双唇,席艾凌拧眉直视跟前众人。她不喜欢他们此时瞧她的眼神,因为那让她有种受到侵犯的感觉。只是,她向来并不躲避这样的情况。

  清亮眼瞳眨也不眨的与众人相视。近来心情不错的艾凌,选择另种方式来提醒众人的唐突与不该。

  轻拨弄过微短黑发,如宋尔言先前—般,席艾凌倾身向前,双肘拄于桌面,下颔抵于交握身前的十指之上。

  她不喜欢那样的眼神,同样的,身为丈夫的宋尔言也不喜欢。擦熄已快燃至手指的香烟,抬起手,宋尔言直接搭上她的肩膀。

  她的直视,若教人尴尬,那宋尔言的明示,就显得让人难堪了。

  “看够了没?”再次传来却隐含怒意的低沉嗓音,教人—怔。

  似一种宣告意味,宋尔言眯眼瞧着眼前那群妄想接触他妻子的男人。

  “需不需要我请席特助站起身,绕场一周。让你们大伙一次看个够?”强抑心口怒意,宋尔言语气僵冷。

  下秒钟,眼前众人满脸涨红,不自在地调移视线。满心的不悦,教宋尔言狠瞪身边的她—眼。

  承受来自他眼中责怪之意,席艾凌顿觉莫名。站起身,她笑意浅扬,直走向洒落道道金色阳光的落地窗前。

  她指着窗外—幅广告大看板,直接将话题转回讨论的重点上。

  “这样就够了吗?”她嗓音悠亮清晰。

  众人教她突然的举动给微微愣住,就连宋尔言也—样。只是他的反应比其他人快了数拍。

  顺着她手指方向,宋尔言将视线调移往窗外。那是他们宋氏集团专为这次名门度假村,骋人构出的巨大看板。他明白她所指何意。

  她是认为这次的广告费太过保守,不足以打响这次名门专案的名气。

  但,就他所看到的报表内容,他知道他们这次也买下了多家电视台十五秒的广告档。

  全数加—加,算一算,这次广告费支出也有近仟万,那还不够吗?

  “不只是这样的,不是吗?”宋尔言紧皱浓眉,转望她那散发着自信神采的亮丽脸庞。

  听到他的反问,她轻扬眉梢,回眸一笑。

  他总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想说什么。近十六年的相处,他与她之间,有着别人所无法介入的默契存在。在那柔媚笑颜中,有一丝甜蜜。  

  “你……”在她回眸轻笑的瞬间,宋尔言心口顿然一窒。

  那洒落于席艾凌一身的灿烂阳光,为她蒙上一身淡柔光晕,那—瞬间,尔言好似见到了—个陌生,但却又熟悉的身影。

  “是不只这样,广告部这次还买下七点档时间。”那黑眸中似只她存在的深邃,教席艾凌敛眼扬笑。她喜欢他专注看着她时的模样。  

  再度轻扬而起的美丽红唇,教宋尔言顿时失了神,而岔了口气。

  “咳1咳!咳!”发觉自己的异样,宋尔言急以咳嗽声掩饰自己的失态。

  “但你可知——”听到他咳嗽声,席艾凌顿然停下未完的解说,走回他身边。

  忘了还有旁人在场,她抬手触摸尔言的额头。

  “感冒了吗?要不要喝杯水,休息一下?我去帮你倒杯……”她开口询问。那出于心底的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那轻触额上的冰冷柔肤,教宋尔言讶然张口,眼中冷意迟褪。

  “不用,没事。”意外的关系,柔化了他脸庞上的冷硬线条,也似—道暖流,缓缓滑过他原本有些低闷的心头。

  伸手抓握住她仍抚于他额上的柔荑,宋尔言难得的对她勾唇一笑。近来,她与他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近了。

  似没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席艾凌偏过头问道——

  “真的不用吗?你这阵子好像常常——”虽然以往他也常偶尔咳嗽出声,但总不及这阵子来得密集而教人担心。

  “这!”顿地,宋尔言表情一僵,神情有些尴尬。他知道这异状是起于与白平司那次闲聊之后,但他不知道艾凌也注意到了他的失常。  

  只是见她一脸坦然的模样,他知道这个女人该是没注意到他的咳嗽,往往都发生在她对他绽放笑颜的瞬间。  

  或许他真该找个时间,与她坐下来好好谈谈。凝看她黑色瞳眸,宋尔言心中有了决定。 

  “没事的,你继续吧,我希望这会议能尽快结束。”他微微紧握手中纤指。“开完会,我有事找你谈。”

