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月凌情 > 巴住冷男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巴住冷男人目录  下一页

巴住冷男人 第六章 作者:月凌情


        “我就是这态度,怎样!?”好强的心,教席艾凌吞下差点冲出口的呜咽泣声,再次选择与丈夫正面冲突,与丈夫对峙。

  她,席艾凌——绝不低头!

  “怎样?你居然问我怎样?你知不知道你在外面的名声已经够差的了,这事若再传出去,你知道那些人会怎样看你吗!?你-—”他气她的不领情。

  听出宋尔言话中对席艾凌的忧心,汪翩翩及时插入话题——

  “尔言,你放心,你不要生气,我不会讲出去的,为了宋家,为了你,我不会把这事讲出去的。”

  掩下唇角窃笑,汪翩翩壮起胆子走向似暴怒中的他,表现出一脸的宽容。这事从头至尾都是她所捏造的,她当然不会笨得真把这事传出去。  

  打发掉那个碍事的司机,就没人证可以证明席艾凌的无辜,而只要她一口咬定这一切都是席艾凌唆使的,她相信也没人会怀疑。

  “你看看人家,多懂事,一心就会为我们宋家着想。你呢?”汪翩翩的话,教宋尔言对席艾凌的态度更是生气。

  然而,他的无心比较,却刺痛了席艾凌的心。

  “我?我为宋家做得还不够吗?”她揪心愤问:“她不过说几句话,就抵过了我这些年来所做的一切!是不是?”

  “你!”宋尔言抬手抹过一脸的愤怒,他快被她气疯了。“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不懂,为什么她就不懂他的用意。

  “不管怎样!我现在就要你跟她道歉!”

  “道歉!道歉!你真以为是我找人开车去撞她!?”她忿忿不平。“就因为她出车祸时,我不在公司?我告诉你那段时间我是去——”

  顿地,席艾凌止住了口。

  因为她也不过利用一个多钟头时间,和负责这次名门专案的业二部讨论事情,就引来他这样的怀疑,那就算她有再多的解释,他听得进去吗?

  忍下心中所有委屈,席艾凌紧咬下唇。

  原来那个时间,席艾凌刚好不在公司。汪翩翩顿时明白,宋尔言之所以会轻易相信她说辞的原因。看来连上天都在帮她了。

  早知道,刚才就说是席艾凌亲自驾车撞她了。撇了唇,汪翩翩顿觉有些可惜。只是,见席艾凌似乎刻意不想提自己那段时间的行踪,她脑子转得飞快。

  “尔言,她……她是开红色的轿车吗?车牌是——”汪翩翩装出一脸惧意,紧偎依靠着他。  

  “这——”她的话教宋尔言一愣。

  不用汪翩翩再多说什么,宋尔言已经明白她话中意思。车祸当时,艾凌在现场。

  汪翩翩对宋尔言的暗示言语,引来席艾凌一声冷笑。

  “你确定你看到的是—部红色轿车?你确定车牌没记错?你要不要再想清楚点?”她冷笑提醒。“这事很重要的,如果你可以确定今天真的有看到我开红色轿车,而且就停在你车祸现场不远处,那,这项证据就足以让我——”  

  “住口!”宋尔言愤声制止艾凌的冷言冷语。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故意提醒汪翩翩。

  “我不能问吗?在她这样诬陷我的时候,我连问都不能问一声?”原本有些迟疑的汪翩翩,一想到席艾凌难以交代自己当时行踪,而那个司机又教她给打发掉了,她毫无顾虑,朗声说道:“对!我确定。”  

  一见席艾凌脸色再变,汪翩翩以为她真没有不在场证明,顿时勇气大增。  

  “我发誓今天我真的有看见那辆红色车子,而撞伤我的那个人也说是你指使的,如果我有半句假话,我就……我就……”汪翩翩犹豫了一下。

  席艾凌惊蹬大眼。

  “我就被车子撞死!”看见她脸色惨白,汪翩翩脱口发下重誓。

  只是,话一出口,汪翩翩自己吓白了脸,席艾凌却放声大笑。

  “哈哈哈——”艾凌笑得眼睛酸涩,唇角凄凉。

  “尔言——”汪翩翩泪水一落,往他怀里哭诉。“你看她……你看她居然还这样对我……还这样欺负我……尔言……”

  “你就这么厌恶所有接触过我的女人!?你就这么嫉妒她们?”宋尔言脸容俊变。

  他的话遏止席艾凌的狂声大笑。

  惊看着眼前神情高深莫测的他,艾凌瞠大了眼。她从不知道自己在他心中,竟是这般妒很异常。

  没错,她是嫉妒那些抢了他注意力的女人,但是,她从没有想过要伤害她们。为什么他要这样想她,这样看她?

