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月凌情 > 巴住冷男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巴住冷男人目录  月凌情作品集

巴住冷男人 第十章 作者:月凌情

        
        请你试看与我同行。  

  给了她情话,他还说这样一句话。话说至此,艾凌已经知道自己不该再继续那些无谓的坚持。

  所以,虽然当时她仍有些畏惧当年的旧事会重演,但在他的鼓励之下,她依然鼓起勇气,—路平安将他送达医院。

  而当一切有了开始之后,往日梦魇似乎也随之淡去,现在的她已经能轻松的与人同车。

  艾凌十分开心自己这样的改变,因为不再畏惧与心爱的家人同车,教她心情是—阵轻松,而天天能与挚爱的丈夫同车,对她来说,更是—种幸福。

  只是——

  下午三点时刻,席艾凌手端着下午茶点心进到他的办公室。

  “尔言,先休——”轻柔的唤声,在看见眼前意外发现的一幕时,骤然停止。伤到右手造成宋尔言极大的不便。从没试过左手写字的他,为能顺利签阅公文,除了签名以红色专用章代替外,他仍得以左手试着加注重点。

  所以这些天他所批阅的公文,几乎都只是一些较单纯的审核,至于其他需要加注重点公文案子,已在桌边待签处高高叠起。

  悄然发现他以左手拿钢笔,似小孩子在一张张白纸上练习写字,席艾凌这才知道自己疏忽掉了他右手不便的事实。突然间,她心中罪恶惑,不自觉高高升起。

  只是,她知道尔言不喜欢她有罪恶感,而她想帮忙,所以——

  “难看死了。”她噙笑出声调侃。走到他办公桌前,席艾凌放下手中餐盘。

  忽然传来的声音,教宋尔言—脸尴尬,他快速丢开手中钢笔,揉掉桌上证据。

  “你说什么!”恶瞪她—眼,宋尔言赌气道。“你行,你来写写看!”

  宋尔言让艾凌—句话,激得忘了她自小即能以左右手拿笔写字的特点。

  “写就写。”走到他身边,席艾凌掩下眼底—丝光芒,左手拿起他的钢笔,再拿过一旁的公文翻开。“你说这公文你会签些什么?”

  “否!”只瞥了一眼,宋尔言即出口道。“没利润的案子,有什么好签的。”

  “嗯。”应了一声,席艾凌签写下一否字,加注。无利润。三字,盖上红印后,即将文件放至右边桌角。

  她再伸手自左边文件堆中,抽出红色急件档案。

  “那这件案子呢?我听平司说这案子估算之后,它的利润足足有名门度假村的—半。”她似随意的说道。

  想到当时不为尔言所看好的名门案子,在他拿出资金增加广告曝光率,不到半个月时间,几乎销售一空的好成绩,席艾凌不觉有些得意。  

  “这——”他蹙眉思考。“你认为呢?”

  “可以谈谈。”她建议。

  “洽谈。”看她—眼,宋尔言站起身,让出自己的位置。

  很自然的,艾凌坐进他的位置,为他再次签写下决定,盖了红印。宋尔言自文件堆中,拿出一份公文。靠着桌沿,他详看着公文内容。“平司的眼光不错,这案子交给他去办。”他将看完的公文放在艾凌面前。

  看着她精简他话意,写下—可字,再加注交由白经理处理字样,宋尔言即继续拿起下一份公文快速阅览。

  当墙上挂钟时针—格一格的往前走,他桌上待签阅处的文件档案,就—份又—份的被移往右边桌角处。

  揉了眉间,席艾凌打起精神,再拿过尔言递来的公文,依他的口述快速挥写下评注。虽然有些累,但有他在一旁的感觉,却是一种幸福。

  浅浅地,一抹轻笑扬上她唇角。

JJWXC  JJWXC  JJWXC

  宋尔言伸手想再拿起公文。只是,视线所及已被清空的待签处,教他一愣。转看正处理手中最后一份文件的艾凌,宋尔言突然笑了起来。

  他居然让她给骗去工作了。

  注意到待签处文件已被清空,席艾凌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盖下红印后,吐出长长—口气。

  拿过已处理好的公文,艾凌想依部门课室别分类,方便分发去送。只是,她尚来不及动作——

  “嫌我字难看?”宋尔言笑着伸出左手,故意弄乱她一头短发。

  “哎呀!别再玩我的头发了。”丢下文件,艾凌不满的抬手拍掉他的大手。

  “想帮我直说就可以了,居然找了个这么伤人的理由,该罚。”宋尔言加重力道,执意揉乱她柔细黑发。

  “好啦,下次知道了。”她—边急梳顺过自己的发,—边叫着。“哎!你别玩了嘛。”