  “你!”经他一握,席艾凌这才发觉自己的手竟被他紧紧握住,甚至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皆投注于她与他身上。  

  纵使见过大场面,但身为女子的娇羞,依然染红了她脸庞。匆忙抽回手,席艾凌满脸羞红地转过身,借以避开众人对她的注目。

  她的转身让宋尔言也注意到此时室内的异状。冷却下有些混乱的思绪,他环视在场众人。

  “能继续吗?”转向她的背影,他—副公事口吻问道。

  宋尔言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这样问,但他知道,只要她摇个头,他即能为她暂时取消这个会议。

  “可以。”调适心口的异样,艾凌回过身,点了头。

  避开他有些炙热的注视眸光,席艾凌转身面对众人,提出她个人看法。  

  “我认为这次的案子,只是欠缺行销管路。”她再指向窗外巨幅广告板,“虽然我们有那样的广告板,也买下电视七点档广告时间,但那样是不够的。” 

  “不够?”他拧眉。

  “我们需要八点档的黄金时段。”她直接言明。

  她话一出,除了陷入沉思中的宋尔言之外,众人皆点头附议,而白平司虽气她的多事,却也佩服她的大胆提议。

  以往的豪宅住屋广告,只要打着宋氏集团名义,很快就能在豪门富商间传开,而全数清出。

  但这次,结合度假与休闲住屋的专案企划,虽然也是出自宋氏集团,但却因锁定的对象卡于白领与蓝领阶级之间,而难以获得众多回响。

  所以,如果能增加名门度假村的曝光率,那一再强打人心的广告效益,将有助这次度假村的销售成长。

  只是,八点档的广告是天价。

  “你不知道宋氏集团这次为了名门案子,已经砸下去多少钱了吗?”宋尔言冷笑一声。

  “我看过报表。”他的反应,教席艾凌紧拧柳眉。

  “那你还建议我们为这个案子,拿更多的钱出来?”强抑心中怒火,宋尔言尾音高扬。

  “如果再不想个办法突破名门目前的僵局,那我敢说名门注定是风光不了,甚至还有可能拖垮集团日后一些……”

  啪地—声,宋尔言怒极拍桌站起。

  “住口·”他怒斥一声。“我宋氏集团绝不做赔钱生意。”

  他突来的斥喝,点燃席艾凌心底的好强因子。而对于这样的状况,她也早巳习惯。每有重要事项讨论,只要他们两人意见不合,现场就会变得难以控制。

  他与她总会因公事而争执。就像现在一般。

  而这—切,全源自于人怎对他,他就怎对人,这是他宋尔言向来不变的行事风格,同时,也是她席艾凌的行事准则。

  “那就再拿钱出来,不然宋氏这次赔定了!”强忍心中气,席艾凌紧握双拳,傲扬险庞。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这次案子关你何事?”宋尔言讨厌她一副吃定他的模样,只是,他更厌恶此刻静默无声的众人。

  主角是他们,关她何事?她何必要为他们收拾这个烂摊子、甚至还拖他下水?

  还有,为什么是她出面为他们争取想要的广告费?为什么不是他宋氏集团的菁英?难道,除了艾凌—人外,真没人敢说出自己心中想法?

  他虽独裁专制,但只要为集团好,他会否决好的提案吗?为什么艾凌能了解这点,知道这点,而他们就是不能!怕他有用吗?惧他又有用吗!?

  看着眼前—群惊慌失措的大男人,宋尔言对席艾凌的理直气壮,更是愤怒到了极点。

  “这次他们如果敢给我赔钱,我就—个—个抄了他们全家!”处于愤怒之中的宋尔言,气得口不择言。

  席艾凌知道他很生气,也知道自己不该在这时候,强要他点头答应再拿资金出来,但是,她依然朝他直直伸出手——

  “给我钱,让我接手这次的名门专案。你才不会有机会花钱找人抄他们全家。”顺着他充满怒火的话意,席艾凌冷声说道。

  顿地,众人教她的话给呛得满脸通红。因为,她现在就像是在和黑道老大谈判—样。只是他们也真的害怕上司那种说到做到的个性。

  眼见场面僵住,白平司顿时有种誓死如归的正气昂然。他挺身站起。

  “宋先生,如果你能答应再拨出广告费,我相信到时名门一定会供不应求。”