  他将她视为妒妇?而她;她是这样的吗?眨了眼,席艾凌摇了头。不,她没有。给了自己—个肯定的答案,席艾凌咬紧牙,愤仰脸庞。

  他不该这样看待她,不该这样误会她!他不该也不能!

  受到误解的心,教席艾凌不甘,也不平!如果他是这样想她、看她,那会的,她会成全他的……如果那是他心中的自己。

  好似窗外的寒冷穿门而入,冻住了室内时间,也僵住满室的激动情绪、忿忿言语。空间似乎就这样被断然抽空。

  深吸口气,席艾凌挺直腰身,直视他—脸的怒容。

  “是!我厌恶所有接触过你的女人,我也嫉妒她们。如果现在有人告诉我,只要杀了她们就能拥有你一辈子,我会的。”就好似自己真能说到做到,席艾凌说得字句清晰,说得心冷无情。

  那一句句回应的冷语,意外平息宋尔言原被她给激怒的心。他显得有些惊讶。她的意思是说——

  只要能拥有他—辈子,要地做什么,她都愿意?

  不知为何,宋尔言觉得自己竟有些满意她这样的回答,也觉得自己心头有些热烘烘的,好似有道暖流缓缓流过……

  他并不以为艾凌真会这样做,但他认为她至少该为自己辩解的,可是她不仅没有,还说了这么教他惊讶的话——

  “不可理喻。”一把推开还偎在他胸膛的汪翩翩,宋尔言掩下心中真正感觉,佯怒说道。

  没察觉尔言眼底的一丝笑意,那一声责骂,教席艾凌倏地眼眶泛红。

  “我不可理喻。”眨去眼中酸涩,她以冷笑伪装自己。“不可理喻又如何?娶了我,算你倒霉。”

  一见情势完全有利于自己,汪翩翩得意极了。

  忘了该有的柔弱姿态,她骄傲的扬起下巴,一手叉腰,一手直指席艾凌——

  “你根本就是个妒妇!恶妇,你要是生在古时侯,早就被休了,你——”

  妒妇?恶妇!?听到汪翩翩对她口出恶言,席艾凌倏地睁大眼眸。她居然让—个情妇这样骂她、这样糟蹋她!?

  抢了她丈夫的女人,竟然还对她恶声恶气!?艾凌身形一颤。

  想起前阵子,小报杂志对她的恶意批评与诬蔑,席艾凌觉得这个世界变了,变得不一样了。

  她是这桩婚姻中的受害者,不是吗?那为什么抢人丈夫的受到同情,而她这个被抢了丈夫的不幸女人,却要面对这一连串的难堪?这,到底是哪出了问题?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社会的道德观变了?大家的婚姻观也变了?

  不然,为什么汪翩翩能骂她骂得这样顺口?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如此作践她的名声?  

  这样……这样对吗? 

  红了眼,红了鼻,—道蒙蒙水意,在艾凌眼眶里直打转……

JJWXC  JJWXC  JJWXC

  妒妇?恶妇!?汪翩翩出口的四字,教宋尔言异常愤怒。

  居然骂他宋尔言的妻子是妒妇、恶妇!?可恶!啪地—声,宋尔言怒极,出手重掴汪翩翩一耳光。  

  “谁准你低毁她!”冷色眼眸,闪着恶狠光芒。

  砰地—声,汪翩翩让突如其来的—掌给掴得跌倒在地。

  “尔言!”汪翩翩吓坏了。

  席艾凌也让急转直下的情势给震住。

  尔言为她打了汪翩翩?他不是听信汪翩翩的话,恨她唆使别人开车撞伤他亲爱情妇的吗?那,现在是怎么一回事?艾凌眨去原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

  在席艾凌还来不及弄清楚状况,宋尔言已经又—个箭步跨到汪翩翩面前。弯下身,他—把抓住汪翩翩的衣领,强迫她站起来。

  “你给我看清楚点,她是我宋尔言的妻子,不是你可以撒泼恶骂的对象!”指着愣住的席艾凌,宋尔言对汪翩翩说出一字一句的冷语厉声。  

  “尔……尔言……是她……找人撞伤我,你是在帮我出气的,你忘了吗?”汪翩翩吓得直发抖。

  “我帮你出气?笑话!要帮也是帮她,带你——”他满眼不屑。“浪费。”  

  宋尔言的话教汪翩翩睁大了眼。她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个局面,她还以为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结果……