  “不管写的再怎么难看,我还是你的丈夫。”不顾她抗议,宋尔言依然笑着挑弄她的黑发。

  他的声明如同温柔情话轻轻滑过她心口,教艾凌轻笑浅扬。收回手。她不再阻止他近来养成揉弄她短发的习惯。

  “我知道。”艾凌扬笑仰看眸光温柔的他。

  映着窗外落日美丽粉色的侧颜,暂停了宋尔言手中动作,少了明艳彩妆的掩饰,她清丽脸庞犹如晨曦般,挑动他心弦。

  站挺身,转过座椅,宋尔言俯视她清亮眼瞳。

  “你的事都忙完了?”他瞟眼紧闭的门。

  “嗯。”随着他视线看向木门,席艾凌笑点了头。她工作效率向—来是很高的。

  “你不去看看底下那些人——”他提醒道。

  “现在都六点了,他们早下班了。”她看一眼墙壁上的挂钟,手扶椅把想站起身。“我去整理一下,等会我们也可以回家了。”

  她以为尔言会退后一步,让她站起——

  没有退后的打算,宋尔言不动的身躯,让她跌回椅上。

  “很累吧?”他试探道。  

  “嗯?”艾凌愣了一下,随即笑着摇头,“不会。”

  有他的陪伴,再忙再累,她也心甘情愿。

  “那再帮我个忙。”掩下眼底隐隐跳动的火花,尔言主动开口。 

  听见他主动开口要地帮忙,席艾凌笑开怀。她以为尔言还有没处理完的公文。

  “好。”她开心应道。

  “你说的。”—把拉起她,宋尔言即快步往—旁的私人休息室走去。他已经有很多天感觉浑身不对劲了,今天总算找到解决的方法。  

  —进人近三十坪的休息室,宋尔言反身上锁,即又拉着她,急往里面走去。

  席艾凌一路硬被拖往浴室门口。

  “你公文怎会放到这里?”她一脸怀疑,探看有帘幕隔间的浴室。没回答她的疑问,宋尔言松开紧抓住她的手,快速褪去脚下鞋袜,急躁而困难的想脱去一身西服。

  “快帮我。”他背身向她,要艾凌帮他脱下外套。

  “你、你这在做什么?”席艾凌有些扰豫。

  “你不是说要帮我。”她迟迟没动作,教宋尔言皱了眉。

  “我是要帮你,但,签公文——”看他困难的想脱下身上外套,席艾凌还是动手帮他脱去。

  “公文刚才都让你签完了。”才脱个外套,他就已满头大汗。伤到右手,真是事事不便。

  宋尔言转回身,直挺挺的站在她面前,要艾凌帮他解开衬衫扣子。

  “伤到右手做什么事都不方便,连写个字,穿个衣服都困难,更别提好好洗个澡了。”像个孩子般,尔言一古脑儿的,对她诉说着这些天的不便。

  才因羞怯而想转身的席艾凌,一听到他的话,顿地抬头怔看他的脸。  

  “没能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教我这几天浑身不对劲,连睡觉都不安稳。”注意到她泛染红晕的脸庞,宋尔言这才记起,结婚至今他俩仍未曾有过这样的举动。