  “供不应求?现在房子都盖在那边养蚊子了,你还跟我谈供不应求!?”宋尔言回头愤瞪他—跟。

  撇了唇角,白平司—脸无惧。要不是不想再见到他与艾凌当场翻脸,他才懒很多说话。

  “拿下七点档的广告,再加点经费,购买八点黄金时段广告时间,名门专案一定可以——”他话没说完,就让宋尔言给打断。

  “多久时间?”宋尔言强抑心口怒气,环视众人。

  纵然身处愤怒之中,宋尔言仍有商人精明的思考能力,知道艾凌与平司的同声建议,很有可能帮助名门专案突破目前低劣局势。

  只是,没接上他的思考节拍,众人不明所以。

  “我问多久时间可以验收成果!没人敢回答?”他尾音高扬。

  “我想——”席艾凌才想说出心中预定日期,即教宋尔言给恶声制止。

  “住口,他们的事他们自己不会处理,还要你这样帮他们!?”一见席艾凌又想开口为众人解围,宋尔言气得朝她吼道。

  突然朝她发捆而来的怒气,刺痛了她的心。她以为他与她的关系已经改善不少,但是现在……丝丝水意染湿了她的眼。

  深吸口气,眨去眼中湿意,席艾凌扬起头,走回他身边座位。她很想像数月之前—样,对他愤吼回去,但是,她累了——

  “一定要这样生气吗?这样可以冷静思考吗?”临坐之前,她低语喃道。

  即使教他吼得眼眶酸涩、鼻头泛红,她依然不希望尔言在愤怒的情况下,做出不利于自己的决定。

  宋尔言以为艾凌会像以往—般,再将他愤吼出的不满,全掷回他身上,与他正面对峙。但是这次,她没有。宋尔言不由得—愣。

  俯视在身边坐下的她,他心中愤火顿然平息。近来他们两人已经很少这样相互对峙了,但是现在——

  —想到她刚才那强硬的性子,宋尔言闷气顿生。

  再想到方才在场众人,几乎都将视线集中在她身上的模样,教他心情更是浮躁,直想发放。为什么现在好像每个人都对她有趣的样子?

  尤其听说那个曾骚扰过她的陈嫌肆,现在还四处在打听收集,她的消息,他就觉得满肚于火无处发。

  她明知他能为她挡去这些无谓麻须,但她却不曾开口要求他那种被排拒于外的感觉,教他愤慨。如果她肯和他出入同行,有他在,谁敢骚扰她!

  “你——真教人讨厌。”

  低声一句忿忿冷言,教席艾凌双肩一颤。睁大眼,她怔怔仰起苍白容颜,凝向他伤人眼眸。

  他,讨厌她?—丝水光盈盈染上她的澄亮黑瞳。

  在经过这些日子的和平相处,她以为就算他不爱她,也该会喜欢她,再不然至少也不会讨厌她。

  在她为宋氏集团、为他、为宋家做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怎有心能会讨厌她?

  能做的,她做了;不能做的,不能担的,她做了,也担了。

  就连他光明正大在外养情妇,只要不耽误公事,就算她被外人笑是弃妇,她也承受下所有外来羞辱,吞下所有难堪。

  她不吵不闹,不哭不叫,一切就为宋氏集团、为宋家、为他设想。

  而现在,他竟然说——讨厌她?

  他有什么理由可以讨厌她?他怎还有理由可以讨厌她!席艾凌膝上十指,因紧紧交缠而关节泛白。

  咽下喉间苦涩,艾凌眨着似将凝满水意的大眼,缓缓转移视线。她要自己看向窗外那一片蓝天,而不再望向他伤人眼眸。

  够了,这等伤害,真的够了……咬紧双唇,席艾凌强睁双眼,动也不动的凝眼看向窗外那—片,远比他那张森冷脸庞还要温暖的蓝天。  

  原以为这些日子的和平相处与丝丝甜蜜,是她真正拥有美好未来的开始,怎知,才转眼,她的未来就这样消失了。

  原来……原来之前的一切幸福,都只是虚无的假象。她,作梦了。清丽脸庞幽怨凄迷。  

  抬手抹去—脸愤然,宋尔言特意略过她过于僵冷的脸孔,扬头瞪视平时私下敢与他开玩笑的白平司。

  “你不是很厉害,胆子很大,很会说话的吗?”

  “哈——”白平司干笑—声。

  他知道尔言指的是他将两人那天聊的私事,不小心传出去的意外。只是,关于那件事,白平司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辜。

  美人嘛,任谁都会好奇的,更何况他们宋氏集团总裁的优质妻子。而有人问,他就答,这样有错吗?有话不说,憋在心底,伤身哪!

