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月凌情 > 巴住冷男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巴住冷男人目录  下一页

巴住冷男人 第四章 作者:月凌情

 
        —收到稳坐于办公桌后方,宋尔言略显满意的眼光,白平司啪地—声,即兴奋合上手中企划书。

  “这样……我们公事算谈完了?”他问得小心翼翼,笑得有所目的。

  虽然这次企划只得到尔言一点点的认同,但就他白平司来说,已经感到万分得意。

  毕竟共事多年,他早已知道想得到他上司的完全赞美,是绝不可能的事。而他白平司,也向来不给自己找麻烦。

  看了他—眼,宋尔言伸手自桌上烟盒中拿出一根烟。

  一见他的动作,白平司急忙绕过办公桌,拿起桌上打火机为他服务。他希望宋尔言今天可以为他解答已困扰他多时的心中疑问。

  有问题不问,憋在心底,真的教他好烦,也好痛苦。挺直身子,白平司一脸哀怨的看着那个一直舒服斜靠椅背的男人。

  只是,问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不知道他会不会想一脚把他给踹出门?还是干脆直接将他丢出窗外?

  探了身子,白平司瞧瞧宋尔言身后那一大片落地窗外的景象。三十楼耶,这要是真被丢了出去,恐怕他是再也没有追美眉的机会了。

  不过,也许到了天堂,他可以换追美丽小天使。凭他潘安再世的面貌,再多漂亮小天使,他照样给她吃干抹净。

  “嘿嘿嘿……”想到这,白平司不禁得意地笑了起来。

  “有病。”见白平司突然笑得莫名其妙,宋尔言睨眼瞥他,啐他一句。

  “没病没病,我现在可正常得很。”白平司急急摇手说道。只是,想起自己憋了很久的心中疑问。他又—险的颓丧。“只是,尔言——”

  谈公事他称的是宋先生,讲私事他喊的是名字。因为,喊名字让他有种较好下手……嗯……较好商量的感觉。白平司很小心的纠正自己心中想法。

  “想问什么?”吐出一口白烟,宋尔言盯看着他一脸的奸人样。

  “我真的能问吗?”白平司眼睛猛地—亮。

  “你会有不能问的吗?”宋尔言顿觉好笑的瞧着他看。谁人不知他白平司是宋氏集团中,最没大没小的高层主管。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问了你可不能找我麻烦。”抓住宋尔言的话尾,白平司得意的为自己找到脱身之路。

  “你到底想间什么?”见他似想为自己脱罪的模样,宋尔言不禁拧眉。

  “其实也没什么啦,只是——”挑挑眉梢,白平司笑得暖昧,一脸垂涎地朝他伸长了颈子。

  “可不可以问一下,我们艾凌不上妆时,也像现在这样漂亮吗?”

  不上妆时,也像现在这样漂亮吗?顿地,宋尔言脸色—僵。因为,他不知道。

  在父亲将婚期定下,从艾凌开始将他排拒在生活之外,自她不再愿意与他同行之后,他所看到的、所接触到的,一直就是这样一张经过仔细妆扮的美丽脸孔。

  精致而细腻、亮丽而耀眼,那经过美丽彩妆所呈现出来的绝美脸庞,无人不为之失神而凝望。

  但因为她当初的刻意排拒,婚后他即不理会她的讶异,坚持与她分房而眠。因为,他宋尔言不需要和一个拒他于千里之外的女人同床共枕。

  只是,很遗憾的,他常在半夜醒来,也常不由自主的往她房间走去。上了床,搂着她,他可以一觉无梦到天明。

  而平常夜晚她较他晚睡,清晨先他而起。这样循例前进的日子,教他似乎从来有机会见到她卸妆模祥。

  忘了,他忘了艾凌未曾上妆的模样了。记忆中那个向来以他为中心的小女孩,似乎就快消失不见了。

  突地,一道空虚猛窜进宋尔言心口。

  “你也知道艾凌是商场上有名的美人之—,不仅人美、气质佳,一站出去,就算不说话也教人惊艳,何况她还是天才一个,一举一动都教人注意。”

  尚来不及思考心中异样所为何来,白平司的话,已匆促唤回他的注意力。

  “虽然我和你们算是从小块长大的,但是,昔日的小丫头成了今天的凤凰。总是教人侧目的嘛,你想想她以前那闷不吭声的模样,跟今日一比——”

  想起幼年时的席艾凌,白平司顿地拍额叫笑出声,“哎呦喂啊!我的天哪,天差地远呢!”