  偏着头,尔言直盯着她清亮瞳眸。

  “如果你不帮我,那……我只好去外面三温暖,找人——”他故意拉长尾音。

  “你敢!”闻言,席艾凌怒瞪大眼。

  “那要看你帮不帮我。”相对于她的怒瞪,尔言丢给她一个暧昧笑意。

  “不准你去那种地方。”艾凌气得直跺脚。

  “那——”宋尔言回以一笑,朝她挺起胸膛,戏笑着要艾凌为他解开衬衫扣子。  

  为保有自己完整的私人领域世界,在狠瞪他—眼后,席艾凌强掩心底不断窜升而上的羞涩与尴尬,鼓足勇气抬手为他脱去身上一切束缚。

  只是顺手为尔言洁净身子,对她而言似乎也不难。

  放开水龙头,放满—池的适温热水,席艾凌避开他过于炙热的幽沉眸光与伤口,舀水为他淋湿身子。

  他们是夫妻……看着温热清水顺着他结实身子滑流而下,她染满红晕的脸庞上,有着—种幸福与满足。

JJWXC  JJWXC  JJWXC

  那—再滑移过他身子的细腻触感,几乎要教宋尔言出口吼她出去了。

  只是,他仍紧闭双唇,双眼暗沉的直盯着她绯红脸颊,也分心注视她—再在他身上移动的双手。

  他全身紧绷,神色莫测。

  关上水龙头,席艾凌抬手拭去额上薄汗。只是不经意的视线接触,她倏地低下头。但一见自己视线所及,艾凌又急切地抬起头。

  “你的衣服都湿了。”他眸光幽沉,声音嘎哑低沉。

  “我!”席艾凌这才注意到自己一身透明的狼狈。

  顾不及未帮尔言拭去身上水滴,艾凌丢下手中浴巾,双手环胸即想弃逃出去。 

  “想去哪?”宋尔言动作快她—步的挡住门口。

  “我……”她脸色涨红。

  瞧着她早已红透的脸颊,与不断起伏的胸部,他胯间硬物更见昂挺威扬。

  “给我!”他向她迈进一步。

  “你!”她瞪目结舌。

  “我现在想要。”

  “可是———。她困难的咽下口水。

  “不准拒绝我。”他低声恐吓。

  “但是你的手——”他的强势,教席艾凌—边急退往角落,一边急找着理由借口。

  “这种时候,我的手不是问题。”啪地一声,宋尔言硬扯下一旁拉帘绳,将自己右手抬高,捆绑在上方置衣架上。

  席艾凌一见瞪大眼,即想钻出他的势力范围。

  “你动作太慢了。”立即探手捞回想逃开的她,宋尔言不觉笑出声。  

  “讨厌!”她仰起躁红脸庞,尴尬叫道。

  “下次动作快点,就放过你。”对她的娇嗔,宋尔言微微一笑。

  “这次,听我的?”他温热大掌,轻轻地上下抚弄她窃窕曲线。

  她并不想拒绝他,但是——

  “真的不要紧吗?你的手……”她看向他的右手。

JJWXC  JJWXC  JJWXC

  不只宋氏集团上上下下所有人员,知道顶头上司近来性情开朗,神采飞扬,婚姻幸福美满,就连外界都感受到宋家年轻一辈的感情婚姻,有着极大的转变。

  只是,听人说与看新闻,都不及亲眼目睹来的真实。

  在众人注目之下,宋尔言将手中御凡尔集团四十周年庆的宴会请柬,递交给入口处服务人员后,即揽住身边纤细婀娜,昂首阔步走进布置得万分华丽的宴会厅。

  一身黑色名家西服将宋尔言衬得尊贵不凡,而—旁身裹同色系,削肩丝质礼服的席艾凌,亦散发出一股仿似出身王室的优雅气质。

  当两人行走于七彩水晶灯下,眼神时而交会,时而相视微笑的甜蜜,教在场众多名流绅士,淑嫒贵妇羡慕不已。

  在众宾客时而低声浅谈,时而高谈阔论之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跟在尔言的身边,艾凌表现得体而引人赞赏。

  只是,一整晚应酬下来,宋尔言已经感到有些不耐。

  尤其,当他注意到有人不断将注意力集中在艾凌身上时,他表情微愠。—转身,他即将席艾凌扯往幕帘后面,避开众人注视眼光。

  “怎么了?”他的蹙眉,教艾凌有些担心。“为什么他们都在看你?你和他们都熟识?”强忍心中气,尔言俯身低问。“他们?”席艾凌探往身后,看向尔言所指的一群人。

  看清身后及周遭一切后,艾凌有些想笑。“那,你倒也说说看,那些女人又为什么会直盯着你瞧?”她以眼示意尔言看向外面。

  “这!”宋尔言微愣半响。“我想他们只是好奇我们的改变而已。”艾凌笑着继续说道。

  知道尔言是这样不喜欢别人看她,席艾凌感觉十分快乐。这该是一种占有欲,而占有代表着他对她的在意。

  “应该吧。”对自己的多疑,宋尔言因尴尬而转移话题。“想喝些什么,我去拿。”“果汁。”看着尔言一脸不自在的快速转身离去,艾凌让一声笑轻逸出口。“艾凌小姐,好久不见了,还记得我吗?”