  “你!是她撞伤我的!如果你不叫她跟我道歉——”褪去脸上原有的委屈神情,汪翩翩气翻了脸,双手反抓紧揪住她领子的人手。

  “就怎样?就报警?去啊!去告嘛!”宋尔言收手一甩,硬将汪翩翩甩回地板上。

  “你以为我不敢!?”汪翩翩恨得双眼泛红。  

  “你以为他们是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宋尔言的妻子?。伸手揽进席艾凌,他冷瞪汪翩翩,却亲呢的在艾凌颈项上印下一吻。

  “尔言,我——。席义凌情绪激动。

  她不知道尔言态度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但是,他让她知道,无论她有没有唆使他人伤害汪翩翩,他一样会选择与她站在同一边。 

  “我告诉过你,她比以往那些女人厉害,没骗你吧。”他以为艾凌在担心汪翩翩会上警局告她,“别担心,不管怎样,还有爸妈会在背后挺你。”

  “宋尔言!”汪翩翩愤叫道。

  “如果这样还不够,没关系,有我压轴一定没事。”不理会汪翩翩怒叫,宋尔言一脸得意的对席艾凌保证笑道。

  他也希望事情能简单解决,否则,一旦让他出面,恐怕有些人的日子,就会变得不好过了。宋尔言状似同情的看了汪翩翩一眼。

  “你——”他几句话教席艾凌感动不已。

  “到时我会找议员,找委员帮我的!”汪翩翩怒极叫道。

  “别客气,请尽量。”宋尔言一点也不在乎。

  只是,他还是讨厌这种麻烦事,希望能尽快解决它。收回揽住艾凌腰的大手,宋尔言抬手拨弄着她的一头短发。  

  “这没你的事,你先进房一下,我有些事必须和她说清楚。”

  “这——”席艾凌看看他,又看看地上的汪翩翩。

  “不相信我?”宋尔言扬眉。 

  “不!不是。”在他不管事情真相如何,都愿意这样护着她时,她还有什么不能相信他的。现在的他,远比以往还要像是她的丈夫。

  席艾凌有种受到丈夫保护的甜蜜感受。

  “我这就进去。”带着意外得到的甜蜜幸福感觉,席艾凌转身回房。

  听见宋尔言毫不在乎的口气,汪翩翩愣住。

  因为她—时忘了宋尔言本身,就是属于那种手握权势的男人,而她也是因为这样而缠上他。

  想到这,汪翩翩及即时控制住心中怒火与炉火,再度戴上哀怨的面具—— 

  “你、你……你怎可以这样对我……明明是她找人开车撞我、欺负我,你怎可以……”她双手扑地,放声哭道:“尔言,你怎可以———”

  “明明是她找人开车撞你?”宋尔言笑着重复她的话,—边走至茶几前,拿起烟及打火机。“请问有谁看见了?人证呢?”

  “这……我……我刚在医院就告诉过你,那人撞了我就跑,你……”抬起头,她眨着—双汪汪泪眼。

  点燃烟,宋尔言丢开手上的打火机。

  “这不就得了。”吐出一口白烟,他笑道:“既没人证,谁能证明你的车祸和艾凌有关?”

  “但是,那个人明明就说是她——”汪翩翩坚持说法。

  “好!行!可以!”宋尔言—再大力附和她的说法。只是——

  走向前,他站到汪翩翩面前,脸上笑意缓缓褪去,换上—脸的阴沉。  

  “但就算是她找人擅你又怎样?你死了吗?还是缺胳膊断腿了?”  

  黑眼眸打量她全身上下。忽地,他笑得一脸森冷。

  “四肢都还在嘛,真是恭喜了。” 

  “你?”汪翩翩为他眼底的阴森所骇住。

  笑意乍敛,宋尔言俯身冷视她的眼。

  “千万别给我找麻烦。”他黑色眼眸幽沉阴暗。“从今天起,你要敢再给我四处乱放话,就换我找人——”

  远比席艾凌当时更为明显的恐吓威胁,教汪翩翩神情骇然。

  见她脸色惊变,宋尔言敛眼一笑,“到时,可能就不是包个几块纱布,等个几天,伤口就会复原了。”

  “你——”汪翩翩感觉阵阵寒气向她逼来,令她忍不住全身发抖。  

  扶着茶几桌角,汪翩翩一再想站起来,却—再因脚软而跌倒。猛吞口水,她不顾伤手伤腿的疼痛,拼命爬往门口。

  “千万别忘了我的话,否则,我可以跟你保证,我找的人开车技术,绝对会比艾凌今天找的还要好,方向盘也绝对会抓的准——”见汪翩翩被吓得当爬虫类,宋尔言心情大好,而乐得再多说几句。

  他的话教汪翩翩爬行的四肢拼命抖。一直爬到门边,她紧抓住玄关矮柜,勉强让自己站起来。

  “我……我……我不会说的,我……”她唇齿上下直颤,不敢回头看他。

  这样的一个男人,她哪还有胆子再接触?  