  他与宋家自小是邻居,当然见过艾凌小时候的自闭模样,而他之所以会和尔言这样熟识,还是因为当时曾与尔言一同出手,为艾凌揍扁隔邻王家小二的事。

  他记得那—天放学回家,他因意外见到隔邻王家小二,死赖在宋家门口,大声耻笑当时似正出神看着其他小孩开心玩耍的艾凌,一时让正义感爬上身,愤而上前动手揍人。

  而随后回家的尔言,在质问—旁呆住的艾凌,得到最终答案后,即一把将他推开,自行出手狠揍王小二。

  只是,正打得顺手的他,哪有可能说停就停?想他白平司自小到大,打架从不输入,有人想抢了他英雄救美的美名,怎不叫他气愤呢?

  以致,不到三分钟时间,就见宋家们口围着一群人,嘶声叫嚷着要他们两个别打架。因为,王家小二早在三分钟前就爬回家喊救命了。

  而王家也在—个星期之后,仓皇搬离原地。毕竟得罪宋家刻意保护的小女娃,可不是—件小事。

  自此之后,距他们宋家和白家三里之内,再也没人敢欺负宋家小女娃。而且只要见到她出现,大伙莫不客客气气上前问声:“小凌凌,今天没人欺负你吧?”

  因为他们就生怕自家的孩子,会—时不长眼,动了小女娃,引来尔言与他的愤怒围殴。

  而他与尔言的交情,也就因为打架而越打越好。想起当时年纪小,白平司斜睨瞧着此时一副酷样的男人。早看他就是—副欠揍样了。

  想到那个当初受他们保护的小女娃,如今已长大成人,还极具巨星光采,白平司顿时笑得是—脸与有荣焉。

  “你瞧瞧现在,谁还会欺负她呀?聪颖慧黠,亮眼迷人,疼她、追她都来不及了,谁还舍得去欺负她?”

  多亏他那时为她打了架,今日才能让艾凌将他列她那少得可怜,尚可交谈对象的名单之一。想到这,白平司可又得意了。

  “追她?疼她?”宋尔言脸色一变。

  他那满是酸溜醋意的口气,没能酸醒白平司对席艾凌的爱慕。 

  “哎哟!想追她、疼她的男人一大票,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她要不是你老婆的话,我也想追。”白平司膘他—眼,嫌他太过大惊小怪。

  “你说什么!”宋尔言冷下脸。

  没听出宋尔言自齿间迸出的警告冷语,白平司撇撇唇角。又继续说着刚才想起的事。

  “说实在的,那天我实在不该动手揍陈嫌肆。”想起那天动手揍人的事,白平司只觉得那个陈赚肆真是有些倒霉。

  “陈嫌肆?”宋尔言的注意力,轻易就被转至陈赚肆身上。

  他不懂平司为什么要和陈嫌肆起冲突,只是,都几岁的人了,行事居然还这样莽撞冲动?宋尔言顿时有些不屑的瞟眼看他。

  “没错,就是他。他那天正好开车经过我们公司大楼,好巧不巧的碰上正要回家的艾凌。”想到陈嫌肆特地为了认识艾凌而紧急倒车,差点发生车祸的事,白平司实在不得不佩服他的眼光。

  “是男人都会想认识美女的嘛,他会看上艾凌算他眼光好。只是,人家艾凌都明说对他没兴趣了,他还仗着自己是企业小开,对她紧缠不放,看了就叫人讨厌。那揍他个几下,应该不为过吧?”

  再想想,白平司又不觉得陈嫌肆倒霉,反倒认为那顿揍是那贱男自找的。因为礼貌认识是绅士的风度,那无礼的强求,就是下流色胚专干的坏事。

  遇到色胚,人人得而揍之。再说,他有宋氏集团罩着,一点也不必担心那个陈嫌肆敢找他麻烦。

  “对吧?对吧?我打的没错吧?”为寻求认同,他直对着尔言问道。

  “你是说陈嫌肆在骚扰艾凌?”黑眸倏地一冷。

  为什么他没听艾凌提起这事?她明知他可以为她出面的。难道她不知道在外面遇到了麻烦,可以找他为她解决?