  打从席艾凌与宋尔言一进入会场,陈嫌肆一双色眼,便直盯在日渐美丽的席艾凌身上。所以一见宋尔言离开,他立即快步走向心中的美丽女神。

  一声听似热络的叫唤,让席艾凌含笑转过身。只是,看清来人,她脸上笑容顿时褪去。

  “忘了。”她语气显得冷淡。

  “我是陈嫌肆呀!那天我还在你公司门口拦住你……”他说道。“对不起,没印象。”她转回身,不想再与他交谈。

  “没印象?”陈嫌肆顿时语塞。

  只是,凭着多年采花经验,在干笑两声之后,陈嫌肆即又自动走到艾凌面前。

  “没关系,我们再多聊聊你就会有印象了。”陈嫌肆直夸赞着她。“艾凌小姐,你就不知道,你真的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漂亮的女人,自从看到你之后,其他女人在我眼里,已经变得什么都不是了。”

  被挡住前方视线,席艾凌微拧柳眉。

  “走开。”她冷颜道。

  “艾凌小姐,不要这样嘛,让我们好好聊聊嘛。”忽略她话中冷意,陈嫌肆眼光闪烁而暖昧。

  “我听说,你和你先生感情不好,我想既然这样子的话,那……”打从上次在宋氏大楼前,被警告不准再骚扰她,也被明白告知,她就是显少出现在公开场合的宋家媳妇,宋尔言的妻子后,陈嫌肆就只敢私下探问,而不敢明目张胆的找她。

  只是,才一段时日不见,没想到席艾凌竟变得更为美丽而迷人,他几乎要看痴了。那晶亮眼眸,那红润双唇……

  忽地,席艾凌扬起笑靥。

  乍见艾凌美丽笑颜,陈嫌肆纵然明知不该对她抱有丝毫幻想,但仍色胆包天的张开双手,想拥进似要投人他怀抱的美丽。只是,还不及接触到梦中女神时——

  “如何?”

  来自身后的一声冰冷,吓得陈嫌肆当场往前扑去。

  避开向她扑来的陈嫌肆,席艾凌开心地走向一脸酷寒的丈夫。

  “下次不要离开我。”紧挽住他的手臂,席艾凌笑得一脸灿烂。

  见她毫不迟疑的走向自己,宋尔言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骄傲。

  “嗯。”轻抚她直挺背脊,尔言回以温柔一笑。他递给艾凌一杯果汁。“喝完后,你先到出口处等我,我还有一些事情,得和他好好谈谈。”“这——”艾凌有些担心。

  “没事的,只是男人间的谈话而已。”宋尔言拿出身上的烟点燃,—边催促着她。“听话,快去。”

  “嗯。”无奈点了头,席艾凌只得往出口处走去。

  才一转身,宋尔言就看见陈嫌肆想趁机由旁门溜走。他一声轻咳止住陈嫌肆的脚步。

  “宋先生。”陈嫌肆一脸尴尬的转回身。

  “该说你有眼光看上我太太呢?还是该说你没脑子想惹我们宋家?”他轻吐出一口白烟。  

  “我……我……”陈嫌肆不知该如何接话,才不会惹恼对方。

  忽地,宋尔言噙笑跨步向他走近。但每见他向前一步,陈嫌肆即不由自主往后退—步。直到他背抵圆柱。

  宋尔言笑看他一股的惊吓状,再仰头深吸一口烟。

  “我希望从今以后,艾凌永远都不会再看到你这张脸。”他似闲谈般的说着,只是陈嫌肆依然感觉出来尔言全身紧绷的危险情绪。  

  即使没得到回答,宋尔言依然维持—脸的笑意。

  “我想你不会让我失望吧?”他笑着对陈嫌肆喷出一口白烟。

  含笑的唇、冰冷的眼,教陈嫌肄心底—阵寒冻。

  “你……你这是恐吓!?这是犯法的!”陈嫌肆低声嚷道。

  “恐吓?犯法?哈——”像是听了什么笑话,宋尔言突然大笑出声。只是,顿地,他笑声乍然停止,冷色眼眸,有着冻人寒。

  “在我的世界里,我——就是法律。”

  冰冷寒语冻得陈嫌肆—阵冷颤。他是想得到席艾凌,但他一点也不想为了一个女人,得罪眼前这个有着冰冷眼眸的男人。

  “你……我……我知道了……”宋尔言的狂妄冷凛,教他畏惧。

  冷看他眼底的惧意,宋尔言知道这次陈嫌肆有将他的话听进去。睨看他—眼,宋尔言唇角微勾。

  咬含着烟,他潇洒的转过身,往正在出口处,等待他的伊人迈步走去。

  远远地,他瞧见了艾凌只为他一人轻扬绽放的亮丽笑靥。

  她笑,他也跟着笑。而这——

  是—种幸福。

  (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