  突然间,汪翩翩好庆幸自己不是席艾凌,不必和这样阴沉可怕的男人度过漫长—生。

JJWXC  JJWXC  JJWXC

  才和丈夫自高雄旅行回来,宋母就因意外中听到底下人的闲聊,而将艾凌和尔言同时叫到大厅。

  “前些天,你竟让那个女人上门!”宋母气道。

  “是她自己跟来的。”宋尔言不以为意的回道。

  ”没你给她壮胆,她敢上门!?”宋母不信。

  ”妈,没什么事的。”席艾凌说道。  

  “艾凌都说没什么事,你就不要生气了。”宋父轻拍着妻子的,手。“还说没什么事?没事那个女人敢上我们家?她就不怕——”

  “我保证以后她不会再上门。”宋尔言轻松道。

  “你确定?”宋母怀疑。

  “她没那个胆子。”宋尔言喝了口林嫂刚送上来的茶。

  “那她到底是为什么找上门?”

  “没什么。”宋尔言毫不考虑回以三个字。他不想让这件事情,影响到爸妈对艾凌的印象。悄探他的眼,席艾凌轻扬—笑。

  “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个像做贼,一个像偷糖吃?”宋母晚瞧着眼前两人。“青风,你看他们两个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她看向丈夫。“是有些不对劲;不过,如果他们不想说,你就不要逼他们。”宋父道。“其实,也真的没什么事,只是汪翩翩她——”艾凌话没说完,就让宋尔言截断。

  “爸都出声了,你还说什么,回房去。”宋尔言拉她站起身。

  “让我说。”艾凌凝看他的眼,有着自己的坚持。

  近来,他似乎变得有些不—样了。变得比较肯接近她,肯对她笑,肯拉她的手,也肯出面维护她。

  “不准说!”宋尔言真想敲开她头,看看里面是装了什么。平时看她一脸聪明样,怎这么不会为自己着想。

  “我一定要说!”她坚持。

  “说了别以为我还会护着你!”他放话,想就此打消她的念头。

  “如果有需要,你还是会护着我的。”像是吃定他,席艾凌肯定说道。被抓准心里想法的宋尔言,有些不自在的撇过头。

  “哼!谁理你!”他一脸气闷的坐下。

  “如果在认定我有罪的状况下。你都可以那样护着我,那在我完全无辜的情况下,你会让我被冤枉?我不相信。虽不知道前一次你为什么要故意误会我,说汪翩翩的意外擦伤是我造成的,但是我猜你当时应该只是故意要惹我生气,对不对?”席艾凌突然说着不相关的事。  

  顿时,宋尔言有种被看透的感觉。他恶瞪她—眼。

  他的瞪眼给了她回答。不管之前他与那些女人关系到底如何,前些天汪翩翩的事,让她明白尔言对她并非全无情意。

  “为什么又提之前的事?难不成——”

  宋母顿地惊叫道。

  “难不成那个女人又出车祸?又来诬赖艾凌?”

  “真是这样子吗?”

  宋父看向艾凌。

  “她又想找你麻烦了?”

  宋父与宋母的反应,让席艾凌好生感动。他们是全然的信任她。

  “为什么你们都认为不是她做的?”宋尔言突然皱了眉头。

  “都—起住了十六年时间,她是什么样的性子,我们还会不清楚吗?除了好强的性子和你有得比之外,艾凌还是个女人,做事安分守己,一点也不像你。”宋母瞥瞪他一眼。

  “但是——”他知道母亲说的没错,但是,太多的巧合,教他——

  “那—个多钟头时间,我一直和业二部的人在一起,而她说的红色轿车,那些天我刚好送厂保养,那阵子我都是开你另外一台银色宾士。”艾凌说道。宋尔言张口无言。他错怪艾凌了。

  想到这一切真是汪翩翩的诡计,他黑眼一沉。看来,不用等汪翩翩四处乱说话,他就可以先找人修理她了。

  只是——看着还站在一旁的艾凌,宋尔言神情有些尴尬。

  “嗯……我想,我该对你说抱歉——”“不!”席艾凌摇头。“虽然—开始你真的让我很难过、但我很谢谢你最后的支持。”难得看见两人如此和平相处,宋父及宋母两人十分识趣的自动离开大厅,将空间留给两个年轻人。“嗯。”对她的就事论事,宋尔言真的很欣赏。

  但是——他拧眉。“你确定那事,真的不是你做的?”

  对宋尔言的疑问,席艾凌—脸不解。一见她表情,宋尔言想也知道汪翩翩的车祸,是真的不关她的事。撇了唇,看了她几眼,宋尔言觉得——  

  有些可惜。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