  还是她已经忘了,她还有个丈夫可以依靠?一想到自己的身份有可能被她忽略,一股愤然之意,充满他心。

  “没错呀,在我看来是骚扰,再说艾凌都叫他滚了,他还在那装斯文,一脸耗子样,看了就讨厌。”白平司啐骂一声。 

  —见白平司那仍忿忿不平的模样,宋尔言像是注意到什么似的紧盯着他看。

  “你很注意艾凌?”

  没多想尔言话中含义,白平司吹响了一声口哨,笑得一脸垂涎。

  “这么优的一个女人,有可能不注意吗?”顿了一下,他白了他—眼道:

  “我又不是瞎子。”

  “我看你好象很喜欢艾凌?”宋尔言似无意的随口问问。

  “喜欢呀,怎会不喜欢?只要她愿意跟我,要我每天早晚三炷香给她拜,我都甘愿哪。”开玩笑,有艾凌跟他,那他这一辈子就吃穿不用愁——算发了。 

  她眼光超准,股市分析头头是道,跟她要明牌准没错。不过这事好像少有人知道,而他当然也不会太好心,让别人分享他的好运。

  所以,要不是因为她是尔言的人,他早想办法将她弄回家了,哪还会每天在公司里,看得到摸不着,还要保持距离以策安全,免得被她丈夫恶整。

  别人不知道他宋尔言暗中使什么手段,他白平司跟睛可亮得很。

  尤其自业二部吴经理,在一次会议中,因让艾凌引去注意力,而没听到尔言对他的询问声,被连降三级成了主任后,他的眼睛就更亮,耳朵就更灵了。

  突然间,白平司笑得有些心虚。天知道,他也曾多次目不转睛盯着艾凌直瞧。突然,他发觉自己把话题扯远了。  

  就在白平司想把话题给绕回来时,意外看见服前那张酷颜,不知何时已经在那青红交替了——

  “呃?”话一停,眼—瞠,一见宋尔言变了的脸色,白平司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话讲得太顺口,该讲的讲了,就连不该讲的——他也给他讲了!

  “哈!”干笑一声,他双手急急朝宋尔言猛摇。“没,没啦,我随口说说而已。艾凌是你宋大总裁的妻子,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和你抢人呀。”

  强忍心口一股急欲冲出口的怒气,宋尔言狠抽一口烟。

  摸摸鼻子,搔搔头,白平司又是—脸的讨好样。

  “你尽管放心,除了你,艾凌她谁也看不上眼的。她眼光那么好,从小就懂得巴着你不放,现在你想把她给踢开,我看都很难了。”

  知道他说的是事实,瞪他—眼,宋尔言这才缓缓降下心中火气,慢慢的吞吐着白色烟圈。

  没错,艾凌只会跟着他。不管他如何对待她,如何冷落她,如何忽略她,只要他—驻足,一回首,他一样可以看见她。

  甚至,她还会主动捍卫自身权利。

  想到前阵子,听闻她找上他无聊包养下的汪翩翩,并出宫恐吓,要汪翩翩好自保重的传言,宋尔言不觉—笑。

  虽然明知传言多半夸大事实,但他当时依然配合着演出了一场驯妻记。谁让她那么喜欢和他斗。

  一见尔言有了难得的笑脸,白平司心花顿时朵朵开。这表示他今天的问题,肯定会有答案了。

  “嘿!你也别只顾着笑,快回答我的问题嘛。”他朝尔言笑扬了眉。

  捺熄手中的烟,宋尔言站立起身,走向后边落地窗前。

  “说嘛,我们艾凌现在卸了妆是什么模样?”白平司跟上前去。

  宋尔言努力的想记起她当年少女模样。只是时间已过数年,他真的已经忘的差不多了。

  “从你们结婚那年起,我就再也没见过她白净的那张脸。一直到现在,我都快忘了她以前是啥样子了。尔言——”他探头到他面前,佯装出一副可怜样。

  看他一眼,宋尔言敛下眼底一丝怪异神色,抬眼望向窗外湛蓝苍穹。

  “尔言——”白平司叫着。不管如何,他今天铁定要得到答案,要不,再这么憋下去,他早晚会—命呜呼的。

  “忘了。”不看他的眼,宋尔言直视窗外蓝天,吐出两个字。

  “呃?忘了?”白平司以为他忘的是自己才刚又说了一次的问题。“没关系没关系,我再问一次,我是问说我们艾凌她——”

  “我们艾凌?为什么你一直跟我说‘我们艾凌’?”那种似被分享的感觉,教宋尔言心情不佳。

  “咳!”突然了解到尔言的话中含义,白平司因硬到了气,而猛咳一声。

  他—点也不知道尔言竟会小气到这样,看来,他以后得更小心一点说话,免得误踩地雷。

  “好好好,不是我们艾凌,是你的艾凌,这样可以了吧。”平司边顾着自己的胸口,边再开口问道。

  “我刚是问说,我们艾……呃……你的艾凌,你的艾凌——”一见宋尔宫忽然又瞟瞪过来的眼,白平司猛撩额上冷汗,急急改口:“不知道你的艾凌,现在卸了妆后,是什么模样?”