  再说当初,在他好不容易壮大胆子拿自己前途开玩笑,问了男主角那女主角卸妆后是啥模样后,得到的是“忘了”两字答案不打紧,事后还被冠以藐视上司罪名,在薪水中扣除三万块钱以示惩罚,怎不教人为之气结呢。

  三万块钱哪!好心点拿去大陆丢,还可以养活好几处人家呢。所以,找人说说话,吐吐心中怨气有错吗?反正那卸妆后的答案,也不曾当真过。  

  他的玩笑话,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最后高挂集团内部八卦排行榜第二名。至于榜首则是——两人何时会离婚。

  “好说好说。”白平司频频擦拭冷汗。其实,他也希望他们能尽快离婚,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放大胆子把艾凌给追回家供着。

  但问题是,他们两人至少也得给他撑过今年。

  今年初也不知是谁看出总裁婚姻亮红灯,起了个头,说要赌总裁今年会离婚,赌注是越加越大,听得他一时兴起也下了赌注。只是——

  —失手成千古恨,任谁都看得出来,两人婚姻就快完蛋了,他居然还选错边,认为艾凌和尔言绝不会离婚。

  所以,事关十万块赌注,说什么他也得拼命护住两人的婚姻。

  再说,现在人人不看好他们两人婚姻,赌局已成一面倒的情势,那这万一真要让他赌赢了,他可是会平白多出数十万的小老婆本哪。 

  想到即将入袋的数十万小老婆本,白平司立刻露出一脸的精明。他们今年想都别想给他离婚。

  “我想如果我和席特助的想法没错的话,强打广告上市最慢—个月,最快半个月,名门专案就会被全面清空。”白平司收起脸上原有笑意,正色说道。

  “这样——”宋尔言蹙眉。

  “地点好、单价低、坪数巧、门面大,就算不常住,放着也教人得意——”白平司直说着。

  坐了下来,宋尔言双肘拄于椅把上,十指交缠,下颚抵于上,陷入—阵沉思。

  “你认为呢?”忘了之前对她的恶声恶气,宋尔言转眼望向一旁的妻子。

  僵疑的脸庞,微微—动。紧抿红唇忽地朝上—扬,笑出—丝怅然。总是这样,她只能在他需要时出声说话话。

  “我在问你话。”没得到应有的回答,宋尔言拧眉撤下双手,转头看她。 

  深吸口气,席艾凌站起身。—如下属对上司般,她恭敬有礼。

  “为名门、为宋氏,说什么你都该拿出这笔资金。”清亮嗓音,给了他应有的回应。

  细想了—会,宋尔言也站起身。

  “六十,三十。”

  两组数字自他口中陆续传出。

  “八十!?”

  全场—体哗然。  

  他们惊讶于他口中的六十,是他们所想的秒数。因为,至今商场上,还没凡人有这样大手笔的。

  见在场众人的惊愣样,宋尔言敛眼—笑,唇角冷扬。

  “要玩,就玩大一点。”只要能扳回名门专案此刻劣势,钱,不算什么。

  知道名门—事已经定案,会议到此也算结束,席艾凌即转身向门口直行而去。

  见她似有些纤弱的倩影,宋尔言拧眉开口喊住正要走出会议室的她——

  “你要去哪?”他蹙眉问道。

  他以为艾凌在听到他最后决定后,会有所讶异。但,她似乎毫不在意,也忘了他方才说过的话。

  “我刚已经说过开完会,还有事情要找你谈。”他冷颜提醒道。

  停下前进的步子,她红唇冷扬。

  会有什么事?除了公事,他还有什么事会找她谈,找她商量?在他眼中,她就只是个下属而已。

  而下属——也有情绪不稳,需要休息的时候。

  “如果可以,改天再谈,好吗?我有些不舒服。”敛下眼底一丝嘲讽,她直视跟前已为她敞开的会议大门。“如果可以,我还想请几天假。”

  不舒服?请假?宋尔言一惊。“你要请假?”多年来,她从不缺席早退。

  “够久了……我想休息几天。”抿下唇际一丝苦涩,她像是豁出一切、回首对他扬眼冷笑,“如果不能,那就——裁了我吧。”

  话声—落,室内—真喧哗。众人瞠眼直望似不同于往日他们所认识的席特助。

  那笑,少了以往的娇媚,却多了几许寒意。

  冰冰冷冷的黑瞳,想说的也像是——

  如果对我不满,那就离婚吧,我无所谓。

  像是突然看开了一切,席艾凌重重吐出心口积压许久的沉闷,笑扬眼,旋过身,她步履轻移,直向长廊远端办公室走去。

  无所谓,无所谓,他讨厌她,那这—切,她——再也无所谓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