  “忘了。”遥望远处天边,尔言再重复两字。

  “你怎又忘了呢?我才刚问完,你就——”牢骚还没发完,白平司就因意外在那冰冷侧颜,捕捉到—抹抑郁而煞住口。

  怎么回事?这向来冷傲独裁的男人,竟会出现那种不该有的表情?平司认为是自己的问题,问痛了他的心。

  只是,在还来不及为自己化解僵局时,白平司就因听见宋尔言接下来的话,而脸色惊变——

  “探查上司私人生活,是归在藐视上司罚则里吧?”顿扬而起的恶笑,教白平司霎时白了脸。“减薪三万,以示惩罚。”

  三万块?三万块!?白乎司顿地膛大眼。

  “你……你……你……”他手指颤抖,直指胆敢扣他薪水的男人。

  他也不过就问了个小问题而已,那个男人居然就……三万块可是平常人家一个月的生活费呐!

  顿时,心中的忿忿不平壮大了他的胆子。 

  “坏人!”白平司愤声叫道。

  “没人像你这么不通情理的!亏我还不幸的和你同窗多年,又住你家隔壁,还曾经为你老婆动手打人,现在还鞠躬尽瘁不要命的留在公司里,为你做牛做马,今天!今天你居然这样对我……”

  不理会白平司一声又一声的激动指控,宋尔言噙笑转望窗外的,一片清朗景致。只是——

  慢慢地,一丝阴冷气息,再度覆上他那冷硬颜容。

  瞥视—眼白墙,阴沉黑眸似能穿透般紧盯凝望着。他像是见到了那个向来极能影响他心情的女人。扯扬唇角,宋尔言回视眼前—片湛蓝晴空。  

  窗外蓝天清朗无云,而他的心情却灰暗得像是阴霾雨天。

  会下雨吗?这样蓝的天,会下雨吗?凝看窗外那一片教灿烂阳光,给映得万分刺眼的世界,宋尔言不禁自问——

  这样蓝的天空,若下起了雨,会不会……有些可惜?

  而天空,能不能一直这样蓝?

JJWXC  JJWXC  JJWXC

  下午六点整——

  叩叩叩!小助理敲门探头进来。

  “特助,六点了,该下班罗。”她—脸笑眯眯的。

  对这个美丽女上司,小助理向来拿她当姐姐看,因为她对她一点也没有上司的架子,而且还很照顾她。

  “我知道了,谢谢你。”正在看电脑资料的席艾凌,对她点了头。

  “你还在吗?要不要我帮忙?”小助理干脆—把推开门,走向她。

  “只是看些名门案子的资料而已,没什么事的。”艾凌指着电脑荧幕。

  “特助,那又不是你们的工作,为什么你和白经理都肯花时间理它?”小助理想起之前在文书室里,碰巧看见白经理也在调阅名门专案的资料。

  “这也是我们集团的事,不是吗?”席艾凌笑着说道。

  “是没错啦,但是你们都帮别人做,功劳都别人领,这样不划算啦!”小助理为她抱屈。 

  “都是集团的事。”只要是有利于宋氏集团,是谁的功劳,她无所谓。她相信平司也是这样想的。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小助理—副早已料到的模样。

  “知道还问。”艾凌故意瞪她一眼。“快走吧,免得公车难等。”

  “是!那你也要早点下班喔,不要忙得太晚。”小助理提醒她。

  “嗯,再见。” 

  一等小助理带上门,席艾凌即又将自己投入电脑资料中。

  看着有关名门度假村一份又—份的数据资料,她时而拧眉,时而沉思。她不知道自己今天能不能找出问题点。

  名门度假村的案子已经上市—个多月了,但销售成绩一直不是很理想。她希望能尽快找出解决之道。

  忽然,映入眼帘的一笔广告支出费用,教她黑眸—亮。

  抄下该笔资料,席艾凌即一脸轻松的进行电脑关机动作。简单收拾了桌面,她拿起一旁的外套及皮包,往门口走去。

  只是,她门—开,隔壁那扇门也同时被拉开。

  愣看着同时出现的对方,两人都显得有些意外。

  宋尔言首先开口。

  “这么巧?”有些客套。 

  “嗯。”席艾凌点了头,关了门,即站往—边,等他先行。

  “一块走吧。”看着她的动作,宋尔言撇扬唇角。

  席艾凌微愣,但也及时跟上他的脚步。两人一路无语,搭上电梯,直下一楼大厅。

  才走出宋氏大楼,宋尔言即感受到阵阵冷风迎面袭来。

  冰冷的低温,让席艾凌打了个喷嚏——

  “哈啾!”顿地,席艾凌红了脸。急转过身,她想快点往停车场走去。

  宋尔言闻声拧眉。看她一身单薄,他直接脱下身上西服外套,披上她的肩膀。

  “别着凉了。”他样似随意的叮嘱。

  感受到罩上身的温暖,席艾凌惊回过头。

  “不,不用了,你会冷的!”她急着想将身上披的外套还给他。

  “我冷,总比你冷好。”看着在黑夜中依然显卷儿眼的容颇,宋尔言伸手勾起她的下领。

  艾凌睁大眼——  

  “这就当是我大方出借外套的回礼。”他快速在她红唇上印下—吻。 

  才离开她丰润红唇,宋尔言样似满意的探舌舔了唇。

  “再一次?”虽然是询问,但在艾凌来有回应时,宋尔言已又俯身,毫不客气的在她因惊讶而微启的红唇上,烙下显得火热的一吻。

  凝看她睁大的眼眸,他黑亮双眼显得深沉而教人迷惑。探出舌尖,他轻巧划滑过她的唇。  

  霎时,阵阵红晕飘染上席艾凌的脸颊。

  “你!”她急低垂下头。只是—— 

  —抹浅笑,悄悄地轻扬于她唇角之上。

JJWXC  JJWXC  JJWXC

  几句关心对话,再加甜蜜亲吻,教躲藏于暗处的汪翩翩恨得死咬嘴唇。

  她以为只要她不怕席艾凌,只要她不离开,尔言必定还会前来找她。但是,他没有,他根本就像是忘了她这个人存在—样。

  她不甘心!狠瞪并肩走向停车位置的两人背影,汪翩翩任由满心妒意,遮去她脸上原来惹人怜受的柔弱。

  在台北社交圈打滚多年,她早已听闻宋尔言与席艾凌感情不合睦的消息。所以当宋尔言突然出声说想包下她时,她就告诉自己这是她进入豪门的好机会。  

  虽然多年来,她也认识不少富家子弟,但在与极具成熟男性魅力的宋尔言相较之下,那些男人只能算是她填补空虚的后补人选。

  尤其当初尔言真为她的意外小擦伤,出面责怪席艾凌时,她甚至认为自己十分有希望入主宋家。

  想想凭着宋家财大势大,到时她汪翩翩必是众人的注目焦点,—辈子锦衣美食,华厦名车,生活优渥的不得了。

  再说,就算当不了正室,只能捞个小老婆、情妇位置坐坐,只要有宋尔言在背后为她撑腰,她依然可以过得嚣张也得意。

  但是现在,她—切美梦就教那个女人一手给毁了!

  因为一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原来尔言之前会—直与她保持距离,只偶尔到她那里假意过夜,一切都是因为他心里有席艾凌存在的关系,而不是她之前所猜测,以为那是尔言对她的一种尊重与爱惜。

  一想到自己竟做了数个月的傻瓜,汪翩翻恨红了眼。

  她不甘心1她真的不甘心!

  瞪着分别驶出宋氏停车场的两辆轿车,汪翩翩不断想着,该如何在宋尔言与席艾凌之间,挖出一条深海大鸿沟。

  蓦地,上次车祸画面闪进她脑海——

  死盯住席艾凌所驾驶的红色轿车,汪翩翩因心底形成的计划冷笑出声。

  如果上次她假造的车祸小擦伤,都能让宋尔言出面为她向席艾凌讨公道,那这次,她必定也——

  缓缓地,缓缓地,汪翩翩就好似已经见到未来的美好前景,而一再地加深唇角阴笑……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